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LOL】子世代散記──蒂瑪西亞篇

作者:藍兒│2017-09-15 12:55:50│贊助:8│人氣:337
1.  德邦三基友((!!
 
 
  那名青年光彩奪目地站在競技場上,舉起手中的細劍,姿態極其優雅地鞠了個躬,接受眾人的喝采。
 
  鄰近正午的豔陽灑在那深色的中長髮上,卻是反射出一抹璀璨如寶石般的紅芒,耀眼得令他不禁微微瞇起眼。
 
  「這下,連百姓們都能認可他了吧?葛倫。」
 
  「玄穹的劍術的確出類拔萃。我想,恐怕只有羅倫特家現任家主出馬,才能阻止他奪冠吧。」從露臺下看競技場,葛倫是一臉略帶敬佩的若有所思,「他真的很強……不只武術。大概就是做羅倫特家家主,他也沒問題。嘉文,你說呢?」
 
  「家主哪有這麼容易。」嘉文五世笑了,「看看現任的菲歐拉夫人,他還有很多要學呢。而且,我倒是覺得,作為皇守家的直系預定繼承人,你更該擔心自己一些。」
 
  「血統?我母親在諾克薩斯好歹也算家世顯赫了,沒事沒事。」
 
  「玄穹的父親是平民出身,血統認可是他該擔心的事。你啊,該擔心的是自身能力了。」
 
  「……」葛倫臉垮下來,「嘉文,你一定要這麼誠實嗎?」
 
  他天生像父親一樣沒什麼花花腸子,搞政治什麼的八成不能。但基於不可抗拒因素,他被族老推上了繼承人之位,從此過著水深火熱的培訓日子……
 
  「你沒有玄穹努力,也沒有你妹妹聰明。唯一的優點就和你父親一樣,老實無心機,令人放心。」
 
  「……搞不懂你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
 
  「加油吧。」嘉文五世拍了拍那個比自己略矮一些卻十分厚實的肩膀,「不然以後卡莉瑞拉不在,你和你的家族都會很辛苦。」
 
  「……我代替她去諾克薩斯算了。」
 
  「別吧,你會沒命的。」
 
  有些人的一生,在出生那一刻就被註定了。不論容貌、智商、努力與否,就只為了先天的「血統」。
 
  一如他,一如葛倫之妹卡莉瑞拉,一如玄穹……
 
  「對了,葛倫,告訴你一個祕密。」
 
  將頭湊到葛倫耳邊,嘉文快速說了一個只流傳在皇室成員和當事人間的祕聞。
 
  「……咦?!」
 
  看著葛倫吃驚的表情,他眨了眨眼,比了個「噓」。
 
  「真的假的?」
 
  「別說出去啊,他們不想公布。」
 
  就在這時,一個帶著笑意的悅耳男中音從兩人身後隨著腳步聲由遠而近傳來。
 
  「嘉文,葛倫!在聊什麼?這麼開心。」
 
  回頭,他們最親近的友人正笑著走來。
 
  近一百八的修長身材,穿著筆挺的劍士服,舉止大方俐落而高雅。而在那張混血俊美的面龐上,是和煦如朝陽的優雅笑容。
 
  玄穹羅倫特
 
  「沒,正替你奪冠高興著呢。看,還不多向人家看齊。」
 
  後面那一句,嘉文是對著葛倫說的。
 
  而葛倫看了玄穹一眼,發出一聲哀號。
 
  似乎明白了什麼,玄穹對著葛倫笑笑。
 
  「葛倫是該更努力些。」
 
  「……我知道了。」
 
  「話說,開瓶酒如何?替你慶祝一下。」
 
  「皇宮珍藏的酒?我很期待。」
 
  「恭喜啊~」
 
  「只給我和玄穹。葛倫未成年,只能喝果汁。」
 
  「蛤?!我都十七了!」
 
 
 
 
 
2.  其餘不重要
 
 
  喝足了飲品,玄穹和葛倫向嘉文五世道別,並肩離開內宮。
 
  無人的穿廊上,葛倫不住悄悄打量這個自己認識多年的朋友,感到自慚形穢的同時,在心中嘆息。
 
  「玄穹哥。」
 
  「嗯?」
 
  「聽說你快結婚了?」
 
  「……聽殿下說的?」
 
  「嗯。」
 
  「這個嘛……沒意外的話,一年內會訂婚吧。」
 
  「這麼突然?!玄穹哥,你才二十歲欸!」
 
  「沒差那麼多啦。如果真的如期成婚,大概也只早個幾年而已吧。」玄穹笑笑。
 
  「但,殿下說你不會繼承羅倫特家……為什麼?」
 
  「陛下打算讓我入贅汎家,我母親也打算從我表親那裡另覓繼承人。」
 
  玄穹說得輕鬆,葛倫聽在耳裡卻頗有晴天霹靂之感。
 
  入贅?!捨棄自己原有的姓氏、壓低自己的身分入他族?!
 
