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小說】夜空下的勝利 第十六篇

作者:Cale Wei│少女前線│2017-09-01 18:18:06│贊助:6│人氣:319
    

    
「撤退的時間嗎?」98k以優雅的身姿坐回那張沐浴在月光下的木椅,華美的白色亮光照上她。「大概是
    
    「
用完最後一顆子彈吧?」


   

    
    第二波攻擊將至,調查團的無人機再次被放上天空。
    
    98k蹲在瓦礫堆的一隅,兩名調查團的成員則進入了轉角的房子內。SASS鑽入房屋的二樓,密切觀察街道的動態。
    
    「『沒有實際見證到死亡是沒什麼感覺的。』本田先生這樣跟我說,所以,聽到其他人的死訊才沒什麼反應吧?」
    
    「哇,妳也會在名字後面加上尊稱了耶……那不是重點。」莫辛納甘微微一笑,停下來回移動的腳步。「他們只是還沒察覺到傷口而已。」
    
    「啥……?」
    
    「哎呀,反正妳也不怎麼感興趣的樣子,還不快點專心執行任務啊?」
    
    似乎有著一點不安的氣氛,迫切敲打著這片暴風眼中的寧靜。剛才的攻勢,還是有點太過輕微了,應該說是查探的成份還是存在,仿佛只是為了佈下一場棋局。
    
    『48方向,發現敵縱。』
    
    「是往我們這裡來的。」莫辛納甘一派輕鬆的將子彈塞入彈倉,緊張感可能並不會出現在她身上吧?
    
    這次,鐵血在更遠的地方就和我們交戰。我的位置很差,又不方便隨意移動,只能更專心觀察射擊範圍的所有一舉一動。
    
    步槍在遠距離下,壓制了鐵血的前進,但真正阻擋他們的,是位在轉角的兩位調查團成員。掛式的榴彈發射器紮實的射出槍榴彈,流暢的子彈射擊讓敵人無法跨越火線,更換彈匣時也會由另一人來協助防禦而不會露出破綻,不愧是以維持和平為名的部隊。
    
    『喂,敵人向後撤了。』
    
    透過無線電,98k接收到了調查團員傳來的訊息,她填裝彈藥的手停下了一秒鐘,也許是思考造成了動作中斷。但是,她的表情卻瞬間浮起了棘手的惶恐。
    
    
    「快伏下!」
    
    
    震耳的爆炸聲,火光、紅焰點亮了城市,引爆砲彈的衝擊讓周遭的物體因此波動。
    
    原先兩位團員所駐守的轉角房屋已面目全非,些許火焰還在可燃物上顫顫地燒。他們鎖定了無法突破的地方,然後使用砲擊,就像盟軍在太平洋戰場遇到堡壘一樣。接著,砲擊聲四起,讓各處的守區陷入瘋狂的轟炸中。
    
    『SASS,掩護我。莫辛,去處理掉那些美洲豹。』98k努力保持冷靜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讓人痛心。她輕壓了一下檐帽,接著不顧自身安全跑向剛才受到砲擊的轉角。
    
    『瞭解。』莫辛納甘淡然的回應,夜色下我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隨後,她輕巧的跳向隔了一條道路的屋頂,離開了我的視線。
    
    戰場是這樣的難以適應。我不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能做什麼,無力的空虛感讓身體如空殼。壓抑的情緒敏感了皮膚,周遭的空氣炙熱難耐,水泥地板粗糙的也讓人反感。
    
    『A區兩人陣亡,敵方的高階人形能準確的對我們的位置進行砲擊,請各區注意。』這次,98k冷淡而不近人情的聲音讓人覺得她的回報是不是出錯了,幾乎像機械一般的運轉,完全無法想像身旁有人剛死去。
    
    
    ▲
    
    
    『前輩,已經停火五分鐘了,第二波攻勢是不是結束了?』
    
    「無線電已經很久都沒有消息了。」
    
    最慘的情形就是副隊長與偵查兵都陣亡了,才導致無法通知戰況。不幸的是這種狀況極有可能已經發生了,防禦任務本就是一項不斷造成消耗的作戰,更何況是完全沒有後援的狀態下。
    
