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我決定用偶然得到的時間暫停能力行俠仗義!》1

作者:LanTern│2017-10-26 19:02:06│贊助:50│人氣:3076

之一 女性恐懼與時間暫停

 
  一切都停下了。
  世界失去了聲音,也失去了生氣。
 
  我回望四周,確認了誰也不會動。
  誰也看不見我。
 
  雨薇就站在我眼前。
  平常那個開朗、果決,就算是男生也能打鬧成一片的——我們的班代,現在就一動也不動地站在我眼前。
 
  雨薇的眼睛依然帶著笑意,直勾勾望著我身後的某處。
 
  我從以前就覺得她的眼睛很漂亮。
  但是直到那麼近的距離之後才發現,她的眼睛好大、睫毛好長,隱形眼鏡下的瞳孔是淺棕色的,即使是在完全靜止的世界裡也澄澈無比。
 
  染過色的短髮垂盪在耳際,柔順光滑,就像是高級絲綢。即使是現在這個情況,似乎也只需要輕輕吐息,就能讓那纖細的髮絲飄動。
 
  雨薇的嘴唇塗著淡色的唇膏,現在正微微搖揚起,看起來非常柔軟,吹彈可破。
  她是這一年來少數(或說唯一)會對我笑的女孩子,她對我笑過無數次,但我卻直到現在才發覺原來這雙唇這麼誘人。
 
  我的視線難以抗拒地沿著她輪廓的弧線往下,經過精緻的下巴、白皙的脖頸和鎖骨。
  然後落到了她的胸部上。
 
  雨薇的胸部很大,這點我早就知道了。
  但我現在才真正感受到那份驚人的破壞力。
  在這麼近的距離,隱約能夠看見藏在素色女用襯衫之下的內衣痕跡,在靠近領口的部份,我甚至能夠看見一點點讓人喪失理性的淺溝。
 
  我吞了一口口水,舉起顫抖的雙手,輕輕捏住襯衫最上端的鈕扣。

 
 
 
01
 
 
  「你看看這個身材,我的老天鵝啊。」
  「欣怜學姐看上去瘦瘦的,實際上該豐滿的地方還是很豐滿耶,真色。」
  「一想到跟她同校,就覺得……該怎麼說呢,嘿嘿。」
  「又沒跟她同系,你是在爽幾點?」
  「欸,你覺得她班上的那些男生,是不是每天都看著她想一些下流的事情?」
  「一定是的吧。」
 
  「——你們兩個非得一大早就講這些沒營養的話嗎?」
 
  我轉過頭,對著坐在我後頭的那兩個傢伙說。
  真受不了,就是因為他們這付德性,才會上大學一年了還是交不到什麼朋友。
 
  現在是早上十點,我正坐在教室第二排座位,一邊吃早餐一邊等老師來上課。
  雖然這門課是系必修,但是現在已經算冬天,再加上老師本持著「西方教育主義」,從來不點名,所以現在在教室裡的人不超過十五個,絕大多數學生寧願選擇繼續窩在被窩裡睡覺。
 
  前三排座位除了我以外,就只有我後頭這兩個白痴,也因此他們才會一大早就掛著淫穢的笑容對時尚雜誌寫真的模特兒高談闊論。
  ——好吧,就算教室坐滿,他們大概還是會掛著淫穢的笑容對時尚雜誌寫真的模特兒高談括論。
 
  「又來了,阿明又在假掰了,他又開始假掰了。」
  「你明明在紫欣怜學姐寫真集開賣的當天就買了兩本,怎麼還有臉說這種話啊?」
  「我只買了一本,另一本是別人抽到贈品不要送我的!真是暴殄天物……」
  「不管怎樣,你現在手裡有兩本學姐寫真集是千真萬確的事情吧?我覺得你可能是學校裡唯一一個有兩本的人哦。」
  「唉,可惜現在那本寫真集已經買不到了,早知道我那時候也趕快買一本當作投資。雖然她現在只是小有名氣的平面模特兒,但我肯定她有一天一定會大紅大紫!怎麼樣,明仔,要不要趁社團去找學姐簽名?。」
  「才不要,這樣好像變態。」
  「你就是變態吧?只印刷三百本的稀有寫真集一個人就持有兩本的傢伙在說些什麼呢?」  
  麥可搖搖頭,裝出嫌棄的眼神。
 
