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騎士〉 第七章 暫別

作者:LanTern│2017-10-09 23:59:28│贊助:16│人氣:486
 
 
 
  伊格第一個走下馬車,搖搖晃晃向前幾步,抬起頭,仰望夜幕下的城市。
 
  遠方的挪拉城中央,城堡及尖塔相繼聳立著,數以百計的塔樓深入夜空,高塔窗中透出的燈火在似雲的霧氣中閃爍,遠遠看去,宛如真正的星辰一般。
 
  艾佛洛恩人崇尚恢宏壯觀的建築,而貴為首都的挪拉更將這樣的風格完美地展現出來,初到挪拉的旅人沒有人不會為她心馳神往。
  這些伊格早就知道了。
  但是直到親眼看到為止,他才明白,過去他聽聞所有關於挪拉的描述,在真正看見這座城市的時候,都顯得無比渺小。
 
  他知道自己不是在作夢,因為他永遠不可能想像得出這樣的光景。
 
  「怎麼樣,不賴吧?」
  從車頂上爬下來的阿克勾住他的肩膀,笑嘻嘻地問。
  「太棒了。」
 
  伊格情不自禁地往前走。
 
  城門外的大道整齊劃一,路面是用平滑的石頭一塊塊鋪成,其平穩和筆直是杞悠那和加薩塔那種鄉下地方望塵莫及的程度。
  大道旁每幾呎就會有一根高掛的路燈柱,上頭旋著巨大的提燈,燈罩內微亮的燈火點亮了本應漆黑的街道。
 
  伊格知道那是什麼,但是他從來沒有親眼見過。
  世界第一的工匠「無量之人」菲索最知名的創造之一,不滅燈。
  這項發明照亮了世界各大城市,雖然造價不斐,但是只需要極少量的魔力就能讓它燃燒數月,而且點燃後,只要不是刻意的強烈破壞,就永遠不會熄滅。
  伊格聽說南方許多貴族領主都已經用不夜燈取代蠟燭和提燈,也多虧這項發明,讓領主們願意在自己的領地內任用魔法師、鍊金術師和工匠。
 
  燈火下,隱隱看得見幾道人影穿梭在霧氣中,腳步急促,在這樣的深夜中能看見行人,在迦薩塔是幾乎不可能瞧見的光景。
  雖然不滅燈的光芒微弱,但卻刺痛了伊格的眼睛。
  頓時,他感受到渾身震慄。
 
  他在挪拉。
  他就在這裡。
 
  伊格旁若無人地在城門周圍徘徊,即使是一旁的馬廄都讓他興致高昂。他發現連這裡的馬都與伊雷斯不同,比較大、毛色也比較深……周遭的一切,都屬於艾佛洛恩。
 
  城門前幾許,銜接城內大道的路口處,矗立著一座巨大而古老的人形雕像。它有好幾個人高,雕像的面孔對著城門,右手高舉,握著一柄巨大長槍,姿勢彷彿要抵禦從外進城的外敵一般。但雕像的服飾並非戰甲,而是一件壟罩全身的長袍,使得雕像只露出右手以及有些蒼老的臉。
 
  「那是『懺悔之碑』。」
  阿克走到伊格身旁,跟著他抬頭仰望,漆黑的天色看不清雕像的臉孔,但是卻不禁讓人肅然起敬。
  「挪拉的每座城門前都有這樣的雕像,一共十三座。他們早在艾佛洛恩還不存在、挪拉還叫做伊圖拉的時候就已經在那兒了,幾乎與這座城市一樣古老。」
  「挪拉到底是什麼時候築成的?」
  「不知道。」
  阿克聳了聳肩。
  「就我所知,伊圖拉在巨龍依然翱翔天際的時代就已經存在,至少有上千年,但是實際上究竟多老,恐怕問王立學院那些學者才有個定論了。」
 
