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悠久行者之歌 02.入侵 --3 賊什麼!游俠都不游俠啊!

作者:綺羅│2017-09-27 16:27:50│贊助:2│人氣:147
 天空已經轉為深藍,像是典雅華貴的天鵝絨,使得餐廳內的明亮更顯得溫暖。燭火在黃銅杯盤上映出反光,飽滿結實的鴨胸肉泛著油光;餐具是銀製的,比想像中還要輕;紅茶泛著石榴色的光澤,連陶瓷茶杯都會透光。

  鈴音嚥了口口水,一瞬間湧起了不知該從哪裡開始動手的奢侈焦慮感。她轉頭看著周圍,同伴們大多都像她一樣不知如何是好,只有里奧好像滿習慣這種場面。他們所有人都坐在餐桌的同一側,伯爵的家人們坐在對面。伯爵跟夫人還沒有到,餐桌最末端坐的是伯爵的弟弟凱恩,正在跟身旁的盧恩學士討論著某個話題──鈴音有點意外,連在這種貴族的私人用餐場所,學士都跟著一起出席;在鈴音斜對面,坐在上身筆直的家庭教師身邊的,是伯爵女兒小黛,正忙著用最小的動作在洋裝的束腹中掙扎。

  鈴音坐在那邊看了好一陣子,一個不小心輕笑出來。小黛抬起頭來,有些困窘的看著鈴音,靦腆地露出苦笑。


  「各位久等了。」
  渾厚的嗓音打斷了難熬的餐前時光。大門打開,換上正裝的歐利安伯爵挽著夫人的手走進飯廳,在特倫斯對面坐下;皇家騎士克里斯跟在他的左後方,也同樣在他跟弟弟之間拉了張椅子,鈴音瞥見,克里斯的幾名手下在離開前朝著飯廳內多看了幾眼。

  城主清清嗓子,開始說話:
  「各位能應邀前來,是我這小城城主的榮幸。請各位千萬不要拘束,盡情享受吧。」
  他張開手,示意大家可以開動了,餐廳裡立刻充滿了刀叉碰撞的聲響。


  鈴音切起鴨胸,餐刀劃破泛著晶瑩油光的褐色表皮,蒸氣冒出,肉質軟得幾乎讓她覺得餐刀是直接陷進食物裡面的,甚至有種不用嚼就可以吞嚥下肚的感覺,在將食物放進嘴裡的那一刻,鈴音覺得自己好像要哭了。晚餐就這樣安靜地進行著,刀叉跟陶瓷餐盤碰撞的聲音有夠悅耳,玫瑰色的岩鹽味道粗曠,時蔬簡單的燻烤過,鎖住了肉汁甜甜的味道,如果可以,鈴音還真的想要把整張盤子給一起吞下肚。

  少女法師就這樣狼吞虎嚥的進攻餐盤,幾乎整個人都趴到了餐桌上,嘴角跟胸口的餐巾都弄髒了,絲毫沒有察覺到歐利安伯爵一口都沒有動,只是笑吟吟的看著他們。當她終於注意到的時候,都已經快要吃完了。

  「伯爵……大人?」鈴音不確定的問。身旁的克因絲也放下了手中的餐具。

  「呵呵,各位今天真的非常辛苦。」伯爵仍舊笑得像是不常見面的長輩一樣,「難得有這個機會,我們好好聊聊吧。這位是……艾利是吧?為什麼會來參加這裡的比武大會呢?」

  艾利頓了頓,沒有立刻回答。
  「我只是為了養活自己。」
  最後,弓箭手這麼說。

  「我看到你們隊伍當中有兩位施法者,你們是如何走上施法者這條路的呢?」
  「嗯……我是因為老爸會一點法術,」鈴音想了想,沒有完全說實話,「剛好自己也有點天分,所以就這樣了。」
  「我是被師父領進門的,所以就學啦。」克因絲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

