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假面騎士EX-AID(仮面ライダーエグゼイド)同人小說——My precious

作者:櫻緋.伊文潔琳│2017-10-13 16:39:34│贊助:0│人氣:50
My precious


真的很不捨得EX-AID完結啊…

小姬的數據最後應該因為RESET了的關係而回來了,太好了呢飛彩さん。
雖然本人站「ALL夢(永夢愛され)」,但比較偏心「鏡夢」(『帕夢』也非常的讚可是我寫不出來)…

両片思い寫了兩篇也差不多要有所進展的了,雖然已經確定了小姬最後能回來,永夢也算是有女主角Poppy,但我還是比較喜歡永夢跟飛彩之間的互動。

這是描寫兩人從「両片思い」到「両思い」的過程。

故事接之前的『BRIGHT STREAM』,時間線為45話最終回衛生省記者會見後、PoppyParado復活之前。

靈感來自『仮面ライダー×スーパー戦隊超スーパーヒーロー大戦』主題曲「ray of light

注:此為花痴妄想文,角色一定程度崩壞,可能會有『先生你哪位?』的感覺。會傷眼所以請情入。

・*:.。. .。.:*・☆・*:.。. .。.:*・☆・*:.。. .。.:*・☆・*:.。. .。.:*・☆・*:.。. .。.:*・☆・*:.。. .。.:*・☆・*:.。. .。.:*




「…那邊的『神』。」
喝著加了超多奶精跟砂糖的咖啡的貴利矢,突然跟桌子對面的黎斗說話。
永夢在內科絕贊研修中、飛彩在忙手術及新人指導,CR今天只有貴利矢跟黎斗兩個在。
「怎麼了?」
「你不覺得最近很不對勁嗎?」
黎斗優雅地啜飲咖啡,隨口應道:「你是指甚麼?」雖然他心裡也有個底。畢竟他們兩人之間的共同話題跟關聯從來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寶生永夢。
「…永夢,最近幾乎都沒怎麼笑過。」正確來說是BOSS戰、Poppy Pipopapo跟Parado都消失了之後。
「所以?」黎斗一副毫不在意的態度應道。
「你還『所以?』?你不擔心嗎?永夢的事。」貴利矢有點驚訝黎斗居然毫不關心,這個『自稱神』對永夢一直有著異常的執著心,不可能對永夢的事完全不聞不問。
「九條貴利矢,永夢絕對比我們知道的還要堅強。」
「但…」話是這麼說,一想到親愛的拍擋最近總是強顏歡笑的樣子,他怎麼可能會不擔心啊。
「而且…你想說的,應該不只這些?」
「你也知道嗎?永夢跟大醫生之間…」
「『神』是無所不知的!」
「這樣下去真的好嗎?Poppy之前跟我說,大醫生之前那次…永夢很傷心,一個人在天台哭了好久…」
「不用擔心,九條貴利矢。相信鏡飛彩的忍耐也差不多到極限了。」
「最好是這樣。」

是男人的話就快點行動吧,鏡飛彩。再讓他檀黎斗的水晶傷心難過的話,『神的天罰』可是在等著你…


☆・*:.。. .。.:*・☆・*:.。. .。.:*・☆・*:.。. .。.:*・☆・*:.。. .。.:*・☆・*:.。. .。.:*・☆・*:.。. .。.:*・☆・*:.。. .。.:*

剛完成一件大手術的飛彩正在休息以及補充糖份。今天的點心是雜莓忌廉蛋糕。
手術很順利又完美地完成了,蛋糕跟之前吃過的一樣美味,可是飛彩現在只覺得很煩躁也有點生氣。

剛剛手術完成回到外科時,正好遇到跟著指導醫過來開會的永夢。

自從記者會見那天幾乎沒有見到面,剛才看到永夢的那刻,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其實很想看到他的實習醫生。

雖然現在是在病房裡,是在工作沒錯,可是永夢一直以『工作模式』跟自己說話,明明在醫院、在病房裡永夢都是一直叫自己『鏡醫生』的,但『鏡醫生』這稱呼卻讓飛彩莫名感到很不爽。

在補充糖份的過程中,飛彩一直告訴自己,這只是因為最近都沒見到面的錯覺,永夢對自己的態度還是跟以前一樣。

仔細想想到底隔了多久呢?
好像自從記者會見之後幾乎都沒有在CR碰到面,感覺已經好久沒有聽到他笑著叫自己『飛彩さん』…

而且…
他沒有辦法忽略剛才永夢的表情還有實在是很不好的臉色,只比他照顧的患者稍微好一點而已…
以前從來沒看過他這樣。
就算之前在外科時,不論對他的指導有多嚴格,這傢伙也還是總是以堅定的眼神並展露精神奕奕又溫和的笑容。