  姑且介紹一下好了。
 
  那個剪著斜瀏海、散發著一股慵懶氣息的帥哥叫做許紹華,通稱麥可。他的外型在剛進學校那陣子吸引了不少女孩子的追求,但過了一年之後,那些女生們都已經看透了他的蠢蛋行徑,現在他只是一個在班級金字塔底層蠕動的阿米巴原蟲而已。他老是說自己有一個其他學校的女朋友,不過應該是初X或是LoveXive那類的東西吧。
 
  另一個剪著短髮的圓臉男叫林東廷,通稱宅廷,是個不折不扣的宅男。他最擅長的事情就是色咪咪的盯著穿迷你裙或超短熱褲的大姊姊看,然後發出嘿嘿嘿的笑聲,也因此他最討厭的季節是冬天。附帶一提,他是班上平均成績前五的學霸,所以每到期中期末身邊總是會圍繞一群想跟他借筆記來抄的女同學(因為他不借男的)。
 
  ——至於我,我叫做李明恩,通稱阿明、明仔。我很討厭自己的本名,所以寧可讓其他人叫我那種爛大街的蠢綽號。
 
  雖然不重要,但我們三人在班上被稱為「傻屌三人組」。
  好了,你們可以笑了。
 
  「講正經的,阿明。」
  宅廷換上認真的口吻,眼神犀利。
  「你真的不想看一下這本雜誌嗎?我可以借你看喔。」
 
  我冷冷地看著他。
  我真搞不懂,為什麼這種只是找一些女模特兒穿幾件貴得要命的衣服、擺幾個看似高雅其實真實世界根本不會有人做的Pose的雜誌,他們也能看得那麼開心?幹嘛不去看A片就好啊?
 
  「紫欣怜學姐在裡頭穿了一件低胸洋裝,很色情喔。」
  「……請廷哥務必借我拜讀,拜託你了。」
  「……你真的是個悶騷色狼耶。」
 
  「這是什麼?」
  當我準備從宅廷手上接過的時候,雜誌在半途被抽走。不速之客把雜誌高高舉起,興高采烈的看著封面。
  「你們男生也會買這種雜誌來看啊?應該不是要看穿搭吧?」
 
  「當然不是囉,不過如果雨薇妳想試試,我可以推薦妳幾套特別煽情的造型喔!」
  「哈哈哈,麥可,你這是性騷擾耶。」
  剛從前門走進來的女孩笑著說,將包包掛在肩膀上,攤開雜誌仔細翻閱。
  我忍不住別開臉。
 
  她大概是全班唯一會沒事主動向我們傻屌三人組搭話的女生。
  ——慢著,麥可拜他帥氣的長相所賜,和女同學處得還不錯,宅廷也因為成績好,偶爾會跟女生說上話。
 
  好吧,我修正一下。
  她大概是全班唯一會沒事主動向「我」搭話的女生。
 
  我們班的班代,劉雨薇。
 
  因為天氣很冷,所以她穿著大衣和圍巾,下身則是緊身黑色長褲。她鼻子一皺一皺的,纖細白皙的手指翻弄著雜誌,一邊對著上頭的服飾品頭論足,麥可和宅廷則不時對她說出近似於性騷擾的發言,惹得她哈哈大笑。
 
  從結論上而言,劉雨薇是全班人脈的中心。
  不論是男生還是女生,她都能夠處得很好,在每個人際集團中自在地周旋。因為身為班代這個身份,跟老師們和學長姐的交情也不錯。再加上高挑的身材,身兼系上排球隊的主力,在今年新進的學弟妹也很有人望。
  完全不會差別待遇的性格,加上落落大方的舉止,甚至連對我們傻屌三人組都能輕鬆打成一片。
  總之就是個開朗而且好相處的帥氣女生。
 
  對了,雖然這件事不太重要,還是補充一下。
  她人長得還算可愛,也是許多男生暗中思慕追求的對象,不過本人似乎並沒有這層自覺。
 
  「哇哇哇,是紫欣怜學姐!」
  雨薇一陣驚呼。
  「真的假的!」
  宅廷也發出一陣驚呼,真假難辨,湊到她身邊。
  他明明早就知道了。那賊樣一臉就是打算假借一起看雜誌之名,偷聞雨薇身上的味道,這個垃圾。
 
  「她真的好可愛喔,臉好小、眼睛好大,她的頭髮也超漂亮的。」
  雨薇用像是看到偶像的崇拜口吻說。
  「我聽說,她還有出過寫真集耶。」
  麥可說,偷瞄了我一眼。
  看屁?揍你喔。
 