  這麼優秀的人,他這麼敬重的對象……他不能接受!
 
  「騙人!這也太委屈你了,菲歐拉夫人怎麼可能同意?!而且,上任汎家家主早就死了,也沒有成婚,汎家哪來血緣繼承人?!」
 
  「噓,小聲點,這裡可是皇宮。」
 
  「唔……」看著外表平靜的玄穹,葛倫眼神不甘,但還是降低了音量,「你見過你的訂婚對象了嗎?」
 
  「見過。我和她是青梅竹馬,長大後才分開的。」
 
  「真的是汎家血緣者?」
 
  「是的。當年汎家家主親自將人託付給我母親。」
 
  葛倫幾乎啞口無言,語氣都有些結巴起來,顯得格外乾澀無力。
 
  「那……你這麼努力……究竟是為了什麼……?從小接受的菁英教育、禮儀、武術、語言……已經花了這麼多時間心力了,玄穹哥,你不該如此的……你該成為羅倫特家下任家主啊……」
 
  「接受教育,是我身為貴族的義務。學了這麼多,我不一定要成為羅倫特家的主人,或許可以輔佐汎家。雖然汎家下任家主比我優秀許多,但這麼一個家族要復興,大概還是會有忙不過來的地方。」
 
  「……你就這麼妥協了嗎?為了政治?」
 
  「不是妥協。我很早就知道這件事,也接受了。」
 
  接受被包裝成一個精美的禮物送出家門?
 
  葛倫嘀咕起來,「感覺上根本是國主想扶植汎家勢力而出的主意。」
 
  「別亂說話。」玄穹輕斥,卻沒否認,「汎家連續兩代僅有一名直系血緣者,又不參政,如今地位已搖搖欲墜了,需要與分量足夠的家族聯姻來鞏固。作為與汎家世代交好的一家大族,這種決定並無不妥。」
 
  「那些我覺得不重要。」
 
  「這是勢力平衡的問題,你說不重要,有點草率呢。」
 
  「不,重要的是:玄穹哥你喜歡那個女孩嗎?」
 
  這下顧不上禮貌了,葛倫仔細盯著他,就怕錯過什麼蛛絲馬跡被他扯謊忽悠過去。
 
  沒想到,玄穹眼神飄忽了一下,嘴角的笑容突然多了一分模糊的溫柔,看得葛倫都愣了起來。
 
  「喜歡。」他的回答很清晰也很明確,「從小就喜歡了。」
 
  「……玄穹哥。」
 
  「嗯?」
 
  「要幸福。」
 
  葛倫的聲音表情無比認真。
 
  玄穹偏了偏頭,笑笑。
 
  「如果真的結婚了,應該會吧。」
 
  伸手,他輕輕揉了揉葛倫的頭。
 
  「別替我擔心這個了,傻弟弟。」
 
  「誰叫你這事摀著都不說。」葛倫一臉彆扭的扭開頭。
 
  「畢竟這目前也只是個共識而已,而且我不確定汎家想不想公開。」
 
  「我們是朋友!」
 
  「好好。這次算我的錯,好嗎?」
 
  大方認錯,玄穹還是笑笑,溫煦如初升的陽……
 
 
 
 
 
