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003.義勇兵

作者:流浪之風│2017-10-16 03:13:28│贊助:4│人氣:101
003.義勇兵

  「回來的感覺很奇怪。」對於普雷斯敦的詢問,我做出如此回答。而在經過說明後,他得知了我是從戰前就存活下來的人。而墨菲則告訴了我尚恩還活著,雖然戰前就曾聽聞過各種預言,後來都被證實是虛假的,但是這個被稱為「天眼」的能力似乎是貨真價實,起碼從目前所能得知的消息看來,「天眼」做出的預言都是正確的。

  普雷斯敦告知原本應該還有幾支義勇兵團,但是仍在活動的只剩普雷斯敦所屬的義勇兵團,而這支兵團也因為昆西大屠殺幾乎全滅,普雷斯敦是最後的殘存者,至於其他幾個人就只是昆西的普通居民而已。
  最後普雷斯敦希望將義勇兵的領袖「將軍」這個職位交給我這個外人,希望我能重建義勇兵;本來是打算推辭的,但是轉念一想,義勇兵原本是由居民組織起來的,應該比較不會被排斥,要是有義勇兵的身分,向居民們收集情報也會比較方便,於是答應了下來。
  要重建義勇兵,首先需要一個據點,於是找來司特吉討論建設規劃。最後決定以我家對面那棟還算完好的房子為中心,實地探勘周圍地形決定圍牆要如何建設,以及在哪些地方地方設置哨點。
  「你真的打算這麼做?」當晚,我坐在家中客廳的一張還堪用的椅子上,與嘎抓討論接下來的計畫,而它提出希望能一同行動的請求;即使只是一部巧手型機器人,我仍將它當成家人看待,也覺得它是真的擔心尚恩的安危,經過考慮以後,同意了它的請求。

  隔天早晨,看見司特吉在對面的房子搗鼓著那台動力裝甲,於是上前看看狀況。
  「呃……傑諾斯,有個消息得告訴你。」司特吉看到我接近,停下手邊的工作招呼我。
  「什麼事?」雖然他還沒說,我也大概猜到是什麼事了,但還是先問問。
  「先不管外裝甲,仔細檢查這傢伙後,發現實際損傷不輕。」司特吉拿著鐵槌敲著已經拆下外裝甲的骨架,說:「如果只是穿上慢慢走還好,但是只要有激烈動作或者受到強力衝擊,左腿就可能整個散架;左臂部份也有幾條線路快要斷裂,隨時可能短路;最重要的動力系統也受到相當損傷,繼續運作的話,不管什麼時候故障導致核心炸掉都不奇怪。」
  「你能修嗎?」雖然從軍時修理過的動力裝甲沒有上百也有數十,但我得出去尋找尚恩的線索,所以還是交給司特吉修理比較好。
  「可以是可以,但沒有幾天是修不好的吧,這還是在材料充足的前提下。」司特吉聳聳肩,說:「現在估計沒有多餘的材料修理這傢伙,而且外裝甲也得好好整頓一番,材料更加吃緊了。」
  「那就先別急著修吧。」我拍了拍司特吉的肩膀:「有多餘材料再修就好。我有急事要出遠門,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回來,修理就交給你了。」

  「野戰刀、10mm手槍、土製……鐵管衝鋒槍(普雷斯敦是這麼稱呼的),這些就夠了吧。」整理過程中,瞥見放在一旁的旋轉機槍,在沒有彈藥的情形下,那東西只能算是大型垃圾而已,可是丟在這邊似乎又有些不妥:「……該怎麼辦呢?」
  左思右想後,將旋轉機槍放在一張地毯上,和嘎抓一起拖到對面的房子找司特吉。
  「有什麼事?」看著那門旋轉機槍,司特吉顯得有些困惑。
  「你懂怎麼修東西,那應該也知道怎麼拆吧。」我放下地毯後拍了拍手,然後說明來意。
  「雖然不是不會……,」司特吉聽到我的主意後顯得更加困惑:「可是要拆這東西,不會覺得太可惜嗎?」
  「現在沒有彈藥更沒有穩定的補給供應,這東西留著也只能佔空間,而且沒多少人能不穿動力裝甲拎著這玩意到處跑。」進一步說明著:「現在防禦工事還沒完成,人手也不足,更沒有可以嚴加保管的地方,這東西要是被偷了很可能會造成不少麻煩,那還不如乾脆拆了拿去當材料。」
  「我明白了。」司特吉仍然有些猶豫,但在經過說明後,還是接受了我的提案,然後轉向一旁的動力骨架,問:「那這傢伙呢?」
  「先保留著吧,會有不少用途。」我考慮了一下,回答:「就算沒裝外裝甲,也能當成作業機器用,如果要建設庇護山丘,這傢伙能派上不少用場。」

