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嘯日之犬8 屠神之矛(下)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17-09-03 00:19:51│贊助:20│人氣:487
縮圖劇透(大大誤)

主角群便當請注意,這次是豪華便當套餐啊

人物介紹請見這篇~


~*~

    在我們從光線走出的當下,時代廣場只剩滿地令人作嘔的暗色黏液和屍塊四散,卻沒有半隻剛才新聞上的怪物。

    牠們跑哪去了?

    「慘不忍睹。」吳亨利吹了聲口哨。

    「根本災難一場。」路易哀傷地看著牆上血跡,我猜他可能想起了生前擔任消防員時目睹的景象。

    「警方已經封鎖這一帶,但怪物在人群疏散後就無影無蹤。」宅詹放下對講機。「十之八九是躲進下水道,得小心點。」

    洛文謹慎地瞄了我和戴爾一眼,大張的翅膀收回背後消失。

    「這都是…安東尼做的?」我忍下嘔吐的慾望。

    「應該說是附在安東尼身上的惡魔所為,那個該死的巴伊爾。」海嘉示意我們拿起武器,我的眼角餘光注意到人孔蓋正在蠢動。

    黏液怪物竄了出來。

    「開槍!」宅詹大喊。

    「蠢貨!」阿加雷斯搶在探員們開槍前從手中射出閃電將怪物擊倒。「這東西要是被胡亂打碎只會越生越多!」

    「但去年…」

    「那是我沒能控制住的結果!殿下還在操控牠們!」阿加雷斯手中的閃光不斷擴張直到罩住我們所有人,就像我的防護罩一樣。過沒幾秒,下水道竄出更多黏液怪物。

    「那要怎麼對付這堆鬼東西?!你不能反過來操縱牠們嗎?」蘇洛對他大吼。

    「不行!殿下力量太強了!要用燒和電的才有用!法術也行!」

    「噢幹很好!」蘇洛咒罵著捲起袖子和暗影與他的兩個學徒加入燒烤黏液怪物的行列,站在一旁的猶大則是不知從哪生出一把銀色短劍,黏液怪物在他的攻擊下瞬間化為灰燼。

    原本一臉悠哉的卡本特終於表現出認真樣子加入戰局,但對比洛文奮力用手邊能搆到的任何東西反擊,這傢伙只是變出一堆像白雲的蓬鬆大團塊把怪物彈開而已。

    「你們的武器也能對付怪物!」阿加雷斯對我和戴爾大叫。「別搞丟就是了!」

    「我知道!!」我在閃光消失後揮刀砍中一隻撲向我們的黏液怪物,另一隻在戴爾的刺擊下倒地,他舉起三叉戟朝正在掙扎的怪物頭部猛戳,怪物瞬間融化成一團混有人體殘肢的黑泥。

    「牠們的弱點在頭部!」戴爾撞上我,背脊和我的緊緊相貼。

    「瞄準牠們的頭!」宅詹對探員們大聲下令,不顧阿加雷斯的阻擋開槍射擊黏液怪物將牠們擊倒,林瑪莉轉瞬間變成綠色巨龍衝向怪物,利爪扯下尖聲怪叫的腦袋喀擦一聲捏爛。

    「我不是說過…」阿加雷斯死瞪著他。

    「看來你沒把事情說清楚,地獄公爵。」宅詹連看都沒看就射倒準備撲向他的怪物。「這些怪物還是能被子彈摧毀。」

    「你只會白白送死,凡人。」

    「你該不會還在暗地裡幫助巴伊爾那個小王八蛋吧?」伊迪絲張開翅膀困住地獄公爵。

    「我才沒有…」阿加雷斯嘶聲低吼。

    「既然知道怪物只要被爆頭就能摧毀就繼續對付牠們啦!」我一邊砍開黏液怪物一邊對他們大喊,但怪物實在太多而且還拼命往我和戴爾所在的位置聚集!

