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原創長篇】窮途:第十二章

作者:燭青│2017-10-16 20:34:05│巴幣:34│人氣:442









第十二章

  安德里斯和沃爾維夫悄聲無息的失蹤了,不管是曼菲、艾達或傭兵團裡完全沒有任何消息,加維與賽拉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次數也突然變得不多,時刻關注他們動向的激進派近乎開始滿員戒備。
  只是他們怎麼也沒料到,安德里斯會是他們主要的培養對象。

  潺潺溪流沒因為幾人好些時日的叨擾而乾涸,安德里斯平躺在地面上,四肢自然擺放,長髮散落,身上沒一塊布料是完整的;他臉色蒼白,闔起的眼皮沒有顫動,呼吸極細,似乎稍不注意就會直接斷了生息。
  賽拉站在他身前,用極為繁複的手勢與肢體動進行著曼菲部落的成年禮。
  元素魔法是不能同時運用的,所以要完成每一個元素的儀式都需要耗費許多時間,最後再一個治癒的完整灌輸,等他們結束成年禮,便已經度過了整整一個早上。

  這時間與安德里斯受苦的時間相比毫無難熬可言,等他再次睜眼看見的不是治癒的白光而是自然的陽光時,他卻怎麼也開心不起來。

  那種深植心底的劇痛彷彿烙印在他的腦海裡,雖然不斷反覆以後,他已經能夠適應那樣的感覺,甚至在途中與加維說話,但也仍然不敵心中的抗拒。
  他再也無法忍受加維的接近與碰觸。
  即使後來因為加維的解說而能夠理解,但他在心理上依舊也無法接受。

  成年禮過後只讓他休息了幾天,又很快地開始下一輪的訓練。這一次主導訓練的是沃爾維夫,賽拉從旁叮嚀,加維不過遠遠看著;又是一輪沒日沒夜的操練,即使多了再生能力的幫助,沃爾維夫的實力也仍然完全輾壓他,一開始幾乎只有被壓著打的份,一直到後來安德里斯在兩人的幫助下逐漸掌握雙匕首的用法,他才偶爾能傷到沃爾維夫分毫。
  雙匕首是附魔武器,土系加成有麻痺對方、限制對方行動的能力,安德里斯先前甚少使用,卻在加維的幫助下從被傷害中與這兩把匕首熟悉起來。
  匕首經歷了好幾代的磨損仍鋒利如新,但其主人決不會用它來摧殘自己,也因此在這方面,安德里斯佔有的優勢讓他更容易與匕首契合。
  刻著繁複輪廓與橘黃線條的器柄握在手裡近乎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每一次每一次的揮動他都能聽見似乎有個聲音在喊:「伊菲。」

  他知道,雙匕首——叫做伊菲。

  沃爾維夫的速度難以捉摸,他對自己身體的掌控力極佳,不過只要熟悉了他詭異的速度,安德里斯要適應其他人並不是件難事;只是沃爾維夫這麼做即等同於將自己的資訊完全暴露給安德里斯,這種自信實在令人咋舌。

  跟培養相比,安德里斯還真的覺得沃爾維夫給他的可怕訓練量和藹可親許多。

  但是,他也因此憎惡起沃爾維夫。
  那個向來游刃有餘的傢伙在訓練前說——
  「你知道是我救了你,但你不知道,你逃脫俘虜行列時,我也在場。」
  「你不知道,巴奈特死掉時,我也在場。他幾乎在狂暴結束以後就死掉了。」
  「你不知道,你在幹掉所有留在艾達部落裡的曼菲族人時,我也在場。」
  「你不知道,最後你倒在森林裡,我救走你,是為了促成這一切。」

  ——將他完全掌控在手心中的人是沃爾維夫。

  沃爾維夫看見了所有事情,卻一次也沒上前幫忙。
  安德里斯知道他沒有要求沃爾維夫幫忙的理由,但是……
  為了曼菲部落,沃爾維夫將「利用」發揮到極致。
  而利用的對象,是他。
  他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但人生卻被另一個完全沒關係的傢伙一手掌控。

  即使是現在,他知道沃爾維夫是為了要激怒他才把事情全部說出來,但他卻無法阻止自己的憤怒,明知如此仍踩進了泥沼。

  安德里斯再抬起頭時,眼裡已經盛滿了無際的憤怒與憎恨——

  他想殺了這個人。
  他想殺了沃爾維夫。

  沒有克制自己的失控,安德里斯倏然衝上前,用盡全力地想殺死眼前的傢伙。



  一個月後,突然出現在曼菲部落裡的安德里斯跟人起了衝突。
  那原因說起來實在算不上嚴重,只是他衝突的對象是激進派第三戰備對長的長子——先前被族長等人解決掉的二子即是其弟弟,認出安德里斯獸族特徵的長子在他的挑釁之下接受了決鬥要求,甚至在對立嚴重與溫和派的催化下逐漸演變為兩派之間浮上水面的鬥爭。
  計畫進行的很順利,安德里斯也甚少露面,除卻挑釁那次以外,便沒在外頭說過話。

