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夜空下的勝利 第十九篇

作者:Cale Wei│少女前線│2017-09-26 16:57:46│贊助:6│人氣:382



真正阻礙射擊的,是搖擺不定的心,還有對未知的疑惑與恐懼。




    忐忑不安的感覺使得莫辛納甘加快了腳步,直覺告訴她必須更迅速的結束這個任務。奔波在高度整齊的屋頂上讓她失去庇護,但那並不重要。
    
    得快點找到另一個稻草人……
    
    但如果還有其他的高階人形呢?不,一直提出假設沒多大的意義,首要應該先把當下的目標達成,以及……
    

    清楚眼前的所有阻礙!
    

    槍頭的刺錐貫穿一具開膛手人形,隨後甩向一旁,接著抽起刀,往正在舉起衝鋒槍的同型號鐵血頸部割下。
    
    迅速幾近無形之物,攻擊時宛如暴雪駭浪,奔跑時則如秋風颯颯。不可及的虛像收割著連障礙都稱不上的鐵血,子彈只能觸其殘像,刺刀與長刀更如惡作劇一般落空,使空氣發出訕笑。
    
    冷冽的眼光如紛飛雪花,一往直前的急馳白霧如絕望的審判,宣告膽敢與其抵抗者的死刑。
    
    輕靈一跳,莫辛納甘躍下,手中刀具扎進正要舉起機槍射擊的龍騎兵腦袋裡。在身體裡重複千百遍的動作,抽刀反手握,再轉動腰身,不需過多的瞄準就完成短時間內的兩次擊殺。隨後,眼睛掃過陰暗的巷弄,接著飛竄而入。
    
    
    ▲
    
    
    刀痕、彈孔,也許沒親眼見到就無法想像這樣的場景吧?木質地板多處已經塌陷,象牙白粉刷的水泥壁也因外力衝擊,外表開始逐漸剝落,子彈擊中處也出現了不堪的裂痕。
    
    劊子手一臉不屑的看著腳下踩著的黑髮少女,白鼠色的外套染上了片片血漬。毫無回應,連原先死也不肯放開的步槍都已經無力握起。
    
    98k雙手被鐵鏈粗魯的後綁,頹然跪坐的模樣像是迎接著帝國黃昏的將軍一般。嘴角滲出血絲,不甘的低下頭,外表看上去更接近憤怒,而非絕望。
    
    「再怎麼說,妳們也是因為遇上我的戰術才會落得如此下場啊……」劊子手將輕踩的腳自SASS身上移走,毫不關心的瞄了手臂與腋下處的傷口。就結果來說,與兩位步槍人形在室內近距離格鬥,只受到輕傷已經是不錯的戰果了,但多半是因為先發制人的偷襲奏效。
    
    這時,98k低語呢喃幾句話,劊子手走向前去,用食指與拇指抓起她的臉頰。
    
    「妳說什麼?」不耐煩與好奇的心情交雜,身為指揮人形也對敵方的思考模式感興趣。
    
    「如果這種卑鄙的手段能夠稱作戰術的話……」98k艷紅的眼眸透露出藐視的氣息。「那幼兒的思考也許可以讓鐵血的高階人形採納並設為教戰守則了呢。」
    
    劊子手面無表情的放開98k,接著向後退幾步,並露出冷笑。
    
    「呃啊!」
    
    強烈的衝擊襲向98k的腹部,劊子手咬牙切齒的用腳狠踹。貌似不滿意結果的樣子,她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接著用食指挑起98k的下巴,然後手掌用力一甩。
    
    啪!
    
    皮膚的接觸發出響亮的打擊聲,火冒三丈的劊子手對於自己情緒的調適顯得十分放縱。
    
    「還有什麼話想說嗎?囂張的傢伙。」說著,她扛上那過長的砍刀。「叫聲到挺不錯的嘛。」
    
    語畢,她拎起SASS的領口,端倪著昏迷的臉龐。也許是感到無趣,劊子手隨意的坐上窗臺一隅,讓其他持槍守候的鐵血人形先行離開了。
    
    
    ▲
    
    
    人形的負重設計會以其用途而有所變更,也可能因不同的設計者在理念上的迥異,產生出明顯的變化。
    
    IWS2000氣喘吁吁的放下背上的步槍,並將其架起,兩手插在腰際且身體前頃。調節呼吸需要一點時間的樣子,心裡如此的想著,但時間不允許她有任何浪費。
    
    顯然體能上是有點缺陷的,雖然能夠帶著自己的步槍移動,但是長時間的負荷卻讓許多部位都吃不消。腦內抱怨的同時,她迅速擺好了俯臥的射擊姿勢。
    
    這裡的地形十分奇特的比其他地區來得更有起伏,能夠以較高的角度看向PH04區。長至腳踝的禾本科植物讓土壤涼爽許多,接觸柔軟的莖葉也挺舒服的。薰風吹過,簌簌的草葉摩擦聲讓心神都寧靜下來。
    
