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Black Desert】糟糕女巫的冒險日誌Part.3卡爾佩恩的誘拐犯

作者:Esthero★│2017-10-30 19:56:24│巴幣:2│人氣:212
故事大綱:



黑暗君主--貝爾莫論憑依失敗,一部分力量殘留在祖兒戴茵身上,暗影騎士團被擊退後暫時撤離。祖兒戴茵也沒有被海地爾拋棄,依然待在那裡繼續做他的總理,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直到藍袍女巫一家子的出現……







Part.3卡爾佩恩的誘拐犯

──阿嬤~阿嬤~那妳怎麼沒感覺???──(此標題與本文無關)







Day3-1.這頭狼肚子覺得有點餓





  直到走出大門,祖兒戴茵才察覺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了,夕陽的餘光已經將白色街道染上一層黃暈,顏色就像家家戶戶必備油燈的亮光。總理頹廢的腳步在街道上停頓下來,疲倦的眼神微微閃動,他突然轉過身,迅速走向街道的另外一端。



  艾爾珂這幾天一直在幫忙打理新家──它是一棟漂亮的雙層樓房,位置就在工坊旁邊,前門位於挑高的平台面對海地爾的正南方,所以可以看見德米江河畔以及一大片賽琳迪亞地區的沼澤地帶和草原,視野相當明亮寬闊,具有放鬆心情、陶冶性情的效果。



  行李整理完畢後,光是打掃所有房間就消耗了艾爾珂一整天的時間。這段時間忍者忽那和女巫桑恩出趟遠門辦事情不會回來海地爾,讓小女孩有些寂寞,幸虧海地爾有不少親切的大嬸和叔叔經常會送來蔬菜和水果,以及拉拉姊姊與孤兒院的孩子們時常來串門子,讓艾爾珂在海地爾獨自看家這段日子其實過得挺充實的。



  小黑狼正在長牙齒,在艾爾珂忙進忙出的時候躲到餐桌下,啃著一根粗壯的牛骨,口水流了一地。黑狼雖然還是幼崽,但是食量已經和一名成年巨人相差無幾,在主人正在處理手頭上一堆忙活的時候,小黑狼的肚子已經餓壞了,沒有半點肉渣的骨頭已經滿足不了牠的口腹之慾,只能從餐桌下爬出來,撲上艾爾珂的大腿用氣音不斷哀號。



  「小黑?怎麼啦?」



  「嚶……嚶嚶……嗷嗚嗚嗚嗚嗚……」



  「怎麼在哀號?生病了嗎?」小女孩一臉擔心的蹲下身子,用手指摸了摸小黑狼的鼻頭。



  「嗷……嗷嗚……」



  「牠應該是肚子餓了,」祖兒戴茵從前門大開的窗台探頭進來,對著小女孩說:「成長期的小動物食量是很驚人的。」



  「唉呀!我居然忘記了……抱歉啊小黑……」艾爾珂滿是歉意的抱起小黑狼放到沙發上,轉身跑進廚房。「我馬上就把晚餐準備好~~啊,杜卡斯先生,前門沒有鎖,您直接進來吧!」



  「嗯,打擾了。」總理將外衣掛上大門旁的置衣架,從容的穿越一片凌亂的地面,在餐廳找了個空位坐下。坐在沙發上的黑狼幼崽嗅到陌生人的氣味,迅速跳下來一路衝到總理的腳邊,嗅了嗅對方的味道後,坐在地上對著他大口喘氣。



  黑狼的舉動讓祖兒戴茵的注意力從艾爾珂的背影轉移到自己身上,牠的喘氣聲實在是太大聲了。看著長大後會變成威風凜凜的龐然巨獸,現在卻對著自己傻呼呼的喘氣兼搖尾巴的畫面,讓總理忍不住思考這頭黑狼實際上是變種哈士奇的可能性有多高。



  「小黑~~過來吃飯啦~~」小女孩很快端出一整鍋熱騰騰的雜燴,內容物主要是帶肉的羊腿骨、豬軟骨、麵包碎片和馬鈴薯以及各種剩餘食材參雜在一起熬煮出來的「飼料」,是成長期黑狼最喜愛的美食。嗅到食物氣味的小黑狼徹底發瘋,原地繞著餐桌跑三圈之後,在飼主放下食物的時候立刻一頭栽了進去。