  不過近兩個月的時間,又一次出現在艾達族人面前的安德里斯轉變太大,氣氛隨之凝重起來。
  傑森怎麼也想不到昔日那總是噙著溫和笑意、用過度的老成照顧同齡的安德里斯,居然也能夠變成能夠能夠帶給人壓迫感的模樣。
  他的身形沒有太大變化,長髮也仍然利索地固定在後腦上,眼裡淡淡笑意此時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冷若冰霜的深邃綠眸,唇角的弧度再也沒有勾起半分,作出的每一個動作都似乎正在戒備著什麼,對待他們的態度也不如以往親暱,而安德里斯也沒有對這樣的轉變作出解釋,只是讓他們隔天下午跟著沃爾維夫派來的人走。

  安德里斯要給他們看一場好戲。

  那齣他歷經折磨、只為救出眾人的好戲。

  只是,擁有曼菲血脈的安德里斯,是再也無法融入艾達部落裡了。



  湊熱鬧一直是人類的通病,籌備不到幾周的兩派決鬥如火如荼地開始進行,曼菲的格鬥場裡人山人海、座無虛席,主要分成溫和派、激進派與俘虜的座位區。
  曼菲族長眼底的風湧被安德里斯輕巧揭過,好似沒瞧見人彷彿要將他撕裂一般的眼神。

  獸人崇尚武力,所有事情都因武力而起,也該因武力結束。

  第一場決鬥是加維和激進派第三戰備隊長的對峙,兩人聲望都極高,閱歷豐富,加維從一開始就沒有掉以輕心,爭取盡快結束;而他也得償所願,將人揍出場外以後得到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與噓聲,第一場決鬥便勝負已定。
  他們說過,最糟的情況不過二比二,加維和沃爾維夫的勝利是無庸置疑的。

  第二場是溫和派第二戰備隊長和激進派第四戰備隊長的對峙,兩方不相上下,同樣爭取盡快結束的方法似乎不怎麼管用,兩邊一陣單靠體力的持久戰讓情況僵持不下,最後還是由兩方折衷達成平手的結果。

  眾人最為期待的應該是後半場沃爾維夫的表現。
  誠如先前所述,沃爾維夫一直都沒有將自己的實力完全展露出來,這次對上的是與他相同階級的激進派第三戰備副隊長,興許能夠將人逼到變臉也不一定。
  加維和艾瑟只是輕一笑笑,賽拉也一副看好戲似地撐著頰畔,坐在最旁邊的安德里斯沒什麼表現。
  曼菲部落人數眾多,戰備隊長與副隊長加起不過八個,底下還分裂出無數個小隊,能夠爬上這位置的人實力決不會差。
  只是對上將再生能力發揮到近乎極致的沃爾維夫,終究還是差了一大截。
  坐在一旁觀看整場決鬥的安德里斯也不禁恥笑出聲,十分篤定沃爾維夫肯定還是輾壓他的對手。
  沃爾維夫一站上場,場邊便爆發出不同常理的熱烈歡呼——副隊長通常都不怎麼露面,也因此不會有太多人了解。他的名聲是在尚未升上副隊長時建立起的,在好戰者眼裡他是最佳的學習目標,從容而內斂的姿態獲得許多好評。
  似乎樂得引起眾人的迴響,沃爾維夫盡職地表現出他的表演慾。不似獸人形象的粗暴蠻橫,他憑藉著自身的獸族優勢旋身展露出流暢體態,簡潔精要的施力也仍賞心悅目,唇邊噙著的笑意從未削減;掌握了人喜愛刺激的通病,沃爾維夫每一次都輕巧擦過人或襲面或襲身的攻擊,不禁令眾人一陣驚呼,再感嘆似地專注於眼前這場不像決鬥的表演。
  整場節奏、甚至連觀眾都被沃爾維夫穩穩抓住,他的對手在意識到這件事以後慌了手腳,連自己的節奏也逐漸變得雜亂無章,在敵損自損的情況下還是輕而易舉地被沃爾維夫趕下台了。
  甚至,沃爾維夫的骨製武器——雙刃劍佩拉還在賽前被他這個擁有者丟給安德里斯保管。
  沒能看見沃爾維夫使用武器的姿態令眾人有些失望,但淋漓盡致的決鬥仍舊獲得一片讚聲,儘管明眼人都能看懂沃爾維夫只是將對手耍著玩——那種似中非中的攻擊總是令人心癢,讓人誤以為自己再快一點就能夠擊中他,於是不斷在這種情況裡逐漸陷入圈套中。
  掌握人性的能力看得安德里斯一陣心驚,不由得慶幸自己與沃爾維夫是站在同一邊。

