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書中主角》章五、算了啦,我真的不值得你這麼做(4)

作者:關燁│2017-09-13 22:00:14│贊助:6│人氣:177




  「上官呢?有找到嗎?」

  「這裡沒有⋯⋯咋,到底去哪裡了啊?」

  見到柳予樂焦躁的樣子,蘇盼盼在一旁安撫,「我已經有請醫院幫我們調監視器看看了,應該很快就可以知道他跑去哪裡,你先別急。」

  扯開一抹勉強的微笑作為回應,柳予樂知道他心急並不能改變任何事,只是對於自己冒然對上官駒生氣這件事感到頹喪,他明明沒有那意思的,他明明⋯⋯就下定決心要幫助他了,可是他卻在剛才親手摧毀了他許下的諾言。

  離他們倆幾公尺遠的地方,莉莎在醫院門口來回走動著。她表情同樣沒多好看,一通電話結束完又換下一通,彷彿沒有停止的時候,這全是因為出版社那裡好像突然有要緊事得要她親自處理,不過現在發生隱晦從醫院逃跑的事,她不可能輕易地把找人工作丟給兩個大學生。

  「我知道了,我待會會回電給你,先這樣子。」

  才剛掛斷電話,上一通一直試圖插播進來的號碼總算上莉莎接到,「喂?喔,是你啊。跟你說,出版社那裡你幫我跟老闆說我碰上車禍了,可能要⋯⋯」要明天?還是後天?也不曉得什麼時候可以找回隱晦,莉莎她苦惱著這件事還能隱瞞多久。「要過個兩三天才能回去上班,詳細情形我現在不便多說,假如他問了再跟他講。」

  『欸欸!等等啦!妳是真出車禍還是假出車禍啊?不用我們過去幫忙嗎?妳一個人沒問題?』

  「拜託,我都老大不小了,這種事我自己來就行了,就麻煩你了。」

  羅紓似乎還想再多說些什麼,然而很快地就被掛斷電話,單調平板的斷訊聲使他留下一臉錯愕。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他唯一能夠做的也就只有相信她。

  可是⋯⋯瞟向桌上那一疊傳真過來,是有關翻拍隱晦作品的網路劇中有要更動劇情內容的通知,這是件相當緊急的事,但感覺莉莎現在應該也無心應付⋯⋯

  「真是的,他們怎麼一個一個都這樣啊?」明明在這個出版社中最沒擔當的人應該要是他才對啊?







  「莉莎姊,我請盼盼去看監視器畫面了,我⋯⋯」

  青年一臉愁容不用想也猜得到他想說什麼,露出一抹想給他放心的笑,她壓抑住同樣害怕的情緒,要柳予樂別被恐懼給壞了行事步調。「不用把錯都攬在自己身上,阿駒也是,他脾氣太嬌蠻了,偶爾是需要有個人罵醒他沒錯。」

  「但我也不該就這樣獨自留他在那裡。莉莎姊,不管怎麼樣,我一定會想辦法找回上官的。」

  「好,我知道你的決心了,如果有事再隨時用手機聯絡。」分頭進行的確速度會比較快些,因此他們剛才就已經先交換過號碼。

  柳予樂對上官駒入住的這間醫院鄰近地區並不熟,這邊和T大有些距離,即便靠近市中心,也不是他們來市區會經過的地方。他如果要在這座茫茫人海中的城市找到上官駒就好像在海底撈針那樣困難,心知肚明卻沒因此讓他退卻。就像柳茵喜說的,一旦柳予樂下定決心做某件事後,他就不會輕言放棄,更何況,現在的他可把所有責任都扛在肩上。此刻的柳予樂彷彿被人用槍抵在背上,前面就是深不見底的幽暗懸崖,他早已沒有退路,而他也已經有心理準備隨時都能跳下去——只要底下可能遺留任何一點關於上官駒的線索的話。

