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悠久行者之歌 05.鈴音的試煉--1

作者:綺羅│2017-10-25 21:58:50│贊助:6│人氣:97
看前一篇:前往暴風之屋--2
看全部:悠久行者之歌

───
 當鈴音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八角形的塔裡,手腳被捆綁在金屬的高背椅上。屋頂很高,沒有窗戶,唯一的光源來自於他們頭頂,那是一道燦爛的光柵,縱橫交錯像是一張網子。烈暴風站在她的身前,仍然穿著那件藍色的斗篷,上頭繡的花紋流轉著寶藍色的光芒。

  「妳醒了啊。」烈暴風半側面對著她,語氣平靜得像是工作時跟同事打招呼。

  「你想要……」鈴音努力將聲音擠出齒縫。
  「妳越過界線了,」烈暴風好像沒有聽到她說的話,「而且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牽涉進了多大的命運裡。」
  「放開我……」鈴音掙扎著,但絲毫無法掙脫手腳的束縛,鐵鍊好燙,她低頭看去,手腕的皮膚彷彿被灼傷一般留下了紅色的印記,那是真鐵……[1]

  烈暴風朝他走近,臉部大半被罩在兜帽的陰影中,看不清楚他的喜怒哀樂。烈暴風伸出手,在他手上,拿著一枚紅色的淚型寶石,鮮豔得像是血一樣,他將寶石湊近鈴音──

  鈴音胸腔震了一下,想要克制但是壓抑不住,魔焰蠢蠢欲動,讓她渾身發燙,毛孔周圍迸發出火花,她痛苦的悶咳起來,居然咳出了點點的火星,散落在地上。

  烈暴風收回手,仍舊一點表情都沒有。
  「這麼一來就確定了。」他說。
  「那到……到底是……」鈴音還在喘。
  「妖魔,」烈暴風簡單的說,「你被深淵的妖魔給盯上了。」[2]
  鈴音茫然的看著他,不理解烈暴風的意思。

  「妳曾經急切的渴望力量吧,」烈暴風靜靜地說著,「想要更得到強的法術、想要無限次數的施法……那些意識徘徊在物質界的妖魔,捕捉到了妳的渴望。
  「牠們會先讓你嘗點甜頭,賜給妳魔焰,讓妳對於力量感到無法自拔,然後半矇騙的讓妳簽下契約。最近應該有發生不尋常的事吧,像是只有妳聽得見的聲音、一再出現的怪夢,或者老是覺得背後有人跟著自己。」

  鈴音瞪大眼睛。

  那個夢……
  在一片黑暗當中燃燒的火焰,從中探出一隻爪子,抓著紙筆遞給她…

  「照理來說,我應該要協助妳切斷這層連結。但是……」一絲危險的氣味從烈暴風的話裡飄過,「我們需要更多人才,而我聽說,妳是一名很優秀的施法者。」
  「接下來我要說的事,妳完全有權拒絕。」他頓了一下,然後吸了一口氣。

  「如果妳願意承擔這代價,我可以不必摘除妳的魔焰……正好相反,我可以增強妳跟煉獄妖魔的聯繫。如果妳撐過了試煉,就可以獲得更多力量,否則,妳就必須放棄魔焰,一生不再使用邪術。妳怎麼說?」

  鈴音胸腔發熱又發冷,自己也不確定是什麼原因。她抬頭,看著烈暴風,興奮跟恐懼交雜,體內的血液奔流著讓她喘不過氣來……
  她不確定自己想要什麼,幾乎沒有辦法思考。他聽到了烈暴風所說的話,但是感覺好遙遠好遙遠,她有答案,一個他即使不願承認但仍是事實的答案,一個她並未跟夥伴們共享,但是一直存在她心裡的答案……

  「我沒有理由拒絕。」
  鈴音聽到自己的聲音這麼說。
  「那就來吧。」
  聞言,烈暴風沒有半絲猶豫,將那顆淚型的寶石按進了鈴音的額頭,寶石燙得像是烙鐵一般,鈴音放聲尖叫,眼前只剩下火焰的一片鮮紅──


  *


  特倫斯從睡夢中醒來。

  他坐起身,第一時間沒有搞清楚自己在哪裡,他下意識的先環顧四周,還好,奧洛夫先生的巨戟就擺在床尾,他這才安心下來,開始回想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一瞬間,昨晚的徹夜追逐立刻湧出心頭。對了,大家經過了會讓人產生幻覺的羅加山區,被一大群幽靈給追著跑,鈴音一直用奇怪的法術……
  他從窗外探頭出去,從太陽的高度來看,現在距離晚上應該還有一段時間。畢竟不常在白天睡覺,所以睡了沒多久就醒了。

  話說,其他人在哪裡呢?

