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月色真美~少年14歲

作者:佑くh│2017-10-02 03:22:14│贊助:14│人氣:239


體驗身在水面,淡淡的青草香,是夢境抑或現實,我不知道。
浮雲悄悄的蒙蔽月色,形成一個幽遠的意境。
闔上雙眼,我感受著這樣的自然魅力,無法刻印在現實中的,飄渺的我。


少年14歲


        我是一個旁觀者?還是一個當事者?
        徘徊在兩者之間的角色,無法深入探討,那就用一種情況來說明這不上不下的關係吧!

       我以靈魂為旁觀者的角度來控制成為當事者的身體。

       我將參與其中,也將被排除。

       
       遙遠密閉的空間,是假的樂園,而我身在此,無名的我,決定把自己稱為少年Z,我確實存在於三度空間,象限軸既不是X,也不會是Y。

       第一天,兩個視角的我都明瞭的事,那便是我身後跟了一大群的人,是少年也是少女,我被擠壓在最前面,臉頰輕貼著教室的門那狹窄的窗框,小小的人群幾十雙眼睛,不約而同地望著室內。

       那個女人總是穿著紅色的長裙及深紅色的襯衫,像是乾與未乾之間的血跡般,處在一處不明亮的灰色地帶。她的頭髮也總是倌在腦後,露出雪白的額頭,不苟言笑,拘謹的就像個典型的老處女。

       她是我們的班導師。

       教室內僅剩餘零散的數人,他們是被老師所挑選合格的「好學生」。

       那是我們無法介入的嚴肅氣氛,相對於人數的多寡,我們算是勝利的那邊。然而,諷刺的是,我們無法在那個空間有一席之地。

       如果說教室是座孤島,那我們就是波流,我們是被遺忘的存在。

       我不為此感到洩氣,但總是有可望,好似渴望著孺慕之情的小小孩,我們都是。

       對老師來說,我們與她是不對等的存在,她不曾對我們有厭惡等的感情,我們只是路人,不值得她多看一眼,相當的可悲。

       日復一日,沒有白天,只有夜晚的學校。

       我們被強迫住校,被喻為二等公民的我們,住宿的環境惡劣的另人唏噓。將近20人的我與他們,居住在一個貨櫃,裡面空間不大,可也不小。

       貨櫃內的兩側皆是行軍用的鐵支架所做的雙人鋪,中間是個只能容納一人側身通過的狹小走到,慶幸的是,我們的臥鋪上都有一盞泛著橘黃微光的檯燈。

       貨櫃外頭是條野溪,在我們看來是的。真實情況有可能是人造的溪流。  

       總能自得其樂的小夥伴們,在糧食不虞匱乏的情境下,依舊能夠拉出許多的吊床,躺在上面,用腳擺弄著作為支撐架的樹幹,輕輕搖晃,而風也常常配合著我們,隨之起舞。

       偶而,我也會躺上去,那感覺就像漂流在水中,舒爽無比,搭著月色及夜晚獨特的清香,是多麼奢侈的享受。

       自由自在,隨波逐流,卻存遺憾。

       即使我們在不起眼,還是想進入老師的視線中,想讓老師高聲地喊著我們的名字,而我們為此驕傲的回答著。

       所以,會一直重複在同一個時間,像群孤魂野鬼般在教室外聚集,長久下來,這已經變成夢想。

       某天,月色朦朧,我與小夥伴們在貨櫃外吃著配給而來的晚餐,不豐盛,不難吃。

       ——今天的老師依然不肯接納我們,究竟該怎麼做呢?