3.  不一樣的兄妹
 
 
  「葛倫,你真虛偽。」
 
  馬廄,葛倫目送玄穹騎馬離去,喚過車夫正想駕車回皇守大宅,上方的橫樑卻猛地翻下一名紅髮少女,碧綠如貓眼石般的瞳一轉,向上挑釁地盯著他,閃動著聰慧狡詐的光。
 
  這可把葛倫嚇了一大跳。
 
  「卡莉瑞拉?!妳怎麼在……快上馬車去!」
 
  「是~」
 
  看著她笑嘻嘻地閃身溜進馬車,葛倫一陣頭疼,跟著跳上車,一秒將窗簾拉個嚴實,並令早已見怪不怪的車夫趕緊驅車離開皇宮。
 
  板起臉,葛倫故作不悅,在心裡暗自祈禱自己此刻的模樣能多些威嚴。
 
  「模擬公文都作完了?」
 
  「廢話。」
 
  「各科作業都寫完了?」
 
  「當然。」
 
  「馬術課呢?」
 
  「蹺了。我又不是你,非上那玩意不可。」
 
  後面那句,葛倫多收了一個鄙視的眼神,卻又無從反駁。
 
  卡莉瑞拉的馬術之強可與專業騎師比肩,和他是完全兩樣的。
 
  「喂,有點熱。」
 
  「……」
 
  按下冷卻晶石的開關,馬車內的溫度很快降了下來。葛倫看著舒舒服服窩在軟椅上的卡莉瑞拉,心裡是一陣無力。
 
  平時要盯著她就不容易了,昨天特地請家教多給她指派一些功課,就是希望今天能將她攔在家。現在看起來……完全沒用啊。
 
  「就說不要隨便闖入皇宮了。想被當成刺客制裁嗎?」
 
  「嘻,你們的守備真弱。而且,蒂瑪西亞的法律,於我算個屁!」
 
  「……不要說髒話。」
 
  葛倫頭更疼了。
 
  他這妹妹,和他完全不一樣。鮮豔奪目,光彩出色,聰明得教他想撞牆。
 
  不過葛倫私心覺得,卡莉瑞拉被母親養歪了。
 
  雖然打從同一個娘胎出來,但他們兄妹兩人的命運截然不同。他從小在族老們的教育下長大,說是要準備和同輩競爭皇守家家主的位置,但由於資質並不出彩、不怎麼受到重視,混著日子倒也過得輕鬆。而卡莉瑞拉由母親個別教養,一成年便要遠行諾克薩斯,繼承母親的杜・克卡奧家。
 
  讓妹妹繼承母系家族這個決定,對他一共造成了兩個悲劇。
 
  悲劇一是:在知道母親的打算沒有絲毫轉圜餘地後,族老們立刻將未來家主的人選拍板定案。伴讀對象是未來國君,摯友是羅倫特家的嫡子,親妹妹是杜・克卡奧家家主……原本不甚聰敏、最不被看好的他,瞬間成為皇守家正式繼承人,被同儕狠狠羨慕忌妒恨了一把。
 
  悲劇二是:這樣分別教養下,卡莉瑞拉不僅看不太起蒂瑪西亞,甚至沒把他當兄長看過。就像剛才,她叫的是「葛倫」而不是「哥哥」。而且,在這樣截然不同的價值觀下,除了母親,完全沒有其他人能管教她。
 
  「注意一點。妳還沒成年,要是出事,會拖累爸媽的。」
 
  「跟我去諾克薩斯啊,我看媽一點也不欣賞這個道德規範能殺死人的地方。」
 
  「……」
 
  「對了!你說,等我到那邊後若送上蒂瑪西亞皇宮的平面圖當見面禮,他們會不會很歡迎我?」
 
  葛倫搖頭,「要平面圖的話,諾克薩斯八成已經有了,不差妳一份。」
 
  「重點不是這個喔。重點是,我能藉此展現自己的實力與忠誠。」
 
  「……」
 
  葛倫發現,站在她的角度,自己完全找不到理由阻止她。
 
  「話說啊,葛倫,你真虛偽。在嘉文五世面前就叫他嘉文,背後卻跟著玄穹一起喊他殿下。」
 
  「殿下希望和我們之間沒有地位高低的隔閡,不代表在外我們能失了禮節。而且,表面恭恭敬敬喊他殿下、背後卻叫他嘉文,那才叫虛偽吧?」
 
  「顛倒過來就不虛偽了?你不覺得很雙重標準嗎?」
 
  「……」無可辯駁。
 
  「葛倫,你真的太弱了。說也說不過,打也打不贏。若有天兩國再度開戰,我說不定會親手殺了你喔。」
 
  「……妳就這麼厭惡我嗎?」
 
  「不,這是我唯一能對你這蒂瑪西亞人表達敬意的方式了。」
 
  馬車停下,到家了。
 
  卡莉瑞拉豔麗地笑了一下,翻出馬車,一下不見蹤影了。
 
  而葛倫又在馬車上靜坐一陣,最後嘆了口氣下車,表情有些惆悵。
 
  這妹妹……和母親真像。一模一樣的跳脫,一模一樣的不受控制……卻又那般灑脫耀眼。
 
  「吉爾。」他對一臉習慣的馬車夫吩咐道,又嘆了口氣,「今天在皇宮遇到小姐的事,絕對不能告訴任何人。」
 
  「小的知道。」
 
 
 
 
 
