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達人專欄] 【十四萬】《天堂有路,你為什麼不走?》 第零章.

作者:梗│2017-09-20 01:30:49│贊助:128│人氣:768
□幫我,帶一句話

□□□
  「為什麼……不走?」
 
 
  一個男人身著軍裝,手邊躺著一把步槍。
  沒有力氣再握上。
  靠著矮牆坐臥,血跡斑斑的右腿沒有感覺地攤在地上。
  他滿頭大汗扯開一抹單薄的笑,倦眼迷濛。
 


 
  「你說呢?」


 
  另一個軍人也背靠矮牆,雙目如鷹,一道疤痕劃過整個鼻樑。
  他刻意壓低呼吸好盡可能不牽動手上的步槍,面若寒霜。
 
 
  戰場。
  金門。
 
  如果你有幸出生在幾十年後,這個烽火連天的地點,將會是歷史課本上一個揮不掉的註解,象徵不屈不撓的驕傲戰線。









 
  古寧頭。
 
 
 
 
 
 
 
□□□
  戰場。

  粗估還是八十個人……就是算上自己,也只有六個不是敵人。
 
  來自同一個家鄉走過每一個戰場,一開始的三十一個人到現在僅剩下六個;而這六個人自人數減到六個之後,就從來沒有少過一個夥伴。
 
  驍勇善戰?
  當然。
 
  直到,現在。
 
 
  失誤。
 
  這個失誤讓這六個人受困在一個矮牆角落,喘息外頭七十把槍的部屬。

  這牆,就是六個人九死一生的活路。

  雖然絕對無法單憑六把槍逆向殲滅敵軍,但以這六個人的善戰,還是有很大機會可以甩掉對方尾軍追擊的腳步。
 


  但。
 


  「不走,沒機會了。」右腳麻痺的男人看著自己的右腳苦笑,估計整個膝蓋都碎了。
 
  當然要笑,他當然知道他的兄弟們現在在想什麼。
 

  「……上來。」一個身材壯碩的男人冒險放槍蹲下,展示他那千錘百煉的背。
 
  在戰場放下槍的時間,都是最珍貴的交情才能換到的籌碼,哪怕只是一個剎那。
 
  「扛我,你怎麼開槍?」瘸腿男子慘然一笑。

  他意識還沒有模糊到,會漏看眼前大漢那早已虛浮的雙腳。
  大漢倒是莞爾滿不在乎的沒有說話,事實上現在自己光是蹲下這個動作都做得很勉強。
 
 
  「我扛。」一個矮子放下槍,蹲下。
  「老大比你還高啊,白癡。」一個清瘦高挑的男人放下槍,蹲下。
  「我斷後,要扛的槍給我。」那雙目精悍的鼻疤男人拿起槍。
  「我是覺得...我當餌應該不會掛掉哈哈哈。」一個眉毛很粗卻存在感稀薄的男人,說著連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話。


 
  瘸腿男人閉上眼,嘴角若有若無的上揚。
  有多少人,了其一生但求四面受敵亦可交託以背的,摯友呢?


 
  「老大?」
  「我要拖你起來囉老大。」
 
 
  都是聽不懂人話的,王八蛋。
  哈哈。

 
  「老大一把年紀了很丟臉啊老大。」
  「對啊老大哈哈。」
 
 
  這些陪著他出生入死,最後的五個兄弟......其實大可將自己丟在這裡,大可不必陪自己踏上這九死無生的凶局。
 
  他笑了,看著眼前這幾張來世也不會遺忘的臉孔。

  明明大家吃一樣的米來自同一個地方,官階也一模一樣他媽的低的不能再低,這麼久以來,大家都還是願意喊他一聲老大?
 

  那麼或許,自己是不是應該……
 


  不。
  不是或許。
 




  「你們……」


 
  或許是事實,或許是錯覺。
  或許是迴光返照,更或許只是為了讓夥伴安心的偽裝。
 
  誰知道?
 
  但總之,瘸腿男子半昏厥的雙眼,在這個剎那再綻鋒芒。
  好像身上所有傷,都是妝。
 
 
 
 
 
 
  ……一如,往常。
 
 
 
 
 
 
 
 
□□□
  沒有一個人開口,這個剎那多一句廢話,都是對尊嚴的踐踏。
 
  之於一個士兵,是。
  之於一個男人,是。
 
  之於一個朋友,更是。
 

 
  天空一個黑影閃爍著火光拋出,地上五道身影帶著祈願起步。
  不能落淚,他們老大最後的託付,不能斷在廉價的視線模糊。
 
 