  這傢伙肯定是哈士奇。祖兒戴茵一面盛著濃湯一面心想,從來沒見過一頭狼會蠢到這副德性。



  「杜卡斯先生~~這裡還有白麵包和馬鈴薯沙拉呦~~」小女孩在餐桌對面笑得極為燦爛,鵝黃色的燭光照得她臉頰紅通通。



  總理沉寂的心底流過一道暖流,溫暖的燈光和簡樸的食物輕易勾起他兒時最美好的回憶。他對著艾爾珂露出友善的笑容,一口咬下帶著奶油香氣的麵包。







Day3-2.這位總理心裡有點寂寞





  結束愉快的晚餐後,總理帶著特別的禮物回到居所──是他準備要回去的時候小馴獸師交給自己,兩封來自卡爾佩恩的信書。根據女孩的說法,這些信的收件人屬名是自己,上面附有女巫特殊的魔法印記,如果不是收件者本人,誰也無法打開或摧毀這兩封信。



  走進書房的總理點燃桌上燭台,從懷中取出書信反覆查看好幾遍,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當他指尖碰上信封的火漆印(封蠟章),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已經冷卻多時、硬梆梆的封蠟突然軟化,薄薄的信紙如同被風吹拂的書頁用慵懶的姿態自動張開,大方的將信件的內容呈現給收件人。



  總理一開始被自動打開的書信嚇了一跳,但是很快笑了出來。「盡是賣弄聰明的小把戲。」他笑著搖搖頭,手中粉藍色夾帶些微香氣的信紙佈滿了女巫的字跡,細緻圓潤帶點潦草的筆劃洋洋灑灑的寫下兩大張信紙,看來這趟遠門她玩得挺愉快的。展開信件後總理開始默讀內容,對開頭的稱謂皺起眉頭。





親愛的大帥哥祖兒戴茵:



  我已經把信件專用的正式稱謂忘得一乾二淨,我相信你也不會在意這些有的沒的小細節(總理反駁:才怪,我覺得妳很需要一個新的語文老師),我就直接說重點啦--卡爾佩恩真的是一群婊子(這裡的筆跡特別用力)聚集的地方。雖然我很喜歡這裡的圖書館、工坊和市場以及合唱團的小蘿莉,但是女武神學院純樸良善的氣息還是掩蓋不了這群婊子噁心的氣味--婊子中的戰鬥機是不是全部聚集在這裡啦?難怪你會討厭這裡--啊啊啊啊啊啊--明明海地爾也有貴族可是完全不會讓我討厭起來!我相信一定是有大總理魅力的效果加持!



  (總理心想:大總理魅力?那是什麼鬼東西?)



  很遺憾我沒辦法完全跟你透漏我和大哥出這趟遠門是要做什麼,我可以跟你掛保證絕對不是做壞事啦──跟維護世界和平有關係哦!我可是愛好和平的親善大使呢!(總裡讀到這裡時露出一個噁心的表情)總而言之,卡爾佩恩雖然表面上是艾爾利恩教的大本營,但是暗中搞了多少骯髒的勾當……我相信總理先生心裡一定比我更清楚,所以我就不囉嗦了。這次我和大哥完全以討生活的勞工模樣跟著流浪樂團混進城裡,順便趁著打工的時候和市場好心的叔叔大嬸套出一些線索,希望可以找到我們想要的東西。



  市場隔壁的貧民街暴動還是老樣子,混亂一直無法真正平息下來,聽說這次又出現兩個小女孩被貴族動私刑的事件……她們比沙亦亞幸運多了,小命有保住。這些沒落的「高端分子」真是記不起教訓,對吧?明明貴族街半年以前就被燈油砲彈燒掉三分之一,估計卡爾里斯議會又要出來替他們擦屁股,但是貧民街他們也不敢亂動,我曾經親眼看到騎士團的人必須客客氣氣的請貧民離開貴族街……真是令人訝異啊!總是被踩在腳底下、過著連螻蟻也不如的生活的人,終於有出頭的一天。說到底也是「黑石」帶來的,不知道算幸還是不幸?



