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關於青土山

作者:陸坡│2017-09-18 02:15:28│贊助:14│人氣:2220
以下是關於小說《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內出現於《青土山鬼話》大兵日記中,幾篇在故事裡有出現的記載,放出來給大家參考,和回味一下裡面的故事和本篇有什麼不一樣,基本上都是我用來參考小說的故事。

---


一《大寢門口的黑影》

這是我在這裡當兵學長跟我說的,到現在還是覺得不可思議。學長說當時他們正在搬遷,因為整修連舍的關係,加上現在因為募兵制廢除的關係,兵沒那麼多,要將原本的大寢改小,故,就變成學長們必須到樓上別的連隊混在一起睡。

而有天晚上,學長因為站安官,而從上鋪爬了起來,通常因為睡前班長就會宣布站哨的人名,學長就脫下上衣睡覺,在穿迷彩服的時候,學長迷迷糊糊的打呵欠走出去,準備跟安官交接,正要走出門時,他看見正對大寢的廁所,有一個很長的人影?頭中間還有奇怪的小點?起初他以為只是小燈照著上一班安官的影子,或是有人上廁所的影子。沒多想就走到安官桌,發現站安官的學弟已經睡死了,他笑笑的想說難怪沒有來叫人。推了一把學弟想把他叫起床。

然而那學弟卻被學長一推應聲癱倒,整個人直接癱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學長嚇到,趕緊把人扶起來喊著那學弟的名字,大家聽到聲音也都跑了出來,都見到那學弟癱在那邊一動也不動,這時候連長官也來了,叫了該學弟的班長連夜把他送到軍醫院。而學長在混亂之中透過人群的縫隙看見那大寢門口,有一個黑影,如同剛剛在廁所的那黑影,而這時他才看到那奇怪的小點,是一個紅潤的嘴唇,而慢慢的裂開嘴,露出驚悚的笑容。

有些人不相信,但我相信學長的話,因為我就是當晚昏倒的那位學弟。


---


二《油庫哨》
聽說營區三連不在營區內是在獨立的外頭,在從營區到三連時候常會經過幾棟白色廢棄的建築物,問過士官長那是什麼,士官長只說是廢棄不用的油庫,而看見旁邊有個哨點,我們幾個兵就打去討論起來,該不會晚上還要自己走來這裡上哨吧?鬧哄哄的聲音,被士官長罵了,但士官長也跟我們說了關於這油庫的故事。

那油庫為什麼廢棄?主要是過去在士官長還只是小菜鳥的時候聽過大前輩說哨上曾發生一件事,所以往後就勒令不准在派兵站哨。油庫是一個四方建築物,上面有兩個哨亭,副哨亭四周的三面牆上都開了小窗口,方便站哨的小兵在稍所中觀察樓梯上來何人?那角度設計的很好,在哨所裡頭的士兵,從外觀看有視覺上的死角,所以爬樓梯的人是看不到的。油庫的正哨跟副哨在斜對角,隔上點距離。副哨三個小窗,有個開口是面對正哨,但是正哨小窗戶開口卻奇怪的做在別側。故,正哨的兵進到哨站裡看不見副哨的人,但副哨卻可以透過小洞直接看見正哨。因為正哨下哨會經過副哨門口,所以有時後查哨官會騎著機車來簽名過後,正哨無聊,都會偷溜去副哨聊天。

有一天副哨待在哨內透過小洞一直看查哨官到底來了沒,那天很奇怪原本固定時間來的查哨官,突然慢了很久都沒到,估計可能機車拋錨了。因為樓梯地方看不到哨所,所以長官規定只要哨所看到有人從樓梯走上來,都要開手電往外閃,代表哨所裡的人沒有發呆偷睡覺,很認真的在職勤站哨。

而遲遲不來的查哨官,讓副哨等的煩,就開始朝其他小洞亂看,他轉頭看向正哨,突然一驚,看到了一件不可思議的景象,臉色發白的說不出話來。正哨學長正在椅子上打瞌睡,在那學長背後的死角,有個穿著白衣的女性,披頭散髮的站在空中,頭往下看,黑色長直的頭髮遮住整個臉,像是看著小歇的正哨。最恐怖的那女性的白皙的手指上,留著鮮紅長又尖的指甲,不停的交互磨蹭著。然後副哨突然感覺到肩膀一陣冰冷,不知道什麼時候紅色的指甲竟然出現在他的肩膀。

