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師不得了了》II-24. 誰也逃不過命運的束縛

作者:飛空動煙雪│2017-10-02 21:54:33│巴幣:20│人氣:952

24. 誰也逃不過命運的束縛


我被大雪淹沒,意識卻清晰地停留在陰間。

映入眼簾的是聳入雲端的陰界之門,不同於雪山的冰冷,巍立在眼前的大門,散發著難以想像的死亡之氣。

這就是傳說中,陰界的入口...地獄之門?

比上一次還要更加清晰。

門內的魔神發出淒厲的嘶吼,好像正在突破什麼強力的結界。

九嬰!

流下冷汗。

呵呵,陰陽師啊,你的靈魂就是本座的食糧,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准走,羞羞。

陰界之門內的九嬰冷酷的笑,全身卻充滿了無匹的上古邪氣,讓我寸步難行,
膝蓋也被這股氣勢給嚇得瑟瑟發抖。

「九嬰的邪惡力量果然還存在著,不,不如說比以前更強大了...

內心逐漸被恐懼、擔憂給壟罩。

,我不能認輸。

我握緊拳頭,此時更不能感到挫折,青行燈還在等我回去呢!
…嗯?

眼前一黑,又再度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光線從冰層縫隙中照了進來,我睜開宛如鉛塊重的眼皮。

唔,痛死了,是妳救我?

感到後腦枕在一個非常舒服的地方,稍加睜開眼,看到一雙白皙如雪的大腿

好柔軟。

這個...好像不大妥當啊?

我的視線向上一飄,只見到一張事不關己的漂亮臉蛋。

「挖出來,新鮮。」雪女晃晃頭,像美麗的冰雕一樣


...冷凍豬肉嗎?

我狼狽的爬起身,不管動哪個地方都痛得要命:摔得亂七八糟呢…多謝。」

逗人,玩?

雪女懵懂的從各種角度看著我身上的傷口

我這才發現,腹部上被椒圖刺傷的傷口已經被雪女包紮好了。

…才不是,小命差點就不保。」

我歎氣的拍拍身上的雪堆,衣服、袖子都被樹枝割破,皮膚上還有多塊瘀青,一摸就疼,得好好保護自己才行,沒有丟小命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

雪女模仿我的動作:我不懂,複雜。

不用學我啦,對了,妳怎麼會來找我?

我望向頂頭的冰縫,看來我是被崩塌的大雪沖進這個隙縫,但是上方的冰縫也被雪堆給掩蓋住了。

雪女點頭:「詩音。」

「她拜託妳來尋我?

「嗯。」她搗麻糬似的點頭:「邪氣,我知道,你在這裡。」

「是心魔劍的邪氣引妳至此。」我想到詩音,不禁擔心的說:「詩音現在恐怕也在到處尋找我的行蹤,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裏才行。」

還有鴉天狗、狸貓,也得去把它們找回來。

「嗯。」

服部應該也被大雪給掩埋,就算詩音到處找尋我們的行蹤,應該也不至於遇上危險。

…這到底是哪裡? 嗚哇!

我硬是打開左邊的門,外頭一大堆的雪就嘩啦嘩啦的就要湧進來,嚇得我趕緊用冰屬性的法術封上門,差點沒給這層層迭迭的雪團淹死。

雪女看到我滑稽的模樣依然沒有笑:雪女神殿

「雪女神殿?

雪女替我打開右邊的門,似乎非常的熟練。

眼前出現窄小的通道,我蹲著身體,和雪女一同穿越了未知的窄道,來到一處殿堂的深處。

我點燃「明火咒」,照亮了被黑暗封閉的地下世界。

冰壁上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可是我卻一個字也看不懂,我呼了一口氣,所有的東西都是用冰做的,猜想:「還真的是一座地下神殿。」

這個地底宮殿恐怕被埋藏在厚厚的冰層之下,如果我今天沒有碰巧來到此地,恐怕這個秘境永遠也不會被人發現。

神殿的中央,是一座冰台,冰台的大小不大,大概可以讓兩名少女同時坐在上面。

「這是...