 
  「會爆炸的留下……子彈不…用了……兩台重的槍…你們…跑……」
  「等等我手…指哪…你們丟一顆手榴……然後看狀…況分散………」
  「接著就我…的…事了……」
 
 
 
 
  五個男人抬起腦袋,五股戰意。
  五種差距不大回憶,五項感激。
  五道跨過生死百態的,交情。
 

  是五個沒錯。
  還走得了的只剩下五個。




  「你從一開始就跑第一個,帶頭,突圍,現在還要當餌讓我們跑,這麼幫,值嗎?」鼻疤男子瞇著眼,眼眶轉著他也不會承認的鬼東西。
  「……說什麼?」瘸腿男子扯出一抹虛弱的笑。

  看著每張臉……都一副不合適他們流氓本色的糟糕。
  哈哈。
  「你們分頭跑,活下來……大…就多一分贏面……多點活…命…可能。」
 



  五個人,五種反應,五種盤算,為了同一份義氣。
 




  瘸腿男子沉默。
  開口。




  「你們一開始就跟第一個,斷後,掩護,現在還要幫我守護別人,這個忙,行嗎?」
 
 
 
 
 
 
□□□
 
  瘸腿男子看著他夥伴起步揚起的塵沙,從胸前口袋裡拿出隨著他出生入死的寶藏。
  看了最後一會,用指頭沾了腿上的血,草草地在上頭做個無奈的註解。
 
  他垂下頭,看著自己兄弟留在地上的腳印。
  對他的兄弟,他從沒有一次失望過。
 
  而這一次肯定,也不會。
 
  他笑了。
 
  看了他的寶藏最後一眼後,將它塞入口中……
 
 
 






□□□
  戰場。

  一個正在這廢墟拿著步槍的軍人散漫的站著,郊遊似的眼神與姿勢,槍也握的七七八八。

  共軍,搶灘的陣營,這個瞬間卻毫無搶灘的誠意。
 
  也不能怪他。
 
  現在不論視線上或是認知上都不可能有敵人,就是有,也是在一個小時前就被肅清完畢或是逃亡達陣。

  跑不了的那些被放棄的傷兵大概也全收拾乾淨了,事實上他也才剛斃了八個而已。
  可以說現在這支隊伍之所以會繼續搜查,完完全全是為了找個理由偷懶,軍隊的優良傳統。

  老前輩言之鑿鑿,在軍隊太勤勞就會被派去更多戰場,增加更多風險。
  他從軍是因為許多不得不的原因,而不是為了尋求與閻王接吻的快意。
 

  中共軍人放下槍,坐在地上。
  思索著回去時要說明的,合理化的解釋為什麼花這些等待時間的理由……雖然說夥伴們也會幫自己找理由,但多一個狀況多一個理由就是少一分風險。
 
  說到底自己也只是想回家。
 
  他低著頭看著自己的影子,每天他都必須要對自己的影子慶幸……幸好沒有少掉某一截肢體。
  閉上眼,想著等等應該用得著的,與長官報告的,幻想中的狀況……
 
 
 
 
  啪。
  ?




 
  軍人打開眼,一顆他很熟悉的東西,處於他更熟悉的狀況。
  沒有保險,如記憶裡一樣讓人──────
 
  「操!」軍人反應過來!手榴彈!


  他要趴下!立刻!
 
  但。
 
  自己,現在是坐著啊!
  他要拿起槍!把那個東西敲飛!多一點是一點!


  可是──
 
  槍,不在手上。
  放開的,還是自己。
 
  鬆懈,嗎?
  看來是…回不去了,呢。
  啊,哈哈。
 



  男人笑,嘴角瀰漫著愧疚與遺憾。
  或許還有一絲解脫?
 
 
  誰知道─────────
 
 
 
 
 





 
  轟!
 
 
 
 
 
 
 
 
 
 
 
 
 
 
     

 
□□□
    「還有人活著!」
 
           「從那裡飛來的!」
      「衝?」
           「操──」
 
 

  轟!
 
  土丘爆散,矮牆崩塌。
  他們的敵人懷抱足以與閻王交易的理由,大方強調自己的存在。
 
  他,靠在碎牆上,散著血紅的塵沙,沒有其他人影,就他一個人在那裡。
  他,瘸著腿,想跑也跑不了,坐著也很勉強的身形,漸漸流失的生命力。
  他,左右手各扛一把槍,不能跑也不打算跑,背靠著土牆平衡後座問題。
 
  顯然是山窮水盡才會有的考慮。
 
  他笑了。
 
  只有一個人,跑不動甚至隨時會倒下的他,會以扛著佔用左右手的雙槍姿態出現在敵人面前。


  只有一種前提。
 
  他沒打算要跑,也沒換子彈的打算。
  一切都會在這兩把槍枯竭時結束。

  他,沒打算活著。
  但也沒打算等死。
 
 
  所以───
 
 
 