等到查哨官騎了機車到了油庫時候,正哨跟副哨兩人都不見了,怎麼找也找不到人。而在那兩人失蹤之後的幾天,被人找到陳屍在營區山裡的樹林中,而當天同時也有一則新聞,說在山中找到一具塗著大紅色的指甲油的無名屍。


---


三《四哨》
這個營區雖不大,但是最麻煩的就是連營內營外總共有多個哨所。傳說過去是十二個哨都有發生大大小小的靈異故事。而哨所中最有名的,就是四哨的鬼故事。那是過去一個頗有逃兵前科的老兵,傳聞他當兵前跟女友很好,當兵被分派來到青土山這,因為太思念女友,常常逾假未歸,甚至逃兵被關緊閉。最後因為和女友感情出了狀況,被兵變就在四哨上吊自殺。當時這位老前輩站得是夜哨,等到大夥發現時,已經為時已晚。

就這樣過了幾天後,開始是這位老兵的同梯和軍中好友們,開始聽見他的聲音。後來慢慢的不止同梯好友,每個上哨的兵都發現這個同袍的存在。生前這位鬼老兵就挺照顧新兵的,但不受到志願役喜歡,許多軍世家的非常討厭他。

每個來這的新兵,一定會被班長叫去站四哨教育,當兵一天有時候總會輪到兩班哨。站哨一次就兩小時,很無趣,哨兵每個站久了就不知不覺得想睡覺。而巡邏的長官也會趁機抓住這機會,開你士評會,把你的假扣光,讓你能繼續在軍中做牛做馬。

想睡不能睡多麼痛苦,你都懂吧?而這位鬼前輩相當好心,會在巡邏長官快到時提醒打瞌睡的哨兵起床,免受責法。怎麼叫醒你,聽說感受到的兵,都不會想在經歷第二次。而這個兵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流連忘返在軍營中,原本以為做法讓他好好升天。但是隔了不久他又再次出現,讓人對於這位老兵的死產生懷疑。

這位士兵真的兵變自殺?還是另有原因?能知道他現在還是在那四哨上,等著其他上哨的士兵來陪伴他。


---


四《人頭西瓜》
這是軍營裡一位班長告誡我們沒事不要去舊倉庫的故事,那邊以前是個大通鋪後來發生這可能的事情就轉成倉庫了。過去有一位鄉下來這裡當兵的小兵,因為人老實,常被連上的老兵欺負,被外省老長官罵是個傻二愣子。小兵家是種水果的,所以常常有事沒事,就會跟他同梯聊家裡的果園。每天小兵數著可以退伍回家的日子,連上士兵發現阿邦睡覺會有夢遊的現象,還會說夢話,大夥兒知道後,都拿這件事笑話他。

有天出操,一群人被帶去後山彈藥庫旁整理周邊環境,太陽毒辣,讓士兵揮汗如雨,邊做小兵就跟他其中一位同梯聊起西瓜,說:西瓜要挑熟的才會好吃,只要朝西瓜敲一敲,好的西瓜敲起來的聲音就像是敲人頭的聲音。小兵說著就突然被人往他頭上那敲去。原來是幾個老兵把他圍住。一群人捉弄的就朝小兵的頭猛敲,阿邦被敲的疼,像他們求饒,但沒人搭理他,被打得暈頭轉向。

當天整理完彈藥庫,又加上夜間訓練,晚上小兵累的半死,不一會就在睡著了。傍晚的營區都非常安靜,令人想起暴風雨前的寧靜,那股安靜總讓人不寒而慄。
就在同時,營區突然傳出怪聲響。

叩叩!刷!