  「我知道啊,好像是獨立攝影工作室幫她出的,印量也很少,一般通路也沒鋪貨,好像只有三百本?」
  「妳還真有研究。」
  宅廷嚇了一跳。
  「我在書店打工啊。」
  雨薇一派輕鬆地說,順手把雜誌翻了一頁。
  「下禮拜還有一本全國各地的校花錦集寫,她好像也在裡面。要不要我用員工價幫你們買一本呀?」
  「要。」
  「當然要。」
  宅廷和麥可異口同聲,這兩個智障每次都會在很奇怪的地方展現他們的默契。
  「一群色鬼。」
  雨薇露出嫌棄的眼神,卻掛著笑容。
  「來,阿明,雜誌還你。你也要一本,對吧?」
  我連忙接過她遞給我的雜誌,嘴裡含糊地嗯了一聲。
 
  「啊,老師來了。老師安安!」
  雨薇興致高昂地對端著馬克杯和教科書走上講台的老師揮手。
 
  「早。今天人真少,我看我們乾脆趁機點個名好了。」
  老師悠哉的說,即使知道他是開玩笑的,底下的所有人還是連忙跟著起鬨。
  雨薇快速地向我們道別,走到教室後頭去找她的朋友。
 
  她一離開聲音可以傳到的範圍,麥可就立刻湊到宅廷面前,抓起他的衣領,眼神忌妒得像是要流下血淚一樣。
  「喂,宅廷,你太賤了吧,居然跟雨薇貼那麼近!」
  「請說我這是反應機敏。我跟妳們說,不是開玩笑,她身上超香的耶。怎麼辦,我好像起反應了……」
  「你這個髒鬼,離我遠一點啦!」
  「好想去廁所,可是這樣一定會被其他人看到,早知道今天穿牛仔褲就好了……」
  「混帳,你真的夠了喔!可惡,要是我剛剛反應快一點……」
 
  「那邊那兩個男同學,我尊重大家的多元性向,但是請不要在課堂上打情罵俏。」
  老師像是要炒熱氣氛一樣,對快扭打在一起的宅廷和麥可說,引得班上一陣哄堂大笑。
 
  哄笑聲中,我忍不住將那本雨薇拿過的雜誌湊近鼻子下,嗅了一口。
 
 

 
 
02
 
 
  「哦,是你啊,明仔。」
  「哈囉,社長。」
  我越過坐在鐵椅上打PSV的社長,將包包丟到椅子上,從社辦後面的紙箱裡抓了一罐運動飲料來喝。
  「你沒課啊?」
  「沒,那門課有點無聊,我期中退選了。」
  嘖,沒冰的運動飲料真的很像在喝藥水,我強烈建議學校每間社辦都應該擺一台小冰箱。
 
  「不是吧?你這樣學分沒問題嗎?」
  「還可以啦。我覺得我現在的實拿學分搞不好跟你一樣多喔?學。長?」
  「混帳,你這傢伙居然在傷口上撒鹽!給我上牌桌,我要好好教教你什麼叫做長幼有序!」
  「橋牌要四個人才能玩。」
  「我們可以打蜜月橋啊。」
  「誰要跟你打蜜月橋啊!」
  我從包包裡拿出手機,縮到我平常的專屬位子。
 
  這裡是橋藝社,更進一步解釋,是專門打橋牌的社團。
  話雖如此,但其實這個社團幾乎每一種撲克牌遊戲都玩,因為大多數新生對橋牌都不是很熟,所以也會自己開大老二或心臟病的桌。
 
  現在是下午三點多,常理來說還是上課時間,所以整間社辦只有我和社長兩個人。
  這個大四的邋遢男基本上已經把這裡當作他的窩了,至少不管我什麼時候來他都在,而且牆角還有一個看起來像睡袋的可疑物品。
  
  「對了,明仔,下禮拜的交流賽現在還缺人,你可以上嗎?」
  「下禮拜?那不是新生盃嗎?」
  我疑惑地問。
  「是啊,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新生會打的根本沒幾個。」
  社長雙手一攤。
  「如果是大老二杯,我們至少可以報八隊。橋牌嘛,我可不能指望主辦允許我們在旁邊教選手規則,對吧?」
 
  我嘆了口氣。
  也不能怪社長悲觀,從我這屆開始,加入橋藝社的人大幅增加,但十個人中有九個在進入社團前都沒打過橋牌。
  我記得幾個月前的學期初,入社申請書像畢業潮履歷一樣湧進來,入社理由一個比一個好聽,但是牌齡卻一個比一個短,還有一大堆人連橋牌是用撲克牌玩的都不知道,程度誇張到幹部特地開會討論要不要限縮名額。
  其實橋藝社以前也接受完全沒接觸過的新人,據說社長本身就是完全零經驗加入的。但以前頂多的十人中兩三人沒打過,今年則是十人中只有兩三人懂規則。
 
