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我決定用偶然得到的時間暫停能力行俠仗義!》2-1

作者:LanTern│2017-10-31 23:48:13│贊助:38│人氣:2316
 
之二 名為劉雨薇的女孩的生存之道
 
 
 
01
 
 
  時間暫停。
  ㄕˊ。ㄐㄧㄢ。ㄓㄢˋ。ㄊㄧㄥˊ。
 
  普遍理解之下,那是一種能夠將除了自身以外的時間停止的特殊能力。
  無數的科幻小說、漫畫和電影著作者,都曾將這個詞彙作為主題構想,發展出數之不盡的迷人故事。
  但在現實上,這卻是幾乎不存在任何理論、任何可能性的科學謬談。
 
 
  然而,就在數分鐘之前,我卻從一個我這輩子從來沒見過的流浪漢口中聽到這個字眼,而且他還說他要把這個能力「給我」。
  我決定讓你作為這個力量的接班人。
 
  我下意識地望向戴在手腕上的廉價電子錶,上頭的時間顯示六點四十五分。
  數字六和四十五之間的「:」確實地一明一滅閃爍,所謂的「時間」正積極地往前走。
 
  我揉了揉太陽穴。
 
  百分之九十九的理智都告訴我這只是一場惡作劇玩笑,如果我細心一點,說不定就能發現哪裡有攝影機在偷拍我,也許過不久之後整人節目製作團隊就會從哪個陰影處跳出來,飾演那個流浪漢的演員甚至還會拍拍我的背,誇讚我反應很好。
 
  但最後的那百分之一,卻懸掛著剛才那輛暴衝機車撞上我的那一瞬間,老流浪漢展示給我的看得那個一切靜止、完全無聲的世界。
  那陣寂靜就像夢境一樣,但卻真實得令人難以忘懷。
  我身處在那個一切停擺的世界中的短暫記憶強烈地自我主張,告訴我那是存在的。
 
  時間暫停,是存在的。
 
 
  我正用腳步還算輕快的腳步,走在靜謐的住宅區裡,手裡提著的塑膠袋裝著摔在地上之後有點變形的麵包和茶葉蛋。
 
  不過在大約十五分鐘之前,我才和橋藝社社長分別,並從一台爆衝的機車輪胎底下救了一名流浪漢。
  ——好吧,這麼說不太對,被救的人其實是我,而且那個流浪漢還露了一手時間暫停給我看。  
 
  本來那名爆衝的機車騎士和出來幫忙的便利商店店員還打算打電話找救護車,機車騎士甚至說即使找警察來也沒關係,但我一點也沒有把這件事鬧大的打算,更準確來說,我有更要緊的事情想確認。
  在我裝作神智不清地詢問之後,他們告訴我從頭到尾都沒看到什麼流浪漢,只看到我像是中邪一樣衝出去。
  對於這個結論我並沒有感到多意外,不知道為什麼,在我開口提問前我已經有了會聽到這個答案的心裡準備。
  換言之,那個流浪漢和「時間暫停」搞不好根本只是我自己的幻想而已。
 
  這麼一想,那名機車騎士竟然還主動下車,關心我的傷勢,甚至率先提議要找警察,這個個性放在現代社會簡直是奇蹟。如果是我在路上撞到一個突然衝出來的瘋子,我一定二話不說直接破口大罵吧。
 
  抵達我住的老舊公寓後,我用兩階作一步的飛快速度爬上公寓頂樓,拉開頂樓加蓋的厚重鐵門,在鄰居所允許的最大噪音以下,迅速通過只夠一人通行的狹長走廊,走到位於走廊底部的我自己的房間。
  進房間之後我立刻將門關上,把塑膠袋丟在書桌上、書包則丟到床上,背部靠著門板,盯著自己的手。
 
  ——用大拇指去觸摸同一隻手小指的指甲。
  這是那個流浪漢說的、發動時間暫停的方法。
 
  我清了清喉嚨。
  「……渣.挖○多。」
  我滿懷希望的低頭看錶,可惜的是,我手腕上的電子錶的「:」依然輕輕閃爍。
 
  幹嘛?讓我試試看不過份吧?
 
  我呼出一口長氣,慎重地舉起右手。
  輕輕的,將大拇指放到小指的指甲上。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我右手保持著那個類似發誓的手勢,抬起左手碗,仔細盯著兩組數字之間的「:」。
 
  ——然後它閃了一下。
 
  我等了一秒,它果然又閃了一下、然後再一下。
  就像是過去那樣,精準盡責地讀秒。
 
  我感到一陣脫力,背靠著門板,就這樣坐了下來。
 
  仔細想想,這也很合理。
  就算真的有那個老流浪漢和他口中的「時間暫停」好了,把這種足以抹煞過去幾千年物理基礎的能力隨隨便便送給我這個素未謀面的大學生未免也太愚蠢了。
  更甚者,搞不好那個流浪漢和那段世界靜止的光景,都不過是我的想像而已。
 
