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世界樹傳奇 24 真兇之人

作者:悲艾│2017-10-28 19:22:39│贊助:12│人氣:145
森林領域第五層、迷霧之森




  白色濃厚的霧霾,壟罩著森林,失去道路的指標,宛如人生的迷茫。

  這層領域目前遇到的魔物,除了惡魔白兔之外,還有一種是惡魔狒狒,雖然是第二層遇到的怪物,但是這一層狒狒是全身黑暗狀態呈現在眾人面前。

  全頭的力道非常強硬,靠著巴魯的盾牌以及蕾塔的治療術做為誘敵之策,史特爾、摩妮雅兩人配合之下,連續的普通攻擊,牽制住狒狒行動。

  最後的殺招,則是峰齊的印石弓箭。

  在團隊的配合下,所有人都能省下不少力氣,如果是只有一、兩人的話,光是一隻惡魔兔子跟惡魔狒狒,要是一場苦戰。

  探索將近三個小時多,猶豫霧濃,當沒有太陽的時候,很難判別是晚上還是中午,一但沒有陽光,森林裡幾乎一片黑暗。

  拿著手電筒照亮道路,危機四伏情況更加嚴重。

  「手電筒的燈光會引來更多魔物……果然先找安全地帶為優先比較好吧?」史特爾認為晚上的探索更加艱難。

  「我同意,那麼暗的地方,照明會吸引魔物注意力,大家似乎也疲勞了。」巴魯贊成史特爾說的。

  其餘人沒有意見,點點頭後,開始尋找空曠的地方。

  森林領域第四十五公里處,沒有找到適合休息的場所,於是在某個地方,史特爾、摩妮雅在周圍數百尺的地方設下煙霧彈的陷阱,一但魔物接近,煙霧彈啟動,眾人就要趕快逃跑。

  這是萬不得已的做法,如果平安度過,早上再回收。

  所有人都是半睡半醒的狀態,儘管睡不好,休息仍是必要。

  摩妮雅則是守夜,巴魯安心的休眠,峰齊則是無法入眠,自願守夜。

  蕾塔靠在史特爾的肩膀上進入睡眠狀態,史特爾受到蕾塔的倚靠,內心的緊張也無法安然入眠。

  身體的清香,熟睡的呼吸聲,盡在眼前,對於男性而言,蕾塔的安心依賴,毫無防備,是一大誘惑,更是考驗史特爾理智。

  摩妮雅看在眼裡,輕微的笑兩聲,這更讓史特爾無法睡眠,只能一動也不動,讓蕾塔好好休息。

  於是變成三人守夜,兩人入睡。






  平安度過一個夜晚,眾人醒來進行回收後,繼續探索。

  「似乎就快到盡頭了呢。」史特爾這麼說著。

  地圖也填了不少地方,雖然途中很多死路,不過大致非常順利,蕾塔(夏莉)則是越來越不安。

  森林領域第四十八公里,森林地面的面積似乎擴大一般,樹木宛如被大幅砍倒丟在左右兩邊,有一種被開墾過痕跡。

  就算五人並肩行走不會妨礙到彼此。

  對於突然空曠的地面,所有人警戒起來。

  肉眼看見,遠方跳動一隻小小生物,也因為濃霧關係,無法確認是什麼。

  「有東西接近。」巴魯第一個察覺,馬上持盾擋在所有人眼前。

  「那是……不要攻擊它!」蕾塔看到生物模樣,大聲喊著。

  只是……

  站在最後面的峰齊,弓箭比蕾塔的聲音還要快一步,蕾塔喊下去瞬間,遠方的生物中箭死亡。

  然後那隻生物死亡之前…………

 『呀~~~~~~~!!!!!』

  尖銳刺耳的叫聲響徹雲霄,這尖銳聲音讓史特爾等人都遮住耳朵。

  叫聲過後,蕾塔全身發抖。

  「啊啊……啊啊……」

  「蕾塔,怎麼了?」史特爾看到發抖的蕾塔。

  生物沒有消失,不是魔物,巴魯跟摩妮雅馬上上前查看。

  「嚇!這是!」摩妮雅看到嚇到。

  「是『曼德拉草』的怪物,冒險者公會內有人提過。」巴魯確認怪物姿態說著。

  怪物、曼德拉草,極為危險的生物,在『世界樹迷宮領域』,曼德拉草會走路,會跳動,是種矮人 類型的怪物,死亡時會產生尖叫,如果身邊有人將會受到詛咒,輕則變聾,重則精神失常、死於非命。

  但是不會攻擊人類,是個到處徘徊的怪物,據說能當成食材,做成奇特的藥效,狩獵的時候通常用弓箭遠處射擊,避免尖叫聲音的波擊。




  然而剛剛的那死亡尖叫……

  這瞬間,四周的草皮不斷的飄動著,接著一群惡魔兔子衝出來。

 『咯啊!咕啊!咯咯咯!』

  「史特爾、蕾塔!快跑起來!快點!

