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BL玄幻】《火水未濟》第八章(完結)

作者:亂入人型│2017-09-02 16:54:13│巴幣:2│人氣:361
 第八章、
 
  上界,依舊寧靜,又或者說是死寂一片。雲坎細想這幾年所發生的事情,幾乎都是環繞於天道而轉,對方似乎也時不時將話題扯開有關下凡的事宜;每次與人擦身而過時,對方留給自己的眼神是帶著濃濃的不屑感,他便是自己自責當初為何沒有察覺這一點。
 
  不過腦袋想著,腳程依舊不減其速。很快地,他來到了宮殿前,寂靜的宮殿再怎麼繁華,終究還是敵不過死寂,連帶著那些金碧輝煌的事物都黯淡了不少。
 
  「汝回來了。」天道現身於對方面前,莞爾語道:「那麼,吾所交辦之事完成了?」
 
  「大致上……已經了結。」雲坎盯著天道,心中縱然有許多的疑惑,但現下也不是個好時機,臉上便是只剩冷漠。
 
  「是嗎?那真是感謝汝。」天道咧嘴一笑,正當他上前想要碰觸對方之時,雲坎卻是不自覺地向後一退,他的手便是頓在半空中。
 
  「抱歉,我想先自行回房休息一會。」雲坎清楚知道自己的記憶會被搞得如此糟糕,絕對是被對方操弄所致,下意識便是厭惡了不少,卻也不好將這樣的神情表露於外,便是隨意扯了一個理由、便是與對方擦身而過。
 
  可不過走上幾步,天道便是悠悠開口道:「汝之記憶已然回歸了?」他的語調聽不出任何情緒,卻是帶著一絲危險。雲坎下意識地回頭警戒,卻只看到對方背對著自己、有些落魄的模樣。
 
  「是。」雲坎深諳此時再循個理由遮掩過去並不是好的選擇,便是了當地映了對方真切的狀況。然而對方一聽自己的答覆後,緩緩轉過身子,臉上一片木然。
 
  「汝恨吾?」
 
  「……若說不恨,也過於做作。」雲坎拐個彎子回答對方的問題,神情依舊冷淡。
 
  「呵……呵哈──恨吾?吾所做的一切,都是為汝排除萬難,汝今日居然反倒恨吾?」天道自嘲般地低聲笑著,而後又歛下了這樣失控的笑聲,平聲問道:「汝難道不曾察覺,為何自身僅有修仙時的記憶,於此之前的記憶全無?」
 
  「……既然對以往之事已然忘卻,那便是無傷大雅之事。於我而言,與我徒弟相處一事,才最為可貴,你不必轉移我的注意。」雲坎的眼神中迸發出堅決的意味,卻也讓對方明瞭自己的意向。
 
  不過此話一出,對方又再度低聲笑起。只見天道金色的雙眸之中滿是執念,這樣的執著卻是朝著雲坎而來。他保持著略為扭曲的笑容,開口問道:「汝當真對以往之事毫不在意?」
 
  「……」
 
  雲坎並無對此問題表態,卻也無聲中替這個問題回答。天道看著對方面無表情的模樣,臉上自嘲的笑容更甚,並一個拂袖,一個精緻的銀製戒指便是浮現於他的面前。
 
  「──你為何要竊取我的物品?」雲坎一見這樣的物品,頓時臉色一沉,原本只是冷漠的神情更是壓抑,怒氣便是從之溢散。然這樣怒氣之下,他卻是對這戒指在他的手裡而感到十分害怕,這樣的情緒為何而起,他無法找著一絲線索。
 
  「呵,吾可不是竊取,而是要讓汝憶起往日種種罷了。」天道將戒指與其散發的光芒剝離,白色的物體緩緩飄盪著,卻是讓雲坎對這樣漂浮的東西恐懼,恐懼著這個東西將會改變自己,害怕著自己將會因此……消失。
 
