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就說,我們會再見面嘛」 - 夏日與海

作者:燈神│2017-09-02 22:38:03│巴幣:0│人氣:234
  我喜歡夏天,而遇見那個女孩的日子,就正是一個再炙熱不過的夏天。

 
  我拿起手機,將錢包塞進牛仔褲的後方口袋,邁開腳步走在那條熟悉的路上。那是一條長長的、閑靜而鮮少人經的小路,路途的盡頭是一片汪洋大海,有著金黃色的沙灘、蔚藍色的海水、還有隨著早晚變換顏色的廣闊天空。

  一般不會有人走這一條路,我自己也是在偶然之間發現它的,從此以後,它就成了我專屬的祕密小徑。閒來無事時,我總喜歡循著這條小路來到這裡,享受著從幽靜漸漸變得熱鬧的過程,看著沙灘上熙熙攘攘的人們、起伏不定的浪潮、海平面盡頭的日夜變換,所有不愉快的心情都彷彿能一掃而空,思緒變得清明起來。
  而此時的我,就正處於一個心情低落的狀態,明明準備多時的英文檢定考試,成績卻不盡理想,即使早就清楚自己的英文不太行,但還是為此感到氣餒、感到心有不甘。
  於是,不自覺的,我又再次來到這令人熟悉的地方。那鹹鹹的海水味,無論何時都能讓我感到安心。
 
  「嘿,你又來啦!」一個留著鬍渣、年約三十好幾的大叔叫住了我。
  那是我從小就認識的、住在這附近的大叔,而他也從十年前的大哥哥,到現在成家立業,甚至有了孩子。
  「我本來就都會來啊,是你才難得吧?多久沒看到你了。」我像是看到老朋友一樣的,朝著他走了過去,坐在他身旁。
  「嘿嘿,年輕真好。」他露出了彷彿在感慨歲月般的微笑,接著,點起一根菸。
 
  大概是在我小學的時候吧,我們在這片沙灘上相遇了,當時也是像現在這樣的情景,只是角色反了過來,在我一人看著大海的時候,他走了過來坐在我身旁。
  「弟弟,你在看什麼?」他拍了拍我的肩頭。
  「……海。」當時還是小孩子的我,只能勉強擠出一個單字。
  「哈哈是嗎,年輕真好。」
  一樣的人,一樣的場景,一樣的「年輕真好」,卻有了不一樣的體悟。
  「可惜大哥哥我不是來看海的,海只是順便瞧瞧而已。」他瞇起眼睛,專注的看著前方。
  「那大哥哥你是來看什麼的?」
  「嘿嘿,你長大後就知道了。」
  我看著在我眼前,一群穿著泳裝嬉戲的大姊姊們。
  一直到好多年以後,我的疑惑才終於有了答案。
 
  在他抽完那根菸之前,我們沒有再開口,專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你快畢業了吼?」
  「嗯啊,順利的話。」我回答。
  「嗯......」
  「要加油啊,不管以後做什麼。」
  說完,他吐了一口長長的菸圈。
  「我會的,大哥你也是啊。」
  與其他大人不同,其他大人只會問我,畢業以後要做什麼?而他只是很單純的要我,不管做什麼都要加油。
  一個純粹而不帶任何多餘期待的鼓勵,一時之間竟讓我感動得有些說不出話。
 
  「大哥我啊,已經不再是單純為自己努力的年紀了,我得為了我老婆而努力,為了我小孩而努力。」他站起身來,拍了拍落在身上的菸灰。
  「就像現在,我得去接我小孩下課了,你啊,趁著還能為自己努力的時候,好好加油吧。」
  揮了揮手、走了兩步之後,他又回過頭來,露出一抹微笑。
  「不要誤會,我對於此,是感到非常滿足的。」

  「因為我深愛著他們。」講完的他,再度揮手走向遠方。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我若有所思了起來。
        從某個時間起,我就開始見證這位大哥的人生,從大學生涯一路到畢業,接著去當兵,再看著他成家立業、生兒育女,撐起一個家庭。
        那我呢?我的人生又會如何呢?
  我不知道,我想,也不會有人替我知道。