  「將軍,我有個任務要給你。」背後響起普雷斯敦的聲音:「以前有接過一個聚落需要協助的消息,我想請你跑一趟。」
  「……你什麼時候來的?」我正專心和司特吉討論接下來的計畫,所以被突然出聲的普雷斯敦嚇了一跳。
  「我們還在昆西時,曾接到一個農場的消息,原本是打算防衛昆西成功後再過去處理。」普雷斯敦不理會我的詢問,繼續說:「就在庇護山丘南方不遠,叫做阿柏納西農場。」
  「那農場有什麼?」
  「記得主要作物是鈴薯,聽說他們不久前也開始種甜瓜。」普雷斯敦回答:「要是能取得一些作物回來,應該可以緩解糧食問題。」
  「我明白了,會過去看看。」既然距離不遠的話,去看看也無妨。

  到達阿柏納西農場後,從農場主人那裡得知了一些事:
   一、他們之前求援的原因是被掠奪者襲擊,但義勇兵卻沒趕來救援。(雖然從普雷斯敦所屬的兵團當時在昆西來看,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二、在抵抗掠奪者的時候,其中一個女兒被殺害,帶在身上的項鍊也被奪走。
   三、那群掠奪者在奧利維亞衛星站盤據。
   四、現在美金已經無法使用,取而代之的貨幣是瓶蓋。(帶一堆瓶蓋在身上肯定不輕,有點能體會使用貝殼當貨幣的老祖宗心情。)

  先回庇護山丘做階段性報告,普雷斯敦在聽到那個農場的遭遇後,露出了悔恨的表情;雖然想一起去清剿掠奪者,不過現在除了我以外,唯一比較擅長作戰的就只剩下他了(雖然墨菲老是在提當年勇,先不論內容真實性,都一把年紀而且失明了,交給她總是不放心),在腳步未穩的現在,要是我們兩人都離開,庇護山丘會變得相當危險,看來這個任務只能由我去一趟了……雖然我本來就打算走這一遭就是。
  根據農場主人提供的情報,那群掠奪者以奧利維亞衛星站為根據地,從軍時曾去過幾次,從庇護山丘出發得走上一段距離,如果算上現在的環境,有可能得走上一整天,由於現在已經中午了,於是決定隔天早上再出發;而這段時間就先帶著嘎抓跟狗肉到康科德看看,實在放不下那隻死亡爪衝出來的洞穴,如果已經在裡面築巢,就有可能會危害到鄰近的庇護山丘,必須事先防範。

  回到康科德順便找找那些掠奪者的身上有沒有其他可以利用的東西,注意到大多數掠奪者都穿著一種奇怪的護甲,拿起一個還算完整的部位,用手指彈了彈,從聲音判斷就只是塊薄鐵片,似乎就連.38子彈都能貫穿(難不成是用罐頭鐵做的?),這種護甲大概只比沒有好,搞不好還不如皮甲。
  然後從一具身上的防具明顯比較好的屍體上找到一把鑰匙,上面有可偉佳裝配廠的字樣,以後也許派得上用場。在街上、自由博物館與其他築物都搜查過一遍後,總算湊齊一套還能用的皮甲並穿上(另外某個建築物裡有人用一堆人型模特圍在浴缸邊很令人在意,這是某種邪教儀式嗎?),也順便從博物館的發電機內回收一顆(估計電量所剩不多的)核心,然後小心進入死亡爪衝出來的洞穴。

