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達人專欄] 【短篇】初夜權‧影武者

作者:Hikari Yun│2017-10-25 03:51:20│贊助:62│人氣:1238


  前言:

  參考這篇文章







  武者是一種身懷高超武藝、頂替主人混淆視聽,防止主人被敵人暗殺的特殊職業。

  然而在那時代,艱苦的初夜權義務讓地方領主們叫苦連天。

  於是,發展出全新型態的影武者。



  那是一個無比黑暗,人們充滿愚昧無知迷信的年代。

  也許在現代無法想像,但是在那個年代處女是象徵不潔汙穢,甚至是有毒的。

  愚蠢的人們相信,一般人根本無法抵擋的處女的毒性,沾染過處女的人不僅會中毒,也會折壽。如此的災厄說讓人們遇見完壁少女無法提起性慾,也唯恐避之不及。

  唯一能夠抵擋這種毒性的人,只有經過聖神加護的地方領主,他們擁有神力將女孩開封、淨除處女身的汙穢毒素。

  這種莫名其妙的習俗,逐漸演變成領主初夜權,凡是於領地娶媳婦的家庭就必須把媳婦的初夜獻予領主。

  人們深信這是破除處女不潔之身的重要環節,如果媳婦沒有與領主大人經歷這場神聖儀式,則是非常觸霉頭的狀況,而且公證人也不願意承認這婚姻。

  以領主的立場看來,這似乎沒那麼香豔,或者說苦不堪言。

  考慮到那時代的衛生條件,還有百姓村姑的顏值等林林種種因素,十次初夜儀式大約不僅九次會遇到讓人皺眉頭的尷尬場面,就算如此,偉大的領主們只能硬著頭皮咬牙衝鋒。

  就算再有智慧的領袖,也無法抵禦無奈的時代潮流。不履行初夜權義務,就是失職領主,甚至可能因此引發暴動。

  對於所有領主來說,這是一個相當頭痛的課題。



  這天城郊內發生一件稀鬆平常的騷亂,單身農民亞伯特無緣無故被士兵們強制架走。他不僅被五花大綁,頭頂又被罩上黑布,心想:這下死定了!

  在這恐怖又愚昧的時代,不論做什麼小事,只要惹得有權勢的人不開心,隨時可能被吊死或燒死。

  他用力地掙扎卻無效,肚子吃一拳,在昏沉之下被帶到奇怪地方。

  等再次睜開雙眼,已經不知過了多久,頭上的黑罩子也早已被拿走,眼前則是一位身著貴族華服的青年。

  青年見他醒了,熱切握著他手:「你醒啦?為了確定有沒有抓錯人,再確認一次……你是西郊區體力最好的農民亞伯特沒錯吧?」

  被貴族綁架讓他感到相當恐懼,牙齒不禁打顫:「大人饒命!我沒做什麼壞事、為人很老實,嗚……對不起!要是我做錯事惹大人不開心……請饒了我一命吧……我願意做任何事補償!請饒過──」

  年輕貴族露出尷尬的笑容,輕柔地拍著亞伯特的肩:「抱歉,用這麼粗暴的方式,反而使你誤會了,你並沒犯罪,我也沒必要處罰你,放心。」

  「那為什麼……把我抓到這裡?」

  「因為你是被選中之人。」年輕貴族勾起的嘴角,微露潔白牙齒。

  「被、被選中之人?」

  貴族青年很滿意他的驚訝,溫和一笑:「你可能還不認識我吧,我是即將替父親接管這個地方的未來新領主,安其羅‧古德溫森。」

  「準領主大人!」

  聽見對方名諱,亞伯特不禁感到雙腿發軟。

  「唉呀,雖然咱有身分之別,但我可是有求於你的,也請你別太緊張了。」

  「那麼……」亞伯特一陣東張西望,努力鎮定下來,問道:「被選中之人是指……」

  「你已被選入我的特殊部隊,怎樣?願意嗎?」

  「尊、遵命!」眼見終於有一線生機,亞伯特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領主的請求。聰明人都曉得,要是拒絕絕對不會有好下場。