  「你──」雲坎下意識地想要施法逃離,卻是連一點仙氣都無法認他調度,肢體也如被定住一般動彈不得。
 
  「既然吾也無法再活下去,汝便也別想於此快活一世。」天道手持著白球緩緩走來,另一手握著銀戒,金色雙眸中的偏執毫不遮掩地射入雲坎的眼中,嘴型微動、叫喚道:「余江。」
 
  不待雲坎去臆測對方所說的人名到底是誰,剎那之間,光球猛然飛至他的額上並緩緩融入。於此同時,他頓時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刺痛感,疼得他無法思考,只能被動接受突然暴增的記憶。
 
  一幕幕的記憶如同走馬燈一般片段飛逝而過,他憶起了自己最初的模樣,想起了自己本不屬於這世上。他看見自己配戴著一時心喜而買下的戒指,也睹見了最開始被帶入這裡時的懵懂害怕,也瞥見當時還未成熟的天道,與自己立下誓言,只願自己不拋棄對方,也撞見自己的記憶被剝奪的那一刻,只因為這個世界排斥了自己的存在。
 
  「等到汝的記憶全數回歸,世界規則將會把汝送回應當回到的地方。」天道的金眸中散出一絲落寞,而後又被一絲快意覆蓋。他將戒指重新套入對方的手指當中,冷聲開口道:「汝將無法回到此處,和汝之徒弟永隔,如何?」
 
  「呵……我又……能如何?」雲坎忍著疼痛,嗤笑語道。
 
  而就在天道正準備開口時,一陣天搖地動,濃厚的魔氣頓時漫天而來,熟悉的氣息伴隨在其中。雲坎能感受到氣息的主人急迫地找尋著自己,但他十分不願與對方相碰面,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狼狽的模樣。
 
  「看來汝那乖徒弟已經到來,吾是否應當盡地主之誼?」天道勾起對方微微垂下的頭,莞爾道。
 
  「你敢──?」雲坎咬牙語道,並強忍著腦袋發脹的不快感,站挺身子。
 
  「呵,吾都不在意誰人破壞上界,汝又何須緊張?」天道輕聲一笑,眼中寒光卻是毫不留情地射向雲坎,「汝便好好地待在這裡,吾去看一下情況,可好?」
 
  這句詢問早已是不容置喙的表達句。他稍稍一瞥雲坎毫無舉動的模樣,背其身子。前方方才產生了一個金色的通道,瞬息之間便是被一道冰牆阻隔。
 
  「汝這是何意?」天道毫無情緒的問句充滿陰冷之感,比前方那片冰還要寒冷。
 
  「他是我徒弟。」雲坎取出劍,皺著眉頭、腳步虛晃,冷聲語道:「要教訓,也是我來操勞。」
 
  「呵──教訓?」天道藐視一笑,「只怕汝教訓不了吧?這師徒之情早已變質,汝難道不知?」
 
  「廢話少說。」雲坎挑劍上前,強行打斷兩人之間的對話。這樣的舉動透露出他內心對此事總是不斷隱藏,也不斷躲避的事實。
 
  可雲坎又能阻撓多久?不過一息,體內的疼痛已然將他出劍的步伐亂了掉,再加上天道對於仙氣的限制,劍鋒到了他眼前,卻也只是近在眉睫,這把劍便是隨著持劍者的無力,掉落於地。
 
  「真是辛苦汝了,居然還要為了自家徒弟如此拚命。」天道看著眼前氣喘吁吁、臉色蒼白且布滿細汗的雲坎,語帶嘲諷道。
 
  「……」
 
  天道看著對方沉默不已的樣子,臉上笑容更甚。他緩緩蹲下身子,與跪坐的雲坎平視,徐徐語道:「汝這麼一個行為,倒是讓世界發現汝之存在,不用數息,汝身後便會開啟回到汝應當存活的世界的通道,汝也無一點時間能夠與汝之徒弟道別,想想,還真是可悲呀。」
 
  「可悲的……不知道……是誰?」雲坎硬是莞爾語道,而視線穿過天道,瞧見他身後並未閉合的通道走來一個熟悉的人影,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
 
  「你對我的師傅做了什麼──?」雲離一刀劈開擋路的冰牆,殺氣騰騰地重踏過來。手上的黑劍發出微微紅光,殺戮、殘暴之感從而漫出。
 
  「哈──汝最疼愛之徒弟來了,真是感人肺腑。」天道無視於背後來勢洶洶的怒氣,依舊面對著雲坎,臉上的笑容更甚,「真不知道當汝被迫離去時,那傢伙會有什麼反應,真是令人期待。」
 
