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達人專欄] 【黑暗系】死亡的承載

作者:Noctis&Ghoul─食夜鬼│2017-11-04 15:37:12│贊助:54│人氣:700




◎◎◎


「先別亂動,你還很虛弱。」我從長型大烤盤中的肉塊上,切下了幾塊一口大小的肉排,盛到這孩子的盤子後,才再切一大塊到自己的盤子中,現在他還很虛弱,身體也沒什麼力氣移動,「能拿得起叉子嗎?」

望著餐桌另一側,他那顫抖的右手勉強地叉下那塊肉,神情恍惚地放進乾裂的嘴唇內。

「藥效還沒有退,你可能還會有些意識模糊。」我將盤子中的肉排,分得更小一塊後,放入口內細心地咀嚼著,這塊肉沒什麼腥味,咬下去會流出甜美的肉汁,能品嚐食物的感覺真好。

那孩子依舊沉默著,專心地吃著肉排,可那閉不起的嘴角不斷滴出口水,看起來有點滑稽。

「這是哪裡?」咚──

呆滯的他說完後,移動了下身體,一個重心不穩摔到了地上,現在的年輕人身體素質都那麼差嗎?

我挪動著笨重步伐,緩慢地走向他的身旁,將他重新扶到座位上,再將餐巾重新圍到他的脖子上,「你可別折騰我這老人家了呢。年輕的時候,戰爭奪去我一部份的左腳,現在它不太好使。好險,你們這一代已經沒有戰爭了。」

「水......」他半開的嘴低吟了起來,拿起叉子的手在空中胡亂揮舞著,「我想要喝水......」

我倒了一杯水後,湊到這孩子的嘴邊,小心地傾斜水杯,讓他能夠啜飲杯中的水,確定好他不會再跌落後,我再次拖著那笨拙的左腳,回到他對面坐好。

「年輕人,以後不要衝動啊!你不是每次都能那麼幸運的。」我將肉排切得更小,上了年紀品嚐美食的時候,就不能像年輕人一樣大口吞咬了。

「我......」他的眼神更加迷茫,蒼白的嘴唇顫動著,或許我對他下太重的迷幻藥混合物了。

「你也真夠有膽子的,這麼冷的冬天,往冰冷的海水跳......你該慶幸那個懸崖不夠高,也沒有暗礁,我還剛好在附近夜釣,才能將你帶回岸邊。」

戰爭的時候也許多人受不了恐懼,或是創傷症候群選擇自殺,那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只是就不知道眼前這孩子,是受了什麼樣的委屈了......

想著想著,我倒一點烈性的紅酒到杯子後,搖了幾下,聞著那葡萄香啜飲著。不得不說,和平的年代,總是能搞到許多好貨。

「我想死......」他忽然流著眼淚,伴隨著口水一同滴落到自己的褲子上,「生意......欠了......好大一筆錢......妻女都拋下了我......債、債主會殺了、殺了我,嗚──」

「時間還很夠,不趕時間,我可以慢慢聽你說。」盯著眼前這孩子,我確實感到有些同情。

人生最絕望的時候,摯愛離開了身邊,孤身一人面對漆黑的明日,疲累的時候想釋放孩子的那一面,想要任性、想要哭鬧,卻發現到已經沒有人會擁抱自己了。

那感覺的確糟透了。

不過......