  然而接著從領主口中說出的任務說明以及職責,讓亞伯特不由張大了嘴……

  那是一個聞所未聞的工作。

  為了將來領地的安定,包含工作內容、身分都要隱匿,不然就會為城邦帶來前所未有的動盪……

  那份工作是領主神聖的代言者。

  代理領主的『主聖柱』執行初夜儀式,同時也會因為這份榮耀被賦予『聖柱』之名。

  在暗中秘密執行淨化儀式,淨除少女汙穢,為領地帶來安定祥和。

  職責的真名是──初夜權‧影武者。



  亞伯特換上黑色衣裝,按照吩咐戴上蓋住面容的飛龍頭盔。

  準領主有交代,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最好要隱藏好自己的身分,除了他之外,對誰都不可以透漏自己身分。

  當亞伯特來到大廳之後,已經有六位跟他一樣戴著飛龍頭盔的人站在那邊等候,有著各式不同的身型,看起來相當突兀……是同事們沒錯吧?

  在亞伯特猶豫著要不要去打招呼時,準領主也進來了。

  他領著大家來到圓桌旁,率先坐在中間的位置。

  「大家請坐吧。」等大家就坐完畢,準領主展開雙手英凜宣示:「各位愛卿唷,編制的『初夜權‧影武者,御前七聖柱』總算湊齊了!七位聖戰士唷,驕傲吧!」

  亞伯特心想:七位聖戰士,是包含自己嗎?

  「如今,部隊已招募到最後成員,為了歡迎新成員,大家不妨先介紹一下自己。」準領主停頓一下,隨即補充:「雖然你們必須隱藏真實身分,但是還是很鼓勵你們彼此交流任務經驗。」

  第一位影武者站起來。

  他雖身型佝僂卻散發著一股壓迫感:「老身是『不朽卿』,在我們影武者之中,只有代號,不會有姓名。」

  另一位影武者跟上。

  他身材非常肥胖,卻有不動如山的態勢:「我是『刺針卿』,在我們的編制中,也必須根據特質取得相應的代號,代號同時也是讓我們的職業驕傲。」

  「咱是『斷鋼卿』,代號可不是說取就能取的,凡事總不能自己說的算,對吧?」發話者長衣下就能感到那傢伙筋肉糾結,手臂非常粗壯。

  身材矮小的影武者尖聲說:「俺是『疾風卿』,代號還是要經過聖柱學者鑑別,根據特質來命名的,俺很期待你的代號。」

  然後一位身形均勻的影武者輕輕笑了。

  「在下『迷惑卿』,聖柱學者的鑑定可是很嚴苛的,請問新人先生有覺悟嗎?」他的聲嗓飽含磁性,聽得亞伯特差點陶醉起來。

  這時,最後一個身型如熊的影武者非常不甘願也介紹了自己:「……『龍捲卿』。」

  準領主滿意點頭。

  「在坐的大家都是替我父親、也是現任領主『代打』過的英勇戰士,父親身體漸漸不好了,沒有在坐的各位實在是不行。」

  準領主將視線對向亞伯特。

  「『初夜權‧影武者,御前七聖柱』是由我設計的計畫,為了替領主的身體健康著想、為了更能專注於領地事務,這份重度勞力工作必須交由影武者們承擔,這不僅是為了父親,也是為了未來的我,但是……最近領地的結婚率下降,大家都有婚不結,行使初夜權的任務也越來越少,我是擔心……」