  摩妮雅趕緊吶喊。

  惡魔兔子從史特爾的背後快速奔馳,少說也有七、八隻,兇惡的惡魔兔子,彷彿看到獵物,每一隻都張開大口。

  「嗚啊啊啊啊!」史特爾拉著發抖的蕾塔,拼命的向前奔跑。

  峰齊也收起弓,快速跑起。
  
  這數量絕對戰不過,而且數量也慢慢的在增加,史特爾馬上理解到,為什麼現在的道路會這麼寬廣,絕對是遠征團受到這樣襲擊,惡魔兔子為了狩獵,一邊衝刺一邊把樹砍倒。

  而且樹木堆在兩邊,讓冒險者只能往前跑,這用途很明顯。

  數量增加到十隻以上,前方的道路是個轉彎。

  「要轉彎!」衝在第一位的摩妮雅,大聲一喊,所有人馬上跟著摩妮雅的動作,一同轉彎。

  史特爾是拉著蕾塔的手腕在跑,因此緊急轉彎的道路,蕾塔一個不小心。

  腳步跟不上的速度,產生滑倒,瞬間跟史特爾脫手,峰齊則是很順暢的彎過去。

  「啊!」

  頭上的髮箍也隨之掉落,蕾塔想要撿回,無奈……

  危機逼命。

  「蕾塔!」史特爾馬上掉頭,想扶起蕾塔。

  此時,一群惡魔兔子通過轉彎,看到史特爾、蕾塔慢下,張開大口,準備吃下。


 『咯啊!』


  峰齊回頭,發動印石之力,全部的力量,灌注在一隻箭上。

  「嘖!虛空百發!」

  一箭,豪氣萬分,夾帶印石之力,箭尾,則是無數的氣流如氣功飛過去,箭發中擊第一隻攻擊史特爾的惡魔兔子,從惡魔兔子嘴巴貫穿,當場死亡。

  然後夾帶的氣流,波及所有後方的兔子群,無形的氣流震退所有兔子的腳步。

  史特爾馬上拉起蕾塔的身體,兩人趕緊往前方奔馳。

  印石氣流無法直接殺死,兔子群只有短短兩秒鐘的停滯,但是這個時間足以讓史特爾、蕾塔兩人趕緊起身跑起來。

  「喔勒!」摩妮雅也聚集印石力量,展出劍氣掩護。

  史特爾、蕾塔兩人成功跑起來後,所有人立刻動身,繼續跑著。






  『呼……呼……呼。』

  經過一段時間,終於甩掉那些惡魔兔子,史特爾等人在某處大大喘氣休息著。

  蕾塔雙手拉緊帽子,躲在史特爾身後。

  全身害怕,怕到顫抖身體,髮箍的遺落,精靈的雙耳顯露而出,怕,是怕真實身份的曝光,痛,是心痛史特爾送的禮物遺失無法撿回。

  又在一次的……陷入一模一樣的狀況。

  「史特爾……。」

  峰齊的冷言一語後,架起弓,上了箭,蓄勢待發的狀態,對準史特爾。

  「等……峰齊你要幹嘛?」看到峰齊的姿勢,摩妮雅一臉驚訝問著。

  「摩妮雅,妳還沒發現嗎?史特爾身後的那位魔法師,就是魔女、夏莉!」

  驚人的言語,史特爾內心一震,摩妮雅則是彷彿看見仇人,眼神狠瞪史特爾跟蕾塔(夏莉)。

  巴魯則是一臉震驚的看著。

  「史特爾,你就是這一切的原兇吧?竟然帶著『魔女』四處亂走,要不是剛剛我看見魔女的雙耳,不然連我也被你騙了。」

  峰齊繼續說著。

  「喂……史特爾,這是怎麼回事?」摩妮雅一臉憤怒的問著。

  「等等,先聽我解釋……」

  「有什麼好解釋的!」

  摩妮雅直接從側面推開史特爾,然後對著後面雙手握緊帽子的蕾塔(夏莉),奮力一抓,將帽子直接扯開。

  「不要!」無法抵抗的蕾塔。

  精靈的雙耳,露出在大家面前。

  這一幕,大家內心沉睡中,與魔女相見的景象,以及自己的隊友、帕爾的死亡,瞬間浮出腦海中。

  魔女、夏莉,影子重疊後,摩妮雅、巴魯、峰齊,立刻認出。

  「魔……女……。」摩妮雅不敢置信後退兩步。