       我們築起篝火,這是唯一可依取暖的工具,時序已入秋,我們被稱作風的小孩,然而這都是騙人的,畢竟小夥伴們都開始換季,入冬之前的貨櫃可不是一般的冷。

       我凝望著眼前的小夥伴們,我們無法跨入14歲的門檻,制約我們的是無盡的循環,也許,我們在等的是一個時機。

       我俯瞰著我及小夥伴們,今天終於攔截到一位一直都處在教室內的被選上的人。

       我們做了不該做的壞事,可無論如何,仍希望我們都能被認可。

       我透過窗框觀察著老師,想知道少了一位「好學生」的她會是什麼反應。

       教室內的燈屬於明亮偏暗,亮燈的只有前兩排,後面的燈管似乎再也無法開啟它的作用。又是個灰色地帶,景象令我覺得落寞。

       而對於老師而言,那位被的小夥伴綁架的「好學生」不在,她只是皺眉,忽略過他,然後繼續她的課程。

       果然,真是討厭的展開,我走向「好學生A」,我想不起他的名字,因此決定使用代號,與我一樣,或許,他在教室是有名字的。

       拉他的手腕,我帶領他,來體驗我與小夥伴們每天所看到的景色,這行為很殘忍。

       當天,「好學生A」憤怒的朝我撲來,用他尖銳的指甲掐緊我的脖子的肉內,狂嘯著問我為什麼要這樣對他。從今而後,他將成為小夥伴之一。   

       嘴角泛起一抹得逞的笑痕,在朧月映射下,他看著我的表情變得十分恐懼,我便是為此而笑,於是,他崩潰了,認命地加入我們。

       經過一個禮拜的洗禮,原來的「好學生A」已徹底地融入大家,雖然兩眼依然顯得無神,比較起剛開始,情況算是穩定下來了。

       接著,剩餘「好學生」人數還有8人。

       同一天,我們依照同樣的手法拉了第二個「好學生」。這次的他對於老師的反應似乎顯得冷淡,並沒有太多的起伏怨言,他接受一切,清楚知道自己的下場。

       ——太好了,我們又離老師更進一步了。

      小夥伴們正在對話。

      ——你看老師今天的表情比較多波動了嗎?

      ——嗯,我看見了。

      ——我也是。

      ——如果像這樣進行下去…

      「不會很順利的。」

       我將最後一口果肉咬下,蘋果的果骸被我往旁邊茂密野草叢一丟,接下小夥伴的話,開始為接下來必須要做的行動進行剖析。

       ——哈,為什麼?

       ——Z有時候真讓人搞不懂。

       「先聽我說。我們不能一昧的把學生從老師手中起走,如果我們要取得老師的認可的話。」

       ——Z的邏輯有時候是正確的,不過有時候真無法理解Z的想法。

       ——嗯嗯。

       信心被質疑的我說實話有些發愁,一直以來我所認為正確的道路不過是爾爾,我還處於半熟狀態,難免會有小孩子思維,因為我就是小孩。

       但是,即使事情難解,我也想把該傳達的是傳達出去,我想貫徹我的信念來說服小夥伴們。

       「我不求你們的同意,畢竟選擇權在於你們大家,不過,一旦止步不前,痛苦的會是你們自己,我想過去,我想脫離這個無形的牆。」

       小夥伴們的眼神出現罕見的猶豫,他們是聰明的,也曉得只要放棄思考,那屬於他們那0.1%的微弱光芒產生的希望會毫不留情地粉碎。

       所以,他們內心是掙扎的、抗拒的,卻又礙於優柔寡斷而使其斷絕一切可能的錯誤。

      害怕未來,因而難以思考,裹足不前,它成了致命傷。

       他們與我同樣害怕著去思考自己有一天必須結束這一切,矛盾的是,我以同樣藐視小夥伴們的恐懼。我看得透徹,來自另一個我的嘲笑。

       ——Z,一直以來,我們都遵循你的計劃而行動,所以我想賭一把。

       ——我也是,Z同樣在想辦法幫助我們,我相信Z的堅持,不會給我們帶來絕望的。

       ——我加入你們已經兩個禮拜,這期間你的作為我依然無法苟同,我不小你是出於甚麼原因才想出這樣的陰謀,但無法否認,你們比被被關在鳥籠的我們幸運的多,你們是想得到老師的注意,我們是想擺脫那個框架,不得不說,我討厭你,一方面卻又憧憬著你,少年Z。

       有個人鄭重的來到我面前,說著這一番言論,他的視線同樣筆直,凝望著我的目光帶有意思的覺悟,他恨我,光憑這樣,我便知道我將成為他的墊腳石。他是率直的人,是經過細膩的思考而得出的答案。我為此感到有點安心。

       「好學生A」似乎該換個稱呼了。

       被強硬拉攏過來的兩位新夥伴,經過磨練,從原本的原石漸漸地變成與小夥伴一樣,些許閃耀的,他們已然呈現了即使微弱,但還是擁有未來的寶石。

         我期望他們不會改變,期望他們保有這份純粹的生命,泛出光芒,總有一天,他們會是意志強大的人。

       然後,我們準備依照計畫來行動。

       沒有人不害怕失敗,說了即使跌倒也要站起來,這是謊話,隸屬安慰的話。我們尚未成熟,心靈的年紀是無法與堅強成正比的。說穿了,這是大人們不負責任的說法。

       選擇的那天,我領著小夥伴們共20人直接闖入教室,我們自願成為籠中鳥。

       令人驚奇的是,老師的反應出奇不易的弱,她看著我們的神情沒有像垃圾般鄙視,只有微微震驚,心理面也許還排斥我們,意外的,老師卻沒有將我們驅離,這使我感覺到極大的震撼。