  (總理停頓一下,心想這些貧民大多數有對黑石的抵抗力,甚至和凱波嵐的怪物勞工裡應外合,間接掌控了凱波嵐的經濟命派……如果沒有那位領主的默許,根本不可能這麼順利)



  不過也不是所有騎士團的衛兵會跟一般民眾這麼客氣啦,前幾天我幫閃到腰的海獺太太幫運箱子的時候,超速的騎士團貨運馬車不知怎麼搞得,和一台菜車在轉角發生擦撞,貨物灑了一地,兩車駕駛下馬後直接在街頭互嗆起來,結果那位理虧的衛兵大哥居然亮出傢伙,威脅賣菜大嬸要給她好看……我看不下去就直接把他電暈,再一腳踹進運河讓他冷靜一下。放心,過程中我做到不留痕跡,大哥也會幫我把他這段難忘的回憶給抹滅掉的~



  (總理搖頭:忽那先生,疼妹妹也不是這種做法……)



  把那個蠢蛋士兵解決之後,我帶著幾個小蘿蔔頭去工坊轉了幾圈,順便接點孩子們也能勝任的小任務,給這些總是在市場街上遊蕩的小鬼們……不這麼做他們一回到街上又會被扒手集團給控制。我可不想在買菜的時候又看到小約翰被衛兵追著到處跑,我這個月的零用錢都快賠光光了……嗚嗚嗚……還好大哥後來陪著我把集團給清理掉,至少可以平靜一陣子了。小蘿蔔頭很認真學習,工坊的管理人也挺喜歡他們的,看來把孩子們帶過來的決定沒有錯啊。



  對了,我和大哥目前在旅館租了間小套房充當據點,我們決定要用盡所有辦法打入女武神大學的內部,因為艾爾利恩教會被埋藏的歷史,一定就在那裡……祝福我們行動順利吧!





                             希望大總理永保青春美麗

                             愛你的可愛小女巫 艾絲緹





  ……真是亂七八糟。祖兒戴茵決定忽略結尾莫名其妙的祝賀詞,他反覆看了女巫信書好幾遍,真的和信中說得一樣完全沒有講到什麼重點,性格還是和以前一樣惡劣,以嘲弄、惡作劇他人為樂趣。不過對方是卡爾佩恩人的話他可以選擇無視,更願意落井下石,誰教他是樂於見到卡爾佩恩發生不幸的陰險男人。



  祖兒戴茵將女巫的書信重新摺疊起來,將手伸向另外一個信封,毫無意外只要碰上封蠟章,信紙就會自動張開給收件者本人觀看。女巫兄長的字跡筆劃就端正多了,書寫的內容也比對方簡潔明瞭,倒是同樣和女巫一樣沒有明確說出這趟小旅行確實的目標是什麼,儘管艾絲緹有稍微暗示一些……





親愛的 杜卡斯先生:



  時節已經是初春,卡爾佩恩的氣候卻比我想像中還要暖和些,這裡的日曬程度比海地爾更加充足,蕎麥農場的花田和蔬菜園範圍相當可觀,也非常美麗。如果有機會,退休後真想帶著家人一起過著種田、釣魚、打獵的悠哉生活……抱歉,我好像離題了,在背負的使命尚未完成以前,我和妹妹們會繼續過著忙碌的生活。但是自從接受杜卡斯先生的援助之後,我肩上的負擔減輕了不少,這一切都要感謝您。



  (總理心裡突然流過一道暖意)



  還記得闇影騎士團嗎?如果勾起您不愉快的回憶,先跟您說聲抱歉,但是無論如何我一定要提起這幫總是暗地在策畫什麼陰謀的壞傢伙──不只和你有關,也和我、以及妹妹們有關係。我們的命運已經和黑暗能量緊緊纏繞在一起,就連死亡也無法將它和我們分離開來。



  根據我的情報,卡爾佩恩西南方的山區有出現一批規模和力量不會小於闇影騎士團的勢力,他們同樣也在蠢蠢欲動,似乎在密謀什麼,同時我也很納悶卡爾佩恩對這股勢力總是抱著相當微妙的心理狀態……尤其是艾爾利恩教會。這個古老的教會勢力已經徹底深入西北大陸人民的精神與物質上的生活,想要斬除它的根,恐怕不是短時間可以辦到的事情。