  會造成這種差異的理由其實很簡單。
  這間學校的校花、校園偶像、學生私下票選的學校第一美女的紫欣怜一共參加兩個社團,橋藝社正是其中之一。
 
  另一個則是並非所有人都能參與的學生會,所以聞聲而來的新生自然一股腦的加入橋藝社。
  其實我也沒什麼立場說人家,真的要說入社居心大概也沒比其他人單純多少,只是勉強懂橋牌規則而已,不過是在一群發情的公狗之中,還算有點實力的公狗,所以在那些只會玩大老二和接龍的新生中,很自然被高年級學長拉上他們的牌桌。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不是紫欣怜學姐在這個社團,我最初也不會跑社團跑得那麼勤就是了……
 
  「如果沒有人能上,我是沒問題啦。」
  「太棒了,我就愛你這好揪的個性!」
  「請社長不要愛我,我尊重大家的性向,但我不是那個圈子的……」
 
  「什麼圈子?」
  社辦的門再度被打開,副社走了進來。
  如果要用一個詞準確形容副社,我想「花美男」這個字眼大概最為恰當。
  他跟社長一樣是大四生,但是卻與社長那穿著T恤和夾腳拖的邋遢樣完全不同。副社頭髮略長,臉型秀氣,衣著得體,完全就是女生會喜歡的類型,據說現在大三那一屆有那麼多女性社員,都是因為他當年負責招募新社員的。
 
  「剛才社長對我性騷擾。」
  「我才沒有!不要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他我是不怎麼意外啦。」
  副社冷靜地說,坐上牌桌,修長的手指靈巧地洗牌。
  「給我意外一點!」
 
  「剛好四個人,阿明,來打一局吧?」
  副社看著我問道,完全忽視坐在旁邊的社長。
  「打是可以打啦,可是副社長,我們現在只有三個人喔。你、我、性騷擾社長。」
  「不要叫我性騷擾社長!」
  「這點不用擔心,我剛才在外頭遇到——」
 
  「社長又對誰性騷擾啦?」
 
  社辦的門今天下午第三度被打開,一陣像風鈴一樣清脆的聲音問道,語帶笑意。
  我突然覺得有什麼東西哽在喉頭,說不出話。
 
  從門縫探進頭、掛著燦爛笑容的是正是我們學校的校花,紫欣怜。
 
  「才妹油!」
  社長高喊,還破音。
  「欣怜,妳評評理啦。我幹嘛對學弟性騷擾啊,就算要也是學妹好不好?」
  「我怎麼覺得我有點危險?」
  學姐放下包包,作勢摀著胸口。
  「啊,別擔心,我不會騷擾妳啦。對妳亂來只會被妳那群親衛隊分屍吧。」
  社長隨口說。
 
  學姐咯咯笑著,坐到副社長左邊的位置。
  「哪有什麼親衛隊,太誇張了。」
  「哼,我可是聽說了,上學期末妳跟學生會長一起留在圖書館弄結算,結果隔天會長就收到恐嚇郵件,這件事暑假還鬧得沸沸洋洋,我可沒忘。」
  「那只是一場誤會而已啦。」
  「說到學生會,欣怜,妳今天不用過去嗎?」
  副社長一邊發牌,一邊問。
  「不用。最近那邊還挺閒的,而且我等等有工作,要去補拍一些照片,來這裡比較方便。」
  「唔哇,瞧妳說的輕描淡寫,我可是深深體會到我們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啊,我聽說妳下禮拜要出新的寫真?妳應該拿到樣書了吧?來來來,借學長瞧一瞧。」
  「咦,才不要,很害羞耶。」
  「書宇,我覺得你這是性騷擾。」
  副會長冷靜地說。
  「才怪哩!不要隨便給人扣上性騷擾的帽子啦!再說,就算現在不看,下禮拜那群色鬼學弟也會把寫真集帶來社辦吧!」
  「唔哇,居然揚言要和其他男生一起對女生的寫真集品頭論足,而且還是當著本人的面說,這是什麼樣的惡趣味?」
  學姐掩起嘴說。
  「不會對妳品頭論足啦,放心好不好!在你們心裡我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啊?」
  「邋遢男。」
  「性騷擾。」
  「為什麼我覺得我這個社長卻一點地位也沒有?我決定了,我要好好教教你們什麼叫做職場倫理,明仔,過來!給我上桌!」
  社長豪氣萬壯地說,拿起桌上自己那份手牌,架式十足的攤開。
 