  「這樣啊。舍弟對煉金術小有研究,改天或許你們可以好好的交流一下呢。」伯爵說道。凱恩子爵原本正心不在焉的想事情,一下給驚得愣住了。
  「您對那種巨大螞蟻有什麼印象嗎?」克因絲問。
  「我、我記得……」凱恩結結巴巴的開口,「我有、有在某本書看過類似的敘述……好像是在圖書館三樓第二層書架……但是、但是好像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像是尋求肯定一般,凱恩轉頭看向旁邊的盧恩學士。穿著厚重學者袍、光頭的學士點點頭。
  「《異域生物與召喚學派通論》──那是薩尼魏斯學士窮畢生之力所寫的著作,蒐羅了學士一生對於異域生物的調查成果。最著名的貢獻在於,透過詳細的觀察,對於現今的召喚學派理論作出了相當大的貢獻,也率先提出了八象限的界域模型。雖然當今學者普遍相信界域之間像是巨輪而非象限,不過薩尼學士的理論在當時……」[1]
  盧恩學士滔滔不絕地介紹著,看起來不像很快會結束的樣子。眾人很快就將注意力轉回伯爵身上,反正他好像也不怎麼在意。

  「伊姆小姐,您好像是個半精靈,可以請問您的父母......」
  「如果可以,我並不想對這多談些什麼。」伊姆語調平淡俐落,帶著一絲到此為止的感覺,桌邊的氣氛稍微冷卻下來,只剩下盧恩學士仍舊在嘮嘮叨叨的說著那本書。
  「……當然,」伯爵尷尬地笑了笑,終於把話題轉向特倫斯。

  「特倫斯先生,請問您是怎麼拿到這麼……特別的武器的呢?」城主和藹的問。

  特倫斯看了看周圍,有點訝異所有人都豎起耳朵聽他說話,連低頭猛吃東西的皇家騎士甚至是伯爵女兒小黛都向他投來期待的視線。
  「……我原本,是在鐵匠奧洛夫先生家工作,」特倫斯像是嘆氣一般,開始說起故事:「奧洛夫先生當初看我槍技還不錯,就讓我試試看這把武器,沒想到好像用的還不錯。於是,奧洛夫先生就讓我參加當地的防衛隊。」
  「使用這麼大的武器,不會有很大的負擔嗎?」

  「我……」
  特倫斯的聲音沉了下來,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小黛眨著眼睛,好像充滿期待的樣子。
  「我天生,力氣就比較大一點……」

  仿佛躲避著什麼一樣,特倫斯垂下頭縮起肩膀,像是要把整個臉埋進胸口一樣。

  「說到客人,克里斯先生,也是受到伯爵邀請過來的嗎?」克因絲察覺到這是不能觸碰的話題,趕忙幫特倫斯打圓場。
  「……嗯?」克里斯先生好像在思考自己的事情,沒有馬上回過神來。
  「哈哈,是這樣沒錯,」城主爽朗的笑了起來,「王都派過來的塔盾騎士,為了出使任務來到我們這座小城,像我做地主的當然得招待一下。不過,究竟是出什麼任務,連我這做城主的也不知道呢!」


  「該不會是因為我的事吧?」
  一直沒有出聲的里奧終於開口了,嗓音略帶笑意。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里奧像是很享受眾人的注目似的,端著酒杯啜了一口紅酒。

  「里奧‧貝瓦松加,」城主食指交疊放在桌上,對著里奧釋出善意,「昨天我對你抱持著不好的印象。不過,經過今天的戰鬥,我相信你跟其他的貝瓦松加並不一樣。」
  里奧皺了皺眉頭,隨即又咧開那不羈的笑容:「我就當你在稱讚我好了。」


  「貝瓦松家大人,」
  一個稚嫩的聲音響起,鈴音一開始還不知道是誰在說話,接著,驚訝的發現出聲的竟然是伯爵的女兒小黛。
  「你為什麼會被逐出家族呢?」

  「小黛!」
  一旁的家庭教師驚呼出來,趕緊摀住小黛的嘴。連鈴音也在心裡長長的噓了一聲,真不愧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大小姊。

  「哼,沒關係,」里奧輕鬆的往椅背上靠去,不當一回事的說,「與其說我是被逐出家門,我更希望你說我是自己走的。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真要說的話……就是『哪裡怪怪的』這種感覺吧。有哪裡出錯了、有什麼問題……我得要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不對勁。」