  進入洞穴後,發現這個洞穴連接著下水道,在解決掉一群鼴鼠與蟑螂後,有某種「喀哩喀哩」的聲響從深處傳出,之前跟死亡爪交戰時並沒聽見這種聲音,是有其他的什麼在嗎?
  小心接近聲音的來源,看見在便橋下暗處有某種物體慢吞吞地動著,在昏暗的光線中只能見到大概的輪廓,看起來跟人一樣高,但是寬度明顯大上幾圈,在戰前並沒有這種生物,是某種生物的變異種嗎?就目前的經驗,這種變異生物往往是來者不善,於是我躲藏了起來。
  「嘎抓,到那裡等著。」我指向旁邊的樓梯口,從周圍環境判斷,這個生物如果要過來的話,大概會從那裡上來;等嘎抓就定位後,我拿出一顆破片手榴彈(剛才在尋找物資時找到的),拔開插梢後滾到橋下,一聲巨響後,從爆炸揚起的煙霧中看到那個生物還能行動,從變得匆促的喀哩聲判斷已經被激怒了。

  「上!」看見那個生物從樓梯口出現時,我立刻叫嘎抓和狗肉發動攻擊,同時將嗶嗶小子的螢幕背光亮度調到最大,看清楚那生物的外觀:厚重的外殼、兩支大螯、六支節足,似乎是某種蟹類,試著用10mm開了幾槍,結果都被外殼給擋開,嘎抓的圓鋸和狗肉的牙也都無法造成有效傷害,看來能硬吃手榴彈也是因為那堅固的外殼。
  「只要是生物就一定會有弱點,既然背面幾乎都被甲殼保護著的話,那弱點肯定在正面。」現在必須改變戰術,大聲下達指示:「狗肉,過來!嘎抓,噴火!」
  嘎抓一噴火,就看到這生物退後並用大螯護住臉部,然後維持這種姿勢重新衝向嘎抓,看來弱點已經確定了。
  握緊10mm手槍並移動到生物正面,在生物舉起大螯攻擊嘎抓的時候清楚看見臉部;面積大概只有人臉的一半,而且動來動去不好瞄準,於是啟動VAST並開了三槍,雖然只中了一發,但很明顯產生了效果,趁著生物因為疼痛而退縮的空檔,左手反握野戰刀往右眼追加一擊,緊接著丟下10mm手槍並換上鐵管衝鋒槍,抵住臉部把整排彈匣的子彈全灌進去,這生物才終於癱倒不動。

  「泥沼怪」問了嘎抓後得知這種生物的名稱,是在戰後才出現的變異生物,據說肉質跟蟹類很像,於是讓嘎抓把這隻泥沼怪解體,好把肉帶走(不過這麼大一隻,能吃的部份卻出乎意料地少)。
  仔細調查完整個下水道後,並沒有找到像是死亡爪巢穴的地方,看來是可以安心了。走出下水道時已經是傍晚,現在沒有冰箱可以保存生鮮食材,這些肉只有我跟狗肉大概也吃不完,於是帶著嘎抓回到庇護山丘。
  吃完晚餐後,檢查嘎抓的狀況,除了多了點凹痕與刮傷以外就沒有明顯的傷害,不過考慮到以後的需求,趁著現在還有足夠的材料,做了一些在軍中學到的緊急修理工具,畢竟嘎抓可不能像狗肉一樣用治療針治療。