  伊格忍不住在心裡比較起來。
  伊雷斯王都阿瓦隆建於大約一千三百年前的冷月時代,這麼算來,還是伊雷斯王都更加古老一些。
  這讓他身為精靈的那部份不禁驕傲起來,但轉念一想,他有一半血統來自艾佛洛恩,這種複雜的心情讓他自己也感到一陣莞爾。
 
  「這樣說可能有點怪,不過幸好我們是在這個時候進城。從這方面來說,我們大概還得感謝那兩頭熊吧。」
  阿克望著寬廣的大道。
  「如果我們照原訂計畫在下午抵達,恐怕會被那些準備進城的車隊堵在城外。白天的挪拉不是這樣的,伊格,相信我,你這輩子一定沒看過那麼多人擠在同一個地方,尤其現在又是遴選期間。雖然我沒在這時候來過,但我一點也不願意去想像那光景。」
  阿克打了一個哆嗦,讓伊格忍不住微笑。
  「我家鄉的吟遊詩人總是說艾佛洛恩人非常會生,人口多得要命,所以他們的大路上都是小孩糞便的臭味。但我現在這樣看起來倒還好嘛。」
  「別傻了,挪拉可是王都,住在這裡的可是國王,怎麼可能讓屎尿在路上橫流?它們藏在你看不見的地方,鄉巴佬,不然你以為這股臭味是從哪兒來的?」
  伊格憶起萊特利稍早曾說過,騎士遴選一向會引來很多人蜂擁入城。他思緒一轉,趁機提出了一個他從小就十分好奇的問題。
  「阿克,我一直有個疑問。照你的說法,遴選在這兒舉行想必會給城裡帶來很多麻煩,那麼為什麼艾佛洛恩國王始終沒有反對?」
  
  金髮男子抬起一邊眉毛,做出了一個食指和拇指黏在一起的手勢。
  「當然是為了錢哪。這個問題艾佛洛恩的七歲小孩都能想得出來,不過考量到你是伊雷斯出身,這也許值得嘉獎你一番……」
  他率先轉過身,走回他們馬車停泊的地方。
  「我們這麼說好了,騎士遴選會吸引受選者。如果是像咱們這樣孤拎拎地到王都來倒還好,但南方那些貴族們可是會攜家帶眷的。什麼護衛、整備士、僕人、侍從、妓女,他們帶進城的人數越多,就表示他們的家族勢力越可觀——我知道你難以理解,但這就是艾佛洛恩人的形式方式。所以,城中頓時會多上上百甚至上千人,而且各個都是貴族,某種層面上來說,這場遴選就像那些貴族的聚會一樣。想當然爾,既然人來了,錢自然也來了,貴族們的消費能力絕對是你們精靈難以想像的,而這也引來了一大群的商人,希望趁著遴選時狠撈一筆,而這些商人除了帶來貨物和商機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們帶來了關稅。」
  「所以說,這些稅金這就是國王同意在這裡舉行遴選的原因囉?」
  阿克聳聳肩,不置可否。
  「誰知道呢,我又沒見過國王。不過我倒是聽說,威登王壓根懶得管這些雞毛瑣事。王室一向熱愛慶典,而威登王又特別以此聞名,哪裡熱鬧他就往哪裡去。我看哪,騎士遴選這種整個城市為之歡騰的活動是他的最愛,他恐怕高興都來不及。稅金?那只是唐塞議會的藉口囉。」
  伊格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照阿克的描述來看,艾佛洛恩國王和伊雷斯的精靈王也有相當大的差別。
 