  我眨眨眼,話還是哽在喉嚨,說不出口。
 
  橋牌這種紙牌遊戲必須要由四個人組成兩隊搭檔進行,而非正規比賽的情況,坐在對側的人就是自己的搭檔。
  我默默觀察牌桌——不,根本不需要觀察。
  社長的對面坐著副社長,而學姐坐在兩人中間,她的對面是已經放著一疊手牌的空位。
 
  我要跟紫欣怜學姐組隊。
  光是想到這件事,我的胃就一陣翻攪。
 
  「明恩?」
  學姐微微一笑,對我招招手。
  「快點快點。」
 
  我走到桌邊,緩緩坐下。
  對面的學姐對我露出笑容,比我家裡那本我每一頁都記得清清楚楚的寫真集上的笑容還要更甜、更可愛。
  「拜託你囉!」
 
  她低著頭,視線微微上揚,露出七分靦腆、三分請求的神色。
  我感到一陣目眩神馳。
 
 

 
 
03
 
 
  「歡迎光臨!便當搭配指定飲料七九折喔!」
  便利商店店員精神抖擻地說道,乾淨俐落的語尾一副就是剛上班的晚班工讀生。
  我麻木地從他身前走過,走向飲料櫃。
 
  我望著飲料櫃,前一個人好像剛將玻璃門關上,所以上頭還佈滿霧氣。不過我並不在意,我只是想找一櫃讓自己裝作在評估要買什麼,讓我有餘地回想下午發生的事。
 
 
 
  「那我走了,大家改天見。」
  學姐背起包包,簡潔端莊而不會太過突兀地對社辦內眾人道別。
  在我們打牌之際陸續進來社辦的社員發出響亮的哀號。
 
  學姐裝出生氣的樣子,雙手插腰。
  「不准哭,下禮拜就是新生盃了,就算沒有要上場,也請大家加緊練習。」
 
  「如果學姐能留在這裡看我們練習,我們一定會進步更快的!」
  「學姐請跟我組隊!」
  「學姐,請妳穿教師套裝督促我們吧!」
  「學姐留下來,或我跟妳走!」
  幾個臉皮比較厚的學弟立刻出聲。
 
  「不行。我在的話你們根本不會打牌吧。」
  學姐嘆口氣。
  這是事實,如果學姐在社辦打牌,牌桌邊都會圍著至少兩圈的旁觀者,而且九成以上的時間都不是在看牌。
  不過不難想像,她這話立刻招來一陣死纏爛打。
 
  「不然這樣吧。」
  學姐手指抵著下巴,微微一笑。
  「下禮拜的新生盃打進前四強的話,我就給那兩人一個獎勵。」
 
  一陣屏息。
  「什……什麼獎勵……?」
  剛才要求學姐穿教師套裝的學弟問,而且他的聲音居然在顫抖。
 
  「祕密。」
  學姐嫣然一笑,轉身走向門口。
 
  她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對我眨了眨眼,嘴唇輕輕動了動,那形狀漂亮的嘴唇讓我移不開目光,不過我看得出來她在說什麼。
  『明恩,剛才謝謝你啦,掰掰!』
  在我來得及回應之前,她就已經走出社辦,只剩下依稀飄盪在空氣中的香氣。
 
 
 
  「喲,明仔。」
  一隻手朝我的肩膀拍了一下,將我拉回現實。我嚇得跳起來,連忙回頭。
 
  「別嚇人啦,性騷擾社長。」
  「喂喂、不要在公共場所說性騷擾啦,我會被誤會耶!」
  他連忙摀住我的嘴巴,緊張地朝附近的用餐區看了看。
 
  「我覺得你已經不差這點誤會了。」
  社長鬆開手後,我嘗試公正地評論。
  「嗯,這倒是——你以為是誰害的啊!」
 
  他打開冰櫃的玻璃門,拿出一罐鋁箔包的紅茶丟給我。
  「?」
  「請你,明明上大二還要委屈你來新生盃幫忙,說起來我這個社長得負大半責任。」
  「……」
  「別太感動。」
  「不,你誤會了。我只是在怎麼會有人拿一罐十元的紅茶當謝禮。」
  「喂。」
 

