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嘯日之犬9 雙犬(上)&快要完成的最終決戰彩圖orz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17-09-24 03:00:36│贊助:26│人氣:659
終於更新了...這次拖好久

本章還是有有豪華便當(?)請注意

BTW文末有快要完成的大彩圖,但一點也不天王的四大天王聽起來根本毫無吸引力可言啊XD

完整版人物介紹請見這篇~



第九章  雙犬


(地獄,時間不明的過去)

    「時間到了,陛下。」別西卜的聲音從布幔外傳來。

    「王子們準備好了沒?」撒旦對鏡子露出笑容。

    「我想是好了。」別西卜聽出「準備」兩字背後的意思。

    地獄之王怎麼可能拱手讓出王位?

    「很好。」撒旦走出更衣室時輕拍他的肩膀,別西卜瞥見佇立一角的侍女之中有張新面孔,他認出那女人是尼溫瑞赫被宣佈成為地獄軍團首領那天在派對上服務的小惡魔。「你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撒旦對他耳語。

    「那個侍女…」他低聲回應。

    「新成員。」

    「陛下應該知道宮中侍從全都要…」

    「叫大哥就好,不需要這麼拘束。」

    「好好好,親愛的大哥。」他翻了個白眼。「你應該知道宮中侍從全部都要從王室成員裡挑選,從為你穿靴子的到為你準備洗澡水的都是,絕無例外。」

    「就當作是你我之間的秘密好了,親愛的老友。」撒旦故作神祕地笑著,別西卜腦中出現一段讓他驚訝到差點把大門一頭撞開的話語。

    「我…我…我會保密!」他吞了口口水,不敢想像莉莉絲要是知道那女人的來歷會抓狂成什麼德性。

    尼溫瑞赫像個第一次出席童軍頒獎的小男孩站在巴伊爾身旁,對接下來的典禮同時感到興奮與不知從何而來的緊張。他不懂自己為何會如此緊張。他知道王兄等會兒就會被宣佈是準繼承人,他快想不出該怎麼向巴伊爾祝賀,就連父王站上精心搭建的舞台開講都渾然不覺。

    他回神時才發現所有目光都往他身上集中。

    父王剛才說了什麼?該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未來的地獄之王歡呼!!

    「萬歲!

    「國王萬歲!!

    他被樂不可支的仿恩扛起加入狂歡遊行時只聽見這些呼喊透過各種語言轟然作響。

    他瞥見巴伊爾怒不可遏的神情。

    別西卜伸手擦拭從額頭流下的汗水,他最擔心的事情果然成真了,撒旦果然想藉由公佈意想不到的繼承人挑起王子之間的內鬥消除所有可能威脅,但他實在想不出現在就要幹這麼絕的理由,他看不出兩個王子目前能對王國構成任何威脅。

    「這會變成一場腥風血雨…」他喃喃自語。

    佇立別西卜身旁的厄里亞德也同樣不安地握緊三叉戟,事情發展比他預測的更加棘手。

    巴伊爾大步踏出慶典會場,一掌巴開試圖展示關切的阿加雷斯。

    他不懂父王在想什麼。

~*~

    一道強光閃過後,我們終於回到霍特伍德大宅門口,眼前所見只剩斷垣殘壁。

    渾身是傷的路德和法蘭茲倒在廢墟中呻吟。

    「嗨,老弟。」

    巴伊爾飄浮在我們面前。

    「就讓我們來了結一些事情吧。」他露出獰笑。

~*~

(時代廣場,紐約)

    黏液怪物甩動身體張開大嘴,億萬隻蒼蠅振翅的嗡嗡聲聚合成毛骨悚然的噪音,伴隨濃烈惡臭從深不見底的口腔竄出。

    怪物弓起身軀咆哮。

    「我的名字是大群!

    宅詹不為所動地站在怪物面前。

    「我吸取仇恨茁壯!