「孩子,把你救上來的時候,我在你的腰間找到一把手槍。如果我是你的話,或許我會選擇站在崖邊,往自己頭上開一槍,再墜入海水中,至少能提高一些死亡的機率。」

我盯著深夜的窗外,冬風刮得窗戶啪搭作響,夜空中黯淡無光,唯一溫暖的是房子內,火光熾盛的壁爐。

隨即我放下手中的刀叉,從口袋中拿出兩根菸,「抽嗎?」

見到他沒有任何反應,我將一根收了回去,點燃了另一根的菸頭,大口地抽著,「這牌子的香菸,和我這老人一樣,也橫跨戰爭的時代呢。」

注視著眼前的孩子,他似乎漸漸地恢復神智,至少不再滴著口水了,但他環視著周遭後,眼神立刻慌張了起來,好險他已經被我固定在椅子上了。

我立刻比起一個噓的手勢,「這裡離城鎮可是很遠的,兩個選擇,你要安靜,還是──」

我將自己的舌頭伸出來指了指,「還是你不要這個了。」

嗯,這孩子是聰明人,我喜歡聰明人,他流著眼淚安靜了下來。

我將脖子上的懷錶取下後,緩緩地遞給他,那裡面鑲嵌了一張照片,「你可以打開來看看。」

他戰戰兢兢地打開懷錶,那一瞬間我注意到他睜大的雙眼,那是看見美麗事物時,才會有的震撼表情。

「她很美吧?」即便放到現在的標準來看,照片中的那個少女也是上等的美人,想到這我還是會有一絲絲自豪,以及榮幸。

「她是我的姐姐。我記得那時也是一個寒冬......戰爭時代的寒冬......」



※※※



即便是戰爭時代,我們家族在長遠的歷史中,也累積了一定的關係,因此勉強能得到溫飽,戰線那時也還沒有擴展到家鄉,能夠得到短暫的安穩。

我還清楚記得那棟大房子的外牆上,哪些地方還有沒清理乾淨的髒污,明明答應爸媽要和姐姐一起清理乾淨的......還有院子裡的秘密基地,姐姐的布偶還落在那,我還沒有幫她撿回來。

記憶中,那是一個很美好的地方,陽光總是明媚地灑在大地上,四周總是充滿青草的香味,以及她身上的香味。

那時我才十歲。

直到現在我還是覺得那發生得好快,快得令人措手不及,可當意識到歲月已經流逝了這麼多時,又驚覺自己已經快邁入棺材了。

如今,只剩下我還記得姐姐了。

只剩下我一個......

......

「弟弟、弟弟!你在做什麼!」望著遠處跑過來的姐姐,我立刻將手中的玻璃罐藏進衣服裡,她金黃色的頭髮在冬天陽光下,好像會閃閃發光。

看著氣喘吁吁的姐姐,我有一點點的害羞,要是被發現就不能給她驚喜了,希望姐姐會喜歡。

「姐姐,我要吃點心!」

「你在草叢邊做什麼呀?媽媽不是說不要跑太遠?」姐姐從外套的小口袋中,拿出一條香香的手帕擦拭著我的臉,「你看看你,臉上都沾泥土了。」

那手帕很柔軟,姐姐的掌心也好溫暖,總覺得內心暖呼呼的。

「對不起嘛......姐姐妳生氣了嗎?」我低下頭,偷偷瞄著鼓起腮幫子的姐姐,我好怕她生氣,每次看她生氣我就覺得自己是壞孩子。

姐姐偏著頭,依舊擦拭著我的臉頰,但我是不敢看著她那綠色的雙眼,只好將自己的眼睛閉了起來。

「你衣服裡藏著什麼呢?」

忽然間我感覺到衣服裡的玻璃罐被拿了出來,我緊張地睜開眼睛,發現姐姐專心地看著玻璃罐的東西。

我緊咬著嘴唇,覺得眼淚快掉了出來。

「好漂亮的蝴蝶,白色的翅膀好可愛耶!」姐姐給我一個大大的微笑後,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頭,好險她沒有生氣......

