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悠久行者之歌 04.前往暴風之屋--01

作者:綺羅│2017-10-14 22:40:51│贊助:2│人氣:136
  黑暗。

  深邃而純粹,沒有一丁點光明,不只是沒有光的狀態,而是彷彿空氣一般,充斥著周遭每一個角落,真實存在的黑暗。一片虛無,寂靜得好像要將人類的存在給抹煞一般,持續待在這個地方,恐怕會連感知自身的能力都逐漸遲鈍,停止思考,成為黑暗的一部分……那麼,跟死亡有什麼差別?


  剎那之間,爆燃的焰火撕裂了黑暗,宛如天降災星劃破夜冪。火舌翻騰如風暴,猩紅的焰芯朝她襲來……她看過這火焰。

  然後,一隻爪子探出,在虛空中朝著她逼近。她想後退逃開,但卻更想往前抓住那爪子。那爪子一頓,然後,從虛空中抽出一張紙跟羽毛筆,她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就在她終於決定要伸手去觸碰那支筆的時候──



  車輪嵌進泥土路上的坑洞,特別劇烈的晃動將鈴音從回籠覺中驚醒。
  法師少女坐起身,不太高興地伸了個懶腰。馬車搖晃著駛過城外的小路,咿咿呀呀地將一行人送往北方,近中午的陽光顯得有些刺眼,她揉揉眼睛,懶洋洋地看向遠方。馬泰爾城堡已經落在身後了,灰黑色的城牆看起來像個巨大的影子。畢竟不算個大城市,一出城門就幾乎什麼人都看不到,平常不會注意到的鳥叫跟馬啼聲都顯得特別鮮明。
  
  「現在幾點啦?」她站起身,讓僵硬的大腿活動活動。

  「剛過十點喔,鈴音小姐。」今早才剛加入團隊的伊斯米,騎著驢子跟在馬車旁邊,帶著笑容回應鈴音。半身人的身軀只有小孩般高,讓他那張臉蛋更顯無害。

  「這個時間還在睡回籠覺,你說這樣對嗎?」一旁的克因絲揶揄道。

  她在特倫斯的身旁坐下。木訥的戰士看起來有什麼心事的樣子,似乎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說話。不知道是不是鈴音的錯覺,他的手微微地顫抖著。

  而他的對面,半精靈伊姆正在打磨武器。爽朗的伊姆似乎跟特倫斯特別有默契,戰鬥時配合得天衣無縫。有時候,鈴音甚至會有種感覺,好像他們兩人的心思可以共通一般。

  鈴音笑了起來,想找點隨身的乾糧填填肚子。艾利將背包遞給她,一句話都沒有說,鈴音甚至沒有辦法從她的表情上讀出任何一點情緒。即使經過了幾場攸關生死的戰鬥,她仍然覺得眼前的遊俠充滿了謎團。

  鈴音摸摸口袋,貝莉維妮西的信安穩地放在裡頭。她笑了笑,頓時覺得自己有點多心,距離早上出發還沒經過幾個鐘頭呢!她原本想要再將信封拿出來,想想之後還是作罷。看到那枚毒牙薔薇的封蠟會讓她想要偷看內容。

  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前幾天發生的一切太過峰迴路轉。她參加了馬泰爾城徵選冒險者的比賽,認識了這群夥伴,還有出身自強盜世家的里奧‧貝瓦松加。
  他們和里奧並肩作戰,並在受邀到城主的家中作客。然而,隔天城主的夫人遭到魔族殺害,連城主的獨生女小黛都被擄走。
  連夜追趕入侵的魔族,直到最後才發現,小黛竟是被昨日的戰鬥夥伴里奧給擄走的,而他們最後卻無法帶回小黛……

  他們在整起事件中的表現似乎受到了冒險者公會的讚賞,就這樣子,雖跟預想不同,他們還是成為了受到王國認可的冒險者。這就是老人家常說的那個,無心插柳什麼的吧。
  回過神來,鈴音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地握住了小黛送給她的琉璃珠。想到里奧所做過的事,她情不自禁地憤怒起來。她甩甩頭,試著忘掉這些事情。