  夏莉(蕾塔)顫抖的身體,錯愕的看著史特爾。



  ……我……被騙了?

  史特爾……才是真兇?

  原來……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所有人都無法置信,一直以來,到底誰才是……值得信賴的?

  夏莉的內心,有如崩潰一般,最相信的人,結果是……

  「史特爾!這是怎麼回事?」巴魯疑惑,無法搞清楚。

  「不用多說了,這一切都是史特爾的陰謀吧?惡魔襲擊王都,帶著魔女出現,你們戰鬥都是演假的,最好證據就是惡魔、卡歐斯沒有對史特爾下殺手。」

  峰齊憤怒說著。

  完了……史特爾內心這麼想著。

  「我就覺得奇怪,你怎麼可能攻略森林領域那麼快,短時間內就破了第三層,而且只靠兩個人,原來你跟魔女早就一夥,能夠團滅遠征團的魔女,想必實力很驚人吧。」

  峰齊說的越多,摩妮雅的憤怒越是增加。

  「早知道剛剛就不救你們了,放你們去給惡魔兔子吃掉,你想要引誘我們救援,然後設下陷阱讓我們跟遠征團一樣全滅吧?然後獨吞賞金,跟魔女一起爽爽過日子吧?」

  「史特爾、夏莉!你們……你們!」

  憤怒的摩妮雅,阻止不了的憤怒,史特爾想要嘗試阻止,峰齊的箭卻直接射穿史特爾的右肩上。

  「嗚啊!」史特爾遭受箭擊,整個人躺在地面上。

  「史特爾交給我,摩妮雅、巴魯,殺了魔女!為隊長報仇!」

  「魔女啊啊啊啊!」宛如殺紅眼般的怒火,摩妮雅拔出劍。

  映在史特爾眼前,是夏莉的淚水,摩妮雅持劍朝夏莉砍過去,夏莉則是帶著淚水,向後快速奔跑。

  「該死的魔女!往哪走!」摩妮雅立刻衝上去。

  「摩妮雅、等……」巴魯伸手,卻來不及抓住摩妮雅。

  「巴魯,快追上去!史特爾交給我。」峰齊再次拉弓,對準史特爾。

  「恩。」

  巴魯立刻朝摩妮雅、夏莉兩人追上去,史特爾則是拔出劍刃,左手奮力的將箭拔出,右手流著鮮血,手腕動作僵硬。

  疼痛,使得身體不靈光,眼前,是精準射擊的弓手。

  命,只有一瞬間定生死。

  兩人眼神對持,峰齊的步伐慢慢的後退,拉開距離。
  
  ……………………………………。

  沉默,時間彷彿凍結,兩人默默互看。

  史特爾調整呼吸後,緩緩的開口。

  「你什麼時後發現的?」史特爾帶著佩服語氣,問著峰齊。

  「剛剛,魔女、夏莉跌倒的時候,髮箍掉落我才發現的。」

  「我不是問這個……我是再問……」

  史特爾鎮定自己,認真同時,戰鬥狀態蓄勢待發。

  「你是什麼時後懷疑我……注意你的一舉一動的?」史特爾接近恐嚇的語氣,反問對方。

  「你說什麼?」

  「不用再裝了,這個地步,甚至將摩妮雅、巴魯刻意調開現場,現在我們就直接攤牌吧。」

  「……………………。」

  「就在那瞬間,我找到『動機』以及……真正的『原兇』。」

  遠征團全滅,襲擊魔女夏莉以及,琳姊,殺害帕爾,冒險者攻略速度極慢,這一切……

  真相是…………

  「峰齊 ‧ 言禮爾,你才是這一切的原兇!」

  史特爾的語言出,驚人的反駁,讓面無表情的峰齊,露出奸笑。

  「呵呵……。」

  「你是注意到我懷疑你,在找時間先發制人對吧?剛剛你救我們,是要將一切的『罪』,推到我身上,巴魯跟摩妮雅便會成為『證人』,因此我必須是存活狀態,我太大意了,你趁我還沒確定『證據』之前,先行挑撥,讓我無話可說。」