  「你──」
 
  不待雲坎吐出一串完整的字句,身後突然有一股力道將其往後拉扯。他猛然瞪大雙眼,看向眼前之人的視線頓時充滿驚愕。
 
  「你給我滾開!」雲離一劍劈下,卻只能劈在對方已然幻化成幻影的身形。天道嘲笑著雲坎此時狼狽的模樣,也對即將發生的事情感到十分愉快。
 
  「呵,吾可無擋路之意,汝還是趕緊去看汝師傅最後一面吧。」天道的身形隨著被劈砍之處開始消失,其語調的輕快卻是縈繞於此,「若是晚了,可就見不到囉。」
 
  阻礙雲離視線的人消失後,白著臉的雲坎便是進入他的視線之中。他上前想要抓住對方,可卻有一道看不見的阻礙擋在兩人之間。
 
  「天道!你又暗中做了什麼好事?」
 
  雲坎看著雲離暴怒的模樣,手持黑劍快速揮舞。每一下都可以察覺到地面的震動、每一下都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怒意;身後的通道彷若餓虎一般吞食著周遭,且這樣吸取的力道是更加的劇烈,他深諳對方繼續下去也只是徒勞,便是側過臉、緩緩啟齒。
 
  「雲離,夠了。」
 
  「師……傅……?」雲離聽見對方似乎因為自己的舉動而不善的語調,頓時愣住,手上的動作就此稍歇。
 
  「你何必如此白費力氣?現下你應當所為,理應不是此事。」雲坎故作身子無礙一般,冷聲訓斥道。
 
  「……那麼,師傅的意思是,要我看著你被那不明的通道吸進去?」雲離低下頭來,平靜的話語聽不出他的喜怒。
 
  「這是自然,你──」
 
  「別想我會乖乖看著你消失在我的視線!」
 
  雲坎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對方滿是怒意的話語打斷。雲離的雙眼傳出近乎瘋狂的執著,雲坎頓時被這樣的情緒弄得愣了一下,便與通道的距離近了一些。
 
  「師傅你等著,我定要將你救出,我定要將你救出啊!」雲離再度使起劍來,越發快速且雜亂無章的劍法透露他內心著急的情緒,兩眼更是猩紅的盯著前方,一個執念牽引他所有的舉止。
 
  「雲離,夠了。」雲坎制止的聲音似乎沒有傳到對方耳裡,卻又好似被聽見卻又無視這樣的阻止,他便是又再次並大聲道:「你夠了!這並不是天道所為,而是世界規則的意識。就算將那傢伙大卸八塊,也無法改變任何一切!」
 
  「世界……規則?」雲離手上的動作停歇,雙眼直視著對方,「天道不就代表著世界規則,即便滅了那傢伙也無法解決──師傅,你是騙我的吧?」
 
  「就算多說……你若是不相信,那也只是空談。」雲坎垂下雙眼,似乎在想些事情。隨後,他重新看向對方,眼神中帶著一絲捨身之意,同時也以莞爾對之,徐徐語道:「雲離,你可願意於此事過後,來找我嗎?」
 
  「找你?」雲離頓了頓,眼中的情緒更添了幾分癲狂,「你要放棄了?甘願又讓我一個人?」
 
  「……是。」
 
  雲離一聽對方細微卻肯定的回答,他的雙眼頓時變得狹長,眼中透出冰冷的怒火與瘋狂滋長的執著,「我絕不答應你的,師傅!」
 
  「就算你不同意……我也無法支撐下去了。」雲坎一面說著,嵌入地面的腳緩緩向後移動,拖曳出兩條痕跡;握住一旁突起物的雙手,此時也硬是摳出了一條血痕、指尖血肉模糊。
 
  「師傅,你再撐一會、再撐一會啊──!」雲離看著對方危及的模樣,停下的揮擊再次開始。然而就算在怎麼兇猛的攻擊,看不見的障礙依舊阻擋著兩人之間,讓這幾步的距離成了天涯海角。
 
