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前略,所以來攻略審神者吧

作者:敕勒│2017-10-28 09:23:53│贊助:116│人氣:808
入內注意:惡搞有,刀審有(?),上一篇在這邊,沒看過先看比較懂
 


審神者看到筆電螢幕上的畫面時差點噴飯。
 
限制級、全彩、耳機拎起來還有聲音,被冷醒的她花了點時間才讓腦袋重新開機。
 
她點了點滑鼠,沒料下方又噴出語音……遊戲還沒結束,台詞還挺糟糕,聽著裏頭沒意義咿咿啊啊太陽穴隱隱發疼,但配著這般的遊戲畫面想想也是。她試圖迅速結束,然而快速連點且忽視語音的狀態維持快十分鐘,裏頭的圖也換了快十張。
 
各種新世界的大門開啟。審神者扶額。
 
放著加州清光一個面對也太殘忍。
 
手機裡的LINE仍是跳著,未讀訊息很多,這群審神者八成也熬夜拼滿路線,她滑了滑,一個晚上過去眾人接連卡關:普通、HE、支線,唯獨缺了隱藏路線;其實討論的實質意義不大,畢竟攻略的角色不同,審神者們只求能不能蹦點線索。
 
劇情終於跑完了,關機為上,她抬起頭,螢幕顯示卻祝賀完全攻略。
 
審神者滿臉問號。
 
「我全破了。」
 
「前輩好強!隱藏結局是什麼?」
 
「呃,我看看……」其實她也不清楚,翻閱結局目錄,審神者頓時想起那個莫名其妙的成就。
 
——光榮電燈泡
 
審神者臉黑。這不是乙女遊戲嗎?她決定找個時間和未來政府談談。
 
當然,在那之前那把身心飽受衝擊的近侍刀優先。
 
 
加州清光很可憐的被吊在樹上……裸的,這又歸功於他們最近追的一部動漫,電視成癮頗糟,還是群幾百歲的古老付喪神;兩把極化脇差殺氣騰騰的守在一旁,她要過去還被一堆刀擋著。
 
「主人,您是女性。」燭台切光忠板著臉道「再怎麼寵也不能讓男人在妳房裡過夜,何況還是個頗有意圖的男人?」
 
 
「清光嘴裡的蘋果是你放的?」
 
「鯰尾原本要塞馬糞。」
 
「那他身上的繩子是……」
 
「龜甲縛。」見自家主子一臉囧樣,太刀迅速補道「我們打電話去了望月先生家,那邊的一位高手教的。」
 
事實證明,古老付喪神們對現代3C用品的適性頗佳。
 
「先把清光放下來吧。」她決定先緩緩,可惜燭台切光忠的態度仍是堅決:
 
「您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知道。」審神者歛起神色「再放著清光吊下去,咱們家定會被檢非違使查水表。」
 
「主人!」
 
「大家都是大人了,理性點啊。」她聳肩,不知道是否該繼續看著自家近侍刀,但清光看到她了,仗著靈敏的視力,少年眼眶轉著的水色一覽無遺,又是羞又是委屈。被粗紅繩捆綁的付喪神使勁嚕著懸在半空的身子,這羞恥程度鐵定異常高,定是不想給人看見、更何況是對上眼?可惜加州清光完全忘了自身目前的狀態,正面至少還能看臉,背面的話……審神者默默別過臉,她真的沒那方面的興趣。
 
「放清光下來」她說「是我請他幫忙的、你們有親眼看過遊戲畫面?」
 
 
 
審神者的房間、一群男人圍著亮閃閃的小筆電捂臉。
 
「我還沒吃早餐啊!」獅子王哀號。
 
這不是有沒有吃早餐的問題,而是更嚴重的會不會反胃會不會吐的問題。
 
非常之說服,重口之非常。好在審神者有先看過,篩選出來的各個經典:小至顏藝,大至不可說,一個比一個精彩也一個比一個驚悚,不需言語,畫面自會說話,震撼自會烙印在心底。
 