 
  當兩人離馬車還有幾呎遠時,就能夠聽見車伕的破鑼嗓子,他正在大聲對著守衛軍說話。
  「現在、立刻,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還是我要等您那可憐的腦袋把我的話記下來?」
  他躺在擔架上,由兩個比伊格還年輕的守衛拖著,用一點也不像傷者的音量說道。他面前的那名守衛裝束明顯比其他人要來得高級,伊格猜他搞不好是這座城門現在能找得出來官銜最高的人了。
  「現在騎士城沒人會接待我們的,大人……」
  「有人沒人不是您說了算,您當我沒去過騎士城嗎?聽好了,信要交給築飾者的人,交給維翁.特雷本人更好,告訴他們,伊那恩森林出了亂子,所有的騎士馬車都必須繞道,聽清楚了嗎?」
  那個可憐的守衛唯唯諾諾,臉上的表情混合了苦惱和不滿,藉著另一名守衛手上的火把,在紙上振筆疾書。
 
  「兩位大人,請過來這裡。」
  另一邊傳來一聲叫喚,伊格轉過頭,看見城門旁的一座矮棚下,一名守衛拿著火把對他們招手。
  他花了半秒才意識到那個衛兵是在喊他和阿克,雖然他從各種故事和歌曲中早就聽過「大人」這個稱呼,但他從來沒想過會有人用來稱呼自己,這讓他感到一陣莫名的毛骨悚然。
  他和阿克走進矮棚,發現香梨、萊特利還有艾克雷姆都已經到了。艾克雷姆站在一旁,望著布簾外,香梨和萊特利則是坐在搖搖晃晃的長桌邊。香梨手上還拿著似乎是某個守衛自告奮勇遞上的熱茶,正小口喝著。
  「給他一袋酒。」
  伊格聽見阿克對剛才叫喚他們的守衛低語,朝著外頭車伕的方向擺了擺頭。
  「我想那能讓他安靜點。」
  守衛喜出望外,立刻跑出矮棚。
  「我們聚集在這裡要做什麼?」伊格問香梨。
  「例行檢查。」香梨說,「守衛會檢查我們的行李,順便問一些簡單的問題,例如來挪拉要做什麼之類的。」
 
  果不其然,那名守衛跑出去之後車伕先生的大嗓門就安靜了下來,過不多時,那位被車伕頤指氣使的守衛便走進矮棚,面如死灰。
  「晚安,諸位大人,我是北門的副兵長,我叫傑洛米,今晚北門是我負責,剛才我的手下如果得罪諸位,還請你們網開一面。」
  他向眾人揖了揖。
  「呃,在我們開始前,我想先請問各位……那位、那位車伕先生說的都是真的嗎?他說伊那恩森林……出現跟山一樣高的黑熊?」
  「跟山一樣高……」香梨喃喃說。
  「這是有點誇大其詞啦。」阿克公正地說。
  「那個車伕似乎有點……神智不清……」守衛軍副兵長指出。
  「他多半時候都是那樣。」阿克同情道。
  「是真的。
  萊特利說,神態嚴肅。
  「雖然他說話不重聽,但那些都是事實,我們所有人都可以擔保。伊那恩森林出現格里斯本熊群,現在任何人走那條路北上都不安全,當然,從北方過來也一樣。你們最好照著車伕先生的話去做,至少得儘快通知騎士。」
  副兵長吐出一口長氣,毫不掩飾地揉了揉太陽穴。
  「好吧,我知道了。我會立刻出發前往騎士城,告訴他們林子裡出現了……出現了啥?」
  「格里斯本黑熊。」
  「格里斯本黑熊。」
  副兵長複述,點點頭。
  「我希望是真有其事,修士大人,否則當上頭怪罪到我頭上,我會毫不猶豫地將諸位的名字拱出來。里恩!」
  他朝外頭叫喊,一直站在矮棚外的其中一個衛兵立刻探進頭來。
  「副兵長?」
  「我去騎士城的期間,北門由你負責。你替這幾位大人進行檢查,等事情結束後,派幾個人送外頭那位、那位車伕去癒療廳。」
  「是。」
  那名副兵長沒再看過他們一眼,掀開簾幕,逕自走出矮棚。他叫上了幾名守衛兵,一同上馬,朝城中而去。
 
