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狼耳朵的希維婭 序章-騎士蕾嘉西婭

作者:南雲桅上│2017-09-23 15:00:00│贊助:18│人氣:581

  「咿——駕啊!」

  一輛重型的四輪軸式貨運馬車疾馳在沿著山形如波浪起伏的道路上。

  新年時節,大陸寒風吹襲,密集的雪花襲捲這北方之地,刺骨而不帶憐憫的打在喘著白霧粗氣的北方曳輓馬鼻頭上。但這無從阻止趕路的步調,馬車後頭揚起大片的雪霧毫不思慮過打滑的危險,直奔在大雪裡深不見底的筆直道路。

  「過了『線』再好好休息吧!交貨時間要緊!」

  阿爾聘大陸的北方,有著一條被旅人與行商稱為「狼之線」的虛構界限。「狼之線」被視為嚴峻化外之地與文明的交界,也代表著適合人們生存與否的標準。

  以北是永冬與野蠻之地。終年吹著凜人寒風,遊走在其中的是危險的各類野獸。

  「狼之線」的誕生起因於一場戰爭。

  隨著大陸上的開墾,人類與其餘部族的紛爭與矛盾顯現,最後竟演變成榮耀的人類之國「多尼爾帝國」與繼承了野獸力量的「貝斯利」各族之戰,持續了近十年的大小戰役。

  最終在凜冬之前的「榮耀之日」,人類將貝斯利族驅逐到了「狼之線」以北,立下不可侵犯封鎖住此地的條約。

  冬日到來,戰爭歇息,兩邊靠著地上與地下的貿易各自在戰後重建生活。

  對人類而言,嚴寒與風雪還不足以構成行經狼之線以北的危險。而是掠食者,牠們挾著急促密集的腳步聲,毫不掩飾地大力踏著雪地透過張狂的風聲傳進馬車駕駛耳裡,隨之而來的低吼聲在這條雪原中略為低谷的位置迴盪。

  「怎麼會……該死的!」

  「駕啊!——快跑!」

  老經驗的馬車伕知道接下來的危險,少有人會隻身直進到穿過線的北方地帶,但他沒想過這暴雪的日子,在經驗上該是這些可怕野獸冬眠的時機,卻也無法避開它們的活動。

  他沒辦法以信號彈向前面數哩遠的哨口求救。車上有不可為人道知的走私物品,本來就是抓住這越過雪線檢查哨正好是交班時間的狀態下才得以混過衛兵的檢查,現在只能想辦法衝過去了!

  「快啊!」

  掠食者的氣息與腳步只在咫尺,馬車伕再也顧不得車身的安穩與是否把貨物平安送達,高舉起馬鞭甩向前頭的六道馬背。

  加速行駛的馬車,八個橡膠製成的大型車輪翻起粉狀的碎雪蓋住車身,快速行駛的顛簸讓貨艙裡發出玻璃瓶互相碰撞的清脆聲響,隨著車身律動而越發尖銳急促得似乎要撞破木箱而出。

  貨運馬車八輪騰空,失去重力的下墜感讓生性沉默的曳輓馬被這突如其來的驚嚇發出嘶鳴。道路陡然下降,速度讓奔馳的馬車躍起,沉重的車身停留在空中數秒後發出可怕的吱嘎聲重重落在道路上。

  車廂裡的木箱底滲出濃厚香醇地釀製香味,金黃色的液體在貨板上流竄,浸濕另一側的乾草包裝,而被包裝著的內容物也因為這麼瘋狂地翻滾、拋飛,而讓裡面的內容物摔得到處都是。

  那是滿載著車廂的走私烈酒與高級雪茄。而為了躲避掠食者的追擊,馬車伕早已不顧能否安然的把走私品送達,只求自己還有命在以後能混個幾口正當點的飯來吃……

  翻天覆地的車廂裡,卻有個鋪著厚重毛毯的一角毫不在意外頭混亂,自成了一個獨立而寧靜的世界,被著斗篷的女人身影揣著一大捲灰色毛毯,女人雖然隨著馬車的瘋狂疾馳而晃動,腰際過長的銀色劍柄敲著車框,但懷裡卻始終平穩,她懷裡的毛毯裹著孩童的輪廓,上頭卻有一對像是毛毯一部分的絨毛物體輕輕抽動。

