創作內容

0 GP

新坑《雲霧之都》01

作者:鮪魚吐司不要加番茄醬│2017-11-04 18:21:55│贊助:0│人氣:58
潛水潛到差點溺斃www
上來發個新腦洞,靈感來自前陣子換季的時候我鼻子過敏到像是噴泉一樣。

《雲霧之都》(試發)

類型:科幻

耽美傾向(BL)
CP是人造人×不良(大叔是清白的XD)
第一次寫科幻,我快爆炸了(碰)
01撿到一隻賠錢貨

『今日的細懸浮微粒指數嚴重超出測量值,請一般民眾切勿前往9區……』
斜倚著陳舊沙發的黑髮青年,抓了抓自己一頭蓬鬆的捲髮,彎下身將擺放在茶几上的收音機音量轉小。

他打了一個哈欠後把沙發上堆積成山的雜物往右推了推,才終於騰出空間坐下,並從口袋裏掏出一盒方才從廚房的層板上翻出的咖啡錠。丟了一顆到手上正冒著熱氣的馬克杯中。

約爾對著杯口意思意思地吹了幾下,之後他啜了一小口,「啊,果然難喝死了。」
抱怨了幾句後便把杯子放回茶几上,抹了抹臉,抓起被隨意扔在地上的電子面板,抖掉灰塵後,大致瞄了一下今天的早報。

十點整,他看看自家的室友完全沒有清醒的跡象,約爾清了清嗓子大叫:「芬!太陽曬屁股啦!」一喊完話,他低頭躲過了從後方飛來的枕頭,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

被喚作芬的青年從他的上舖爬了下來,昏沉沉的走進浴室洗漱,下舖沒有睡人,全堆滿了許多陳舊的紙本、書籍。
芬有著一頭雪白的長髮,賞心悅目的長相,那是安格爾人造人的特徵。

芬和約爾見過的安格爾唯一的不同就是那雙金色的眼睛,和微微泛著淡粉色的髮尾。
因為絕大部份的安格爾都是白髮白瞳。
而且不具有名字。

過了20分鐘,芬才一臉犯困的從浴室慢悠悠地晃出來。
整個人濕答答的,只穿了一件四角褲就要走過來。
約爾半捂著眼睛,走到衣櫃前抓了一件印有卡通貓咪圖案的棉T丟到白髮少年的腦袋瓜上,抱怨道:「芬,我對男人沒興趣阿!別在那邊辣人眼睛,把衣服穿好再過來。」

「你大可不必擔心,我對鳥窩頭鬍渣中年大叔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穿上對方扔過來的衣服後,芬大辣辣地一屁股坐在約爾剛剛騰出來的位子上。

「嘖。」約爾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咕噥了一聲。對於自己的年齡被平白無故加到了4字頭一事有些不滿。

芬指著桌上已經涼掉的馬克杯說:「我們是要餓死了嗎?咖啡錠?」

「我沒想到它會比我想像中的還難喝。所以你看我不是準備出門了嗎?」約爾聳聳肩,回應道。

「嗯。」芬不知道從哪抱了一件被子,閉上眼睛應了一聲。完全沒有一點要跟去的意思。

眼看自己頹廢的室友又回去睡他的回籠覺。約爾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備好了半罩式的面罩和小型氧氣瓶走向門口,行前還不忘回頭提醒道:「芬,冰箱裡有液態食品包,直接打開來就可以吃了。不要放到微波爐裡,你上次差點把我們家給炸了。」

不等對方發難,約爾飛快的打開電子鎖,馬上就跑沒了蹤影。

約爾和芬的住處其實是一座廢棄的軍用基地,在遇見芬之前約爾和大多數的9區人們一樣,沒有固定的住處,隨著工作的地點到處奔走。
因緣際會之下恰巧發現了這座無主的廢棄基地,遇見了在基地裡維持冷凍狀態的安格爾人造人-芬。

寢室外的空間那些無用的設備都被他們清空了,除了約爾的機車以外,僅剩下緊急照明燈靜靜地閃爍著。

背好供氧設備,約爾跨上他的銀灰色浮空重機,打開定位面板,便從基地的通用隧道往地上層出發。
9區的地上世界早已是一片廢墟了,不管是細懸浮微粒濃度、高溫加上霧霾,9區的人類已無法在地上層生存。
荒廢的地上通道通常只有不知情的外地人才會使用,更常見的則是外地飛船直接墜毀在地上層。
搜刮墜毀的飛船物資則當地人的維持生計的方式之一。
「嘖嘖,這次的座標還挺近的,希望別被搜刮完了...」約爾低頭看了看定位面板一眼。

