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夜空下的勝利 第二十篇

作者:Cale Wei│少女前線│2017-10-02 17:46:32│贊助:6│人氣:369


退紅色的長髮因風而起,漆黑衣袖上別著一環代表過去AR小隊的臂章,在任何時候都比誰嚴謹而又冷靜的那位突擊步槍人形。




    視線惡狠狠的搜尋,劊子手舉起砍刀,暴虐的氣勢仍然蘊含凜不可犯之威。腦中一面理解著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一面擺出防禦的架勢,沉穩的做出應對。
    
    背後,兩道寒芒直逼後頸而來,劊子手握刀,以厚實的刀面充當盾牌。
    
    然而,幾乎不可視的迅雷斬擊卻是比快還快,在強化過的胸前裝甲留下刀痕。
    
    「什麼……!」僅在掠過之時便停下動作,劊子手險些失去平衡。而眼前身影還未看清,立刻又綻放朵朵劍花。
    
    這次,刀勢從腰際與大腿處劃過,完全不來及反應。縱然尚未造成深刻的傷口,但雙方的敏捷素質卻能夠感受到巨大的差異。
    
    
    ▲
    
    
    98k驚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雖然多少在預料之內,但卻沒想到實際看見仍帶來如此強烈的衝擊。
    
    眼前之人,還是過去的Super SASS嗎?
    
    手上握著幾分鐘前,由殘獸人形投擲而嵌入牆壁的雙刀,白鼠色的外套染上血漬隨風飄揚,烏黑髮絲因移動而劃出軌跡,雖然是背對狀態,但那平時溫煦的菫色眼眸肯定也別於以往。
    
    而現在,她的身姿又漸漸的與另一個身影慢慢重疊。
    
    退紅色的長髮因風而起,漆黑衣袖上別著一環代表過去AR小隊的臂章,在任何時候都比誰嚴謹而又冷靜的那位突擊步槍人形。
    
    「突擊……」
    
    流星劃過,急速腳步伴隨驟雨般的刺擊,將手臂延展至與身體軸心相離,長刀剎那與細劍毫無二別。
    
    砍刀別開劍鋒,些微的偏離刀勢。然而,正如那西洋派別的劍術,長刀迅速收回,SASS將身體迴旋,原先空出的另一把刀敲下劊子手的側胸。
    
    同樣的,刀口並無法完整的割進劊子手的裝甲,但衝勁卻使得她挪動腳步。缺乏了原先使用手槍的臂膀,平衡感早已大幅度下降,讓劊子手多移動了一次步伐。緊接著————
    
    碰!
    
    7.92毫米的子彈自步槍槍口擊出,射入劊子手有著更多裝甲保護的心臟。
    
    悶哼一聲,體內確實是有什麼重要的裝置損毀了,但此刻並沒辦法停下來確認傷害
    
    拉開機柄,彈殼彈出,還蘊含溫度的金屬材質燙著一縷白絲。98k已經掙脫了困住她的鐵鏈,步槍抵著肩窩,維持著標準而不帶一毫偏差的射擊姿勢。
    
    隨後,交錯的刀光直逼劊子手的眉梢,但速度卻不如剛才的敏捷。劊子手大幅度的後彎腰部,使得雙刀的攻擊落了空。
    
    那樣的揮動令她在心裡冷冷一笑,如此粗俗的刀技對於精熟各類格鬥技巧的自己可真起不了作用。
    
    砍刀回擊,極大的橫劈範圍劃出,突破空氣引發撕裂的風聲,直擊剛結束揮刀動作的SASS。
    
    然而,SASS將上身後仰,使砍刀只是揮過鼻稍上方數公分的位置。
    
    不敢相信,迴避的動作竟與劊子手的動作一模一樣,簡直就是透過鏡面映射出的畫面。
    
    碰!
    