  「我說,你在她面前還真的一句話都講不出來耶。」
  結完帳後,社長靠著便利商店外頭的玻璃落地窗喝飲料,同時閒聊似地說道。
  我知道他指誰,所以我只是把吸管插進鋁箔包,懶得回應。
 
  「我還以為你過了一年會稍微有長進一點。」
  「我也想啊。」
  我小聲埋怨。
  「你的情況還是那麼嚴重嗎?連班上女生也是?」
  我吸了一口飲料,當作默認。
  「明明對男生就是一副伶牙俐齒……還真是個純情少年啊。」
  「你知道不是那樣的吧。」
  「嗯哼。不過,我覺得你對欣怜的症狀比對其他女生還嚴重耶?」
  「因為我是她的粉絲。」
  「哇,這你倒是承認的很爽快。」
  「你不是她的粉絲嗎?」
  「我是啊。」
  社長毫不遮掩地說。
  「對吧?」
  「沒有男生不會對她心動吧,就連女生都很難不喜歡她。」
  他悠哉地說,語氣輕鬆。
  「不過哪,人總是要面對現實,那傢伙不是我們這種俗人可以高攀得起的。」
  「我很現實,謝謝,我對學姐一點非份之想都沒有。」
 
  我哼了哼,把喝完的鋁箔包壓扁,丟進一旁的鐵垃圾桶裡頭。坐在垃圾桶另一邊的老流浪漢被我嚇了一跳。
  「不說我了,社長,你怎麼在這裡?」
  這傢伙現在不是應該窩在社辦裡打PSV嗎?
 
  「等女朋友。」
  他泰然自若地說。
  「女……等等,女朋友?你有女朋友?」
  幸好我飲料喝完了,不然一定會吐出來。
  「你也太驚訝了吧!那個口吻是怎麼回事?我好歹大四了喔,有個女朋友不為過吧!」
  「我還以為你是我同一國的前輩呢。可惡,大學果然是現充的巢穴嗎……?」
  「你這個憤世嫉俗的語氣真是去死去死團的最佳典範耶。」
  「我本來還把你當作團長一樣尊敬呢。」
  「這我敬謝不敏。啊,說人人到。曉雯——」
 
  便利商店的店門打開,伴隨著清脆熟悉的開門音樂,一名長相清秀、與其說漂亮不如說俐落的短髮女性朝我們這裡走來。
  她對我來說也不是生面孔,因為她就是這間便利商店的店員。我竟然完全不知道社長的女友在這裡打工。
 
  「久等了,跟晚班的交接出了點問題。這位是?」
  「社團的學弟,明仔。明仔,這我女友,林曉雯。」
  「啊,我常聽書宇提起你,他一直誇你牌技很好呢。」
  「這小子現在可是大二王牌。剛才連跟欣怜組隊,都能慘電我和阿謙,猛的不得了。」
  「運……運氣好……而已……」
  我結結巴巴地說。
 
  「嗯……欣怜啊?」
  這位學姐瞇起眼睛,雖然嘴角還是帶著微笑,但是醋意明顯,歪著頭看著社長。
  「喂,妳別瞎吃醋。」
  「我哪有吃醋,臭美。」
  曉雯學姐哼了一聲。
  「明仔學弟,下次見囉。」
  說完她就走下階梯,頭也不回。
  「嘖,這女人。」
  社長連忙跟上去。
  「先走了,明仔,你回家小心啊!」
  「喔……喔……」
 
  遠遠的,我看見社長追上快步往前走的曉雯學姐,似乎在向她解釋。不久之後,曉雯學姐像是心不甘情不願地鬆開手,讓社長牽著她。
 
  我嘆了口氣。
  這幅光景是我連想也不感想像的。
 
 
  女性恐懼症——不對,並不是這麼複雜的東西。
  只是單純沒辦法順利跟女生對話而已,這就是我現在的情況。
 
  我聽說有些長年處在同性環境之下的人也會有這種狀況,在與異性交往的過程中過份意識異性,結果就是沒辦法順利交流。
  不論男女都會有這種狀況,不過隨著提昇和異性相處的時間等等方式,也有可能重新回到正常的溝通水準。
  說到底,和異性交往時本來就不會用和同性相同的態度吧。
 
  不過我的情況卻更嚴重一些。
  多虧了高中時代遭到霸凌的陰影,我始終沒辦法順利跟女性說話,連單純的開口都幾乎辦不到,更別說交談。
  這情況嚴重到包含女老師、商店女店員,甚至我那年過六十的房東太太都是如此,更別說那些年紀跟我相仿的女生。
  也因為這個原因,我和麥可、宅廷一起被歸類為班上的傻屌三人組。
 