「姐姐......」

「弟弟,可不可以給我這個?冬天還能看到蝴蝶真好,是不是因為現在還不夠冷呢?」

看到姐姐開心的表情,我跟著笑了起來,「這本來就是要給姐姐的,和妳說,我追著它好久好久,才抓到的!」

咖啦──

「姐姐?妳怎麼把它放走了!嗚──妳不喜歡嗎?」看著姐姐把玻璃罐打開,讓蝴蝶飛了出來,讓我覺得眼眶溼溼熱熱的,我吸著鼻子好怕鼻水滴到衣服上。

「你怎麼哭了呀!」

我還擦著眼淚,卻忽然被擁入懷中,那好柔軟、香香的體溫,很像是水果加上蜂蜜的甜香,讓我覺得臉頰好燙好燙。

「那是一個生命啊。弟弟,你看那隻蝴蝶那麼漂亮,難道你不會希望它能在天空中飛舞嗎?它被關在小小的玻璃罐,也會不開心,也會想要出去玩的。」

「可、可是......那是我想給姐姐的禮物......」

「但姐姐已經很開心了呦!」她拍著我的頭後,忽然低下身子,輕輕摸著我發燙的臉頰,「謝謝你有想到姐姐呦!啊,你要不要和姐姐玩扮家家酒,嘻嘻。」

「嗯嗯嗯,我要我要!」

回到姐姐的房間後,姐姐要我扮演爸爸,她自己扮演媽媽,我們還為了布偶們,用床單和幾個架子搭建一個家。看著戴著花圈的姐姐,總覺得心跳變得好快,我好希望自己的新娘,也能和姐姐一樣漂亮。

不知不覺,我和姐姐一起玩到了晚上,才在媽媽的喊叫聲中,一起下樓吃晚餐,和姐姐在一起的時光總是好快好快。

可是坐在餐桌的爸爸媽媽,表情看起來好可怕,餐桌上的食物變得好少好少,我和姐姐手牽手走到餐桌旁坐下,也同樣說不出話來。

在爸爸說完餐前禱告後,我和姐姐只是互相偷瞄著,一邊喝著濃湯,啃著難吃的麵包,然後媽媽吃著吃著,開始哭了起來。

爸爸開口了,「吃完後,姐姐妳帶弟弟把自己想拿的東西收一收,我們得離開這裡了,戰線快要擴展到這邊來了。我們先去找叔叔,再到其他地方。」

「爸爸?」姐姐看了一下爸爸後,又轉向了我,「弟弟,快點吃,姐姐等等帶你收拾東西。」

我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姐姐聽完爸爸說的話後,表情也變得好可怕,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她的臉上,好像染上烏雲一樣都是黑漆漆的,變得好模糊、好陌生。

剛剛和姐姐玩的時候,她明明還能夠笑得很快樂......

就這樣,我們離開了家,往叔叔在的小鎮去,可當看見城鎮時,那裡變成一片廢墟,爸爸和媽媽哭著又拉著我們到更遠的地方。

到了清晨時,我們找到一間破房子,爸爸媽媽要我們待在裡頭,他們要去找水和更多食物回來,但才離開沒有多久,我聽見有其他人在外頭大吼著。

我和姐姐透過窗戶,看見有兩三個士兵,圍著爸爸媽媽,然後好幾聲巨大的聲音,爸媽就倒下了。

我想要去找他們,可是姐姐只是紅著眼眶,然後拉著我偷偷地從窗戶爬出去,我們又走了好遠好遠。

直到看到一個放滿許多壞掉箱子的山洞,我們才躲了進去,姐姐說這裡很安全,現在不能亂跑。

我們一起吃完最後一塊餅乾後,又待在山洞裡好幾天,肚子好餓好餓,身體也好冷,姐姐要我們輪流睡覺,不要一起睡著。

可是她幾乎沒有睡,只是讓我靠在她的懷抱裡......

......

「該死!跑了這麼遠,才找到一個破山洞而已嗎!該死該死!」我和姐姐都聽到洞外的大吼聲,外頭下著大雪,會是誰走到這裡來?

姐姐立刻抓著我,躲到廢棄的箱子後面,我們一起盯著白雪紛飛的洞外,我知道姐姐和我一樣害怕,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顫抖。

「姐姐......」

「噓!」她小小聲的說了聲噓,將我懷抱得更緊了。

洞口被好幾個黑色的身影遮住後,一起走了進來,有幾個和爸爸同樣高大的士兵哥哥們,身上都積著厚厚的雪,憤怒地大罵著。

他們在地上點起煤油燈後,有幾個人將身體探出洞外張望著。

「這麼大的雪,他們應該追不到這吧?要是被抓回去,不是被槍斃,就是送到前線去,我還不想死......」一個有點胖胖的士兵,無力地坐在地上並將帽子脫下,甩掉上頭的雪。

他們的臉好恐怖,都沾上一些黑黑的東西,兩顆眼睛好像是夜晚裡睜眼的動物,好像發出黃綠色的光芒。

我緊緊閉著眼睛,咬著自己的嘴唇,好害怕不小心出了聲。

「好餓,前天開始就沒有吃東西了,他媽的山洞!」

「就和你們說備用糧不要吃那麼快!一群混帳!現在好不容易遠離戰場了,但我們也要餓死在這了!去你媽的!」

「別吵了,冷靜點!你去檢查這洞穴有沒有連接到其它地方。」

他們......他們要走過來了嗎?

