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九尾狐所守護的秘密 第一章─九尾狐的族長

作者:殘星│2017-10-31 17:27:45│贊助:8│人氣:168
我看著許多的族人在短短的人生中不停的奔走,就是守護我們族中所保護的秘密,而那個祕密被紀錄在了一塊年代十分久遠的黑色石碑上。

我們這些族群被稱為妖怪的後代,每一個種族都會流傳著一個記錄著每任族長內所有發生的事情的石碑,而我們九尾狐一族也有流傳著。

在某代的族長上任的時候,卻違反了族內嚴格的規定而遭到了放逐的紀錄也在其中。

**

那一天的天氣對於我們來說有些灰暗,甚至可以說是隨時下起大雨也不會讓人感到意外。

而我卻依舊得要執行著族內長老所要求的任務,看來當族長也不輕鬆啊。

正當我有這個想法時,我卻不小心的撞到人。

「抱歉,您沒事吧?」

當我站起後,我伸出了手並朝著眼前的人看著。

「啊,沒事的。只不過是我不小心發呆罷了……」

她有著不服輸的靈魂啊,挺讓人意外的。

「請問怎麼了嗎?」

像是發現了我的注視,少女有些疑惑的歪著頭。

「不,沒什麼。只是單純在想著,既然我們有這種緣分,何不一起吃頓飯呢?」

「嗯……感覺你應該不算壞人呢。那麼,我帶路。我們去吃好吃的蓋飯吧!」

「蓋飯?」

我小聲默念著少女剛剛所說的名詞,說老實話我並不清楚那名為蓋飯的食物是什麼。

「是啊,啊……難道你是外國人?」

「不……我平常不怎麼有機會品嚐到外食,所以請不要介意。不過……」

「嗯?」

「如果可以的話,可以替我簡單介紹一下蓋飯這種食物嗎?」

「嗯……」

少女用手靠著下巴一臉認真地思考著。

「簡單來講就是很好吃的食物喔!以豬排蓋飯來舉例的話,那滑嫩的蛋液包裹著炸過的豬肉在搭配上十分對味的醬汁與白飯。光是用想的,我就食指大動呢!」

「……原來如此,雖然我仍然不太理解。不過依據您所說的話來猜測,想必是道美味的佳餚呢!」

聽了少女的回答,我仍然是摸不清「蓋飯」這種食物。

「噗!這樣搞得好像我對於蓋飯的美味,完全沒有辦法用言語表達出來嘛!」

「不,我並沒有這麼想。」

「……嗯,我還是沒辦法就這樣子認同呢!這樣對於我未來的夢想,可就完全沒有辦法達成了呢!」

「是這樣子嗎?」

面對著少女意外強勢的模樣,我只能含糊的回應。

因為我並不清楚夢想究竟是什麼。

「是啊!我的夢想是要成為能夠站上世界頂尖的廚師之一呢!」

似乎是對於我那不太相信的態度感到不悅,少女朝著天空遠望著。

「想必您已經朝著夢想前進了吧。」

「……」

少女並沒有回應,而是保持著沉默。

「請問怎麼了嗎?」

「沒、沒有啦!走吧,我們去吃蓋飯!」

「嗯,就照您說的吧。」

也許是出於狐狸內心的憐憫吧,我並不打算繼續詢問下去。

畢竟她也是有自己的苦衷之類的吧,在這個有些昏暗的年代裡……

「到了喔,這裡雖然很簡樸可是裡面的食物都很好吃呢!」

在一路上沉默了數分鐘後,我們來到了一間招牌上寫著豚的店家。

「就是這裡嗎?」

我有些疑惑的問著,而她只是簡單的點頭來回答。

「歡迎光臨呦,嗯……麻里你回來了啊?怎麼不通知媽媽去接你呢,這下子得通知你爸爸今晚多做一點菜了呢!


