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騎士〉第八章 拉森的店:相遇

作者:LanTern│2017-10-23 20:50:08│贊助:10│人氣:453


 

 
 
  淡霧之中,伊格緩步跟在香梨身後。
 
  本來黑暗的天空一隅已經露出微光,但是挪拉街上卻依然透著涼意。
  從十分鐘前開始,香梨就不再跟伊格說話。她一個人在前頭喃喃細語,三屢辮隨著她的腳步在身後焦躁晃動。化解由別人引起的尷尬是伊格最不擅長的事情之一,在這樣的氣氛之下,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搭話,只能保持三步的距離,不要過份靠近、也不要太過遠離的跟在香梨身後。
 
  但是當伊格第三次看見那個抱著路燈柱嘔吐的酒醉乞丐之後,他認為自己必須要說點什麼。
 
  「呃,香梨小姐?」
  伊格小心翼翼地開口。
  香梨的腳步一頓,轉過頭,瞇著眼。
  「……你為什麼要用敬稱?」
  因為我內心的警鐘告訴我,現在用敬稱會好一點。伊格心想,但沒說出口。
  「我們要不要……呃,找個人問問該怎麼去中央區?」
 
  香梨姣好的面容扭曲起來,語調急躁地上揚。
  「我……我先說,我可不是迷路喔。只是因為我以前是在白天……所、所以才——」
  「我明白、我明白。」
  伊格連忙說,安撫她惱羞成怒的火氣。
 
  半小時前才對阿克信誓旦旦地保證會送伊格去騎士城,但現在不只連騎士城所在的中央區都進不去,還迷路到連回去北門都辦不到,換作是伊格的厚臉皮恐怕也會覺得難堪,更不用說香梨。
 
  「您也、您也不是道地的挪拉人嘛,一時之間搞不清方向也是很正常的啦。我、我相信等到天亮之後您一定可以順利找到對的路,但是呢,依小弟拙見,眼下咱們還是找個路人指引一下,多少可以替您省點事,您說是吧?」
  
  香梨別開目光,神色依然不悅。即使天色黯淡,伊格還是能看見她髮際下方的耳朵因為尷尬而通紅。
  「居然得讓這傢伙給我留情面……」
  她低聲碎念,似乎忘了伊格有精靈靈敏的耳朵。
  「——好吧。但是,伊格,這裡哪兒有路人?」
 
  伊格環伺四周。
  正如香梨所說,現在他們已經走進小巷子裡,不像剛才在大道上的時候還能夠看見衣衫襤褸的乞丐或貧民蜷蹲踞在不滅燈柱照不到的陰影處。認真說起來,如果不是香梨帶頭亂走,他們也不會走到這種杳無人煙的巷子裡,但伊格可沒笨到在這時候提醒她這點。
  「我想我們最好先回到大道上,問問那些……呃,街上的人?」
  「那你可得先準備好足夠銀子才能讓他們開口,還得確保其他人蜂擁而上的時候能夠保護自己。」
  香梨酸溜溜地說。
  「而且他們看著……他們的眼神……」
  她垂下眼,低聲說,神色有些畏懼。
 
  伊格望著香梨的表情,眨眨眼,思緒中某個一直銜接不起來的部份似乎突然接上了。
  雖然他同樣也能夠感受到那些來自陰影中不懷好意的視線,但對在伊雷斯長大的伊格來說,自重與互信是烙印在他的骨子裡的,而這些品格在擁有「金錢」和「貪婪」這兩個概念的艾佛洛恩完全無用武之地。
  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他這一路上竟然始終不曾將那些陰影中的貪婪目光視為「危險」。
  想必身為女性的香梨在那些目光中感受到的慾念又更加深刻且粗暴吧。
 
  伊格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默然點頭。
  頓時間,他似乎有些理解阿克特地在最後要香梨帶伊格去騎士城的真正用意。
 
  「或是……」伊格沉思,「夜裡通常有衛兵巡邏吧?我們也許可以找找看?」
  雖然就伊格所知,伊雷斯王都阿瓦隆城內是沒有配置衛兵的,但在他的家鄉,村民會輪流在夜晚擔任守望者,所以他這層認知他還有。
  「是有可能,可是挪拉城那麼大,我不確定……」
  香梨語氣游移。
  「不管如何,總比咱們再這樣兜圈子要來得好。我們先回到大道上,再盡可能找——」
  「伊格。」香梨低聲打斷他。
 
