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悠久行者之歌 06.錯縱交纏的命運--1

作者:綺羅│2017-11-02 00:32:41│贊助:4│人氣:95
看前一篇:鈴音的試煉--2
看全部悠久行者之歌

───

  鈴音嘆了一口氣:
  「我在實戰中一點用都沒有……」
  「我真希望……」鈴音喃喃自語的說,「我真希望我可以沒有限制的使用法術,我真希望……」
(詳見:悠久行者之歌  02.入侵)



  邪術師,魔焰的使徒,黑暗力量的使者,大陸上稀少的存在。
  來自無底的深淵,妖魔的思緒遊走在愛隆娜的土地上,嗅聞著空氣中每一絲強烈的意志,尋找著為了達成目的而願意付出代價的人。他們給予人類不尋常的力量、實現他們的願望,作為交換,人類奉獻上部分的靈魂作為他們的食物、施行血腥獻祭討他們歡心,甚至是懷上妖魔的後代,讓異界之後裔遊走於人世間,繼續傳播深淵之音,投入地獄那場無止無盡的戰爭。
  小心你的願望。
  老一輩的人常常這麼說。以往克因絲總是不放在心上。妖魔跟惡魔的血戰、曠野中艾達人的異神,總覺得那些是很遙遠的故事;那些傳言,述說著夜裡那些連火焰都無法驅散的黑暗、偏離大路就會聽到的細碎耳語,克因絲一直以為只是叮嚀小朋友晚上不要亂跑的故事而已。
  當時鈴音講的那麼一句話,居然就種下了這樣的因果。克因絲有種感覺,那些過去不曾在意的東西,彷彿都從童話故事裡面跳了出來,距離他們好近…
  不對,或許應該這麼說:那些東西一直都在,只是過去從來沒有注意到。

  「我已經吩咐人去調查。能不能有結果,只能相信運氣了。」烈暴風說的話仍舊徘迴在耳邊,試煉後半所發生的事,連烈暴風都不知道。


  克因絲不時透過門上的玻璃窗看狀況──三層淡藍色光芒構成的魔法陣懸浮在空中,即使在魔法的治癒之下,鈴音仍不時痛苦的呻吟著。
  醫療班們在鈴音的病床旁圍了兩圈,伸出手誦唸咒語。第一層法陣是針對燒傷的治療性魔法;第二層是追蹤用的七芒星,飄浮在空中的法術靈體沿著法陣的線條飛舞,但是看起來卻沒有什麼效果;第三層法陣寫著大大的「jll」,外面用龍語寫了一圈咒文,克因絲就看不懂了,精靈語跟龍語的搭配不常見。




  醫療室外頭空氣沉重得像是要凝結一樣,不只醫療班的人在著急,連技術士都聚集在外面,瞪著手上的儀器,仍舊不放棄。素色的醫療室簡潔乾淨,沒有一絲裝飾,不管待會出來的是好消息或是壞消息都中性得不帶一點情緒,乾脆得幾乎讓人煩躁。

  醫療班們念了一段咒語,第三層法陣轉為紅色,碰!火星四濺。裡頭一陣手忙腳亂,克因絲奔到窗前,一顆心臟都要跳出來了,醫療人員除了小小受驚之外看不出有沒有什麼影響,不知道剛剛那樣到底是好是壞。

  他們一行人或坐或站,彼此之間都沒有說話。剛剛一群人將鈴音抬進醫療室的時候,鈴音的一條手臂垂了下來,掌心緊緊握著一顆晶瑩鵝黃的琉璃珠,他們還得把她的手指扳開才能開始治療。即使受了這麼重的傷,仍舊緊緊抓著毫不放手。


  時間慢慢的流逝,外頭的人也漸漸變少,當她注意到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醫療室外頭的人也只剩下她、特倫斯跟艾利,伊姆不知道何時離開了,伊茲米則是從下午就不見人影,不知道去了哪裡。艾利像是石像一樣站得直挺;特倫斯坐在地上,那把巨戟斜靠在他的肩上,看起來心情也不是很好。整個下午,克因絲的心情都在高低起伏,每次覺得自己稍微冷靜下來了,就會想到現在鈴音仍未脫離險境,又開始焦慮起來。

  「各位。」烈暴風推開門,走進等候區,看起來一臉疲憊。
  「烈暴風……大人,」克因絲從椅子上起身,「您怎麼過來了?」
  「我聽說快要有結果了。」他說。
  克因絲沒有問他是怎麼知道的。

  「伊斯米呢?」艾利問。
  烈暴風看了他一眼。
  「發生了一些事情,讓他自己決定要不要說吧。」


  咿呀一聲,門開了,醫療班們陸陸續續虛脫一樣的走出來。一夥人趕緊圍了上去,鈴音躺在病床上,周圍的魔法陣已經減為一個,一團火焰飄浮在她胸口上方半尺的位置,靜靜地燃燒著。
  「狀況怎麼樣?」烈暴風問。
  「沒有生命安全的顧慮。」帶頭的醫療班人員說。
  克因絲頓時安心下來。