「不、不必這麼費心啦……」

她面對著眼前的婦人有些緊張的不斷揮著手,不過這大概就是家人的溫暖吧。

挺讓人感到眼眶濕潤呢,這種特別高興的再會。

「麻里,難道你已經結交到男朋友了嗎?非常的讓人感動呢……你、你好啊,我是麻里的母親。她平時總會表現出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不過啊,那只是她單純在害羞罷了。所以,以後我的女兒就麻煩你照顧了!」

「媽……媽!」

當伯母的視線看到我時,突然的做出了這種的結論。

不過,我並不怎麼討厭就是了。

「不用擔心的喔麻里,我相信……嗯……」

「敝人名為水瀨敬司。」

「我相信水瀨先生肯定會陪著你的!」

伯母朝著麻里小姐一臉嚴肅的說著,而麻里小姐的臉則是如同煮熟的章魚般通紅。

「媽媽!我、我才沒有這樣子想呢……」

「是這樣子嗎?」

面對著麻里小姐的不斷否認,伯母像是看穿了麻里小姐般有些感動的點了點頭。

差不多該圓場了嗎?還是說要再稍微等待一陣子呢?

「這麼說起來,我都忘記自我介紹了,我的名子是赤崎麻里!」

「如同剛剛所說的,敝人名為水瀨敬司。」

我朝著伯母與麻里小姐微微笑著,並仔細等待著其他的小插曲。

「那個!我……稱呼你為敬、敬……敬司先生,你、你會介意嗎?」

「為何會介意呢?能讓麻里小姐如此漂亮的女孩子稱呼自己,沒什麼人會抗拒的吧?」

「是、是這樣子啊……太好了!

麻里小姐像是鬆了一口氣般,就這麼的坐到了附近的椅子上。

「那麼麻里、水瀨先生你們想要吃什麼呢?」

等到我也坐到了麻里小姐的隔壁後,伯母一臉愉快地替我們點餐。

「豬排飯!」

「那水瀨先生呢,有想吃些什麼嗎?」

「……嗯,那麼請讓我點跟麻里小姐一樣的豬排飯吧。」

在思考了一下後,我果然還是覺得吃麻里小姐所選擇的豬排飯,或許會讓我理解到麻里小姐為什麼會這麼堅持想要成為名廚的夢想了吧。

「好呦。孩子的爸不要在偷聽了,要來幹活了呢!」

「我、我才沒有偷聽呢,只是聽到你大嗓門的說麻里回來了。所以……」

當伯母稍微大聲地朝著廚房內呼喊後,一道有些粗曠的嗓音從廚房那側傳來。

那大概是伯父吧,等一下還是去打個招呼好了。

畢竟今天才與麻里小姐初次見面罷了,所以也談不上什麼特殊的友誼。

一定要這樣子說明才行!

「是因為聽到麻里帶男孩子來,怕自己會對麻里的交友關係有什麼不愉快,所以才會躲著偷聽的吧!」

「才沒有那回事呢,兩份豬排飯是吧。看我用食物來擄獲未來常客的心吧!」

那一刻,不曉得為什麼我的手不自覺的比出了大拇指。

我也有種感覺是,廚房內的伯父想必也是如此吧。

「這、這樣子太小題大作了啦,爸爸、媽媽……」

「不會啊!」「這可是麻里第一次帶男孩子來店裡呢。」

「為什麼要說得像是有心電感應一樣啦!」

面對著伯父及伯母的攻勢,就連在我看起來並不容易害羞的麻里小姐,也像是承受不住這段攻勢般的摀住了自己的臉來掩飾害羞。

「請品嘗吧!」

在麻里小姐害羞的摀住臉的時,伯父便從廚房那裏端出了兩個稍大一些的碗。

碗內則是裝著包裹了蛋汁的豬排與淋上醬汁的白飯。

只是最令我感到好奇的是,這裡除了我們四人以外就沒有其他人了。

「那個……」

「怎麼了呢,小鬼。」

「這麼說有點失禮,我是不是打擾兩位與麻里小姐的家庭聚會了呢?」

「並不會影響喔!」

「……咦?」

我是不是有點聽錯了呢?