  我站起身,忍不住苦笑,拉開廉價的彈簧椅,坐到書桌前,伸手去開電腦。
  「太荒謬了……」
 
  仔細想想,如果真的得到時間暫停這種方便的能力,可以做到的事情簡直多得要命。首先就是那些被成人片公司拍到爛掉的題材,何況我現在可是身處在大學裡,四周都是正直青春妙齡的女孩子,光是一想到在完全靜止的世界裡不論對她們做任何事情都不會被甩巴掌就足夠讓人激昂得亂七八糟。
 
  我想任何正常人提到時間暫停,直覺想到的第一件事一定是「那方面」的事情,對吧?沒錯吧?
  就算我平常跟女生講話會有困難,可是裡頭還是一個正值二十歲的正常男性,這年紀的男生可是欲望的化身啊。
  讓我遐想一下,就一下,可以吧?不過份吧!
 
  糟糕,有點太亢奮了。
  今天找一些這種類型的片子冷靜一下好了……
 
  一想到這點,我忍不住飢渴了起來,可是偏偏我那台老舊的筆記型電腦似乎是接觸不良,我按下電源鍵已經經過好幾秒了,卻還是毫無反應。
  我狂戳電源,希望讓這老東西快點甦醒,但論我怎樣按壓,那個佈滿灰塵的螢幕依然是漆黑一片。
  「混帳……別挑這種時候啊……」
 
  我彎下身去檢查桌子下面的電源線和延長線,搞不好線材出了問題,讓這臺老古董開不了機。
  但不論電源線還是延長線的插座,都散發著溫和穩定的微光,甚至比平常還要穩定多了。
 
  「……?」
  不對……很奇怪……
 
  我的那條延長線是老房東太太借給我的,平常老是接觸不良,那上頭的顯示燈應該會微弱地閃爍,而不是發出這麼平穩的光。
 
  我感到一陣頭皮發麻,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衝去牆角,壓下電燈的開關。
 
  只剩一根燈管的日光燈依然在上方發光,並沒有隨著我切掉電源而熄滅。
  「不會吧……」
  反射性地,我再次低頭看錶。
  冷靜等了三秒,確定我沒有眼花。確實,那個「:」依然在一明一滅地讀秒。
 
  為什麼——
 
  突然,我的腦海像是被重物敲醒一般,靈光一閃。
  我覺得我這輩子從來沒思考得這麼快速過,我的大腦飛快的運轉,似乎能夠聽見腦袋裡的齒輪激烈的咬合聲。
 
  我興奮的裂開嘴,大步越過房間,走到床邊,將手伸進書包裡,掏摸了一陣,拿出我的手機。
  如果我想的沒錯,應該會——
 
  雖然我有戴錶的習慣,但是為了突發事件或是忘記戴,我的手機也是調整成即使在休眠時,畫面上也會顯示時間的模式。
  所以即使現在手機完全沒反應,那黯淡的畫面卻依然確實顯示出時間。
 
  ——七點十二分。
  我再次低頭看錶,七點十五分。
 
  本來兩者不應該有時差的,現在差了三分鐘。
  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如果我的推論是正確的,時間……這個世界……已經停止了三分鐘。
 
 
  事實上,仔細思考一下就會發現所謂的「時間暫停」是一個很玄妙的詞。
 
  雖然我唸的是跟物理八竿子打不著的科系,但只要運用嘗試思考一下就能夠發現,在時間停止的狀況下,還有人能夠照常活動是一件很詭異的事。
  換句話說,如果使用「時間暫停」的我要在靜止的世界能夠自由活動,必然會有某種特殊規則「允許」我這個使用者不受到時間暫停的影響,同時,這個允許範圍還必須包含衣服在內,畢竟如果我身上的衣服也是在時間暫停的情況下,我本人想必也沒辦法自在活動。
  如果要推測得更加深遠,我身體四周的空氣也必須要一定程度的流動性,我才能夠在時間暫停的世界裡自由行動。
 
  假設因為我本人引發的「時間暫停」,使得我的電腦無法開機、按壓電燈和手機開關也毫無反應,那麼又為什麼我的手錶依然順利運轉?
  恐怕在我身體四周——或是說得更準確一點,與我這個「引發者」本身「接觸」的東西就能夠免除時間暫停,順利運轉,這麼想是很有可能的,否則我根本不可能自由走動,也不可能順利切換電燈的開關。
  那麼電燈和電腦之所以沒辦法運轉,恐怕是因為裡頭的線路、電源並不受到我控制的關係吧。即使開關因為我的接觸而自由活動,但是裡頭的東西依然呈現時間暫停的狀態,所以沒辦法運作也是合乎情理的事情……
 
  ——不對,說穿了,現在做這些推論一點意義也沒有。
  電腦、電燈、手機一起故障的機會也有可能,還有更直接、更快速的的確認方法。
 
 
  我重新穿上鞋子,粗魯地拉開門,飛也似地朝外頭跑去。
  我跑過狹長的走廊,打開鐵門、衝下樓梯。
  腳步踩在水泥階梯上的聲音不像過去聽過的那樣清脆,而是又混濁又黏膩,好像全身泡在游泳池裡頭會聽見的聲音。
 