  「他壓根兒不相信我們,他會照我們說的做純粹是因為妳是修士。」
  伊格聽見阿克低聲對萊特利說。
  「那我們就慶幸我穿著這身黑衣吧。」萊特利喃喃低語。
 
 
  接著進來的幾名守衛要求他們打開行囊,讓他們檢查裡頭的東西。
 
  這件事並不順利,儘管那幾名守衛兵看在騎士的份上,在很多細節都馬虎執行,但是當檢查輪到伊格的時候,他們還是為了他攜帶的子彈和伊雷斯香料討論許久。
  守衛很堅持有部份香料需要徵收關稅才能進城,最後還是萊特利聽不下去,出面保證那些只是伊格打算自己使用,絕對不會拿出去販售,這才讓他們罷休。
  另外,所有的守衛當中只有兩個人聽過席柏勒,伊格得耐心解釋其中的構造,才能說服他們這不是舞花粉吸食器,同時還必須讓他們相信他身上帶著火藥絕對沒有過量。
  守衛們也要求確認他們的遴選邀請信,以保證上頭的名字和騎士印記都是真的,然後將他們依序帶進棚屋深處,分別問了他們幾個問題。
  伊格的詢問拉得最長,他們甚至要求他露出耳朵,讓那些守衛盯著他的耳尖看,看得他渾身不自在。
 
 
  當伊格終於走出棚屋時,第一個被質詢的艾克雷姆已經背起他的背袋,踩進黑夜,頭也不回地朝挪拉城內走去。
  灰髮的男人沒有向任何人道別,穿著寬大斗篷的身影就這樣隱沒在路燈柱微光點綴的黑暗之中。
 
  伊格望著艾克雷姆的背影,不禁又回想起他對自己說過的話。
  你還不懂死亡相隨的感覺。終有一天,會到『這一邊』來吧。然後,你會為你今夜、以及過去夜夜的幻夢而後悔。
  伊格到現在還是對這番話毫無頭緒,但他內心某處卻已經沒辦法對此一笑置之,這字字句句竟就像烙印一般在他腦海中,清晰無比,而且難以抹去。
  如果可以,他很想拋卻尊嚴,上前質問艾克雷姆他這番話的意義,但最終,他還是選擇看著那身影消失在大道的霧氣彼端。
 
  伊格嘆了口氣,搖搖頭,想將艾克雷姆低沉的嗓音從腦海中逐開。
  他靠在棚屋外頭等待其他同伴,直到這時他才發現,車伕先生就在他身旁不遠處。
 
  那張阿克用應急素材製作的破爛擔架被擺在好幾個木桶上,車伕就躺在上頭。他手裡拿著守衛給他拿來的酒袋,悠哉地翹著腳,一邊搔著自己的鬍鬚,一邊抬頭望著遠處的城堡和尖塔,欣賞挪拉的夜景,一點都不像幾小時前才受到生命垂危的傷勢。
 
  「車伕先生。」伊格點頭致意。
  車伕只是對著他舉起酒袋,仰頭喝了一口,卻不答話。
  「您在這裡做什麼?」
  「哈,那還用說,當然是欣賞咱們王城的美景啊。」
  車伕說,口氣一貫譏諷。
  「為什麼聽您講得一副我可以到處亂跑的樣子呀?別這麼蠢。負責抬著我的那兩個守衛小鬼跑去癒療廳找人,所以把我扔在這啦。」
  「呃,要不我去找阿克過來,我和他將您抬進棚屋去?」
  「甭來這套。進去聽那些王都守衛的廢話?不成,還是在外頭比較好。」
  他愜意地躺在擔架上,好像那是舒服的羽毛床一樣。
 
  伊格莫可奈何,只好站在他身旁,良久後,他的目光不經意地垂落在車伕瘦消的胸膛。萊特利一圈又一圈圍繞起來的繃帶現在已經漸漸滲出血跡,在他胸腹之間染上深紅。
  「對不起,車伕先生。」
  「嗄?」
  車伕隨口答了一聲。
  「我可不記得您做了啥值得道歉的事情,精靈小子。」
 