       很快的,彷彿甚麼都沒發生過一般,她拿起黑板筆,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今天的燈管難得全亮,小夥伴們因為老師的不排斥而開心著。我很彆扭,有種難以言喻的違和感,當憧憬的人站在呎尺之處,明明實現了夢想,可心中的某個角落始終無法接受,複雜的感情在我心裡發酵,這使我腦中一片空白,一時間,我忘了該怎麼反應。

       心微微抽痛著,相差甚遠的期望,我對此感到失望。箭頭的指向不知道台前的人抑或是我自己。

       翌日,我翹課了,小夥伴們不明白,我想我只是想冷靜下來罷了!

       一天、兩天、三天、時間無情的轉動,我與小夥伴的樂園猶如夢境般,遼闊的樂園現在只剩下我一人。

       他們適應得很好,聽說老師也認可他們,對此,我感到無比的欣慰。

       同時,也對自己的不器用覺得羞愧,或許,這道門檻,我將永遠停留於此。

       我躺在久違的吊床上,雙手向後撐著腦袋,凝望著已成三日月的月亮,今日是個無雲的日子,散落的光罩在我身邊,孤獨寂寥。

       這幾天下來,我發現自己是個最空洞的存在,明明大放厥詞的說著自己的理想,緊要關頭之際,又縮回殼中,我是膽小鬼,無庸置疑。

       此時,我尚未發覺,寧靜的夜傳來窸窣聲,荒煙漫草掩蓋了人類的腳步聲,直到黑影來到我眼前,逆著月色,我默默的抬頭。

       「我一直在等你。」

       「我無法回應,直到今日,我的心還是無法跨出去。對不起,老師。」

       我側過身,在月光壟罩下的老師是如此的炫目,雖穿著長年未變的深紅色套裝,但未施粉脂的清麗臉龐,加上沒了平日的髮型,黑色如檀木般的長髮如泉瀑般披瀉而下。美不勝收。

       不知為何,我沒法直視,呈現了一股難喻的感觸,我的心臟絞痛著,可我選擇隱藏。

       「從一開始,你們就沒有被我排除在外,我一直期待著你們破門而入。」

       「然而我承認我錯了,我無法接納妳,我無法說服自己,我不討厭妳,更稱不上喜歡,我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我現在的情緒,只能遠離妳,我認為這是最正確的選項。」

       「如果這是你期望的,我只能遵照你的意思,我說服不了你,只是這樣。」

       老師是正確的,是率真的,她想直闖我的內心,塵封已久的我的黑暗,她想試著破除。只可惜她仍然不能成功。

       從吊床坐了起來,我專注地凝視老師未走遠的姚挑身軀,帶著一股落寞。

       「老師,請留步,我想聽妳的真心話,不似剛才的虛偽對話,假如妳想解救我的話,這是唯一的機會。」

       直至此刻,我明白了我懼怕任何人挖掘,止血的傷口小心翼翼的保護,我與他們隔著一道牆,笑容的背後是個防衛機制,我深怕哪天會血流不止。

       我想逃離,卻動彈不得。我想拯救,卻力不從心。

       這瞬間,我的手流出了罕見的手汗,全身忽冷忽熱的顫抖著,我想克服,我必須接受。

       我見老師緩慢的轉身面向我,意外的發現她的眼角流下了兩行清淚,她同樣顫抖著。

       「你好任性,總是丟下我幫你收拾殘局,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想恨你,可我做不到,我一直都在等待,真正有心結的並不是你,一切都是虛構的,你是最沒資格裝悲傷的人。」