  我一路狂奔不止,直到住宅區的巷口才停下。
 
  行人、行車、附近店家內的人,全都靜止不動。
 
  我只能驚駭又興奮地看著眼前的光景,一陣暈眩過後,感到自己後頸的寒毛因為顫慄而豎起來。
 
  世界寂靜無聲,星月不再閃爍。
  整個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忍不住笑出聲,然後越笑越暢快。
  最後,變成仰天的縱聲大笑。
 
  那個好像不是從我嘴裡發出的笑聲,響徹夜空。
 
 
 

 
 
 
02
 
 
  「早啊,明仔。」
  麥可從教室前門走進來,對我舉起手,輕快地到我旁邊的座位坐下。
  「嗨,麥可。」
 
  麥可狐疑地看著我。
  「你心情很好?」
  「沒啊。」
  「我這輩子跟你打招呼你從來沒回過我。」
  「我稍微體會到禮貌的重要性。」
  「這比跟我說你突然敢跟女生講話還讓我驚訝。」
  「……你哪壺不開提哪壺。」
 
  麥可從包包裡拿出壓得有點變形的三明治,拆開包裝。正當他準備咬下的時候,我伸出拇指觸碰小指。
 
  他張大的嘴巴就這樣停在三明治的尖角前,樣子看起來很滑稽。
  本來紛亂的教室瞬間寂靜無聲,後頭那群無時無刻都嘰嘰喳喳的女生難能可貴的安靜了下來。
 
  我站起身,走向門邊。
 
  我有幾個想要測試的事情。
  昨天晚上我花了十個小時以上的時間,用所有想得到的方法將這個「時間暫停」摸了一遍,這還沒有算進時間暫停後所流失的時間。
  但是我終究只有一個人,還有一些有關其他人反應的項目,我也只能夠等到來學校再測試。
 
 
  首先,第一個疑點就是,如果我在時間暫停之後改變位置,在別人眼裡會發生什麼事?
 
  我一向坐在教室第一排,所以從我的座位到教室門口,直線距離大約三公尺,這還不是會被「修正」的距離。
  當我在門口站定後,再次將拇指伸向小指,讓時間恢復運轉。
 
  下一刻,教室再次爆出一陣交談,彷彿一直以來都是如此。
  ——事實上在別人眼中也確實一直都是如此。
 
  「麥可。」
  我朝著剛咬下三明治的麥可喊道。
  他對我拋來疑惑的目光,但並不是對我為什麼突然移動了三公尺的距離而感到疑惑,只是單純因為我喊他而給予回應。
  「我去上個廁所,如果等會老師有點名,幫我跟他說一聲。」
  他點點頭,繼續吃他的三明治。
 
  到目前為止,跟我猜測的差不多。
  如果只是短距離的移動,一般人似乎會理所當然的接受,而且並不會感到怪異。
 
  問題是接下來的——
 
  我再次停止時間,回到位置上坐下之後,再讓時間繼續運轉。
  「麥可。」
  我再次出聲叫喚。
  他滿嘴塞滿三明治,抬起眉毛。
 
  「幹嘛?你不是要上廁所?快去啊。」
  「突然不想上了。」
  「你怎麼那麼難搞?還是要我借你衛生紙?」
  「真的有需要我不會跟你客氣的。」
  「我相信你不會。」
  麥可真誠的說,繼續吃他的三明治。
 
  看樣子即使我經過時間暫停,其他人的記憶依然有連續性,也不會產生矛盾,同時其中的瑕疵(例如我所在的位置)會自動被修正。
 
  那麼接下來,是最後的問題。
  昨天試過十公尺,那今天就從十五公尺開始吧?
 
  我再次停止了時間,起身走出教室。
  現在距離上課還有幾分鐘,教室外的走廊上還有許多學生,他們一動也不動的,就像蠟像一樣。
  我仔細計算步數,直到距離座位十五公尺左右的才停下。
 
  好……
  我咬緊牙關,拇指觸上小指。
 
  四周如同爆炸般恢復喧鬧,走廊上的學生再次恢復動作,有些人趕著上樓上課,也有人單純在走廊上閒聊,其中也不乏拿著教科書的老師。
  但同樣的,完全沒有人發現突然出現的我。
  ——而且我身上也沒有任何異狀,看來十五公尺並不是極限。
 
  我重新停下時間,回到我位於教室裡的位子,解除、再次暫停,然後再沿著原路走出來。這次走得更遠一些,大約二十五公尺左右。
  然後再次,咬緊牙關。
 
  ——來了。
  當我的拇指和小指碰觸在一起的那一霎那,除了時間恢復運轉時那爆炸般的聲響之外,我也感受到某種強大的拉力用力拉扯我的身體,我根本無力抵抗,只能任憑那股力量牽引著我,那種感覺就像是水平的自由落體一樣。
  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站在教室裡頭、我原本的位置上。而麥可依然在我身邊咀嚼他的三明治,看都沒看我一眼。
 