    他舉起被黏液覆蓋的槍扣下扳機,怪物爆出輕蔑的大笑。

    「蠢人!這樣做有何意義?」名叫大群的怪物像頭黑豹在他身旁來回打轉。「聽聽這些聲音!為蛆蟲犧牲有何意義?」牠張大嘴,被黏液吞食的人們隱藏心底的醜陋面貌如洪水湧出。無知、偏見、恐懼、誤解、隔離、清洗、非我族類,所有情緒喧囂著浸潤他已然遁入黑暗的靈魂深處。

    他明明記得自己早已選擇遺忘那些傷痛。

    他看見小時候的自己被玩伴用卑劣語彙稱呼,被石頭扔砸,他們爭相衝到他面前用聽不懂的鏗鏘聲大吼然後將他推倒在地並大笑著揚長而去。奧蘿拉‧金一邊為他擦藥一邊告訴他這就是美國,但他們也都是美國人,任何人,無論善惡,都能成為美國人。

    但你能成為任何人,詹姆士。奧蘿拉輕撫養子的深褐色髮絲。

    你能成為任何人。

    他聽見另一道熟悉的聲音,幾張熟悉面孔,但無法做出任何回應。

    他只能沉默不語。

    大群撲向他,同樣漆黑的條狀物從宅詹背後猝然竄出將牠再度打飛。

    「看來我們是同道中人。」宅詹終於開口,嘴角揚起瘋狂的笑容。

    「阿宅還活著?!」蘇洛驚訝地瞪著窗外,但身旁的吳亨利卻一點也沒有欣喜之情。

    「不…那不完全是隊長…」吳亨利顫抖地說。

    「啥?!」蘇洛的疑問被突然坍塌的瓦礫掩蓋,名叫大群的怪物也在這時摔進他們躲藏的店面殘骸,四周粉塵噴濺無法睜眼。

    宅詹出現在他們面前,背後的黑色條狀物扭動著刺進黏液怪物體內將它舉起扔回馬路上。

    「蠢人!」大群厲聲咆哮。

    「你不該這麼做!」宅詹聽起來像另一個人在說話。「你挑錯招惹對象了!」

    「你也只不過是愚蠢的食物罷了!蛆蟲!

    宅詹再度舉槍射擊,大群無法置信地倒地。

    「阿加雷斯!你果然在背後搞鬼!」宅詹朝探員們的藏身處大吼。「你在抵達時代廣場時就已經開始操控黏液怪物了!」

    「怎麼可能…」阿加雷斯不滿地啐了一口。他變出閃電準備擊殺宅詹,但刺眼光芒卻在射向對方身體時化為虛無。「你怎麼可能還活著…」

    黑色長條物裂成數根昆蟲肢體般的指爪牢牢抓住阿加雷斯將他拖出廢墟高舉空中,漆黑堅硬的指爪探出無數尖刺將他狠狠刺穿。

    奧蘿拉‧金半透明的身軀從宅詹體內浮出,裹住痛苦掙扎的阿加雷斯化為一團紫色火焰消失在空氣中,一旁大群的形體也跟著坍塌成滿地屍塊。

    「我能成為任何人?」宅詹不屑地低語。「說得多簡單。」他倒回地上,黑色指爪也化為黏液與不斷從傷口流出的鮮血混合。

    「隊長!」吳亨利不顧眾人阻擋衝向他。

    「我還活著…」他努力不讓全身重量壓在吳亨利身上。

    「我知道…我知道…」

    「別哭了,亨利。」

    「我才沒有!」

    「少狡辯。」

    「你養母她…」吳亨利呆望奇蹟復活的隊長,終於搞懂剛才從宅詹身上感覺到的異樣氣息竟是來自先前不幸死亡的奧蘿拉‧金。

    「也許她的靈魂並沒有完全被禁言咒摧毀。」他掙扎起身。

    「不,她的靈魂的確早就被禁言咒消滅。」海嘉走過來檢查宅詹的傷勢。「但奧蘿拉想保護你的執念強大到就連靈魂被摧毀也未曾消失,直到你…被殺死時,那股潛伏在你體內的執念才終於現身,甚至因此救回你的性命,但在剛才反擊阿加雷斯時完全消失了。」