  男人雙槍綻火,每個剎那都是玉石俱焚的霸。
 
 
 
 
 
 
 
 
 
    □□□
 躂。
 
    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
 
 
  第一個人胸口中了三槍。

      第二個人右手來不及掏槍就沒了,肚腸賁張。
 
   第三個敵人拿出爆裂物,但是卻在手上被射炸。
         第四個──
 
  第五個───
 
 
 
  瘸腿男子覺得不可思議。
  現在意識實在是無比清晰,用起兩把槍來好像全盛時期的那般神敏。
 
  不,更甚!
  這就是,迴光返照?
 
  他笑了。


  非常好!
 
 
 
 
 
□□□
  「撤退!擴大搜索線!他是斷後的不理他也會死!」一名共軍軍人咆哮,推測倒是十足十的正確。
 
  躂。
 
  那名軍人腦漿迸裂。
 
  但他一死,他的共軍夥伴們也清醒了,突襲的效果也沒了。
  照道理,瘸腿男子是應該要先撤退迂迴,但自己哪來的腿?
 
  所以接下來,是挑戰?
  當然不是。
 
  瘸腿男子仰天大笑,雙槍毫無瞄準漫射。
 
  沒差了。
  他的夥伴現在跑的掉的機率,夠了,他已經成功了!
 
  躂─躂躂躂躂─────
 
 
 
  「跑了以後……不……管是…誰,幫我顧好她。」

  「當然。」 「盡量。」 「行──」 「嗯。」 「我保證。」
 
 
 
  躂躂躂躂躂───躂─躂躂──躂──
 
 
 
  「然後幫…..我…帶一句話給她。」
  「好麻煩……」 「不是吧?」 「拖拖拉拉。」「我會忘。」 「學人家托口信啊?」
 
 
 
  躂躂躂躂躂──躂躂───
 
 
 
  「謝啦。」
  「答應了?」 「算了你說看看。」  「好啦說吧。」 「盡量記得。」 「可能,講。」

 
 
 
  躂躂…躂躂躂……
 

 
 
  「就說……」
 
 
 
  躂躂…
  躂。
 


 
  槍火熄了。

  從瘸腿男子大笑後,就沒有再殺死任何一個敵人。
  他看著恢覆戰力的敵人留在自己身上的七個彈孔,慘然一笑,爽快地丟掉雙槍。
  敵人持槍逼近,走到一半便抽出刀,眼前這個男人值得在他生命結束前付出代價。
 
  逼近。
  逼近。
 
  瘸腿男子咬牙掩藏嘴巴裡的東西,他現在希望可以在死前保護好它……
 
  然後在心裡倒數。
 
 
  敵人圍成一圈,每個都在盤算自己的第一刀,可以讓瀕死的人清醒得甘願一死,卻又死不了的刀。
 
  逼近。
  逼近……
 
 
 
 
 
 
 
 
 
 
  ……就跟預期的一樣!
 
 
 
 
 
 
 
 
□□□
  「怎嘛?是你啊?」一個人聲音訝然,好像發現什麼寶物一般。
  「誰?」另一個人問,沒有意外就是對方現在的頭子。

  「在南京對上過,一個很行的,武師啊。」那個人蹲下,拿起刀有一搭沒一搭的掀開起瘸腿男子的臉皮。
  「喔,舊識啊。」帶頭的人踩在瘸腿男子的小腿上,幾聲碎響。
  「喂你怎麼這麼慘啊哈哈哈?」那個人很細心的,很仔細的,撥開瘸腿男子手上的皮,慢條斯理挑開裡面每一條肌腱。
 
  數十把刀影錯橫,有劈有刺,有挑有剝,有更多亂砍,但卻沒有一刀可以斷掉瘸腿男人氣若游絲的呼吸。
 
  唰唰唰──
 
  雙手,雙腳,瘸腿男子悶哼,承受著不該存在的痛苦,心裡倒數──
 


  三……
 
 

 
  「跑了以後,不管是誰,幫我顧好她。」
  「當然。」「盡量。」「行──」「嗯。」「我保證。」
 
 
 

  唰唰─唰唰──唰──
 
  五臟,六腑,瘸腿男子悶哼,承擔著不該留存於時的恥辱,心裡倒數──
 


  二……
 
 

 
  「然後,幫我帶一句話給她。」
  「好麻煩……」 「不是吧?」 「拖拖拉拉。」
                「我會忘。」 「學人家託口信啊?」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下陰,頭部,瘸腿男子悶哼,承載著不該記載於史的卑惡,心裡倒數──
 


  一……
 
 
 

  「謝啦。」
  「答應了?」 「算了你說看看。」  「好啦說吧。」
                  「盡量記得。」 「可能,講。」
 
 

 
  滋。
  ?