  被拋下的我,又回歸到一個人的狀態,重新看向遠方的海面,卻發現畫面有些不同了,在離我幾公尺遠的前方坐了一位女孩,因為她擋在我看東西必經的路徑上,讓我有些移不開視線。
  除了這個理由之外,那潔白的T恤,在周圍形形色色的泳裝之中反而顯得耀眼,隨風飄舞的髮絲,清爽之餘彷彿飄來一股幽香,衣服裡若隱若現透出的內衣線條,甚至使我感到臉紅心跳。
  看著看著,我竟有些出了神,一時之間有種想要向她搭話的衝動,就在我還在思考該不該開口、該如何開口的同時,一股痛楚感襲來,有個東西撞上了我的後腦勺。
  「哎唷!」我一回頭,看到被當作兇器的沙士空罐落在一旁,一個不知是不小心還是惡作劇的小男孩,正以跑百米的速度逃得老遠,眼見追趕不及,我只能在心裡暗暗的咒罵幾句。
  我悻悻然的揉著頭,將身體轉回來,卻赫然發現那女孩也正回頭盯著我,那是一雙晶瑩而明亮的眼睛,不算大,卻清澈的彷彿可以滴出水來。
  與她對視的那兩秒,對我來說就像兩小時般的漫長。

  「……嗨。」我怯生生的打破了沉默。
  「還好嗎?」
  我愣了一秒,隨即想起她應該是在關心我的頭。
  「還好!」著急著想做出回答,使我的聲音有點異常的高亢。
  「嗯,那就好。」她露出了放心的微笑。

  不好,她準備要轉回去了!
  讓她轉回去的話,對話就結束了!
  「妳喜歡夏天嗎?」從我嘴裡突然冒出的,是這麼一句連我自己都措手不及的話。
  這次換她愣了好幾秒,隨即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她站起身、往我靠了幾步,坐在離我更近了一些的地方。
        
  「我喜歡海。」她說。
  「海邊對我來說,是個很美麗的地方,於是我來到了這裡。」
  我聽著,點了點頭。
  「那你呢?」
  我思考了兩秒,開口回答。
  「我喜歡夏天,夏天對我來說,是個很浪漫的地方,曾經聽過好多好多美麗的故事,都是在夏天發生的。」
  「不過不管是不是夏天,我也都喜歡來這裡就是了,我想,我大概也喜歡這片海吧。」講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難怪,我就在想曾經在哪裡見過你。」
  「蛤?我們見過嗎?」我有些意外。
  「有沒有看到那個招牌?」
  她伸手指去的方向,是一家叫做「海之家」的小店,除了簡單的吃的喝的之外,還賣一些游泳會用到的器具。
  「我知道,偶爾會去那邊買東西。」
  「下禮拜就要關了。」
  「什麼?」我被這句有些突然的話嚇到,
  「我在裡面打工打了幾年,不過因為經營不善,再一個禮拜就要關店了。不過一直以來負責結帳的都是別人,所以你大概不怎麼見過我吧?」她有點無奈的笑了,透露些許不捨之情。
  「......看來,沒有事情是不會改變的啊,那些既有熟悉的事物,終有一天會消逝不見。」我不禁想起剛剛分別的那位大哥,莫名的感傷起來。
  「不過如果沒有改變,人就會止步不前,也就不會遇見新的事物,更不會發生那些你所喜歡而感到浪漫的故事了。」她說。
  「妳說的是。」我笑了出來。
  很多事情其實都是一體兩面,就只在於如何思考而已。

  「講個關於夏天的故事來聽聽吧?」經過數秒的沉默之後,她如此提議道。
  「蛤?」
  「夏天的故事啊,你不是聽過很多嗎?」
  「啊啊......我想想。」我摸了摸頭,開始思索起來。
  一開始思索,腦袋就浮現出了畫面,那是刺眼的陽光、白雲點綴的藍天、看上去就發燙的沙灘、還有碧藍透亮的海水,以及身在這故事裡頭的、各式各樣的人們。
  「在某個艷陽高照的夏日,靠近海邊的小小的街道上,有位青年從公共汽車站下車了......」