  「我道歉是因為我什麼都沒做。」
  伊格悄聲說。
  「您被那隻熊……深林在上,受了這麼重的傷,我卻……我在旁邊卻什麼都幫不上,真的很對不起。」
  「哈,我怎麼看也不覺得這件事是得由您來向我道歉。」
  「我是所有人當中唯一曾經狩獵的人,車伕先生,但我卻在第一隻巨熊倒下後就鬆懈了,如果我能夠多警惕一些,您可能就不會……」
 
  終於,車伕先生轉過頭,他的目光正視著伊格。
  「您救了我一命,精靈小子。」
  這句話大概是伊格見到車伕先生後,從他口中聽見嘲諷意味最低的一句話。
  「雖然我肚子被刨出一個大洞,但我的腦袋可沒事。我知道如果不是您,我們根本不可能從那個見鬼的森林全身而退。真要算起來,我們其他人都欠您一條命。」
 
  伊格輕輕嘆了口氣,別開臉,自覺不配面對車伕的目光。
  「如果那時候,暴風行者沒有醒來,搞不好香梨、香梨也會……任何人都有可能喪命——」
  「但是並沒有。」
  車伕咒罵似的呢喃。
  「小子,這才是重點,不是嗎?這才是見鬼的重點,一個人也沒人死。受傷最重的是我,您懂了嗎?護送這輛該死的馬車的乘客到挪拉是我的責任,在那個當下,我早就已經有被那隻怪物殺死的覺悟,如果用我的命能夠換當時任何一人的性命,我發誓,我絕對不會猶豫,因為這是我的責任,這個結果對我來說已經比我預想得好上太多了,小子,我毫無怨言。」
  他撐起身子,想要正坐起來,但最後卻因為疼痛只能重新躺回擔架上。
 
  「試著想想看,如果昨天您沒有在杞悠那上車、如果那時的騎士馬車上只有四個人,面對那兩隻畜生,可就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受傷能解決的了,您懂嗎?」
  「我——」
  「所有人能夠留著小命離開那座該死的森林,平安來到挪拉,您至少佔了三分之一的功勞。當然啦,如果沒有那個修士大人,我可能真的會翹辮子——」
 
  伊格望著遠處的懺悔之碑,內心游移。
  如果那時艾克雷姆沒有即時出手,他們很可能一個人都活不下來。他這個經驗者卻完全沒辦法掌握情況,害得車伕受傷、香梨更是差點喪命,他全都難辭其咎。他幾乎敢肯定,如果阿克和萊特利知道怎麼對付那些野生動物,一定能處理得比他更完美。
  他一直在思索,從離開森林小屋之後,他就一直在想。
  如果能重新來過一次,他能不能更妥善地解決那兩頭熊?能不能在沒有人受傷的情況下,解決這一切。
 
  越想他就越害怕,因為他發現他幾近束手無策。
 
  車伕望著他,低聲罵道。
  「我懂了,精靈小子,我終於理解您來參加騎士遴選的理由了。」
  伊格一呆,不明究理。
  「因為您他媽就是個瘋子,您懂嗎?騎士也一樣,那裡到處都是把別人的命背在自己肩上的瘋子,而您就跟他們一模一樣。您可別以為您那雙肩膀能背得起所有人的命,少臭美啦!您該背負的只有您自己的命,一條不多,一條不少。既然剛才在那鬼林子裡,您沒有轉身開溜,還選擇救了我這條老命,那拜託您,您就乖乖沾沾自喜去吧,這是您應得的。」
  車伕舉起酒袋,對著伊格晃了晃。
  「小子,這是您應得的,懂吧?敬深林,我敬您那該死的深林。」
  然後,他仰頭飲盡酒袋中的酒,酒水灑在他的鬍渣和胸襟上,沾濕了他繃帶。
  