  會訝異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嗎?不,我相信杜卡斯先生一定從未停止過對「艾爾利恩」本身的懷疑,我覺得這方面我們的想法倒是挺接近的……要不是時間上的不允許,我真的很想和您好好深入探討這個問題。啊,順便一提,我前面提到的卡爾佩恩黑暗勢力似乎和闇影騎士團不怎麼對盤,不是敵對卻也不是同盟的關係,似乎互相排斥著彼此?真奇妙。



  我和艾絲緹最近會想法子和女武神大學建立深厚的關係,這個貴族學校是個麻煩多多的地方,不過它不排斥煉金術這點倒是可以好運用……希望這次行動順利!我和艾絲緹會定期寫信給您報平安的。





                                   祝您一切安好

                                   忽那 敬上





  總理反覆默讀幾次後,將兩封信書仔細收拾在隱密的地方,接著走向窗台,盯著已經高高掛起的月亮,獨自梳理今晚收穫的訊息。



  這對兄妹倆神神秘秘的想要做些什麼,祖兒戴茵內心深處其實已經有答案浮現出來。如果他的推測沒有錯,忍者和女巫將會遇到前所未見的大危機……難怪他們把最小的艾爾珂留在這裡,還是留在自己身邊,分明是有託付遺孤的打算。



  而他,卻只能困在這裡,這個該死的官邸,什麼也不能做。



  被孤獨留下的滋味他很久以前已經嘗過,他不希望小馴獸師和自己一樣。



  那種黑暗可以啃噬人心,把你變成另外一個人。



  針對卡爾佩恩的怒火再次燃燒起來,祖兒戴茵握緊拳頭,臉色也變得相當難看。他轉過身想要去操練場發洩一番的時候,視線不經意掃過艾爾珂送來的花束,紛亂的腳步突然停頓下來,拳頭也緩緩鬆開。



  「真是……我這是在做什麼啊……」



  祖兒戴茵對著空無一人的角落暗自嘆息。







Day3-3.這封回函的書寫人火氣似乎很大





  三天過後,女巫很快收到來自海地爾的書信,她蹦蹦跳跳一路哼著歌跑進了旅館,在忍者一臉疑惑的注視下跳上床鋪,開開心心的打開信件,開始大聲朗讀起來。



  「不管你們想搞出什麼大事件,快點結束它,然後給我完整無缺的滾回來……啊咧?」艾絲緹唸到最後聲量已經越來越小,最後直接愣在床上。



  「就這樣而已?而且,他為什麼要生氣啊?」



  「看來我們給的提示太多了,杜卡斯先生已經猜到我們想找的東西。」忍者輕笑一聲,繼續烹煮今天的午飯。



  「最討厭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這樣!」艾絲緹煩躁的抓起頭皮,把金髮弄成一團亂。



  「他一直是聰明伶俐的人啊。」



  「你少給我用那種自豪的語氣來誇獎他……」女巫沒好氣的鼓起臉頰,酸溜溜的說:「別忘了你根本還沒把人給追到手!你這個沒有用的男人!」



  「我有沒有用,我自己、還是杜卡斯先生心裡很清楚,不用擔心。」忍者對著一臉鬱悶的妹妹露出相當無害的笑容,頓時讓女巫洩了氣,像一團軟泥癱倒在床鋪上。



  「不過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他要發脾氣……不會是因為我們沒有帶他出來玩吧?」



  「怎麼可能。」



  「不然咧?」



  「大概是因為我們把艾爾珂留下了吧,」忍者關掉爐火,開始用碗盤盛裝已經煮好的午飯。「他會覺得我們在進行某種危險的地下行動,不得不把最年幼的孩子留在海地爾──留在他身邊,有點『託孤』的意味。」



  「……不,不是這樣,我們會把小艾爾留在海地爾,完全不是年齡的問題。」



  「以旁人的角度來看,根本不會想到真正的原因。」忍者露出苦笑。



  「所以跟他生氣有什麼關係?」



  「關心則亂。」



  女巫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但是馬上又皺起眉頭。「……慢著,年齡上來講我也規劃在『年幼小孩』的範圍內吧?他就不擔心嗎?」