這時又兩聲叩叩! 接著又是刷的一聲。這聲音竟然是從軍隊大寢室來?當時站哨的人聽見聲音往寢室內查看,開了手電光往大寢裡頭照去,這不照還好,光一照就傻了,一股噁心的反胃敢擁上來。大寢室到處都是血和人頭,無頭屍體被任意丟在床上,那屍體血水不停的從斷頭的地方溢出、噴出,沾染在軍服和白色的被單枕頭上。站哨的士兵看了整個腿軟,爬不起來,手電筒從手中喀的滾了下來,光胡亂的往前照,他見到兩個人影,正確來說應該是一個人拖著另一個人行走的人影。

那人影越走越近,越來越清晰,站哨的人看清楚那人影是誰,那個滿身是血拖著人的就是那鄉下來的小兵。小兵手拖著的是今天早上欺負他的老兵其中一人,那老兵被阿邦的手結實的掐住喉頭,整個吱吱啊啊發出不出聲音,拼命掙扎,另一手則拿著步槍上的刺刀。

鄉下的小兵坐在自己的床上,將那學長的頭好好的撫摸,往那學長的腦袋瓜用手敲了兩下叩叩!清脆的聲音,這個瓜熟了……說完,阿邦右手高舉著手上的刺刀,當著他同梯的面。把刀插入老鳥的咽喉裡,鮮血立即四濺各處,插入刺刀左右搖晃,最後刷的一聲,把學長的頭給砍了下來。


---


五《軍械室的軍官》
我是營區某個連的軍械士,我要在這裡寫下一個流傳在這個營區軍械士傳說的鬼故事:當年國共內戰,國民黨退守台灣,故在台灣做為反共之地,這也讓當年許多跟隨的士官兵一併來台。這營區有一位跟著國民政府來台的老輔導長,雖然說來的時候也不算老,挺忠心且又能幹的人材。因為家人多留在中國,自己對於家人的想念,就特別能理解當年許多少年官士兵想家想退伍的心情。

老軍官自己當然也想退,但他告訴自己得拿到月退,等到好時機自己就可以跟著政府返回家鄉。他一直這麼相信著,但直到他被告知永遠也回不去的的時候,他無法接受,寫了信請求返鄉,卻被判了叛國罪得上軍事法庭。因為太過於相信政府的謊言,而當得知真相時軍官無法承受,而選擇在軍械士裡頭拿起手槍,朝自己太陽穴上開了一槍,憤而自殺。這是藏在層疊積灰塵的資料內,政府見不得光的某段故事。不光彩被軍中壓下來的記錄。

而在這軍官自殺以後,那把自殺的手槍卻意外的失去蹤影。在多年後軍械士裡又傳出槍響,死去的也是一名軍官,而巧的是該名軍官的死法跟過去那老軍官的死樣一模一樣,都開槍從太陽穴自盡,炸花半邊臉,而手上握著一把老舊不知道編號的手槍。詭異的是不管怎麼收好這案發現場的「槍」,它總會不翼而飛,最後一樣死法的人越來越多,就越來越多人開始傳起這段故事。

聽說這是死去不甘老軍官的靈魂,在抓交替,報復著當年的政府。


---


六《三連的廁所》
我們三連是一個很奇妙的連隊,雖然有營區但連隊卻不在營區裡面,主要的工作就看守砲車的彈藥庫。我們的連上的宿舍非常的老舊,只有平房,而且更可怕的是廁所不在宿舍內,而是在外頭,晚上幾乎沒有路燈,故我們貪圖方便往往就在水溝旁小解。

但有時候要拉屎一急真的沒辦法就在外頭隨地便溺,就得呼口氣跑到那廁所,三連的廁所像公廁,跟澡堂合在一起。只有老舊的蹲式馬桶。而那次我就那麼好死不死的想上大號,還好不是就寢只是晚上訓練的時間,我就脫隊去廁所解放。

當時還沒到熄燈,但廁所的燈似乎不堪用,不僅光線黯淡,還壞的一閃一閃,讓人真不想待。這時我正解好準備穿褲,就聽到一陣奇怪的聲音,常聽到大家說這怪廁所各種鬼話,我也就沒多理,只想趕緊離開這裡,而當我轉開門往外想跑的時候,卻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傻了。

我上廁所隔壁的廁所間,門震動著,還傳出一堆奇怪的聲響,這時候上頭原本就在閃爍的燈泡,變得越來越不對勁,閃的像是快要爆炸一般,這時我聽到隔壁的門又晃動的更激烈,像是有東西快衝出來一樣,我閉上眼睛就往外衝,頭也不回的跑回操課地點。