    98k再次扣下扳機。子彈貫進劊子手的右眼,混亂的思緒已經使得她不能再做出判斷,身體機能正在下降,連帶動搖著戰鬥的意念。
    
    必須毀掉她們,必須毀掉她。
    
    無法思考,也不願思考。劊子手反手將砍刀舉起,只知道得將敵人全數殲滅,而非被動的受到打擊。
    
    只見SASS將雙刀收至腰際,做出類似脅構的姿勢,動作的節奏也出現了變化。
    
    殺了她,劊子手心裡僅存的念頭推使她揮下刀刃。
    
    「巨鷹……」
    
    在98k眼中,彷彿掀起一陣躁動的狂風,眼前又出現其他身影。飄逸的白色衣袍,帶著幾朵蝴蝶結造型的裝飾,與自己相仿的赤紅雙眼,以及那威力幾乎無人能敵的反器材步槍。
    
    一聲鷹嗥,宛若天生就是善狩的獵人,獨步緩行,如猛禽般惡剎的目光,等待著每一次伸出自己的勾爪。
    
    劊子手目光早已模糊,用盡力氣揮下砍刀。
    
    SASS斬出雙刀,揚出兩道寒茫。
    
    刀刃互擊,一瞬間的交碰竟讓薄弱的白鋒抵擋住砍刀的斬擊。隨後,雙刀擊回了不知比其厚重幾倍的砍刀。
    
    劊子手因此失衡,彈開的武器使得胸口毫無防備。不可置信的表情流露,歪斜的身體漸漸倒下,但不管如何嘗試挽回卻都無法已經注定的結果。
    
    強力的刺擊貫穿劊子手的腹部,接著一聲槍響,最後的意識也就此消逝。
    
    
    ▲
    
    
    稻草人如鬼魅般的移動,而不論是一般街道或者巷道皆持續湧入鐵血人形,讓莫辛納甘開始與稻草人之間拉開距離。
    
    即使少了一隻無人機,但這操控的數量也太誇張了吧!
    
    莫辛納甘咂舌,放棄與其他人形的纏鬥,轉而奔入一旁的巷弄裡。
    
    像是牽一根髮絲而挪動整個身體一樣,鐵血人形的流動方向產生了變動。正是抓準這一點,便可製造突破口。
    
    稻草人調動了護衛自己的部隊,逐漸重組陣型,以自己與莫辛納甘為調節點,讓可操作的鐵血人形排入兩者之間。
    
    就是這個時機,莫辛納甘攀上巷道內的牆壁, 迅捷的動作不含任何的顧慮,果決的判斷比剛才更加大刀闊斧。
    
    向前,接著偏移,受到操控的鐵血人形的移動絕對稱不上快速,除了部分型號,其餘為了保持隊伍都必須用上更緩慢的速度。漸漸的,莫辛納甘身後、前方皆有鐵血的部隊。
    
    這是一個失誤,又或者說是刻意的失誤。
    
    
    ▲
    
    
    稻草人並沒有更動自己的位置,仍保持在一座十字路口的前方,前後部署了排排的護衛者人形。這個格里芬的人形在幹什麼呢……?
    
    不過,只要保持現在的節奏,她很快就會陷入層層包圍中……
    
    眶啷!
    
    左前方的民宅二樓處噴出塊塊的玻璃碎片,接著一席雪白身影從中竄出,隨後落地。護衛者人形架起暗紫色的盾牌,築起一道防線。
    
    來的速度比想像中的還要快呢,稻草人調動安排在附近的高速人形回防,自己轉過身,緩緩的向後移動。連無人機都不需使用,敵人便落入甕中,好久沒遇上這樣莽撞的對手了呢。
    
    ………
    
    ……
    
    …
    
    不對,這樣不太對勁。
    
    稻草人回頭一看,眼前的景象令自己無比驚訝,甚至感到恐懼。
    
    莫辛納甘將刺錐從一具護衛者的身上抽出,四周散落著一些碎散的破片與殘破的人形屍體。殘獸人形如猛虎一般衝向莫辛納甘,但在刀光流轉下的一劈一砍後,仍化作無法作用的廢品而倒下。
    
    那算什麼?怪物?
    
    以怪物來稱呼好像太過抽象,因為如嚴寒酷雪的白色死神正席捲著一切膽敢阻擋她的每一個生物,兵蟻與殘獸的突襲只會在無情的刺與刀下再添戰果,護衛者的盾牌也無法抵擋那宛如收割作物的虐殺。
    
    差不多了……吧?
    
    後方傳來沈悶的槍響,支援的獵鷗人形按下狙擊用步槍的扳機,然而雪白身姿爆散成雪花,可視卻又不可視的影子閃開了子彈的彈道,接著舉起手中步槍。
    
    開槍,獵鷗人形自狙擊點摔落。
    
    這時稻草人趕緊操控無人機,炙熱且刺眼的光線射出,使莫辛納甘措手不及,硬是遭受打擊。
    
    一名護衛者架起盾牌並發動衝鋒,像是發現一絲破綻就不能放過的獵人一樣。這樣就結束了吧?必須與劊子手聯繫才行……
    
    
    
    
    嗯?可操縱的單位又變少了。
    
    稻草人慌忙的找尋失訊的無人機,發現早已被擊落在地。怎麼可能!那個怪物不是已經……
    
    一股不可名狀的威壓直逼稻草人而來,一點陰寒、一點血腥。從未出現的恐懼包圍著,那是死亡的氣息,數百萬次死亡堆疊,啃咬的傷口流出濃厚的腐臭血液。
    
    她是誰?
    
    一個疑問,沒有答案。
    
    莫辛納甘用力的讓刺錐穿過鐵血的人形,力道之大就連槍管也捅穿機械身軀,接著貫通第二隻。腳步仍在向前,就算鮮血透出衣袍仍恍無所覺,是麻木了,還是早已脫離疼痛?
    