    『清除了大約六架左右的戰車,分成了三群。』莫辛納甘悅耳的聲音從無線電傳來。『另外,我還撿到了偵查用的無人機,有可能是自己墜毀的。』
    
    大量的資訊流進98k的腦中,浮脹的感覺使得思緒有些混亂,甚至感到隱隱作痛。她撥下發訊的按鈕:「回去原來部署的位置,有必要重新擬定計劃。」
    
    
    ▲
    
    
    「我們的通訊設備壞了,所以聯絡不上任何人。」史賓賽虛弱的坐在瓦礫堆上。「只剩我們四個,其他的人就算找到了也沒辦法帶回來。」
    
    其他人以劫後餘生的神情四處望著,深淺不一的傷口留在身體各處。98k沉痛的低下眼神,用袖套擦拭了自己的臉頰,卻將剛才沾上的黑灰塗抹開來。
    
    這樣繼續作戰下去,他們都會死。強烈的想法蒸出熱氣,充滿了思考。深切的痛楚在腦內釋放,面對困境,只有不甘與悔恨殘存。
    
    「撤退吧,請將調查團剩餘的成員全部撤離。」
    
    「……什麼?」
    
    史賓賽空洞的眼神似乎收到刺激,頹喪而坐的身軀也因此激動了起來。
    
    「怎麼可以就這樣放棄!我們犧牲這麼多隊員了,妳現在卻叫我們離開這裡?」
    
    「沒錯,一個人形冷凍藏不值得四位與鐵血奮戰過的人賣命。」98k以看似平淡的表情說著。「兩次防守,已經丟失了八成的兵力,只要你們留下來,都很有可能喪命,甚至不影響最後任務成功與否。」
    
    在事實的鐵證下,自己的力量是如此渺小而脆弱,輕如鴻毛的死去是為了證明什麼?什麼也沒有,只是記載進某些書面資料而已。
    
    「將已經失去的生命所記住,醞釀下一次的反擊。否則,就沒有人能夠留存著那些在鐵血進擊的浪潮中,被剝奪的性命。」
    
    有意或無心之間,98k的一席話,種下了名為復仇的種子在四位隊員的心裡。
    
    「呼……我瞭解了。悍馬車還剩一台,妳們要怎麼辦?」
    
    「那不要緊,我們留下來抵抗一陣再撤離,我知道格里芬最近的據點,請不用擔心。」
    
    98k只是露出笑容,像是斑駁鏽鐵般的淡笑。
    
    
    ▲
    
    
    「附近能找到的就這些了。」莫辛納甘放下堆滿整袋背包的物資。步槍、彈藥,大多是搜刮屍體來的。
    
    「好,先堆去二樓吧。」98k指了樓梯的方向。「IWS,把手上的東西放下,妳也可以離開了。」
    
    「哦?好,那我接下來要去那一個區域呢?」IWS把手上的木箱小心的放在地上。
    
    「不,我是說
—」

    98k停頓了一下。

    「離開戰場,去安全的地方。」
    
    「……什麼意思?」IWS露出疑惑的表情。「什麼安全的地方?我不能留在這裡嗎?」
    
    「對,諸多原因,請妳先前往最近的指揮部,也許明天中午以前能夠抵達……」語氣毫無起伏,98k嘴部只是官能的動著。
    
    「為什麼?」IWS有些慌了。
    
    「我、我做錯了什麼嗎?」
    
    並沒有人回應這個疑問。
    
    「妳還是乖乖走吧。」莫辛納甘趴在扶手上,別於平常一派輕鬆的模樣,露出十分認真的表情。
    
    「到底為什麼?妳們在跟我開玩笑嗎?為什麼要趕我走?」這回,IWS把講話的音量放大了,焦急的她來回看著兩位前輩。
    
    「我說了,諸多原因。」98k也毫不客氣的讓語氣尖銳起來。「第一,因為妳是臨時加入的身份,所以不能讓妳陷入險境。第二,妳根本沒有作戰經驗,接下來的戰鬥是妳沒有見過的,妳根本無法派上用場。第三,妳有不服從指令的先例,把妳留在這裡不能讓我好好指揮。這樣,理由充足了嗎?」
    