  我開始講述,那個等待了一千個夏天的故事。        
 
  那位青年受到母親的託付,要尋找一位有著翅膀的女孩,於是,他從小就四處旅行,靠著表演人偶維生,由於表演實在太過簡陋,無法吸引孩子們的觀賞,賺不到旅費的他,迷迷糊糊的在艷陽之下昏睡去了。
  醒來的青年,看見的是一個張開雙手、仰望天空的女孩,那是一名純真善良、卻又異常笨拙的女孩,青年在賺到旅費之前,因受到邀請而在對方家裡叨擾著。隨著相處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去,青年發現她與其他同齡的孩子們有著很大的不同,女孩每個晚上都在作夢,而且隨著夢,她的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了。
 
  「我總覺得,天空中有另一個我。她在那裡張開羽翼翱翔著,可是卻有很深的悲傷,為什麼我會那麼悲傷呢?」
 
  女孩作的夢,是好多好多年以前,在自己還有著翅膀時的故事。有著翅膀的她們被稱之為「翼人」,而翼人的身體是受到詛咒的,必須承載著關於這個星球的記憶,也因此,她們世世代代都作著同樣的夢,而在最後一個夢做完時,生命也就到了盡頭。
  而青年一家,則背負著守護翼人的使命,他們一直以來守護著翼人,卻又無法了結她們悲慘的宿命。青年在領悟了這點之後,陪伴著女孩,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後來呢,那個女孩把夢做完了嗎?青年有救到她嗎?」她看著我,催促著我把故事說完。
  「最後,青年憑著寄宿在人偶裡的魔法,把自己的記憶容量送給了女孩,讓女孩得以順利的把夢做完,並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失去了記憶的青年,則變成一隻烏鴉,陪在女孩身邊守候著。」我語氣平緩的說出了結局。
 
  「就這樣?」她有些不可置信的問。
  「嗯,就這樣。」
  「......我還期待了一下會不會有Happy ending。」她翹起嘴巴,似乎對結局有所不滿。
  「這結局也沒有不好吧哈哈,而且美麗的故事,不一定都有好結局啊。」
  「騙子!」她說。
  「才不是!」我無奈的笑了笑,看來她很希望能有個圓滿的收尾啊。
 
  「所以你覺得,青年有喜歡那個女孩嗎?」過了幾秒之後,她問。
  「喜歡是一定有啦,至於是哪種喜歡......」
  我這才想起,故事中的兩人,沒有親吻,沒有擁抱,甚至連牽手都沒有,沒有花前月下的談情說愛,更沒有海枯石爛的誓言,因而我對於她提的問題,有點疑惑了起來。
  「......妳覺得呢?」無法給出答案的我,反問了她。
  「嗯......」她想了想,思考了幾秒。
  「我曾經看過一本書,裡面寫著一段對話我很喜歡。」在短暫的停頓之後,她如此說道。
 
  書中,有個人問了男主角,喜歡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男主角在思考之後,是這麼回答的。
  其實我也不是很懂......不過例如,早上騎著機車在海岸線奔馳的時候,看到朝陽從海面上升起的一瞬間,會覺得那景色非常漂亮,希望能夠跟對方一起感受這瞬間,是不是就是所謂的喜歡呢?
  當希望能夠跟對方一起感受這瞬間,兩人彼此的心中都有這種想法,而一起累積這樣的時間,又是不是就是所謂的交往呢?
 
  「我想,即使從來不曾說過,但他們兩個早就把對方當成自己心底無可替代的人了吧?」她在說完書的內容之後,對問題做了回答。
  「......嗯,或許真的是這樣的呢。」
  可能是那段回答打動了我,也可能我心底其實也正如此期待著,總之,我非常喜歡她的答案。
 