之後跟一些人說,有幾個人信有些人則說我在亂講。而其中有一位學弟跟我提起是不是那間廁所?我想了想點頭,他說還好我沒有上那間,聽說那間好像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被壓在廁所下,只要上了那間廁所的人沒多久就會到八么八報到,聽一位八么八驗退的學長,被問到那間廁所只很失控的大喊大叫說:「祂想將我拉下去!」


---


七《不見》
我的同梯不見了!說也奇怪某一天他還在,不、不!其實應該這麼說,今天突然沒有人知道他。昨天吃完晚飯後,他說要去上廁所,我就先回連上,準備洗澡拿臉盆,因為澡堂跟廁所是合在一起的,所以我本來以為會遇到他,但是卻沒有。我以為只是單純的碰不到面,誰知道一整天都沒看見他,其中還有幾個人問起我有沒有看見他,我都搖搖頭。

而很奇怪的當天值星官沒有晚點名,也沒有查勤,我看見同梯的床空空的,最壞的想法是他不會逃兵了吧?抱持著這想法,我迷迷糊糊的睡著了。隔天,也就是今天,我在跟別人問起,很奇怪的是大家都不記得有這個人,覺得我是不是睡迷糊了,我本來還覺得那群人是在跟我開玩笑,但最後沒想到連長官都不記得有這個人!

我的同梯無緣無故的消失了,連我都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記錯了。我決定將這個問題告訴值星班,班長搖搖頭面無表情的對我說根本沒有這個人。我嘆了口氣,為什麼只有我記得一位大家都不知道,好像從來沒有過的人。而在我謝過值星班長,離開之後,發現班長寢室的門有個小縫,我不知哪來的好奇心就往小洞裡看去,發現班長一個人坐在床上,嘴吧不知道在碎念什麼,一邊拿著打火機啪的起火又消失、起火又消失。

隨著打火機一閃一閃的火光,我仔細聽值星班不停的碎語說:「為什麼有人還記得……處理掉嗎?還是讓他消失?處理掉嗎?消失?會不會被發現?果然還是處理掉嗎?會不會被發現?處理掉嗎……」

我頓時毛了起來,立刻跑回大寢室跟大家待在一起。

同梯的消失和值星班怪異的話,讓我發毛好一陣子。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忘了,但是之後值星班長似乎也不見了?


---


八《被分屍的女人》
我只是整理許多學長、長官、學弟還有一些外頭聽來的關於營區內「分屍的女人」這件鬼故事,但很奇怪每個人說的版本都不一樣。我就直接把我聽到的剪短寫上來大兵日記裡:

一、奇怪的女人
聽說過去站大門的士兵有在半夜看見一位全裸的女子跑到營區來求救,說是自己被人強暴,但營區在深山野嶺,別說是人了,最近山下的住家開車上山都要半個多小時,實在詭異。最後那女人狂敲著軍中的大人,一邊哭喊的越敲越急,不知道何時那哭喊聲竟然變成詭異的笑聲,站哨的兩位軍人互看覺得不對,就看見全裸的女人邊敲門邊對著他們大笑,最後停了下來說:「沒關係,下一次我會進去的。」然後頭頸就突然斷裂,整顆頭顱掉了下來,下得站哨士兵趕緊打電話給戰情室,但隔天一群人打掃卻沒發現什麼女人和頭顱。

二、找腿的女人
營區裡中有一些荒廢變成倉庫的大樓,因為這邊鬧鬼鬧的兇,長官替換調走的次數也快,通常都待不久,但聽到有一位意外待了六、七年的長官跟我說關於餐廳的故事,而現在那餐廳改成其他用途,晚上理所當然變成禁地,聽說只要晚上待在那裡就會整個人發寒。故事是說在餐廳還有使用時,發生過伙房兵晚上打電話叫小姐進營區,但卻酒後亂性完事後被用菜刀殺人滅口,聽說在爭吵中砍斷了這酒家小姐的腿,而死亡。據說曾經有伙房的學弟早上太早來準備,要洗米時,發遠處放東西的倉庫有怪聲音,打開門開燈一看,一個沒有腳下半身是血的女人在地上爬,嚇得學弟落荒而逃,而當天不知道為什麼每個吃飯的士兵都覺得飯菜有股鐵鏽味,傳聞是那群殺死女人的伙房兵把那小姐的腳給煮了。