  「這樣……不是大家都可以比較輕鬆嗎……」亞伯特忍不住咕噥。

  「你錯了,這是潛在危機。」準領主無奈嘆氣,「也許外頭已經有世代交替的風聲了吧,領地的百姓都在等著那個時刻來臨……」

  亞伯特瞪大雙眼:「難道準領主大人的意思是……」

  「沒錯,百姓們似乎相信由年輕領主行使初夜權的驅邪效果更好,大家可能正等著到我接下領主位置那天,選在那時娶媳婦吧……

  「天哪!」

  「到時你們的工作會非常粗重。」準領主苦笑地環視一圈圓桌。

  室內頓時嘆氣連連。



  但是,亞伯特還是覺得同事們的代號都非常帥。

  不朽卿、刺針卿、斷鋼卿、疾風卿、迷惑卿、龍捲卿,每個代號都那麼響亮,都那麼煞有其事,似乎隱約有報出名號會震懾人心的威風感。

  自己差不多也要有代號了。

  他終於也來到了聖柱學者奧格斯格面前,並且褪下褲子。

  學者滿面深深皺紋,彷彿眼皮也陷進其中,像是非常不悅地瞇著眼。準領主說,他是年過九十德高望重的老學者,在鑑定影武者代號外,還負責鑽研男人保健身體的學問。

  畢竟一直以來領主都做著許多『粗活』,必須要有專門知識的學者來幫忙顧顧領主的身子。

  聖柱學者拿著老花鏡片在亞伯特的代言者上端詳,陷入深深的沉思:「嗯……」

  「請問……」

  「……『包覆卿』。」

  「啊?什麼意思?」

  「皮太長。」

  不知怎地,亞伯特有種想哭的感覺,內心有點不太平衡。

  「嗚咕……代號……跟來自特徵嗎?」

  亞伯特無力地走出書庫。

  他不禁思考,若以形狀來取代號,刺針卿很明顯也是悲劇吧?然而,龍捲卿又是一種令人無法想像的概念……

  良久,陷入深思的他忽然被人搭上肩,頓時嚇一跳。

  「新人,為什麼你會被取包覆卿這個代號呢?」原來是身形矮小的疾風卿。

  為了別太丟臉,亞伯特只好極力思索如何胡謅蒙混。

  「技、技巧意味,擅長溫柔擁抱少女的意思。」他為了轉移話題,更反問:「那請問前輩您,為什麼叫做疾風卿呢?」

  疾風卿顯然支支吾吾地開口:「因、因為辦事效率高,處理個案的速度比較快,所以一次批量的任務很適合交給俺。」

  「處理個案的速度比較快?」

  疾風卿耳根子有點發紅:「效率至上!」

  亞伯特馬上懂了,原來疾風卿的疾風是那個意思。

  「唉,我就老實說吧,我之所以叫做包覆卿……是因為……」遇到同樣困惑的同事,他放下戒心,便老實了。

  他心想,如果大家是同事倒不如不用遮遮掩掩,有話就直說,這樣一來倘若有工作上的困擾要抱怨也比較方便。

  他老實地把自己代號的緣由說明,疾風卿頻頻點頭,感同身受。

  「那種感覺,俺懂!俺都懂啊!」疾風卿緊緊抓著他雙肩,馬上與他心靈相通。

  這時,另一個影武者成員又聚了過來。

  「你們在聊什麼?」是體態肥胖的刺針卿。

  亞伯特跟疾風卿不由同時低下頭:「唉,我們在討論自身代號的由來……」

  刺針卿懂他們的意思,也沒有嘲笑他們,反而拉張椅子坐下。

  「放心吧,刺針卿這個代號已經夠好笑了,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幹麻還笑你們呢?」他臉上掛起苦苦微笑:「就算我說我本來的職業是裁縫師,拿裁縫來當刺針的緣由,也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欸──前輩這樣爆料自身職業,不怕暴露身分嗎?」

  「你看我這圓滾滾的身材,全領內也只有一個人這麼胖,反正真實身分馬上就會露餡。」

  亞伯特這才發現,刺針卿的身形確實跟城內圓圓裁縫店的店長拜爾德如出一轍,想想確實沒辦法隱瞞太久,但還是擔心問:「可是,前輩體型這樣,也很容易會被女孩們發現的呀?那不是非常糟糕嗎?」