 
這是乙女遊戲?乙女遊戲是這樣?主人妳都玩這種的!?不,加州清光那傢伙是特例吧。男人們驚疑的聲音此起彼落。
 
LINE上的訊息來的剛剛好,叮咚一聲,審神者挑眉,毅然決然將手機轉過。
 
「啊啊啊啊啊!」長曾彌虎徹與和泉守兼定慘叫。
 
因為五把初始刀中,有兩把分別名為蜂須賀虎徹與陸奧守吉行。
 
 
審神者們那頭也是一片慘叫,別忘就任的人選中有三個是男的:大叔傳貼圖,一路嘔到底;男人沒事,卻是代打的一期一振跑去抱馬桶;少年嘔歸嘔還是有替自家初始刀平反。
 
「未來政府出來!就算是仿造品也有尊嚴啊,哪來乙女遊戲的男人盡是被壓,攻略不是這種攻略吧、你把主角放哪去了?」
 
身為唯二女性之一的少女審神者也表示不能接受。
 
「小夜歌仙我不行啊啊啊!他哥在我背後很火啊啊啊!」
 
 
這是個雞飛狗跳的早晨。
 
要不是上頭有未來政府的印章,審神者真心懷疑這是歷史溯行軍的陰謀。
 
加州清光嚶嚶嚶的哄睡了……不,其實是她一記手刀把人打暈,不然這心理陰影實在太重;大和守安定提著本體在演練場歐啦歐啦,狂暴的有些喪心病狂;和泉守兼定差點翻牆去找陸奧守吉行算帳;長曾彌虎徹不愧是大哥,電話拿了打給弟弟關切,可惜還是被掛電話。
 
燭台切光忠很哀傷的表示為何要浪費食物,一大清早給他們看這種東西。
 
審神者啥都沒說,拿起手機,未來政府欠她一個解釋。
 
 
至於和未來政府說了什麼,刀劍男士們就不清楚了,只知交涉完後隔天信箱多了份包裹。
 
拆開來,又是片光碟。
 
是遊戲。刀劍男士驚恐莫名,封面上頭的數量還與之前一樣,面孔同樣美化百分之三十,長相熟悉、卻熟悉的可怕,刀男們見了紛紛倒抽一口。卻見審神者淡然點頭,翠綠的眸色越發深沉,一臉從容就義,在眾人驚懼的眼光下轉身就走。
 
 
「主人不要!」
 
 
 
有誰可以解釋為何第二彈是審神者?
 
「請您不要這樣,有事說出來大家一起處理,請相信我們,不要想不開!」
 
「我們人在這裡,主人想打就打我們,不要跟遊戲過不去!」
 
「主人那個玩了會萬劫不復的!」
 
「都是我不好,當初不要去打工就沒事了嗚嗚」
 
付喪神們死命抓著她,一群大男人像是見了尤加利樹的無尾熊,扯手抱腰樣樣來,這時候哪管男女有別,本丸正臨存亡之秋!打刀以下的把自家主子抱的緊實,同為打刀的和泉守兼定也上了;素質高真不是蓋的,一把把人拉過,殺手鐧上了「主人你要乙女直接說!本大爺讓你體驗個夠!」說罷便抓著自家主子的腦袋使力往胸膛撞去。
 
 
這把刀的打擊,你們懂的。
 
叮咚。還好門鈴響了。
 
堀川國廣探頭,鬆開抱在搭檔腰上的手,從人牆的縫隙間鑽了出去。
 
 
「主人,包裹要麻煩你簽名哦!」
 
 
 
 
果然是未來政府寄的無誤,審神者塞好衛生紙捲。沒錯,她流鼻血了……物理上的、脖子也扭了。審神者扶著脖子,幸好燭台切光忠替她翻了貼布出來,事實證明素質再高和泉守兼定仍是個熊孩子。但作為本丸的領導者,即使脖子歪了一邊也是先把包裹簽收。
 
至於本丸的熊孩子、最終是由新選組局長之刀長曾彌虎徹出面道歉,大哥壓著和泉守兼定的腦袋土下座,脖子疼的審神者沒法搖頭,只能擺手示意兩人站起「站好。」她這麼說,要熊孩子面向自家大哥道歉,和泉守兼定一面不甘願的嚷著我也是為主人好啊一面撓著腦袋轉身,未料自家主子突然發難,腳往膝蓋一踢,和泉守身子前傾,審神者的手又是一抓,重力加速度,就這麼拖著和泉守兼定的腦袋往長曾彌虎徹的胸膛撞去……於是乎方才在走廊上發生的戲碼再度上演。
 
 
「感覺如何?」一手扶著脖子的審神者問。
 
「好硬。」臉埋在打刀胸膛的老么回「虎徹大哥你去洗個澡吧,味道有點重。」
 
 
長曾彌虎徹仰天。
 
 
 