發現冰台下放著一件羽衣,正巧是女孩子的尺寸,便朝雪女嬌小玲瓏的身材比了比,笑道:如果是妳穿,怕是正好合身呢

是嗎? 我不知道…唔…雪女冰冷的臉蛋上首次出現了某種奇特的神情。

我好奇的問:妳想起什麼了嗎?

雪女跟著我四處看看,平靜的五官忽地抽搐了幾下:不知道…痛…唔。

還好吧?

沒關係雪女從我的手裡接過羽衣,似乎想起什麼似的,粉嫩的手指不住顫抖。

我擔憂的問:妳的表情痛苦,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沒事的樣子啊,該不會是傳染病吧?

「痛。」雪女一手扶著額頭、另一手伸出可愛的食指指著我:傳染病?

我豎起大拇指,亮出健康潔白的牙齒:放心,我好的很

雪女呆呆地保持沉默,我想讓她冷靜一下也好,便獨自找尋其他出路。

閒暇之餘便在這奇特的房間到處看看,仔細一瞧,發現冰牆上竟然有許多能正常閱讀的字體

望著冰牆上刻印的字跡在好奇心驅使之下,開始閱讀上頭有些斑剝的字體,一個字一個字的了出來

「我的名字是宮燈韶雪,是陸奧國的二公主,我不得已繼承了白山守護者的宿命,還是希望在記憶清晰時留下一些紀錄,因為只要成為雪女,過去的記憶都會慢慢消失。

我忍不住驚呼一聲,牆上的文字宮燈韶雪的日記?

詩音一直苦苦找尋的二姊?

「我的記憶已逐漸朦朧,總有一天,我會把自己有關的一切通通忘掉吧?但無論如何,我也想留下自己曾經存在過的證明,就算只有一點點也好...

只要成為雪女,過去的記憶會消失。

我望向美麗的雪女,好像明白了一切。

「那一天,我在御前峰上遇見了一名冷若冰霜的女子,她的氣質一點也不比陸奧國的大家閨秀遜色,卻始終披著冷漠的面紗,她告訴我,她的壽命已經到了盡頭,需要有人承接她的使命,否則她將會強行帶走我們姊妹其中一人。」

我猛然聯想起來,詩音一直苦苦找尋的二姊,宮燈韶雪,莫非就是...

指著冰牆上的文字讓雪女:...還有印象嗎?

「沒有。」雪女默默的搖了搖頭。

心一沉,繼續往下看。

「我不能讓雪女傷害詩音,她受到的打擊已經太深,我一定要保護她,就像大哥為了保護我們而引走敵人一樣...

怎麼會

「白山上的雪女體內有一顆「冰心」,藏有非常強大的力量,這股力量是為了看守冰湖下的封印而存在的,雪女一過三十年就會死亡,因為她們的身體無法長久負荷「冰心」的力量,為了將看守封印的使命延續下去,雪女必須找到一名繼承人...也就是我。

冰湖下的封印?

「為什麼選上我們? 我不斷逼問雪女,她告訴我,接任者必須是一名純潔無瑕的女子,任何不符合資格的繼承者將被冰心凍結。

「原來如此...心中彷佛被掏空之餘,我繼續:「我跟著雪女來到神殿,我們解開衣服、全身赤裸,雙雙坐在祭壇上,冰心的繼承儀式就這麼開始了,雪女把她體內的冰心傳給我,雖然痛得我想流淚,但是我還是忍住了

剛才我拿給雪女看的羽衣,恐怕是宮燈韶雪生前所穿,而她現在的打扮,應該是前任雪女遺留的衣物了。

我揪心的繼續往下看,此時早已忘了出字句,只是一昧的掃過一行又一行那令人扼腕不已的句子。

我閉上眼睛,不知道過了幾天,冰心的寒冷不停侵蝕我的身體,我的心臟跳得越來越慢,好像要被冰封起來雖然我已經能利用冰心的力量在冰上刻字這也許是我最後一次在這個世界留下訊息吧? 好睏...很多事情,已經完全想不起來了呢...高興的事情也好,難過的事情也好,全都沒有了...