    沈默。IWS只是緊閉雙唇、不發一語,四肢微微顫抖的模樣並沒有辦法掩飾,胸口空蕩的感覺更是不知所措。她所冀望的東西,好像被用力的摧毀掉一樣,破碎的感受扎著全身刺痛。
    
    「妳並不適合這裡,特別是在妳仍無法確定自己為何而戰的時候。」
    
    心冷了,宛如陰影覆蓋、浸入寒冷冰水一般。也許站穩身姿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我只是……」IWS低下頭,讓人看不清她的面部表情,但動搖的聲音已經把跌落谷底的內心展露在表面。
    
    她拿起放在一旁屬於她的步槍,像是守護自己最後一絲尊嚴般的抱緊,步履闌珊的緩緩踏離。
    
    「咦?前輩妳怎麼了?」從外頭回來的SASS握緊背包的背帶,踏著急湊的步伐跑回據點,發現了已經不帶有任何一點活力的IWS。
    
    IWS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靜靜的經過SASS的身邊。在蒼白的月光下,從臉龐滑落的晶瑩淚珠特別耀眼。
    
    
    ▲
    
    
    「前輩……為什麼要說那種話?」SASS難過的看著98k,接著抓著自己的槍站起身。「不行,要把IWS前輩找回來才行。」
    
    莫辛納甘向前壓住SASS的肩膀,把她按回座位:「沒有這個必要,她不需要妳去擔心。」
    
    「可是
—」
    
    「沒什麼可是,她會自己找到答案的。」
    
    98k終止了SASS的疑問。
    
    
    ▲
    
    
    「不過,妳有什麼計劃嗎?」莫辛納甘數著子彈。
    
    「有的,只是並非什麼高明的手段。」98k舉起步槍,做出瞄準的動作。「只要讓鐵血的高階人形失去指揮能力,那她操控的所有部隊就沒有作用了。」
    
    「哦~確實是這樣。」莫辛納甘點了頭。「那麼,還有其他屬於自律狀態的鐵血呢?」
    
    「祈禱他們先找到藏身在這個區域的民兵。」
    
    「這還真是……」
    
    莫辛納甘只是苦笑,但98k看起來並非不正經的模樣。
    
    「所以,需要一個人來完成這兩項任務。誘導部分鐵血進攻民兵的防守區域,以及快速處理掉鐵血的高階人形。」語畢,98k拿起一顆煙霧彈,塞到莫辛納甘手裡。「我跟SASS就全力維持人形冷凍藏的安全。」
    
    「我遲早會被妳害死。」
    
    「別想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妳只是比我們更適合那項任務而已。」
    
    不知是想起遙遠的過去,還是對98k的發言感到無語,只見莫辛納甘的臉上,劃出了一抹無比自信的微笑。
    
    「那個……」這是SASS小聲的開口。「如果沒有要一起行動的話,那撤退的時候要設定集結點嗎?」
    
    「哦?說的也是呢~」
    
    「嗯,這樣想也沒錯。」
    
    面對兩人敷衍的態度,SASS疑惑的歪了歪頭。
    
    「而且,前輩也沒有說撤退的時間。」
    
    莫辛納甘與98k相視而笑,好像聽到了什麼幽默的發言似的。
    
    「撤退的時間嗎?」98k以優雅的身姿坐回那張沐浴在月光下的木椅,華美的白色亮光照上她。「大概是
—」
    




    「
—用完最後一顆子彈吧?」莫辛納甘接續。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67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少女前線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qoo942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夜...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fom非洲人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6619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