    放鬆,在更放鬆一點,然後開始把四散的注意力慢慢集中。瞄準鏡上的景象開始清楚,彷彿就是自己的眼睛一樣。
    
    建築、道路、水道……諸多設施開始能夠看清楚了。但是,距離能夠瞄準射擊還是差了一點,必須更加的專心。
    
    嗚嗚——嗚————
    
    「咿!」
    
    淺灰羽色的貓頭鷹刷啦一聲的降在IWS身旁,依舊是那毫不怕生的態度。牠歪了歪頭,呆了一晌,然後再把頭倒向另一邊。
    
    「才、才沒有被嚇到咧!」IWS用辯解的語氣向貓頭鷹開口。
    
    盯————
    
    「不要這樣看我啦……」
    
    貓頭鷹只是啪嗒啪嗒的拍了拍翅膀,又回到了樹木上。不可思議的是牠完全能夠理解IWS向牠說的話,甚至沿路陪伴在身邊,絲毫沒有離開的意思。
    
    IWS沒辦法理解牠的舉動,只是將頭埋回去瞄準鏡前。吐息讓放大的景色微微起伏,已經達成能夠進行射擊的畫面。
    
    但,敵人在哪裡?
    
    第一槍是很重要的,就像劍最鋒利的時候是在鞘裡為相同道理。身邊沒有觀測員,落點的校準上也許會遇上一些問題。
    
    不,我能夠看到一些鐵血的人形四散在各處,但那不是我的目標。我要找的,是具有指揮及操控能力的高階人形。
    
    IWS又讓頭部遠離了步槍的瞄準鏡一會兒,接著睜開雙眼,讓自己再沉澱一些。索敵遇上了問題呀……
    
    這時她抬高頭看了棲在樹上的貓頭鷹。嗯……聽說其他日行性猛禽都是靠眼睛來尋找獵物的,但是那又是怎麼辦到的呢?
    
    IWS將臉頰靠在槍托旁,納悶的調整瞄準鏡的倍率。阻礙觀測的東西太多,實際上射程範圍大多被建築物阻擋。
    
    等等……!
    
    既然這樣,換一個角度來解釋,真正能夠攻擊到敵人的區域其實比想像中的還單純。幾條街道、幾扇窗口,雖然這麼說,但也都佔據了重要的交通位置。
    
    真正阻礙射擊的,是搖擺不定的心,還有對未知的疑惑與恐懼。
    
    彷彿暢通了體內所有阻塞的管道,接著緊張且微微興奮的心情開始流動,IWS迫不及待的靠上前,並緩緩的挪動步槍的角度。
    
    
    ▲
    
    
    月光如霜的反射在石頭板道上,狹隘的窄巷讓人感到一絲涼意,奔跑的足跡與追趕的腳步毫不在意的破壞了原先的寧靜。
    
    莫辛納甘特別選了鐵血的自律人形不會搜查的路徑來行走,這樣便可以確定那些衝著她來到傢伙都是由稻草人所操控的部隊。然而,原先在暗處的優勢已經逐漸被消磨掉了。
    
    遇敵的次數越多,自己的位置被掌控的程度就越高。現在,已經有中隊規模的隊伍在後方持續壓迫,而一般的道路上也有其他圍捕的部隊與自律人形。
    
    劣勢啊……
    
    一直以來,單槍匹馬與高階人形對決的次數也不少,而經驗告訴自己:那些成千上萬的基礎兵力才是最麻煩的。
    
    現在,隱約可以聽到原先還隔著一條街的敵人所踏響的腳步聲,眼前是巷道的末端,通過一處街口就能繼續遁入黑暗中。
    
    就在重新被半空中的月光照耀時,大量傾瀉的機槍彈藥也隨之撲面。停止腳步,接著後撤,外頭已經部署了龍騎兵與痛擊者人形,只要一進入攻擊範圍內,那綿密而又暴力的火網是不會放過任何一條生命的。
    
    往上嗎?不,不行。這樣只會讓自己更容易被發現,大多的建築物高度都是相同的,彼此之間的阻隔又更少,再加上得快點找到另一個稻草人……
    
    莫辛納甘毅然決然的回身,隨後奔跑。手握步槍中段,心中震盪的戰慄比想像中的還更輕微,再怎麼棘手的場面好像也都被經歷過的風浪摧毀似的,可能膽子真的被練大了吧?
    