  「不過,」醫療班嘆了口氣,「我們再怎麼樣都沒有辦法破解他下的屏蔽。」
  「屏蔽?」
  「技術士說,有其他的存在介入了鈴音小姐的試煉,」他滿臉挫敗的說,「不管那傢伙是誰,總之他用了很複雜的手法加密,看不出來到底動了什麼手腳。老天!那是2的64次方位克隆欸,現在最強的演算器也只能到28次方而已!我們連第一道關卡都破解不了,而且,最核心的部分搞不好是古代魔法。」
  克因絲這輩子看過最強的演算器也只到7次方克隆而已。
  「不能從他使用的其他的地方找線索嗎?」烈暴風問。
  「試過啦!」他無奈地攤手,「我不知道是什麼新技術還是什麼,總之追蹤不到。他的咒語寫得很乾淨,我猜應該是學院派出身的,跟大法師之塔問問搞不好會有結果。跟他比較起來,妖魔的影響還比較好處理,至少知道來源。」

  「那麼,究竟會有怎麼樣的影響呢?」克因絲又著急起來。
  醫療班的人員嘆了一口氣,沒有立刻回答。
  「我看妳也是施法者,應該可以了解。」他說

  「一個法師的靈魂是由魔法的試煉錘鍛而出,」他悠悠的說,「她自願進入火中,火焰可能會毀滅她。但假如能存活下來,鐵鎚的每一下重擊都將塑造術者的本質──但是,她再也不會跟以前一樣了。」[1]


  夜晚的涼風徐徐吹來,暴風之屋和平得好像下午的事件根本沒有發生。他們三人加上烈暴風,踩在木頭棧道上,夜晚因為水氣而有些涼意。西邊的圍牆後頭有些火光,不過現在克因絲沒有心情探究這件事。烈暴風一個人走在他們中間,沉默而孤立。

  「烈暴風大人,」猶豫了一番,克因絲還是走上前,跟烈暴風面對面,「請你告訴我們……現在里奧到底在什麼地方。」
  「為什麼現在問這個?」

  「這個……」克因斯攤開手,矮人打磨的琉璃珠躺在掌心上,雖然周圍沒有什麼光源,寶石的邊緣仍舊微微閃著光,「這是小黛送給鈴音的禮物……她一直到剛剛都握在手裡。」
  戰爭英雄看著她,若有所思。
  「如果她這麼強烈的想要救她回來──雖然我們現在能做的不多,但至少讓我們……」
  難得的,烈暴風露出了微笑,在那張疲憊的臉上好像起了什麼反應。
  「妳讓我想到以前的朋友了,你或許會她處得不錯,」他說,「但是我得老實告訴妳,我們的線索斷了。」

  「我們的人在馬泰爾城的北部發現里奧跟盧恩學士,並且發生了戰鬥,我們殺了幾個哥布林,但讓他們逃了。」烈暴風說,「烏鴉在在更北方發現了更多屍體,可能是內鬨。盧恩學士,就是那位潛入馬泰爾城的臥底,也已經死了,依然沒有小黛跟里奧的消息。他們很趕,連營火痕跡都沒有弄掉,照這麼來看,應該是繼續往北方前進。」
  「既然這樣……」
  然而,烈暴風伸手制止了克因絲。
  「記住你們的身分,」他說,「你們是受到光榮埃西林王國招募的冒險者,等候王國的命令,由不得你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可是,伯爵對我們有恩、而且鈴音她……」

  「在你們成為王國的冒險者的時候,就應該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了吧。」

  克因絲的手垂了下來。好多事情,跟她想的不一樣,不管是外出冒險,還是真正面對生死關頭。


  一名僕從小跑過來,附在烈暴風耳邊說了些什麼。烈暴風點點頭,沒有什麼表情。
  「你先派人去安撫一下,現在這時候我不適合出現。」他吩咐道。

  「時間已經晚了,」烈暴風轉身,「各位還是早點休息吧。下一個任務隨時都會下來,這陣子請各位好好待命。」



  伊姆一個人坐在寢室外的階梯上,好像在發呆。
  「伊姆。」
  一直到克因絲出聲叫她,伊姆才發現她已經站在自己身前好久了。
  「是妳啊。」伊姆挪動身子,讓她在身旁坐下。
  「還好嗎?」
  「是鈴音嗎?我聽說她已經穩定下來了。」
  「不,」她搖搖頭,「我是說妳。你知道的……這幾天,那些人、那些話……」