  追著馬車的掠食者終於發動首次攻擊,牠健壯的後腿一踢,跳上車頂後露出那凶險樣貌——

  狼形的尖長頭部,毫不掩飾地噴出了白色霧氣與血腥氣味,帶著滿滿結實肌肉的四吱與粗壯的身形不亞於一輛小型馬車,佈滿利牙的獸吻甩著唾液朝著貨運馬車而來。

  車伕瞪大了驚懼的雙眼,看著蓋住風雪天空的巨大野獸身影躍起在空中撲向了他,沒想到這下神明連給他改過不再做這走私勾當的機會都沒有——「唰嘶——」

  噗——吼嗚——

  吼聲轉變為哀鳴,更濃重的血腥飄進車伕的鼻子裡,凜人的雪風仍直吹面頰,但是卻沾上幾滴溫熱。

  「怎麼……回事?」車伕抹了抹臉頰,手心沾上了血漬暈開,那知襲擊他的狼形野獸被拋飛在身後逐漸遠離。

  「北地座狼,那還只是亞種。」隨著寒風傳來的女子嗓音,他身後那個跟著走私品一齊搭上的女子正站在貨斗蓋上,與剛才瑟縮在貨艙裡的樣子判若兩人。

  「大、大姊……妳這是……?」也許是女子站的位置太過危險,或是那被寒風吹著身後斗篷隨風大飄的颯爽姿態一時間拉住車伕所有的注意力,他只能結巴地吐著問句。
  
  「保持速度!『牠們』的同夥又要來了!」

  「第二波!迎擊!」

  女子沉聲吼道,雪霧裡被女子稱作「座狼亞種」的巨大狼形生物一次躍上了兩隻,牠們似乎懂得用馬車疾行的雪霧隱藏身影,猜不透他們的行蹤,只有令人恐懼的聲息竄動。

  鋒利的巨爪冒出車尾雪霧,女子側身壓低緊扣著馬車車頂,巨爪錯失了目標在還沒落在那木造車頂之前,被一聲畫破空氣的鋒利銀色氣息給摘取下來,濺著濕黏的聲響落出馬車外,「碰!」一聲震動,被砍下前肢的座狼身體摔上馬車。

  女子淡藍色的雙眼專著地盯著馬車側邊,算準了第二次敵人出現的時間,她右腳一伸狠狠地踹下那隻座狼仍在掙扎的身體。

  嗚喔……嗚嗚——車身劇烈一跳,伴隨著動物的哀號,被踢下的座狼與準備撲向目標的同伴身體撞在一起,一同被八輪重型馬車的巨輪輾過,車尾拖上一條令人驚心的血漬。

  「後面!」沒有太多遲疑,女子以右腳作為中心絲毫不在意馬車晃動的迅速轉身。

  甩開的斗篷下是一身精實卻俐落輕巧的緊身皮甲,貼合著女子略顯精壯卻玲瓏有緻的修長身形,右手的銀製長劍被反手一拉,閃著雪中寒光的劍尖在空氣中劃出一道致命的限界,一把揮中從側身跳上馬車的座狼頭部。

  女子臉色一擰,抽回刀身後再次反手揮斬,座狼那有著四隻紅眼的猙獰狼頭與身體噴出大量血液後分離,失去頭部的身體瞬間脫力癱軟摔進車側的雪霧裡。

  女子平持著劍,等著敵人再次出現。

  寒風吹著卻是一片平靜,已經沒有敵人撲上她們的危險了,女子卻仍舊擺著全身警戒的態勢,深怕自己遺漏了任何死角。

  ——這女人若不是騎士……至少也是個軍人啊!看著經過方才場面而現在仍持劍挺立著的女子,貨運車伕不禁發出一聲驚嘆,就這麼在不到的時間裡擋下了這些差點要他命的巨狼。

  但就在這鬆下一口氣還不過一秒的下一瞬間。眼角餘光一掃,職業的直覺告訴他前面有著立即的危險。

  「兩隻、四隻、五隻……糟糕!」女子也在這瞬間轉向馬車前頭,她的戰鬥經驗告訴她這不正常!