「並不會有影響啦!真是的,竟然要讓大叔重新再講一次。你難道是在火車經過時被女生告白,結果沒聽到的類型吧?」

這種舉例,總感覺有些特殊呢。

「……不,只是單純有些吃驚罷了。」

我沒有說謊的吧……

那怕身為妖狐的血液不停的在體內流竄,我也必須要盡可能地以自身的真面目來待人,這是我唯一且能夠真正贖罪的辦法……

「那快吃那碗豬排飯吧,包你會更吃驚的!」

抱持著半信半疑的我,就這麼的將包裹著蛋液的豬排與淋上醬汁的白飯同時放入口中咀嚼著。

「嗯……!」

我瞪大了雙眼,手裡的筷子也不停地將碗內的食物給扒進嘴中。

那種味道……該如何形容才好呢……如同潤滑手感的蛋液將我的舌頭給包裹住了,豬排那酥脆的外皮搭配上有些微燙的肉汁就這麼的刺激著我的味覺。最讓人驚豔的則是那淋上了醬汁的白飯……

甜甜的,就如同母親在懷胎十月所給予的照顧般。溫和卻又不會讓人感覺太過於甜膩的感覺。適當的辣度也在口中混和著其他的食材彈奏出了大黃蜂進行曲。

「……咦,你們兩個怎麼都哭了啊?」

當聽到了伯父的話後,我與麻里小姐有些驚訝的看著對方。

「那只是因為爸爸做的豬排飯非常好吃罷了!才不是回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呢!」

「我個人則是認為這是在嘴裡彈奏大黃蜂進行曲的美妙食物。要是沒有麻里小姐,我想我就不會知道也不可能品嘗到如此美味的佳餚了!真是非常的感謝您啊!」

我緊握著麻里小姐的手,眼眶內的淚水不斷地打轉著。

我想……如果說讓女人流淚,是身為男人一生的恥辱。那麼,如果讓男人為了食物流淚,絕對是因為那令他想起了許多過去的回憶吧。

「……嗯,能、能讓你高興真是太好了呢。」

當我意識到似乎碰觸了麻里小姐的手太久後,我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將原本緊緊握著麻里小姐的手給鬆開,並朝著麻里小姐輕聲地說:「抱歉……麻里小姐肯定是不太願意讓我……握這麼久的手吧。」

我低下了頭,並等待著麻里小姐給予我任何的懲罰。

「我也不討厭就是了!」

「……?」

「真是的!你其實是個木頭對不對。」

「……不,我不是木頭啊?」

「笨蛋!敬司先生這個大笨蛋!」

麻里小姐有些生氣的罵了我這幾句後,就這麼的跑到樓上去了。

僅留下我一個人一臉疑惑的看著伯父及伯母兩人有些壞笑的看著我。

「『敬司先生,你是木頭嗎?』看來麻里也到這個年紀了呢!」

「是啊,真快呢。轉眼間十七年就這樣過去了……我們也老了啊!」

無視於我的疑問,伯父及伯母仍然是一臉壞笑的看著我。就像是在等待著何時,我才會了解他們的意思般。

「還不去追嗎?麻里可是在樓上等你呢,不要當個大木頭喔!」

「……咦?」

我有些疑惑的看著伯母,畢竟我還完全搞不太清楚現在是怎麼回事。

「快上去吧,小鬼。我們可是相信你的人格啊,所以不要讓我們對你破滅喔!」

就連伯父也是這個樣子?