  說困擾當然很困擾,但即使我再怎麼想去改變,真正面對女性的時候還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應該慶幸的是,宅廷和麥可,還有社團以社長為首的學長們知道這件事之後都試著想幫助我,他們甚至請部份女同學和社團女成員跟我說話。包含身為班代的雨薇、社團的幾個學姐、學妹都曾經對我伸出援手。
  但一年過去了,這件事情卻絲毫沒有好轉的跡象。
 
  幸好這個溝通障礙只限定在對話上,如果是日常生活的交遞東西、共同作業、或是社團裡打牌都完全沒問題。
 
 

  我嘆了一口氣,悶悶不樂地看著逐漸暗下來的天色。
 
  「少年、少年、少年。」
 
  身旁傳來呼喚。
  我隔了一陣子才意識到是在叫我,我雖然才大二,但常理上跟少年這兩個字也有點距離了。
  我順著聲音望過去,發現出聲的是站在我旁邊、那個與我之間隔著一個鐵垃圾桶的老乞丐。
 
  「呃,怎麼了?」
  「對不起啊,我一整天沒吃東西了,可不可以給我五十塊錢,讓我買一個便當。」
  我反射性的四下張望,但是四周完全沒人,距離我們最近的便利商店店員又隔著一扇玻璃窗,連想討救兵都沒辦法。
 
  我又嘆了口氣,暗自希望不會因此惹上麻煩。
  「五十塊買不起便當吧,大叔,那是十五年前的物價。」
  我從口袋拿出一張一百元鈔票,遞給他。
  「謝謝你啊。」
  老流浪漢露出笑容,走進便利商店,朝著櫃台走去。
 
  我隔著玻璃窗,看見他對店員身後的香菸櫃比了比,不禁皺眉。
  「這老傢伙不是要買便當嗎?」
  不過那一百元是給他的,他要買什麼我也管不著,只要他別再跟我要錢就好。
 
  我轉過身,走進便利商店,打算買點東西回家吃。
  途中我和買完香菸的老流浪漢交錯而過,他掛著滿足的微笑,卻看也沒看我一眼。
 
  我買了麵包和茶葉蛋,還有一瓶寶特瓶裝飲料,將身上僅剩的現金花得一乾二淨。
  當我走出店外的時候,老流浪漢正站在馬路邊抽菸。
  我快速走過他身後,不想再跟他扯上關係。
 
  但是迎面而來的,是一台即使在這樣的小巷裡發出震耳欲聾噪音的機車,速度非常快。
  
  等等,如果那台車沒轉彎——
  我快速回過頭。果不期然,那台機車馬上狂按喇叭。
 
  來不及了,就算現在煞車也來不及!
 
  「混帳!」
  我大罵出聲,丟下我手中的茶葉蛋和飲料,蹤身一撲。
 
  撲向那個老流浪漢。
 
  刺耳的煞車聲響起、喇叭高鳴。
  我感受到自己撞上老流浪漢的背,將他推出去。
 
  然後,一切歸於平靜。
 
 
 
 
 
 
 
 
  ——啊啊,我居然,就這樣死掉。
  ——下禮拜還得參加新生盃說。
  ——說起來,好想看看欣怜學姐的新寫真啊,至少讓我看過再死啊,混蛋。
 
  ——那個流浪漢應該沒事吧?
  
 
 
 
 
 
 
  「少年、少年、少年。」
 
  我緩緩睜開眼睛,站起身。
  流浪漢站在我眼前,笑著。
 
  「咦,我剛剛應該……等等,這是——?」
 
  一切都停下了。
  世界失去了聲音,也失去了生氣。
 
  我回望四周,誰也不會動。
  那個在小巷裡飆車的機車騎士表情扭曲得很可笑,機車就這樣停在路中間,機車騎士的腳也沒有放下。
  透過玻璃窗望進去,似乎是聽見喇叭聲的店員抬起頭,看著我們這個方向。
  我剛才丟下的茶葉蛋和飲料,現在正半漂浮在距離柏油路三十公分的地方,明顯違反世界上任何一本物理課本裡頭教授的東西。
 
  一片無聲。
  不只是這裡,連遠處本該存在的噪音都完全消失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轉過頭,望向這個一切都靜止的世界中,唯一會動的東西。
 
  「有點想像力好不好,當然是時間暫停啦。」
  老流浪漢說。
  不不不,等等,這中間省略了很大一段吧!給我好好說明啊!
 