4.  陪你一杯酒
 
 
  這一代,若問誰在蒂瑪西亞人緣最好,必說羅倫特家的玄穹無疑。
 
  溫和、內斂、完美的優雅,對誰未言都是先綻開一種令人如沐春風的笑意,像是永遠都不會失態,永遠都不會生氣。
 
  葛倫以為,這個近乎完美無缺的大哥哥就像他的言行舉止一樣,不可能有絲毫令人不放心的地方,直到那天……卡莉瑞拉在外遊蕩回來,卻是告訴他,玄穹正一個人在酒館灌酒。
 
  感到不對勁的他跟著妹妹出門一看,光撇見一邊堆疊的酒瓶數量他就嚇到了,看種類還是最貴最烈的那種。
 
  結果,留下妹妹,他一溜煙跑去皇宮搬救兵。
 
  不得不說此舉實在欠缺考量,驚動了第一皇女菲尼婭與第一皇子嘉文五世,兩人直接帶了一小隊近衛隊出宮,將夜裡還熱鬧著的酒館不動聲色地清場包了下來。
 
  隨著兩位皇族步入空蕩蕩的酒館一看,葛倫差點吐血。
 
  只見吧台後幾個隔間的其中一張桌子旁,卡莉瑞拉坐在一側提著酒瓶,又給玄穹上滿酒。看他一口氣灌完,又是一杯,腳邊還放了一打備著。
 
  而玄穹……任何一個熟悉他的人都會覺得他醉了,可偏偏那張染上醉紅的俊美臉龐上,一雙眼在昏黃的燈下依舊清明的可怕!
 
  「卡莉瑞拉!妳……!」
 
  「閉嘴!葛倫。」卡莉瑞拉不等他開口責備自己便斥喝回去,表情有著某種不耐,像是在看某個不識相的愚民,「玄穹有話要跟嘉文說。」
 
  「呃……?」
 
  聽到熟悉的聲音,玄穹抬頭,目光在眾人身上遊走了一陣,最後定在嘉文五世與菲尼婭身上,一如往常地笑了笑……但就是這樣熟悉的反應,配上那樣不搭戛的背景,才更讓人覺得詭異。
 
  「嘉文,菲尼婭殿下。在下決定繼承羅倫特家家主之位,將來還請多多指教。」
 
  「……咦?!」
 
  兩位皇室成員還沒反應,葛倫倒是先傻眼了。
 
  「玄穹,你不是……」
 
  他沒能說下去,因為對方的眼神閃過一分決然的狠意,堵住了他接下來的話。
 
  「葛倫,我會成為家主,為我開心吧。」
 
  但看著他的微笑,葛倫卻絲毫感覺不到他的心情有任何一絲愉悅的成分。
 
  毫無節制的飲酒、繼承家主之位的決定……結合先前的記憶,葛倫似乎明白了什麼,一時間難受得說不出話,點了頭,擠出來的笑卻比哭還難看。
 
  在場的顯然都是知情者,個個也都不笨,很快便理解過來發生了什麼。但……看一向穩重的玄穹都搞成這個樣子,事情似乎沒那麼簡單?
 
  就在這時,剛剛不見人影的卡莉瑞拉卻是拎著一個空酒杯冒出來,逕自替玄穹上滿酒後,自己也倒了一杯。
 
  看她的表情,倒是罕有的嚴肅。
 
  「玄穹。我,卡莉瑞拉,敬你一杯。」
 
  玄穹看了她一眼,拎起酒杯,沒二話便乾了。
 
  接著,菲尼婭像是做出了什麼決定似的轉身,一臉堅定地鑽入吧檯後,沒一會兒也拎了幾個杯子放到桌上,自己要了杯,什麼話也沒說,陪著喝了個精光。
 
  見姐姐表態,嘉文表情露出無奈,跟進了。看著酒由卡莉瑞拉注入自己杯中,發出一聲嘆息。
 
  「都陪你一杯吧,兄弟。」
 
 
 
  他們從未在宴會以外的時候齊聚一堂,卻也沒想到,真的出現這種場面,會是這種情況、這種時候。
 
 
 
 
 
5.  醉人不醉酒
 
 
  就在葛倫趕去搬救兵時,卡莉瑞拉卻是留在酒館,站在不遠處,一面放翻了幾個想對她動手動腳的醉漢,一面靜靜注視著。
 
  又幾杯黃湯下肚,玄穹突然起身,踏著穩定依舊、卻已不復以往優雅的步伐走入酒館洗手間,手撐在水槽兩側,狠狠吐了起來。
 
  來到他身邊,卡莉瑞拉看他不住嘔出混著胃酸的難聞酒水,將一隻手放到那略顯削瘦的肩上。
 
  「玄穹哥,你喝太多了。」
 
  一會兒,直到再也吐不出東西來,玄穹扭開水龍頭沖去穢物,漱了漱口後順便洗了把臉。抬頭看著水珠濕漉漉地從瀏海滴落,他卻是對著鏡中的卡莉瑞拉笑笑,一如往常的溫雅。
 
  「不用擔心,我沒事。」
 
  「……小心酒精中毒。」
 
  「不會,我也就偶爾喝一次而已。抱歉啊,讓妳看到這麼難看的模樣。」
 
  卡莉瑞拉默然,看著他轉身回到位上,又是自斟自飲起來,喝得一個叫兇!
 