啪答、啪答

我的心臟開始用力地跳動了起來,覺得腦袋好熱好熱,吞下的口水也變得好燙好燙......

啪答

「姐姐......我好怕,嗚──」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可我的腦袋嗡嗡作響,越來越聽不清楚了,呼吸變得也好困難......


我睜開眼睛後,緩緩地抬起頭,那高大模糊的臉孔上,一雙帶有血絲的眼睛,正睜得好大好大盯著我們──

一瞬間姐姐拉著我跳了起來,從他身旁的空隙竄過,「弟弟,快跑!」

可一下子姐姐就拉著我的手,停止腳步了。

我抬頭往洞口的方向看去,才發現在暗暗的光線下,有更多帶有血絲的眼睛,瞪大地看著我們......

姐姐......

「你們把槍放下!是平民!」

一個留著鬍子的人,大聲地喊叫著,我和姐姐只是手拉著手,同樣站在原地發抖著。

「毛毯呢!快點拿毛毯。」他向旁邊的人接過毛毯後,往我們走了過來,「還有其他人嗎?」

姐姐讓我躲在身後,可是我聽見她已經哭了出來,「不要傷害我們......」

「就只有妳們兩個嗎?」

鬍子叔叔將毛毯披到姐姐身上後,又拿一條毛毯披到我身上,「妳答應我,從這離開後,不要和任何人說看過我們,我們就會是同伴。」

「妳們有食物嗎?有沒有受傷?」他招呼著我們,和他們一起環繞在煤油燈旁坐下,只有一兩個叔叔,始終張望著洞口外。

姐姐讓我坐在她的懷中後,我才停止發抖,才覺得自己吸到了空氣,但空氣冰得有些刺痛。

「沒有,我們沒有食物......」

「等雪停了,妳們和我們一起去找食物吧。」

接連幾天,姐姐卻只是讓我待在山洞中,即便我哭鬧著要跟去,她也只是親親我的臉頰後,獨自和一些人去找食物,但厚厚的雪地中,他們找到最好吃的東西,是幾隻結冰的老鼠。

生啃老鼠的肚子會有一種苦味,還有一種臭臭酸酸酸的味道......

鬍子叔叔和姐姐說,他也有個年紀差不多的女兒,等到離開這裡後,他願意收養我們。

可是接連幾天大家都好餓好餓,士兵哥哥們也開始吵架了,姐姐回來的時候,也只是抱著我躲到角落。

原來肚子餓,是會讓像爸爸一樣壯碩的人哭泣。

「我好餓,我們回去好不好?我受不了了。嗚啊──」胖胖的士兵哥哥擦著臉頰,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至少在前線,我們還是有東西可以吃!」

「去你媽的,你忘了為什麼我們要逃出來嗎?」鬍子大叔無力地坐在地上,他緊緊掩著自己的臉,「你還想射殺嬰兒嗎?你這白癡,不就是因為不想再屠殺了嗎!」

「殺幾個小孩,就有東西吃,那我殺,我殺啊啊──當初根本就不該逃跑的!」胖哥哥哭喊、大叫了起來,其他人只是低下頭也不說話。

「混球,你說什麼!你們,難道也是這樣想的嗎?哈啊啊──」

鬍子大叔跳了起來,和胖哥哥打了起來,其他人依舊無動於衷,而我聽見了姐姐在身後哭泣的聲音,然後我跟著哭了......

我們的肚子還是大叫著......叫得好痛好痛......