可是剛才…
明明應該是跟平常一樣溫和的微笑,可是,飛彩就是覺得哪裡不對勁。就好像…隔著一塊玻璃跟他交流一樣。

那是『工作模式』帶來的疏離感…
他的實習醫生在躲避自己。
對於這樣的永夢,不論是訓話還是關心的話語都說不出口…
感覺這時候不論說甚麼或做甚麼都只會讓對方更難過…
他不想因此而增加永夢任何壓力了。

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呢?他的實習醫生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打倒Crouns、Poppy pipopapo跟Parado消失了之後?
還是…永夢對大家隱瞞他其實沒有消滅Parado,只是一直沉默沒回應的那次?

不對,那是更早之前。

自己回來CR那時候已經覺得永夢跟以前有點不同了,只是那時候大家急著要盡快結束『
假面騎士編年史(仮面ライダークロニクル)』,所以當時並沒有在意更沒有深究。

是因為自己的背叛做成的傷害讓他有所改變了嗎?還是…?

由自己選擇協助檀正宗、背叛CR、對永夢兵刃相向、攻擊他的那一瞬間,自己就已經失去資格了。可是,為甚麼還會渴望和期待,看到他對自己展露那單純溫和的笑容呢。
就算這輩子不原諒自己都沒關係,他真的希望…
希望永夢能像以往一樣,展露他孩子般純淨無垢的笑容…

☆・*:.。. .。.:*・☆・*:.。. .。.:*・☆・*:.。. .。.:*・☆・*:.。. .。.:*・☆・*:.。. .。.:*・☆・*:.。. .。.:*・☆・*:.。. .。.:*

當天晚上,結束工作回到獨居公寓的永夢正對著好不容易的晚餐發呆。
自己忙了一整天應該餓扁了,遲來的午餐也只是隨便塞了份三文治…
明明是很喜歡的「松屋」蔥花牛肉飯,雖然有點涼掉了但還是色香味俱全,可是永夢發現自己幾乎一點胃口都沒有。
但不吃飯的話可沒有體力應付明天的研修及工作,所以他還是夾了一筷子的肉配飯塞進嘴裡。

(…真的有那麼明顯嗎?連
妮可醬(ニコちゃん)都問我發生甚麼事…)
剛剛買完晚餐出來時遇到大我跟
妮可,應該是工作完畢然後大我送她回家的途中吧。
如果連妮可都看出來了,那大我、貴利矢跟黎斗應該都察覺到他最近很不對勁了。
還有飛彩…

想到他的前輩,永夢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今天在外科遇到飛彩,聽到他跟以往一樣叫自己『實習醫生』時,感到既高興又難過,高興是因為飛彩對自己的態度還是跟以前一樣,難過…是因為看到他身旁多了兩名指導學生卻仍然叫自己『實習醫生』…

始終自己還只是『實習醫生』而已…

看著以真的可以用和顏悅色四個字形容的態度跟兩名後輩講話的飛彩,那刻永夢真的有點羨慕他們…

永夢覺得自己很沒用,明明跟自己說過要割捨掉,可是一看到飛彩,他發現自己居然還在期待…
他為甚麼還要期待…
他還可以期待些甚麼…?

(…飛彩さん…)

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的呢?
在注意到的時候,自己的眼光總是注視著飛彩…
明明最初一開始時是那麼的不咬弦,總是在爭吵。可是,當知道飛彩成為假面騎士參與戰鬥的理由後,他好像明白了些甚麼,對於飛彩,也好像可以理解為甚麼會是這種態度。

甚麼時候…由在意變成憧憬跟仰慕呢…?