那麼……就只能上去了吧。

「……不好意思!」

如此說完以後,我便伴隨著緊張緩慢地爬上了二樓。

「……啊,麻里小姐……」

到了二樓以後,裡面有著三間的房間。其中一間大概是伯父伯母的吧,另外的大概就是麻里小姐的跟客房吧。

為了防止一些麻煩的產生,我盡可能的不打算直接進入那三間的房間內。

「……真是奇怪,麻里小姐怎麼突然就會失蹤了啊。」

就這樣找尋了幾分鐘後,我仍然沒能找到麻里小姐。

途中伯父及伯母分別上來看了一下,確認我還沒能找到後又下樓去了。

『老姊,所以你打算讓那個帥哥就這樣一直找不到你嗎?』

當我正打算坐下時,一道與麻里小姐有些差異的聲音從房間內傳來。

『才沒有這種打算呢……只是敬司先生他,他就是太木頭了啊!』

原來我還是這麼的被怨恨啊,因為不知名木頭的關係……

『喔呀~沒想到連老姊這種清純到不行的人都會這樣說呢。』

『真是的!麻耶就知道戲弄人!』

『抱歉抱歉,誰教我家的老姊這麼可愛呢!只不過我真的挺想看看老姊說的那個木頭是多木頭呢!』

『……嗯,大概比妳所想像的還要在高上許多喔!』

『高尚許多?老姊會喜歡的人本來就會很高尚吧!』

『妳聽錯了啦!不是那個高尚,而是會比妳所想像的木頭程度要在多上更多喔!雖然我們才剛認識,可是他卻很體諒人喔!特別是他在吃完爸爸做的豬排飯後,都哭了呢!』

……真是讓人感到有些害羞,原來我那時候落淚了啊……

明明是初次品嘗的味道,可是卻哭了。這想必會讓人感受很差吧……

『沒想到那個人有這種怪癖呢,看來我還是不要見他比較好吧。』

『才沒有那回事呢!敬司先生他人很好的,不信的話我馬上帶他進來!』

聽到此刻時,我這才發現到我身旁的那道門正好是麻里小姐與麻里小姐的妹妹麻耶小姐所待的房間。

「「……」」

頓時間,兩姊妹們一臉震驚地看著我。

而我為了避免尷尬,只能就這麼打著招呼。

「你們好……」

「為、為為為什麼敬司先生會在房間外面啊,啊……難不成剛剛的那些話都被聽到了嗎?」

「……」

沒錯,我聽到了。

雖說有些我仍然是不太清楚,但我聽見了……果然還是該道歉吧。

「喔~你就是老姊說的那個男人啊,挺帥氣的唷!怎麼樣啊,跟我老姊約會如何?」

「……嗯?」

當麻耶小姐開口時,我卻不自覺的將麻耶小姐的下巴給抬了起來,仔細地端詳著麻耶小姐的面容。

一頭及肩的黑髮,極為端正的五官。以及擁有著與她姊姊所沒有的極為姣好的身材。

……啊,我的意思並不是指麻里小姐不漂亮。

硬要說的話,麻里小姐較屬於氣質的可愛。麻耶小姐則是較為有魅力型的可愛。

……我到底在解釋給誰聽啊,這樣子不就在說明自己是個有些猥瑣的人嗎?

「十分的可愛喔,麻耶小姐。」

為了避免剛剛內心所產生的尷尬,我的臉又朝著麻耶小姐靠近了一些。

「……是、是這樣子嗎,沒有騙人?」

「是,我以自身性命發誓!」

「這、這樣子太讓人不安了啦,絕、絕對不可以喔!」

麻耶小姐一臉害羞地用她的小手捶了我的胸口幾下後,我與麻耶小姐的臉便接近到只要一個不小心便會接到吻的程度。

「等一下啊!」

突然,麻里小姐有些憤怒的將手直接放到了我與麻耶小姐的面前。

而我的嘴唇則是因為麻里小姐突然的介入,直接就這樣接觸到了麻里小姐的手心,麻耶小姐想必是親到手背的部分吧。

「噗,姊姊真是壞心眼呢!」

「我、我只是擔心罷了,要是敬司先生被搶走的話……該怎麼辦之類的。

「請問您後面又說了些什麼嗎?」

我歪了歪頭疑惑的看著麻里小姐。

「沒、沒說什麼啦!」

「這麼說起來,敬司先生還沒跟姊姊交往對吧?」

「是、是這樣子沒錯。畢竟我與麻里小姐今天是初次的見面,會相識的原因也只是湊巧撞到對方罷了。」

「那麼我還有機會對吧!」

麻耶小姐突然的說出這句。

「……啊,麻耶你!」

麻里小姐則是在聽見了那句話後,驚訝到差一點說不出話來。

「不好意思喔,我跟姊姊要先開個會議!敬司哥就先在旁邊等一下吧!」

……敬司哥?