  他快步奔過醫院門口前橫跨交通主幹道的斑馬線,四十秒的橫越時間恰好歸零。多麽希望,他們之間的裂痕也能像這倒數計時器一樣,隨著時間流逝而一點一滴消逝,再變回完好如初的模樣。對面這一長排店家賣的商品全都與醫院有關,舉凡:復健器材、醫藥品、聘請看護仲介所⋯⋯都有。柳予樂挨家挨戶詢問有無看到一名身高到他脖子,頭髮及肩,長相清秀中性的男子,而當他每重複一遍問題,得到的答案都使他得再一次經受落空折磨。

  逐漸渺小的希望讓他在問到已經進到巷弄中,看似是當地居民自己開設的小吃店時,他口氣也在無意間透漏出自己的不抱任何期望。

  「有喔,剛剛才正好有個你說的這樣的小帥哥跟一個身材挺不錯的小姐一起來我們店裡吃飯。」

  身材不錯的小姐?

  「請問老闆娘,妳說的那大概是什麼時候的事啊?」

  摸了摸因為缺乏運動而堆疊出的雙下巴,自認很會認人的歐巴桑說:「大概三十分鐘前左右的事吧?」看柳予樂好像很急切的樣子,她放下手中工作,指著某一個方向,「他們吃飽後就往那邊離開了。」

  若順著老闆娘的指示,繼續往她指的方向走大概五分鐘左右就會回到較為繁榮的店面區,而在那裡要招攬到計程車也比較容易,如果要搭公車也有站牌,可移動範圍霎時擴大不少。柳予樂一想到萬一對方真的是上官駒的話,一旦他搭上某種交通工具離開這裡的話,這下事情就變得更麻煩了。

  正當他焦慮不已時,老闆娘沒來由地提到:「不過啊⋯⋯剛剛沒仔細看還真沒注意欸。」

  順著這句話,柳予樂抬頭與老闆娘正好對了上眼,而對方因此更加確定。雙眼眯起,熱情地笑了,「你跟剛剛那個很高的小姐還長得有幾分像欸。」

 
 




  看著逐漸駛離的公車消失在視線裡,待在原地的柳茵喜掉頭往她借住的公寓方向走去。回想著第一次與弟弟的朋友短暫聊天,她深有感觸這名看似冷冰的年輕人其實內在有著一顆比誰還容易受傷的心。他的外在表現會是那樣,也是害怕受傷的關係。這種人通常都是以前曾經經歷過什麼不易說出口的傷害,才會成了現在這樣子。而這也難怪弟弟會那麼積極想要幫助他,這一切。

  讓她欣慰的是,即使上官駒沒說,柳茵喜多少也感覺到弟弟對他有多麽重要。那種依賴程度是無形中流露出來的;是幾乎已經成為他生活中一部份那樣習慣。柳予樂之前那麼擔心上官駒,絞盡腦汁想要幫助他,替他做點什麼的誠意,對方已經感受到,甚至就像吸毒那樣已經難以戒除了。假使讓弟弟知道這件事的話,他應該會很開心的吧?她是這麼期待著的。

  回到公寓的路上她又再經過一次剛才的小店。老闆娘依然站在擺設於門口的烹煮台忙碌著。已經接近黃昏時分,接下來又是一波賺錢潮。忙著備料之餘,讓老闆娘並沒有特別留意到柳茵喜的視線,是在她抬手要把放在架子上的大湯勺取下時,正好這麼一個動作讓她注意到有女性正往她這裡看。搶在柳茵喜點頭釋出禮貌前,老闆娘笑吟吟地說了:「阿妹啊,妳是不是有個弟弟?」