  雲坎看著對方幾乎崩潰的模樣,心疼不已,卻無法對此事做出任何幫助,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子漸漸沒入通道之中。
 
  「雲離,別傷心……吶……」
 
  最後一刻,他給予眼前之人一個莞爾。眼前之景定格於雲離將障礙突破,滿眼猩紅的看著自己消失的方向,臉頰上兩條血淚,表情十分悲憤。雲坎飄盪在飄渺的通道之中,觸目皆是黑暗,腦袋霎時間叫停了疼痛,記憶有條有序的回流,同時──也憶起了起初與天道會面的時候。
 
 
 
  「大哥哥,你怎麼了?」
 
  軟糯的聲音傳入因傳入異界而失神的雲坎,當時的他不像如今成熟穩重、眼中一片寒霜,而是未褪熱血一般、少年特有的懵懂無知。
 
  「這、這裡是哪裡?」他左右看著此處祥和的景色,茵茵綠草、微風和煦,自己的心境卻是十分紛亂。
 
  「這裡是上界哦。」
 
  一名孩提站於雲坎面前,兩眼金瞳直視著對方,出聲解惑道,這才令對方的注意集中於自己身上。
 
  「上界?上界又是什麼地方?我不是應該在家裡頹廢地看著電視?」雲坎微愣,「你又是哪裡來的?你的家人呢?」
 
  「我不知道我是從何而來,也沒有任何家人……只知道他人都喚我為『天道』。」天道有些落寞語道,似乎無法替對方解惑而感到幾分失落;隨後,他便是提起精神,反問道:「那大哥哥,你又是誰?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我?我的名字是余江,江海的江。至於我為什麼會在這裡──」雲坎頓了頓,帶著些微的歉意語道:「我也不清楚。」
 
  「那這樣余江哥哥和我一樣都是個『來路不明』的人呢。」天道笑了笑,眼睛灣成了月牙,「但是我知道,大哥哥不會對我做出什麼危險的事情呢。」
 
  「來路不明……嗎……」雲坎低喃語道,「可我還有歸屬的……」
 
  「大哥哥,你在說什麼呢?」天道向前走了幾步,放大的臉孔嚇著了聞聲而抬頭的雲坎,純粹的疑惑伴隨著其高昂的聲音投射而出。
 
  「沒事、沒事!」雲坎慌亂地擺了擺手,並於下一刻話鋒一轉道:「對了!既然你沒有家人,不如我來當你的家人吧?反正我在這裡也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事物,陪著你也不虧。更何況,你一個小孩在這裡也不妥當。」
 
  「你要當我的家人?」天道吃驚語道,原本就大得水靈的雙眼如今更是大了些。
 
  「嗯。」雲坎伸出手來,摸了摸對方的頭,「我雖然不能替你做些什麼,不過我可以給你一些安慰和鼓勵,就像這樣。你說好不好?」
 
  「永遠嗎?」天道眨了眨眼,詢問道。
 
  「如果你不排斥的話。」
 
  「嗯!我絕對不會排斥大哥哥的!我最喜歡大哥哥的氣息了!」天道蹭了蹭對方的手,「那大哥哥,你要一直陪著我喔!」
 
  「好,好。」雲坎露齒一笑,語調中帶著一絲對對方黏膩舉動的無奈,也帶著幾分縱容。當時的他並不覺得這樣的諾言到底有什麼後果,只知道眼前的小孩是多麼可愛、多麼純真,僅此而已。
 
  這段記憶到了後來,天道發現雲坎受到世界規則的排斥,將其記憶剝奪後、參雜一些這世界的知識,便將雲坎投入凡塵之中,由他自己一人輔佐著他一步步踏入修仙之途,再者,就是遇見雲離之後了。
 
 
 
  回憶終了,通道漸漸透出光亮。強光逝去過後,雲坎再次張開雙眼時,已然回到自己的房屋當中。牆上掛著的時間指著早上九點、電視上的日期距當初離開的時間才過了一個月。
 
  恢復一頭黑色短髮的他呆愣地看著眼前熟悉卻又陌生的節目,上頭的人們歡樂地笑著,自己的心卻是抽疼不已。他摘下戒指與頸上的石牌,放置於一旁的茶几上,外頭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入並照在上頭,一則發出與之相襯的銀光,另一則閃出扭曲的微弱紅光。
 