『在意跟憧憬,不都是戀愛中的一環嗎?難道…永夢喜歡飛彩?』
腦裡突然響起Poppy開朗明快的聲音。
『不會奇怪啊。不過我覺得永夢一定沒問題喔。飛彩他啊,一定認為永夢是特別的。Poppy我可以保證喔。』

為甚麼要讓自己察覺到呢?
當察覺到自己的感情的同時,亦確定自己失戀了。

飛彩的心裡一直有著小姬。五年前感染了遊戲病消失的戀人。
正因為,在飛彩心中小姬一直活著,他才能一直戰鬥下去。

『…沒問題,永夢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對不起,Poppy,這次真的沒辦法了…)

飛彩回來CR之後,雖然他一句話都沒說過,但自己是明白的,並不是選擇放棄小姬而換取大我的性命。而是選擇實現小姬的願望。
成為不會讓她引以為恥的『世界第一的醫生』。
為了拯救可能即將消逝的生命、為了挽救更多人…飛彩只是選擇了成為這樣的醫生繼續生活。
放棄取回小姬的數據,不代表飛彩要捨棄這份感情。

飛彩跟小姬之間…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可以介入的餘地啊…

是的,對於從一開始就注定無法實現的戀情,應該早就要割捨掉放棄的,他不想再為心念著的那個人帶來任何困擾及麻煩。

「…沒問題的,我可以的。」

雖然不知道要到甚麼時候,但相信總有一天…他可以放下這段感情…
在這之前,他還要努力,努力不讓自己的戀心被發現…

☆・*:.。. .。.:*・☆・*:.。. .。.:*・☆・*:.。. .。.:*・☆・*:.。. .。.:*・☆・*:.。. .。.:*・☆・*:.。. .。.:*・☆・*:.。. .。.:*

自從那天在外科遇到永夢後,已經過了好幾天,這幾天正好有幾宗大手術,讓他無法前往CR,可是因為昨天晚上接到的一通電話,讓飛彩決定,今天以內無論如何都要見到永夢。

(那個大笨蛋!)

踏上螺旋階梯,他發現自己幾乎跟上次一樣緊張,他跟自己說看到對方時不要馬上對他發火。
以為會像上次那樣,會看到永夢坐在桌邊。結果迎接他的只有正在敲打電腦的前法醫.九條貴利矢還有那杯加了超多砂糖跟奶精的咖啡。

飛彩看了看那塊寫著各人日程的白板,開口:「實習醫生呢?這個時間他應該在的。」桌子上的筆記型電腦跟文件夾表示他有回來過。
注意到某天才外科醫隱忍著甚麼的表情,貴利矢輕笑了一下:「永夢去買『午餐』了。今天好像湧進來很多流感患者,內科忙爆了。」還特別強調『午餐』二字。順帶一提現在是下午快四點。
「是嗎?」飛彩走向冰箱,拿出院長稍早之前準備好的甜點紙箱,準備開始補給糖份。「那傢伙真的有做好身體管理嗎?」

(大醫生還真不坦率啊…)
雖然『自稱神』叫他不要插手管、還特別強調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但看到親愛的拍擋最近的樣子,自己實在是於心不忍啊。而且,他很想知道大醫生到底是怎麼想的。

「對了,大醫生最近有見到永夢嗎?」
「上禮拜見過,怎麼了?」
「…你不覺得永夢最近瘦了?」
「有沒有瘦了我不知道,但臉色很不好卻是明顯的事實。那傢伙的指導醫都說最近叫他休息時都說自己沒問題不肯休息…」

「你擔心嗎?」

「那當然。」
出乎意料之外,飛彩這次居然這麼簡單就承認了。

說不擔心絕對是騙人的。
實習醫生…他想看到永夢的笑容。

想到他的實習醫生,某人臉上的表情不自覺的緩和起來。

從飛彩踏進CR的那刻,貴利矢就一直注意著他臉上的表情,從一開始明顯的在著急在生氣、到看到只有他在時的些許失望,到現在完全可以用『溫柔』二字來形容,甚至可以肯定大醫生剛剛在微笑。

看到這樣的飛彩,貴利矢幾乎可以肯定,他親愛的拍擋對於大醫生來說是『特別』的。
而且是非常特別。

(不過,永夢啊,你怎麼會挑上難度這麼高的對象啊…嘛,再確認一下好了。)

正當貴利矢準備再追問下去時,螺旋階梯那邊傳來腳步聲。

「我回來了。」
出去買『午餐』的永夢終於回來了。

在看到坐在桌邊的飛彩時,他難掩臉上驚訝的表情。
「…飛彩さん,辛苦了。」

「嗯。已經四點了,快吃你的飯。」

(…大醫生就不能坦率地表示關心嗎?)