    「妳在其他人類身上看過種現象嗎?」宅詹一邊擦拭臉上血漬一邊問她。

    「沒,那比任何咒語都強大。」海嘉嘆了口氣。「你無法想像她有多愛你。」她沒勇氣說出他的親生父母已經死去這件事。

    「…我知道。」他回望海嘉一眼彷彿看穿她的思緒。「在我不幸掛點的幾分鐘內,我見到了阿拉夫。」

    「阿拉夫?!」

    「是的。」

    「他是怎麼…」

    他們太愛我了。他悲傷地笑著。他永遠也無法償還,即便死亡也無法,唯有活著才是對他犯下的所有罪行最嚴苛的懲罰。

    「我不知道。或許是他,或許是我養母,他們可能都幫了我一把讓我還能站在這跟妳對話。」他收起笑容恢復往常的冷漠,但意識深處仍有一絲慾望想露出連自己都會膽寒的瘋狂笑容,想要看到鮮血從世上所有惡人體內流淌殆盡,吸取仇恨茁壯的怪物彷彿已在體內定居。

    或許他終究會成為怪物。

    「喂,阿宅,你真的沒事嗎?」滿身塵土的蘇洛走向他。「老天,你的眼睛…」他指著宅詹被血汙覆蓋的右眼驚呼。

    「還看得見,應該沒什麼大礙。」宅詹輕描淡寫地回應,雖然右眼痛得要死。

    「嗯…眼皮需要縫上幾針。」伊迪絲揪起他的頭髮檢查害他痛得哀哀叫。「但你是怎麼發現地獄公爵操控了那些怪物啊?」

    「我不知道…我被怪物吃掉後似乎感覺到一些東西…一些像是操偶線的連結…但現在又什麼都感覺不到了…」他注意到一臉沮喪的洛文走了過來。「嗨,警官。」

    「艾倫有話想跟你說。」洛文沒有抬起頭。

    「圖西先生?」

    「他剛才意外被傳送過來…但已經…」

    「噢天啊!怎麼會…」宅詹吃驚地看著艾倫‧圖西的鬼魂,半透明手指撫上他的臉頰。

    「帶領他們,詹姆士。

    「我…我怎麼可能…」

    地面竄起紫色火焰將圖西包圍,海嘉立即認出那是許多作惡多端之人死後必定遭逢的命運,感謝數千年前一群手足無措的人類與超自然世界立下的盟約,地獄絕不放過任何奴役靈魂的機會。

    「你做得到,詹姆士,他們相信你。」圖西逐漸消失在越竄越高的紫色火焰之中。「願我們不會相見。

    然而火焰卻在圖西消失後沒有立即熄滅,而是從中冒出幾道黑色人影。

    「我錯過了什麼嗎?」別西卜從火焰走出,手裡抓著賽勒斯‧巴特勒與桑妮蒂‧貝葉,肩上還站著一臉不悅的喵喵。

~*~

(霍特伍德莊園,紐約)

    「巴伊爾!」我對他怒吼。

    「喔?你竟然把那對角找回來了?」他盯著我頭頂笑著。「還是一樣醜到不行丟人現眼啊,尼溫瑞赫。」

    「他們在哪?」我瞪著滿地狼藉,不想做出最糟的推測。

    「你是指你那對喜歡大驚小怪的『父母』嗎?」巴伊爾隨手從地上撿起一面破鏡子,鏡中浮現滿臉驚恐的老爸老媽和霍特伍德夫婦,他們被關在大宅底下那座有著印地安酋長骨骸的地窖…該死!珍妮和她小孩也在那裡!「他們跟那三個關係亂成一團的鬼魂簡直絕配。」他輕蔑地瞅著戴爾。

    「你這個…」我舉起破刀。

    「一見面就拿刀指著我好像不太禮貌耶,親愛的弟弟。」他挑釁地晃動手指。

    「你殺了我朋友!!」

    「我路上殺了不少髒東西,沒認出來還真抱歉。」他手中竄出光芒,我在閃電劈來前變出防護罩。「你還是只會這招!真不愧是一家之恥!就跟你頭上那對角一樣!」

    「混帳!」我舉刀衝向他。

    「我們可以玩上很久。」巴伊爾變出一把長劍擋下攻擊,但他的武器隨即被我砍成兩段,他終於開始露出驚訝的表情。

    「除了這對角我還找回不少東西!」我再度賞他一刀但被他俐落閃過,他的指尖伸出利爪差點劃過我的脖子,戴爾馬上讓幾顆巨石浮起將他砸飛,鮮血從石縫泊泊流出。

    「沒事吧?」戴爾緊張地拉住我。

    「差點被抓死…」我驚魂未定地搓著脖子。「他被砸爛了?」

    「我不認為。」他警戒地縮起頸子。「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我開始對安東尼感到有些抱歉。」