  疾風卿不耐煩地拍下亞伯特的頭:「你傻了?咱們是領主的聖柱代理人,千萬不能讓人發現身分是原則中的原則。」

  「因此執行初夜權時女孩們必須蒙著眼,照理說是不會發現我們的真實身分的。」刺針卿則耐心補充。

  「原來如此。」畢竟亞伯特還是新人,想說還有很多事必須了解,「那麼,這個工作做起來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見仁見智吧,至於我是寧可什麼都不知道,連女孩的臉看都沒看就上工了,不放多餘的想法才沒有麻煩。」刺針卿說。

  疾風卿按著下顎:「俺的話也差不多吧,一開始以為是可以玩免錢賺到,但有時候遇到有體臭的,或者光看背影就知道很不OK的,還是得上陣……那時候俺為了轉換工作心情,也跟進刺針卿的做法了。」

  「所以,這份工作長期做下來,並不快樂嗎?」亞伯特依舊有點疑惑。

  「也不見得吧,說不定也有其他樂此不疲的影武者。」刺針卿看向了另一處喝著酒的同事們。

  疾風卿歪過頭:「不朽卿、斷鋼卿、迷惑卿、龍捲卿,都很神秘,俺平時也沒問過他們是怎麼想的。」

  「有件事我很好奇。」亞伯特將視線停留在沉默的龍捲卿身上。

  「什麼事呢?」

  他尷尬地捏著下顎:「刺針卿前輩之所以叫做刺針卿,是因為形狀,那龍捲卿前輩叫做龍捲卿,該、該不會是螺旋狀的吧?」

  「你傻啊!怎可能有那種形狀!」疾風卿再次拍了亞伯特的頭。

  刺針卿依舊耐心解釋:「那是因為他的絕技是『人肉龍捲風』,以象徵生命的根部為支點,猶如風車般旋轉,要施展這招需要超好的體力,我想影武者中,就屬他的專業能力最強。」

  「天啊!」

  亞伯特繼續望向那群前輩,想打探更多八卦,卻總覺得好像少了誰。

  「唔,是說不朽卿前輩人呢?他剛明明還在場的呀?」

  「似乎是剛剛你去書房找聖柱學者時不見的吧?」

  「來無影去無蹤,還真是個神祕的傢伙……」

  「呵呵,反正他在不在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疾風卿抱著後腦杓,躺到椅背上。



  那之後亞伯特回到城郊,木然站在自己的家與農地前頭。

  他想,光擔任影武者的收入就可以讓他與母親過上不錯的日子了,可是不能就這樣放棄農夫的工作,影武者這種身分是不能被發現的,必須要有一個職業做掩護。

  亞伯特暗自決定自己必須好好維持農夫的本分。

  可是當時被準領主的士兵綁架時,鐵鋤頭被踩壞了,沒辦法鬆土更甭說當個稱職的農夫了。還是找個時間到城內找鐵匠買把更稱手的鋤頭吧!

  月亮升起,月亮落下,太陽又升起,新的一天到來。

  這天,亞伯特沿著田間小徑步行,這時身後卻傳來尖銳的殷勤招呼:「呦!尊貴的客人呀,俺是車伕安格斯,要不要搭上俺的車呀?保證迅如疾風!」

  他轉頭,見到一位矮小的中年車伕,霎時吃驚得合不攏嘴,就算是無心,沒想到這麼快就發現一名影武者的真實身分!