  我扶著桌子,感到一陣暈眩。
  「二十五……公尺……」
  「什麼?」
  麥可抬起頭,口齒不清地問。
  「沒事。」
  我搖搖頭,壓抑著想吐的感覺,慢慢坐下。
 
 
  時間暫停狀態下的極限移動距離。
 
  昨天晚上,我第一次成功使用時間停止的時候,興奮得跑到大街上,享受了一陣子的寂靜之後,我毫無戒心地解除了時間停止。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那股瘋狂的拉力,我的尖叫聲都還來不及叫出口,就已經重新回到我的房間裡,頭暈目眩、極度反胃,而且褲襠濕了一大塊。
  
  照我的推測,雖然這個停止時間的力量,允許我極小的限度之下改變那靜止的世界,但卻不能進行過量的干涉。
  換言之,如果我移動三公尺或十公尺左右的距離是被允許的,在其他人的眼中也不會發現異樣,他們的意識會自行將我停止時間之後做的改變修正。但是如果超過某種程度——例如二十五公尺,那麼被修正的就會是我,而且是物理上的修正。
  只要我移動超過那個範圍,再解除時間停止,那我就會被強制送回本來的位置。
 
  目前看來,允許移動的範圍在十五公尺到二十五公尺之間,老實說這個範圍實在太大,我必須再找時間測一次,抓得更精確一點,不過不是現在,短時間內我可不想再來一次。
 
 
  「早啊,麥可、阿明——咦,阿明,你咋啦?」
  趕在敲鐘前一刻安全上壘的宅廷詫異看著抱著肚子的我。
 
  「很累。」
  這是實話,我昨夜花了將近一天的時間進行時間停止的測試,直到天亮都沒有睡著,體感時間幾乎接近一天。
  「那你幹嘛不在家裡睡就好。」
  班上成績前五的學霸無法理解地問,那姿態真是耀眼得讓人無法直視。
 
  「問的好,如果這門課不點名,我一定待在家裡睡到飽為止。」
  我低聲說,瞧了一個從講台的位置看不清楚的角度,將頭埋進臂彎裡。
  「麥可,拜託,幫我擋一下,中午叫我起床。」
 
  宅廷似乎還想要說什麼,但是我在聽見他說的話之前就睡著了。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相信我,如果我站在你的立場,我也會想問同樣的問題。
 
  為什麼不將時間暫停,躲在停止的時間裡睡飽了再出來?
 
  直接說結論吧,沒辦法。
 
  我在來上課之前已經試過,在停止的時間裡頭花了接近一個小時左右嘗試入眠,但無論如何都睡不著。
  就我的推測,這也許也是時間暫停的其中一項規則。
 
  從測試的結果來說,目前有幾項規則是可以確定的。
  第一、時間停止時,我不會感到飢餓、也不會感到疲倦;第二、目前還沒有測試出暫停時間的長度上限,但至少高於四小時;第三、暫停時間內的允許移動範圍是十五至二十五公尺之間;第四、與我接觸的東西時間不會停止,即使我在暫停時將手錶拔下,錶上的時間還是會繼續走;第五、時間暫停後,我還是可以影響我觸摸的物體,但是除此之外並不會有更多的反應;第六、時間停止之下不存在流體。
 
  除此之外,大多規則都與一般科幻小說或電影中想像的差不多。當然還有很多部份需要測試,但對我來說都不若前幾項來得急迫。
 
  說穿了,我甚至連能夠用這種能力來做什麼都沒個譜。
  我唯一能確定的是,我期末考搞不好能夠達成「班排名贏過宅廷」這個入學一年以來都不曾達成的壯舉。
 
 
 
 
  「——起來一下啦,拜託你,一下下就好。」
 
  我感受到身體被輕微的晃動,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我的聲帶已經先發出一陣呻吟。
  我無意識間把本來遮著臉的手抬起來,天花板上的日光燈頓時滲進我的眼裡,讓我本來睜開一條小縫的眼睛又馬上閉上,隨之而來的是吵雜喧鬧的交談聲。
  我混沌的頭腦慢半拍才想起來我在教室裡頭,這之間搖晃我的那人手勁越來越大。
  「阿明?」
 
  我撐起身子,不明的呢喃從嘴裡流瀉,但當我看見眼前那人面孔的時候,聲帶頓時停止。
 
  「呼,你終於醒了。」
  劉雨薇嘆了一口氣,在我身邊坐下。
 
  我反射性的望向另一邊,本來應該在那裡的宅廷和麥可不見了,從他們的筆袋和教材影印本還放在桌上,我猜他們應該是去廁所或是買東西。
  我低頭看錶,十點五十二分,現在是下課時間,我睡了將近兩個小時。
 
  「對不起呀,在你睡的正熟的時候叫你起來。」
  雨薇的笑容帶著歉意。我搖搖頭,讓她別介意,揉揉眼睛,等待她開口。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們系這週末要辦大系烤——什麼?不知道?呃,好吧,簡單講就是系學會舉辦的烤肉活動。」
  我點點頭。她這樣說我就想起來了,之前確實有聽說過這件事。
 