「…是。」

永夢回到剛才放東西的位置坐下,打開提袋取出裡面的東西,蔬菜滿滿的綜合三文治還有店員推薦的新發售甜點.巧克力忌廉法式泡芙(Eclair)。
確實,甜點對於疲勞恢復很有幫助,雖然他一直都覺得飛彩真的吃太多了點。

「今天沒甚麼事,待會就早點回家休息吧,永夢。」貴利矢將咖啡放在永夢面前,說。
「謝謝。不過報告還有一點就完成了,我打算寫完再回家。」
「不要太勉強喔。」雖然今天看起來精神多了,但臉色還是不怎麼好。
「是。」

然後就打開包裝,吃他遲來的『午餐』。
而飛彩,則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著。

永夢很快便吃完了他的『午餐』,然後便繼續打他未完的報告。
CR裡完全沒人再講話,只剩下敲打鍵盤的聲音。

努力跟報告奮戰的永夢一直感覺到對面傳來的視線,他的前輩應該在看他。
他只是在想,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甚麼惹飛彩生氣。
說他膽小也好,他真的不敢抬頭確認。
他是怕抬頭然後目光跟視線對上了的話應該怎麼辦。他不知道到時應該用怎樣的表情面對他的前輩。
總之,他現在只想著快點完成報告然後回家。

看著低頭專心打報告的永夢,讓飛彩想起那天…

差點失去對方的恐懼在他腦裡復蘇,因為恐懼加心疼等各種情緒驅使下而伸手抱住對方的記憶更是不可能會忘記…

『…因為我想要取回飛彩さん的笑容…』

這個總是只想到別人的笨蛋,一直都為了守護大家的笑容而拚命努力,那他…寶生永夢的笑容又是誰來守護?

那天手術途中,想起花家大我跟自己講的話。
自己說過要取回失去的過去,但實際上很清楚,他應該抓住的不是過去,他應該抓住的是現在和未來。
當時腦裡浮現的是…永夢叫喚自己的名字的聲音,還有他那單純溫和的笑容。

那一刻讓他明白了…
為甚麼自己總是在注意著他…
為甚麼總是會渴望看到他的笑容…
為甚麼他的存在會讓自己感到平靜安穩…

昨晚接到的那通電話,讓他無法再逃避及否認下去,更讓他認清一個事實。
實習醫生…寶生永夢這個存在,在自己心裡佔了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所以…他決定,今天以內無論如何都要跟永夢好好講清楚。

☆・*:.。. .。.:*・☆・*:.。. .。.:*・☆・*:.。. .。.:*・☆・*:.。. .。.:*・☆・*:.。. .。.:*・☆・*:.。. .。.:*・☆・*:.。. .。.:*

好不容易打完報告並檢查完成,確定儲存鍵完成後,永夢便關上電腦,收拾東西準備回家。
牆上時鐘的指針顯示現在是下午六點多。

「回去就早點休息吧。」
「是。」

正當他背上背包準備離開時,背後傳來飛彩的聲音:「等等,實習醫生。」
「…是?」
「你今晚有事嗎?」
「呃…報告寫完了,今晚打算開新發售的…」
「即是沒事了。跟我來,有話跟你說。」

(喔!大醫生Nice!)

「…是。」
飛彩語氣裡有著不容拒絕的強勢,沒法找藉口的永夢只得乖乖跟著他的前輩離去。他心想,早知道剛剛就說有事了。

「那貴利矢さん,明天見。」
「明天見。」他當然沒有忽略拍擋那很想逃掉的表情,但他不能表現出來。

(…永夢,不要再逃了。還有,要幸福喔。)

而一直在DoReMiFa Beat遊戲機裡默不作聲敲打電腦的黎斗,此時揚起一抹溫和的微笑。

☆・*:.。. .。.:*・☆・*:.。. .。.:*・☆・*:.。. .。.:*・☆・*:.。. .。.:*・☆・*:.。. .。.:*・☆・*:.。. .。.:*・☆・*:.。. .。.:*

永夢以為是像平常一樣在醫院天台說話,沒想到飛彩是直接帶自己走到停車的地方,當他想開口問點甚麼時,就被對方幾乎半強迫的塞進助手席,還被順手扣好了安全帶。

飛彩沒給時間永夢反應的時間,馬上發動引擎開車離開醫院。

車子以平穩的速度往目的地前進。
腦裡一片混亂的永夢看著窗外的景色,車子離他熟悉的地方越來越遠。

現在到底是甚麼狀況…

飛彩沒有理會滿腦子問號的永夢,看似很專心的在開車,只要永夢有注意的話,應該會留意到他的前輩緊握著方向盤的手顯示他其實很緊張。

車廂裡的空氣沉重得讓永夢幾乎透不過氣來,飛彩的舉動讓他覺得很混亂也不知所惜。

到底要去哪裡了…?