  「回來了……嗎……」一個垂眸,他落寞語道。隨後,站起身子走到了一旁的飲水機,裝了茶水並牛飲之,滋潤了有些乾涸的喉嚨。
 
  片刻過後,他放下了手中的水杯,一步一步蹣跚地走到了主臥室的床邊,並向前一倒、讓整個人陷入了床墊之中。完好如初的手緊抓著上頭的棉被,一行清淚悄悄滑落。
 
  「這是……回不去了吧……回不……去了……」
 
  他緩緩閉上雙眼,心中所思所慮皆是雲離一人。擔憂著他看見自己當初的情況後,會不會做出什麼更加脫序的行為,同時也憂慮著對方會不會因為自己的緣故而了結生命。但那邊的一切,卻也不干他的事……
 
  ──已經跟我毫無關係了……
 
 
 
  即便再怎麼悲傷、再怎麼緬懷以前種種,可日子終究不會停下腳步等待他的復原。他渾渾噩噩度過半年後,食物、乾糧終於告罄,生存的渴望不容得他繼續窩在房間之中與世隔絕,只好先持著為數不多的零錢,帶上那石牌,外出採買。
 
  可多年養成的習慣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更改,平常便是冷著臉的他,如今外出與人互動時,也多是帶著這樣的神情,不吭不響,只在該說話時回答,周遭氛團又沉悶不已,使人產生敬而遠之的疏離。
 
  「看來得改掉這種面無表情的樣子了。」雲坎細想剛才結帳時對方戰戰兢兢的樣子,一面感慨道。沿路上,僵硬的弧度掛在嘴邊,這樣親近不成反增添幾分畏懼的舉止嚇著了路旁的人,他才停止試圖莞爾一笑。
 
  順著以往對街道巷弄的位置的記憶和方才行走時記起的路標,回途的路並沒有特別難找。然而當他正走向臨家前拐角處時,本是平靜的心忽然悸動,一種熟悉之感隨之升騰,而又在瞬息之間消弭。這樣莫名的感觸即便是掛在心上也毫無作用,他便僅當作錯覺一般無視之。
 
  他緩步來到緊閉的門前,將口袋中的鑰匙掏出、向上頭孔洞插入。剎時,一陣嚴寒順著金屬攀上他握著鑰匙的兩指,讓他迅速收回自己的手、警戒地看著大門。
 
  數息過後,眼前之物毫無動靜,他心想自己也不可能持著物品乾待在外頭,便是伸手往鑰匙碰去。碰上的那一刻,原先那嚴寒頓時消失無蹤,只剩下專屬於金屬的冰涼。旋下鑰匙、轉開門把,隨著身子緩緩進入內部,暗處兩道猩紅著直視著他。
 
  「雲……離……?」
 
  門外傳遞的光線破除眼前的黑暗,模糊的身影漸漸清晰了些。眼前之人滿身血跡,手中握著黝黑的長劍上緩緩滑落數條嫣紅,銳眼之中的倒影只映出了雲坎一人,看得他的指間微微一鬆、手中之物便順勢而落。
 
  「師傅,我又再一次找著你了。」
 
  「你為何……弄得如此狼狽不堪?」雲坎三步併兩步地走上前去,手微微打顫地拂上對方的臉頰,一絲血痕便是沾上他柔軟的指腹。
 
  「無事的,這些傷比起失去你的痛苦而言,算不了什麼。」雲離空閒的手包覆住對方貼在自己臉上的手掌,臉上的瘋狂便是少了不少。而後,他低啞著聲音,緩緩語道:「好懷念師傅的氣味、好懷念以往的日子……師傅,別走了,好嗎?即使這不是你願意的,但別離開我了,好嗎?」
 
  「你說的事情,我又何時沒有應允?」雲坎莞爾一笑,眼角間泌出了一絲淚水,「我答應你,不再離開你。」
 
  「真的?」
 
  「真的。」
 
  雲離放下手上的長劍,懷抱著對方。身子的每一處,都沉浸於對方傳來的溫度;腦中所思所慮,皆只剩下眼前之景;眼中所視之物,只剩眼前之人。他將投放於對方的頸窩,顫聲語道:「那……師傅,你可、願意與我回去,廝守一世?」
 