墜毀的外地飛船在9區的通用頻道中以「鯨魚」代稱,發現位置的座標皆會發布在頻道上,共享意外的收穫是9區地上生意的禮貌。

當然,基本上還是以先搶先贏為原則。

到達座標目的地後,約爾停好了他的機車往仍冒著陣陣黑煙的飛船殘骸上空扔了一顆小型炸彈,爆風將霧霾暫時吹散開來。

確認了這殘骸是稍微改裝的通用型飛船,約爾趁著這短短幾分鐘到附近稍微探了探路,從背包裡拿出一根照明棒,搬開了變形的艙門便彎腰探入。

從照明棒微弱的光源僅能大約描繪出艙室內的樣貌,扭曲的艙室依稀可見曾是駕駛艙的樣子。
「看來今天的運氣還行嘛。」約爾按著原路折返,身手俐落地爬出艙門,從護目鏡的鏡片上叫出通用型飛船的平面圖。

確認了物資室的位置後,約爾動身前往飛船側面,在物資室的位置如願以償地找到了一些未受損的罐頭、真空食品包。
約爾一番挑挑揀揀後,順手將艙門旁的感應面板拆了開來,將一些貴金屬零件全搜刮進腰包裡。

今天的戰績令約爾心情大好,即使帶著氧氣面罩他也這樣哼著歌,準備跨出物資室的小破門。結果眼角餘光卻瞥見了倒在艙門轉角的人影。
先在心中默默慶幸自己進來時沒踩到人家,便朝著地上的兄台意思意思地拜了幾下。
正當約爾要跨過那位小兄弟,誰知道怎麼突然有隻手抓上他的腳踝,害得他差點沒摔死。
「臥草,怎麼還屍變了!」約爾在心中對著地上的小兄弟豎起無數根中指。
若是屍體還好辦,頂多就累一些,挖了個坑把它給埋了,願他早日投胎去。偏偏就是個剩一口氣的,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

他可不是個愛心氾濫的救世主,沒什麼好處的事他可懶得去做。

約爾蹲下身子,把躺在地上的小兄弟翻回正面,「嘖嘖,小兄弟還挺幸運的嘛,這樣摔下來竟然沒摔成一攤肉醬。」不過看看這人臉上戴的緊急用氧氣罩的存氧量也所剩無幾,和成為『好兄弟』也只差一步之隔了。

不過仔細瞧瞧這位小哥的臉,約爾突然想起自家室友。偷笑了一下,心一橫,從背包裡拿出備用的氧氣瓶,幫早已昏死過去的對方換上,然後把他整個人裝進黑色布袋裡扛了出去。

按照記號折返,約爾將裝著那位小哥的布袋非常隨便地固定在機車的貨架上,反正如果連這點路程也撐不了,那就是小兄弟他自己的問題了。

回到基地後,約爾把搜刮來的存糧提進寢室內,「芬,我回來啦。」
「臭死了,你又去撿破爛了?」芬在約爾出門的這段時間又跑回床上補眠去了,因此只從被窩裡抬眼瞄了約爾一眼。

原本正準備關上艙門的約爾突然想起他還把撿回來的小哥忘在機車上,連忙跑出去把他拖進寢室內。
「看我給你帶回來的禮物…呃,應該還活著吧?」約爾把要死不活的芬拉下床,無視對方的中指和肘擊,把他推到裝著小兄弟的黑色布袋面前。

芬捂著鼻子一臉嫌棄地看著布袋,順便對著約爾抱怨了幾句他身上的汽油味。「什麼鬼東西?你撿了個人回來?」芬把可憐的小兄弟從袋子裡拉了出來,皺著眉頭瞪著他的室友。
「沒少條胳膊,也沒缺條腿,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該有的都有長齊。就給你當小幫手用用如何?不過腦子有沒有摔壞我就不太確定了。」

約爾笑著戳了戳芬的臭臉,解釋了一下事情經過。

「你負責把他弄乾淨,不然什麼都免談。」芬把小兄弟往約爾身上一推,全身都是汽油味的兩個大男人他只想往外扔出去。

「喔。」約爾聳聳肩,便把這位小哥的氧氣罩拔掉,脫下自己的裝備後就抬著對方進了浴室。

過了一會兒,把自己和小兄弟都弄乾淨後,約爾換上乾淨的衣服順便摸了一件褲子給對方套上,這才把人扛到芬的面前。

芬坐在地上,手撐著臉,用眼神示意約爾把小兄弟放到旁邊。

「喂,這也太寒酸了吧?」約爾看著舖在地上的小薄被,對著他沒人性的損友抱怨道。

「你帶回來的,睡你床上。」芬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聽對方這麼一說,約爾分分鐘將小兄弟放置在地,雙手舉起澄清道「您老自用,我無福消受。」要知道,他的下舖也沒位子了,他可沒有和大男人抱在一起睡的嗜好。

如果是和美麗的小姐姐分享一張床他當然樂意,不過對方可是沒胸沒腰的男人。

「他身上有證件嗎?幾區的?」小兄弟福大命大只受了點皮肉傷,芬幫他做了些簡單的包紮再打了幾針營養劑。

約爾應了一聲,摸摸自己的口袋找了一下,全遞給了芬。
「我大致看過了,小兄弟是從1區來的,毛沒長齊就跟著黑風堂的跑來這裡混。不過看看他們船上的存糧量,不像是要來這裡駐點的。」
黑風堂雖然是1區主要的黑市大宗,不過其勢力並沒有滲透到9區。
「說不定只是個探路的,看他的身份也不過就是個用完就丟的棋子。船上沒別的活口了?」芬翻了翻小兄弟的IC卡和黑風堂的腰牌。