    「小心!」蘇洛跑到我們身旁噴火打飛幾隻怪物,宅詹也在此時擋在我們與怪物之間,輕而易舉用幾發子彈擊殺從下水道竄出的黏液怪物。

    我第一次感覺我們是個團隊。

    「怪物越來越多了!」宅詹的聲音從安全帽裡傳來。

    「顯然!」防護罩從我身上爆出擋下幾隻殘缺不全在地上亂爬的黏液團,我試著模仿阿加雷斯的手法把防護罩集中成一條直線,可惜力道還不足以打飛牠們。

    「得快點找出巴伊爾躲在哪!」戴爾瞇起眼睛試圖感受異樣氣息,但腳下路面卻猛然崩裂讓我們只能快速跳離彼此。

    裂縫裡爬出一隻超大黏液怪物。

    宅詹和蘇洛奮力攻擊那東西,所有人連忙丟下手邊工作跑來幫助他們,空氣中一時之間充滿火焰閃光和無數的子彈,然而其他黏液怪物的殘骸卻同時爬行著往那隻特大號怪物身上集中讓牠越來越大。

    「巴伊爾的力量肯定集中在那東西身上!」海嘉一邊開槍一邊怒吼。

    我抓緊掉在身旁的破刀趁怪物轉身時衝向牠,在牠試圖彎腰打飛眾人時斬斷牠的右腳讓牠跌倒,所有子彈全都往牠的頭部發射。

    「你沒事吧?」戴爾在我摔到一旁時抓住我。

    「只有擦傷而已!」我摀住受傷的手臂,但一道慘叫卻讓我們頓時無法動彈。

    「阿宅!」身負重傷的吳亨利絕望地看著宅詹被一根黏液觸手纏住。

    「詹姆士!!」羅爾夫婦不顧一切企圖救出親生兒子,卻被突然從怪物嘴裡伸出的巨掌打飛。

    「不!」我推開其他人朝怪物猛砍,但宅詹已經消失在黑色冒泡的黏液裡頭。

    黏液怪物踉蹌幾步便繼續展開反擊。

    「那小子死定了。」阿加雷斯啐了一口。

    「混蛋!!」我對怪物怒吼,那東西張開大嘴對我咆哮。

    我必須救他。我的腦海中只剩這件事情。

    怪物朝我衝來,惡臭與高溫如狂風襲捲全身。我捏緊破刀朝牠揮去,耳朵似乎聽見自己也像怪獸般怒吼。

    那東西從中爆裂成兩半,殘肢汙泥散落滿地,但牠的巨大腦袋卻沒被摧毀,齜牙咧嘴的頭顱快速滾向戴爾。我奮力噴出防護罩擋下那顆頭顱,好在戴爾被頭顱撞上前用三叉戟刺中它,黑色黏液伴隨爆炸聲四處噴射。

    「…宅詹?」戴爾呆滯地跌坐在地。

    黏液裡躺著的是失去安全帽動也不動的宅詹,右眼被流淌的鮮血覆蓋。

    怪物殘骸再度聚成一團發出咆哮。

~*~

(肥蠍子酒吧,紐奧良,路易斯安那州)

    「現在情況怎樣?」被眾人扔下的賽勒斯‧巴特勒不安地望著小桌上的水晶球,喵喵則在窗邊緊張地來回踱步。

    「我老公的學徒和學徒的兒子都玩完了。」桑妮蒂‧貝葉放下手中把玩的小刀回應他。

    「但怪物呢?」

    「我怎麼知道?看起來是掛了。」她在心裡為老友默哀一陣但又隨即倒抽口氣跳出椅子。「那東西沒被摧毀!」

    「什麼?!」賽勒斯湊向水晶球瞪著越來越巨大的黏液怪物朝眾人逼近。「不不不不…拜託別這樣…」他感覺一股不祥的重量快要將他壓垮。

    「你周圍散發非常可疑的氣息,巴特勒先生,以一個鬼魂來說實在太過強大。」桑妮蒂捏緊小刀警戒地瞪著他。

    「我們被發現了…」賽勒斯艱難地轉身。

    「什麼意思?」

    「我們…地獄…不…『他』會插手。」他聽見不知從何而來的狂妄大笑。

    地獄之王將會插手。

    他已經顫抖到無法言語。

    桑妮蒂從未如此害怕。

~*~

    恢復形體的黏液怪物挺身朝我們衝來,阿加雷斯率先射出閃電,卻隨即發出哀嚎倒在地上。

    「搞什麼?!」海嘉爆出咒罵。

    「我們被逮著了!!」阿加雷斯摀住腦袋尖叫著,海嘉與伊迪絲隨即也像被捅了一刀爆出慘叫而無法反擊。

    怪物不畏閃電與暗影父子的火焰繼續狂奔,在林瑪莉爬上牠的頭頂狠咬時將她抓下來摔到遠處。

    「榭爾溫…」戴爾劇烈顫抖的手指抓住我的衣角。

    「…我們必須阻止牠。」我用僅存的力量變出防護罩。

    黏液怪物衝破防護罩,數不清的觸手朝所有人撲來。

    在我快要因為劇痛而失去意識前,我看見探員們全都被觸手牢牢抓住,從天堂和地獄跑來幫忙的超自然存在紛紛哀號著跪倒,這到底是他媽的怎麼一回事?!