  對於玄穹,卡莉瑞拉的感覺也是複雜的。有些憐憫,卻又帶著某種近似尊敬的感情──從小生在世家貴族,有著對家族無能的父親和強勢超常的母親,他像是被塞進模具的水果,被強行要求成長為不像自己、所謂「貴族」應有的模樣……卻又能將一切「完美準則」徹底吸收內化,變得比誰都像那個模具想要眾人呈現的樣貌。例如那個笑,反射動作般、習慣性的溫雅……
 
  看不下去他那種自毀似的模樣,她走上前坐到他對側,卻是取過酒瓶替他倒起酒來。
 
  「你感覺上心情真糟。」
 
  「很明顯嗎?」
 
  「或許吧。」撇了一眼一旁東倒西歪的大量空瓶,卡莉瑞拉再次替他倒上酒,「你是千杯不倒的體質嗎?」
 
  「不是吧。以前在你們家就被灌醉過。」
 
  暗中數了一下酒瓶數量,又將瓶口湊到鼻尖嗅了嗅,卡莉瑞拉看著他酡紅的面龐對比過分清明的眼神,忍不住蹙眉。
 
  「都喝這麼多了,為什麼不醉死算了?」
 
  「呵,我哪能醉?喝酒就算了,再失態還不被母親大人打死?」
 
  「……都喝成這樣了還能自我控制嗎?你還真可怕。」
 
  「有些算是求生本能吧。」
 
  「說不定呢。」又替他將酒注入杯中,卡莉瑞拉不動聲色地只倒了八分滿给他,「所以,發生了什麼事嗎?」
 
  「說穿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我的未婚妻……或說我喜歡了快十年的女孩,離開我了。」
 
