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短篇】拾荒

作者:SoMe│2017-09-16 22:26:24│巴幣:46│人氣:382

  返家的那條路總是靜的,若把可有可無的廣播關上,就只餘下嘈雜的汽車引擎聲,靜的不可思議,像是聲響被山中的鬼魅緘默。陸從副駕的林肯包中拿出一包菸,祈求它帶給自己一些溫暖。

  道路左側一排反光貓眼發著警示的紅光飛逝而過,刺的陸雙眼有些疼。他不太愛亮的有些燥的路燈,反而這些貓眼燈讓他覺得踏實些,總會讓他憶起他的女人。

  照上強光,欲吞嚥人雙眼那般奪目;黯淡的月下卻毫無一絲光亮,只在幽黯之間潛藏,靜謐地等待。他的女人像極了貓眼,或是某種行星,折射太陽炙灼的光亮,自己卻沉默不語。

  陸瞥了一眼頭上的後照鏡,後座被安全帶繫著的流木隨著車子不斷搖晃,散發著淡淡的木香。女人不大喜歡家堆滿這些東西,但總任著他,只有在撿拾這些破銅爛鐵的時候,他才能確切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回到家時女人已經睡了。他躡手躡腳地在擁擠的客廳選了個角落,把木頭擺上,退後兩步看了幾眼,隨即轉身不再理會。

  陸灑了些飼料在魚缸,盯著魚缸裡的燈魚四竄,他得到一天以來未擁有的滿足。他不去過問原因,只是單純地享受著過程。在這方玻璃缸以內,是他可以掌握的世界,魚腥味濃烈與滿布水垢的世界,不大卻也足矣,他一向沒什麼野心。

  「又撿了什麼回來?」女人被吵醒,從房間緩慢步出,睡眼惺忪地問道。

  「幾塊木頭。」陸順勢點起一根菸,「想著給魚換個新家。」

  「弄好了就早點睡。」女人掉頭走回房間,留下陸倚著窗吞雲吐霧。

  他望向窗外,卻只看見自己的倒影,一張不帶有任何情緒的臉龐。他已經三年沒有任何收入了,全仗之前留下的些許存款與女人的接濟過活。但他沒有任何心緒去工作,不打算得過且過,卻總在夜幕低垂時才驚覺自己又虛度了一日。

  拾荒是他的樂趣,養魚是他的救贖。他承認自己是廢物,他的夢早已深埋在童年的荒煙漫草,又或者,誰說一定要擁有夢?

  他滿足於自己狹窄而散發著霉味的世界,僥倖地活在女人地屋簷下,為了女人感到愧疚與遺憾,但他不做任何改變。

  改變。他呢喃,隨即像是口誤馬上抿緊了唇。改變並非不需要,而是他更喜歡在一些被遺棄的、不再需要的事物上找尋美麗的原萃。那總是令他怦然心動勝過於一個嶄新的事物。

  陸捻熄了菸,關上客廳的燈走入房間。

  他是被豢養的獸一如他的魚,而他酷嗜這般滋味,只在極少數的片刻感到憂傷。




  芃的男人緣一向糟糕透頂,偷搶拐騙都遇過,最轟動的那次在她把孩子拿掉以後,她的男人馬上盜領了她所有的存款消失無蹤。她坐在空蕩的家裡,忍著腹部的劇痛,用手剝開好幾片安眠藥,一粒一粒地吞直到昏迷。

  但她終究是沒死成,當芃睜開雙眼,伴隨著直衝腦門的昏沉與痛楚,她的執念也跟著煙消雲散。從此她是個靈魂走失的女人,冰冷而漠然。

  不要孩子、不要披上白紗、不要在夜景下浪漫相吻、不要戀人拿出一大把玫瑰花說些浪漫的情話。她是一潭死水,若孤獨能夠讓自己免於傷痕,那她一輩子不要戀愛了。

  芃寧可她的星球荒蕪,她不要與任何人接觸。這些年來自己心頭上補不盡的瘡疤教她怕了,終於看清情愛的轟轟烈烈是星殞的遺跡。

  但她遇上了陸。

  這男人不慍不火,在他身上,芃找不著任何她過去男人會有的要素──浪漫、主動、熱情。他像是蠟燭上一簇貧弱火苗,靜靜地焚著。芃挺不擅長應對這樣的人,她總害怕一不小心就給澆熄了。