 
  伊格雙唇蠕動,但是卻發不出任何音節。
  「謝謝您,車伕先生。」
  最後,他苦澀的說。
 
  「哼,我可不記得我做了啥值得您道謝的事情。」
 
 
 
 
  當最後接受檢查的阿克走出矮棚時,遠方的天空已經添上一抹白皙。
 
  「感謝眾神,終於結束了。」
  坐在矮棚外頭的香梨站了起來,揉了揉膝蓋。
  「哼,如果咱們那兩輛馬車的車門上頭沒有騎士的標誌,還會拖得更久。」
  「為什麼進王都非得經過這麼繁雜的檢查不可?國王難道害怕有人把王城炸了?」
  「這話妳最好說得小聲點,香梨。」阿克警告,回頭探視矮棚內,「雖然守衛軍是這副德性,但再怎麼說他們也擁有王軍的權力。」
  香梨噤聲半晌,直到確認那些守衛軍沒聽見,表情才緩和下來。
  「不過你不覺的很奇怪嗎?每個人進城都得經過這遭,尤其現在是騎士遴選期間耶,每天來王都的人可能有上萬人哦。就算進城的人覺得無所謂,可是如果我是守衛軍,煩也都被煩死了。伊格,伊雷斯的王都也得這樣嗎?」
 
  突然被點名的伊格抬起頭,微微一笑。
  「我去過阿瓦隆一次,那裡的戒備遠遠比不上挪拉。」
  阿克哼了一聲。
  「你可別打馬虎眼,伊格,你們伊雷斯的王都根本不用這麼麻煩吧?」
  他挖苦地說,旋即嘆了口氣。
  「但是香梨說的沒錯,挪拉的檢查關口比其他大規模的城鎮來說還要繁複不少。至少我沒聽過法利德、羅斯登或雷歐尼亞這些國家的首都有這麼複雜的程序。」
  他壓低了聲音,意有所指地朝矮棚擺了擺頭。
  「你們別看那些傢伙傻不嚨咚的樣子,挪拉的守衛軍是個苦差哪!從天亮的第一道曙光開始,直天色晦暗之際,他們都必須一個一個檢查和盤問要進城的旅行者。瑣碎又無聊,而且幾乎不可能升官。當遇上某些特殊情況——例如我們這種奇葩,他們在晚上也得工作。說老實話,我還挺同情他們的,我一直掙扎著要不要阻止車伕先生對著那些守衛們說那些沒營養的話。算了,他什麼時候不說呢?
 
  「不過也多虧了他們的戒備,才確保了挪拉城這麼多年的安全吧?」伊格指出。
  「我懷疑。只要交給守城軍官幾個國王金幣,要進城簡直易如反掌,這在商人圈子裡早就是不明說的祕密了,那些過路費可比他們要付的關稅便宜多啦。再說,你看那邊那個瘦巴巴的小子。」
  阿克用下巴點了點站在附近籬笆邊的矮瘦守衛,悠哉地說。
  「他能守衛什麼?那破劍只能嚇嚇乞丐和小孩,沒有更多用處啦!」
 
  「話也不能這麼說。」
  萊特利走來,悄聲道。她去替車伕先生換掉已經滲血的繃帶,此時正用黑色長袍下擺擦著手。
  「挪拉是大陸上最重要的城市,想想看,艾佛洛恩王城、教皇廳大座堂、騎士黎明宮……如果這裡出了什麼事,後果可是不堪設想。」
  「套妳這說法,修士,那麼挪拉也是最安全的。」
  阿克反駁。
  「東方有臨煌堡、南方的史科瓦爾也有重兵防守,況且,挪拉城裡還有王軍和騎士哪。就算是當年燃燒戰爭的年代,也從沒人敢把腦筋動到挪拉上頭。香梨是對的,對於一個一天會有上萬人進出的城市而言,這樣子的搜查盤問實在太沒效率了。」
 