  「妳的思想比闇影騎士團更加危險數十倍,當然不用擔心啊。」忽那端著午飯入座餐桌,表情依然無害。女巫則是被自家人拆台到徹底說不出話來。





Day3-4.這個留下來的理由聽起來不太可靠





  為了安撫祖兒戴茵隔著信紙都能深刻感受到的憤怒,艾絲緹決定之後多寫幾篇日常生活的報告書,好讓神經緊繃的大總理可以稍微放寬心。女巫把玩著鵝毛筆思索一會兒,再度拿出一張粉紅色的信紙,屬名為馴獸師艾爾珂。她俐落寫下篇幅不怎麼長的家書。





親愛的小艾爾:



  哎呀──大總理不愧是大總理,馬上就料到我們想要接觸的「真相」,然後就生氣了,隔著巴雷諾斯山脈都可以聽見他在官邸的怒吼聲,真是可怕啊。小艾爾,姊姊要拜託妳一件事情,請妳跟大總理簡單說明一下,讓小艾爾留在海地爾真正的原因呦,不然大哥和我可能沒有被惡神解決掉,就先被祖兒戴茵剝了一層皮。





PS:每天早上練習揮棒一千下,睡前記得要刷牙

PS-2:大哥買了好幾件時尚小洋裝要給妳





                                  愛妳的 艾絲緹





  小女孩拆開家人的書信時,差點沒有笑到在地板上打滾。她忍住因為歡笑蹦出來的淚水,拿著其他信件蹦蹦跳跳的從屋頂鑽進總理的官邸,在祖兒戴茵無奈的注視下交出手上的書信,一臉笑瞇瞇的盯著對方看。



  「妳今天看起來心情似乎很好,」總理收下信件後,對著馴獸師說:「遇到了什麼好事情要跟我一塊分享嗎?」



  「有件事情確實要跟杜卡斯先生說一聲,」艾爾珂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姊姊說這麼做可以平息您的怒火。」



  「說來聽聽。」



  「大哥他們讓我留守在海地爾,不是因為我最幼小──」艾爾珂一臉正經的說:「而是為了讓我方便跟在杜卡斯先生身邊保護您。」



  總理停下手上的動作從辦公桌抬起頭,一臉訝異的看著小女孩,彷彿小女孩剛剛描述的事情就像哥布林勇於和巨人進行搏鬥一樣難以置信。總理放下鵝毛筆揉了一把隱隱刺痛的眉心,自從和這家子扯上關係後,祖兒戴茵發現腦神經的運轉速度已經快要跟不上他們家任何一人的思緒──萬馬奔騰的力道,不僅拉不住也讓人挺不住。



  「杜卡斯先生,您還好嗎?」艾爾珂擔心的湊過來。



  「……我沒事。」祖兒戴茵用指尖輕輕敲響桌面,對著小女孩露出無奈的表情。「艾爾,不是我不相信妳的能力,只是……我實在搞不懂妳兄長和姊姊的腦子裡究竟在想什麼。」



  「很簡單啊,因為我看起來是最無害的。」



  「……蛤?」



  「如果是成年人就不能輕易接近杜卡斯先生了,杜卡斯先生身邊的戒備其實很森嚴。」艾爾珂歪著頭繼續說:「在外人眼裡我們永遠是領主階層和顧傭兵的關係,如果不是『被託養的小孩』,根本沒辦法一直跟在杜卡斯先生的身邊,也沒辦法跟您一塊進行晚餐。」



  「是嗎……原來他們有想到這一塊……」



  「而且大哥他們不會輕易執行沒有把握的事情,」艾爾珂露出甜美的笑容,滿懷對家人無條件的信任。「我相信他們很快就會回來,所以杜卡斯先生不要過於擔心了。」



  「……我才沒有擔心,」總理悶哼一聲,撇過頭避開小女孩探究的眼神。「我只是不想看到妳被兩個不負責任的家長扔在海地爾而已。」



  「哦,是這樣啊。」艾爾珂敷衍的回應。



  「……時間不早了,妳先回家吧。」被小女孩識破的窘迫讓總理不得不下了逐客令。他看著一臉不悅嘟起臉頰的馴獸師,溫柔的安撫說:「好孩子,大人的事情就讓大人自己操心就夠了,可不要犧牲妳的睡眠時間,長不高的話我會內疚的。」