  最初伊格還以為香梨因為他暗示她帶著兩人兜圈子而準備發脾氣,但隨後他卻發現並不是如此。
  香梨蹙著眉,仔細凝望著伊格身後。
  「那個是……人嗎?」
  伊格轉過頭,望進那被淡霧掩蓋的街道。
 
  然後——確實,在對面街道的另一端,那裏依稀有著淡淡的人影。
  香梨抓住伊格的衣袖,身子也向他靠近了起吋。
 
  那道人影朝著他們走來,越來越清晰。不過幾秒鐘,伊格就能透過不滅燈昏黃的光芒看出那人身上穿著的黑色大長袍。
  「想不到這種小路也……嘿,香梨,我們乾脆直接請教他怎麼去中央區吧?」
  「啥,什麼?等等,你瘋啦!」
  香梨瞠大眼睛,壓低音量。
  「他可能、他可能是……人家常常說,挪拉夜裡會出現……」
  「什麼會出現?」
  「就是、就是……那些東西,你沒聽過?」
  伊格皺著眉頭,不解其意。
  香梨揉了揉前額,面如死灰。
  「這下可好,跟你一路我連感到害怕的權力都沒有……好吧,你要問就去問吧。」
  伊格被搞糊塗了。
  「問什麼?」
  「你不是要問他怎麼去中央區嗎?」香梨低聲罵道。
  「噢,是啊。」
  「那就快去啊!」
  「咦?我去?」
  「難道我去?」她理直氣壯地反問。
  「可是……妳對挪拉城比較熟悉,我以為——」
 
  伊格總覺得這之中的邏輯似乎哪裡怪怪的,但他沒時間細想,只好硬著頭皮走向那人。
 
  「……願深林與王同在。」
  直到伊格話已經說完,他才意識到自己用了伊雷斯的正式問候語。但是正當他準備修正的時候,那人卻已經露出微笑,輕輕頷首。
  「啊啊,願深林與汝等之王同在。」
 
  伊格驚訝不已,不禁認真打量這個男人。
  他的身高很高,比伊格還要高上一個頭,魁梧的身材隱沒在黑色長袍之下。他的髮色與長袍相同,都是如夜一般的黑,稍顯凌亂地在後腦束起。這個男人頷下蓄著的鬍鬚稍微遮掩了他的年紀,使他看上去像是二十五歲,也像是三十五歲。
  他鼻樑上掛著的木製眼鏡模糊了他的雙眼,但卻遮不住他和藹的笑容。
 
  「就算是在這個時節,能在路上遇見伊雷斯的子民也實在少見,有什麼能夠為你效勞的?」
  男人笑容可掬,聲音沉穩。
  「呃,事情說來話長,我的……我的同伴和我是來參加騎士遴選的受選者。」
  伊格指了指身後的香梨。
  「我們的馬車在路上出了一點意外——」
  「意外?」那個男人皺起眉頭。
  「是的,因為這個原因,剛剛才進入挪拉。說來慚愧,現在不小心迷路了,總之,我們想到騎士城去,不曉得您能不能……?」
  男人點點頭,皺著眉頭思索。
  「我懂了,你們要去星辰廳?」
 
  伊格不懂星辰廳是什麼,但他也不想費心提問,只能點點頭。
  男人搔著他下巴的鬍鬚。
  「如果只是送你們過去,我想應該沒什麼問題……」
 
  「太好了,謝謝您。」
  伊格鬆了口氣,連忙朝著身後的香梨招了招手。
 
  香梨看見他的手勢後,怯生生地來到他身旁。她對著高大的男人輕輕鞠躬,男人則報以一笑。
  「晚安,大人。」
  「現在搞不好該說早安了,我親愛的小姐。」男人笑著說,「我聽妳的同伴說了,這時間進城很不好受吧?」
  「能夠在城外看見挪拉城破曉前的夜景,這些勞累都不算什麼了。」
  「哎,這話倒是真的。雖然身處其中的時候,只會覺得這地方又髒又亂又擁擠,但每次當我從外頭看,又會折服於她的美貌之下。罷了,別談這讓人又愛又恨的姑娘,來談談正事吧,我可以帶你們去騎士城,當然。事實上,這裡已經很接近了,中央的入口不過就在兩個街口之外。」
  男人的這番話讓香梨自豪地在伊格耳邊哼了一聲,她挺起胸,一臉早就了然於胸的表情。
 