  萊特利嘆口氣,不願再王都城門下與阿克爭辯這個話題。她望向香梨,憂心忡忡。
 
  「小香,我得跟著車伕先生去趟癒療廳。」她悄聲說,「那些衛兵沒半個能完整把車伕先生的情況說清楚,願神垂憐,我想我還是跟著過去比較妥當一些。我不知道,妳可以……?」
  「別傻了,妳去吧,不用在意我」香梨微笑道,退了一步,「等等,妳不會真的打算陪我去挪拉的洛克丁吧,萊特利姐姐?」
  她刻意加了稱謂,惹得萊特利笑了起來。那可能是她孩提時代對萊特利的稱呼。
  「我答應貝琳在挪拉要好好照顧妳,我還真擔心把妳給搞丟了。答應我別惹事、別亂跑,好嗎?」
  「當然。」香梨篤定地說,但眼神卻不怎麼真心,「妳什麼時候看過我惹事了?」
  「那好,我過兩天再去洛克丁找妳。你們呢,兩位怎麼打算?」
  萊特利轉頭,問伊格和阿克。
  伊格早已經想好答案。
  「我要去騎士城。」
 
  阿克雙眼發亮,「哈,好傢伙。寧願跟對手們住在一起,也不願意睡在挪拉街頭。哎,該說你夠種還是沒種呢?」
  伊格微微一笑。
  事實上他最初也有些擔心,但是轉念一想,他似乎也沒什麼底牌好隱藏的,倒不如說,能夠待在騎士城裡接收第一手的資訊,對他還更有利一些。
  最重要的理由是,光是想到能夠住在騎士城裡頭,這就足以讓伊格心動不已。
 
  「你呢,阿克,你不會打算睡在挪拉大道上吧?」他反問。
  金髮男子哈哈大笑。
  「我有一個師兄在挪拉經營工房,我打算去他那裡叨擾幾天。不過我也許過幾天我就會去找你,反正我們受選者本來就得先去騎士城一趟——」
 
  「修士大人!」
  後方傳來一陣叫喊,一輛馬車緩緩駛來。這輛馬車比騎士馬車更小、更陳舊,因為並非用於長途旅行,所以車廂也沒有天頂。伊格發現車伕就躺在馬車上。
  一名衛兵提著提燈,坐在駕駛坐上望著萊特利。
  「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何時出發?」
 
  「我馬上來。」
  萊特利喊道。
  「我該走了。」
  「等等。」
  阿克連忙說,從衣袋內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砂草紙和一支炭筆,飛快地寫了幾個字,然後將紙團塞進萊特利手裡。
  「來,拿著,這是我師兄工房的位置,挪拉西區的莫爾特工房。雖然咱們是競爭對手,修士大人,但如果妳有什麼需要就過來吧,包君滿意,一毛不收。」
  萊特利笑了起來,將紙張收進懷裡。
  「你們也是,如果你們遇上麻煩,隨時都能到大座堂來找我。」
  她給香梨一個擁抱,然後握了握阿克和伊格的手。
 
  「再見,萊特利,這一路謝謝你了。」伊格微笑,用力回握黑衣修士壯碩的手掌。
  「你也是,『雙槍手』伊格。」
  萊特利報以笑容,然後俯身,在伊格的耳邊輕聲道。
  「我在馬車上聽見你和暴風行者的對話了,別動搖,相信你自己的神,祂便會與你同在。」
  她鬆開手,離開驚訝不已的伊格。
 
  「祝你們武運昌隆,願神之神亞登長伴汝等左右!」
  說罷,高大的女修士提起自己的皮袋,登上馬車。
 
  車上的車伕懶洋洋地向三人揮了揮手,當作告別。然後守衛兵便揮下馬鞭,馬聲嘶鳴,車輪緩緩滾動,順著大路而去。
  直到馬車隱沒在轉角之前,伊格都可以看見萊特利在上頭朝他們揮手。
 