  在那之後,傭兵公會毒牙薔薇接手了他們的任務安排,毒牙薔薇甚至給了他們一位新夥伴──半身人吟遊詩人,伊斯米。
  而他們的第一項任務,是送信給戰爭英雄烈暴風。同行的湯姆先生同樣也要運送某個東西過去,他們必須保護湯姆先生的安全。



  馬車劇烈地晃了一下,鈴音重心不穩,趕緊扶住馬車的邊緣;湯姆先生跌倒,滑到了她的腳邊。
  「咦……」
  說時遲那時快,彷彿被針刺般的刺痛感從指間傳來,紫黑色的火星從指尖劈啪爆開,一股灼傷感隱隱從胸口蔓延開來,擴散到四肢。

  她抬起頭,看向東倒西歪的同伴們。還沒來得及詢問,注意力馬上被馬匹驚慌的嘶鳴給打斷。
  「吁!」車夫驚慌失措地操著韁繩,但是卻僅能勉強抑制住兩匹躁動的馬兒。她很快就找到了馬匹驚慌的來源──四隻灰狼擋在道路前方,灰藍色的眼珠瞪著他們。前頭的兩隻壓低前肢對著他們露出森森白牙。

  一切都只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其中一匹狼撲上前,張嘴就往馬肚子咬下,馬匹人立起來,前腳亂踢,馬車歪向一邊,車輪陷進了濕軟的地上。湯姆先生縮在車上,用手抱著頭,滾到了馬車的一側,另外一邊的車輪離地。鈴音意識到狀況不對,一手攀著車緣躍下馬車──下一刻,馬車已經翻倒在地上。被成堆的行李牽制住,伊姆、特倫斯跟湯姆先生被壓倒在馬車底下,其他的人落到地上,紛紛抽出武器。

  兩隻狼先後朝著領頭的艾利衝刺過來,艾利及時側身,險些沒避開野狼的攻勢。他抽出箭,嗖嗖兩聲,其中一隻狼的腳已經中箭,憤怒地對他吠叫。伊斯米駕著驢子上前,朝狼丟出飛鏢,克因絲也開始吟唱咒語,冰藍色的光忙聚集在他的指間。冷凍射線擊中了狼,但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

  時間彷彿靜止下來。鈴音什麼都沒有思考、下意識地,幾乎像是被什麼東西操控一般地趨身向前。紫黑色火星在她身旁劈啪作響,焰火在空氣中燃燒,她一手伸進懷中的材料包,拋出一把七色的沙子,沙子在空中轉化為錐狀的閃光,在炫目的光芒但去之後,三隻狼先搖晃了一陣子,然後癱軟地地倒在地上。
  七彩噴射。
  鈴音站在原地,手掌仍舊微微發熱。呼吸有些急促,但是意識卻出乎意料的清晰。法術力量前所未有地強烈,在血管中肆虐著要找個出口宣洩。

  「鈴音……小姊?」伊茲米試探地出聲。
  鈴音回過神來,回頭看向伊斯米,再次露出笑容。
  「馬匹的傷好像沒有很重,應該包紮一下就可以繼續趕路了吧。」


   *


  「話說,奏從昨天晚上,就一直在使用奇怪的法術,」特倫斯坐在馬車上看著鈴音,「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嗯,」鈴音聳聳肩,「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突然獲得這種力量、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我可以突然就使用它,那就像是……」
  她瞇起眼睛,努力搜索著合適的用詞。
  「……就像是我突然想起了我原本就會的某種能力一樣。」
  「這樣啊……」
  伴隨著馬車軸承的呻吟,好長一段路都沒有人說話。