也罷,這樣子比較有親近的感覺吧。

等一下也讓麻里小姐如此稱呼好了,否則姊妹要是產生了嫌隙……我也不好與伯父伯母交代了。

**

「嗯!就這樣決定了!」

直到她們討論完後,我這才緩緩的走過去她們兩人面前。

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目前的氣氛比剛剛還要更加的危險。

「敬司!」

「敬司哥!」

她們兩人異口同聲地喊著。

「怎、怎麼了呢?」

為了避免危險,我下意識的害怕了起來。

「請吃我親手做的料理!」

「你現在肚子還餓對吧!」

雖說兩姊妹仍然異口同聲的說著,但……這個意思難道是要我一口氣吃下兩道料理的意思嗎?

我的食量並不算特別的大,甚至只有一般正常男性的食量那樣。

……要是真的塞下去的話,我會有危險啊。

不管是吃撐了的樣子讓人發現,亦或者是因為吃的太飽導致人形失效。

無論如何,我都得要避免啊……

「不,由於剛剛吃下了伯父所做的料理,我想暫時應該是不用了吧。」

「……這樣子啊。」

「感覺給你添麻煩了……非常抱歉。」

麻里小姐有些愧疚的看著我,麻耶小姐則是露出了一臉可惜的表情。

看著她們的表情,有些不忍的我就這麼的─

「啊,如果只是甜點的話……我應該是沒問題的。」

把自己推入了危險的狀態之中。

「「太好了!」」

「那麼,在我們下去做完甜點之前,敬司就乖乖地跟爸爸和媽媽聊天吧。」

麻里小姐提出了個意想之外的意見,不過……還是乖乖聽從吧。

畢竟是我自己的問題。

「不好意思……我又下來打擾了。」

伴隨著麻里及麻耶小姐下樓,我也就這麼的跟在了她們身後。

「不必客氣喔,呵呵。」

伯母看了一眼兩姊妹後,就像是明白了目前的狀況般輕聲笑著。

「我也想跟你聊聊呢!不會介意跟個大叔聊天吧?」

「不,我想像您這種廚藝如此了得的大叔,肯定是不多見的!不如說,請問您願意讓我陪您聊天嗎?」

我朝著伯父誠懇的說著,而伯父反倒是在聽了我的那些話後害羞地將臉給撇開。

「那麼,你和麻里她們姊妹是初次見面對吧?」

「是的。麻里小姐是在路上不小心撞上對方,將她扶起後意外感覺到有緣份,所以才會逕自的邀約麻里小姐去用餐。」

「那麻耶呢?是在上樓之後才認識的吧。」

「是的,如同您所說的那樣。」

「那,你會選誰呢?」

伯父一臉認真的看著我,眼神也不知不覺的銳利了起來。

「請問是什麼意思呢?」

……選誰,這種如同選擇隊伍的問題,為何會在這時候出現呢?

「真是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啊,小鬼……不管怎樣都不要傷害別人。這是我唯一可以在現在回答你的,千萬要記得大叔的苦口婆心啊。」