  實際上,最後一場格鬥才是重頭戲。
  有人疑惑為什麼安德里斯可以參與曼菲部落內部的事務,艾瑟很快取得了發言權,賽拉使用風魔法幫助他讓聲音能夠傳遍整個格鬥場——
  「他的父親是前第一戰備隊長的嘉奈爾。」艾瑟溫和的聲音十分有力,「諸位都知道十幾年前的那場慘劇!今天,嘉奈爾的後裔將帶著仇恨向當初拆散他父母的人報仇!」
  觀眾席上一片訝異的驚呼,很快有人反應道:「你要怎麼證明!」
  安德里斯站了起來,將手臂抬起。
  回到他身旁的沃爾維夫用銳利的指甲在他的手臂上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傷口卻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再生完全,那速度已經將再生能力發揮地極好,曼菲族長的臉色越發難看。
  「若不是擁有曼菲族人的血脈,他又如何能獲得我們的部落能力?」艾瑟緊接著又道:「只要擁有曼菲族人的血液,他就有資格參與!」
  加維看向曼菲族長,深沉而具有威嚇力的眼神竟讓他感到一絲退縮。

  不過一個戰備隊長,卻能讓族長感到害怕?
  曼菲族長已經不知道,先前溫和派任由他們如同細菌一般增生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了。

  安德里斯放下手,他獲得了眾人的許可。
  但也無法轉頭看向同坐在觀眾席上的艾達族人,他曾經的族人。甚至不敢想像他們知道這件事情時的反應。
  還有,克雷爾會怎麼想他。

  他這時候才知道,原來他父親叫做嘉奈爾、原來他父親曾經是那麼強悍、原來雙方部落成功拆散了他的父母,讓他從未感受過什麼是血脈相連的親情……

  「擁有我們族人的血脈又怎樣。」激進派第三戰備隊長的長子凱格近乎高了安德里斯整整兩顆頭,他站在場上厭惡道:「雜種。」
  安德里斯上場的動作頓了一秒,對著這新奇而簡單明瞭的詞彙似乎極感興趣,明明聽懂了話卻沒有什麼生氣的情緒外露,凱格一挑眉又壯起了膽子。
  「你根本不配說是曼菲族人。」凱格一字一句地看著他,卻並非正眼,「速戰速決吧,我可不想跟你這種毫無用處的雜種交手。」

  安德里斯毫不懼怕地轉身將後背坦露給人,他站在場上俯視著沃爾維夫,並同樣也將匕首丟下台。
  沃爾維夫輕輕笑了,那似乎是他對安德里斯露出過最為真誠的笑容,裡面滿含對他的自信,勝券在握。

  不知這種無畏的舉動究竟是太有自信還是太過盲目,凱格憶起安德里斯挑釁他時的憤怒,邁開步伐、竄到他身前,一抬手就是鋒利的獸爪,而安德里斯背對著他一個側身靈巧閃過。
  「速戰速決?」安德里斯這些時日積累的情緒似乎即將爆發,他握住凱格還未來得及收回的粗壯手臂——雖他還無法完整圈起,但一施力,還是直接將人的手臂扯離身軀。
  「管不好嘴又毫無實力的傢伙……」沒等人反應又將開始再生的地方切開新生的部分,安德里斯的話語在凱格耳裡彷彿變成了惡魔的低喃,當疼痛傳遞到大腦時他已無法叫喊出聲,只能眼睜睜看著安德里斯的動作,「比起我,廢物更令人感到可悲吧?」
  凱格反射性地往後退開幾步,用另一隻手抵擋安德里斯的動作,卻又立刻被他扯了下來。

  腦袋裡完全被獸性佔據,安德里斯已經毫無理智可言。

  「等一下、你、你——啊——!」失去了兩條手臂正在再生的凱格面色轉青,他極力想逃開安德里斯倏地帶給他的壓迫與恐懼,但安德里斯卻猶如鬼魅一般的緊緊跟在他身後;每當手臂再生出肌肉,他就上前砍去,手指已經看不見原先的顏色,連臉上也被噴濺到凱格的血,整個場上幾乎都有血液與肉塊,近乎成為單方面虐殺的情況讓第三戰備隊長差點暈了過去。