  「湯姆先生,跟我們說些關於烈暴風的事吧。」伊斯米像是要打破沉默一般地說。
  「咦?啊,烈、烈暴風先生嗎?」湯姆先生像是剛剛才回過神來,「他就像是團隊當中的斥侯呢。」
  「你平常幫他駕車什麼的,不會跟他聊聊天嗎?」伊茲米和煦地笑著,駕著毛驢趕到馬車旁邊
  「其實我不常遇到他呢。」湯姆先生終於笑了起來,「不過,替他工作幾十年,也是有有跟他說過話啦。」
  「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嗎?」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呢……不過,如果你們只從傳說故事來認識他的話,可能會有點吃驚喔,啊,我不是說他名過其實的意思啦。
  「他是個做事相當盡責,而且有點嚴肅的人,不過平常很照顧我們這些下屬。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只是個普通的公務員而已。不過,如果真的遇到什麼事情,他的行動力就會變得很強,這種時候就可以確定,他真的是故事裡面那個面對第一魔王時那個無所畏懼的英雄呢。」[1]
  「這麼說,他在傳說故事裡面也一直替夥伴擔任偵查之類的工作呢。」
  「是啊,那些英雄們真的都很厲害,彼此在隊伍中都有相應的位置。不管是烈暴風、莉西、列斯塔,大家都是很有特色的人呢。不像我……」湯姆先生的聲音又沉了下來,「當初是因為憧憬英雄才應徵公會的工作的。但都到了這個年紀,還是只能當信使……什麼事都做不好,而且總是喝酒誤事……剛剛也是一樣,一遇上危險就什麼都不敢做,只能躲在車底下發抖……」
  湯姆先生說著,肩膀又縮了起來。
  「啊啦,千萬別這麼說,」見到氣氛又凝重起來,伊茲米趕忙說,「就算是送信這種小工作,也是需要有人來做的啊。湯姆先生做的事情雖然不起眼,不過也有著不可取代的重要性。」
  「是嗎?」湯姆先生露出虛弱的微笑,「聽你那麼講,我也可以比較寬心一點吧。像我這種人,還是別做什麼英雄夢了。」


  不知不覺間,話題又轉到了英雄們身上。他們從前的冒險,還有在戰爭結束後,他們各自的歸所。
  貝莉維妮西是團隊當中的魔法砲台。跟那威力強大的法術相反,本人是個充滿活力的可愛女性,即使是小孩也很親暱地叫她「莉西」。如今,正以戰爭英雄的身分,在精靈王國擔任人類世界的名譽大使。

  而烈暴風,沒有姓名、沒有過去的烈暴風,從一開始就沒有人知道他的真正身分。是盜賊、是斥侯、是潛伏在陰影中的舞者。匕首的寒光在黑暗中閃過,以敵人的喉頭的一抹鮮血作為妝點。在戰爭結束之後,更全心投身在對跟魔族的對戰當中,成為毒牙薔薇的高級幹部。有著堅硬鳥喙的烏鴉是他的使者,從德蘭內海到納米比絕漠,用黑色的鳥羽織成千絲萬縷的情報網,捕捉每一絲不為人知的耳語。

  「……我還真羨慕你們呢,」湯姆先生最後苦笑著做出結論,「毒牙薔薇一定很看重你們,才會讓你們負責將莉西的信送給烈暴風吧,你們要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啊。」


  鈴沒有很認真在聽湯姆先生的故事,只是靜靜地看著口沫橫飛的他。周圍的人都在聽湯姆先生的故事,沒有人注意她。她緩緩地伸出手,不著痕跡地靠向湯姆先生的方向。呼吸急促起來,渾身發燙,力量像是失控地在血管裡面奔騰,魔焰突然──

  她一把抓住自己的手腕,灼熱感如潮水退下。

  不是幻覺,湯姆先生幫公會運送的東西,跟她的力量有關。


  *


  爐火的光芒從旅店「山羊鬍鬚」的窗戶透出來,在傍晚灰黑的天色中讓人感到安心。

  大夥跟著湯姆先生走到櫃檯前,鈴音就站在樓梯旁看著旅店中來來往往的人們。大廳裡的幾張桌子已經坐了人,牆角堆著一些行李,櫃檯後方的橫木停了幾隻鳥,大多是信鴿,還有一隻烏鴉跟觀賞用的金絲雀,烏鴉像是在觀察著他們,鈴音別開了視線。

  「唔……有了,毒牙薔薇預定的七個人。」
  旅店老闆頂著酒槽鼻,吃力地讀著帳本,然後將手伸到櫃台底下。鈴音原本以為他只是要去掏房間鑰匙,沒想到,老闆拿出一封蓋著公會押印的信。
  「你們哪位是湯姆先生?」