       「我只是想解脫,只是為什麼,妳要那麼堅持?」

       「我沒辦法承受失去你的痛,因為我愛你,我只想實現你如此微薄的心願,請來學校吧,一天即可,這會是解放我的枷鎖。」

       「老師,最後問妳一件事,我的小夥伴們,妳有好教導嗎?」

       「明天就可以知道了,關於你重視的那些人究竟生活的怎麼樣。」

       好強大的威脅,僅此一天,我曉得我的終結即將迎來,結果究竟是好抑或是壞,一切將於明天呼之欲出。

       最後一天,我決定做點瘋狂的事,冰涼的溪水,我漂浮於此,諸多葉片一同陪伴著我,隨波而流,濕透了的白襯衫,隱約認知到純白的我自己。

       清澈的溪可接納我的淚,微黃的月可洗滌我混亂的心,點綴的星空可重新塑造我的夢想,幽靜的自然可解除我的黑暗。

       我想自由,就這樣漂流了幾小時,寒意滲透了整個身體,我卻為此而開心。決定把這身濕淋淋的裝扮,直接帶進教室內。

       深吸了一口氣,靠著同伴給予的溫暖打開了門,像是得到至高的禮物,小夥伴們朝我襲來。他們眼眶都凝聚著水漬,是真的為我的到來感到欣喜。

       與昨日不同,古板打扮的老師,今天的表情嚴肅,我沒放過她眼底的驚喜。

       ——Z,沒有你的日子我好難過。

       ——Z,我們已經14歲了喔,我們終於踏入了階梯。

       ——Z,對不起,丟下你一人煩惱,我們都有去看你喔,只是不敢正大光明。

        Z、Z、Z。所有小夥伴的對話都離不開我的名字,糾結在此破除,所有的烏雲總算撥雲見日,我跟著流淚,愉悅的笑了。

       「還不快坐下,你們想回去那樣頹廢的生活嗎?」

       老師出言恐嚇,擦乾眼淚後,我隨著小夥伴們回到座位上,卻對老師的一番言論皺起眉頭。

       「好,這下終於全員到齊了,不過還是當心,同樣的錯誤如果再發生,下次就不會那麼客氣了。好了,開始點名,今天我準備了一些餅乾,唱名到的同學請向前來取。」

       我看著老師的頰邊微紅,唱名時有點不自在的撇開頭,即使這樣,老師還是那麼無私的把大塊點心送給了所有的小夥伴,每個人開心的臉龐,我將永遠不會忘記。

       今天的我,邁入了14歲,最後唱名的我,禮物是個雙層蛋糕,看來是準備許久的。

       我在心中竊笑著,原來老師是個大傲嬌。


********

       
       「連我都被拖進你的夢境,究竟是有多執著啊。恭喜今天的你,跨出了13歲,我真的好想知道,你14歲的願望。」

       她選擇深紅色的連身裝只是為了反抗,別人勸他接受的現實被她一一的打回,她的堅持不容小覷。

       她手上戴著一大束的百合花,提著一個半大不小的禮盒,對著眼前一動也不動且必須插著呼吸維持器才能勉強存活的人獻上祝福。

       她用著微顫的手,溫柔撫摸冰冷的臉蛋,歲月的痕跡讓她顯得有些蒼老,兩側的瞳孔泛出淚痕,趴在床前盡情宣洩。

       「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你的願望是那樣的微薄,我卻這麼忽視你,你把我的學生一同拉入你的世界,只是想引起我的注意是吧!媽媽是個笨蛋,你發出的求救信號是這般明顯,可我只專注於我的學生上,真的很對不起。」

       她的表白仍舊換不起沉睡的我,我飄在病床上方,淡淡地看著睡的深沉的自給及嚎哭的母親。

       能夠打開心結的鑰匙再也不存在了,媽媽的告白我姑且接受了。

       我飄向她的面前,觸摸著她晶瑩的淚,無奈身體縷空,醫生們聚集了過來,剛跨入14歲的我,也在這天即將走完自己的生命。

       媽媽的淚我不會忘記,請換上黑色的喪服吧!

       小夥伴的夢是現實,請高聲的祝賀我吧!

       再見了,今天的我很快樂。

       在生命走向盡頭前的一口氣,我悠悠的漂浮著,望著今日的夜空。

       啊,月色真美。

                                                                                                    FIN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415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海豚
老實說...有點不太能夠明白呢

10-02 07:56

佑くh
是在敘述一個少年一直渴望得到母親的注意,因為母親是老師,要照顧很多小孩而忽略自己最該關心的人,直到少年一次意外成了植物人,他的生日願望就是想要當一次媽媽的學生,所以下意識的把他母親與其教導的班級拖進夢裡。是有點悲傷的故事。10-02 08:37
佑くh
我好像沒辦法把自己的夢境處理的很好,這夢是我夢到的,我在裡面又像一個旁觀者,但又参與其中,夢偏向複雜,所以故事才會這樣。10-02 08:41
小海豚
唔...是這樣嗎。我再讀讀看

10-02 09:03

佑くh
謝謝你,抱抱10-02 13:06
小海豚
(抱

10-02 13:13

佑くh
再抱[e38][e38]10-02 13: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yuu615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童話物語~小紅帽優斯~【... 後一篇:童話物語~小紅帽優斯~【...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eliakei0707全世界的人類
天竺鼠車車完全是動畫番的黑馬,歡迎大家收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