 
包裹非常大件,重量是還好,甚至偏輕,就是體積可觀了些,付喪神們分工搬了進來,拆開來才發現裏頭的東西大有學問。
 
不,是驚喜。
 
「手機?」偏輕的理由是防撞用的保麗龍,實際上的東西很小、小的令人驚艷「一、二、三……總共九台,還有PS3、主人!?」
 
「未來政府體恤大家的辛勞。」審神者眨眨眼「最近會比較忙些,之後排個時間一起出門吧、你們也需要休息吶。」
 
「出門?一起出去、這是渡假的意思?」獅子王問,見自家主子面上的笑意,刀劍男士們更加驚訝「真的假的啊」
 
「出去玩、去哪裡?真的可以嗎!」鯰尾藤四郎歡呼,蹦過來抓著她的手搖搖「我們要去哪裡、去海邊嗎、可以去海邊嗎?但是遊樂園好像比較好,我好想坐雲霄飛車,真的可以嗎主人!」
 
 
「怎麼這麼突然,出去渡假是好,政府那邊准,家裡錢夠嗎?」燭台切光忠果然是務實派,畢竟這小本丸素來拮据,當家的審神者都偷渡刀劍男士去打工了,又何有餘錢支付這麼多人外出「主人您的心意我們心領,這些東西已經很好了,請別這樣勉強自己」
 
 
「未來政府全包了。」她卻這麼說「連去年的份一起,放心吧、就當作員工旅行。」
 
員工旅行?刀劍的付喪神也有員工旅遊,人與器物靈一視平等、原來是良心企業嗎。刀劍男士們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與他們之前的印象相去甚遠,再者付喪神們是真心高興,畢竟外出透氣的機會著實不多。
 
 
仔細一想,卻又發現其中古怪。
 
 
員工旅遊、慰問品、那片標榜乙女,內容不實的光碟,以及審神者方才要帶去房間,自己攻略自己的遊戲。
 
來的時間點未免太巧,想想這主子的個性,不安頓時升起,刀劍男士們一同看向自家主子。
 
「……您和未來政府談了些什麼?」大和守安定問。
 
 
審神者微微一笑。
 
「你們有聽過肖像權嗎?」
 
 
寫做談唸做A(或是恐嚇),審神者和未來政府「談」了很多東西:七天六夜,本丸含審神者在內總計十人,濱海渡假村、五星級飯店、高級料理——公費全包,治裝的部分更是豪氣的塞了一張魔法小卡,伴手禮啥的全隨便你們,一卡在手土豪無窮,出門在外裝逼必備「真的、這張卡片?」加州清光聽了眼睛立馬亮起,看向審神者果見肯定,她豎起大拇指道「你的那套保養品我已經先刷一年份起來了」「主人!」付喪神飛撲,險些二次扭到她的脖子「請讓清光一輩子跟隨妳!」
 
這還沒完,抱著審神者嘻嘻嘻的傻笑一陣後,加州清光像是想到啥似的,又連忙奔回房裡拿了本雜誌出來,翻開來、打刀少年害羞而興奮的指著價格六位數的化妝品嚷著道「這個也不錯呢」
 
 
不錯啊。原來審神者的薪水都是給你敗的,難怪要抓這小子去打工。得知本丸拮据真相的刀劍男士莫不點點點。
 
 
「所以這片光碟就是……」
 
「主要是抓bug以及意見和感想回饋。」審神者扶著脖子道「據說是分好幾個團隊下去做的,所以這次、嗯,倒不至於像上一片那樣。」
 
 
好吧,莫名的鬆了口氣卻又覺得可惜,總之應該是客群問題,那張亂七八糟的遊戲真看不出是走哪個方向,反省一定……但由攻略的對象看來,莫非刀劍男士們也是潛在客群?
 
 
究竟是良心企業還是血汗工廠,經濟不景氣連政府都要開拓事業第二春了呢。付喪神們想了想,眼前的還是比較重要。
 
「我們來攻略主人吧」刀劍男士說。
 
 
 
 
前略,刀劍男士們展開二次元審神者攻略戰。
 
為了員工旅遊。付喪神們想。儘管前幾天的心理陰影猶存……天知道這遊戲玩一玩會不會出現突發狀況?若是顏藝也罷,要是打開門看見換衣服的大叔審神者一臉嬌羞的說不要,他們鐵定把眼睛插了。
 
幸好大叔不是第一個,這次的遊戲有新增功能:不是五個讓你挑,而是根據難易度循序漸進。順序沒問題,槽點卻來了;刀劍男士們全是男的沒錯,乙女遊戲沒意見,可就任的審神者們卻是性別各半,外觀美化百分之三十依舊是平常看到的那張臉,有男有女,雖是賞心悅目,不過付喪神都是男的,這……真的沒問題嗎?
 