  亞伯特還是謹記不可以被同事發現真實身分的原則,壓低聲嗓:「不、不了,我要多多運動鍛鍊身子。」

  「好吧,祝你愉快。」車伕挑起了車子,像風一樣地朝著城內跑去。

  經過許久步行,亞伯特終於來到城內,要去鐵匠鋪前必須先經過市集,他卻在市集聽見驚為天人的熟悉歌聲──

  那是一位瀟灑又俊美的吟遊詩人,正撥弄著琴弦,吟詠著古老的詩歌。

  而且還有一堆婦女圍著他尖叫。

  「偶像,偶像啊!加爾先生,可不可以跟你握個手!哦哦哦,啊啊啊嘶……」

  「嘖嘖,就憑妳這老女人也想獨佔聖潔的加爾先生?哼,想個美!」

  「不要爭了,不要爭了!加爾先生是大家的,是吧?」

  「對呀對呀,我們要快樂相處,加爾先生才不會因我們吵架而難過唷!」

  「嗯嗯,為了加爾先生,我們要當好朋友;而且加爾先生是大家的,誰也不可以搶先出手哦,是吧?」

  「是吧──」「是吧──」婦女們皮笑肉不笑地說『是吧』的聲音此起彼落著。

  亞伯特不禁感到相當汗顏,因為他又發現了一位同事。

  那磁性又優美的聲嗓他忘也忘不掉,這位吟遊詩人絕對也是其中一名影武者沒錯……要是那群婦人知道吟遊詩人先生的兼差工作,肯定會失望得吐血吧?

  就在亞伯特注視著人群時,沒看路而撞到一名粗壯如熊的男子,失去平衡一屁股跌坐在地。

  「噫!對、對不起──」

  那瞬間,周遭都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縮著身子窺看著他與那名高壯男子。

  「……」男子面無表情,轉身就離開。

  旁邊的攤販鬆了口氣,趕緊上前關心亞伯特:「你、你怎麼沒被揍?」

  「為什麼我要被揍?」亞伯特疑惑地搔著頭。

  「因為他是最兇猛的流浪傭兵『焰型劍』貝克,脾氣粗暴,一言不合就會把人打成肉醬!」

  「什麼?竟然還有這種事……可是我沒被揍啊……」

  「這就奇怪了……他唯一不會打的就是直屬領主的士兵們……似乎是不想惹麻煩的樣子……難道你是領主有什麼關係?」

  「沒、沒有,你千萬不要亂說!」亞伯特緊張了,自己確實跟準領主有某種程度的關係……但為什麼那位壯得跟熊一樣的傭兵沒有揍人呢?他卻想不通。

  經過幾番波折,亞伯特終於來到開著許多鐵匠鋪的街道。

  他挑了一間名為『巴倫的鐵匠鋪』的店面。

  「老闆!我要挑一把鋤頭!」

  「我這就來!」見到大鬍子鐵匠走出工作室,他那雙粗壯精實的手臂……總覺得有點眼熟。

  ……今天也太巧了吧?



  幾天後,亞伯特終於上工了。

  那是非常粗重的體力活,要不是平常有在鍛鍊身體,亞伯特真的差點支撐不住。好在不朽卿及時告訴他有什麼養生食品可以補身子。

  縱然工作辛苦,觀察同事們卻成了亞伯特最大的生活樂趣。另外他也正在調查,就竟不朽卿與龍捲卿的真實身分,畢竟其他同事的真實身分都被他無意中發現了,這兩位的真實身分就更讓他心癢了。

  「包覆卿,下一個工作就交給你了,在、在下已經不行了……」腿軟的迷惑卿走進了休息室。

  亞伯特握緊雙拳:「好的,我要上了!」

  他來到執行儀式的房間,一面辦事,一面在心裡咕噥:這真是愚蠢…人們為什麼要因為迷信,而搞這種多餘的事?

  究竟初夜權是到底什麼?究竟是誰編織了這個謊言?