「夠了!他媽的,我要再去找吃的!我自己去找!」

鬍子大叔把胖哥哥壓倒在地上後,頭也不回地走出洞口,然而姐姐忽然站起身來,她將毯子完全裹在我身上,輕撫著我的臉頰,「弟弟,姐姐去幫你找吃的,要乖乖的呦。」

望著姐姐勉強擠出的笑臉,我聽得見她肚子餓的叫聲,她其實也好餓好餓,嗚──

「姐姐對不起......好希望我們能吃得飽飽的,我不會再說麵包很難吃了,真的不會了,嗚啊啊──」

「不哭不哭,難道你不相信姐姐了嗎?」姐姐只是親吻了一下我的額頭後,就慌忙地跑了出去。

等待姐姐和鬍子叔叔的時候,周遭的東西和其他人,都變得好模糊好模糊,身體也好冷好冷,明明就裹了很多件毯子......

......

「還活著嗎?那小鬼是不是死掉了?」

「你和我想的是一樣的嗎?咕嗚──」

「如果等到他死掉的話,這樣就不是我們的錯吧?我已經餓到肚子很痛了......」

我隱約聽見他們好像在說著我的事情,當我張開眼睛的時候,發現他們眼睛睜得好大好大,沒有眨任何一下,就只是沉默地看著我。

他們的眼神灰濛濛的,好像雕像一樣安靜,直直地看著我......

姐姐......妳在哪裡?──

「有敵機,快幫忙啊!」

鬍子叔叔大叫著衝了進來,他抱著姐姐衝了進來,空氣中還有一個很重很重的生鏽味......

我看見其他人拿東西蓋著洞口,姐姐渾身紅紅地被放到地上,其他士兵哥哥們圍繞在姐姐身旁,撕開她的衣服,我看見白白的肚子上,有個好大好大的洞......

她揮著手要我到她身邊......從衣服裡拿出裝蝴蝶的玻璃罐......

「我們被敵機偷襲了,她走出樹林時中彈了。止血,先止血啊。」

我覺得身體變得好重好重,走到姐姐了身旁,她依舊微笑著,將玻璃罐遞給了我,很小聲很小聲的說話,我把耳朵湊得好近好近......

才聽見她重覆說著一句話......

「小鬼,你先去旁邊,我們會救回你姐姐的。」鬍子叔叔將我推到了一旁,我只是一直盯著姐姐的眼睛,直到她閉上了眼睛。

過了好久好久,我看見鬍子大叔停下手邊的動作,將我拉到了姐姐身旁,他的表情和爸爸說我們要離開家時一樣,都是黑漆漆的,「你姐姐暫時沒事了,你好好陪著她。」

「姐姐?姐姐......」我將耳朵貼近她的鼻子,才能感受得到她的呼吸,我只是一直一直坐在她的身旁。

「救不回來了吧!這樣就能減輕她的痛苦了吧!」我聽見胖哥哥在身旁大聲嚷嚷著,鬍子叔叔跟著大吼了起來。

「把槍放下!放下啊!」

「我會讓她感受不到任何痛苦的......有食物了。」胖哥哥忽然將我拉到一旁,我看見他拿著槍,可是鬍子叔叔只是站在一旁大吼著......

他只是站在一旁......

碰──

那聲音讓我覺得耳膜好像快要破掉了,好像被人搧了一巴掌。

「現在有食物了,吃下去就能活著離開這了。」我已經不認識眼前這個胖胖的人了,他的臉變得好陌生,但這是這幾天來,第一次看到他笑得這麼開心......

他撲向了姐姐的身體,其他人吞著口水後,也跟著圍了上去,最後鬍子叔叔一直說著對不起,也一起圍了上去。

姐姐的身體裡面,原來這麼紅,紅得好像一朵玫瑰......

鬍子叔叔流著眼淚,拿了一塊肉遞給了我,「活下去,她最在乎的就是你了。」

那塊肉比老鼠肉還要好吃,好吃得我幾乎忘記自己是誰,自己在做什麼了,那塊肉溫溫熱熱的,有一點甜甜的。

......

當我聽不見自己肚子餓的叫聲時,看著停下的士兵哥哥們,他們放聲哭了出來,這次他們看我的眼神,好悲傷好悲傷──

而且為什麼他們一直說著對不起......