沒多久,車子在一個高級住宅大樓的停車場停下。
飛彩一言不發的拉著永夢下車。

「…請、請放手…」
「討厭的話就把我甩開。」

這樣太狡猾了不是嗎?
他怎麼可能會拒絕得了飛彩…

飛彩將永夢帶到自己住的公寓,途中一直抓住對方的手沒放開。

(…為甚麼?飛彩さん為甚麼把我帶來他家?這是所謂的『打包回家』嗎?不對…為甚麼是我…)
永夢腦裡塞滿問號。

「坐下。」
永夢乖乖的依言坐進沙發。而飛彩亦在他旁邊坐下。

「…呃,飛彩さん,不好意思我弄不清現在的狀況…」
他弄不清楚飛彩到底想做甚麼…
正因為知道對方對自己不抱有任何特殊的感情,才會想不通看不透對方的真意…
可是,心底裡又不禁的期待…說不定、或許…正如Poppy之前說的那樣,自己對飛彩而言是特別的…

想著,眼淚不爭氣的準備掉下來。

「怎麼了?」這傢伙…他有那麼可怕嗎?
「…我很混亂…也很困擾…」
「我沒打算讓你困擾,但今晚不說清楚不會讓你回去。」
「…呃?」飛彩的話跟讓永夢又呆住了,他轉頭不解的看著他的前輩。「…飛彩さん?」
說清楚?他有甚麼事情要跟飛彩說清楚…?

伸手抹掉永夢眼角的淚,飛彩輕嘆口氣:「昨晚我接到小姬的父親.百瀨先生的電話,他說他在街上遇到你。」
「呃…是。」永夢因為飛彩突然的親昵的舉動而紅了臉。
昨天下班後確實遇到了百瀨先生,當時看到對方很精神所以很高興,而且…他應該沒有講錯話啊。

看著紅了臉的永夢,飛彩壓下心頭湧現的渴望,繼續說:「百瀨先生說…你跟他道歉,說沒能救回小姬是你的責任,對吧?」
「呃…是這樣沒錯…」
「你…這明明不是你的錯,整件事上你也是受害者啊。沒人料到檀正宗居然最後將『管理員晶卡』破壞掉,而且…」
「…『編年史』…Parado就是為了和我玩才啟動『
編年史』,那些消失了的人們都是我害死的…」
「…不對。」
之前被Parado帶走時,因為記憶共有了所以他知道了所有Parado知道的事情,包括6年前的實驗,還有5年前Zero day的事情。
「身為第一個感染者…5年前引發Zero day的病毒,是因為我身上的病毒的產生的,所以…」
「不是的!不是你的錯!Zero day的事你完全不知情啊!」他知道永夢下一句想講甚麼,小姬還有其他犧牲者怎麼可能是他害的?
「…這不是一句『完全不知情』就可以推的一乾二淨。就像我之前跟Parado說的那樣,將他帶到這世界的我,有著跟他共同面對的責任…我們約好了一起背負、償還…」
當時他能夠做的是,就是盡早的終止『
編年史』,盡可能的幫助更多的人…

(這個笨蛋…)
心頭湧現的心痛驅使下,像之前在CR那次一樣,飛彩伸手把永夢拉過來緊緊抱住。

「…飛、飛彩さん?!」
「『クロニクル』終止了,被感染的人們都康復了,你已經做的很好了,不要再自責了。」而且這完全不是他的錯。
「…嗯,只是…」

這個總是只想到別人的笨蛋,明明他自己也是受害者,卻將Bugstar Virus甚至『遊戲病』的責任都拉到自己身上…

「你不是說過嗎?『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會放棄,總有一天…要取回所有人的笑容』,『所有人』應該包括你才對。」
「…呃?」
稍微抱緊了一下才鬆開對方,飛彩注視著依然一臉問號的永夢:「不要總是把事情拉到自己身上。記著,你不是一個人,有我在。」
「飛彩さん…」
「我也是CR的醫生,一起連同Poppy pipopapo跟Parado的份一起努力吧。覺得辛苦時不要一個人硬撐,你可以依賴我。明白了嗎?」

『『永夢…』』
他腦裡浮現Poppy跟Parado最後笑著說『謝謝你』的情景。

(Poppy…Parado…飛彩さん…)