「不清楚。」約爾聳聳肩,他當時沒檢查的那麼仔細。

「證件都先收我這,他若是摔傻了更好,都先別告訴他。」芬小聲提醒道。

芬另外吩咐約爾去幫小兄弟準備一份新的證件,麟洛這個名字太過華貴,他不配。

芬如此說道。

「以後他就喚作林洛,他原本的名字又拗口又不適合他。」芬拿著水杯靠在林洛的嘴邊要喂水給他但是沒成功,將薄被全沾濕了。

試了幾次之後,芬自己含了幾口水,直接嘴對嘴的渡了過去。

「你們安格爾都這麼奔放阿?」約爾吹了聲口哨,故意問道。

「不然你來!」芬咬牙切齒地回答。

看著自家的室友真的快被自己激怒了,約爾連忙陪笑忽悠了幾句,就跑進廚房弄午餐去了。
一大早就進做些粗活,讓約爾餓的前胸貼後背,不過他急急忙忙地跑去弄些吃食,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若是讓芬去弄飯,那他連晚餐也不用吃了。

在廚房搗鼓了一會後,約爾端著兩盒熱騰騰的微波義大利麵走回寢室,就看見了芬非常粗暴的捏著麟洛的人中想把他給捏醒。

麟洛吃痛的叫了一聲,驚醒了過來。

「醒了?」芬拍了拍麟洛的臉頰問到。

「唔…?」睜開眼睛後他只覺得仍是頭暈目眩的,眼前還有個不認識的白髮大美女。

「自己叫甚麼名字還記得嗎?從哪裡來的?」
芬一連拋出好幾個問題,麟洛的頭搖得和波浪鼓一樣。

「看樣子是真的摔傻了,不礙事。」芬聳聳肩,在心底暗笑了一下。

「我叫做芬,他是約爾。這裡是9區,你昨天從床上摔下來,把自己的腦袋給摔壞了。」芬指了指地板,對麟洛說明因此他現在只能睡在地上。

約爾抹了抹臉心想這是什麼破理由。

「你的名字叫做林洛,雙木林的林。我是你和約爾的老大。」芬從容地說道,還瞥了約爾一眼。

林洛胡亂的點點頭,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聽懂了沒有。

「喂,別把我拖下水阿。」約爾吃了一口麵,含糊地抱怨了一聲。

看著林洛傻不愣登的樣子,但還算積極,芬滿意地拍了拍林洛的腦袋,沒想到對方一頭俐落的紅髮比想像中的還要柔軟許多,過長的部分則紮成一搓小馬尾,左側的瀏海則是用髮夾固定,整體來說比約爾整潔許多。

對於有點潔癖的芬來說這個免費的苦力他還挺看的上眼的。

把大致上的情況和林洛解釋了一會後,他發現這小子每每和他對上眼時,老是眼神閃爍魂不守舍的,臉還有點紅。

芬稍微想了一下,便起身走到自己的床邊隨手抓了件乾淨的上衣扔給林洛。原本他是想說小傢伙沒穿上衣在害羞,雖然他認為都是男人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

誰知道對方一接到衣服後,整張臉脹的更紅了,手中的衣服像是燙手山芋一般,不知該往哪放。
「你又怎麼了?快穿上啊。」芬一臉困惑。

「不,老大…我、我不能穿。」林洛紅著一張臉,結結巴巴地回答。

「為什麼?」這小傢伙的小心思也太多了吧?
「男女授受不親啊。」林洛困擾地抓了抓臉。
「……」芬不說話了。

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瞬間安靜無聲。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約爾很沒良心的爆笑出聲,嘴裡的一口麵差點全掉回碗裡。

咚地一聲,芬往兩個大男人的臉上揍過去。

02大家的眼睛都瞎了嗎

芬討厭的事情其實挺多的,但是他最最最討厭的事物大概可以列出兩點。

一是胸前頂著兩坨脂肪的動物。

二是有人把它當作上述的蠢笨動物。

林洛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還是覺得右邊的臉頰在隱隱作痛,而且好像還有點腫。

昨天他把老大的性別搞錯了,似乎嚴重惹惱了對方。
芬昨天甚至還激動地掀起自己的上衣要他看清楚,還是約爾拉著才沒把褲子也脫了下來驗明正身。

「喂,接著。」約爾扔了一包蛋過來,雖然林洛覺得太空食品吃起來都是同一個味道,但是液態的蛋和液態的香腸比起來正常多了。
「呃,老大他…」林洛指了指床上睡的亂七八糟的芬向約爾問道。

約爾挑了挑眉看著林洛說道:「你可以去試試。」

過了2分鐘,林洛帶著一個鮮紅的巴掌印默默地吃起早餐來。

完全不想再去挑戰某人的起床氣。





約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80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KBL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神樂壽司店... 後一篇:浮動因子0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750873看這裡的你(妳)
7/23繪圖更新 來逛逛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