「雖然有些不明白,不過我會謹記伯父所說的!」

『敬司!』

『敬司哥!』

當伯父正準備開口時,麻里及麻耶小姐從廚房那呼喊著我。

「快去吧,然後別死了啊……」

「……咦?」

面對伯父那最後的提醒,我直到進入廚房後才發覺到這一切。

桌面上擺放著兩碗漆黑色的物體,麻里小姐面前的那碗用湯匙挖起來,會有種濃稠感。麻耶小姐面前的那碗,用湯匙輕輕碰觸時都會展現出如同果凍般的彈性。

「這是什麼呢?」

「燒仙草!」

「仙草凍!」

聽了兩人那意義不明的料理名後,我不自覺的擔心起吃下了那兩碗不明的料理後,是否會如同伯父說的一樣死去。

「……那,我就開動了!」

有些害怕的我,就這麼的從麻耶小姐的仙草凍開始吃起……

「……嗯!」

我瞪大了雙眼,又繼續將那整碗給吃了下去。

「接、接下來請試吃我做的燒仙草!」

「哼哼,光是現在敬司哥的表情肯定是我做的仙草凍比較好吃吧!」

麻耶小姐挺起了那十分有存在感的胸部,朝著麻里小姐說著。

「不試試看又怎麼會知道啊,請快點吃吧敬司!」

看著麻里小姐如此著急的樣子,我不馬上吃感覺挺過意不去的……

「……嗯!」

當再度用湯匙碰觸那名為燒仙草的料理後,我的內心甚至渴望著快點吃下去。

「啊……」

在快速的將桌上所擺出的兩碗仙草系列料理給吃完後,我又請她們多弄了好幾碗……

直到吃完後,我滿足的呼出了一口氣後。我才理解到伯父所說的別死了的意思。

好吃到會讓人一碗接著一碗吃吧,所以才要擔心吃太多之後會脹死。

太美妙了……

「既然吃完了,那就讓小鬼好好休息吧!」

伯父突然的從外面走了進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直到我察覺到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後,我看了看手錶來確認我到底待了多久以後。

我這才發現到已經快要待到了下午五點了。

「那麼請讓我先告辭了,明日我還會再來品嘗伯父手藝的!」

我告辭了以後,便看著那一家人的相處不自覺的流下了淚水。

親情感覺……真是幸福啊,要是我們也能有這樣的感情就好了呢……

**

當我挺著仍然很飽的肚子,踏入村子裡時。

一隻狐狸就這麼的跑到了我的面前,並幻化成為了許多人所熟知的人形。

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屁股那裡的尾巴會無法以人形下去變化。

不過這也沒辦法吧,他還仍然有許多要修行的地方。

「老大!」

眼前的美男子緊張地看著我。

「我不是說了不要叫我老大了嗎?」

「非常抱歉,敬司大哥……」

「所以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說對吧雲井,如果長老他們那些老頭又要逼我結婚,那就跟他們說『那樣的話,我就把九尾狐全都滅了!』這樣子他們就不敢說什麼了。」

「……不,這次並非是長老們的事情。阿散他……聯合了陰陽師進到村子裡,剛剛我們已經叫其他人把女人跟小孩都撤到安全的地方了。」

……嘖,阿散那傢伙嗎?

就這麼想要族長這位置,甚至不惜毀掉這裡嗎?

「那些老頭呢?」

「有部分的長老似乎是站在阿散那邊,我們這邊除了一直支持您的水瀨大長老以外,其他都是保持中立。」

「嘖,也就是說這是要我自己想辦法解決嗎?」

我有些不滿的咋舌。

雲井則是在看到這個模樣的我以後,有些顫抖了起來。

「水瀨雲井,我現在以族長的身分命令你。快逃吧,你還沒有辦法贏的。」

「為什麼,我也想幫助敬司大哥啊!」

雲井激動地看著我,眼神中充滿著擔憂。

「正因為你是從小跟我一起長大的,我才會擔心你啊!」

「我並不需要敬司大哥這樣子的擔憂,我想要的是……協助大哥一起完成那霸業啊!」

……該怎麼辦才好,快努力動腦啊……

水瀨敬司,你難道要讓自己跟雲井一起死嗎?

「你有這份心意,我很感謝。但是現在……我們必須要找到能夠勝利的機會。」

我拍著雲井的肩,腦袋裡正不斷的運轉。

只能麻煩她了……

我抱持著這樣的心情,有些擔心的撥打起那個人的號碼。

「請問是……」

**

「我知道了,非常的感謝您。」

我掛斷電話,並與她找出了最為有機會的一個方法。

不,或是說這樣是有點誇張。但,我只是缺乏身為族長的自覺吧。

「那位未來的族長夫人有說什麼嗎?」

雲井一臉高興地看著我,只是我對於未來的族長夫人這個稱呼,感覺對她有些的失禮。

況且我、我們才第一天剛認識……怎麼可能會如此快速呢!

