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狼耳朵的希維婭 第一章-野獸與勇士02

作者:南雲桅上│2017-10-04 14:50:10│贊助:18│人氣:422

  十六年前,敗北於多尼爾帝國的貝斯利族以人狼的統治為首,除了接受部族被驅趕至「狼之線」以北的寒冬之地外,多尼爾帝國更要求貝斯利族必須以「擔保品」為憑,簽下互不犯條約好確保兩邊衝突能夠止步

  而這擔保品,在協議之下由人狼族的領袖——狼之王「沃爾加」的二女擔當,時年三歲的希維婭,作為人質在多尼爾帝國接受看照。

  對於帝國而言,「征服」是其統治大陸一方的中心精神,因此在五年前,接受了足夠訓練的希維婭就在每年夏季與冬季舉辦的陣亡將士大典中,以「野獸」的姿態接受競技場裡戰奴與鬥士的挑戰。


  石門被鐵鍊與滑輪的摩擦聲中給拉開,希維婭走入陽光明亮的競技場中。

  在地下獸欄裡待了數天的她還無法適應外頭的刺眼陽光,視線逐漸與光線中和之時,自己已走到石磚地上的定位點。
 
  這有著五層高,數百平方公尺面積的巨大橢圓型建築,在五年前建成後堪以被作為帝國的驕傲,以花崗岩為底,參天橢圓的大理石高牆構造堅固地足以容下數萬帝國觀眾,從各地兼程來這稱作「加魯達」的軍事都城觀賞這競技場大典。

  上萬觀眾的歡呼聲圍繞著她,但她知道這些英雄式的劇烈歡呼並不屬於自己。

  石磚地傳來穿著鎧甲靴踏再上頭的步伐聲,不同於其他大小競技場鋪上沙子,這裡刻意地鋪上流血在地時能夠清楚見到那怵目紅色的石磚,五年來已經累積不少戰鬥足跡。

  步伐聲聽得出人數四人,這次進入決賽的比之前多上一人。

  「各——位榮耀的多尼爾帝國子民!」男子渾厚的嗓音拉長迴響在祭競場中,這讓觀眾的嘈雜逐漸靜下來。

  「感恩多尼爾帝國,讚嘆守護帝國的戰神!榮耀獻給偉大的泰利亞斯王——」主持人這句話一出,上萬觀眾的人浪波動,紛紛轉向多尼爾帝王——泰利亞斯.佛拉里.多尼爾,但其所在的王位卻空無一人。

  「這是一個富有而美好的國度,人們透過奮鬥爭取到豐衣足食的生活,超越大自然的阻礙,征服半個阿爾聘大陸。就連戰俘、蠻族人、奴隸也能透過我們這受戰神眷顧的競技場得到身為帝國民的身分,戰鬥就能獲得自由,舉世皆然!」

  「戰神在上,賜給我們的是努力就能獲得平等的機會!我現在宣布——『勇士』與『野獸』之戰開始!」

  粗糙而暴力的號角聲響起,帶起競技場觀眾沸騰的情緒,希維婭感受到身邊圍繞的目光灼灼,卻在這壓力下激起自己不願意承認的戰鬥慾望。

  ——是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渴望著彎刀切過敵人身體的觸感呢?——她知道自己受的是身為人類一部分的教育,戰鬥只能用於所求之時。

  但是,「他們」為什麼要在競技場裡,在她身上加諸這麼多狼的特徵呢?

  「喝——」

  「糟糕!」

  自己竟然在面對著敵人而走神了,兩把闊刃的大劍已朝她揮來!