    戴爾揮舞三叉戟奮力擊退朝我們揮舞的觸手,三叉戟閃爍著光芒近乎迸出火花。我用沒受傷的手臂撐起自己,在戴爾快被觸手抓住時砍斷那堆噁心的東西,但此時我手中的劍也越來越亮。

    「得再刺中牠的頭部!」戴爾對我大喊。

    「我去砍斷牠的腳!」我放開他往怪物背後跑去,蘇洛追在我背後放出火球擋下尾隨的觸手。

    「你打算怎麼做?」蘇洛高聲叫著。

    「把牠放倒然後再戳爆牠的頭!」我滾到一旁,轉身時用力從怪物的腳跟砍下去,蘇洛也在這時噴出大量火焰燒灼斷腿阻止任何可能的復原。

    黏液怪物又一次哀號著倒地,戴爾敏捷地跳上怪物的身軀朝牠的腦袋狠戳,這次怪物終於不再動彈,所有觸手像失去牽線的傀儡掉落滿地,帶有腐臭味的黑煙從潰散的黏液中冒出。

    「沒事吧?」我扶起被黏液絆倒的戴爾。

    「沒事…但宅詹…」他口齒不清地低語。

    暗影站在一團廢鐵前呆望著躺在血泊中的羅爾夫婦,探員們則是圍在宅詹身旁檢視他的傷勢,吳亨利在幾秒後緩緩起身。

    「我感覺不到他。」他的眼神空洞到可怕。

    「宅詹…死了?」我的心跳幾乎停了下來。

    「我和隊長之間的契約能感應到彼此的氣息,但現在…我感覺不到他。」他再度跪倒回宅詹身邊,淚水不斷從眼角滾落。

    「我們失去他了。」海嘉痛苦地吐出這句話。

    「但他的靈魂呢?」戴爾焦慮地發問,手指輕撫宅詹頭上的傷口沾染血跡。「如果他已經…死了,那他的靈魂現在應該要從屍體裡浮出才對啊。」

    「被那種怪物吞掉的倒楣鬼連靈魂都會被消滅。」阿加雷斯按著太陽穴走向我們。「我早在抵達這裡時就預見了那小子會死,剛才阻止你們這群人類一起動手是有原因的。但現在…」

    「說什麼都來不及了!他已經死了!!」我扯起他的領子大吼。「巴伊爾到底在哪?」

    「我怎麼知道?」他不屑地瞪著我。

    「你這個…」當我準備用破刀威脅地獄公爵時,一道金黃色強光擋在我們之間,發光的手從中伸出,先是把阿加雷斯打飛撞上消防栓,接著快速抓住卡本特逐漸消失。

    「啊啊啊救命!!」卡本特驚慌地掙扎,奮力抓住他的猶大只能絕望地看著他消失在光團中。

    「他們發現了…」海嘉看著光團消失的位置喃喃自語。

    「他們到底是誰?」我快要揪住她大吼。

    「天堂,他們顯然不想插手。」她捏緊拳頭,頭上的光圈因憤怒而閃爍。

    我看了宅詹的屍體一眼,右手握緊破刀直到血液從手掌上的傷口流出。

    「巴伊爾──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的聲帶彷彿不受控制擠出這個萬般該死的名字,就連飄散空氣中的粉塵也被怒吼震動。

    我的頭頂突然傳來刺痛,地面汙水倒映出一對枯枝般的犄角。

    你已經下定決心接受自己的過去?腦海中的聲音笑了出來。

    「你終究還是…」海嘉不安地倒退,當她發現戴爾頭上的角出現時張大了嘴巴。「你們的真面目…」

    「巴伊爾!你在哪裡?」我憤怒地環視四周,如果巴伊爾這時現身我一定要一刀劈死他!「尼溫瑞赫就在這裡!現出原形站在我面前!」我像個瘋子朝天空大吼。

    然而傳出巴伊爾笑聲的卻是那坨爛成一團的黏液。

    「我已經等你很久了。」巴伊爾的聲音從黏液中傳來,黏液再次冒泡壯大,那團該死的東西又站起來了!

    「你到底在哪?