  「……對我們這些局外人來說可能的確不是什麼大事。說真的,玄穹哥,我都不知道你有未婚妻,還這麼專情。」
 
  「噢,從前有的,是汎家的下任家主。本來再過幾天,國主就要賜婚了……呵。」
 
  看著空酒杯,卡莉瑞拉搖了搖酒瓶,將剩下的酒倒入杯中混了個半滿,又抬手像酒保點了一瓶。
 
  「我記得,家主是不能通婚的。」
 
  聽著她的語帶保留,玄穹卻是笑了。
 
  「還真沒多少人知道,我其實根本不會成為家主。」
 
  「怎麼可能?你這麼優秀。」
 
  「有些『優秀』是可以靠後天努力創造的。但我清楚,我母親同樣清楚,雖然我也是按家主的標準來培育,但我永遠差了那麼一點,達不到我母親、或是薇恩那樣。」
 
  「薇恩?」
 
  「嗯?還沒聽說過這個名字嗎?她是汎家下任家主,我喜歡的那個女孩。」
 
  看著玄穹臉上的溫柔,卡莉瑞拉突然感到一陣可惜。
 
  「你說她離開你了……是死了嗎?」
 
  「不,我把她交給其他男人了。」
 
  「靠!」卡莉瑞拉拍桌站起,不敢置信地瞪著他,「傻了吧你!」
 
  玄穹不語,但望著她的眼神,依然是那種平靜清澈,近乎迫人。
 
  卡莉瑞拉不由自主重新坐了下來,乖乖壓低音量,順手替他遞來的杯子重新倒上酒。
 
  「你只要讓國主賜婚就行了。只要她還在乎汎家,她就不能不嫁你!」
 
  「不了。我會為了她,成為羅倫特家家主。」
 
  「幹嘛?說不適合,結果自虐也要證明自己讓她後悔嗎?」
 
  「妳先前說過,家主間是不能通婚的。」再度飲盡一杯酒,玄穹口齒清晰的像是整晚滴酒未沾過,語調認真的令人不禁鼻頭一酸,「我要她幸福。」
 
  「……我有點敬佩你了。不過是敬佩傻瓜那種。再一杯吧。」
 
  「謝了。」
 
  一邊的空瓶又多了兩個。卡莉瑞拉看著他又去吐了一次,搖晃著手中的酒,突然狡詐地笑了起來。
 
  「我說,玄穹哥。你什麼都說了,就不怕我把今天所知的一切四處宣揚嗎?」
 
  靠坐在椅背上休息,玄穹看著一隻蛾拍打著翅膀在吊燈旁撲繞,眼神被光暈開些許迷茫,語氣卻頗為肯定。
 
  「還好。妳會替我保守。」
 
  「這麼有自信?」
 
  回神看她挑起的鋒眉,玄穹對於她的挑釁,頓了頓,卻是溫柔笑了,「我知道我還挺受女性歡迎的。」
 
  這樣的笑臉雖然因酒精而減損了不少說服力,但不得不說效果還是驚人的。
 
  卡莉瑞拉瞬間中招,一手摀住不受控制紅起來的臉,一會兒才從指縫後露出兩隻翡翠般的美麗碧眼。
 
  「……你肯定醉了……幹嘛不直接醉死算了……」
 
  聽著她似是羞惱的語氣,玄穹還是笑,笑裡卻彷彿摻了苦酒,「現在的我,已經容不得任何錯誤了。」
 
  「……我真的有點敬佩你了。他媽的。」
 
  抬手,完美的金色曲線,散著墮落氣息的酒香再度飄散於空氣中。
 
  玄穹看著酒杯,卻沒有馬上喝下。失焦的目光穿過酒杯像是透過卡莉瑞拉凝視虛空,回神時卻是露出她見過最乾淨真誠的笑。
 
  「卡莉瑞拉……謝謝。」
 
  她默然。
 
  「……你盡量喝吧,酒我替你倒。」
 
 
 
6.  特收・月夜語
 
 
  兩條街外,是不一樣的夜調。「冥王星」這間酒樓開張有段時間了,四層樓的建築,設計精緻而大氣。一樓是通俗的吧檯式酒館,三樓有專人伺候的奢華高級包廂,別提那個收藏著五花八門酒品的地下酒窖了,一次囊括了社會所有階層的喜好。
 
  而今晚酒館有活動「水手之夜」──只要出示航海證,今夜的消費通通半價優惠──所以即使入夜已深,一樓還是超常的人聲鼎沸。
 
  不過,比起人滿為患的一樓酒吧,四樓卻是清清冷冷的兩個人。一個透過大開的窗看著遠方月光下的海平面,一個卻是站在她身後看著她。
 
  室內沒點燈,陰影下看不清房間全貌,只有一支銀製的鏤空雕花燭台燃著香膏,在夜風的吹拂下飄嬝著淡淡清香與一室微光。
 
  終於,男人略顯低沉的聲音傳來。
 
  「後悔了?」
 
  「不。只是愧疚。」
 
  「對我?」
 
  「對他。」
 
  「想去道歉?」
 
  「對不起已經說過了,再說一遍毫無意義。」
 
  「妳以為妳還有回頭的可能?」
 
  「如果我願意的話。」
 
  「……看來我需要再找他『談談』了。」
 
  「你會死。」
 
  「太小看我?妳可是我的手下敗將。」
 
  「他可是劍聖和劍爵的獨子。」
 
  「比起劍,我更喜歡背後使槍。」
 
  「那,我會與你為敵。」
 
  「若反過來,我死在他手下呢?」
 
  「我會嫁給他。」
 
  「對我還真狠。」
 
  「我是他的未婚妻。」
 
  「妳是我的女人。」
 
  「只是『女人』,毫無名分。」
 
  「妳要真嫁了他,也對他這麼心狠?」
 
  「我會很溫柔。」
 
  「這是什麼差別待遇?」
 
  「他值得世上最好的一切。」
 
  「哼。那我呢?」
 
  「你只值得我這狠毒又汙穢的女人。」
 
  「……這次,無論妳和誰睡過,我都不會輕易放妳走了。」
 
  「你可真賤。」
 
  「只為妳如此而已。我愛妳。」
 
  「……你真的無可救藥。」
 
  「薇恩……妳知道妳愛我。」
 
  「……這我知道嗎?」
 
  「……我們就是要彼此折磨嗎?」
 
  「唉,你為什麼要讓我愛上你……布魯托。」
 
 
 
 
 
7.  特收・母親
 
 
  熬過了宿醉的頭痛欲裂,玄穹洗去了一身酒氣,整裝去拜見自己母親──菲歐拉──將事情的始末(扣掉一些包括他整晚醉在外面等細節)說了。
 
  「所以,母親大人,請原諒我任性的自做主張。薇恩是我妹妹,我該支持她。」
 
  菲歐拉看著自己兒子,微微瞇起的眼角已有了細紋,眼神卻銳利依舊,看的玄穹心底直泛涼。
 
  「嗯,謊是扯得不怎麼高明。」
 
  「母親大人……」
 
  垂下眼簾,菲歐拉指尖在桌面點了點,思考了一陣後重新抬眸看他。
 
  「但你也是個成年人了,能為、也該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想做就放手去做吧。記住,這是你自己選擇的路。」
 
  「……謝謝。今後,也請您多多指教了。」
 
  「嗯……你過來。」
 
  疑惑了一下,但玄穹還是溫馴地繞過辦公桌走到母親面前。
 
  而菲歐拉從椅上起身,看著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獨子,似是感慨,伸手撫了下他的面龐,手最後輕輕落在他肩上。
 