  最大的失策點,就是卡歐斯的侵入,對上史特爾,卻留一命這一點,被峰齊利用。

  如果所有事件推到史特爾身上,那麼真正的始作俑者,便會全身而退,無論如何……

  這種誰先搶到先機,便能獲勝。

  注意到峰齊的手指動作,一個放箭,史特爾馬上緊急迴避,想要追擊,無奈峰齊的動作迅速,下一隻箭已經準備就緒。

  只差沒拉弓。

  「我從第四層的時候,就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你盯上了,從我說出『有來過』那瞬間,我就注意到你的眼神,跟其他人不一樣。」

  「原來你的言語中,其實充滿了試探,我竟然反而露出馬腳。」




  「峰齊,你怎麼這麼清楚?」史特爾疑惑的詢問。

  「很久以前,我跟我的夥伴來過,繼續前進吧,我對這裡還有點印象。」




  「史特爾,你則是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最初的見面,就再懷疑你了,就在惡魔襲擊王都的時候,戰鬥中,你喊了『蕾塔小姐』那一刻開始,只是我沒有證據,難以揪出你。」

  「喔?」




  「就是現在,蕾塔小姐!」峰齊見準時機,換蕾塔上前,此時的蕾塔,已經聚集強悍的力量。




  「你在事後與國王見面的時候,在『謁見之廳』之前,卻問我『後面魔法師是誰』,讓我更加的懷疑你。」

  史特爾回想之前的情況。




  「說起來……你後面的魔法師,是誰?」峰齊冷語開口詢問。




  從史特爾認識夏莉開始,就在努力的將眾人腦海中的魔女,變成與夏莉的姿態完全不符,夏莉不會是魔女。

  這一點正是史特爾努力製造的結果,然而峰齊卻能第一時間喊出『蕾塔』。

  「我聽巴魯說過,你從帕爾死後,就一直在『妓院』裡面,也沒聽過從巴魯、摩妮雅那邊聽說『蕾塔』的詞語,讓我不由得懷疑。」

  在完全沒有任何資訊情況下,峰齊是怎麼能喊出『蕾塔』的?就算知道,卻沒有提到任何知情管道與風聲,甚至連城鎮的打聽都沒有。

  「你想要釣出夏莉脫口說出全名吧?只是夏莉躲在我背後,不敢出聲,那麼……你竟然不知道夏莉就是蕾塔的情況下,為什麼與惡魔戰鬥的時候,你卻能喊出『蕾塔小姐』這一點我無法接受,除非……你早就知道『蕾塔 等於 夏莉』這一個事實。」

  「……………………。」峰齊啞口無言。

  「當然,我見過『帕爾』的屍體,致命傷不是魔法,而是脖子上的爪痕,從乾掉大量的血跡推斷,那才是真正的死因,你一開始想要嫁禍給夏莉,刻意戰鬥中打掉夏莉的印石,也為了讓夏莉看到帕爾的屍體才這做的吧?還刻意拖到死路上。」







  觀察的史特爾,延著血路前進,沒有多遠,大約兩百公尺的一處死路。

  發現了一具屍體,史特爾上前。

  已經死了,屍體閉著眼睛,身邊沒有任何武器,裝備雖然還在,也都被打的破破爛爛。

  受過『魔法攻擊』而使裝甲破爛,身上的致命傷,是脖子被抓爛的痕跡,爪子的裂痕,整個脖子都是鮮血,令人驚嘆不已。



  然後


  「不是我,我當時只有擊退。」夏莉堅決的回應,不帶一絲猶豫。

  從這一點可以判斷人不是夏莉殺的,史特爾也放下心來。

  那麼擊退過後,夏莉自然也會找安全的地方,那麼……『帕爾 ‧ 阿薩里卡』為什麼會死亡,而且是……被拖至『死路』放置。

  「有人想要嫁禍給夏莉,這一點就說的通,不過那一天,你為什麼會跟我同一時間到現場?」

  「那天我想取回我的印石,在與帕爾先生等人戰鬥,我飾品上的印石被打掉了,他們有弓箭手,射中我的飾品掉落,讓我沒辦法用『風魔法』,戰鬥後過了一段時間,我想取回,就發現你了……」