 
  「…等等。」一個人停下刀。
 
  他隱隱約約聽到一個似乎很熟悉的聲音,可以活到現在,他相信他五官給他的每一個訊息。
 
  「幹嘛?」一個人不滿卻還是乖乖停刀,能活到現在,他也相信他所有夥伴的五官的警惕。
  「我覺得……」他把瘸腿男子殘破的身體挪開,瞳孔一緊但──
 
 




  也只能一緊。

 
  一開始,他們就知道瘸腿男子沒有辦法跑,所以才會一直坐在這個位置。
  而後來,瘸腿男子快死了,他們為了避免他死太快也沒有動過他的位置。
 
  所以。
 
  誰會猜得到,瘸腿男子的位置下會埋著一大堆,引信已經燒光的───
 




  「跑!」
 




  如果說,瘸腿男子還有一張可以聊表感情的臉。
  那麼無論再痛,他八成……
 
 
 
  都會笑吧?哈哈。
 
 
 
 
 
  零。
 
 
 
 
 
 
 
 
  「謝啦。」
 
 



 
  嘿。
  妳說的,對。
  我,還真的,不得好死,呢。

  哈哈。
 


 
  「就說……」

 
 
 
  真希望能,再彈一次……
 
 
 
 
 
 
 

 
 
 
 
 
  轟─
    轟轟轟──
 
 
 
 
 
 
 
 
 
 
 
 
 
 
□□□
  這個地方,很詭異。

  一片焦黑,幾十具屍體排放圍成一個圓,中間放著一個像人,可又不像人的支離破碎的東西。
 


  金門特有的大風吹起,好似對這個地方聊表最後的嘆息。
 


  喀。
 


  風吹過,中間那個不成人形的八成是屍體裡的……應該是腦袋的下顎部份被吹走,應該是嘴巴的部份掉出東西


  那是一場紙。
  一張照片。
 

  有血,有水,濕濕的,黏黏的,還有一點燒黑。

 
  照片裡是一群人,粗估四十來個,絕大部分的人臉上都打著叉。
  坐在最中央那個笑容靦腆的男孩臉上的叉,則是用草草地鮮血打上。

  這張照片裡唯一的女孩,就坐在用血打上叉的中央男孩腿上,同樣燦爛的笑。
 


  或許沒有舉世無雙的容顏,卻有讓男人為了他甘願一死的笑臉。
 
 
 



 
 
 
  「跑了以後,不管是誰,幫我顧好她───」
            「然後,幫我帶一句話給她──」
                          「謝啦──」
  「就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281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凌軒宇
這次的是14萬字的長篇030

09-22 10:47


其實我一直想問才14萬應該算長篇還是中篇才對?09-22 13:17
紺空
非常感謝~

12-01 17:46

蒼天落葉
很獨特的風格 不過也不錯。

不過我很疑問為什麼共軍士兵會用刀虐待瘸腿男,是死了很多弟兄憤怒的想復仇嗎? 照理說瘸腿男拿槍攻擊共軍應該也會被直接拿槍反擊的共軍射殺才對。

03-01 19:13


哈哈,感謝您

喔這問題嘛怎麼說呢,因為那顆坐墊下的炸藥就是整個故事的伏筆,痛苦也是。

所以勢必要滿足『炸藥在坐墊下』、『承受痛苦辭世』這兩個條件。

那麼『為什麼』主角要讓炸藥藏在坐墊下?

我那時的解答是,主角知道對方『可能』會有那個興致去虐殺他,而反正他的腳也完蛋了,所以他也只能賭這個可能

然後他賭贏了這樣

支持的理論背景是,如果可以用刀解決的話,通常戰場上不會有人用槍,對啊,沒有人想要有關鍵時刻少一顆子彈的風險,所以刀殺是合理的

至於為什麼不是一刀斃命而是虐殺?為什麼不是一個人去尾刀而是一群人?

呃,就當成大家剛好有興致虐殺好了哈哈,哎呀日本不是也有千人斬之類的歷史嘛,打仗大家都會怪怪的呢

不過我是可以跟你承認一點
因為那是第一次寫10萬字(實際上寫了1415萬,這是意外...)所以寫景那時候沒有很厚實

而之後做翻修時,又忽然覺得如果把它改厚,會不會走味啊?嗯...
03-01 19: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Geng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V4000】我怕鬼... 後一篇:[達人專欄] 【十四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ten851229大家
今天戀愛小行星最終回了,所以畫了豬豬學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