  伊姆眨眨眼睛,然後慢慢會意到克因絲已經察覺了。
  「妳知道了?」她難掩驚訝,「什麼時候……」

  「里奧逃走的隔天,」她說,「你知道,那天晚上妳戰鬥的時候喊的……」
  伊姆一愣,然後無奈地笑了出來。
  「太大意了,」她懊惱地拍著額頭。在那一刻,克因絲好像才真正開始認識她,「一刻都大意不得。」
  「其他人知道嗎?」
  「我想大概只有我,我還是查了精靈字典後才發現的。」她指指背在身上的歐西迪藏書閣。

  「這是我的命運,我要背負的重擔,」她說,嗓音輕描淡寫的透露出一絲痛苦,「人就是這樣的生物。不是善也不是惡,而是利己。為了自己要達成的目標,有時候要別人犧牲也在所不惜。」
  克因絲不懂她的意思,但是她沒有出聲打斷。
  「我很謝謝妳幫我保守秘密,」她看向克因斯,「但是……」

  她的聲音頓了一拍。

  「如果我違背你們的期望,希望你們不要怨我。」


  *


  Dill ayegwiinch' oufh hsseeiplaye.

  克因絲坐在床邊,翻開從歐西迪藏書閣裡面拿出來的精靈語字典。
  「麻煩得要死、麻煩得要死……嘎!書只能翻四十五度角!攤這麼開會傷到書背的!」歐希迪小人刺耳的碎碎唸,「還有妳有沒有洗手啊?書頁髒掉很難清的!」
  「反正不管壞成怎樣你都會修嘛。」克因絲心不在焉的回答,把書翻到索引目錄,「吶,你之前的主人是大法師對吧?那你會講精靈語嗎?」
  「嘎?難道我是語言學大師也要告訴妳嗎?」
  「我之前聽到幾句精靈語,我憑印象唸,你幫我聽聽看是哪些字。」


  Dill,冠詞,描述特定的人物、特定事物,同時也有「唯一」的意思。
  Ayegwiinch',名詞,國王,君王。作為專有名詞使用時特定表示最早的五位精靈首領。


  克因絲腳有點痠了,換了個姿勢讓血液流通。即使發生了不少事情,她總覺得跟伊姆還是有一點溝通的隔閡,想著要好好的認識她,多了解一點她的事情。意識到的時候,她已經開始在查精靈語了。伊姆的通用語有點口音,有一點喉音,咬舌音也怪怪的,她應該受她精靈那方的父母影響很深,以前可能是住在精靈的村落

  oufh,名詞(屬格),誓言、宣言、具承諾意味的呼告;動詞,發誓、進行宣告。oudou(主格)。


  克因絲皺起眉頭,隱隱約約查覺到了什麼。伊姆是在跟哥布林戰鬥的時候,喊出了這句話,這到底是什麼含意?

  hsseeiplii,動詞,破壞、放棄、棄絕;hsseeiplaye,名詞,破壞者,放棄者


  Dill ayegwiinch' oufh hsseeiplaye.拋棄誓言的唯一王


(詳見:悠久行者之歌  03.暴力的強大)

  「這不就是指塔斯米婭精靈的娜蒂雅嗎?真不吉利,怎麼突然會查起這句話?」歐希迪懶洋洋的在藏書閣邊緣坐下來。[2]

  「伊姆,」克因絲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是黑暗精靈……」

───
[1]
一個法師的靈魂是由魔法的試煉錘鍛而出……
這段敘述是致(ㄔㄠ)敬(ㄒㄧˊ)自《龍槍》系列小說《靈魂熔爐》。這段內容描述的是天賦異稟的雷斯林在打算學習法術時,大法師對雷斯林提出的忠告《龍槍》系列是根據專家級龍與地下城系統衍生出來的小說。

[2]
「忍受痛苦的」娜蒂雅,黑暗精靈的族長。在第二次精靈分裂時,帶領著黑暗精靈突破了艾梅羅薩防線,殺害了懷有身孕的神眷之女愛妮爾,並且用匕首剖開其腹,將胎兒吞噬下肚。
黑暗精靈因為此事受到狄蘭神卡林納瑞的詛咒,從此畏懼陽光,而娜蒂雅本人則在噬嬰後全身化為火焰而死去。

───
第二章埋的伏筆終於出現了。
伊姆身上有著黑暗精靈的血統,在西方王國(光榮埃西林王國)飽受偏見跟歧視,又因為某些特別的原因,伊姆獨自在荒野中流浪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也就是因為這樣,在馬泰爾城篇,伊姆並沒有那麼快放下心防;同時,對於因為被當作怪物而封閉自己內心的特倫斯,伊姆才會有那麼一種熟悉感,並認同他的生活方式。

嘛,在暴風之家這裡滿多文戲的,角色在這裡都開始有所改變,不管是自願還是非自願,也是在這邊的文戲,對日後冒險的路線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541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隆娜|TRPG|第六紀元|跑團紀錄|DND|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5.鈴... 後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6.錯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rmcreateALL
新圖上架:用結實的肌肉來抵禦寒冬,歡迎來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