  「加維!讓他停手!我們輸!我們認輸!」第三戰備隊長顫著聲沒敢去看場上,反倒轉向場下的加維請求,又讓手下到場上阻止安德里斯的發狂。
  只是還沒上台,便已先被沃爾維夫笑盈盈地阻止。
  「只有挑戰者認輸才能算數。」沃爾維夫輕而易舉地一次阻擋了四五個人的動作,「你們貿然上去,就不怕也變成他那樣?」
  第三戰備隊長的手下面有難色的看向自家臉色鐵青的隊長,他只得又匆忙道:「你們不就是要權利嗎!這一場決鬥贏了就夠了!明明已經贏了,為什麼還要這樣!族長!請您幫幫忙啊!那是我的孩子!我最後的孩子!」
  到最後幾乎已經變成慘烈的哭喊,曼菲族長卻沒有發話。

  「我、我,我認輸,我認輸,求求你別再——」
  忽地憶起自己還能認輸的凱格噙著嘴裡的血沫哀號道,而安德里斯卻歪頭問道:「你說什麼?雜種我耳朵不太好。」
  沒等凱格震驚的情緒蔓延,他的指尖劃過人的脖頸,腦袋驀地落下。
  「哦,你說你要認輸?」安德里斯面無表情,卻用有些訝異的語調道:「抱歉,我聽得太晚了。」

  「你、你這傢伙——!」第三戰備隊長瞪大雙眼怒吼,顧不得規矩直接跳上場,「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
  第三戰備隊長在攻擊到安德里斯前先被沃爾維夫攔下,加維後又接過處理,好幾個高大的獸人壓制著都還有點困難,加維癱著一張臉公告道:「第三戰備隊長提莫,因違反格鬥場條例,暫時取消隊長資格。」

  明目張膽的不公護短卻沒有幾個人敢反駁,從頭到尾都知道自己即將慘敗的族長也只是陰沉著神情沒有異議。

  「那麼,就是我們勝利了。」沃爾維夫吩咐人清理掉場上的髒汙,朗聲宣布,「請激進派的廢物們都乖乖就範——」
  旁人差點忘了,挑釁最厲害的還是沃爾維夫才對。
  臉色一貫不太好的激進派成員聞見這話仍是忍不住衝上前意欲攻擊仍站在台上的沃爾維夫和安德里斯,卻又被一旁暗中待命許久的傭兵團成員給輕易壓制。

  離了內部事務,暴動就是傭兵團可以承接的範圍了。

  安德里斯沒有去理會其他人,身上的血汙還未清理,眼中彷彿還殘留著凱格的腦袋被自己割下來的畫面,他失了自我、受盡磨礪,最後只是結束了一個人的生命,就足以拯救艾達部落。
  是不是,其實權利與智慧,比武力還要有用得多?

  他想笑。笑巴奈特和克雷爾一直以來的想法都錯了。
  權力與智慧才是更該趨之若鶩的東西。

  不知道克雷爾看完這場比賽以後會做何感想?



  曼菲族長將退居後位,新任的族長會由艾瑟擔任,要在短時間內將徹底大亂的曼菲再度整頓需要耗費的心力可不少,而重於思考的艾瑟最佳人選。

  安德里斯坐在已經被清理完的場邊乾看著其他人收拾,曼菲族長站在他身前,似乎有什麼話要對他說。沃爾維夫沒阻止曼菲族長,反倒空出一段聽不見兩人對談的距離給他們,只是心神仍警戒著對方。

  眼前一片模糊的安德里斯卻無暇注意族長,恍惚的神情盡被看在眼裡。






【燭青碎碎念】

回歸學校生活好累,卻意外的習慣。
之後再給大家發晚上夜輔的時候的校車,很壯觀。


如果喜歡的話歡迎餵食GP,若想持續追蹤可至主頁點擊訂閱,如有任何意見想法歡迎留言,若十分喜愛也可幫忙寫「推上首頁」。
無論如何,感謝您閱覽至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575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燭青|寫手|文手|長篇小說|奇幻|獸人|冒險|IF企劃|Project:IF

留言共 7 篇留言

Pay2single
看來是黑化的趨勢呢wwww真棒(誒

10-16 20:40

天黑黑黑黑黑黑
身為雜種耳朵不好也是合情合理的(x

10-16 20:43

希布拉
安德里斯黑化的話我就QAQ給他看!!!(X)
可是很多時候權利和智慧都拋棄惹,結局最終都會走向Bad END呢

10-16 20:51

花花(❛◡❛✿)
這是黑化的趨勢wwwwww

10-16 21:44

☆教授★探耽求究
寫的真棒,看來有黑化的攻勢,劇情也不錯♥期待下集

10-16 22:23

夜光
黑好黑滿~
就跟曉美焰,變成焰魔一樣

成魔吧!!
ㄎㄎ這也不錯~

10-16 23:19

小海豚
可惡。沒時間只能大看過...

有時間會仔細讀XD

10-17 16: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myayin08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長篇... 後一篇:[達人專欄] 【原創長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lp69catchCBU
巴哈果然不會讓我失望 一堆亂教 台灣特別版 這樣才是巴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