  「那個女人……那個生下我的女人,她的表情跟其他的俘虜不一樣……我沒有辦法感受到那種、那種……她不一樣!」
  他苦苦沉吟著,像是在搜尋字彙:
  「我沒有辦像是大姊那樣忽視這件事,我要知道、我一定要知道,為什麼我們家族的人沒有辦法讓她屈服。」


  周圍就這麼沉默了許久,連刀叉碰撞的聲音都沒有。最後,是歐利安伯爵打破了沉默。
  「我相信你有能力找到答案的。」
  城主這麼說。


  *


  天色漸漸暗了。

  常夏月第九日[2],逼近頭頂的上弦月說明著現在已經入夜許久。城堡裡的臥室燈光充足,光源不是火炬甚至不是油燈,而是架設在小挑的黃銅檯座上,散發著香味的蠟燭。艾利一個人待在床上,那群被稱為他「同伴」的人在他的身邊,對他來說卻跟獨自一人的夜晚沒有兩樣。

  馴鹿脂肪溫潤醇厚,抹去了獵弓上的磨損跟髒汙,上過油的弧形曲線反映出搖曳的燭火,準備好在投入下一場戰役。艾利放下手上的弓,從床尾站了起來,驚動了書桌前的克因絲。

  「你要去上廁所喔?」克因絲從書中抬起頭來,迷迷糊糊的說。
  艾利沒有回答,逕直朝外頭走去。客房的門在他身後闔上,將溫暖的燭火光芒隔絕在後,現在只剩艾利一個人身處灰藍色的城堡長廊之中,每扇門底下透露出來的黃光更加強烈的告訴他自己孤身一人的事實。

  他沿著走廊往前走,腳步平緩,連自己的呼吸都感受得到。走廊向前延伸,兩旁一扇又一扇的木門彼此相對,每一道門後面,都有某個人在休息或者做每天日復一日的雜事,只有艾利,一個人行走於黑暗當中,掠過一道又一道門,穿過一個又一個普通的人生。


  這個地方有些古怪。

  他告訴自己。

  這裡的「氣味」不太對。

  這算是嗅覺的一種嗎?不,是更為模糊的,甚至不是直覺……這個地方在醞釀著些什麼、有著什麼不應該在這裡的東西暗自運作著,他知道……不是臆測,而是直接觀測到的,就像是用眼睛看、耳朵聽一樣,這座城的異樣就在這裡,只有他發現得到。那不是他現在口說的語言能形容的,更加直覺、更加基礎,早在人類用農耕圈養自己之前、早在生靈用火焰驅趕黑夜之前,不再靈敏卻未曾消失的某種感知……對危險的意識!對了,這是種預感……這是種直覺來到前的預感,一定就是這樣。
  艾利已經很熟悉了,從很久很久以前就很熟悉了。在「那裡」,他時時刻刻都與此為伍,時時刻刻都處在危險邊緣。


  他幾乎整個人貼在牆壁上,從樓梯上往下走。石磚冰冷粗糙,指尖跟牆壁的摩擦像是礪石打磨刀鋒。那股感知愈來愈強烈,艾利知道自己正在逐漸接近中心,他的身體緊繃起來。
  他踩到了一樓的地板,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再下去一個轉角,通往城堡的地牢,月光沒有辦法照進來,樓梯像是被深入地下的黑暗給吞噬一般。

  艾利的氣息變得又長又緩,他步下通往地牢的樓梯,在看不見的黑暗當中摸索著往前走。現在那股感覺已經強烈到不用刻意就能發現,聽覺跟觸覺也跟著銳利了來。一剎那,艾利的眼睛捕捉到了,火光位於他的左下方,從銀白色的厚重盔甲反射過來──


  「……這沒道理,他沒有必要在這個時候這麼做,風險太高了。」
  皇家騎士克里斯這麼說。
  「這不是有沒有道理的問題,」另一個人這麼說,手中拿著火絨盒。艾利看到的火光就是從那裡面發出來的,「我們一定要給上面一個交代。」