  一時間雖然搞不懂為什麼對方會突然這麼問,走上前,柳茵喜倒也很老實地點頭。「對啊,怎麼了嗎?」

  「我剛剛有遇到他啊。他好像在找剛剛跟妳一起吃飯的那個弟弟。」

  樂樂嗎?心想可能哪裡不對勁,道過謝後,拿出手機才剛要打給對方問個明白而已,柳茵喜的通知上淨是來自弟弟的未接來電與訊息。

  趕緊打了回去,不一會兒,柳予樂立刻接起。他不由分說劈頭就問:『上官呢!他還在妳身邊嗎?』

  「他不久前才剛搭上355號走而已。」

  355?聽到這班次柳予樂差點沒昏倒。他最擔心的事最後果然還是發生了:355停留的站跟班次多不勝數,一旦上車後,要找到對方就會變得更難上加難。

  「怎麼這麼急?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先不管姊姊怎麼會出現在新竹而沒跟他聯絡,這時候掌握上官駒動向才是更為重要的。『抱歉!我之後再跟妳說。先這樣!』腦子立刻浮出也許可行的點子後,他連忙掛斷與柳茵喜通話,接著打開查詢公車班次app,找到355從上官駒上車的班次距離之後每一站的剩餘時間還有多少,再去推算他現在可能已經到達哪一站。

  已經沒時間再回醫院牽摩托車,柳予樂急忙招了台計程車跳上,開始他們兩人的追逐戰。







  上官駒口袋裡還有一些零錢,握著那幾枚錢幣的手心裏留著一串手機號碼。那是他們吃剛才吃過飯後所找剩的錢,他跟柳茵喜謊稱自己沒帶錢包,藉此跟她要了聯絡方式,之後會再跟她約時間把錢還回去。柳茵喜的反應就跟柳予樂沒兩樣。非但笑著跟他說就當她找不到人,強迫他跟她一起吃飯的謝禮就好;還說如果之後有什麼問題不好意思跟自家弟弟開口,也可以找她聊聊。好像對他們這對柳姓姊弟來說,幫助,是再常見也不過的事。已經融入他們骨髓中,成為一種反射性動作,即使大腦不告訴自己該怎麼做,身體反應也早就開始動作。

  現在的他的確很需要錢,非常需要。因此他厚著臉皮連找回剩餘的錢都要了。柳茵喜閃過不解的表情上官駒有留意到,而他選擇裝作沒看見。他不能讓柳茵喜知道他現在正在躲著她弟弟。他需要這些錢,好讓自己離這裡愈來愈遠。不管到哪都行,只要能不被找到都行。上官駒擔心柳茵喜會跟她弟弟說到與他曾經吃過飯的事,可是他又得顧慮該怎麼暗示對方才能讓柳茵喜不會起疑。審慎思考了良久後,上官駒決定說謊。

  他假裝若無其事順口說了句:「那我要去找朋友了」趁機以最自然的模樣向對方道別。

  不過,怎麼可能這麼順利?一開始柳茵喜撞見他時,正是他最狼狽的時候。甚至,之後他們還在巷子裡二度巧遇。這怎麼看都不像是跟朋友出來逛街的樣子吧?他知道這謊言爛透了。因此他才得更要抓緊機會逃走,以免為時已晚。

  一旦逃亡遊戲開始,就沒有按下停止的機會。不是成功即是失敗。就是這麼絕對,毫無讓步的緊繃關係。心跳加速的感覺讓上官駒開始意識到,他已經在無意間把自己投身在鄰近懸崖的絕境。

  他在公車經過三站後就按鈴下車。下了車後的他,身處在一個近乎陌生的環境。而他不覺得害怕,畢竟,害怕早已盤踞在他內心已久。他已麻然,已經讓恐懼成為他熟悉也不過的夥伴。雖說與他上車的地方只距離三站,這裡的街景早就看不到任何跟醫院扯得上邊的影子。就和一般的繁榮市景無異,走在路上的也全是要剛下班亦或者要趕去補習班的學生們。他們匆忙經過上官駒身邊,在這裡,他霎時有種安心感。怎麼會突然有這麼突兀的心情?他想,那或許是因為這裡沒人會多注意他一眼,沒人知道他是從醫院逃出來的,沒人知道他懷著什麼主意,更沒人知道他是誰,他的心情。他完全融入這座庸碌城市中,成為毫不起眼的背景。這就是他要的,就是他所渴望的。