不捨地心想:我若是詩音,妳這樣折磨自己,內心痛得更勝千刀萬刮。

為了詩音,我沒有遺憾但望服部將軍能好好保護她讓她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

寫到最後,卻見筆跡越是潦草,宮燈韶雪此時必然痛不欲生、體力虛弱,手上已經沒有半點力氣,但即便如此,每次寫到「詩音」兩字時,偏生又整齊得緊,想來韶雪疼愛妹妹,已近不惜生命的程度。

「不論是誰,如果你有機會見到茫然的我,就算我早已卻忘一切...請你在已經失去記憶的我的耳邊告訴我,詩音一切安好。」

「謝謝你。」

潦草的字跡在這裡就沒了後續,永遠的斷絕了。

唉,我怎麼說得出口?

詩音也好、韶雪也罷,宮燈姊妹從陸奧國逃出,命運卻還是對她們姊妹倆開了一個殘忍的玩笑,一人永遠失去寶貴的自由,孤獨的鎮守白山上的封印,另一個人卻被強行玷汙,默默無聲的死在山腳下。

宮燈韶雪,妳...真的很傻啊。

我握緊拳頭,看著雪女孤單的身影,她不過是一名柔弱的亡國公主,怎麼能獨自承受這毫無人性的命運?

其實我很想伸出手摸摸宮燈韶雪的腦袋,告訴她往後不用再一個人待在這個冰冷的鬼地方,但是,我能幫助她逃離雪女的詛咒嗎?

「雪女妳就是宮燈韶雪吧。」我輕聲細語的問

「宮燈,韶雪?雪女發出一聲驚呼,好像從噩夢中驚醒,她摀著胸口柔弱的樣子一如純潔無瑕的白紙,哪堪世俗的墨漬托染?

「妳什麼都記不起來了嗎?

雪女精緻的五官有些扭曲,她低吟:那,不是我。

「詩音呢? 妳不是和她相處的很好? 還記得關於她的事情嗎?

頭很痛

我擔心的想:「暫時還是不要勉強她想起來比較好?」

想不起來也沒關係,等等再說好了

妖怪少女忽地凝著雪眸,冰冷冷的望向我:…腰。

我吃驚的打量雪女,想不到她看起來年紀輕輕,骨頭卻已酥鬆了,不好意思的說:妳是腰痛嗎? 可是我手邊沒有遏止酸痛的藥膏,不然拿金創藥用一下,上了年紀還是蠻辛苦的吧

咚。

雪女看穿我失禮的想法,伸出手刀敲了一下我的腦袋

我很訝異,這尊冰雕竟然開始懂得各種陌生的感情。

這裡

雪女指著一塊巨大的岩石,這塊岩石菱角分明,似是人為所刻。

我摸了摸石頭:「妳找到出口了嗎?

「從這裡進出。」雪女先是點頭、又指了指自己的腰帶,她的腰帶上頭著一個藍色刺繡的小包包

只見雪女伸手解開包袱,又發現一支淺色的笛,笛身鑲有玉石,頂端綁有冰晶造型的,吹孔圓潤,做工相當精良,料想是出自名匠之手。

雪女惜字如金:「冰屏笛打開。」

用這笛子吹曲子可以打開暗門?

「嗯。」

不知道為什麼,她好像有些期待的看著我。

望著冰屏笛,心想她很是珍惜這根笛子,否則也不會保存的如此完善:我知道了,但是要吹什麼呢

雪女冷漠的臉蛋有些洩氣:「不用,我,幫你吹

等等,妳這句話太犯規了吧! 這一定是故意害我胡思亂想的吧!