  「原來如此,算準這一點嗎?簡單說,可能是讓目擊者的我,讓帕爾的死訊,變成妳下殺手,這麼一來,第三者可以平安沒事,為了理解事情前後,我才會尋找夏莉。」

  戰鬥是出自各自的防衛本能,夏莉已經遭受無數冒險者的攻擊,自然看到史特爾也二話不說的開戰也是必然現象。









  「你本來打算,讓其他冒險者看到夏莉站在帕爾屍體前,是最為理想的狀態,但被我先搶先一步抵達現場,罪犯從『夏莉』變成我,你回到冒險者公堂求救的時候,就在思考準備下一步吧?」

  史特爾不斷的說話,對方毫無反應,幾乎是默認的狀態。

  「夏莉跟我說過,遠征團受到謀面人的引誘『魔物』地方遭受襲擊,而襲擊夏莉、琳姊的謀面人,使用的是『爪子』武器,從這一點跟帕爾死亡情況吻合,可以推斷是同一人所為。」





  「我們在第五層,遭受一個謀面人的襲擊,同時被謀面人引誘到『魔物』的地方,王國的軍隊潰散,冒險者們在攻擊魔物的時候,受到『另外的攻擊』全部死亡,人數僅僅在一瞬間,都死光了。」

  史特爾專心聆聽,王國軍隊為了保護王子的退路,全部死在森林領域的第五層,冒險者們則是被暗殺,當時一番激戰後,剩下夏莉跟琳姊兩人對抗不知明的『謀面人』。

  謀面人使用的是『爪子』武器,攻勢非常兇狠。

  琳姊為了保護夏莉,全力與謀面人一戰,在那之後夏莉逃走了。







  「種種因素,你的可能性實在太大了,但是我無法找出『爪子』的兇器,因此我沒辦法跟大家說你就是兇手,不然很可能被反將一軍,就跟剛剛一樣,不過你也等於是攤牌,現在這個情況,你彷彿跟我說『我就是真兇』一樣,對吧?」

  聽完敘述後,峰齊慢慢的……

  「哈哈哈哈哈……我還真是蠢,竟然露出明顯的破綻阿,哈哈哈哈。」

  傲慢的狂笑,令史特爾敢到害怕。

  毫無疑問了!

  峰齊 ‧ 言禮爾,是一切的原兇。

  「沒錯,我就是一切的犯罪者,你的推論一點都沒錯,我就是真兇,然後……你要找的爪子,就是這樣。」

  峰齊拿出三根箭,然後手指縫隙握緊箭根,箭頭則是用手指虎口頂著,拳頭的姿勢,卻多了三根鐵製的箭頭。

  這種特殊握法,任誰

  絕對想不到。

  弓箭手變成爪子手,無法串通這一點的人,根本不會懷疑峰齊。

  唯獨史特爾是從別的地方,懷疑這個人。

  「果然……你的動機,就是『錢』吧?剛剛你提到『獨吞賞金』這幾個字時候,就等於默認自己的動機了。」

  「哈哈哈哈哈哈,錢可是萬能工具,誰都想要的,不過我真正想要的,則是『名譽』啊。」

  「什?」

  突然,峰齊全身凝聚了印石力量。


  「史特爾啊,你聽說過『好奇害死貓』嗎?你……知道的太多了!」


  眼神一變,峰齊的弓箭變成爪子,朝史特爾殺過去。

















啊~~~~啊~~~~~~(累癱)

終於把文章補完了,最後的推理部份

實在是~~~~

不太會打Q_Q,果然推理的劇情很難安排

不過我還是喜歡啦~~~

最近打的時間越來越長了,希望我能繼續保持文章的更新












  謝謝讀者的觀看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喔 ε٩(๑> ₃ <)۶з

  您的GP就是我的創作動力~~

  謝謝大家~~ (๑´ㅂ`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702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世界樹|中世紀|戰鬥

留言共 1 篇留言

灰色
"狒狒",波"及"

10-29 09:42

悲艾
謝謝妳~~我補完文章囉,歡迎再來看看^_^10-29 10: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irsky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世界樹傳奇 23 最後的... 後一篇:小品小品 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sx87412巴友們
巴友呦!你們可曾聽過這樣的一句話?! Plus Ultra!進來我的小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