    停步、蹲下,掏出橢圓外型的手榴彈,拉開插銷,大幅度的揮動手臂,漆黑夜影讓其難以辨識,就這樣劃出拋物線彈入視野外。
    
    狹窄暗巷震起一聲爆破,莫辛納甘迅速提槍衝出,接著蹬上牆壁的突起,反作用力推動身體,而另一隻腳再度踏下。
    
    這就是奇襲吧?幾公尺下,幾名鐵血人形擠在一塊,驚慌失措的對於頭頂出現的敵人不知如何是好。就這樣掠過,中隊規模的隊伍根本不可能同時進入巷道裡,一定是想辦法從其他地方展開包圍網了。
    
    僅僅數秒,莫辛納甘拋下了那些忙著掉頭的鐵血人形,再度奔馳。
    
    而另一頭也到了結尾,從最初進入的口跑出,莫辛納甘倏然停住步伐。碧藍色的星眸頓時刻上了置之死地的殺氣,雪白頸部帶動頭部轉向。
    
    眼前身影背後鑲著月光,如渡鴉啞然啼叫的兩架無人機冷冷的漂浮,尋常的琥珀瞳眼與遮掩口鼻的面罩反而讓人感受到極度的詭異,意外平和與靜謐的氣質也透露了其用途與身份。
    
    「找到妳了呢。」莫辛納甘橫槍,蓄勢待發的氣勢毫不掩飾。相較之下,還有閒情逸致等待的這名高階人形顯得從容許多。
    
    白色的死神,化身冬日飄寒雪浪,襲向矗立的稻草人。
    
    
    ▲
    
    
    IWS2000將食指放在扳機上,就定位的射擊姿勢紋風不動,與搖擺的草葉及流動的涼風形成對比。沉澱下來後,視覺變得異常敏銳,瞄準鏡下清晰的景象如肉眼直視般準確,磚瓦之間的縫隙分明,無光的街燈燈罩表面也能看出圓滑的曲線。
    
    現在,縱橫相交的黑線中央,是近千公尺外在房屋的窗口旁因風紛飛的黑色髮絲,確立為資料庫中的敵人,並準備射擊。
    
    (開槍前記得離窗戶遠一點)
    
    不知為何,腦中浮現98k幾天前所說的話,大概是因為這樣,自己才能更快的做出判斷吧?呼吸的調節開始拖長,上下浮動的準心也能隨心的控制。
    
    最後,在一次吐氣的間隔中,IWS2000扣下扳機,敲響了滿是星光的夜空。
    
    
    ▲
    
    
    劊子手抓著SASS的頸部並將她舉起,另一手鬆散的握著砍刀,隨意坐在毀壞的窗臺旁。
    
    突然,接近原始的危機感知如警報般閃爍,她出自不安與好奇的將頭伸出窗外。
    
    碰!
    
    一旁的水泥壁硬生生的被摧毀,衝破阻礙的子彈還未滿足,接著更狠狠的從劊子手抓住SASS的手臂打入,意識在一瞬間模糊,強大的衝擊力道將她撞倒在木質地板上,油漆粉塵飄散在臉上肌膚的觸感格外的真實。
    
    而地板上,還四散著一些淡藍色的透明碎片、材質不明。
    
    自己少了一隻手!
    
    心裡暗道不妙,劊子手這才驚慌的坐起身。然而,視線範圍內只有還受到鐵鏈捆綁的98k,原先昏死過去的SASS已經消失無縱。
    
    一股早已被遺忘的狂風,奔放的撕咬著已經斷臂的身體。如果自己的感知還沒出錯的話,眼前已經發生了兩次使用人形技能的能量波動。
    
    
    
    而且都是從同一人身上所散發的。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353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少女前線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夜...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地藏王菩薩、僧伽吒經、妙法蓮華經、普門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7: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