  主持官的聲音繼續迴盪——「挑戰者是來自南方加利亞部落的戰奴!她們活著挺過了重重競技,只要勝過這一場,只要這一場!他們就能得到榮耀的帝國公民身份!」

  大劍在她面前以橫劈與下砍的方式封住了攻擊的路線,中路與下路都被那破壞力極強的大劍鎖住。眼前的兩個劍鬥士見不著表情,被頭盔與面甲給遮蓋住。遮蓋住也許嗜血抑或害怕的樣貌,面甲抹去了人類的情緒。

  但她能聽見敵人的呼吸聲,橫劈的劍鬥士的急促呼吸在頭盔裡共鳴,沉不住的氣息代表著根本沒有策略,大劍已到眼前,她身體後仰在即將衝擊身體之際踏上下砍的大劍,仰身躍起。

  「受挑戰的依然是狼!人狼是我帝國的敵人!只要打敗了狼,戰奴就能獲得自由!」主持官激動地大喊在希維婭躍起之時挑起帝國人對於榮耀日之戰的記憶,更增添了對戰奴打敗人狼的同仇敵愾之氣。

  凌空的希維婭身子後屈,仰背閃過大劍的刀刃,紅色軍服與銀色的狼毛在空中劃出一道艷麗的對比色。

  她抽出第一把彎刀,劍鬥士的盔甲在後頸有一道防禦上的空窗。她甩手轉動彎刀,身體越過上頭時眼光對準目標,以身體落下的重力與手臂肌肉施力替彎刀加速,重擊在封鎖中路的劍鬥士後頸上。

  「嗑啊!」頭盔裡喊出一聲痛苦,被重擊後頸的劍鬥士感受到身體的力量被瞬間受傷的脊椎抽走,下一步隨即跪地伏倒,白沫從面甲的呼吸孔溢出。

  「啊啊——去死吧!畜生!」才剛發動第一擊,攻擊下路的劍鬥士沒想過經歷多次戰鬥的同伴還沒摸到敵人就被擊垮,頭盔裡噴出怒火吼著,高舉大劍往希維婭的側邊而來。

  希維婭往後跳躍,避開大劍最有衝擊力的第一擊,另一道刀光在這時掠過自己的眼際,她前傾身子閃躲,這道刀光比起大劍呈現著不同的靈活,刀刃被長柄連接著,以刺擊的方式朝她襲來。

  那是拿著長矛攻擊的追擊者,比起大劍鬥士要快又靈活多了,長柄的橡木桿前式精緻帶著倒鉤的刀刃,倒鉤的弧型抵禦住她的彎刀,令她難以從中找到破綻。

  戰鬥力均衡又大範圍防禦的的追擊者她不是沒有對付過,但這次的挑戰者搭配有如帶著計策似地微妙,就連一開始就被她給擊倒的劍鬥士也給了她一種只是用以試探攻擊的棋子的直覺。

  那麼,拿長茅該是擔任牽制住自己的角色,再趁隙讓劍鬥士的大劍把自己劈成兩半!

  長矛的倒鉤再次抵住彎刀,追擊著兩手一挺粗魯地把她推開,矛間靈活地一迴,從她的下腹方像刺擊而來。

  希維婭側身收腳跳起,把弱點藏進刀的守備範圍,用彎刀甩開追擊者的刺擊。劍鬥士的大劍在背後出現,雙腳騰空的她蹬起靴子尖端踩上追擊者的矛身,讓身子向後只差幾釐米地飛越橫劈而來的大劍。

  大劍的巨刃又往她劈來。她在空中扭身閃躲卻失去了讓雙腳集中重心的穩當落地,身體失去重心後倒把視野帶往晴空萬里的天空,隨後卻又再被大劍的影子給遮住。

  希維婭抽出另一把彎刀,雙手舞動著彎刀從各處劈砍眼前的敵人,從上而下地尋找能夠突破的破綻。

  希維婭注意到劍鬥士習慣靠著向下的攻擊一次斬擊敵人,下面成了容易製造攻擊上的破綻空窗。他的刀身也因為前面的戰鬥而老舊得滿是砍痕,希維婭一個低身交叉彎刀,一把接住了向下揮擊而來的大劍。

  雙彎刀與大劍互相抵著,她的防禦被大劍壓制,抵著兩把彎刀的她逐漸後屈下身子被越壓越低。這帶給競技場裡更加戲劇般的情緒,觀眾期待著打敗狼的勇者是否出現。

  嘎——喀喀喀……金屬摩擦聲轉變成即將崩解的碎裂作響,鐵屑在希維婭眼前兩把彎刀與大劍之間的交鋒處不斷迸發,異樣的反射在互相接觸著的刀身延伸出來,刀身的裂紋終於承受不住相抵的力量,發出清脆的碎裂聲斷了開來!