因為最近總是一個人,自己才會胡思亂想。
沒錯,他不是一個人。他有很可靠的同伴。

「…是。」永夢的嘴角揚起淡淡的微笑。
雖然不是飛彩想看到的笑容,但這傢伙總算真的笑了。


「…這邊解決了,不過,」
(『不過』…?)他好像聽到不太好的詞。
「我跟你之間還有事情沒解決。」
「呃…?」

「你…其實還在生我的氣對吧?」
「沒有啊。」永夢搖搖頭:「怎麼這樣問?」他一直都沒有生氣,怎麼會用『還』這個字了?
「那你怎麼很不想看到我的樣子?」
「…才、才沒有!」他極力否認:「…我只是…」
他怎麼可能會不想看到飛彩,只是…
「只是?」
「呃…」永夢沒回應,只是別過臉。
看到對方迴避的表情,飛彩輕嘆:「好吧,不想說的話我不勉強你。但剛才也說過,『今晚不說清楚不會讓你回去』的。」
永夢轉頭看向他的前輩,一臉『你到底想怎樣』的困惑表情。

「接下來有很重要的話,給我聽好。」
「…是。」永夢很緊張,但又有點期待。期待Poppy說的是真的。

「…實習醫生,不,永夢。我喜歡你。」

「…咦?!」永夢完全反應不過來,因為對他來說這不可能發生。「…這是夢對吧?嗯,沒錯,我在做夢…」他剛剛應該在車子上睡著了。

「這不是夢。」他的告白到底有多難以置信了?「我是真的喜歡你。」
「…可是!飛彩さん…我…小姫さん…」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永夢今晚本來就很混亂的腦袋正式當機。
「冷靜一點。」看著一連變換了好幾個表情的他,飛彩想起最初認識的時候,那個甚麼事情都寫在臉上的他。
「…這怎麼可能…?」永夢還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不過這確實是他做夢也不敢想的事情。
「我說『喜歡你』有那麼讓你困擾嗎?」

雖然態度看起來跟平常沒兩樣,但其實他很擔心也害怕。他在害怕,害怕失去。害怕下一刻會從永夢那裡聽到拒絕的話。

「不是…只是…小姫さん…醫院…」
雖然還是混亂的沒法說完整句子,可是飛彩明白了,這個只想到別人的笨蛋在顧累自己。
「聽好,我的命運由我自己來決定。」伸手撫上對方略顯憔悴的臉,他以溫和又堅定的語氣說:「那你呢?你是怎麼想的,永夢?」

「我…」永夢鼓起勇氣:「…我也喜歡飛彩さん,很早以前就喜歡你了。」不久前止住的眼淚又再奪眶而出,但這次卻是感動和喜悅的眼淚。
「謝謝。」大大的鬆了口氣,飛彩一直懸著的心總算安定下來。他伸手小心翼翼的將永夢擁入懷中。
過了好一會,他才依依不捨的放開。

望著永夢黑亮如水晶的眼睛,飛彩順著心裡的想望,吻上了他渴望已久的唇。

半响,他有點意猶未盡的放開,而永夢原本略顯蒼白的臉此時像熟透的蘋果般紅。

「跟我交往,永夢。」語調溫柔但帶著不容拒絕的強勢。
「…是,飛彩さん。」
他笑了,那是有如陽光般溫暖耀眼的笑容。

再一次小心翼翼的將永夢擁入懷中,不自覺背露出滿足及幸福的表情。

(謝謝,一直都相信我…
謝謝你,一直沒有放棄我…
謝謝你,一直喜歡我…
My precious Emu。)



※完※


・*:.。. .。.:*・☆・*:.。. .。.:*・☆・*:.。. .。.:*・☆・*:.。. .。.:*・☆・*:.。. .。.:*・☆・*:.。. .。.:*・☆・*:.。. .。.:*



※後記:
總算寫完了…不過就在努力寫的途中,看到網上關於V篇的雜誌圖透,小姬應該是真的復活了,那我現在寫他們告白成功決定交往之後…TV結局的3年後不又要重新再糾結一次?
『3年後』的事情真的不能明年再解決啊…
姬友也說,我寫的永夢很乙女還有實在是略為弱氣了點…結尾部份我是刪了又改改了又刪,所以才拖了這麼久才完成…
下次試試挑戰寫『帕夢』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538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仮面ライダーエグゼイド|假面騎士EX-AID|同人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remilia12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IVE ZIPANG... 後一篇:水樹奈々さん第3弾 BE...

訂閱

作品資料夾

ampere0216
喜歡小說嗎?喜歡奇幻嗎?喜歡的話快來吧!這裡都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