「離開這裡吧!快離開吧!小鬼,你跟我們走!」

「我不要......」

「快走啊!」

「我要陪著姐姐!」

不管他們怎麼拉著我的手,我只想死死地坐在地上,拿起了他們在地上的刀子後,放在自己的脖子上,「我要陪著姐姐......」

「對不起,對不起......」

「我們到底做了什麼?」

「快走,我們快走!」

當他們急急忙忙地衝出洞穴外,我看著最喜歡的姐姐,她的臉龐依舊美麗,只是再也沒睜開眼睛了,而她的身體四散在好多好多地方。

她剛剛明明說,她愛我......會一直待在我的身邊......

「如果有食物的話,姐姐就會醒來了,對吧對吧?剛剛胖哥哥說,有食物就能活下去了!」

「姐姐,快點醒來!我們一起玩扮家家酒,妳當我的新娘好不好?」

抱起了姐姐的臉龐,她已經變得好輕好輕......



※※※



「我記得,當回過神來時,我把自己的大腿切下了好大一塊肉,拼了命地塞進姐姐的嘴巴裡,可是最終,她還是沒有醒來......」

我拍了拍那笨拙的左腳,盯著眼前的孩子看,「我有時會想,要是美麗的她能夠活下來,一定會有很美好的人生,至少我會不計一切地愛她。」

那孩子不發一語,看來他已經完全恢復神智了,滿臉是淚地看著我,「那你放了我好不好?」

「你知道諷刺的是什麼嗎?當我走出那個山洞時,才發現那些士兵哥哥們,滿身是血地倒在地上,身上全是彈孔。他們也沒能活下來。」

我再度拖著笨重的腳,走到他身旁,將他從椅子上鬆綁,推到了地上,「活著很美好不是嗎?我的姐姐卻永遠,只能留在那個冷冰冰的山洞裡。」

他在地上哀嚎著,像是條毛毛蟲緩緩地蠕動著。也對,剛剛他的一隻腳拿去做烤肉了,一隻腳和一隻左手,我還放在冰箱裡呢。

「你還想活下去嗎?看你這麼痛苦,還是我像當初那個胖哥哥一樣,替你解決痛苦?」

「不要......我想活下去,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

我聳了聳肩,走到他面前蹲下,拍了拍他的臉頰,「我救了你,給你第二次機會,我當然要收一點報酬啊。」

隨即我站起身,緩緩地走向門口後打開,外頭正飄零著雪白的細雪,冬風不斷吹了進來,讓我覺得也開始冷了起來。

「回家吧!按照你的意願,門打開了,你能回家了。」望著緩緩爬過來的他,斷腳的缺口上,傷口好像又裂開了,他像是蝸牛行走時會留下黏稠的拖痕,也在地上拖著一條鮮紅、泛光的痕跡。

「能夠呼吸,從來都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你說對吧?年輕人。」

我站在門旁,注視著他好不容易爬到門口,再撐過門檻爬到了雪地上,我相信他能堅強地活下去,即使只剩下一隻手,以及一個身軀也能活下來。

望著那在冰冷雪地中,逐漸縮小的身影,不知道他能走到什麼時候?

隨後我將門關上,重新坐回餐桌旁,又切下了一塊肉排,細嚼慢嚥地品嚐著,「姐姐,直到現在我還是沒能再吃到,有妳身上香味的菜餚呢。」

真可惜......

妳的味道很好吃的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79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人性探討|黑暗系

留言共 7 篇留言

山梗菜
又是吃人[e21]
但這篇故事跟前幾篇比起來算溫馨了,我喜歡。

11-04 15:54

星空五夜
存活的選擇是痛苦的。

11-04 15:58

夏夜凜風
太瘟腥了,超感動

11-04 16:07

Julian廖
最後一句真的很破壞氣氛xd

11-04 16:20

黃勤(金絲眼鏡)
看這篇時想到人魔前傳裡的漢尼拔也是在戰爭時被迫吃親人的肉,不過是吃他妹妹的...(遠目)

11-04 17:22

Hikari Yun
混雜著親情與愛情的食欲(汗

11-04 23:05

另一個一方通行
是大麻,我加了大麻

11-23 22: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noctis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黑暗系】... 後一篇:[達人專欄] 【黑暗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i32vi各位
小屋更新繪圖~歡迎來晃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