  就算真的問過準領主大人這問題,答案也無從得知。

  他只曉得發明初夜權的傢伙,絕對是個徹徹底底的混帳。

~全文完~



  《影武者閱讀測驗》

  ※範例:
  包覆卿,職業:(農夫  ) 真名:(亞伯特 )
  
  ※以下問題每格九分:
  刺針卿,職業:(    ) 真名:(    )
  疾風卿,職業:(    ) 真名:(    )

  ※以下問題每格八分:
  不朽卿,職業:(    ) 真名:(    )
  斷鋼卿,職業:(    ) 真名:(    )
  迷惑卿,職業:(    ) 真名:(    )
  龍捲卿,職業:(    ) 真名:(    )

  ※可以回頭翻找文章,總分一百分。



  《正確答案》

  刺針卿,職業:(裁縫師 ) 真名:(拜爾德 
  疾風卿,職業:(車伕  ) 真名:(安格斯 
  不朽卿,職業:(聖柱學者) 真名:(奧格斯格
  斷鋼卿,職業:(鐵匠  ) 真名:(巴倫  
  迷惑卿,職業:(吟遊詩人) 真名:(加爾  
  龍捲卿,職業:(流浪傭兵) 真名:(貝克  

  答案不必完全跟解答一樣,意思差不多就行囉!

  大家獲得幾分呢?






本作參加塔客協會每月之星
參加梯次:2017年10月
勝出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665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創作|小說|Yun|閱讀測驗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嘎嘎...啊
設定滿好笑的哈哈

10-25 09:39

Hikari Yun
謝謝水水XD
這篇能搏君一笑真是太好囉!10-25 16:40
水墨靜
一百分囧,學者那邊開始超明顯,雖說不可以被同事發現真實身分,但或許要擔心的反而是別被女孩揭穿吧……
先人貪心自作孽,迷信深根以後,要破除想必更難="=
以前抄一堆英名涵義後總會因為這些涵義產生一些故事,不是一直開新篇就是分發到主線小說內當新角色,其中最有趣的巧合是,吟遊詩人也被我命名為加爾XDDD

1.凡是於領地娶媳婦的家庭(就)必須把
2.零零種種因素(林林總總)
3.用這麼粗暴的方式,反而(讓?)你誤會了
4.已經有六位跟他一樣(戴)著飛龍頭盔的人
5.部隊有已招募到最後成員(這是"又已"嗎?)
6.在我們影武(者)之中
7.他的(聲)嗓飽含磁性
8.光擔任影武(者)的收入
9.更甭說當個襯職的農夫(通常是稱職)
10.買把更趁手的鋤頭(趁手有兩種運用,稱手則有唯一解釋,覺得稱手較符合)
11.因為他()最兇猛()流浪傭兵『焰型劍』貝克(似乎有少字)

12.也許是百姓迷信於由年輕領主行使初夜權驅邪效果更佳,等著到我接下領主位置那天,大家或許就會在那時娶媳婦。(也許、等著、或許,未全然肯定的字多了點,讀來有些冗贅)

──也許百姓迷信由年輕領主行使初夜權驅邪效果更佳,等到我接下領主位置那天,大家就會在那時娶媳婦。
──也許百姓迷信由年輕領主行使初夜權驅邪效果更佳,等到我接下領主位置那天,大家就會開始娶媳婦。
──也許百姓迷信由年輕領主行使初夜權驅邪效果更佳,大家會特意等我接下領主位置,才開始娶媳婦。
(試了幾種排序都……((滾つд⊂)

10-25 10:23

Hikari Yun
我真是錯字界的勞斯萊斯啊ORZ
又因為趕稿子沒好好校搞了(掩面)

不過很謝謝墨靜,妳是拯救世界的天使哦!
(順便寫了幾個易錯筆記,讚)10-25 11:13
Hikari Yun
熬了夜整個句子都ㄎㄧㄤ掉了XDD
「沒錯,百姓們似乎相信由年輕領主行使初夜權的驅邪效果更好,大家可能正等著到我接下領主位置那天,選在那時娶媳婦吧……」10-25 11:17
Hikari Yun
墨靜的名字也挺考究的
Gale加爾>唱歌;陌生人。
超適合吟遊詩人的名字呀XDD10-25 11:23
白髮控-戮劍心
以為是什麼嚴肅的話題
結果感覺蠻有趣的