  「氣色不太好,昨晚是喝了不少酒吧?」
 
  「這……」玄穹表情終於不復一貫的穩重平靜,眼神流露出一分慌亂來,「我……」
 
  本以為母親會訓斥自己,卻沒想到她眼神柔和下來。
 
  「你很努力。一直以來,你總是做得比我預想要來得好。我知道你壓力很大,喝酒喝過頭什麼的這次我不會罵你。國主那邊我會處理好,這幾天你把心態調整一下。想成為家主,我支持你。」
 
  玄穹愣住,看著母親,一時間說不出話。
 
  而菲歐拉放下手,轉身從自己已被上拎起了外套,神情又恢復了一貫的高冷淡漠。
 
  「我去皇宮一趟。在我回來之前,幫我把桌上沒批完的所有公文確實分類整理好。」
 
  「是。」
 
  這樣的母親,他是有些畏懼,但更多的是敬愛吧──
 
  雖然嚴格,但她的確是很護著自己。
 
  目送她離去,玄穹低頭從辦公桌上拿起一張批到一半的公文,看著上頭繁複的數據與艱澀的報告,略帶自嘲地笑了,動手將紙張收齊、疊好,並取過堆在兩旁彷彿一整天也處理不完的凌亂文件,一份一份分類起來。
 
  這就是他將來得面對的道路了。
 
  ……他真的能做得和母親一樣好嗎?
 
 
 
 
 
 
END
 

 
年齡表:
 
20~21歲──玄穹
 
 
 
18~19歲──薇恩、嘉文五世、菲尼婭
 
17~18歲──葛倫
 
16~17歲──卡莉瑞拉
 
 

 
藍兒碎碎唸:
 
模擬考前夕,寫一寫不小心就爆發小宇宙了……
本來是一篇,接著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以後就失控了。
 
 
 
說是蒂瑪西亞的子世代散記,但感覺是玄穹的子世代散記才對……
這次這個角色得出場率整個爆炸!
 
不得不說,我真的挺喜歡玄穹這個角色的(話說,「穹」這個字的發音是一聲不是二聲,我在懷疑我寫了這麼久到底有幾個人唸對!)
他就是一個乖孩子。為了達到母親的標準、讓自己在家族能擁有一席之地,他真的很努力的以母親為目標學習著。
話說我很久以前有幫他塗個鴉,結果到現在都還挺喜歡這張臉的。
 

而且小時候很可愛((小聲
 
 
另外,卡莉瑞拉的出場率也炸掉了。
這蒂瑪西亞篇感覺還好,但當你看到她諾克薩斯篇也活跳跳的時候就會覺得這根本外掛(#
(欸,還有皮爾托福篇……((不!!
 
 
好啦,我知道故事裡有些角色真的是打醬油來著(死都不會講明白是哪些(#
但基於設定方面不足的問題,或是我還沒來得及對角色投注足夠心力,有些我實在無法掌握,只好先將重點掛到別人身上讓他們串場一下。
 
 
然後是薇恩。她真的是蒂瑪西亞人!
整個蒂瑪西亞篇沒有出現,真的太不合理了!
加上剛好有些想法,所以特收了「月夜語」。
時間點的話,差不多是在薇恩十九歲的時候,從比爾吉沃特回來,準備為接手家族進行前置工作。
不過這是挺後面的事了(?),應該在【布魯托X薇恩】的第三季(第二季只出了第一章的我根本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會寫出來(#
 
 
 
這次真的爆太多字數出來了,失控的有些過頭(像是最後一篇特收
……應該是諾克薩斯篇的兩倍吧?這真的不太公平(#
 
 
好吧,以後還是會繼續寫下去
這篇我花了很多時間心力,希望大家喜歡這次作品OW<
還有,喜歡的話,不妨花個一分鐘幫我點個「推上首頁」??
 
 
相關作品:
 
 
薇恩與玄穹:繼承者
 
薇恩與布魯托:第一季的缺口系列、第二季的那一年的哈洛威(連載中)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227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league of legends|布魯托|薇恩|卡莉瑞拉|葛倫|嘉文五世|玄穹|菲尼婭|菲歐拉

留言共 4 篇留言

Pay2single
哦哦哦~~又是爆發小宇宙誒XDD
是好事啊~像我這樣都沒有靈感QAQ
(只能繼續去玩大魔鬥了QWQ

09-15 16:58

藍兒
對考生來說是噩夢QAQ
我也想要打LO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09-15 20:04
塔納
有錯字喔
第二篇第2行:無人的「川」廊上,是穿堂的那個穿廊ㄇ?
第三篇第44行:送上蒂瑪西亞皇宮的平面圖當見面「裡」,為見面「禮」
說真的這篇真的很喜歡,交代了一些設定和細節,玄穹和薇恩的感情真的好好喔!羨慕。感覺得出來大家的個性和神態,如何描寫個性和內心想法真的很難。
注意到這次用了很多詞彙,大大的詞彙很美一直是很好的優點,但還是要注意別用到難到讀者看不懂得詞,不然很容易會被誤會是在賣弄學問。而且會跟角色的話形成突兀的對比,文字很艱深,角色的話卻很淺白之類的。

最後玄穹這個字我是真的不會念ㄟ,都直接複製貼上<<拜託不要揍我
然後玄穹真的很帥
再然後關於錯字不想算44行可以用搜尋。<<好像是廢話

09-15 19:22

藍兒
錯字謝謝!!