  希維婭在兩著的交鋒結果裡兩手持刀昂然而立,失去了武器踉蹌退後的則是那名盔甲劍鬥士,希維婭的刀間滴著血,劍鬥士的手臂被劃上兩刀。

  「咕哦…畜生啊!」驚覺到自己的雙肘失去知覺,大劍鬥士這才注意到大劍被砍碎的瞬間自己的腕甲順勢被劃開,鮮血不住如湧泉而出,手筋一定在這當下被挑斷了。

  看台上頭的觀眾突然安靜,盯著大劍鬥士血淋淋潑在石磚上的雙手,輕蔑的噓聲即將醞釀,大劍鬥士看著眼前用彎刀指著他的人狼,夥伴的追擊鬥士則打著眼神,他自決的一個英勇的決定。

  「喔喔!喔喔喔喔——」

  大劍鬥士嘴裡嚎叫,張開厚實雙臂捨身般地往希維婭衝去,希維婭扎起馬步刀尖直指敵人──

  彎刀穿透大劍鬥士的厚實身體,而另一道刀刃也刺進希維婭的手甲。另一個敵人在後,希維婭選擇了正面迎擊大劍鬥士,那粗壯的身體若困住她而被趁隙攻擊身軀上弱點就了結了。

  追擊鬥士趁著大劍鬥士捨身吶喊時挺著盾牌往希維婭衝去,手上的刀刺進她格檔的右臂,穿過手甲刺進皮肉裡。

  她左手刀仍拿著彎刀穿刺住大劍鬥士,右手則被鎖在追擊鬥士的刀下,三人成排地直站在競技場中僵持著。
  
  劍鬥士喘著粗氣,聽來相當痛苦的喉音無力哀鳴,他們早已被訓練到不能把痛苦喊出喉嚨外,但是觀眾等著的就是這時刻——痛苦、絕望、無力地呻吟。希維婭一腳對準劍鬥士的腹部踹下,刀鋒摩擦血肉的痛苦終於讓劍鬥士不住扯開喉嚨大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倒地,在肩頭的鎧甲之下匯集成一池腥紅,鎧甲解體分離身軀,肩膀到腋下被彎刀刺穿。
  希維婭拋下重傷的劍鬥士,轉身面對持著短劍劍尖插進腕甲裡的追擊鬥士,血液濕濕溫溫地從手肘邊滴下。

  「最後一關的敵人果然不好處理,一下子就讓我損失兩個同伴。」

   第四個鬥士走向兩人。沒有頭盔與面甲的他連身上的防護具也只覆蓋了赤裸的上身,開闊的肩頭肌肉嶙峋乖張,身上是綻開後又癒合的鞭痕遍佈。

  「同伴?你剛才根本沒有帶著他們戰鬥。有什麼資格……」

  希維婭的眼神嫌惡地盯著他,尤其見到了他已無法戰鬥的同伴們,手纏著鋼索與持著短戢的他只是微笑著揮手打斷了希維婭。

  「早有耳聞狼王之女在這裡淪為戰奴……不過,能把我這隊這麼利落的削掉一半,確實能讓其他挑戰者怯步啊。」

  鋼索的鬥士手抱著胸,薄弱卻展現肌肉線條的盔甲、剛毅卻不粗曠的俊俏面容與修剪得宜的絡腮鬍,著實吸引著看台女子的目光,他對著對展露自己力量仍不為所動的希維婭輕蔑地笑道:

  「不過呢,人獸啊,說到底還是人獸!你們些進化不完全的長毛腦袋,是又何以能夠理解什麼叫做『戰術』呢?我負責指揮他們,只要大劍能夠牽制妳的目的達成就好。」

  「你的意思是,把同伴看作餌料這種戰術嗎?」

  希維婭仍不變語氣的冰冷,她用力扯開刺進護甲裡的矛尖,眉頭微皺,狼的血液灑濺在石磚地上。但這更深一層的反駁與動作卻給了鋼索鬥士更深的挑釁意味。

  「啊哈哈哈——對同伴這名詞渴望極了吧?群居的狼,卻被獨自囚禁在帝國裡,妳又怎麼能理解想得到自由的我們,是如何容易地就被操弄呢?」

  「我只要用能在這多尼爾帝國得到自由為號召,一定會有人相信我,替我當作給妳們這些野獸咬食的『餌料』啊!」

  目光聚焦在擺著鬥士們老大姿態的鋼索鬥士身上,沒有回應的希維婭微微提起持著彎刀的雙手,繃緊上臂肌肉迎接下一步的戰鬥。

  鋼索鬥士一把的將纏在手臂上的鋼索放鬆,那被鋼索給束縛住的手臂肌肉得到自由後更加的舒展其充滿力量感的線條。

  「啪!」地一聲,鋼索像鞭子一樣發出爆音用力地甩在地上,石磚地又被烙上一條刻痕。

  「我曾經因為妳們這些人狼而失去一切。現在,我會在妳身上把一切討回來。」


後記:
這篇的對話很無腦,我先承認一下XD
不過最主要還是想塑造出那種動作場景的律動感。
這次的配樂是Van Halen的Humans Being

 
 
There is just enough Christ in me
To make me feel almost guilty
Is that why God made us breed
To make us see we're Humans Being

You break this, I'll break all that
You break my balls with all your crap
Spread your disease like lemmings breeding
That's what makes us humans being

Shine on, shine on

Shine on, shine on

Some low life flat head scum infects
The sickness in his eyes reflects
You wonder why your life is screaming
Wonder why your Humans Being

Shine on, shine on

Shine on, shine on

Humans
Humans being
We're just humans, humans being

That's what makes us
Humans being

人與狼的選擇、衝突、命運跟無奈
突然覺得這歌詞有種強烈的詮釋感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439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霜瀲
這張的戰鬥節奏很有律動感呢~期待希維婭發威~OWO

10-04 15:17

南雲桅上
謝謝霜霜(抱
本來還有點擔心流暢感不夠,這是一部爆米花作
所以一定會開掛的啊XD10-04 23:17
信使
我來賣記念品~各種可愛的娃娃手伴,狗牌,大熱狗,跟可樂

10-04 20:05

南雲桅上
現在的觀眾標準要紅牛妹子了啊
不過賣獸娘娃娃應該很有搞頭10-04 23:17
歷史謎團
真的很好看呢

如一樓說的,戰鬥不拖泥帶水,很有動作感。

喜歡希維婭這樣的女...女性><!!!!

10-07 03:55

南雲桅上
謝謝謎團的喜歡啊啊啊(飛撲抱抱
本來還有點怕會太過於套路,在寫之前還在畫流程圖
能有更多的建議歡迎歡迎啊XD

希維婭是女性啊⋯⋯廣義來說還是人類啦哈哈哈10-08 02:24
莫莉安
配樂選的不錯 好的配樂有加成效果

10-10 11: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狼耳朵的希維婭 插繪 0... 後一篇:[達人專欄] 狼耳朵的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ragon8ha8ha小說 艾諾森樂章宣傳~
★艾諾森樂章首部曲:冥冥魔海★即將進入尾聲!薩尼能否守護他的國王?阿萊斯特能奪回雷電王座嗎?來瞧瞧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