  「不過眼下還有一個問題。你們可能不知道,挪拉中央區和外圍不同,那兒一向實施宵禁。從入夜前開始,一直到第二天天亮後,禁止從外頭進去,當然,也禁止從裡面出來,這點連騎士都無法例外。也就是說,就算我現在送兩位到中央區大門前,你們還是得再等上幾個小時才能進去。」
  伊格和香梨對望一眼。
  男人看見他們的表情,露出微笑。
  「我提個意見,你們兩位參考看看吧。事實上,我本來是打算去我熟悉的酒館喝個一杯的,如果你們不反對,就跟我一塊兒去。等到天亮之後,我再親自送兩位進騎士城,這樣如何?」
  伊格眨眨眼。這時間有酒館?
 
  高大的男人顯然看出兩人的疑惑,哈哈大笑。
  「抱歉啦,這座城市就是有一堆喜歡在深夜裡喝酒吃肉的神經病,關於這點,請讓我向至上最深沈的歉意。不過甭擔心,我可以擔保,那店裡的廚子我認識十年了,手藝好得不得了,絕對會讓你們食慾大開。」
  伊格張開嘴,瞥了香梨一眼,她微微側了下頭,一副交給伊格決定的樣子。
  「既然您都說到這份上了,那就麻煩您了。」
  他們倆短暫的眼神交流自然被那個男人看在眼裡,他露出微笑。
  「事不宜遲,這邊請。」
 
  兩人亦步亦趨地跟上那個魁梧的男人,儘管他的身高很高,腳步卻不快,也不知道是體貼香梨,還是他本來走路的速度就是如此。
  他的步伐悠哉,儘管走在前頭,卻不斷轉過頭來向伊格和香梨搭話,神態輕鬆的就像是在自家後院一樣。
 
  「我得說,即使你們來自北方,也不該錯過拉森的蜂蜜酒,雖然大多數的挪拉人會推薦貝維爾的酒,但要我說的話,果然還是拉森那兒的酒味道好上一些。當然啦,這可能跟我是南方出身有關係,我個人偏好味道淡一點的,像是蜂蜜酒,你們北方人喜愛的麥酒就不怎麼合我的胃口……啊,對了,兩位怎麼稱呼?」
  「香梨依娜.艾爾蓮恩,來自杞悠那。請叫我香梨就好。」
  「我是伊格.徹提席克,來自迦薩塔。」
  「香梨小姐和伊格先生是吧?唔,徹提席克?閣下莫非跟法立德的徹提席克工匠有關係?」
  「我想沒有,我從小就住在伊雷斯,這是我第一次來南方。」
 
  「哎喲,是了,我倒忘了你是精靈。」
  高大男人拍了一下額頭。
  「對了,你們兩位應該都是受選者吧?」
  伊格點點頭。他聽說過有許多人會帶著隨從、家僕參加遴選,所以他有這個問題也並不奇怪。
  「好吧,那我想我們就簡單一點,不用管那些繁文縟節了,你們就叫我約拿吧。也別用敬稱,我還沒老到那個年紀。咱們剛才說到哪啦?噢,蜂蜜酒——」
 
  約拿先生帶領兩人快步穿梭在小巷子裡時,即便是窄到沒辦法讓兩人並肩的小巷子裡,依然鋪著整齊石磚,單單是這點就能看出挪拉難以想像的規模。
  伊格讓香梨先走,自己走在最後面。
  約拿先生現在這個時間一副悠閒的在城裡閒晃,看上去實在非常可疑,但是看他手舞足蹈、熱切地分析著南方蜂蜜酒和北方麥酒的差別時,伊格實在很難將他對他抱持戒心。
  香梨更是早就已經和他聊開,熱烈推銷家鄉杞悠那盛產的濃麥酒,一點也不見五分鐘前的生澀。
  仔細想想,不論是伊格或阿克,香梨都能夠在短時間內與之相熟。也許是因為姊姊在商會工作,從小必須面對許多陌生人的關係,伊格認為這已經算是一種才能了。
 