  特倫斯下了床,朝著戶外有光的地方走去。克因絲還在休息;艾利坐在床上,背靠著牆,盤著雙腿,頭低低的,不知道醒了沒有。認識他這陣子,他連睡覺都是用這種坐姿,好像隨時隨地都保持在面對戰鬥的警戒狀態一樣,不過特倫斯沒有過問為什麼他會有這種習慣;鈴音跟伊斯米的床鋪都整整齊齊的,連棉被跟枕頭都連動都沒有動過。他認識的鈴音不像會在起床後把床鋪給打理完善的人,不知道烈暴風先生找他們到底有什麼事。
  他繼續這樣踱著步子,走到房間外的長廊,然後差點被門旁邊的伊姆給嚇了一跳。

  「……」即使差點被嚇到,特倫斯依然不知道要說什麼。
  「噢,你啊。」
  伊姆說,順手將張羊皮紙折起,收進口袋裡面。特倫斯看到上面寫著「黑暗精靈滾回地獄」之類的,醒目的大標語。
  伊姆站直身體,看著灑滿陽光的走廊,活動活動手腳,「陪我走走吧。」


  暴風之屋的佔地不小,位居羅加山區山腳的沖積扇上,如果沒有說的話,恐怕會以為是某個貴族的避暑行宮,或許以前也確實是。房舍坐落在分支交錯的河道旁,彼此之間用木頭修建的棧道連接,流水聲配上靴子扣在木頭上的聲響,光是在這裡行走就非常愜意。幾座重要的角塔修建成典雅的八角形,深砌的厚石牆配上葉狀的屋頂,讓陽光跟風能夠透進室內,只有一些毒牙薔薇日後加蓋的建築物是四方形,對比之下顯得有點突兀。烈暴風的辦公室位在西南角,瀑布就從後方的山壁潑灑下來,山勢以瀰漫的水霧為妝點,遠看霧濛濛的,有點涼意。

  特倫斯跟伊姆沿著木棧道走,沒有特定的方向,就只是在木棧道上踱步。陽光已經沒有那麼刺眼了,水氣也讓常夏的午後涼爽了起來,時間彷彿暫停在這裡,如果不是不時有公會的人員神色匆忙地來回走動,恐怕真的會以為是來這裡度假的。
  「真是和平。」伊姆說。
  「嗯。」特倫斯附和。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愛隆那(Ai'rRonald)的某個角落也有人死去。」[3]
  特倫斯眨眨眼,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所有人都說和平是最好的,盡量不要發動戰爭,」伊姆說,「可是,不管哪個領主,都不停的擴充軍力。」
  「因為魔族會來侵略吧。」特倫斯說。
  「難道在弗摩族出現之前沒有戰爭嗎?」伊姆反問,「最早的弗摩族,也只不過是人類的原始部落。西方王國叫他們魔族,戰爭聽起來就合理了嗎?殺人流血就不那麼糟糕了嗎?」
  「……」
  「就算和平持續多久,終究有一天會爆發戰爭,即使是在精靈年代……」伊姆的聲音拉長,「戰爭會產生新的國王、新的國家、新的秩序,這恐怕才是戰爭真正的目的。自由、榮耀、尊嚴,或是為了吃一餐飽飯……說到底,人們不斷的打仗,是因為他們有即使發動戰爭也想要掙取的東西吧。」
  「貴族爭奪權力也算嗎?」特倫斯問。
  「也算。」

  兩個人肩並肩的往前走,好一陣子什麼話都沒有說。
  「不過,我沒有資格說些什麼,」當她終於開口時,伊姆難得的笑了起來,「如果說要我放手被敵人統治,我也不會甘心的,所以我會反抗到底,這就是對我來說值得上戰場守護的東西。」