  「我有點搞不懂烈暴風大人的意思。」
  鈴音注意到,湯姆先生說話前,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口袋,裡頭看起來裝了個小木匣。
  「我原本要直接把東西送到烈暴風大人那裡,不過現在目標有變,我可能只會跟你們同行到明天下午為止了。」
  「他是要你帶著運送的東西旅行嗎?還是說你要轉交給其他人?」伊斯米靠了過來。
  「我要在羅加山區的驛站換馬,把項鍊送到公會的另一個據點。」
  「項鍊?」
  湯姆先生看向旁邊,不說話了。

  「我想還是老實說吧,」伊斯米對著湯姆先生說,「不久前,我用魔法偵測了你帶著的東西。」
  「欸?」

  「那個東西,帶著強烈的異界能量,」伊斯米說,「那不是一般人可以隨隨便便帶在身上的東西。」
  「咦?可是,烈暴風大人他……」
  「如果那個東西被魔族的施法者搶走,對人類社會是很大的威脅。」伊斯米望進湯姆先生的眼裡,「或許你應該跟我們一起走。至少先見到烈暴風,確認那封信是不是真的。」
  伊斯米的語調誠懇,鈴音知道湯姆先生動搖了。
  「這……」湯姆先生苦笑起來,「唉,你還滿有說服力的……我的確是不想懷疑這麼多,不過多小心點總是好事吧。」


  「要交給烈暴風的信,是在妳身上吧。」
  在大家扛著行李上樓時,伊斯米跟鈴音說。

  「我們身上唯一的線索,就只有那封信。我覺得,我們該考慮考慮要不要打開那封信了。」

  「……」提議來得突然,鈴音沒有反應過來。
  「你剛剛跟湯姆先生說的事,到底是真的還是在捉弄他而已啊?」伊姆問道。
  「我今天有看到。在湯姆先生位在鈴音周圍時,她身上會發出火花。」伊斯米回答,「我想她有些來自異界的力量,這應該可以當作證明吧。」
  「……我晚餐時回覆你。」鈴音有些緊張地抓住手腕,沒有想到伊斯米注意到了自己的狀況。
  「如果你要拆,就交給我吧。」伊斯米說。


  *


  湯姆先生看著桌上的酒瓶,嚥了口口水。
  「湯姆先生,抱歉剛剛造成你不愉快,這點小意思,就當作是賠罪吧。反正大夥都在這裡,應該是不會出意外的。」伊斯米說著,端起酒杯啜了一口。

  「唉呀,這實在是……」湯姆先生揪著衣服下襬,眼神游移著,「不行不行不行,我現在是有要職在身的人。」
  「至少讓我賠罪吧,如果你不喝,還怪不好意思的。」
  「可是……」
  「我們是夥伴吧!你的工作我們會替你做好的。」
  「這……」湯姆先生舔舔嘴唇,「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


  旅店的晚上很熱鬧。再怎麼說,都是交通要道的休息站,大多數的客人都是風塵僕僕的旅行者。他們旁邊坐了一桌穿著白袍的男女,正在熱烈地討論著什麼東西,鈴音看從他們身上的龍爪項鍊認出來,他們是賽培因恩教會的牧師們。
  從對話內容聽起來,應該是在討論明天的路程。鈴音依稀記得,他們口中提到的「羅加山區」就是他們明天會經過的地方。比起繼續看著湯姆先生灌酒,鈴音冒險比較有興趣,於是她拉了張椅子坐了過去。

  「各位大哥大姊,我剛剛聽到你們的對話,可以坐這裡嗎?」鈴音抱著後腦,對他們咧開笑容,「剛剛在旁邊聽到你們提到一些地方的傳說,有些興趣而已。」
  「看你的樣子,是冒險者吧?」其中一名牧師端詳著她,「妳應該有聽說過吧?『黑貓與妮姆麗女王』的故事。」