  「對了,伊格老弟,我倒忘了正事。」
  當他們穿過小巷,終於走上大道時,約拿先生突然停下與酒有關的話題,換上稍微嚴肅的口吻。
  「你剛才說你們來挪拉的路上出了意外?發生了什麼事?」
 
  「呃,我們——」
  伊格心裡猶疑了一下,究竟該不該將森林裡發生的事告訴不相干的人?但他轉念一想,如果能夠讓這件事情的風聲傳開,多少能夠遏阻其他人在這陣子誤闖伊那恩森林吧。
  「——我們在伊那恩森林裡遇到格里斯本黑熊。」
  似乎是看透了伊格的心思,香梨接著伊格的話說下去。
  「格里斯本黑熊?」
  約拿先生嚇了一跳,停下腳步,回過頭,一臉不解。
  「十五呎高、眼睛還透著綠色光芒的——」
  「我知道那種熊種,」約拿擺了擺手,「然後呢,發生什麼事?」
  伊格和香梨互望一眼,很快就達成共識。
 
  他們兩人一起將森林裡發生的事情經過全盤脫出,包含停駐在森林中的小屋、格里斯本黑熊現身、以及車伕受傷的事情。
  大部份是香梨在說,伊格只是跟在他倆身後,偶爾補充一些細節。當約拿聽完以後,他的臉上的表情從疑惑轉變成難以置信。
  「格里斯本黑熊……在伊那恩?」約拿喃喃自語,「……怎麼可能呢?」
  我們比你更難相信。伊格苦澀地想。
 
  「車伕先生已經請託守衛軍去騎士城警告騎士了。」香梨說,「我們遇見的那個森林巡守人也會一路北上,通知北方的城鎮,這個消息明天可能就會傳開。如果約拿先生你有朋友近期要經過伊那恩,請提醒他們先繞道而行。」
  「當然、這是當然……」
  約拿心不在焉地說。他搔亂了自己的頭髮,嘆了口氣。
  「哎,聽見這些煩人事,就更想趕快喝上一杯了。」他悶悶不樂地說,「你們別擔心,再過幾個路口就到了。拉森的店離中央區的入口也不遠,我們可以在早市的人潮聚集起來前進去。」
 
  他這話倒讓伊格有了新的疑惑,他看著約拿先生魁武的背影,忍不住尋思。
  不過在他還來不及細想之前,走在約拿身旁的香梨就已經開口,分毫不差的提出伊格心裡的疑問。
  「約拿先生,為什麼你會在這種時間出門喝酒呀?」
  約拿抬起一邊眉毛。
  「嗄?好問題,講到這個我就來氣。我昨天剛吃完晚餐就被抓去緊急會議,這該死的會議一開就是八個小時,一直到剛剛才結束。看在眾神的份上,人家都說『夕陽也阻止不了趕市商人的腳步』。哼,別說夕陽了,看這樣子連月亮都阻止不了我們哪。」
  這種時間開緊急會議……挪拉人都是瘋子嗎?伊格驚駭地想。
 
  「這種時間開緊急會議?挪拉人都是瘋子嗎?」
  香梨神態誇張地說。
  伊格決定回頭好好問她是不是會讀心術。
 
  「對吧?你們也這麼覺得吧?」
  約拿先生又喊了一次。
  「我就搞不懂,西區下水道堵塞到底干我們啥事?然後那群白痴就丟出一連串陰謀論,眾神保佑,在這節骨眼上耶!」
  他就像一個十五歲被告知結日得留在穀倉裡幫忙替穀物去殼的少年一樣怨聲載道,那個形象跟他粗獷的外表一點也不相符。
  伊格忍不住尋思,這個約拿先生究竟是做什麼工作?他身上的那件黑色長袍雖然顏色單調,但是質料卻相當好,再加上言語間的餘裕與氣度,縱使伊格接觸不多,也不覺得這個高大的男人只是一個普通的小商人。
  歸根結底,究竟是什麼行業才會在這種時間到處亂跑?
 