10-25 11:40

Hikari Yun
嗯,一個一直被吐槽的設定,就很有一寫的價值吧XDD10-25 16:40
Wei
原來是圓柱(援助)武士啊,我還以為是圓桌武士ㄋ

10-25 11:56

Hikari Yun
如果要寫十三圓柱(援助)武士,可能連領主都要撩下去。
啊啊啊!光是角色量就有種短篇會寫到吐血的感覺了XDDD10-25 11:59
夢墨輓歌
從一開始看見"單身農夫"就知道要開始搞笑XDDD

10-25 19:08

Hikari Yun
單身農夫這個單字那麼能挑動敏感神經嗎XD
看來我的模式都被夢醬摸熟了XDD10-30 18:44
洛雅.愛的戰士
yun你吃了什麼我想知道……
答案那些我等等猜XD

10-25 19:18

Hikari Yun
XX卿是偷捏來自深淵。
一切都是娜娜奇害的!!10-30 18:45
南雲桅上
這份工作一定要多給點錢買雞精啊(咦
其實我在看到前言的那篇文章時,還在想這種有毒觀念是不是一種愚民的手段

10-25 19:38

Hikari Yun
當時看了覺得很愚蠢,
與一群朋友聊沉重的中世紀時,只好開了這個腦洞,
想說領主會不會累呀?是不是需要幫忙呢?10-30 18:46
震撼教育
設定真的很特別~ 感覺還會有後續發展?

10-26 08:38

Hikari Yun
不會唷,最近比較忙,因此這篇創作沒向之前那麼完整。
但每月之星還是會志在參加的!因為與大家一同寫文很開心!10-30 18:47
傻不嚨咚
影武者果然是綜合「心、技、體」各項要素的神聖職業!~芸光卿(候補?`(๑ △ ๑)`*

10-28 08:50

Hikari Yun
我不行啦!!很粗重說!!而且我本人是走純情路線唷!!10-30 18:48
墨染
猜到五個,有兩個搞混了。順帶一提我是不太記名字的,於是三十四分,耶/

不得不說,這實在是一個很奇妙的題材,一開始還以為會跟少婦來個什麼臉紅心跳的展開,結果....
等等等,不要誤會!我、我才沒有期待房事什麼的哦(´・ω・`)

話說,既然本人都說純情路線了,就叫純情卿怎麼樣!
開拓未來的第八聖戰士,就決定是你了!!

話說,最後吐槽一下,我覺得最後亞伯特的自白不該認為初夜權是迷信,既然還是在那個年代,他就不應該突然有了這種與時代不符的想法,就算要有,可能也要有點鋪陳才行。當然這只是雞蛋群裡的一塊小骨頭辣(´・ω・`)

結論,初夜權什麼的,我才一點都不羨慕呢.....真的辣!真的、真的.....嗚嗚

11-04 23:56

Hikari Yun
我突然發現這個留言回超晚!!!

這篇是跟朋友開玩笑的時候聊到的題材,因為這個10月靈感有點缺乏。
所以就直接把自己在頻道說垃圾話最有印象的部分拿出來寫。

算是一篇著重於趣味性的故事,然後看影武者的真實身分當彩蛋。
雖然也被亞蘇吐槽其實根本沒人在意他們的真實身分。XD11-15 17:29
Hikari Yun
另外墨染吐嘈的很對。
那確實是一個BUG,
畢竟亞伯特就是個農夫。
知識水平應該是最下等的那種階級。
照理來說這傢伙應該得從頭到尾搞不清楚狀況才對ORZ11-15 17: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MP6789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學生會長攻...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uanyeh全部ㄉ人
Maher Zain的歌害我滿腦子都在真主真主的喊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