    「別這麼說。」我輕拍他的肩膀。

    「殿下…」路德痛苦地看著我們。「他們被關在地窖裡…」

    「別亂動!」我制止牠和法蘭茲爬起來,牠們已經盡力了,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受傷。

    血肉模糊的巴伊爾果然從石堆裡冒了出來。

    「你的確『找到』了什麼。」他仍不願收起那該死的獰笑。戴爾舉起左手試圖讓他產生幻覺,但他這次似乎沒受到丁點影響。「我不知道你跟厄里亞德那個小賤人是怎麼找回真面目,但我很確定你手上的劍跟地獄很有關係,雖然你的配劍早已被我親手折斷!」

    「這把劍就是要把你送回地獄用的!」我握緊破刀,刀鋒爆出懾人光芒。

    「哈哈!你們果然找到了對吧!你終於找到被你自己偷走的屠神之矛!」他欣喜若狂地大笑,黏液怪物從四面八方湧出。

    我拼命砍擊包圍我們的怪物,戴爾緊靠著我用力刺穿怪物,我們被黏液怪物逼進大宅廢墟不斷往舞廳的方向倒退,背脊撞上僥倖未被摧毀的彩繪玻璃大門。

    「這下怎麼辦?!」我對戴爾大叫。

    「先擋下牠們的攻擊!」戴爾揮舞三叉戟戳爆幾顆腦袋,玻璃門在我們掙扎時轟然倒下,但舞廳也幹他媽被怪物塞滿了!

    我想盡辦法變出更厚的防護罩,怪物排山倒海而來撲向我們,我不斷回想阿加雷斯和巴伊爾將手中光芒變成閃電攻擊時的共同特徵,但無論怎麼做都無法讓防護罩轉為武器,我只能這樣擋住牠們直到體力耗盡嗎?

    「拿下他們!」巴伊爾對黏液怪物下令,怪物更加起勁朝我們攻擊,黏稠的黑色手印快要將防護罩完全覆蓋。

    或許這就是專屬於你的武器。腦海中的聲音低語道。

    如果我的力量只有這樣呢?!你也聽見巴伊爾說了什麼!我絕望地想著,就連在前世記憶中我也從未看過手中噴出防護罩之外的光束啊。

    一切取決於你如何看待這力量,你能用它做任何事情。那聲音噗哧笑了出來。我相信你能猜出答案,因為你既是我又不完全是我,你不一直如此堅持嗎?

    媽的!不要現在出謎語啦!!

    「榭爾溫!」戴爾用力抓住我,我這才發現地板快塌了。

    「幹!」我死命抱住他,地面轟然一聲陷落。

    但我們怎麼沒掉下去?

    我們…飄起來了?