    「我就在霍特伍德莊園等著你,親愛的弟弟,喔對,別帶太多人來,我的小寵物還想跟他們玩樂一下。」發出巴伊爾聲音的黏液怪物發出劈啪聲裂成兩半,一團較小的怪物衝破封鎖線逃了出去,留在地上的大團塊又開始蠕動著試圖展開攻擊。

    我想起還待在莊園裡的爸媽。該不會…

    那團黏液該不會正往那裡跑去?

    「原來大王子躲在你家…」阿加雷斯跛著腳走向我們。

    「快把我們傳送過去!」我對海嘉和伊迪絲大喊。

    「但這裡…」伊迪絲錯愕地看著我。

    「這裡還有我們。」吳亨利拭去臉上的淚水說道。「不會讓那些鬼東西好看。」

    「現在這種情況只能把你們兩個送去霍特伍德莊園,除此之外也無能為力了。」海嘉展開翅膀念念有詞,我和戴爾身旁浮出成串發光符文。「我很抱歉對你們隱藏這麼多事情…」

    「這都不重要了。」我咬牙回應她,沒有機會聽見她最後說了什麼。

~*~

(特殊部門總部,內華達州)

    「噓!」凱斯伸手阻止彼得和辛西亞衝出走廊,幾個從支部調來的保全走了過去,絲毫沒注意到三個躲在角落的年輕探員。

    「你不覺得這時貿然跑去支援很危險嗎?」辛西亞害怕地低語。「我知道你過世的父親莫名其妙冒出來對付怪物,但我們只不過是…」

    「我剛才偷聽到圖西那邊的消息,情況非常不妙。」凱斯緊盯著眼前的一扇金屬門低語。

    「所以我們不應該這時…」

    「快點!」凱斯抓著他們衝出走廊,在保全走回來之前快速溜進金屬門。宅詹要是知道他偷了研發人員的鑰匙絕對會氣死。

    「你打算怎麼做?」彼得好奇地望著滿房間儀器。

    「得借用你的力量,我之前看過海嘉她們測試這東西。」凱斯走向一座約莫流動廁所大小的金屬籠。

    「嗯…用機器加強天使瞬間移動的能力把我們傳送到被怪物襲擊的時代廣場?」彼得歪頭看著面前的怪異機器,忍住叫它TARDIS*的衝動。

(*作者註:TARDIS是英國影集《神秘博士》[Doctor Who]中的時間機器與太空船Time and Relative Dimension in Space的縮寫)