有問題也得上了,員工旅遊可不是開玩笑!
 
 
「看什看,時代不一樣了、這個時代會做菜是基本好不好、是基本!」
 
螢幕中的人將臉撇過:雙手抱胸、白色的圍裙、倔強的神情,果真是忠實呈現個性「……這次出陣做的不錯啦。」攻略對象第一棒──少年審神者回。
 
 
不愧是第一棒,看著蛋包飯上頭細心完美用番茄醬擠著的「辛苦了<3」,刀劍男士們如此真心覺得。
 
「台詞是不是寫錯了?」和泉守兼定問「怎麼跟畫面對不起來」
 
「小孩子靜靜看就好。」獅子王回。
 
 
這好感度也刷太快。隱約的,甚至還有種光源氏計畫的FEEL:傲嬌少年賢夫養成計畫。
 
可能是第一棒吧。刀劍男士們決定把原因歸在這邊,劇情基本上以傻白甜為主,滿滿的砂糖堆的畫面全白:沒事吵吵架,拌拌嘴皮子,吵完架出陣……見著受了傷的付喪神歸來,明明很心疼,嘴裡仍是逞強的罵著笨蛋,手抖抖抖的握著手入棒修理,然後和好,過沒多久又吵起來,如此周而復始。
 
一整個新婚小夫妻模式,敵人來襲也不忘閃一閃螢幕外頭的。未來政府對他們的誤解真是深──和敵人打鬥可以吵架耍帥全兼顧,一手抱妹還把有兩隻手的打翻……這樣還打輸、敵人真要檢討。付喪神認真想著,若是有個這麼吵的主子,肯定是先把人打暈帶遠再說,戰場上哪經得起這樣折騰?歷史溯行軍究竟是被擊退還是被閃瞎真是不得而知。
 
而遊戲似乎是全年齡向,正好適度的避免掉尷尬,一路甜(白)下來,結局反而稍淡:少年審神者站在門口,丟了金刀裝又塞上三層盒便當,對著即將遠征的付喪神嚷著快滾,卻料刀劍男士手裡的便當一放,轉身把人抱了滿懷,少年推了推始終沒推開,臉埋了進去,畫面就停在兩人泛紅的耳根上。
 
 
沒有親親,只是單純的抱抱,手也沒亂摸,刀劍男士們看了,卻安靜了好一會。
 
 
果然是考量到少年的生澀吧。他們想。
 
 
「……其實還不錯耶。」
 
殊不知,付喪神們發表的短評卻也帶著生澀的可愛。
 
 
 
 
 
有個不錯的開頭,刀劍男士心安,也期待起第二個攻略的對象——沒錯,萬眾矚目的少女審神者,回到主選單,身著水手服的可愛女孩令男人們異口同聲也現實的「哦哦哦哦哦」了起來。
 
 
「我回來了!」
 
「妳回來了!」這群長期缺乏滋潤的雄性生物對著螢幕裡的少女說。
 
 
裙擺飛揚,少女的一顰一笑很得刀心,未來政府果然懂,當他們出陣受傷,跪在手入房嚶嚶嚶自責的少女更是令男人們捂心口。
 
「爆幾次衣服都值得。」
 
「女孩子好棒啊。」
 
「泳裝好可愛。」
 
 
心靈的綠洲。不知道誰說的,完全沒顧慮還有人在旁邊呢、本丸的當家聽了又是做何感想?
 