  「被他們這樣一搞,連天都快亮啦。所以我剛才就決定去喝一杯,等一下要睡回籠覺也比較好睡。不過老實說,平常我也是入夜之後才會去拉森那裡喝酒,白天的時候挪拉街上人實在太多了,這點我不管來這裡多久都沒辦法習慣。」
  「我記得,您剛剛說你是南方人?」香梨問。
  「我是啊。我是在加爾長大的,那雖然也算是有點規模的大城,可要和挪拉比還是差得遠啦。人少、空氣也比較乾淨。如果不是因為工作,我一定離挪拉離得遠遠的,越遠越好。」
  「約拿先生你到挪拉是做什麼工作呀?」香梨問。
 
  約拿先生頓了一頓,輕輕嘆口氣,露出曖昧而且玩味的笑容。
 
  「我從剛才就在想,你們該不會不知道我是誰吧?」
兩人對視一眼。
  「我們應該知道嗎?」香梨問道,語氣有些擔心。
  「不,我只是很驚訝。」
  他語調輕快,滿意地點點頭,似乎很享受這種氛圍。
  「就我個人來說,我倒是希望維持這樣就好。」
  他似乎也不打算告訴他們答案,甚至還愉悅地哼起小曲。
 
  不久後,約拿在一個巷口前停下腳步。
  「我們到了。」
  「咦?哪裡?」
  再往前走幾呎就是大道,從這裡能夠看見大道上路燈住的光芒,更加突顯這條小巷子的昏暗,而且伊格四處張望一圈,都沒見到酒館的影子。
  「上面。」
  約拿先生笑著說,伸出食指指著上頭。
  伊格抬起頭,果然看見左邊的屋頂上隱約透出一些火光。
  「酒館在屋頂上?」
  「拉森是個怕麻煩的傢伙,刻意將店開在這種地方,沒有熟客的指引,外地人是很難找到這裡的。噢,對了,你們兩位可以戴上斗篷的帽子,如果你們願意的話,這裡再怎麼說也是酒館……」
  伊格和香梨雖然不明究理,還是依言將兜帽拉上。
 
  他們跟著約拿爬上屋頂,那裡是一處寬廣的平台,比起陽台更接近天台,三人的右方下頭就是大道,而左側則是一扇破舊的木門,看起來能夠通往這幢房子的二樓。
  迦薩塔所有的房子都只有一層樓,而杞悠那除了洛克丁商行有第二層樓之外,也都是以一層樓的矮房居多,但是挪拉幾乎所有的房子都是兩層樓以上。即使站在這高台上,遠方城堡那高聳的尖塔看起來也搖不可及。
  這個天台上擺放著六張小圓桌,每一張桌上各放著一盞燈,其中三張是空著的,另外兩張分別坐著三個人和一個人。
 
  「喲,約拿老兄,稀客啊。」
  距離三人較近的桌子邊,坐著一個蓬頭垢面的男人。他露出缺了好幾顆牙的笑容,舉起手上的酒瓶,朝著約拿晃了晃。
  「桑陀斯先生,怎麼有時間在這兒喝酒?」
  「呸,還不是這什勞子遴選,南方商人自己跑進城裡,我還怎麼做生意?」
  約拿哈哈大笑,笑聲中毫無同情。
  「您平常從他們身上撈了那麼多油水,偶爾也該放放假啦。拉森先生在吧?」
  「當然啦,他不在我怎麼會在這裡?他新請來的那個小姑娘胸脯雖然大,可是做的菜難吃死了……」
 
  約拿揮別發著牢騷的桑陀斯,領著伊格和香梨穿過那木門。
  「桑陀斯是做南方生意的商人,別看他那樣,他手下有一整支商隊。」
  黑衣男人解釋,他的嗓音伴著三人的腳步聲,污濁地迴盪在狹窄黑暗的長廊。
  「拉森今夜生意不太好啊,外頭居然沒坐滿,看來我們也能夠找到足夠的空間——矮鬼養的,當我沒說。」
 
  約拿先生推開長廊盡頭的小門,門後的光景讓伊格嚇了一跳。
 
  酒館格局並不大。大門的對面是吧台、其餘空間被一張大約可以做二十人的長桌和十張左右的小方桌佔據,但是每一張桌子都坐滿了人。
  四周牆上貼滿著告示或尋人啟示之類的傳單,在昏暗的燈光之下,增添了一絲嚴肅的味道。但這些卻無礙酒客的熱情,四周不時傳來酩酊縱笑和餐具碰撞——大多是酒杯——的聲音聲。在這裡的人大多跟桑坨斯一樣上了年紀、鬍髮雜亂,沖天的酒氣和粗魯交談讓伊格的鼻子耳朵感到一陣刺痛。
  但是他卻忍不住露出笑容,這種感覺無比熟悉,宛如置身於他家鄉迦薩塔的宴會中一樣。
 