  因此,他就連走路速度也變得愜意不少。即便,內心可能還是有那麼些空虛地方,至少腳底下所踩的每一步都讓他覺得踏實多了。他臉上掠過帶點寂寞,卻總算解脫的笑容。沒有目標地朝著未知的方向走下去。

  在就快經過某間書店時,他不自主地停下腳步。職業病使他身體自動轉向進到店裡。招牌毫無疑問地說明這是間連鎖書店。雖是這樣,裡面裝潢卻不會給讀者一種以利益至上,絲毫書香氣息也沒有的廉價感。

  除了原本的日光燈之外,每個角落光線較為昏暗的地方有鵝黃色的燈泡垂落在以照亮每個角落。鑲嵌在牆壁上的書櫃採用某種看似質地優良的木質打造,邊邊角角磨成圓弧狀不至於讓讀者可能在取書時刮到受傷。獨立式的書架則向以圓錐體設計,有個缺口處裡面可以存放東西;上面最尖端的位置被剷平,擺上一盆盆植栽,幾乎都是他說不出的品種,五花八門。當上官駒瞥見時,他當下便想到同寢的田邢甫。印象中,他對這些花花草草的東西很感興趣。

  看到的第一眼,上官駒就篤定認為他自己會喜歡這裡。

  乍看之下,感覺這裏書種很多。不經意走至雜誌區,上官駒順手拿起一本採訪歷年高中至大學運動好手的雜誌特刊。擔任封面人物的人就那麼剛好地是他們那寢顏值最高,走出去勢必成為眾人目光焦點的周和征。由於被封膜著不能翻閱,上官駒只能簡單瀏覽封面上的文字瞭解整本雜誌內容有什麼。這本雜誌出版日期已經快滿一個月的事了,也就是說,周和征他拍這張封面照應該是快要接近期中考的時候?

  忽然間上官駒覺得周和征也真是個不簡單的男人。平時總是忙著充當寢室內的和事佬,可是在他們不知情的背後,他一個人也有不少事情要忙。球隊的事、課業壓力,甚至還有這些採訪或是更多他沒想到的。這就讓他想到,雖然同住一屋簷下,自己對於室友的事情仍一點也不瞭解。面對這樣的結果,意外地,現在的他居然會覺得些許沮喪。原本最初的他擺明了能與這群人離多遠就離多遠愈好,然而現在心情上卻已經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上官駒居然會想要更深入瞭解這群人一些,不管是瑣碎的事情也好,會心一笑的小事也罷;他清楚地體認到,因為這次的醒悟,他想要從這群人身上取得更多依賴與溫暖。從家人那裡得不到的,這間寢室、柳予樂、楚艾茜,他們都代替給他了。

  既然這樣,那他又是為了什麼要逃離這個世界?為什麼要躲開這群人?這麼做,真的有意義嗎?







  「同學,你這樣在這附近晃來晃去也不是辦法啦。而且錶已經跳到這裏了,你確定還要繼續搭嗎?」運將司機看了眼螢幕,已經快要破千的車費雖然他大賺一票,可是他也擔心這對一名學生來說負擔太大。賺這種錢,多少會讓他覺得良心過意不去。他出聲提醒對方,言下之意也是希望乾脆就此收手。

  「也是⋯⋯那麻煩大哥在路邊停車吧。」口氣中充滿說不盡的失落,柳予樂對於還是沒能找到上官駒身影心情極為沮喪不已。

  把一張千元大鈔掏給司機,對方很阿莎力地去掉零頭,找回紙鈔給看起來還是相當不甘心的乘客。「有報警了嗎?」也陪對方繞這附近好一段時間了,司機大哥順口關心道。

  「應該還沒。畢竟還沒滿一天⋯⋯」

  「那有要通知他家人嗎?」

  「嗯⋯⋯會吧?謝謝你啦司機大哥。」

  「不會啦,自己小心安全啊。」

  與對方打過招呼後,柳予樂走進騎樓底下拿出手機,開始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他真要像司機大哥說的聯絡上官駒爸媽嗎?可是打過去後他又該怎麼說?