    「這不可能!」巴伊爾不敢置信地咆哮,但就在我和戴爾終於安穩踏上半毀的屋頂時,他突然摀住腦袋慘叫,黏液怪物頓時失去方向感四處亂竄。

    格姆林和拉斯從空氣中冒出咬住他的雙耳不放。

    「你們?!」我吃驚地瞪著那兩隻小妖精。

    巴伊爾發瘋似地在頭上亂抓想把牠們弄下來,手腳敏捷的小妖精輕鬆逃過利爪在他身上亂竄亂咬,樹葉和淡褐色枝椏從他身上噴出讓他痛苦哀號。

    「很調皮呢~惡魔先生~~」拉斯愉悅地揮舞小手讓他身上長出更多大麻葉子。「花園被你搞得亂七八糟要整理很久耶~」

    「畜生!!」巴伊爾快變成樹雕了。

    「喔嗨兩位~你們終於回來了~~」拉斯蹦跳著跟我們問好。

    「小心啦!」我一邊砍爆爬上屋頂的黏液怪物一邊對牠大叫,眼角餘光注意到路德和法蘭茲艱難地爬起來開溜,牠們趁亂變回兩隻髒兮兮的天竺鼠跳進舞廳裂縫。

    「你和你那些跟班會付出代價!」一陣巨響後,變得無比龐大的巴伊爾撐破樹枝怒吼,格姆林倉皇跳出爆裂的枝條摔入瓦礫堆,但拉斯卻晚了一步被尖銳指爪抓住。

    「不!」戴爾揮手將壁爐殘骸砸向他,仍然無法阻止巴伊爾把拉斯硬生生撕成兩半。

    骨肉碎裂的喀擦聲刺進我的耳膜。

    我無法保護他們…大家都是因為我才會…

    「還有新把戲嗎,尼溫瑞赫?」巴伊爾吞下小妖精,伸出巨掌朝我們直撲而來。

    我只能絕望地揮劍反擊,但他實在變太大了,我和戴爾馬上就被打下屋頂摔進裂縫,就算是防護罩也只能保護我們免於摔死。

    好痛。

    我好沒用。

    我什麼都做不到嗎?

    「你受傷了!」戴爾用力按住我滲血的右胸,眼淚從眼角溢出,我瞥見掉落一旁的三叉戟染上鮮紅…那似乎是我的血。

    該死。

    巴伊爾的巨爪竄了進來,我抱緊戴爾,用最後一絲力量變出防護罩。

    我就只能這樣?就算有那把刀或屠神之矛變回原形又能打敗現在的巴伊爾嗎?破刀摔到哪去了?

    「我會在你面前把你珍愛的蛆蟲一隻隻碎屍萬段!」巴伊爾歇斯底里地狂笑,我快要無法呼吸了。「然後再抓著你的手用那把破刀戳穿厄里亞德把屠神之矛變回原樣!你只能看著他死!

    當防護罩瀕臨破裂時,我弓起手指抓住快要從手中完全脫出的光芒,混亂思緒不是時候地跳出路德和法蘭茲在教我如何使用這股力量時開的原力玩笑,我下意識把手指繃得更緊,全身上下都在叫囂著要握住劍柄反擊。

    我聽見自已像垂死野獸低吼。

    「最後我會用屠神之矛把你戳成蜂窩向父王展示!」巨大尖爪突破防護罩刺向我們。

    「不──」我不顧疼痛起身,我一定是瘋了!

    我的手指依然緊繃地弓起,所有光芒卻在這時劈啪作響化為一條直線把我和戴爾彈開,被電擊的刺痛貫串全身,但巴伊爾這時也發出駭人慘叫。

    或許我找到答案了?

    「…榭爾溫?」戴爾瞪大眼看著我,無法置信地瞪著我手中冒出的發光物體,這東西看起來…像把短劍?

    「快跑!得快點找到他們!」我趕緊抓住戴爾往地窖深處狂奔。

    「別想逃!」巴伊爾怒吼著緊追在後。

~*~

(地窖)