  系學會平常就會舉辦一些小活動,就我聽說,我們系上算是活動舉辦得很勤的,大系烤、聖誕晚會和宿營更是我們系的三大盛事。就我所知,雨薇應該不是系學會的一員,但是她畢竟是班代,我們班上這方面的事務好像會都是由她代為處理。
 
  「今天報名截止,下午系學會的幹部就要清點人數和採買了。你也知道,我是班代嘛,負責收班上同學參加費,所以我必須先確認大家的最終意願。一個人參加費兩百元,你會參加吧?」
  劉雨薇露出期待的微笑。
 
  ——不是「你要不要參加?」,而是「你會參加吧?」嗎?
  我心底深處不禁有個念頭,她未來一定很適合當業務。
 
  我避開劉雨薇的視線,搖搖頭,做出一個我自認為是抱歉的表情。
  「咦?為什麼?」
  她的語氣詫異,歪著頭的表情就好像真的不知道原因一樣。
  「麥可和阿廷也會去喔?」
  她理所當然似地說,一副這麼說我就會同意一樣。
 
  可惜的是,那兩個笨蛋對我來說根本不夠成誘因,再說他們會參加這種活動我一點也不會意外。
  有湝油的機會,他們哪有不去的道理?倒不如說,那兩個傢伙唯一的優點就是臉皮厚。
  別說他們兩個了,我當然也想去和系上的女同學快樂的烤肉、搭訕學妹、甚至在團康活動熱烈的氣氛之下跟女生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啊!
  可是我的這個毛病讓我就算參加也只能跟男生講話,搞不好還會壞了麥可和宅廷的好事。
  這樣一想,根本沒有去淌這渾水的必要吧?
 
  「我倒覺得你不用想得那麼悲觀耶,就算只是跟男生聊天也沒關係吧?又不是只有跟女生聊天才有價值,所謂人際關係這種東西啊,不積極培養的話很容易就會生疏的。」
  這種話只有你們這種現充才會說,可惡,大學果然是現充的巢穴——
 
  「咦?」
  我發現了異樣,轉過頭,瞠目結舌地望向雨薇。
 
  她剛才是不是……回話了?
  我確定我並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她卻就著我的思緒做出回應。突然間,我想起那個昨天才發生在我身上的異常,心裡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既然有「時間暫停」,那如果有「讀心術」好像也是合情合理——
 
  應該是看見我驚愕的表情,雨薇微微一笑,姣好的面容露出一絲志得意滿。
  「看來我是猜中囉?不瞞你說,我覺得我自己對看人臉色這件事還蠻有一套的。啊,這樣擅自揣測別人的心思很沒禮貌,所以通常我不會直接說出來啦……只是因為,你看,你也沒辦法對我說話嘛,所以我只好自己猜猜看……」
  她像是辯解般地說。
 
  雨薇自故自地碎唸了一陣子之後,臉蛋稍微朝我湊近了一些,彎著頭,視線上揚,從下方迎上我刻意避開的視線。
  「——所以呢?你還是不來嗎?」
 
  「呃,我……我覺得……」
  我小聲囁嚅,語氣結巴,這是我和女生說話的極限。
  「你覺得麥可和阿廷不會在乎你會不會去?你覺得你就算不去也沒什麼差?」
  雨薇像是聊天氣似的問。
  雖然跟我實際想說的內容有一點差距,但她大抵上又猜對了。我撇了撇嘴,不甘願地承認。
 
  雨薇稍稍嘆了口氣,朝我伸出手。
  在我來得及閃躲之前,她的手掌貼上我的雙頰。
  她冰涼而柔軟的雙手捧著我的臉,稍微施力,將我的嘴巴壓成「8」的形狀。
 
  「阿明,我這麼說你可能會覺得有點難堪,請你見諒。」
  雨薇的語氣比平常要認真一點點。
  「我覺得,如果你多多參加這種活動,應該或多或少能改善你那個小毛病哦。」
 
  我知道她指的是我那個沒辦法跟女生說話的那個問題。
 
  雖然我認為全班大概都已經發現「李明恩不敢跟女生說話」這件事了,但真正知道實情的包含我在內只有四個人,我、麥可、宅廷,還有現在在我眼前的劉雨薇。我想她應該會替我保守祕密,或是說我想這麼相信。
  不過被她當面說出口是真的很難受就是了。
 
  我不甘願的點點頭。儘管我不認為像她說的那樣參加系上烤肉能真的有什麼改變,但眼下姑且還是先順著她比較好。
 
  「之前我們班上也辦過幾次活動,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從來沒參加過吧?我不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但是吶,其實麥可和阿庭都很希望你也能一起參加哦。」
  「?」
  她有點彆扭地移開視線。
  「因為你們男生不會說這種話吧?所以我只好幫他們說啦。」
  這次妳誤會了,雨薇同學,我的疑問是:到底是哪點讓妳覺得那兩個智障會這麼想。
 