  特倫斯從來沒有跟伊姆聊過這麼多話。某個層面而言,能跟團隊中的夥伴講這這麼一陣子讓他有點開心,可是又不免的有點好奇發生了什麼事情。與其說伊姆在跟他聊天,倒不如說她是在抒發自己的情緒,好像有什麼心事,那種若有似無的緊張感,簡直就像是要發生些什麼大事情一樣,就像是要出征前的士兵老愛故作輕鬆的講些冷笑話。
  他有點猶豫,不知道應不應該開口問她些什麼,但又擔心觸碰到不該問的問題。伊姆為什麼要跟他提這些?她跟其他人講過嗎?他是不是在期待別人問些什麼?一想到要開口,特倫斯又不免想到鎮上發生過的事情,那些因為他的怪力而躲避著他的人……

  最後,特倫斯終於忍耐不住了。
  「伊姆,」他說,「妳到底──」


  一陣巨響從身後傳來,隨後的衝擊震得兩人重心不穩,他們急忙轉身,看向爆炸的來向──沖天的煙霧直奔雲霄,像是狼煙一般醒目,從其中一棟八角形的角塔中,熊熊的火舌從窗口竄出,猩紅色跟紫黑色交纏的火焰。火焰像是有生命一般,彼此交戰著向上爬升。特倫斯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弄錯了,從那火焰當中好像有聲音傳出來,有男的也有女的:人們痛苦哀嚎的聲音,還有高亢放肆、不應該存在於人世的嘲笑,摻雜形成了尖銳刺耳的長嘯。
  業火愈燒愈加旺盛,尖銳刺耳的咆哮聲取代了火焰燃燒的劈啪聲,絲毫沒有停止的減弱的趨勢。

  然而,最令他震驚的,是他看過那火焰──那紫黑色的,是鈴音的魔焰。

───
[1]
真鐵。
真鐵是我自創的金屬,在設定中是鐵金屬趨近完全時所達到的狀態。
真鐵色澤深沉,遇水則燃,由於性質到達完全,因此燃燒不會減少其重量,也不會生鏽,通常用來製造束縛魔力的器械。
真鐵的象徵是行星梅洛。對煉金術師來說,真鐵象徵物質本性的迸發、不可抑制。

[2]
深淵。
阿拜斯(Abyss)無底地獄,龍與地下城世界觀的其中一個界域。我知道這是新番的內容,不過真的跟那部沒有關係。
阿拜斯深淵是妖魔(Demon)的住所,妖魔是混亂邪惡的種族,行惡事對他們來說是種意識而非理念。與之相對的是巴托九獄的惡魔(Devil),守序邪惡,為了某種特定目的甚至是崇高的目標為呃。
即使同為邪惡陣營也不代表兩者彼此友好。妖魔跟惡魔長期在兩個界域中間的灰色荒域打仗,這場戰爭被稱為「血戰」。

[3]
愛隆那(Ai'rRonald)
這片大陸的名稱,源自精靈語,意思是「世界」



───
好短的段落。
說道冒險故事,怎麼能夠少了主角的一番痛苦修練然後變強呢?

講個八卦。伊姆的玩家比較忙,有時候沒有辦法出席跑團的時候,就是由特倫斯的玩家一心二用空兩隻角色,伊姆在中後期的優化也是特倫斯的玩家幫她弄的。
在上上一篇當中,鈴音曾經說「她有時候覺得這兩人在戰鬥中好像心思共通一樣」,就是在吐槽這件事情XDD

經過這麼久的相處,伊姆總算開始試著相信自己的夥伴們,並且,也要面臨對自己意義相當重大的抉擇了。至於詳細內容如何,就讓我賣個關子吧。

我沒沒有事先跟伊姆串通角色背景,這段劇情也不是跑團一開始就想好的,而是根據人物背景以及主線劇情設計出來的橋段,能夠像這樣跟玩者互動迸出火花,讓我每次跑團都相當有收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672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愛隆娜|TRPG|第六紀元|跑團紀錄|DND|奇幻

留言共 2 篇留言

千鶴醬
為了力量把自己賣掉了……[e3]

10-25 22:01

綺羅
千鶴大大好久不見!您還是回得那麼快,真是太讓人開心了
最近趕稿身體有好一點嗎?10-25 22:13
千鶴醬
如果看到我馬上回文,那就是我在休息啦[e12]
身體有好很多了,謝謝你的關心[e19]

10-25 22:26

綺羅
有好轉就好,我聽人家說心理的狀況會影響生理機能。
希望大大不只是身體狀況改善,心理的壓力也可以更加釋懷10-25 2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4.前往... 後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5.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p030收假的你~
收假前來看一下我的小屋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