  「要一起去踩踩水嗎?」看著遠方起起落落的浪潮,我如此問道。
  「你去吧。」在我眼前的她,忽然露出了有點令人心疼的微笑。
  「......怎麼了嗎?」
  「我,會怕。」
  這出乎意料的答案,讓我一時之間僵住,不知該怎麼回答。
  「......在我小的時候,曾經溺過水,從那之後我就再也不敢走進水裡。」她似乎猶豫了幾秒該不該說,最後還是誠實的說了出來。
  「所以我才穿成這樣啊!你以為我不想穿著泳裝、比基尼,漂漂亮亮的像她們一樣嗎?」她指了指前方嬉戲的女孩,像是要打破沉重的氣氛般笑了出來。
 
  「穿著T恤牛仔褲的妳,在我眼裡就是最特別的一個!」我像是未經思考般的脫口而出,說完才意識到自己說了些什麼。
  而聽了這句話的她,表情有些愣住了。
  「在眾多穿著泳裝的女孩之中,妳仍是最耀眼的一個。」我加重語氣,再重複了一次。
  對視了幾秒之後,我吞了口口水,感到自己正全身發熱。
 
  「我去了。」不知所措的我,急忙轉了個身,往海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我的心沉甸甸的,彷彿壓著一塊大石頭。
  儘管她只是短短的透露幾句,但一個個令人心痛的畫面,在我腦海中拼湊了起來。
  她這些年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呢?在我心中浮現的,是她一個人坐在堤防上,看著遠方的大海,看了好多、好多年的身影。明明是這樣一個喜歡海的女孩,卻只能這樣遠遠的看著,近在眼前,卻又遙不可及。
  想到她這些年在海之家工作的身影,我就無法遏止的難過起來。
 
  在大概半個小時後,我回到原本的地方,她遞了一瓶彈珠汽水給我。
  「我還在想妳會不會已經走掉了。」
  「要走了我會跟你說一聲啦。」在我接過瓶子之後,她打開瓶蓋,喝了一口。
  「不知道十年後,還看不看得到彈珠汽水呢?」她看了看晶瑩的彈珠,有些感慨的說道。
  「妳不是說就是因為有改變,才會有新的故事發生嗎?」
  「是啊,可是會感傷的東西,還是會感傷嘛!」她瞇著眼睛,笑了出來。
  那是一個,會讓男生迷上的笑容。
 
  「這個給妳。」從我身後拿出的,是一個樸素而玲瓏剔透的貝殼。
  「這是我剛剛在那邊看到的,覺得很適合妳,就買下來了。」
  她有些詫異的、將貝殼捧在手中,靜靜的看著。
  「把它放到耳邊,就可以聽到海浪的聲音,雖然無法碰觸到海水,但我希望妳至少可以聆聽看看海浪的氣息。」
  「謝謝你。」將貝殼收下的她,笑得是如此開懷,
  「那是,只屬於妳的海浪聲。」看著她笑得這麼開心,我只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遇到你真好,不過,我該走了。」她看著我,說道。
  我瞥了瞥天空,染上了一抹橘黃色的色彩,已經到了夕陽西下的時刻。
  「那......」我忽然想到,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她的聯絡方式,趕緊掏掏口袋,想拿出手機。
  「停下來。」
  我維持手插在口袋的動作,就這樣看著她。
  「你不覺得我們今天的相遇還挺浪漫的嗎?」她問。
  「浪漫......吧?」儘管我覺得浪漫,但突然間被這麼問,還是讓我無法率直的回答。
  「你手機一拿出來,就不浪漫了,不要拿。」
  我心想她說得有道理,但一轉念,又發現好像哪裡不太對。
  「那......妳住在哪裡?」我有些急了。
  聽了問題的她,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我很久沒有經歷關於海邊的,如此愉快的回憶了,就讓我留下一個浪漫的結尾吧。」
  我從剛剛的精神亢奮,瞬間變得全身無力,好像有個對自己很重要的東西即將離開,卻又無力阻止。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
  「會的,我想。」她在短暫的停頓之後,點了點頭。
  「我相信我們會再見面的,今天真的很謝謝你,你是一個很體貼的男生。」她揮了揮手,向我道別。
  而我除了傻傻笑著、一樣的向她揮手說再見之外,已經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了。

  在她離去之後,我坐在堤防上,等到太陽落盡、天色暗去之後才踏上回家的歸途。
  如果說看到她的笑容,是我今天最開心的時候,那此時此刻,就是我最失意的時候,甚至更甚於我初來到海邊之時。
  曾聽人說過,見到一個人的前八秒,會決定他在你心中的印象,若要再進一步,則需要兩分鐘以上的談話,才可以扭轉第一印象。
  我想我大概是在見到她的前八秒,就決定喜歡上她了,之後在交談了好多好多個兩分鐘後,就更確定了這個心意。
  但原來在她心裡,連再連絡的意願都沒有嗎?
 