  「……我說過了吧?」雲坎將手撫上對方的背,輕聲答道:「我何曾無應允你所提的任何要求?」
 
  「可我不想要師傅這種一味補償的做法。」雲離放開手,兩人之間便是扯出了一段距離,臉往下一垂,他的神情便是被瀏海擋住,「師傅,倘若你真的不想,我可以──」
 
  「這個回答,可不是單純補償而已。」雲坎打斷對方的話,並勾起對方低垂的臉龐,伏身上前,兩唇便如蜻蜓點水一般相碰。他看著對方驚愕的神情,輕聲一笑,「你可是我徒弟,可是我一手養大,我怎麼不知道你對我所做的任何一切?我又怎麼不知道你對我到底懷著什麼心思?」
 
  「師、傅……?」
 
  「只不過,我想把你拉回正途時,卻早已深陷於此。若不是如此,我當初為何會在月下做出如此曖昧之舉?又當初你偷吻時,已經回復半點力氣的我會放任你的行為?」雲坎閉上雙眼、自嘲語道,忽略了對方逐漸危險的眼神。
 
  剎時,雲離抬起對方的頭,並迅速地吻了下去。被打斷回憶的雲坎瞪大雙眼,訝於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卻又對對方霸道且兇猛的攻勢惹得眼前恍惚。鼻息交融,雖有一絲鐵鏽味參雜其中,卻不礙兩人的親暱。半晌過後,雲離方才結束深吻,以指代唇摩娑著對方的雙唇。
 
  「呵呵……我很感動,師傅。」雲離雙眼微微一瞇,眼中的侵略不再掩飾,肆意地將自身的情感投注於對方身上,「曾經千萬次的意想你對我的情感,卻沒有料過這番回答。師傅,你不是騙我的吧?」
 
  「不騙你。」雲坎壓下對方在自己嘴上作亂的手指,正色語道,但耳尖微微泛著一絲淡紅讓整個正經的神情頓時有些滑稽。
 
  「我相信你,師傅。」雲離向前一樓眼前之人,並持起浮於空中的長劍,「事不宜遲,我們走吧。這次不會有人再讓你離開我的身邊,也不會讓你消失,我也絕對不會再放開手,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的視線了!」
 
  「嗯。」
 
  雲離用力劈空一劃,一道裂痕憑空沿著劃開的部分開始向兩旁擴張。將身旁之人從摟肩轉而一抱,讓其身子更加貼近自己的身軀,並向前跨入裂痕之中。雲坎看著帶著幾分偏執、佔有的雲離,莞爾一笑,慶幸著當初撿回了這個傢伙、慶幸著自己一手養大了對方、慶幸著自己還有再次見面的一刻。
 
  隨著裂痕闔上,身後的大門漸漸被風吸引而關上。沙發旁的桌上乾淨無塵,只留下了一枚銀白色的戒指,孤零地置於上頭。或許,它的主人可能會回來將其取走;或許,它將會一直待在此處,隨著時間流逝而漸漸腐朽、消逝。
 
 ──全文完。





這篇文就到這裡完結了,接下來還是繼續更新《藍赤喻寒》哦~
完結前撒了大狗血,算是對天道和雲坎之間有一個交代。不過這狗血灑得太過臨時,就連自己現在看也都有種莫名奇妙的感覺。
對了,標題是叫做《火水未濟》,如果有稍微對國學敏感一點的話,應該是可以了解整個文的脈絡......(雖然最後灑狗血了真的很對不起)

哦哦,對了。這篇文已經開始在做重製,但是進度十分緩慢,如果重置完畢後會貼上來的。主要角色的性格不變,對一些配角的感情和角色出場的合理度在做調整。至於說什麼時候會重製好......我也說不準。(絕對不會說是因為掛在BNS上掛太久沒時間)


^
最初

第七章(下)<   前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79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玄幻|火水未濟|原創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xul4jofm0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玄幻... 後一篇:[達人專欄] 《藍赤喻寒...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