  朝奧利維亞前進的途中,來到了一個廢棄場,放著一台沒有啟動的鐵衛兵機器人,在旁邊房間裡找到了控制程式的全像卡帶;這時候狗肉發出警示,沒多久房外就傳來某物體竄出地面的聲響,於是啟動鐵衛兵,躲在房內看這部鐵衛兵對戰那群鼴鼠;該說不愧是對據點用的重裝機器人吧,重火力很快就消滅掉了那群鼴鼠,而且也憑著重裝甲完全沒受到損傷。
  「防衛奧利維亞衛星站?」試著啟動控制程式後,發現裡面有這個選項,選擇這個選項後,鐵衛兵開始移動,於是跟了上去。
  「嗯?」路上看見一架飛鳥直升機殘骸,感到在意而接近,結果找到了一套不完整的T-45動力甲(只有右臂、右腿與軀幹),接下來應該用的到,而且也已經可以清楚看見奧利維亞了,於是讓鐵衛兵繼續移動,我則穿上動力甲後,保持一段距離觀看鐵衛兵的戰鬥。
  掠奪者在奧利維亞外面的警備並不多,而且似乎正在被鼴鼠襲擊,鐵衛兵介入後,很快就把雙方都解決掉;我正打算接近時,突然幾隻鼴鼠從鐵衛兵周圍竄出,鐵衛兵立刻用旋轉機槍攻擊,結果卻發生了不明原因的爆炸,鐵衛兵跟那群鼴鼠一起被炸散。看起來不像是被什麼人從遠方偷襲,也不像是有什麼機關陷阱,等待一段時間後也沒有更進一步的動靜,於是上前調查。

  在現場搜查時,狗肉發出低鳴聲,接著背後響起從地面竄出物體的聲音,因為穿著動力甲,所以動作有些遲鈍來不及轉身。
  「小心,先生!」嘎抓喊叫的同時,狗肉衝上來將竄出的鼴鼠壓制住,接著嘎抓用圓鋸砍下了鼴鼠的頭。
  「這是……原來如此。」眼前這隻鼴鼠的身體上綁著兩顆地雷,推測剛才圍攻鐵衛兵的鼴鼠群也有,數顆地雷被子彈誘爆讓在爆炸中心的鐵衛兵變成一堆廢鐵。
  爬上高台避免更多地雷鼴鼠的襲擊,過了幾分鐘後仍然毫無動靜,狗肉也沒有發出警告,看來剛才那就是最後一隻了。
  從鐵衛兵的殘骸回收一些零件與兩顆核融合核心後,脫下動力甲並打開動力裝置,將這兩顆核心放進副核心槽,然後啟動充電功能;不久後兩顆核心都因為電量耗盡而被排出,這些空核心雖然已經沒有電力了,但應該能拿來做些什麼,於是讓嘎抓回收了空核心。

  大概是在地下的關係,內部看起來還算完整(除了灰塵多到讓嘎抓不斷碎碎念);入口一帶並沒有人守衛,大概是因為外面有人看守加上入口有個雷射感應陷阱而掉以輕心(然而放置地點太明顯沒啥作用),只要別弄出太大動靜應該就不會被注意到。……想是這麼想,不過光是動力裝甲動作時產生的聲響就難以期待隱蔽性,可是也不能穿著這套不完整的裝甲正面衝鋒,脫下裝甲單獨潛入的風險又太大,看來得耍點手段了。
  隨手撿起一個鐵罐,壓低身體慢慢前進到裡面的一扇窗戶邊,往裡面將鐵罐往裡面丟下,發出聲響引起裡面的掠奪者注意,在他們被聲音引誘時,趁機從對話之類聲響判斷對方的人數與位置(似乎還聽見狗的喘氣聲),而他們察覺到鐵罐時,很快就放棄了繼續搜尋(還聽見「看來該少用點捷特了」之類的對話,聽起來「捷特」是某種藥物)。大致確認敵人的構成以及地形後,在通道轉角設了地雷,再讓嘎抓跟狗肉在安全的位置就定位,然後拔掉塞在一個汽油瓶瓶口的破布,將汽油倒下右方的樓梯,。
  從窗戶窺視到掠奪者轉身背對這裡時,用10mm手槍解決掉窗戶對面的掠奪者與狗,殘存的掠奪者們聽到槍聲與慘叫後,開始氣急敗壞地往這裡接近,我趕緊躲到地雷的爆炸範圍外,沒多久就聽見爆炸聲與哀嚎聲,上前給那個沒被地雷炸死的掠奪者補上一刀,然後就聽見窗戶下方有怒罵聲與複數的腳步聲,小心地從窗戶探頭確認,看到一個壯碩的掠奪者提著旋轉機槍(這傢伙還真是天生神力),而他也立刻注意到我,隨即旋轉機槍發出馬達聲,我立刻縮回牆後,下一秒馬上就有數十發子彈射入窗戶,並揚起一陣煙塵。
  「嘎抓、狗肉,去那裡!」左右兩方同時響起腳步聲,看來對方是想兩方包抄,於是我立刻下達指示,要嘎抓跟狗肉到剛才放置地雷的那個轉角迎擊,而想從右方攻來的掠奪者在樓梯轉角處踩到汽油滑倒發出悶痛聲(同時聽見嘎抓開始與另一側敵人交戰的聲音)。
  把還有少許汽油的瓶子用力丟向滑倒的掠奪者,瓶子砸到地面後破裂,剩下的汽油灑到掠奪者身上;然後我取出打火機點火,火焰沿著流下的汽油一路燒到掠奪者身上,剛起身就被火燒到身上的掠奪者不斷拍打著想要滅火,我趁機提高動力甲的出力朝樓梯下奮力一跳,落地時發出的衝擊讓掠奪者重心不穩,然後一記鉤拳將掠奪者轟到牆上;這時候再度聽見旋轉機槍的馬達聲,我立刻退到轉角後,但揮出去的右手來不及收回,動力甲的右手被掃中幾發,同時看著那個只剩半口氣的掠奪者成了物理層面上的「人渣」。
  稍微確認右手的狀況,雖然無名指與小指被破壞,而且剩下的手指動作也有些不靈光,但勉強還可以動(真該在字面意義上「分手」的不是自己的手感到慶幸)。