然後很想苦笑問一下哪些部分會看不懂
修文筆堆文字已經完全是習慣了,有時候我實在無法拿捏判斷orz

讀者的回應一直是作者寫作最大的動力,很高興你花時間打了這麼多\(OWO)/09-15 20:06
塔納
只是有些詞沒看過而已啦(苦笑),不知道是字太冷門還是自己文學造詣太差
「忽悠」我真的沒聽過,還上網查了一下<<我的國文怎麼辦阿....
卡莉瑞拉那句「蒂瑪西亞的法律,於我算個屁!」,「於我」有點文言,但突然接個屁字讓我有點嚇到

09-17 09:29

藍兒
忽悠......可能不是我的問題了((苦笑
這我連在家日常對話都會用到

卡莉瑞拉那句......
於我=對我來說
如果硬要去解釋的話,這是這個角色的特色吧??
生在一個處處講求優雅完美的國度,卻要學習敵國的狠戾風格,兩邊衝突多少還是影響到了一些東西(Ex. 服飾)
想表現出另一種模樣,卻仍不自覺地參雜了某些習慣


當然
如果真的很衝突的話,我會斟酌調整0.0
謝謝你告訴我這點,我沒注意到這種方面的事,以後會更小心些09-17 10:40
塔納
原來忽悠是一個常見的詞阿(筆記)
卡莉瑞拉感覺有點沉重...
看來這下必須開始探討各個國家對大家的影響(筆記x2)

09-18 17:35

藍兒
看到讀者這麼認真我不知道我是該欣慰還是該汗......
每個角色有各自的性格跟內涵,可以的話,我會努力完整呈現給大家


謝謝支持OW<09-18 21: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levia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打LOL回憶錄 之 我那... 後一篇:【塗鴉】LOL子世代新小...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禁。止。盜。文。 (2)

《給我遇到的那個 最好的你》 (10)

憶夢錄 (11)

《萊維亞與藍》 (3)

天空塚 同人 (2)

特傳同人 (9)
亂點特傳鴛鴦譜(玥瀾系列) (9)

【LOL】美圖分享 (2)

超時空要塞Δ (6)

【神座星系系列】(原創) (6)
世界觀設定 (6)
角色設定 (12)
《神元紀年:相繫永生》 (5)
  └《幻想曲Fantasia》 (21)
  └《宣敘調Recitative》 (0)
  └《終樂章Finale》 (0)
《臣凰》(連載中) (3)
《雙生契》 (1)
《渾沌散記》 (7)
《火炎散記》 (3)
《風凝散記》 (1)
《黑暗散記》 (1)

【黑暗系】《罪論邪說》 (3)

《思念無際愛透心扉》 (10)

【類黑暗系】《幽界錄》 (8)

《全職高手》 (11)
【翔非】這個殺手不太冷 (9)
【翔非】紅心A(ABO) (1)

《獵人》 (3)

League of Legends (12)
【LOL繪圖、作品】 (20)
打LOL日記 (58)
打LOL回憶錄(含 我那些隊友) (33)
LOL同人 (20)
多CP同人 (47)
多CP極短篇 (6)
【汎】無題 (6)
【塔隆x伊瑞莉雅】七日情人 (完) (9)
汎與菲歐拉(GL) (3)
【弗雷爾卓德】凜冬系列 (3)
【菲歐拉】關於重做 (7)
【劫X阿卡莉】 (4)
【克黎思妲】(完) (4)
When My Time Stop (9)
【赫克林X克黎思妲】紅塵前後 (3)
IG戰寵 (3)

LOL子世代時空 (12)
子世代系列 (36)
【弗洛兒】我的伊卡西亞公主(連載中) (5)
【布魯托X薇恩】 (1)
  └第一季.缺口(完結) (8)
  └第二季.那一年的哈洛威(連載) (9)
《銀美人》 (22)

【LOL】故事、資料庫(備份) (10)

LOFTER相關 (3)

【我家魚塘】 (2)

《歡迎光臨魔王城》 (1)

未分類 (106)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歡迎來參觀老僧的純潔屋,內含獨立遊戲作品、3D角色模組、Line貼圖~ 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d8893112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