    「現在又怎麼了?!」哈雷夫婦快要嚇哭了。

    「地窖好像快塌了!」阿福仍在嘗試破壞巴伊爾施法設下的屏障但徒勞無功,而且外頭還有一群黏液怪物看守根本難以逃出生天。

    「不能讓他們死在這裡啊!」翠西亞護住昏迷不醒的珍妮與雙胞胎,當她發現珍妮終於甦醒時大叫一聲。「珍妮!!」

    「…姨媽?姨丈?我死了嗎?」珍妮呆愣地看著翠西亞的鬼魂,然而雙眼卻開始閃爍不祥的紅光讓翠西亞無法抑制地打起冷顫。

    被卡在咒語屏障外的路德與法蘭茲嗅到一股異樣氣息自屏障散出。

~*~

    我們沒命地奔跑,但大量磚瓦卻在一個轉角轟然墜落擋住去路,巴伊爾的聲音越來越接近,當我們回頭時只見滿臉得意的他手上拎著剛才不知去向的破刀與戴爾的三叉戟。

    「是時候驗證那則傳說了,小賤人。」恢復成人類體型的巴伊爾舉起武器指向戴爾。

    「別想!」我衝向前擋在他和戴爾之間,手中光芒劇烈閃爍著。

    「你以為你搞懂要怎麼攻擊嗎,尼溫瑞赫?」他不屑地訕笑。

    我終於看清手中噴出的光線竟是把只剩一半的長劍。

    「至少能不再坐以待斃!」我只能握緊它反駁巴伊爾。「你要是恨我就衝著我來啊!!」

    「看來你想起了你的配劍最後的命運,不過身為手中只拿半把劍的人好像沒什麼資格嗆聲耶。」他聳了聳肩。

    一陣低沉的犬吠在黑暗中響起。

    「這次又是什麼畜生?這莊園還真熱鬧!」他揮刀砍向我們。

    仿恩破牆而出擋下武器,牠的身軀破損不堪,只有一顆眼珠的長臉裂出貪婪笑容。



~第九章上半部完~



啊啊啊啊巴伊爾根本屁到極致好煩啊

(仿恩:結果我又跑來人間惹~)

(榭爾溫:這裡不需要更多閒雜人等...)

(戴爾:你名義上的老哥把我家給拆了=_=)

(榭爾溫:嗚嗚對不起QAQ)

(戴爾:而且還吃了一隻園丁小妖精,雖然那隻只會整天吸大麻)

(巴伊爾:嚼嚼)

(榭爾溫:我怎麼能這麼衰...)

關於這章榭爾溫想起的「原力玩笑」請見小說第二部,他跟那兩隻抹滅者的互動一直讓我想到亞當‧山德勒還沒完全崩壞前主演的喜劇電影《魔鬼接班人》(Little Nicky,2000)中沒三小路用的撒旦之子XD

↑只會把可口可樂變成百事可樂,廢度跟榭爾溫有87%像,不得不承認《魔鬼接班人》對我的「紐約驅魔師」三部曲有非常深遠的影響,現在才講出來應該不會讓讀者暈倒吧XD

(榭爾溫:不不不...這該不會才是我的角色原型吧...我的原型根本不是哈蘭‧科本的帥哥籃球手偵探對不對?)

作者:(笑而不語)

(榭爾溫:Oh shit.)

(路德&法蘭茲:我們一定是那隻醜狗的翻版)

(宅宅:我根本是那個喝到冒牌可口可樂的衰鬼吧orz)

至於阿宅嘛...如果三部曲完成後要繼續寫下去的話,他應該很有壞掉的潛力,但現在感覺很不妙的大概是珍妮,一副快要原力覺醒的樣子~

附上快要完成的大決戰彩圖,拖延好幾個月終於快畫完了(倒)



那張還沒上色的怪怪臉十之八九是巴伊爾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326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推理|靈異|驚悚|推理小說|貓咪||天竺鼠|BL|BG|GL

留言共 3 篇留言

大漠蒼鼠
整天吸大麻的園丁小妖精……我想看他顧的花園有多ㄎㄧㄤXDD

09-24 08:49

黃勤(金絲眼鏡)
沒有其他角色制衡的話大概整座花園變大麻農場了XD09-24 16:56
珀伽索斯(Ama)
我有印象那部片子,那個時候亞當‧山德勒還很年輕,
現在他已經年過半百了,
不過當時看電視預告時,那個有著山德勒頭的複製的蜘蛛,看得我嚇死了,
結果讓我根本不敢看這部電影,
另外你好像很喜歡這樣血腥風格的圖,
話說我要是畫這種風格的圖,可能會把對方給嚇死[e19]

09-24 23:27

黃勤(金絲眼鏡)
是說魔鬼接班人其實是搞笑片耶XDD

剛好劇情需要才畫這些圖~~09-24 23:36
雷之呼吸
用粗體字更能彰顯文字的力量耶XDD

09-27 14:24

黃勤(金絲眼鏡)
不知為何粗體字有這個效果XD09-27 18: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恐怖驚悚十... 後一篇:《嘯日之犬》最終決戰彩圖...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963有緣的您
小屋收錄了超精彩的因果故事,可以改造命運、解決各種疑難雜症,有空可以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