  「我可不是第一次槍戰啊,菜鳥!」敵人停止射擊並發出挑釁,然後再進行間歇式的射擊,明顯是想引誘我出去;我不禁嘆了口氣,先不論對方那明顯到只差沒寫在公告欄上的意圖,他很明顯犯下了幾個新兵才會犯的錯誤。
  「今天是個送死的好日子!」第一個錯誤就是「沒確認敵人數量」,聽見巧手先生特有的戲謔語音以及狗肉的吠叫聲(雖然我比較希望能保持安靜來個出奇不意,但對這兩個傢伙來說明顯很困難),我知道嘎抓跟狗肉從另一個入口過來了,於是跟著衝了出去,對方很明顯因為他的第二個錯誤「站在不該站的位置」被兩面包抄而慌了手腳,扣住扳機並大動作轉向想用大範圍掃射將我們一網打盡;但是才過半秒就因為沒彈藥而空轉,於是他為了第三個錯誤「平白浪費彈藥」以及第四個錯誤「沒有隨時注意殘彈量」送命。(送得這麼誠心誠意甚至讓我感到不收下很對不起他。)

  找到項鍊以及對蟑螂這種生物從單純的厭惡轉化成某種求知慾後(沒想到會有蟑螂和德國牧羊犬一樣大,讓我開始好奇現在這個世界的蟑螂究竟能長到多大),回到地面時,聽見某種像是打雷的轟隆聲,往外面一看,整片天空變成黃綠色,同時嗶嗶小子內建的蓋氏計數器開始發出檢測到輻射的警告聲,我立刻轉頭回到室內,並詢問嘎抓那到底是什麼現象,但嘎抓似乎只知道那叫做「輻射風暴」,這種現象會持續數十分鐘到數小時,然後就沒有其他更詳細的情報(除了嘎抓又開始抱怨輻射風暴帶來的輻射塵老是清不掉)。
  叫嘎抓留在外面留守,等到嘎抓進來回報輻射風暴停止時已經接近傍晚,回到阿柏那西農場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將項鍊交給農場主人後,他們同意援助在庇護山丘的義勇兵,然後在他們的熱情款待下,我留在那裡過了一晚,隔天早上再動身回庇護山丘,同時帶了點農場主人送的農作物當伴手禮,看來義勇兵暫時不需要為食物發愁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570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寶拉

10-16 08: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teth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002.際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很好看的因果故事,可以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hp?owner=shana96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