  「你們是朋友吧?」
  她像是看透我心思一般反問。
  呃,公正客觀來講,我是覺得我和那兩個傢伙之間應該不是那麼正面的關係啦。
 
  「我不曉得你知不知道,但其實他們一直在替你想辦法喔,就是你沒辦法跟女生說話這件事。」
  似乎是看見我眼裡明顯的「我不相信」,雨薇用有點賭氣的口吻說。
  「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一直跟你說話?就算平常我再怎麼愛裝熟,我都還是一個女孩子,跟不熟的男生講話會害羞、遇到男生一直不回應,我也會挫折哦。」
  雨薇說這句話的時候帶著一絲責備的味道,但我知道她並沒有要我道歉的意思。
  她稍稍抬起目光,好像要看麥可和阿庭回來了沒。
 
  「他們兩個一直拜託我多多跟你說話,私底下還會討論還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幫你,他們這一年也為了這件事打了好幾次電話給我。」
  ……這我還真不知道。
  「所以啊,如果你認為,你去參加系上的活動會給他們添麻煩,那就大錯特錯了。他們一直很想幫你,所謂的朋友就是這種存在吧?」
 
  我眨眨眼,看著她淡淡的微笑,感受她手心的溫度,以及柔軟的肌膚,頓時移不開目光。
  仔細想想,這好像是我第一次跟她單獨對話——雖然我們這個情況好像沒辦法稱之為對話就是了。
 
  「我想,你大概是自認為不擅長參加這種活動,所以從一開始就將這個選擇屏除在選項之外吧?」
  又猜中了,臉頰被她柔嫩的手掌固定的我這次沒辦法移開視線。
  「希望你不要誤會,我不是想對你說教,也不想強迫你接受我的價值觀。但是我覺得,當你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的時候,先嘗試改變未嘗不是一個好選擇哦。」
 
  雨薇鬆開手,從她本來拿著的牛皮紙袋裡頭掏出一張紙。
  幾乎是在她鬆手的那一刻,我就開始懷念起她柔軟的手了。我在心裡拼命祈禱這件事不要被她看穿。
  「——就當做是一個選擇,參考看看吧?」
 
  她上揚的視線含著期待,將那張紙遞給我。
  我接過來,低頭看了一眼。
  那是大系烤的報名表。
 
  「我不知道你過去發生過什麼事,也沒問過那兩人你沒辦法跟女生說話的原因,所以我想我可能也什麼資格說三道四吧,可是即使如此,我還是希望有一天你能夠親口告訴我原因。」
  我移不開視線,只能看著她,呆呆地張嘴。
  「也許你並不這麼想,但我覺得我跟你也已經是朋友了。」
  她的表情有點難為情,這次是她別開目光,臉蛋上因為講這種害臊的話而浮現一層紅暈。我猜我的表情一定也一樣難為情。
 
  「至少,我也希望你能一起來參加。」
 
  雨薇露出平常的笑靨,朝我眨眨眼,給了我一個像是打氣的表情,站起身。
  「我下午的課結束後才會將報名費和人數拿去給學長他們,隨時歡迎你改變心意。」
 
  「雨薇……」
  正準備離開的她停頓下來,驚訝地回望我。
  別說她,我自己也很驚訝。如果我沒記錯,這應該是我認識她以來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對……對不起……」
  ——對不起,讓妳費心。
  我終究還是沒有說完,不過我相信以雨薇察言觀色的能力,很容易就能知道我的意思。
 
  果然,她一副了然的表情,用食指抵著下巴,略為思考。
  「這時候不應該說對不起吧?」
  她像是提醒一般說。
 
  半晌後我才會過意。
  「謝謝。」
  「不客氣。」
  她笑得燦爛。
 
  我那個時候由衷的覺得,「個性好」這個形容詞,應該就是專門為她設計的吧。
 
 
  雨薇走上講台,幾乎是同一時刻,上課鐘敲響。
  「各位同學,看我這裡一下——」
  她拱起雙手,朝著台下大喊。
 
  本來哄鬧的教室聲音小了一些,大家都將注意力集中到雨薇身上。
  「雨薇老師好!」
  不知道是誰起的頭,其他人也跟著鼓譟起來。
  「老師好!」
  「老師不要當我。」
 
  「沒禮貌,不要把我喊得那麼老好不好?」
  雨薇裝出生氣的樣子。
 
  「妳的意思是我很老嗎?」
  站在一旁的老師嘆了口氣。
  這個不到四十歲的年輕副教授在敲鐘時就已經進教室了,不過看見身為班代的雨薇在講台上,所以在門邊等待,給她發言的空間。
  老師一說完,台下就爆出一陣哄笑,雨薇則是吐著舌頭,向老師連連作揖。
 
  「現在在幹嗎?」
  這時候才急急忙忙進教室的麥可和宅廷拍拍我的椅背,要我把椅子往前挪一些,讓他們通過。  
  我還來不及回答,台上的雨薇就已經開口宣佈。
 
  「呃,大家都知道這週末有大系烤,今天報名截止喔,還沒繳錢的同學請在下午下課前繳給我。」
  「雨薇幫我出!」
  「班代幫出!」
  「可以呀,我去請學長安排負責清廚餘的工作給你們,一定可以吃得很飽,說不定他們還會倒貼你們工錢哦。」
  「欸——」
 