三、等待的女孩
這是在早我一步退伍的學長提供的鬼故事,故事來由不詳,但據學長說他看過這個女人。事情發生在學長換哨的時候,當時因為學長上下班哨剛好都是夜哨可以補休,太晚不敢一個人走回連上,就乾脆多等半小時,等另一個不遠的哨點的人下哨一起回連上。下哨回連隊會經過的廊旁邊上山舊營區的步道,而當時走到一半,跟學長一起回連的人就突然說:「欸,你先回去好像有人要我等他。」

學長人就傻了,那麼晚是要等誰?這時他也聽到一個聲音說著:等等我。聽起來像是連長?或是某位長官的聲音。但很怪,學長推了那人說不要理他,我們趕快回去,說完就拉著那人快步走,但是聲音依然傳來,並且越來越大聲,學長和另一個人都毛了起來,趕緊用跑的這時,學長回頭望去,差點要大叫,一個奇怪的女孩在後頭搖搖晃晃的追著他們跑,而且她沒有手臂,用著有如男子的聲音喊著:「等等我,等等我。」直到現在學長還是不知道自己到底看到的是什麼?


---


九《晚上的中山堂》
這只是傳說,真實性不知道也沒有人遇過,傳聞老營區上面有一間廢去的中山堂,雖然已經破爛不堪,但是裡頭的放映室,放映機和影帶都還完整的留在那裡。傳說如果挑對日子上去,你會看到過去中山堂還在使用的樣貌,並且可以入場看電影,裡面會擠滿許許多多的軍士官,而後你會找到一個空著的位子,坐下來跟著他們看著一場電影。具說會撥放許多愛國片和老電影,而你不知道為什麼觀眾往往會在詭異的情節中發出笑聲。而電影一部接著一部的放映,一直放到到天亮,當你發現為什麼那麼久還沒天亮,也許你已經去了中山堂會繁華的年代,跟著那些軍士官一起,直到永遠……永遠活在電影的轉盤裡頭。


---


十《紅衣小女孩》
我家裡是開公廟的,原則上這營區的磁場很怪異,尤其當我拿到這本奇怪的大兵日記,意外的發現還有許多我不知道的事情,而這裡我想簡單敘述關於青土山營區見到的「紅衣小女孩」。原本紅衣小女孩,主要是台灣靈異節目中一段於臺中北屯大坑風景區上,登山隊錄影機拍攝遊玩影片。而在登山隊拍攝留念時,後方有一名身穿紅色衣服童裝的「小女孩」,怪異臉孔十分蒼白,而且表情有如厲鬼,而登山隊員其中一人在事後隨即去世。

但我在青土山所見的該名紅衣女孩卻與影片中不同,並且感覺到她與過去我公廟的孤魂野鬼有所差異。但也不同於神明那樣磁場,是一種抓摸不定的存在,有一說紅衣小女孩是「魔神仔」,而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魔神仔,我只知道這紅衣小女孩並不是我們常人可以對付的。她某方面超越人的認知,並且也許連科學都無法驗證她是否真的就是如此樣貌,也許是我們眼球水晶體所投射的身影展現的樣貌也說不定,但很明顯跟我與大坑風景區山上那紅衣小女孩感受不同。

而也許紅衣小女孩只是我們人所稱,是「她們」而非「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260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留言共 3 篇留言

JJ
求封面圖

09-18 13:42

Itachi
失蹤人口回歸,希望繼續寫營長和佑佑的故事啊.他們消失后去哪裡除靈的故事最好加多一點互動(私心)

09-18 17:20

陸坡
其實新小說會出現,不過很後期就事了XD09-19 00:40
仙遊者
趕快生出來(拍桌

11-09 03: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eivnMoleaf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超能懸疑劇... 後一篇:[達人專欄] 感恩讚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son0816021親愛的大家
最近畫了碧藍幻想歐羅巴的同人圖 有興趣的人歡迎來小屋看看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99599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