  香梨將手放下,從伊格見到她以來,頭一次顯得神情落寞。
  「哎,這個萊特利修士,真是個十足的好人哪。」
  阿克嘆息,搖了搖頭。
  「毫無疑問。」伊格同意。
  「多虧了她,我對教皇廳的印象得稍微改改了,雖然我還是認為教皇廳那些神士全都一無是處,這是不會變的……」
 
  阿克彎下腰,拿起自己的行囊,背到背上。
  「我也該上路了,從這兒趕去西區還有一段路程得走,咱們就在這裡分道揚鑣吧。」
  伊格頓時覺得有些不捨,他很喜歡根阿克聊天,他讓他想起家鄉那個比他大上幾歲的羅司,雖然阿克大概比那傢伙聰明上十倍。
  「保重,阿克。」
  「你也是,雙槍手先生。」
  阿克揶揄地說,給了伊格一個擁抱,然後再他耳邊賊笑。
  「你別太早被幹掉哪,我可是很期待能在騎士遴選親手送雙槍手回家。」
  伊格哈哈大笑。
  「你別作白日夢啦!」
 
  阿克大笑著鬆開手,面向香梨。
  「艾爾蓮恩小姐。」他彬彬有禮地說。
  香梨忍著笑,清了清喉嚨。
  「克羅梅斯先生。」
  「喔,眾神保佑,我還是別搞這套好了。保重,香梨。」
  阿克上前,將香梨攬進懷裡,拍了拍她的背。而香梨則是用力抱了他一下。
  「你也是,阿克。」
  「妳應該也是去中央吧?」
  「對,洛克丁在中央區。」香梨輕快地回答。
  「很好,替我看著這小子,」巧手拍了拍伊格的肩膀,「安全把他送到騎士城,我可不希望在我當著全世界的面前打敗『雙槍』之前,咱們的雙槍手大人就在挪拉城裡走丟。」
 
  香梨哈哈大笑。
  「正巧,我也是這麼想。」
  「我才不會走丟……」伊格無力地維護自己的尊嚴。
  「況且就算我現在去洛克丁,恐怕得在商行裡枯坐一整天,還不如先去看看騎士城呢。由我作陪,你沒意見吧,伊格先生?」
  「樂意之至。」
  說實話,聽見香梨要一起去騎士城頓時令他放心不少,他還真沒把握在這麼大的城市中能順利找到騎士城。
 
  「行啦,這樣我就放心了。」
  阿克微笑說道。
  「那麼現在,就暫且道別吧。接下來,咱們就在遴選時見了。」
  「遴選見。」伊格同意。
  「遴選見。」香梨附和。
 
  金髮男子滿意地微笑,他轉過身,那件破舊的短斗篷在身後飛舞,他的步伐輕快,邊走邊向伊格和香梨揮手。
  很快的——遠比伊格想像中的快,「巧手」克羅梅斯的金髮便隱沒在黎明和晨霧之中。
 
  伊格放下手,沒來由地一笑。
  他突然有股失去依靠的感覺,心底空蕩蕩的,和幾天前離開故鄉的時候很像,只不過,現在的他心中卻更多了一份安心。
 
  他結識了很多人,而且他們都是好人。
  多虧了他們,他能夠多少忘卻畏懼,走進這個陌生的國家、擁抱這座陌生的城市。
 
  「我們也出發吧?」香梨在伊格身邊提議。
  伊格微微一笑。
  「嗯,走吧。」
 
  現在的他,並不是孤身一人。
 
 
 


to be continued
﹊﹊﹊﹊﹊﹊﹊﹊﹊﹊﹊﹊﹊﹊﹊﹊﹊﹊﹊﹊﹊﹊﹊﹊﹊﹊﹊﹊﹊﹊﹊﹊﹊﹊﹊﹊﹊﹊﹊


這一章大概是我這幾個月寫得最痛苦的一次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500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微波狐狸肉
少了一些」

10-10 23: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雜談】飢餓五十... 後一篇:[達人專欄] Mond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各位讀者
小屋的小說更新囉,還請大家多多支持喔^_^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