  騎士煩躁的搖頭,鞘內的配劍喀拉作響。

  「我真的不想這麼做……」克里斯揮揮手,「昨天的事件還能睜隻眼閉隻眼,今天早上那樣……該死,白皇在上,這麼做根本就是──」
  「『儘管烏雲遮蔽長空,』……」那人引用了《陽神》。[3]
  「……『太陽仍舊閃耀。』」克里斯不甘願地替他接完。
  「若你真的相信白皇在上,你沒有理由不照命令去做。」

  隔了許久,克里斯都沒有說話,最後,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你說服我了。」他說,「時間不多了,早點做準備吧。首先──誰!」

  克里斯大吼出來,聲音在地牢間隆隆作響,腰側的配劍已經出鞘一半。另一人的也轉過身,高舉火絨盒,照亮身後的階梯。

  一隻無辜的家鼠吱吱叫著跑下階梯,逃離火光照耀的範圍。

  「……太緊張了。」克里斯鬆了一口氣。
  「小心點不是壞事。」那人回答。


  而艾利,早就無聲無息地離開,帶著秘密回到房間。


  *


  砰、砰、砰。

  特倫斯掙扎著要逃脫棉被的束縛。

  砰、砰、砰、砰、砰……

  用力敲打門板的聲音響起,男男女女的對話聲交雜其中。

  「……有什麼事情等一下再談……」「這是布列伊斯王所交代的事……」「……夫人,這跟您沒有關係。如果只是誤會,我們一定……」

  一股不像城堡內日常的躁動穿透門板傳過來,特倫斯第一時間還以為自己睡在奧洛夫先生的打鐵舖,剛開市的魚販還是一樣吵……
  「特倫斯……特倫斯!」克因絲猛力的搖動他,「狀況好像怪怪的。」

  「媽媽,為什麼他們要抓走爸爸呢?」小黛的聲音這麼說。

  特倫斯迷迷糊糊地坐起身來,第一時間沒有察覺自己位在城堡的客房裡。所有的人都醒著,大門敞開,外頭站滿了人,皇家騎士們全副武裝地站在走廊上。
  「怎麼……」
  特倫斯搔搔腦袋,想要搞清楚狀況──

  歐利安伯爵,雙手被綁縛在身後,被克里斯親手押著,從他們房間敞開的木門前經過。

───

[1]
界域
D&D的世界觀有九大界域,如 阿卡迪亞神域神域、黑帝斯荒域、阿拜斯無底深淵等等。因為跟我個人的世界設定有差,所以在跑團的時候是部分沿用、部分無視來處理(喂!)

[2]常夏月(The Often Summer)
愛隆娜舊曆一年的第九個月,是盈月,有21天,月亮開始每年的第五個週期,白晝最長的夏至也在此月,故因此得名。
愛隆娜一年有十六個月,每個月有19~21天。每兩個月(40天)月圓一次,一年只有八個月亮週期。
十六個月份分別是初昇月、暮星月、曉月、蟲出月、六花月、雨待月、風香月、深耕月、常夏月、降月、飛鳥月、蛇信月、霜落花月、長夜月、厄介之臨月、彌留月。

除此之外,第三紀元後人類推行過以黃道星座來紀時的十二月新曆,不過因為無法反映月亮週期所以未受廣泛使用。

[3]
Though the cloud cover sky , the Sun still shine.
《陽神》是太陽神白皇的經典。太陽神信仰是在大陸上傳播的最廣的信仰之一,強調忠誠、善良、勇敢,也因此成為最受聖武士(Paladin)跟騎士(Knight)們所信賴的神祇。
白皇的輔佐神是錫琳神族的裴洛,裴洛的金色長槍亞洛斯是太陽神信仰的神徽。
部分教派認為裴洛崇拜有點太過頭了。

───

城主大人終於GG惹:)

這一段在跑團的時候,是希望玩者能夠去調查馬泰爾城的秘密,所以,透過有技巧的調查(包括在餐桌上問話),應該可以得到一些資訊才是。

不過,最努力調查的艾利偏偏是個獨行俠,晚上一個人跑去偷聽人家說話,明明是游俠卻搞得好像盜賊一樣X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364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TRPG|第六紀元|跑團紀錄|DD|愛隆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esoll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2.入侵... 後一篇:悠久行者之歌 03.暴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