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第九握》2016.01.16 國格,道歉,決戰最終回

作者:梗│2017-09-18 20:08:35│贊助:6│人氣:194
#
  一步。
  兩步。

  地底下,一扇門。

  沒有人知道這麼一個指標地帶有這麼一個地下室,全世界對這個地點只有這裡很適合這個男人的認識。

  這裡是總統府,全世界沒有人知道這裡有一個房間。


  除了——




  男人腳下繞起七米護身太極陣,黑色部分有一點白,白色部分卻沒有一點黑。

  祥瑞的盛氣瀰漫。
  必須要這樣的排場,才有資格踏入這個房間。

  他推開門。







#
  門的另一邊不是文明的房間,而是石窟。
  牆壁是凹凸不整的石面,石牆上滿了咒。

  地上畫上了一個巨大的八卦圖騰覆蓋整個房間,八卦的陰陽兩點上都空著,並且泛著螺旋吸入狀的螢光。

  牆上的咒名喚鎮罡咒,當年九哥前往奪氣壇赴約時手套上的咒,如今刻滿整個牆面足見這個房間,就是專門拿來壓制強力的災氣與盛氣。

  地上的大八卦叫做捕靈燈,就是是蒐集散溢的靈氣,有過幾年道修的人都可以明顯感覺到,這房間裡氣場強度大有不同。

  這個房間叫做地災或地盛,試專門搜捕過溢的災氣與盛氣並且封在石窟裡,以防止不必要的質變。
  之所以有兩個稱呼是看那一年頭到底是災氣多些,還是盛氣多些。


  然而現在肯定叫做地災,或許差不多也算是史上最強。
  通常這個房間是封閉的,沒有重兵駐守,而是一坨坨致死的咒。


  沒有人會去開,也打不開。

  只有一天,這個地方的咒會消失那麼一天,變成一扇尋常鐵門。







  總統大選之時,世代交接之日。







#
  男人踏入房間,咒眼所見烏煙瀰漫。

  男人笑了。
  笑得很戰慄。



  應該要戰慄嗎?應該的。



  幾個月前也有一個男人在一場國際交流會這麼笑過,對這一個可怕的對手——

  烏雲密布的空間依稀可見,門的另一頭有一個沙發,沙發上面有一個男人。
  男人低著頭,右手平放在大腿上,掌心向上,災氣瀰漫的空間只有他掌心上十毫處特別不同。


  特別的,讓人絕望。




  「嗨。」打開門的男人說,坐著男人沒有動。

  「九哥啊九哥你還要繼續裝睡,嗎?」開門的男人笑。

  坐著的男人不甘不願的伸起懶腰,或是裝做伸起懶腰。

  「最後一天了你就不能放過我,嗎?」九哥抹著眼,卻沒有剛醒的樣子,雙眼就是備戰的蓄勢待發。
  「你知道我來幹嘛。」男人伸出右手,上面一個太陰太極浮現。

  黑色的部分上有那麼一點白,白色的部分卻沒有那麼一點黑。
  一個和宋前輩一樣的,與九哥相反的太極紋路騰現,象徵的是希望的祈願。

  跟宋前輩相同,氣場卻一天一地。


  太極,無陰。


  如果說宋前輩的是一個奔騰的旋渦,那眼前這個男人的掌騰簡直就是一個換發的太陽。

  特別在這空間更顯耀眼。

  「我當然知道你當你他媽的台北市長那麼久為了什麼啊,小哲,好一個太極無陰。」男人笑,站起來,右掌平舉。


  掌心猶如咆嘯一頭史前凶獸,而這裡是他的主場。
  凶獸好悲傷,凶獸好恐怖,凶獸好強!