  「停住啊!」

  「完啦!」

  座狼的伏擊通常為六隻一隊,三隻一組從兩處夾擊敵人,少掉的那隻被車伕的直覺料中,可是這疾駛在雪地上的重型馬車卻無法跟得上兩人幾乎瞬間的反應,粗硬剛毛直豎的狼形身體突襲車前,輓馬驚訝的鳴叫、橡膠輪胎滑行刮擦雪地的聲音,馬車上的貨物漫天飛舞……

  堅硬的木頭車框重摔在雪地上後仍無法減速,翻覆後瘋狂地翻滾,任性地拋出裡面的所有貨物。滿載酒瓶、釀製橡木桶、車伕也許拉一輩子貨也買不起的高級雪茄,還有裹著厚毛毯子的嬌小身體。

  直到一切混亂落定,雪原上四散著馬車殘骸,六隻拉車的曳輓馬有的倒地不起,有的早已因為驚嚇而逃竄得不見影子,雪原上恢復了少了輪胎滾行的寧靜,車伕的身體被壓在沉重的車廂下方,血泊聚積染紅馬車周圍。

  ——還好……是雪地啊……

  女子撐起身子,幸運的她除了翻車時的暈眩外,一開始就被拋出車外的她毫髮無傷。

  ——糟糕!『狼』的女兒!

  女子奔向雪地裡的馬車殘骸邊,到處都散著碎裂的木塊,玻璃瓶裡的金黃酒液與雪水融在一起,飛出馬車底盤的沉重車軸深深地插進積雪,她怕著車軸下會是第二具屍體。

  「找到了!在那!」

  所幸,那裹著毛毯的嬌小身體——該是個孩子,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禦寒用的蓬鬆羊毛毯與厚厚的積雪緩衝了甩出車外的撞擊,此時正扭動著身軀想脫離那裹得緊緊地毛毯呢。

  「沒事吧?好險……」

  女子鬆了一口氣,見到女子的孩子睜大著無辜的淡黃色雙眼沒被毛毯蓋住的凌亂灰髮,顏色比起雪地只略深了一些。而與女子的人類樣貌不同的地方,是頭頂上的灰髮裡被女子抱起後微微抽動著的一對獸耳,同樣披著與髮色接近的灰。

  「蕾嘉姐姐……餓了……」

  儘管溫柔地抱起那有著獸耳的孩子,被稱作蕾嘉的女子仍沒放下手中的劍。危險未決,她們倆仍在僅存一隻的亞種座狼的威脅之下。

  低吼聲,掠食者地位被侵犯所帶來的憤怒的低吼,從翻覆的馬車車向另一側繞過,讓馬車翻覆的那隻僅存的座狼,正帶著滿嘴滴落在雪地上的血水靠近女子與抱著的孩子。

  女子高舉手上的銀劍,護著那身體顫抖著的孩子盡量地伏低身趨緩步倒退,腳上的皮靴鞋跟被加諸了身體的重心轉移,略為陷進其下踩著的雪地裡。她深吸一口氣,這緊迫時刻,她得毫無懸念的做出選擇。

  該拋下這個孩子全力與座狼戰鬥,還是帶著孩子逃開?

  吼嗚——狼口大張,被剛毛覆蓋的粗壯後肢帶著野獸毫無憐憫的衝刺朝著女子而去。她腳跟一踩,用僅能使用的右手揮出銀劍,刀尖劃過落雪帶著銀光刺入,座狼的右眼噴出的血灑落。

  儘管左手抱著孩子,女子用盡只略優於野獸的機敏閃過那對只做進食的血盆大口,刺傷了座狼右眼的女子只管拔腿奔逃,照她的估算離「狼之線」只有一哩多出一些。

  ——只要能被崗哨看到!只要能看到就好!

  「糟了!」女子卻一腳踩進雪坑裡,腳踝被這麼一扭的她摔在被追逐的山路之上,沒多久就被追在後頭的座狼追上。

  到這個地步了,到了上神作勢用手撚斷生命線的一步,女子緊抱著懷裡的孩子,閉著眼,徒勞地祈禱著狼的大口只要對自己的身子咬下就好。她無法想像那張稚嫩面孔被眼前的利齒撕碎的樣子。

  巨狼接近她們,卻在張嘴的那一瞬間停住動作,牠似乎懼怕於某個在女子身邊的事物,四隻紅眼緊盯女子的懷裡。

  卻在下一秒被好幾聲把女子拉回現實的槍響中倒地,女子睜開眼,只見到座狼破碎的屍體與滿地的血腥,還沒從驚訝中回神,卻得面對下一個問題。

  ——是國境警備隊嗎?雖然得救了……但該怎麼解釋呢?