甚至少女端著黑色不明物質上桌時,刀劍男士們都能諒解。
 
「沒關係,這種事我來就好」燭台切光忠撫著下巴微笑,散發著哎呀真是的呢的感覺說道「下什麼廚房,女孩子就是拿來疼的啊!」
 
 
 
而望著這群賀爾蒙絕讚爆發中的男人,剛從廚房探頭出來的審神者(♀)決定放下菜刀,安安靜靜的打了電話叫外賣。
 
終究偏心有偏對,自家近侍兼初始偷偷跑來扯她袖子。
 
「……主人」
 
 
「劇情不等人哦」她說。
 
加州清光笑了笑,雙手放在後頭,眨著貓咪似的眼睛輕巧的說道:
 
「主人在這裡。」
 
 
所以說,偏心要偏的值得。
 
審神者果斷又刷了筆六位數的美甲產品。
 
 
 
 
櫻花飛揚,身著高校制服的少女回眸一笑:
 
願意等人家長大?」
 
 
「等!」
 
回到客廳,這群深得滋潤撫慰的付喪神決定給這遊戲五顆星。
 
滿足,超級大滿足,不怪自家主子太MAN,是誰心裡都想在保護的對象前帥上幾把。
 
 
而且人物的個性不怎麼OOC呢!刀劍男士想,這下眾人更加有恃無恐,還管攻略剩下的三個對象是誰?大叔審神、男人審神、自家MAN爆的審神儘管來!瞧著這劇情的質,應是不用擔心超展開。
 
「呦嘻,上了」興致勃勃的付喪神們捲起袖子。
 
 
第三個攻略對象:大叔審神者
 
 
好吧,其實還是有點抖,試問攻略一個大叔會發生什麼臉紅心跳的事?儘管大叔審神者的長相頗大叔,美髯、肌肉、一百八,怎麼看都是放前面。可系統內建貌似刀劍男士們才是攻略人的那方、反推回來,那麼被攻略的那方應該就不會出現霸氣把人壁咚或是一把把人抱過然後說「混帳,還不放開我的劍男人」之類的劇情?
 
「你確定這不是說主人?獅子王簡直目死,幸好審神者出門了,在吃過外送的拉麵後出門了,連著加州清光一起據說是去領打工的薪水和道歉,也是人不在他們才敢這樣說……畢竟你知我知、自家主子是出了名的天兵。
 
「換換吧」大和守安定擺手道「雖然是那傢伙自找的、但天天看加州清光被壁咚還不嫌膩?」
 
「不嫌。」鯰尾藤四郎說「主人不要哪天突然想換壁咚的對象都不嫌。」
 
「……同意。」
 
這是件很傷尊嚴的事,刀劍男士們想。
 
 
但也請不要攻略到一半出現半裸的大叔嬌羞說不要的劇情。他們真的會插眼睛、真的。
 
 
還好以上皆非。走向很正常,就是純純的爺兒味,吃飯、喝酒、上館子,大叔很NICE的,喜歡喝酒喜歡請客,笑聲也是哇哈哈哈的,豪邁的緊,撇除偶爾下場練習完後被汗水浸的半透明的衣服,或是一同進澡堂時,被繪師過分雕琢的肌肉,刀劍男士們都還可以接受。
 
 
當我是兄弟?」
 
--->當然。
 
 
某天夜裡,大叔揪著刀劍男士一起翻牆找宵夜去了。吃得開心聊得開心,兩個人喝得醉醺醺的,搭著對方的肩膀在路上搖搖晃晃,甚至還五音不全的唱起了歐吉桑的歌。
 
明月高照,他們溜回本丸,和出去的時候一樣,提著鞋子翻了牆,並肩坐在走廊上聊了天。
 
 
我們認識多久了?大叔隨口問起,三個月、半年、一年,遊戲中並沒有明確交代,刀劍男士們看著選項猶豫,最後選了第四個選項。
 
 
「不記得也好哈哈」大叔笑,CG跳出,肩膀被拍了拍,月光照著他的臉,黑眼圈與稍高的髮線,歲月痕跡侵蝕的早,明明是個不滿三十的人,倒是先老來等「家裡人多、雖然嚴格來說你們是刀啦,這般鬧哄哄的,日子也過的愉快。」
 
人,果然是群居生物啊。他突然說。
 
「……」
 
「沒別的意思,也不是說你不好,但……」他搔搔頭「咱們是兄弟吧?」
 
 
--->當然
 
「我知道我知道咱們的交情一定,只是提到這個總有點難為情……活了二十六年,女人的嘴沒親過半個,想想我也真是唉」他嘆氣,一邊摸起髮際線「雖然跟你們幾百歲起跳的相比我算小兒科啊」
 
 
 