  「雨薇真的很強耶。」
  我旁邊的麥可才剛坐下就沒頭沒腦的說。他整個身體半躺在椅背上,一副悠閒懶散的樣子,但眼睛卻聚精會神的盯著台上的雨薇。
  「所有事情都處理得那麼好,又很可愛。娶老婆就是要娶這種的,賢慧。」
  「對啊。」
  宅廷應聲。
  「而且還很香。」
  「喂,你夠囉,垃圾,你昨天偷聞的帳我可還沒跟你算。」
 
  ……我突然對雨薇剛才給他倆的高評價感到不值。
 
  「唉,如果有機會,我真想跟她約會一次,一次就好,就一次。」
  「約會?你的野心也太小了吧,真是個心胸狹窄的男人。」
  麥可鄙視的批評。
  「你懂什麼,白痴。你自己想想看,如果能跟她像情侶那樣牽手,走在路上、她的聲音就在耳邊,而且不是像現在這樣,是像一個小女生一樣,嬌羞的說話、還會因為我講的笑話輕輕笑……只對我一個人笑,喔,天啊——」
  「喔喔,我懂!胸部還會貼在手臂上!」
  「對!對!」
  宅廷激動地說,興奮地麥可擊掌。
  「你終於開竅了,你看看,雨薇就算現在穿冬裝曲線也那麼明顯,那個觸感光想像就覺得……只要一次就好,死而無憾、死而無憾。」
 
  平常在這種時候,我通常會毫不留情地吐嘈他們。
  但我現在卻因為他們不知廉恥的對話而漸漸回想起來,剛才雨薇那雙溫軟的小手捧著我的臉的感覺。
 
  我感到有一股熱流在體內迅速上升,脖子以上熱得發燙,一陣雞皮疙瘩竄上後頸。
  我嚥了一口口水,不爭氣地抬起目光,望向在講台上的雨薇,順著宅廷的話,盯著她的胸口。
 
  他所言不假,就算雨薇的襯衫外面還套著一件針織外套,她胸前的隆起依然很明顯,一點都沒有因為冬裝而失色。
  她的肌膚不算特別白,而是相當健康的膚色,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天冷的緣故,她的臉上也披著一抹淡淡的紅暈,和班上同學鬥嘴的開朗笑容因此而比過去還要迷人。
 
  可惡,她剛剛離我不過一公尺,我怎麼會完全沒有注意到?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有沒有可能……
  如果有機會的話……
  不對,我確實、確實有機會……
 
  我根本來不及細想,就像本能一樣,右手的拇指貼上小指。
 
 
  一切都停下了。
  世界失去了聲音,也失去了生氣。
 
  直到四周回歸寂靜,我才意識到我究竟坐了什麼事。
 
  我回望四周,確認了誰也不會動。
  誰也看不見我。
 
  ——我在做什麼?
 
  我的雙腳像是不受我控制一般,緩緩起身。
  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上講台。
  從我的位子到講台之間,我的目光一刻都沒有離開雨薇。
 
  直到我走到她的身邊。
 
  現在,劉雨薇就站在我眼前。
  平常那個開朗、果決,就算是男生也能打鬧成一片的——我們的班代,現在就一動也不動地站在我眼前。
 
  ——我現在在做什麼?
 
  她的的眼睛依然帶著笑意,直勾勾望著我身後的某處。
 
  我從以前就覺得她的眼睛很漂亮。
  但是直到那麼近的距離之後我才發現,她的眼睛好大、睫毛好長,隱形眼鏡下的瞳孔是淺棕色的,即使是在完全靜止的世界裡也澄澈無比。
  我現在跟她近到甚至能夠細數她每一根微微上翹的睫毛。
 
  她那染過色的短髮垂盪在耳際,柔順光滑,就像是高級絲綢。即使是現在這個情況,似乎也只需要輕輕吐息,就能讓那纖細的髮絲飄動。
 
  雨薇的嘴唇塗著淡色的唇膏,現在正微微搖揚起,看起來非常柔軟,吹彈可破。
  她是這一年來少數(或說唯一)會對我笑的女孩子,她對我笑過無數次,但我卻直到現在才發覺原來這雙唇這麼誘人。
 
  我注意到自己的手就像吊線人偶一樣慢慢舉起,然後輕輕地,輕觸她的嘴唇。
 
 
  那一霎那,好像有什麼在我心中崩塌了。
  羞恥、興奮、慾望、激動。
  我的心中完全容不下其他東西,只剩下這幾種情緒橫衝直撞,然後交織在一起。
 
  ——我到底在做什麼?
 