  第一次見到陸是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一個枯燥的禮拜三下午。芃習慣午餐在外面隨便解決,她和同事在咖啡館坐下,嚐著乏味的簡餐。同事喋喋不休地談論主管多機車、案子做不完之類的話,芃無心於此,她的目光流連於咖啡店內吵雜的人群,感到有些疲倦。

  她很快地被窗外的景色懾住了目光,那是一個穿著米白色襯衫男子,獨自坐在咖啡店外的一張長椅上。並不突兀,反而像是從有生以來他就已經在那兒了,但芃卻無法將目光移開。男子不發出任何聲響,不使用手機,只靜靜坐著,凝視著周遭,像極了一株止於風中的海芋。

  海芋,這是她對陸的第一印象。芃納悶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她著實在陸身上感受到了濕漉的泥壤氣息,卻又不教人感到膠著,而是十分清澈,帶有某種無垢而軟弱的純粹。

  芃被同事的觸碰拉回注意,簡單應付了幾句,起身離去。她飛快的把這些拋在腦後,這是她的習慣,只留下深埋在心中的一丁點暗示。

  前後約莫五六次,她總發現陸的身影,同樣的位置、同樣的姿勢、同樣的眼神、與同樣的清澈。

  「我以前還挺喜歡那裡的。」面對芃的疑問,陸倒沒有過多的驚訝。

  「那裡?你說那張椅子?」

  「椅子、人群、街道、氣味,都喜歡。」

  「那現在呢?」

  陸凝視著芃好一陣子,輕柔地笑了笑,寵溺的。「更喜歡了。」

  「是嗎。」芃輕哼了一聲,裝作不在意的回過頭。

  要到很久以後,在芃愛上陸之後又過了許久,芃才能稍微勾勒出陸的那番心思。那是一種隸屬於嬰孩或幼獸的純粹,不帶任何浮躁的情思,是芃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再找回的,也是使她的城徹底陷落的原因。

  芃不在乎陸能否賺錢養家,她的薪水夠支撐他們兩人生活,儘管偶爾會有些吃緊,但還足夠他們添上幾件喜歡的衣裳、幾本喜歡的新書、幾個悠閒的午後。

  我要從梳妝鏡中望見你寬厚的背影,望見你右手夾著的那支菸,蒸騰縈繞整個房間;我要在最深的夜,開門被未熄的燈刺眼,讓你接過我的風衣,掛在門口的衣帽架;我要你偶爾會愧疚地笑笑,試著不著痕跡地用細心補足,那些你覺得你所虧欠的部分,儘管我不這麼認為。

  芃不再期盼愛情轟動像是過去那般,她喜歡陸與自己現在的模樣,有些淡,但很有滋味。

  她的星球,廣袤無垠的荒野上,正悄悄綻開一朵海芋。

  她走過,彎腰拾起,栽在乳白色的瓷瓶。陽光從側窗灑下來,倒也開得滿室芬芳。


(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244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大漠倉鼠
多麼美好的生活,苦中有樂而非苦中作樂。

09-16 22:47

SoMe
喜歡苦味也喜歡甜味,有大人的味道(不是
生活有酸甜苦辣這般滋味,嘗不遍卻也嘗不膩09-16 23:57

森認識的那個芃,男人緣很好但是運氣似乎都不太好

09-17 00:11

SoMe
羊認識的那些陸,一個個都向現實低了頭,沒有一個留下09-17 00:31
西瓜
我也快步上陸的後塵啦

09-17 00:40

SoMe
嗯...這樣是好還是不好呢....09-17 00:56
鯤島囝
芃看男人的眼光也不是那麼糟啊
很喜歡這樣平平淡淡的幸福

09-17 06:31

SoMe
是呢!!我也喜歡這樣的感覺!09-17 12:04
筆記用帳號
芃對現實的妥協不知是悲劇還是一種釋懷
然而芃最後拾荒的抽象描述,表現出了她對生活知足常樂的道理,算是好的結局吧

安穩就是一種幸福

09-24 02:08

SoMe
嗯xD
經歷越多,就越是覺得那些小確幸是人生中少有的幸福09-24 12:39
珀伽索斯(Ama)
本以為陸很糟糕,但看了芃的遭遇後,覺得兩人都一樣,
因此我認為這兩人可以在一起長久,直到地老天荒[e34]

09-28 19:33

SoMe
愛情的事情,怎麼也說不準呢...但既是有緣就好好珍惜吧09-28 22:2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odd8505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沁墨閣】如果我們沒有明... 後一篇:【短篇】與謬思女神的相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AKU761230可愛的路人
我畫了一隻貓幽~跳!!~進被窩裡 {睡覺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