然而,此時螢幕外的刀劍男士卻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
 
「……大叔是處男?」
 
「未來政府也太過分了吧,這是人身攻擊!螢幕裡的就算了,為何螢幕外的也要一起攻擊?」
 
「單身一千年有錯嗎、二十六年而已少來跟我訴苦!」
 
「少來處不處,咱們是刀!砍過人吃過血,摸過刀柄的人數也數不清,我們的經驗可豐富了!」
 
「對啊,主人手入不也是常常摸我們的刀柄!」
 
 
 
 
回到遊戲,選項又出現了:安慰他什麼的果斷放棄,付喪神們賭氣按下女朋友是啥,那個能吃嗎的選項。
 
「說的也是」大叔正色道「好兄弟,我確實是太小心眼,出生入死,要開葷也是包個一整棟咱們一家大小一塊去!」
 
 
「大叔啊!!!」
 
「我錯了,請讓我們跟隨你!」
 
於是方才還在生氣的立馬轉向,這群付喪神……如果自家的審神者在場,一定滿臉點點點。
 
之後他們好感度就刷的很用力了,大叔喜歡喝酒,於是酒盡情送,公文趕通宵也一塊黑眼圈,好主子、這點值得,個性上是很忠實沒錯,不過大叔本人身體不好這點卻也忠實呈現上去了。
 
結果飲食調理,作息控管:掌鍋鏟的燭台切光忠上了,大和守安定也不落人後的斯巴達:十一點就寢六點起床一切嚴格執行,不從就竹劍伺候;刀劍男士們同時發現戀愛遊戲竟然也有小遊戲可以玩,外出的場所多了溪邊,一群大男人搶著魚竿釣魚,就是要給好兄弟進補進補。
 
 
然後,結局了。
 
月下共飲,兩個大男人盤著腿聊天。
 
「你說的對」大叔審神者說「女朋友啥的果然不需要。」他抬起酒杯一飲而下:
 
 
「我有的刀柄就了。」
 
 
啪的一聲,手裡的搖桿直直落下。客廳寂靜無聲、刀劍男士們個個悚然。
 
 
一、果然是大人,所以親了。
 
二、他們知道這遊戲是攻略審神者,實際看到畫面還是嚇了把冷汗。
 
三、大叔長的一臉前面,發言卻是妥妥的後面。
 
 
縱觀刀生歲月,閱歷無數,付喪神們生平第一次覺得,太忠實的呈現也是件非常恐怖的事。
 
「剩下的兩個是誰?」刀劍男士們終於有了後知後覺的危機感。
 
 
 
第四個:男人審神者
 
 
「刀本來就是彎的,老子卻是直的,想掰彎我?好啊,如果你行的話、嗤。」開門見山,跑到第四個,這麼直接也是能接受。
 
刀劍男士倒是挺不爽。
 
好比惡婆婆與寒冬中受虐的小媳婦,這是條非常機車的路線,同是傲,少年傲起來令人想捉弄,男人的傲卻是森然而絕對的冷;起跑線從一開始就不平等,我是你的持有者、乖乖聽話。在這條路線中十分明顯。
 
但,這是攻略遊戲啊,既然是攻略的對象就一定推的倒。望著這麼唱秋的持有者,刀劍男士們相互使了眼色。
 
 
「把他掰彎」
 
人都是越挫越勇,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激的,也因此這條路線是所有路線中最快解決的。
 
「哼,不錯嘛」結局,他們成功把男人掰了、也推倒了,由上而下俯視,依舊不見審神者眼裡的傲退去半步,他鉤著嘴角露出不怎麼讓人舒服的微笑道「但記住,這個家的男人不會少,只會越來越多」
 
 
「你們,都是老子的。」
 
 
 
「……我想砸電視。」螢幕外的刀劍男士脫力,這種空虛感是怎麼回事?以為自己贏了,卻又好像沒贏多少。
 
「他該不會從一開始就是彎的?」鯰尾藤四郎問。
 
「別」大和守安定道「這只會讓人更不爽。」
 
 
 
 
然後,也是最後:打BOSS了。
 
一言以蔽之,他們家的主子就是個天兵。
 
會排在最後也與未來政府對她的印象有關吧、唉。
 
因為是最後一個,所以也多出其他選項,同樣的文字在四個選項中常駐,可惜在戀愛遊戲中令人心動的選項,在刀劍男士眼裡看來都是陷阱:
 