雪女無視我內心的騷動,雙手分別按住笛子的孔洞,優美的旋律竟從冷若冰霜的唇瓣中吹出。

靈動的音符好似光線一般穿透層層冰霜,一路扶搖直上,筆直的射入雲端,得見滿天雲霞,彩霞一路延伸至蒼穹的邊界

好美」我閉上眼睛欣賞樂曲,不由得發出讚歎,封閉的大門這時也逐步升起,耳邊充斥著機關轉動的聲音。

樂曲卻在此時翩然一轉,但沒過多久...

噹啷。

冰屏笛掉落在地。

因為我面前的雪女,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封印,鬆動了

雪女泛紅的眼眶不停眨呀眨的,宛如有千言萬語藏在胸中,就是難以啟齒,她拼命抱著瑟瑟發抖的身子,呻吟著:為什麼,封印會提早破裂?

雪女!我出聲叫喚著。

封印出現問題,雪女體內的冰心也會受到影響嗎?

雪女伸出那只毫無力氣的小手,不停在半空揮舞,卻是什麼也不到,嘴裡拼命叫喚:繼續

機關少了音符,發出低沉的噪音,很快就會再度關上。

我搖搖頭:快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吧。

「冰屏笛

雪女可憐兮兮的盯著我

我顯得有點窘迫:「這樣我們不就是間接接吻了嗎

「接吻?

「就是嘴對嘴,戀人才會做的那種事

「沒關係。」

「有關係啊!

「因為是司。」雪女純淨的眸子一直盯著我看。

這個理由完全不成立啊,喂!

唉,妳想聽笛子,我吹給妳聽就是了…不過我吹得不太好喔?

我無奈地撿起玉屏笛,回想雪女方才深深植入人心的曲調,儘量將此曲的風格吹得更加接近。

但事實嚴苛,想是我習武多年,吹奏出來的曲調總是存在一股殺氣騰騰的雄
勁,與那優美純淨的綿長曲調可謂相去甚遠了。

儘管如此,機關門畢竟不是聽眾,只要音律正確,它便乖乖敞開。

「終於出來了呢。」

們穿越機關門、環顧四周,發現這個通道的出口竟然就在冰湖的附近。

雪女看起來有點焦急:霜解,快點。」

霜解? 這又是什麼東西?

雪女微睜星眸,堅定不移地說:「封印,變弱了

...恐怕便是宮燈韶雪曾經在冰壁上所描述的封印。

我回想起與服部一戰,在最後居然失控的拔出了心魔劍,那股強大的邪力當真是前所未見,竟然導致御前峰的大雪崩塌。

「難不成封印變弱是心魔劍的緣故?

我暗自猜測,這回我們走過森林,走的盡是下坡,我謹慎地跟著雪女指引的路徑走,對終年積雪不斷的白山來說,倒是比陡峭的山壁走起來容易多了

雪女指著凍結的山中湖泊:快到了。

只見冰湖已經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湖泊底下,竟然是另一片天地,厚厚的冰層逐漸融化,一尾全身佈滿銀色鱗片的龍正在水底下四處遊動,用長得像鱷魚的彪悍頭部的撞擊冰層,撞得冰層出現無數的裂痕。

它眼睛是血紅色的,長得極為兇惡。

「這就是雪女看守的封印? 這道封印的底下竟然是如此可怕的魔物?

我的胸口頓時劇痛不已,兩者之間,果然有共鳴的現象...

這個封印,與九嬰也有關係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4215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陰陽師

留言共 3 篇留言

香蕉王
太神拉

10-02 22:14

飛空動煙雪
有你真好10-04 09:48
飛空動煙雪
中秋節快樂喔10-04 11:07
Moon Light
拯救姊妹!!! 坐等服部被打爆

10-02 23:06

飛空動煙雪
為了解救宮燈姊妹,接下來還是有一場苦戰10-04 11:10
白煌羽
辛苦了

10-03 21:50

飛空動煙雪
有人支持就一點也不辛苦10-04 09: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jtsai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後一篇:[達人專欄] 《這個陰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213717630秒廣告影片
我們人類的聽力應該是沒有差到,需要比一般影片大兩三倍的音量才聽得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