  雪地的低處走來一小隊的士兵,身上的深藍色與紅色綴飾讓本來滿臉擔憂的女子鬆了口氣。

  「你們,是來接我們的吧!我按照主上的指示,把『狼的女兒』給帶回來了!」

  「帝都加魯達軍團的一級騎士——蕾嘉西婭.斯泰爾。」直呼出女子名號,走上前的男人身上與其他士兵穿著迴異,他沒有戴上隱藏身型與面容的斗篷與面罩,寒風撩起綁著短馬尾的灰髮,撫在那陰柔卻藏不住深沉的蒼白臉頰上。

  「請帶我們回帝都,我得快點把這女孩送去大人那!」

  蕾嘉西婭低頭看著斗篷裡的孩子,她的情緒異常地平穩,沒有太多的害怕與驚慌,只是睜著那對琥珀黃的大眼,歪著頭不解地看著蕾嘉西亞與眼前男人的對話。

  「是的,當然會回去。」男子微笑點頭道,這讓蕾嘉西婭放下了緊繃的肩膀。但男子卻在下一刻壤眼神變得冰冷,「但……只有她,沒有妳呢。」

  語畢的同時槍聲再次響起。女騎士蕾嘉西婭.斯泰爾癱倒在雪地上,眼裡的靈魂被黑暗擄去,沉入長眠之中。


作者後記:

先試水溫。

說好的月月來啦,蠢狼月月與她的好朋友會有什麼樣的冒險故事呢?(X
四年前的構想終於有個完整的序章了,我想接下來這故事可以再站好幾年吧。
目前規劃上還是仍以鳶尾花的女武神為主,待明年初把第一部完成後,
再來想想這故事可以怎麼走囉。

紙娃娃系統還蠻好用的,在委託好繪師前先撐一陣子吧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317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霜瀲
新坑先卡位!

09-23 15:17

南雲桅上
可是……這一部應該會更新得比較慢啊
大概只能月更吧XD09-23 20:25
霜瀲
序...序章就便當......OAO!!

09-23 15:21

南雲桅上
我總覺得嚇到人啦QQ09-23 20:25
信使
將女騎士之名告訴讀者後..朝南一拜就死了[e21]

09-23 15:29

南雲桅上
就是想先讓讀者喜歡上這角色,再把便當發下來
可是我的文筆沒辦法短短篇幅就讓人感受角色魅力啊哈哈09-23 20:26
歷史謎團
文筆和故事依舊很優秀呢,看到樣的作品後--

感覺自己就是廢啊(大哭

09-23 16:02

南雲桅上
不不不,謎團桑別這樣說啊。
這一部作品娛樂性質會比較高,我一直想寫出謎團那中作品裡易於傳
傳達的理念感啊09-23 20:28
餡井
蕾嘉姐姐死掉了QoO

09-23 16:30

南雲桅上
蕾嘉西婭是南雲自己很喜歡的那種溫柔堅強的大姐姐啊QQ09-23 20:28
錐生雅
開坑恭喜~~~然後越開越多!!!!((X

09-23 20:53

南雲桅上
如果我能靠收整條街的租金過活
那我就開一百個!一百個!!坑啊哈哈哈哈哈哈(X09-24 01:24
TETSU
恭喜陷入無法回頭的多重地獄

09-23 23:11

南雲桅上
早就陷進去了,只是又有人多丟了一支鏟子而已(笑09-24 01:26
飄飄小宅
線再只能想辦法衝過去了!>>>現在
顛頗>>>顛簸
越發尖銳及促的>>>急促
算準了第二次敵人出線的時間>>>出現
刺傷了座狼又演>>>右眼

我是擅長挑錯字的版友,雖然還有一些助詞不對,不過我只把比較重要的錯字挑出來。
最後說一句:不愧是達人。

09-24 11:38

南雲桅上
謝謝飄飄!
這個後來還會再作精修,以後還麻煩多多照顧了(鞠躬09-24 19: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後一篇:[達人專欄] 狼耳朵的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_(´ཀ`」 ∠)_
這兩天忽然降了十度左右,感覺快感冒了_(´ཀ`」 ∠)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