  約拿先生一現身,立刻奪去眾人的目光。就像外頭的桑陀斯一樣,這裡的人似乎都認識約拿,本來雜亂的交談變成向著約拿的招呼聲,最裡邊的人甚至搶著向他敬酒。但卻沒人跟在約拿身後、向頭戴兜帽的伊格和香梨望上一眼。
 
  約拿笑著回應他們,一面帶著伊格和香梨穿過擁擠的酒館,走到長桌末端,那兒只坐了一個穿著破舊長袍的矮個子,也是酒館中僅剩的空位。
  「約拿老哥,要不來跟咱們坐一桌吧?」遠處一個大鬍子叫道。
  約拿先生舉手婉拒。
  「不了,我帶著兩個後輩,正準備教育教育他們呢。拉森先生,老樣子沒問題吧?馬鈴薯、培根,沒錯,你拿手的那個燉蘑菇也來一點,我說過了,我還沒吃過更好吃的。還有,麵包和蜂蜜酒,請您準備多一些,咱們今天有三個人,而且我餓得很。」
  約拿先生拱起手,讓聲音穿過整個酒館,朝著吧台後方的中年男子喊道。
  拉森先生一頭灰髮,但是相貌卻精明幹練。他應了一聲,迅速走往廚房。
 
  「這裡真不錯……」
  伊格在長桌邊坐下,低聲讚嘆。他聞得出麵包、奶油、洋蔥湯和令人陶醉的酒香,這些味道混雜在一起出奇的美味,他不由自主感到一陣飢餓。他上次吃東西是昨夜在森林小屋裡,但那已經像是好幾天的事了。
  「對吧?這就是拉森老哥的本事了,他除了是個頂尖的廚子,在經營這方面也很有一套。抱歉啦,香梨小姐,得讓妳跟這麼多臭男人擠在一起。」
 
  香梨搖搖頭,掩在兜帽下的臉淺淺一笑。
  「我是在商行裡長大的,約拿先生,請別把我當做貴族姑娘啦。」
  「哎呀,失敬、失敬。老毛病又犯了,說實在,那些姑娘那驕氣有時候還真讓人受不了,像妳這樣要討喜多了……唔,杞悠那的商行?洛克丁?」
  「是的。」香梨答道,有些訝異,「想不到你會知道北方的小商行。」
  「洛克丁雄霸北方,也不能算小了,而且說起來,我和洛克丁的挪拉分行長也有些私交,他也幫過我不少忙。」
  「真的呀?」
  這回香梨臉上詫異之色盡露,這點伊格並不怪她。能和洛克丁王都分行的行長有私交,這個約拿先生到底是什麼人?
 
  「我來挪拉的這幾天就是要住在分行長大人的宅邸,多虧他的幫忙,否則我真不曉得該怎麼辦……」
  「原來如此,詹姆斯和雅薇拉夫婦為人向來大方,這點我倒不會太意外。」
  約拿笑著說。
  「而且他們家的廚師,我記得叫做貝里吧,那手藝也是一絕哪,香梨小姐,有機會務必嚐嚐他做的香料烤雞——」
 
  「抱歉,約拿先生。」
 
  約拿的話被打斷,一道人影走到他們的桌邊,遮住了牆上吊燈微弱的光線。
  那是一名身穿墨綠色的長袍的男人,他的兜帽沒有拿下來,伊格看不清楚他的臉,但他向約拿恭敬地低頭。
  「抱歉,打斷你們的談話。約拿先生,我有事必須向您報告。」
 
  「哎呀,這不是奈德嗎?」約拿抬起一邊眉毛,「原來你也會來這裡,居然從來沒跟我說,真是太見外了,害我每次都自己孤伶伶地來……來來來,坐下吧,今天我請客。」
  「不,約拿先生,我要報告的是公事。」那人面色不改,冷淡地說。
  約拿的臉垮了下來,不高興地看著他。
 