  那是一個流傳甚廣的傳說,許多年前的一位暴君,在被人民推翻之後,逃亡到了羅加山區,將自己給囚禁起來。暴君死後,靈魂沒有安息,仍不時會出現在深夜的山路上。

詳細故事請看這裡:黑貓與妮姆麗女王


  「聽起來,是個心病很重的女王呢。」
  在跟牧師們說完話之後,回到原本的桌旁,將打聽到的消息告知給其他人。湯姆先生還在喝酒,已經有一瓶見底了。
  「湯姆先生,真是抱歉,我說要賠罪卻自個兒跑掉。」伊斯米對著湯姆先生舉起杯子,「我再敬你一杯。」
  湯姆先生滿臉通紅,不知道咕噥了些什麼,心情看起來很低落。

  「……」看著湯姆先生的樣子,鈴音像是終於做出某個決定一般,「我覺得還是不要拆信好了。」
  「為什麼呢?」
  「一部分是顧慮會被發現,不過,主要還是覺得,寄出去的信被偷看感覺不太好。」鈴音說,「如果有什麼我們需要知道的事,我們送給烈暴風之後,他應該也會告訴我們吧。」
  「鈴音,有些事情,有時間效力。」伊斯米定定的看著鈴音,「在戰爭中打開錦囊,還是在戰爭後打開錦囊,是完全不同的事。」
  「如果是急件的話,應該會用信鴿吧。」
  「一般來說,不會讓湯姆先生拿那麼重要的東西。」伊斯米回答,「我覺得,這封信應該有一些要給我們的訊息,讓我們在這時間點知道。」
  鈴音沉默許久,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匡噹一聲,空酒瓶掉落到地上。湯姆先生已經完全醉倒,趴在桌上打起鼾來。
  「唉呀,」伊斯米走上前,拉起他一邊臂膀,「特倫斯,來幫個忙吧。」
  特倫斯扛起他的另一隻臂膀,湯姆先生往另外一邊倒,伊斯米連忙扶住他的胸膛。

  「真是個愉快的夜晚呢。」
  伊斯米神情輕鬆地說,將湯姆先生帶往樓梯,原本放在湯姆先生胸口的小木盒,早已無聲無息地滑進他的口袋。

───
[1]
第一魔王。
唸法是「普利瑪姆」(Primum),拉丁文的「第一」。第六紀元的亞克培斯帝國,只有統一了紛亂的弗摩族部落的人可以被稱為「王」,並且從此以序數為姓名。當年的六柱迦羅娜的繼任者,統治了南方的圖南‧亞克培斯後,宣布繼位為魔王,也就是之後的普利瑪姆。
特倫斯他們面對的對手是第二魔王賽坎德姆(Secondum),是普利瑪姆的遺腹子,其母親為了保護孩子並逃難,服藥延長懷孕期間,因此賽坎德姆在父親死去九年後才誕生。

───
新成員加入灑花(* ̄▽ ̄)/‧☆*"`'*-.,_,.-*'`"*-.,_☆

我就是故意取湯姆這種鳥名字,
如果叫做什麼「薩爾加‧奧列托瓦夫」之類的,玩家就不想偷他東西了。(ㄍ

這次是玩者們本身很喜歡的段落呢。
有一陣子玩起了蠟封,後來就想到可以拿來用在跑團當中,增加質感。在跑團的時後,我就直接把上了蠟封的信件交給玩者,讓他們決定由誰帶著,
如果隔周的跑團忘記帶的話就當他們在途中把信件弄丟了XDD

我也不知道玩者們為什麼會有共識讓鈴音的玩家保管信。

在此離題講一件事情,鈴音的角色點了巧手技能,
剛開始遊戲的時後,幾乎是走到哪裡就偷到哪裡,為此讓DM也感到有些困擾,
所以特別為此設計了這個段落,現場在遊戲的時後,幾乎都可以感受到那股猶豫焦慮的感覺。

鈴音的玩家扮演得很道地,
甚至「什麼扮演啊!鈴音根本就是玩家本人吧」~BY特倫斯玩家
所以說,跑團的樂趣還是要玩家跟DM互相配合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554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TRPG|第六紀元|跑團紀錄|DND|愛隆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3.暴... 後一篇:成人童話 黑貓與妮姆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