  「嘖嘖,反應很快,態度也很謙虛,最重要的是心地很善良。」
  流浪漢看著我品頭論足,像是在評價一件商品似地說。
  「而且有女性恐懼症,應該不用擔心這小子會亂來……」
 
  「不是女性恐懼症!」
  啊,下意識反駁了。
  流浪漢哈哈大笑,用力拍著自己的大腿。
 
  「具有高度羞恥心,這是最重要的。」
  流浪漢朝我走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很好,就決定是你了。」
 
  「等等,你不要對著我說出這種抓寶○夢的台詞啦。這是怎麼回事?他們都停下來了耶,喂,大叔——」
  「別吵,我現在正要解釋。」
  流浪漢擺擺手。
  「我只說一次,聽好。我決定讓你作為這個力量的接班人。」
 
  ?
  這裡可以吐嘈嗎?可以吧?
 
  「這是時間暫停,就是字面上意思,你應該很清楚吧?現在片子很多這種題材。發動方法很簡單,就是大喊『渣.挖○多』——」
  「等等,不行啦,這個侵權了啦!」
  「——不要那麼緊張嘛。沒想到你也有看,我還蠻驚訝的。好吧,真正的發動方法是這個,用大拇指去處摸同一隻手小指的指甲。」
  「啊?」
  「就這樣了。總之我已經把這力量交給你,剩下就看你自己了,要用不用隨便你。」
 
  流浪漢打了一個哈欠,轉身離開。
  「等等,大叔,等一下。我完全搞不懂情況,你到底再說什麼?時間暫停?你有沒有搞錯?」
  我連忙追上。
  「唉,缺點就是很愛刨根就底。」
  他翻了翻白眼。
  「反正你也——」
 
 
  突然,我感到一陣暈眩。
  劇烈的聲響刺進我的耳朵,一時間鼓膜痛得像是要流出血一樣。
  我雙腿一軟,跌坐在柏油路上。
 
  「對不起、先生,你沒事吧?」
  我恍惚地抬起頭,發現那名機車騎士站在我眼前,積極地想要攙扶我站起來。
  「先生,你還好嗎?」
  從便利商店跑出來得店員半蹲著看著我,臉色擔憂。
 
  我下意識地,朝著旁邊望去。
  沒有人,那個衣衫襤褸、有些佝僂的身影已經消失無蹤。
 
 
 
 
  世界,再次轉動。
  那一天,我得到了名為「時間暫停」的力量。
 
 





----------------------------------------------------------------------




a.怎麼會突然寫出這種東西?別問我,我也想知道。

b.其實構思了大概半年有了,一直想寫一篇色調比較輕快的智障系喜劇,期間思考了不少題材,也做了不少大綱和設定。
只是在下筆之後八成以上的構想都棄用了.......

c.如果有看過我之前的作品,就會知道我的主角大多是有「信念」的人——什麼?沒看過,好吧....

d.總之我是想表達,這主角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普通人,可能比絕大多數人還要再普通一點。

e. 這次用我心中「真正的輕小說」的手法來寫,這是過去從來不曾有過的嘗試。語助詞這麼多如果是在高中時代一定會被我的作文老師殺掉吧。

f.「紫欣怜」因為是近似偶像或女神之類的存在,所以用「應該不存在但又好像存在」這樣的概念來命名,最後就變成這樣子,我挺滿意的。
附帶一提,紫姓台灣有11人。

g. 封面縮圖是我老婆橋本環奈,如果你還沒看過,現在讓你看看。




如果能變成像《出包》那種智障又帶點擦邊球色情的作品就好了。
大概不可能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681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煙嵐御風
你老婆......手臂很健壯喔

10-26 19:11

LanTern
我會督促她好好減肥[e3]10-26 21:42
微波狐狸肉
このDIODA!

10-26 19:14

LanTern
オラオラオラオラオラオラ!!10-26 21:44
帽子君
https://youtu.be/ZlpeOpdr2rg

10-26 19:55

LanTern
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10-26 21:45
貓老大
KO NO DIO DA

10-26 20:41

LanTern
wr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y10-26 21:45
點子-庫洛米庫洛米
時間停止器

10-26 20:58

LanTern
za warudo!! (ry10-26 21:46
leon88900
看到不減速的機車,就想到我們的大學

10-26 22:47

彧翟
ロードローラーだッ!

11-01 05: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終結,還是...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決定用...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X22950183X給 所有的人:
【寶可夢劍盾】大家一起開箱留作紀念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