  而且。

  完全感覺不到凶獸有一絲戰敗的可能。
  一點,也沒有。

  白色的部分有一點黑,黑色的部分卻沒有一點白。
  與小哲的希望祈願相反,這個祈願,叫絕望。


  太陰,無極。




  「好一個太陰無極。」小哲笑,卻後退了三分之一步,他大可大方承認他是在害怕。

  「聽說你這太極無陰叫做,回春之手?如雷貫耳。」九哥踏前一步。


  周身迷霧自動讓出一條對向小哲的路,他不想用主場占他便宜,也不覺得自己會輸。

  如果你沒有修過任何道術,那他只是一個中年人的一步。
  但小哲看來,就像一頭千呎黑龍往前挪動祂堪比山嶽的身軀。


  「我也知道你這個太陰無極叫做,死亡之握,名不虛傳。」小哲乾笑,解開護體太極陣,踏前了一步。

  充滿冷汗的踏前一步,前面沒有凶氣瀰天的霧,卻有一頭戾氣憾天的龍。

  名不虛傳?何止,根本就是一場噩耗!
  小哲身上的正能量,在當市長好評不減,三不五時環台慰勞,還有犀利的行政效率,早就讓他的能量達到充滿悲傷祈願的台灣所不該出現的正巔峰。

  小哲一度以為他的能量要擊殺九哥也只是時間問題。


  但。


  小哲苦笑,明白什麼叫百聞不如一見,說不定自己的自信這一回會害死他。
  如果說九哥是一頭千呎惡龍,他手上的能量最多也只是一頭麒麟罷了……


  兩個人止步。
  距離一個握手。


  「英姐叫你來?」九哥笑著問,雖然他覺得不太可能,反正奪氣台一戰英姐大概是贏定了。
  「是我自己想來。」小哲也笑,僵硬了些,他媽的或許自己第一次這麼想跑。
  「哦?生命不美麗嗎?」九哥有了點興趣,看著眼前這個明顯不是莽夫的男人。
  「錯估了對手,還是不能跑,然後我今天大概知道誠可貴怎麼寫……」小哲看著九哥,眼睛只有恐懼,卻沒有後退的意思。

  太扯?
  別鬧了。

  對別人來說,那是一個中年人,腕力可能還沒有二十。
  但小哲看來,自己眼前的是一頭漆黑的盤山巨龍,他正張大口向著自己。
  而小哲之所以沒有跑,之所以沒有跪地求饒,不是因為莫須有的堅持或尊嚴……有誰面對一頭龍還能有你他媽的尊嚴呢?




  而是身為一個賭徒的他,還扣著一張皇牌——








#
  「請多指教,回春之手。」九哥笑,伸出右手,打開,手上圖騰流轉,對這個對手實在不能失禮。
  「多多承讓,死亡之握。」小哲笑,握上右手,鎮靜,手上圖騰璀綻,對這頭怪物絲毫不能大意。



  兩顆太極靠近。
  兩顆太極激撞。





  唰!





  太極互相碰撞,小哲呼細漸重,他看到公園一個人握這一張張票根嘆著明天如何是好……
  太極互相廝咬,小哲表情僵硬,他看到一個有為青年在河邊說自己生不逢時,看著下面的水池……
  太極互相衝突,小哲閉上雙眼,他看到一個老人在街頭賣著水果,桌子上是一張一張的無薪假通告……
  太極互相吞噬,小哲張口乾吼,他看到一個大學畢業生在國內走投無路只好出國再戰,手上握著學貸的票……



  小哲的太極就這樣被九哥的太極吞噬……

  一點一點的……
  一毫一毫的……

  小哲太極沒有光芒的前一個剎那,他看到最後一個可以完全擊敗他的畫面——


  那是一張紙。



  兩個數字,一個英文。


  2
  2
  K

  ——












  「哇!」

  小哲震開,口中吐出一口血絲。
  半跪下來,腦子裡都是無盡的悲傷。

  卻沒有放手。


  「你知道你不會是對手,為什麼不放手?」九哥漠然。

  在剛剛交鋒中,他當然看到小哲手中的抵抗,看到很多台灣人溫暖畫面在眼前掠過。

  但是,遠不夠。

  自己扛了八年,瘋狂鍊化的悲願,不是這麼點希望能量可以彌補的……遠遠不是!
  溫暖的祈願無論質與量都不及悲喪祈願的一半,甚至不知道有沒有十分之一。

  「因為我,還有一張牌……」小哲喘著大氣。

  看著九哥。
  右手用力一握。

  掌心白色太極再燃!