  「公事?我才剛出來,你這白痴。有什麼事情會比吃一頓豐盛的早餐還要重要的?我給你說,奈德,你這死腦筋得好好改一改,否則我不能保證我哪天心情不好不會把你給開除——」
  「凱特女士請您立刻去參加籌備會議。」
  奈德不顧約拿的叨絮,直接了當地說。
 
  「籌備會議?別傻了,今天哪有什麼籌備會議,我的記事手冊裡面明明寫得清清楚楚,喏,你看,今天——咦?咦耶?」
  約拿盯著他手中的牛皮手冊看了五秒鐘,額頭上浮現一層薄汗。
 
  「真、真的有耶……怎麼可能……糟糕,我會被他們給宰了……」
  他喃喃自語,飛快地從椅子上跳起來,抓著奈德的衣襟前後搖晃。
  「奈德,你有騎馬嗎?先借我用用!」
  「別擔心,約拿先生,馬匹早已幫您準備妥當。請您別再搖——」
  「謝啦!你真能幹,我會認真考慮幫你加薪!」
 
  約拿開心地拍了拍奈德的臉頰,轉過身。
  「抱歉了,兩位,現在真的不是吃早餐的好時機,要是五分鐘內沒出現在那裡,我恐怕這輩子再也沒辦法吃早餐了……」
  他撕下牛皮手冊的一頁,迅速潦草的在上頭寫了一行字,塞進伊格手裡。
  「來,拿著。照著這上頭寫的路走,就能到中央區大門。然後將這張紙給守在那裡的門衛,他們就會帶你們去騎士城。真的很對不起,伊格先生、香梨小姐,如果我能活過今天晚上,再和你們大吃一頓!」
  他飛快地說,伊格還來不及應允,他已經走過酒館,朝著大門走去。
  「喂,拉森先生,那兩人的帳算在我頭上,請你好好招待他們!」
  「我明白,約拿先生。」
  端著湯碗從廚房走出來的拉森望著急忙離去的約拿,似乎一點也不意外。他將湯碗放在桌上,對著他們笑了笑,重新回到廚房,留下愕然的兩人。
 
  伊格看著約拿先生急忙離去的背影,眨眨眼,與香梨互望。
 
  「他還真是個大忙人。」伊格總結。
  「不過也是個大好人,雖然人怪了點……唔,這湯真好喝。」
  洋蔥湯味道甘淳爽口,伊格在家鄉吃習慣的風味味道更重,但這種艾佛洛恩式的口味也著實不壞。
  「到頭來,我們還是不曉得他是誰。」
  伊格一邊喝湯,一邊低聲說。
  「是吶,他剛才說的籌備會議是什麼。現在外頭天色大概才剛亮,到底有誰會在這種時候……」
 
  「你們不是在開玩笑吧?」
  一陣冷列的嗓音傳來,這陣聲音低沉、但卻不粗糙,比起男人、更偏向男孩那一邊。
 
  伊格抬起頭,很快就找到了說話的人。
  那是坐在他們旁邊的矮個子,就算兩人同坐著,身高也只到伊格的肩膀。他的膚色很深,深棕色的長髮垂落雙耳,嘴上有些短鬚,但是相貌卻相當英俊。
  他手裡拿著吃了一半的麵包,面前放著一個黃銅酒杯,雙目烏黑深邃,比起表情更富情緒,但現在那雙眼睛裡卻混雜著難以置信與輕蔑。
 
  「什……」香梨發出疑惑的聲音,好像是在確認他是不是對著他們說話。
  「我不用問也知道你們是誰,想必又是一組沒料到城裡的旅館全部客滿、最後只好到星辰廳去,但卻在挪拉城裡頭迷路的騎士受選者吧?」
  大抵上都說中了……他的語氣譏諷,但卻說得伊格無力反駁。
  和車伕先生那種極具侵略性的挑釁不同,而是更為柔軟、卻更加深沈的嘲弄。單單只是這一句話,伊格就知道他和車伕那種草包完全不同。
 
  「你們跟著那位先生一起來,結果搞半天整間酒館卻只有你們不知道他是誰?」
  「我們……他並沒有——」伊格嘗試辯解。
  「啊,他並沒有告訴你們,對吧?當然,看在憂洛恩的份上,因為這件事情應該任何人都能夠看得出來。」
  矮個子將麵包塞進嘴裡,優雅地擦了擦嘴,拿起酒杯。
  「我不懂——」
  「你是誰?」
  香梨問,一語中的。
 