 
  我的呼吸在顫抖。
  我並沒有聞到雨薇身上宅廷說的那股香氣,恐怕在這個時間停止的世界中,氣味也是不存在的吧。
 
  我僅存的理智為此感到可惜。
 
  我沒有心思計算我到底摸了雨薇的嘴唇多久,可能三秒、也可能三分鐘。
  這一點也不重要,因為在這個世界裡時間沒有任何意義。
 
  在這裡,我確實,能夠為所欲為。
 
  我的視線難以抗拒地沿著她輪廓的弧線往下,經過精緻的下巴、白皙的脖頸和鎖骨。
  然後落到了她的胸部上。
 
  ——我在……
 
  雨薇的胸部很大,這點我早就知道了。
  但直到現在,我才真正感受到那份驚人的破壞力。
  在這麼近的距離,隱約能夠看見藏在素色女用襯衫之下的內衣痕跡,在靠近領口的部份,我甚至能夠看見一點點讓人喪失理性的淺溝。
 
  我吞了一口口水,舉起顫抖的雙手,輕輕捏住襯衫最上端的鈕扣。
 
  一顆、兩顆、三顆……
  我的手指急躁卻笨拙地解開她的衣領,那道足以蒸發我所有理性的淺溝也隨著我的動作越來越長、越來越深。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竟然全身都在發抖。
 
  ——也許你並不覺得,但我認為,我和你也算是朋友了。
 
  ——至少,我也希望你能一起來參加。
  ——所謂的朋友就是這種存在吧?
 
  住手。
 
  我放開雨薇的鈕扣,舉起手,往自己臉上搧了一巴掌。
  反手,再一掌。
 
  熱辣的痛楚停留在臉上,久久不能消去。
  我踉蹌地退開好幾步,手扶著黑板,喘著氣,不敢再看雨薇一眼。
 
  我剛剛在做什麼……
  我究竟想要對、這個少數願意稱我為朋友的女孩、做什麼?
 
  冷靜點、冷靜點……
  我在心中默念。
 
  我腿一軟,跌坐在地板上,不斷往肚子裡吞口水,好像這樣就能讓心情平靜一樣。
 
  直到現在我才發現身體的某個部位堅硬無比,就算在厚重的褲子上也非常明顯。如果現在解除時間停止,我的形象一定會立刻被丟到社會最底層吧。
  我嘆了口氣。
 
  我一邊數質數,一邊等待自己那個尷尬的部位消下去。
  等到我確認自己身體都沒問題之後,才從教室的地板上起身。
 
  ——現在還有一個問題。
  我吞了一口口水,又搧了自己一巴掌後,才抬起眼,望向雨薇的胸口。
  那件我幾乎快要把所有釦子都解開的襯衫縫隙之間,隱約可以看見肌膚的顏色,以及白色的某種東西。
 
  我在心中繼續默數質數,慢慢將那些釦子重新扣上。
  然後回到我自己的位子上,再次將拇指貼上小指。
 
  在世界尋回聲音轟鳴中,我羞恥看著自己的大腿。
 
 
  我以後恐怕沒資格再說麥可和宅廷是人渣了。
 
 
 
 


----------------------------------------------------------------------




感謝環奈小天使,前一篇創下我網路發表小說生涯最高的點擊率和收藏率。
我正在認真考慮以後《騎士》要不要也用正妹圖當縮圖。


噢,對了,這部現在已經沒有存稿了,我這幾天應該會先寫騎士,所以下一章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寫得完。


我知道一定會有人問所以我先說,封面是我老婆宮脇咲良,她這個造型也是故事內角色劉雨薇的原型。
你看,很可愛吧?超可愛的。



 

萬聖節,姑且應個景。
Trick or treat.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41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時間暫停|小說連載|輕小說

留言共 8 篇留言

帽子君
說三到四

11-01 00:04

LanTern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10/604cad12395bd5f5316eee930718791a.JPG11-01 00:50
風月光
好看好看,另外~封面妹子是誰~

11-01 00:45

LanTern
從上面看下來沒耐心沒關係,這次從下面看上去,再給你一次機會,去吧11-01 00:50
微波狐狸肉
如果我能時停 我一定對阿福

11-01 01:43

LanTern
這應該不是時停就能解決的...[e3]11-02 16:31
尻c
好看欸 坐等下篇

11-01 07:34

LanTern
[e7]11-02 16:31
NekoMoe
本來看到時間暫停就聯想到[The World] (Jojo XD

11-01 08:56

LanTern
我也是,所以我不自覺用了很多jojo梗...11-02 16:31
HGGGF
也,這不是小櫻花?還是我看錯了

11-01 10:55

LanTern
是啊11-02 16:32
煙嵐御風
先卡位寒假再看抱歉,之後可以通知我ㄇ

11-01 17:20

LanTern
我可能也會忘記...不過以後更新應該也會跳通知出來吧11-02 16:32
台灣之光
被小櫻花騙點進來

11-03 06:01

LanTern
怎麼樣,我老婆很可愛吧11-03 10: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我決定用... 後一篇:[達人專欄] 車站...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3680985jj大家
最近和朋友成立了小小meme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OurMemesLife/ 假如喜歡的話,希望能順手關注一下,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