  「什!」








#
  「什麼!」九哥震驚,他當然知道這是什麼!
  「時代會變,台灣一樣充滿絕望,或許會,但你他媽的或許不,會!」小哲咆嘯,有手青筋炸裂,聲聲發自靈魂!
  「台灣或許很爛,或許很不團結,現在是這樣,但以後說不定不是!」小哲笑,他剛剛之所以不敢打這張牌是因為這張牌尚未成熟,但現在管不了這麼多!

  而且,奏效了。

  「為什麼,因為這裡始終是我們的故鄉,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會是!」小哲知道九哥一定看到。
  「我是台灣人,你也是台灣人,我們活在中華民國,我們充滿絕望,但希望還是有,幹還是,有!」


  看到不論現實與虛擬,全部的人都在台灣做同一件事。
  看到不論原本是什麼身分立場,全部的人都貫徹一個信念。
  看到沒有人內戰,全部的人同成一氣對外宣戰。

  看到一個螢幕。
  看到一個小女孩。

  看到她遠在他國。
  看到她拿起稿。

  看到南台灣人,已簡直就是被逼姦的方式與心情,遠在他國無可奈何,絕望且木然的說——



  「我是.....中國人,我.......」







#
  「倒吧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小哲嘶吼,手上的太極無陰流轉——

  轉過了千言萬語。
  轉過了千萬碎心。
  轉過了同仇概氣。

  轉過了九哥手上那悲傷的融體。

  轉過了那條龍的咽喉————









  ?


  咦?
  不見了?

  他的麒麟。呢?

  他的太極無陰,呢?






#
  「你覺得,區區一個事件,可以輕易打破台灣這麼久的了無生機嗎?」九哥臉色漠然,右手的圖騰再一次吞噬那點鱗光。

  一切都如此理所當然。

  小哲,傻掉。
  他的最後一張牌,沒了,嗎?

  輸了,嗎?

  小哲看著九哥,看著那黑龍猙獰的眼……








#
  「恭喜啊你贏囉,來來鼓掌喔喔喔哈哈。」九哥抽出右手,拍拍手,笑了。
  「什麼……?」小哲愣然。
  「對啊你那個牌不是還沒成熟嗎,成熟了說不定我會輸啊哈哈哈。」九哥笑笑。
  「啊?」小哲呆然。
  「何況,今天也是我的最後一天,是吧?」九哥雙眼微垂。

  想起他一個人,扛起這天殺的悲哀祈願,整整八年。

  八年前,他接下這個祈願,用台灣人的悲傷化做兵器,去阻止更大的悲傷。
  八年前,他想不到這祈願會這麼重,台灣的悲傷每每都要挑戰他控制極限。
  八年前,他想不到自己八年後會這麼期待八年後的今天。

  滿腔熱血的八年前,滿目流淚的八年後……

  「你說的對,台灣或許不會更好,但或許會。」九哥拍拍小哲的肩膀,錯身而過。
  「你……」小哲不知道要說什麼。

  他輸了,又不像輸了?
  這就是自己一直想贏的男人,嗎?

  「告訴英姐,好好幹。」九哥推開門,享受不再是領導的呼吸。


  最後一次,到這個窟了呢。


  「等等……!」小哲轉身,卻又不想拉住九哥。


  只是覺得他的背影看起來,好單薄,哪還有一頭千尺巨龍?。

  「然後我也是台灣人,不要老是把我當大魔王啊受不了,我比誰都希望輸掉。」



  九哥的背影舉起右手揮一揮,走上樓梯。



  「你要去哪裡?」小哲不知不覺也舉起了手道別。

  是禮貌,還是敬意?

  「有一個姓黃的雜碎的老二需要握一下,對了他的名字裡有一個安,我還是很忙的兄弟。」



  消失身影。



  留下一小段的,尋常凡人的腳步聲。





(周子瑜聲明稿與黃安那個大家應該都很熟了吧?)



《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265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Geng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八握》2016.01... 後一篇:【L.V4000】我怕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o312345ALL
【FGO】泳裝莉莉絲 吸NP 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