  「討厭,我明明有在長高!」



  「好好好,妳有在長高,我有看見。」總理目送小女孩跳上窗台,嘴角抽動了一下。「艾爾,下次麻煩直接從正門進來好嗎?不要學妳兄長那一套。」





Day3-5.這封信的內容多了些熱情





  送走馴獸師之後,總理回到辦公桌繼續進行沒完沒了的公務時間。等到他終於有空閒可以好好閱讀收到的信書時,海地爾已經邁入宵禁時刻,街道上空無一人,只剩下臉色疲倦四處走動的衛兵。



  總理簡單梳洗後稍微緩和白日工作帶來的倦怠感,他重新點燃已經乾枯的油燈,從懷裡拿出兩封書信,好整以暇的等待女巫施展的魔法效果。這次艾絲緹採用的鵝黃色信紙夾帶著清新的檸檬氣味,讓祖兒戴茵不禁納悶對方到底是從哪裡取得這麼多氣味的信紙。





親愛的花美男祖兒戴茵:



  (對於女巫新的稱謂總理皺起了眉頭)



  不知不覺中我和大哥在卡爾佩恩停留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雖然我很享受這座港灣大城市帶來的繁榮與奢華,但是潛伏在艾爾利恩教與貴族階層中腐爛的敗類依然讓我倒盡胃口──看來他們的日子過得太舒適,完全不會想到這是踐踏底層人民帶來的成果吧?不,我看以那票人糞蛆不如的腦子,根本不會想到這點啊。



  (總理輕撫過信紙,筆跡有些用力,看來桑恩這次遇到不少超越她底線的事情……)



  尤其是那位以參加宴會出名的夫人──請原諒我壓根記不得她的名字,我實在難以在字典找出更多可以咒罵她的詞彙,不過我還是在她眼前說出了「不過是披著衣服的畜牲,說幾句人話真把自己當成夫人啦?」──先聲明我可沒有歧視獸人族的意圖啊,但是這婊子對我而言就是一頭剛從牛棚裡拖出來的母牛,一頭欠人操的母牛。



  成功把那位夫人氣到昏倒後我馬上開溜,越想越覺得一肚子火,於是我離開舊教堂區後先順手拿了一件祭司長袍,若無其事的混進參加禮拜的人群,接著再次順手把門口所有擺設用的華麗水瓶通通塞進長袍裡--天殺的這些看起來毫無用處的瓶子,光是單獨一個就足以媲美四人小家庭一整年的開銷,明明艾爾利恩教以樸實與行善為標榜,買那麼多滯銷的瓶子是打算置產不成?為何不用這些錢多買點醫藥和衣服給難民?我看祭司們根本沒有理財的觀念,就替他們捐給貧民街,順便拜託幾個可靠的人替我送點物資給難民村。反正我也是以艾爾利恩的名號做出捐獻,我相信教會會很感激我的作為的~



  (總理:幹得漂亮。)



  大哥最近在幫忙艾羅斯汀先生收集一些稀有的藥材,不常待在城內,為了消遣我帶著一群莎亦族女孩四處收集議會長的等身大海報,替他畫上日系女僕裝或性感豹紋內衣裝後再趁著黑夜四處發送。啊,真期待明天一早城裡的動靜呢。



  (總理:……我衷心可憐卡爾理斯議會,衷心的)





PS:我已經開始想念海地爾的家了

PS-2:我更想念杜卡斯先生的美貌和聲音





                       希望總理這段時間不要被其他野男人追走

                             愛您的俏麗小女巫 艾絲緹





  放下女巫的信書,祖兒戴茵再次撫上隱隱作痛的眉心。他覺得自己已經盡全力來適應桑恩這孩子十分跳脫的思想與行徑,但是她每次的行動往往超越自己的認知,並不斷突破越來越沒有下限的變態行徑。祖兒戴茵甚至開始對卡爾佩恩浮現出些許憐憫之心,對於一個女巫曾經(現在也是)的受害者,他的同情是真實的。



  總理將鵝黃色的信書收拾好後,取出鵝毛筆和嶄新的全白信紙,寫出精簡的回覆:





親愛的桑恩女巫:



  以人道上的立場,我必須請妳克制點──就算是畜生也有對待畜生的禮儀在,不要讓外人認為我們賽林迪亞人是丟了王位就變得粗鄙不堪的鄉巴佬。



PS:教會高層本來就是一群蠢驢群聚的地方,離他們遠點,免得被傳染





                           日日夜夜總是在操心的 杜卡斯



  祖兒戴茵將回覆的信件收拾好後,繼續拆閱忍者的信書。







親愛的 杜卡斯先生:



  幸虧有煉金術師們的幫助,我和艾絲緹很快就融入女武神學院,每天過著忙進忙出的生活。讓我意外的是,雖然學生大多來自名聲顯赫的家門,但是沒有什麼驕縱跋扈的大小姐脾氣……也許氣質上脫離不了貴族的作風,可是我接觸到的孩子們,對於女武神這道身份的憧憬與嚮往是真實的。她們渴望無私的奉獻以及戰場上的榮耀,無法甘心被飼養在花園裡,過著無憂無慮的大小姐生活。



  有時候我會接受教官的委託,跑去校場和她們練習一下,畢竟對手都是初出茅廬的女戰士,我也不好意思用陰險的招數欺負小孩,只是使出一些迅步和潛伏的伎倆來應對女武神的長槍攻勢。看到這些活潑亂跳的小女孩,被我像幽靈一樣消失嚇到不知所措的模樣,真的非常有趣。



  話說回來,女武神大學的圖書館的規模超乎我的想像,除了對外開放的區域,內部收藏更多不為人知的「禁書」。很幸運的我和艾絲緹有在未開放的樓層找到了些蛛絲馬跡,關於初代女武神.恩斯拉的事跡……可惜的是她最後的下落,文獻方面都講得很模糊,我們又得想辦法重新找出新的線索。



  過幾天後我們會以執行公務的名義,在卡爾佩恩的西南方進行搜查,既然是攸關那個的事情,從它的相關人士口中和身體上更容易挖出訊息,不是嗎?對於越來越將近的真相,我們體內的黑暗能量似乎也在躍躍欲試。





PS:終於可以好好伸展筋骨了

PS-2:我很想念海地爾以及在海地爾的您

PS-3:請不用擔心我會和女學生發展出超越友誼的關係,我喜歡的是男人(尤其是杜卡斯先生)





                      希望總理這段時間可以好好考慮和我的約會

                                    忽那 敬上





  祖兒戴茵緩緩放下書信,雙手掩面,耳朵變得脹紅。訊息量過大,他覺得自己熊熊燃燒的大腦快要爆炸了。



  當天晚上,苦思要怎麼回覆忍者的總理,失眠了。





Day3-6.這個男人的心逐漸被打動





  又是一個忙碌的一天,頂著黑眼圈的總理以行屍走肉的方式在海地爾走完一圈後,一回到官邸的書房就倒在貴妃椅上,像一條死魚一樣沒有任何動靜。自從擔任海地爾的要職,他已經碰過不少熱情奔放的女性追求(也包括少數同性),在珍娜曾是自己的未婚妻這段時期,這股攻勢才逐漸緩和下來。



  可是這個來歷不明的男人,卻總是讓他心情浮躁,甚至難以抵抗他越來越逼近的氣勢。祖兒戴茵一方面在分析這個神秘兮兮的東洋人究竟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什麼,一方面又無法將陰謀論附加在這個眼神清澈明亮、攜家帶眷的大家長身上。



  也許事情沒有想像中的複雜,總理心想,那個奇怪的忍者只是單純想約自己出去而已──祖兒戴茵在貴妃椅上翻過身,盯著布料上繁複的花紋發起呆來。





  要不要答應的決定權就在你自己──



  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是願不願意的問題啊,」總理喃喃自語著:「而是我已經無法用單純的眼光看待他人。」



  不像那個銀髮小女孩,他必須低下頭才能看見她可愛臉蛋的小小馴獸師--每次出現在官邸,會帶著和她兄長一樣清澈又明亮的大眼睛四處探望,和自己對上視線時,會毫無保留的綻放出令人心神嚮往的溫暖笑容。