  「不好意思我是上官朋友,那個你們兒子現在失蹤了」、「上官他壓力很大,好像是因為你們的關係」⋯⋯不管怎麼想,他都覺得難以啟齒。搖搖頭,他把這念頭驅逐出腦袋,另外思索更實際的辦法。

  感覺聯絡阿征他們好像⋯⋯等等!或許上官會趁機回宿舍拿東西也說不定。

  想到這的可行性,他急忙打了通電話給周和征。

  『唔⋯⋯我跟阿甫現在都不在宿舍欸。』

  「是喔⋯⋯」只閃過一下子的失落,很快他就又重新振作,「那你們什麼時候會回去?」

  『回去嗎?』聽到周和征轉頭說話,音量因此被拉小的聲音,沒多久,他說:『大概再十幾分鐘就能回去了。怎麼了嗎?』

  「就——上官他失蹤了。從醫院跑出去,身上手機、錢包那些的都沒帶。現在我跟盼盼還有⋯⋯還有他的一位親戚正在找他。」

  『居然發生這種事?那需要我們過去幫忙嗎?』

  「沒問題,目前這裡人手⋯⋯還算足夠,比較希望你們可以幫我留意他有沒有回到宿舍這樣就好了。」他想,這才是最有效的辦法。

  『這沒問題。如果需要幫忙的話隨時告訴我們。』

  結束完通話後,柳予樂開始設想,換作他是上官駒的話,他身上什麼都沒有會往哪裡走?

  這時,一抹只有短暫見過面的女性長相驀然出現在他腦中。

  記得她跟上官感情好像不錯⋯⋯但是、但是她是哪個系的啊?

  那時候他記得他是在電梯前遇到她的⋯⋯會出現在工院代表她也是工科學生嗎?

  「該死!快點想啊柳予樂!」

  他雙手無力地耙著頭髮,雙膝彎曲蹲下,目光落在鞋頭,想要逼迫自己快點擠出有用情報,卻仍然沒有太多收穫。

  那女人到底是誰!她是哪個系的啊?







  「哈咻!」

  「著涼了嗎?來,給妳。」

  揉了揉鼻子,楚艾茜正打算把外套還給女友小米,結果立刻被對方給制止。

  「妳最近那麼累,如果不多注意些很容易就感冒了。」說完這句話後,小米才把目光又放回筆電螢幕上。

  她們最近都在咖啡廳讀書兼約會。說是約會,但她們幾乎沒有太多親密互動,都是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可能偶爾像剛才那樣有稍微聊到話而已。楚艾茜拖著她那顆幾乎快要燒掉的腦袋繼續埋首在教授要她完成的論文裡。

  看著楚艾茜忙碌到昏天暗地的模樣,身為親近的另一半,小米只能在一旁給予鼓勵,隨時注意對方狀況如何。只要楚艾茜一認真起來,就很難有什麼事情可以影響到她。但也有例外的時候⋯⋯

  「是上官打來的。」

  從小米那接過自己的手機,的確,上面浮現的是「上官駒」三個大字。

  而讓楚艾茜不解的是,上官駒通常若要聯絡她都會使用通訊軟體打網路電話才對。為何這次會改直接打電話?帶著這疑惑,她接起電話。

  更讓她料想不到的是使用這隻號碼傳過來的嗓音,並非她熟悉的那人。

  『抱歉打擾了,請問上官有在妳那邊嗎?我是他室友,他人不見了!』

  「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211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關燁|GY|零祈點──|那個、你手上那本書的主角就是我|校園|BL|柳予樂|上官駒|大學生|周和征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uliou09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說好的九月寫作規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書中主角...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