    「為什麼……為什麼妳還活的下來?」孱弱的就像即將熄滅的柴薪,稻草人勉強開口。
    
    莫辛納甘似乎對於敵人會開口詢問這件事情感到有些訝異,但是那因為戰場而疲乏的面龐並沒有透露太多訊息,只是劃出一道清淡的笑容。
    
    對稻草人來說,那是多麼毛骨悚然的畫面。宛如支撐不住壓力,稻草人開始向後逃跑,連無人機都忘了使用,可操作的人形也只是讓其晾在原地。
    
    莫辛納甘停下腳步,這時候理應是要使用步槍射擊的,但已經沒有那麼做的必要了。
    
    一發15.2mm口徑的子彈,自稻草人的側腦灌入。強大的衝擊硬是讓其身首分離,頭部更是支離破碎,僅用一發子彈,就讓這名鐵血的高階人形不再運作。
    
    石板四散,土塊彈起,直到落地時都還保留著那駭人的殺傷力。莫辛納甘朝著子彈的來向看了一眼,心裡頓時安心許多。也許早就猜到開槍的那個人會回來了吧?
    
    她看了看四周,失去指揮的鐵血人形以稻草人的殘骸為中心一個個的倒下,就像斷線的傀儡一般,讓人感覺到一股淒涼。金屬與陶瓷相繼碰撞地面的聲音不絕,莫辛納甘就這樣在寂靜的死海中,抬頭仰望著夜空。
    
    
    ▲
    
    
    昏暗的濃藍色籠罩天空,正是為日出發出前哨。SASS乖巧的坐在還算完整的木椅上,讓98k為她進行包紮。
    
    「前輩……」
    
    「先不要動。」
    
    「嗚……」
    
    98k簡單處理SASS的傷口後,一臉倦容的靠在水泥壁旁,好像鬆了一口氣的將肩上背著的步槍拿下。
    
    「SASS,妳一定有許多話想對我們說,回去之後妳得寫好一份完整的作戰報告書。」
    
    「好、好的,前輩妳不要緊嗎?」
    
    SASS起了有點過度的反應,98k只是皺了皺眉,將放在一旁的檐帽帶回頭頂,接著輕輕撥動銀白的長髮。
    
    「我沒事,頂多是心裡還有一些陰影而已。」98k摸了摸被劊子手搧過的臉頰,真是令人不快的感覺。隨後,她將視線移至門外。「妳應該關心的,是那邊已經把主要色系換掉的人吧?」
    
    SASS也轉過頭去,發現莫辛納甘倚在門口,不僅衣裝上留下許多殘破,還有多處都沾上血漬與泥沙,遭受重創的外表看起來到是與臉上的表情呈現巨大的反差。
    
    「啊哈哈……我回來啦!」莫辛納甘有些難為情的搔了搔後腦勺。「發生一些事情嘛,沒有能夠吃的東西嗎?」
    
    才剛說完,SASS便拿著一包MRE與水壺跑向莫辛納甘。98k看著眼前饒富趣味又療癒的景象,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
    
    
    「該回來了吧?就算是步行,時間也差不多了。」莫辛納甘嚼完了口中的玉米薄片,接著拿起鋼杯聞了一口裡頭的咖啡。「明明就是寫著玉米片(corn flakes),為什麼吃起來卻像起司口味的壓縮餅乾啊?妳都吃這種東西過活的嗎?」
    
    「有段時間確實出現在野戰口糧的菜單裡面……還有就是聲音放輕一點。」98k豎起食指擺在嘴前,示意要莫辛納甘降低音量。SASS坐在房間的一隅,靜悄悄的睡著了。
    
    「哦,才剛說完,人就到了。」莫辛納甘將食物的塑膠包裝從中撕開後塞進原先的金屬外盒內,隨後注意窗外緩緩步來一名人形。
    
    步伐與離開時不同,多了些許的自信,表情也一掃先前的陰霾。IWS2000闊步邁進屋內,莫辛納甘對她露出肯定的微笑,98k背對著,輕輕的閉上雙眼。
    
    「我找到答案了。」IWS毫不遲疑的說,稍做停頓後繼續開口。「我認為,保護大家就是我的任務。」
    
    莫辛納甘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睡著的SASS因此揉了揉眼睛醒來。IWS見狀,不滿的鼓起雙頰。
    
    「什麼嘛!我好不容易才說出來的耶!」
    
    「抱歉抱歉……只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真的這樣的說而已。」
    
    98k離開椅子,優雅的轉過身,接著張開赤艷的紅眸。遠處傳來了維和部隊使用的運輸直升機機翼啪嗒啪嗒的旋轉聲。
    
    
    
    
    
    

    「這次,妳做得很好。」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418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少女前線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夜...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24980大家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看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