「不要亂說了,我們才第一天認識。」

為了避免雲井多說什麼,我便朝著他的頭敲了下去。

「很痛耶,敬司大哥!啊,意思就是敬司大哥害羞了吧!」

無視吧……

「那麼,接下來讓我們去與他喊話吧!」

「等一下啊,敬司大哥你剛剛是不是無視了我……」

「有嗎?」

面對著雲井的疑惑,我選擇歪了歪頭並擺出了一臉不知情的樣子。

「有啊!我可是很傷心的耶。」

「抱歉啊,雲井。你只要知道……等到了我這年紀以後,也會有很多事情忘記了。」

我抓著雲井的肩,說著毫無關聯的廢話。

不過現在就當作是消除緊張的方法吧,這樣大概是比較好吧。」

「好痛好痛啊!敬司大哥,你這樣子根本就是要我忘記未來族長夫人的事吧。」

聽了他的話後,我的手抓得更用力了。

「你剛說什麼啊?」

「我認輸了啊,大哥……敬司大哥。我會暫時不提那件事的!」

「那麼,我們快點去找阿散吧。」

我將放在雲井肩上的手給放下,並對著雲井表現著最為高興的笑容。

「……是。」

最後,雲井就與我一同進行將阿散驅逐村落的任務。

**

「你們來的真快喔!」

當我們打敗了大約兩個長老後,阿散就這麼的出現在我們面前。

一頭全黑的短髮,以及那如同不良般的眼神。

如果說九尾狐內的族人基本上都是俊男美女,那麼他肯定是較為狂野的不良少年類型吧。

「是你等不及了吧。」

「哼哼,說的也是呢。我等不及了啊,不管是奪下族長的位置,還是將你收入我的後宮裡啊!」

「不,我不會加入你的後宮喔!」

我揮了揮手,拒絕著他的要求。

「那麼跟我同床共枕呢?」

「不會喔,不如說我喜歡的是女生啊!」

「那麼成為我的插座呢?」

「……不可能喔。」

面對著阿散那過於神奇的要求,我頓時間甚至說不出話來。

「……咦,敬司大哥原來是可攻略角色嗎?」

「你現在才知道啊……啊,不對啦!如果在女性的角度來看,我是可攻略沒錯啦。可是男生的話……就有點那個了呢。」

該怎麼辦啊……總覺得跟雲井一起來這裡有點失算呢。

竟然連我是可攻略角色都不清楚,還讓我多吐槽他們兩個來浪費體力。

阿散,真是個不簡單的男人!

「男生才好啊,可不要忘記了那個跟那個啊!」

「你自顧的在說些甚麼廢話啊,總之我是不會成為你的後宮成員的!」

我肯定的說著。

……嗯,因為我不想被男人收入後宮啊。

「不要再多說廢話了,快點把他打至半殘,收入後宮啊!」

不要亂說了,就算我被打成半殘,我也絕對不會被收入後宮呢。

「哼,不需要你廢話。土御門……」

……陰陽師嗎?

「……你是本家還是分家的啊?」

為了確定他到底是哪位,我仔細地看著,仍然不曉得。

「我是本家的啦,土御門晴太!這是我的名子,給我深深記在腦海裡吧。」

土御門晴太,那是哪位啊?

「不好意思,我不清楚耶。」

我只有對安倍晴明有點印象呢,雖然他已經死了很久了啦……

「可惡,我一定會讓你記得我的。用我的全力!」

「權力?我看起來,你還只是個見習生吧?」

我歪了歪頭看著阿散,而他則是一臉錯愕望著那被我稱為見習生的土御門。

「我說的才不是那個權力啊,我的意思是我要用力量讓你們屈服!」

「意思是要戰鬥嗎?」

聽到了他那明顯的挑釁,我不自覺的做起了暖身。
「……晤,就是這樣子啦!」

不過啊,既然會緊張,那就不要隨便找妖怪的族長戰鬥啊。

「阿散,所以你要一起參戰,兩個對付我一個嗎?」

我突然的看到雲井在我旁邊,一臉認真地等待著。

……呃。

「所以你們是要跟我和雲井二打二是吧?」

我急忙地改口,並用手指著阿散及陰陽師所在的位置。

「敬司大哥,你剛剛忘記我了……對吧?」

「沒有這回事……」

我將臉從雲井身上撇開,轉而瞪著阿散他們。

「你剛剛說謊了對吧!」

「好了,那我跟雲井接受你們的挑釁吧!」

為了避免雲井繼續追問,我直接地奔向主題。

「我不打喔。」

……咦?