  「It's time to facethe truth, I will never be with you.」
 
  這是上尉詩人、James Blunt著名的一首歌,〈You're Beautiful〉中的結尾兩句,全曲帶出了一場美麗的邂逅。
  歌者遇見了一個令自己心動不已的女孩,他確信自己看見了天使,但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她離去。
  也許我跟她,最多就只是一場邂逅吧。
  我哼著歌,試著讓自己像歌者一樣,瀟灑而豁達的在人生路上繼續前行。
 
 
  從那天之後,我並不怎麼想起她,對我來說,那就是一場美麗的邂逅。
  在結束了頹廢的周末假期,我踏上前往學校的路途,途中進了一間西式早餐店,買了一個薯餅蛋漢堡與一杯紅茶,坐在了最裡面的位置。
  那個送餐過來、穿著圍兜的女服務生長的很可愛,臉上的笑容也很燦爛,但我卻有些反常,在看了一眼之後,就專心的吃著早餐。不知為何,她的笑容竟讓我感到有些刺眼。
 
  離開早餐店後,我背起背包,再次走在開始下起小雨的街道上。我默默的下了一個決心,決定再去考一次英文檢定,雖然可以用補救教學的方式拿到合格證明,但我想要提升自己的英文程度,再嘗試一次。
 
  來到學校的我走進上課的教室,卻發現空無一人,大大的白板上寫著:
  「早上10點的課,因老師有事請假,暫停一周,擇日補課。」
  我在心裡暗暗的罵了一句髒話,沒有因為放假而感到開心的感覺,反而滿肚子怨氣,明明在該上課的時間來到學校上課了,卻只能望著這樣一個空曠曠的教室,而且還得找時間補課。
 
  無奈之餘,我只好走進圖書館,來到四樓的自習區,這是我一直以來的習慣,或許該說是打發時間的方法,每當空堂時間,我都習慣泡在圖書館裡。總喜歡坐在第三排靠走道的座位,將背包放在身旁,拿起書來讀,有時是課堂上的講義,有時是英文檢定的參考書,當然也有時是課外讀物。
  我拿出了背包中,為了這種時候而帶著的小說,準備進入書中的世界。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來這裡。」此時,一個我以為再也不會聽見的聲音,從我耳後傳來。
 
  「就說我們會再見面的嘛。」在我回頭之後,看見的是,那個讓我愛上一天的女孩。
  看著她胸前圖書委員的牌子,我頓時豁然開朗。
  我們持續對視著,開心笑著的她,與只能傻傻笑著的我。
 
  「你喜歡夏天嗎?」
  「嗯,我很喜歡。」我回答著,眼睛竟有點濕潤了起來。

                                   (2016.06.23)

註:
  內文中提到的,關於夏天的故事,是日本遊戲製作公司Key社於2000年9月8日所推出的視覺小說《AIR》,最初以遊戲的方式呈現,並於2005年製作成電視動畫播出。

  《AIR》以感動人心的劇情聞名,除了佔有多項銷售排行榜紀錄之外,對於ACG(動畫、漫畫、遊戲)界影響深遠,文中根據筆者的需求,對於劇情有做部份的簡化與修改。

  至於之後女孩提到的那段對話,則是漫畫作品,《校園迷糊大王》裡頭男主角播磨說過的一段話,筆者非常喜歡,將其引用至此。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83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夏天||大學|男孩|女孩|Key|AIR|播磨拳兒|校園迷糊大王|邂逅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oscar606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棒球男孩與球迷的她 - ... 後一篇:巴哈姆特 - 睽違8年的...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HSN00003q89大家
有人願意和我一起玩遊戲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