  如果他的妹妹還活著,應該也會成長為像艾爾珂一樣出色的小淑女。



  如果他的家人還活著,自己服完兵役後或許會加入某個冒險者公會,開始在這塊土地上四處走動。



  如果他成為一名出色的冒險者,也許有機會在別的村落遇到艾絲緹一家子──不是擦肩而過,就是一同在酒館坐下來,互相分享旅途上的趣聞……





  ……不能再繼續想下去了。





  祖兒戴茵吃力的從貴妃椅上爬起來,轉過身便看見書桌上多了一個白色的信封。他將信封拿起來反覆查看,除了熟悉的火漆印什麼也沒有。



  「艾爾這孩子什麼時候拿過來的……算了。」



  總理很快拆開信封,意外發現只有忍者的信書,他先是緊張了一下,狂跳的心臟很快又被信件的內容安撫下來。



  忽那的筆跡相當潦草,看來是匆匆忙忙的情況下寫下的,信件裡提到他和女巫的任務圓滿完成,但是同時也被艾爾利恩教會的勢力盯上,估計很長一段時間無法再靠近卡爾佩恩的中心地帶……



  也就是說他們很快就要回來了?總理緊繃的身軀稍微放鬆一些。書信裡忍者的筆跡繼續寫道:





  ……事情告一段落後,我得盡快帶著艾絲緹脫離這塊領地,卡爾佩恩已經出現惡名昭彰的幼女誘拐犯傳聞,無論是教會、議會還是騎士團,都已經在高度關注這道人心惶惶的訊息……我真的不曉得艾絲緹這傢伙是怎麼辦到的,她在城內帶著孩子們工作的時候,明明看起來很「正常」啊。



  總而言之,為了暫時封住這孩子脫序的行動,她已經被我敲暈了,希望在貨船平安回到海地爾港口以前,她不會再醒過來……





                           總是憂心忡忡的兄長 忽那敬上





  總理笑出聲音,他想起那個糟糕的女巫被忍者一拳揍到躺地板的畫面,不得不說這是深植腦海的精彩場面的前三名,估計這輩子都很難忘掉。



  忍者的邀約先放一邊,他確實也在想念他們。



  原來不知不覺中,自己已經習慣他們的陪伴。



  祖兒戴茵將信紙輕輕放在桌面上,沉澱一段時間後打開抽屜的信紙和鵝毛筆,留下他一貫簡短的回覆:





  路上小心,我在海地爾等你們回來。





                                 誠摯的杜卡斯 留





  決定一早將回函交給艾爾珂的總理,當天晚上睡得相當香甜。



  幾日後,正在半路上的忍者收到艾爾珂寄來的飛鷹信書後,露出相當寵溺的笑容。身後的女巫則是對著自家兄長翻了一個白眼。



  「戀愛的臭酸味,嘔。」



  不過她心裡其實是很高興的。





Part.3卡爾佩恩的誘拐犯-END-





插曲之一:



女巫:…………

忍者:…………

女巫:…………

忍者:別再盯著我看啦,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出來吧。

女巫:大哥,你直接去夜襲總理吧。

忍者:…………蛤?

女巫:成功機率應該很高吧?要不要直接上全壘打?你再不發球我都替你感到著急了。

忍者:…………還是算了吧。

女巫:為什麼?!

忍者:我比較喜歡看著獵物一點一點自己走進陷阱的感覺。

女巫:…………



她該不該替總理擔心一下?





插曲之二:



珍娜:…………

總理:…………

珍娜:…………

總理:喂,難得一起出來吃飯,為什麼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盯著我看?

珍娜:我說啊~不覺得你最近的笑容,變得很多嗎~?(壞笑)

總理:…………?!

珍娜:呦~臉紅了呢~一副情竇初開的模樣……哦呵呵呵呵~

總理:…………(為什麼這笑聲跟藍袍女巫一個模樣?!)





祖兒戴茵,請多保重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25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色沙漠|祖兒戴茵|忍者|女巫|馴獸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rkmooncat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Black Deser... 後一篇:【Black Deser...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老僧製獨立遊戲《宥蘿的奇幻冒險》已上架~快來跟蘿莉巫女一起冒險吧 :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7778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