「咦……」

你的夥伴一臉震驚地看著你耶,不一起的話他大概會輸耶。

「哼,這次就先放過你們。之後我絕對會讓你們滅族的!撤退!」

像是查覺到了危險,土御門晴太馬上就做出了壞人宣言,並帶著那群陰陽師們離開了這裡。

而在五分鐘後,一個年紀與我差不多的青年趕到了我們這裡來。

「不好意思,請問晴太是否有來此地打擾呢?」

那是以個連我都不一定能打贏的對手。

「他剛剛才走呢。」

我有些尷尬地搔了搔頭。

土御門大概就是因為這個人,才會做出壞人宣言然後離開的吧。

「……是這樣子啊。非常抱歉呢,我的弟弟給各位添麻煩了。」

青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向我們鞠躬致歉著。

「不,雖然說的確是來添麻煩的沒錯啦。不過,他基本上沒做什麼壞事呢。」

我很小心的瞥了瞥待在兩旁的阿散及雲井,示意他們最好別亂說話。

「……可是,我記得這裡是九尾狐所群聚的村子啊。而你則是這裡的族長水瀨敬司,他們兩人分別是戰鬥部隊隊長─赤井散、文書處理長─水瀨雲井。我說的應該沒有錯吧。」

青年微微的睜開了他的瞇瞇眼,露出著一抹怪笑。

「所以你是要跟我們戰鬥的意思嗎?」

怎麼辦,這傢伙大概比其他小雜魚還要難對付啊。

「不不不,請不要開口都是戰鬥好嗎?雖說我個人挺喜歡看人流血倒是真的呢。」

「……這樣子啊。」

我有些尷尬的搔了搔頭,一面在心裡祈禱著那個傢伙可以快點離開。

「啊,我突然想起來了呢。如果要說哪種方式來讓人加入後宮的話,我會傾向於將妖怪綁在地窖裡,然後看著靈力不足的他一面不甘願的緊咬著下唇,一邊遭到我的玩弄呢!」

那傢伙在拍了下手後,突然做出了如此邪惡的結論。

明明是陰陽師耶,心地竟然會這麼的差勁。

雖說我個人,在面對敵人時也是同樣不留情就是了。

「……這樣子啊。」

「那麼,就不打擾你們好了。畢竟這次是晴太他自己先觸犯到了你們這裡,請務必讓我們雙方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好嗎?」

「……嗯,讓我思考一下。」

「不可以啊,敬司大哥。跟陰陽師講協議的妖怪,根本就不在了啊。」

「閉嘴,現在是我在與他說話。不要隨便的插嘴。」

為了避免雲井產生任何的麻煩,我不小心將自己的靈力給散發出來。

「……」

「我明白了,這次就當作什麼都沒有。」

「那麼,非常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呢。」

你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在道歉啊!

不過,既然他願意放我們一馬。我看我們還是不要繼續挑釁來的好。

**

阿散事件後的隔天凌晨,我走到了我們族內的聖地。

聖地內非常的簡單,除了用來照明的物品外,就只剩下一座巨大的黑色石碑以及另一座稍微小上一些的灰色石碑。

我看著眼前的灰色石碑,那上面寫下了密密麻麻的字。

每一條都有著不太相同的字跡,深淺力道也有著微妙的差距。

而那上面所記載的正是每一任族長任內所發生的事情。

不管是喜還是憂,族長的義務就是守護這一切。

「大概就是這樣吧。」

在上面刻上了阿散事件後,我便朝著那座黑色石碑看了看。

石碑上則是大大的刻上了五年後的石碑遭奪事件。

後記:這是篇新連載(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35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妖怪|過去|傲慢|陰陽師|食物

留言共 2 篇留言

白煌羽
辛苦了

10-31 18:54

殘星
非常感謝的說!!11-01 18:20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殘星好文筆,寫的很好,辛苦了(^o^)。[e23][e35][e34]

11-11 18:42

殘星
非常感謝的說 萊茵哈特桑![e1]11-11 20: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ay312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吸血鬼與變態女子... 後一篇:吸血鬼少女與沒存在感少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nchnater000all
SRPG眼中的世界 搶先體驗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__Conviction/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