  矮個子微微一笑,將酒杯湊近唇邊,喝了一口。
  「不錯嘛,小姑娘。好吧,我想想……我跟你們一樣,是遴選的受選者。」
  「這我知道,」香梨說,瞄了一眼地下,看來在伊格看不見的地方擺著他的旅行袋,「我問的是你的名字。」
  「有個禮儀是——」
  「我是香梨,來自杞悠那。」
 
  矮個子笑意更濃了,他望向伊格,似是等待。
  「伊格,來自伊雷斯的迦薩塔。」
  「這就對了,精靈先生,多跟著小姑娘學學,靈敏點。」
  「你年紀不比我大,別叫我小姑娘。」
  「我外表看起來比較年輕,相信我,我自己也很討厭這點。不過也罷,那我就稱妳香梨小姐吧?或是妳願意自報姓氏?」
  香梨哼了一聲,「你還沒說你的名字。」
  「窮追猛打,不錯嘛。」
  矮個子收起微笑,將杯子放回桌上。
 
  「我是拉奇,拉奇.謝爾。」
 
  香梨朝伊格飄了一眼,伊格知道她是在問『有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
  伊格沉默不語。
  他一向酷愛傳說軼聞,如果是北方的名人,如巧手、暴風行者他多半都相當熟稔,南方較有名的也大多會知曉,但他從未聽說過拉奇.謝爾這個名字。
 
  矮個子拉奇撇了撇嘴。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這是真名,我保證。我姑且算半個商人、半個賞金獵人,大多數的時間都在南方個城鎮之間遊走,賣些小東西,偶爾抓一個小偷或強盜賺點外會,並沒有什麼出名的事蹟,所以你們沒聽過我的名字是正常的。不如說這我對此還更難過。」
 
  這時,拉森先生送上來燉蘑菇和馬鈴薯,以及三杯蜂蜜酒。
  香梨默然,伊格則是將馬鈴薯端到眼前,替自己裝了一些。
 
  「拉奇先生,要不要來一點?」伊格問。
  拉奇抬起眉毛。
  「剛才那位先生可沒請我。」
  伊格聳聳肩。
  「這本來就是三人份,你想要的話,那杯蜂蜜酒也能給你,我相信約拿先生不會介意的。作為交換,我希望你能告訴我約拿先生到底是誰。」
  拉奇一愣,點點頭,像是在思忖。
 
  「伊雷斯價值觀……」
  他低語,接過馬鈴薯。
  「好吧,成交。我正好也餓了,不瞞兩位說,我的旅費只足夠我來到挪拉。」
  他說著,毫不客氣地往自己的碗裡舀了一大坨。
 
  「不過我不打算直接告訴你們,伊格先生。我不討厭你的作風,但你如果打算用這一套去參加遴選,可是會吃苦頭的。我們來玩猜謎吧?我給你們一些提示,讓兩位猜一猜,那個約拿先生究竟是什麼人。」
 
  拉奇露出微笑,望向伊格的眼神像是在等他同意,用自己的湯匙挖了一大口馬鈴薯,送進口中。
 
 





to be continued
﹊﹊﹊﹊﹊﹊﹊﹊﹊﹊﹊﹊﹊﹊﹊﹊﹊﹊﹊﹊﹊﹊﹊﹊﹊﹊﹊﹊﹊﹊﹊﹊﹊﹊﹊﹊﹊﹊﹊

終於等到拉奇出場了,偶爾還是要寫寫這種機掰人才有趣啊。


明天,索爾3!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649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小說|騎士|小說連載

留言共 3 篇留言

微波狐狸肉
[e10]

10-23 21:11

深潛者
縮圖城堡帥

10-23 23:01

LanTern
既然如此,就送一份大圖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10/7dcbdd5e8196715f18df8c4587ca5c04.JPG10-26 21:34
綺羅
你他媽才機掰人

10-24 01:40

LanTern
[e5]10-26 21: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這雖然是遊... 後一篇:[達人專欄] 終結,還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afamu57ALL
今天更新【FGO】沖田総司(水着)-二階插圖,常駐更新中ヽ(ヅ)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