 
壁咚她。
 
推倒她。
 
 
遊戲一開始就出現了,請多指教說完就跳了出來,怎麼看都很可疑。
 
這不是快速BAD END才有鬼。
 
「可以讀檔吧?」不過因為是遊戲,他們膽子自然大了些,二來審神者也還沒回來,心裡想著不試白不試,最慘不過再來一次,或許會有難得一見的畫面也說不定?刀劍男士想著想著,便按下「壁咚她」。
 
 
於是初次見面的初次壁咚,刀劍男士(遊戲)的金刀裝便受到冥界的召喚。
 
 
好感度減二十。
 
這還沒完,反正痛不是痛在自己身上,這群沒良心的付喪神們在認識的第一天晚上,再度強迫可憐的刀劍男士(遊戲)去審神者的房裡體驗第一次推倒。
 
這是有CG的,看著身穿輕薄睡衣的主子被推倒時,刀劍男士們還不好意思的互遮眼睛,誰知畫面一轉,一隻毛茸茸的魂之助蹦了出來,露肚肚、晃肉球,各種滾來滾去的賣萌,刀劍男士們困惑,卻也困惑沒多久,因為畫面再來便轉到餐桌上:
 
付喪神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下身裹著繃帶,點點觸目驚心的血跡染在上頭,審神者則是在桌子對面,神情很和藹、正催促著刀劍男士宵夜要趕緊吃,免得放涼。
 
 
那是碗貢丸湯。
 
遍布點點血跡,和繃帶上頭的有八十七分像的貢丸湯。
 
 
螢幕裡的刀劍男士掩面抽泣,螢幕外的刀劍男士看的連忙夾緊腿、渾身直發毛。
 
所以說感情是循序漸進:女人說不,男人不能硬要。否則遭受的又是何等的切身之痛?
 
「讀檔吧」長曾彌虎徹不忍「就算隔了個螢幕好歹也是我們的夥伴啊。」
 
「嗯……」刀劍男士們把頭轉過。
 
 
再來他們便乖了,雖是忠實還原多少還是有些地方誇大吧,他們暗自慶幸自家主子對自家付喪神的包容度頗高,不然本丸一天到晚獵奇還得了?男女有別還是尊敬為上,想把人壁咚推倒乖乖把好感度刷起來再說。
 
好感度八十%的時候,他們又壁咚了自家主子一次。
 
這會沒被物理攻擊了。
 
可男人的尊嚴被攻擊了。
 
 
壁咚不成反被咚,這主子果真正常運作,螢幕裡只見她笑盈盈地把落下的髮絲塞上耳後,向著內八(對,這內八看了還有股濃濃的既視感)的刀劍男士道「小哥,來之前牙記得刷了沒?」
 
 
螢幕外的刀劍男士捂面。
 
 
這是攻略還是被攻略呢?男人們哀傷地想著,認識這麼久,這主子怎麼看都是推人的,試問刷到一百趴會發生什麼事、真能推嗎,能推感覺三觀就要被顛覆了,遊戲攻略一定推的倒……但,推倒之後他們又要用什麼表情來面對審神者?
 
 
未來政府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們望著遊戲畫面想了很久,最後朝向紙門外嘆了口氣。
 
「我們……」
 
「嗯」
 
「畢竟主人最初也是打算……」
 
「就那樣吧。」
 
果然是攻略難度最高的角色。
 
 
最終,是有點虎頭蛇尾啦,不過刀劍男士們還是把檔案存好,在審神者回來之後交棒給了她。
 
 
 
「主人就是主人,我們才不需要這種遊戲呢!」由鯰尾藤四郎代表,在感想回饋單上如此寫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697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刀劍亂舞|二次創作設定|一切始於妄想與超展開|作者有病|其實一點也不乙女

留言共 2 篇留言


下什麼廚房,女孩子就是拿來疼的啊啊啊啊
光忠我想嫁給你阿阿阿
這種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暖得了床的男人哪裡找啊啊啊
對了,日刀判幾年(誤

10-28 22:52

敕勒
自家審神表示:
還有就某些層面來說我們才是被吃嫩草的那一方吧10-29 08:05

沒關係我願意被吃嫩草阿阿(人家還不要你勒
這種男人在現代根本已經滅絕了好不好##

10-29 08: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iskaer10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發現自家主子在玩乙女遊戲... 後一篇:如何使性騷擾正當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統合失調症.思覺失調症)(双極性障害.躁鬱症)勤洗手 勿生食 重衛生 寄生蟲別入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