    「大致上是這樣,因為你現在還無法連我們一起移動。」

    「難怪圖西先生這麼想把我的光圈占為己有。」彼得歪嘴笑著。

    「別讓狡猾的老傢伙得逞。」凱斯拉開金屬籠小門踏了進去。「快進來吧。」

    「呃…這東西讓我想到《神秘博士》裡的電話亭。」辛西亞小聲抱怨著。

    「妳也喜歡《神秘博士》?」彼得對她露出頑劣的笑容。

    「算是吧。」

    「我們一定能成為好朋友。」

    「欸,小弟弟,我對Y染色體沒興趣喔。」

    「把手放在這裡啦。」凱斯對彼得翻了個白眼,手指指著儀表板。

    「好嘛好嘛。」他把左手放上儀表板,在所有指示燈亮起時,他頭上的光圈也跟著閃爍起來。

    「你們在做什麼?!」艾倫‧圖西尖叫著衝向他們。「停下來!」

    「喔喔糟糕!」凱斯驚呼一聲,在金屬籠劇烈震動時眼睜睜看著圖西跌了進來和他們砰一聲出現在時代廣場。

    「這是怎麼回事?」差點被金屬籠壓扁的伊迪絲尖叫著跳開,但金屬籠隨即被黏液怪物一腳踹飛。

    「那不是還在實驗中的儀器嗎?!」海嘉吃驚地看著灰頭土臉的彼得從裡頭鑽出來。

    「我們成功了?」凱斯感到一陣暈眩,但眼前景象讓他瞬間醒了過來。

    「待在裡面別跑出來!」伊迪絲衝向他們,但黏液怪物卻挑在這時伸出觸手將她彈開。

    圖西衝出金屬籠掏槍射擊怪物,背後躲著不斷尖叫的凱斯和辛西亞。

    「圖西?!」蘇洛驚訝地大叫。

    「現在情況怎樣?」圖西領著眾人躲進一棟半毀的店面,黏液怪物盲目地在街上亂竄想找出他們的蹤跡。

    「隊長殉職了。」林瑪莉面色凝重地看著他。

    「這…」他瞪大眼睛。

    「被怪物殺了,他父母也是。」暗影抹去臉上的血淚夾雜的污漬低語道。

    「天啊…詹姆士…」

    「在操縱怪物的主腦被消滅前,這東西根本無法摧毀,而且還會藉由吞噬路上的屍體壯大身形。」猶大用窗簾殘骸擦拭銀刀上的黏液。「現在只能想辦法不被宰掉而已。」

    然而一條巨大的黑色觸手卻在此時穿破牆壁。

    「危險!」海嘉張開翅膀擋下瓦礫碎片,無法阻止觸手像長矛刺向凱斯和辛西亞。

    圖西猛力撞開他們,身軀被觸手貫穿。

    「艾倫!」洛文聲嘶力竭地哭喊。

    猶大揮刀斬斷幾根伺機而入的觸手讓牠們退出建物,注意到怪物的行動開始變得遲緩。

    「大王子可能跟尼溫瑞赫他們打起來了。」阿加雷斯小聲提醒他。

    「顯然。」猶大不信任地盯著地獄公爵。

    他可能猜中了阿加雷斯在計劃些什麼。

    「艾倫…」洛文抱起艾倫‧圖西發出茲茲聲的上半身,圖西只能露出熟悉的狡詐笑容凝視著曾經的警局搭檔,當他還是個腐敗黑警時的得意門生,他最無法失去的,過於天真的夥伴。

    「到頭來…我又為了這種事情送命…為了拯救無關緊要的傢伙…」他舉起右手輕拍洛文的肩膀。「我永遠也當不成壞警察,對吧?」

    「你一直都是局裡的英雄,艾倫,一直都是。」洛文啜泣著回應他,茲茲聲停止後,艾倫‧圖西雙眼中的光芒逐漸黯淡。

    黏液怪物在街上漫步尋找糧食,當牠發現宅詹時伸出巨掌將裹滿黏液的軀體捲起,缺乏五官的頭顱裂出大嘴準備將屍身吞噬。

    宅詹睜開眼睛死瞪著牠。

    躲在建物裡的眾人聽見巨響傳來,從破窗所見只有怪物像顆水上的石頭般彈跳著撞上另一棟大樓。

    「…阿宅?」

~*~

    一道強光閃過後,我們終於回到霍特伍德大宅門口,眼前所見只剩斷垣殘壁。

    「嗨,老弟。」

    巴伊爾笑著飄浮在我們面前。



~第八章完~



榭爾溫:老哥哥哥哥哥哥哥──

這段根本從星艦迷航記跑出來的吧XDDD

↓KHAAAAAAAAAAAN在此

結果阿宅只領不到五分鐘便當實在太便宜他惹,不過復活後會有什麼改變&復活的原因就只能下一章揭曉了~

至於打沒多久就「被升天」的Jesus就先別理他吧,他應該還有機會冒出來~

(阿宅:我曾經開玩笑說你是寇克艦長也不用這樣吧=_=)
↑的確有這件事但在小說第一部,榭爾溫是艦長、戴爾是史巴克、蘇洛是麥考伊醫生、阿宅是蘇魯XDDD

(榭爾溫:抱歉,情不自禁)

不行...這實在太極品了...

(阿宅:我又不是史巴克...戴爾才是史巴克...)

(蘇洛:如果掛掉的是老爺恐怕會引發世界末日吧="=)

(戴爾:^^)

(榭爾溫:沒錯@皿@)

(真正領便當的阿宅爸媽&圖西先生:......)

至於被神隱的愛琳跑去哪了?她目前還在總部裡面,下一章應該還有機會提到她和小蘿莉吧~



暴怒艦長的縮圖來源:https://lpalmertheauthor.files.wordpress.com/2013/05/c1539-khaaan.jp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85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推理|BL|貓咪||靈異|BG|GL|驚悚|天竺鼠|推理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倉鼠又來偷拿便當了(X

09-03 12:24

黃勤(金絲眼鏡)
阿宅找不到他的便當,於是就復活了(誤)09-03 16: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談史] 走進文人的書房... 後一篇:[達人專欄] 百孔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upu8520大家
【萬能麥可】貓咪4格漫畫更新囉~終於爆發的拉奇狗,竟然打群架啦ΣΣ(゚д゚lll)!?趕快來看是怎麼回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