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武神 十三章-覺醒 (三)

作者:南雲桅上│2017-08-30 00:00:54│贊助:12│人氣:533

  嗯……嗚啊……啊啊……

  體內逐漸擴張的灼熱感,如洪流般淹沒侵蝕莎夏所有的感官,肩上的傷口的灼熱遠遠超過受傷時的刺激,喉嚨擠不出任何有意義的單詞,只能發著元音的無謂呻吟。

  為了緩解這樣的痛楚,莎夏在這只能容下身子的幾見方米山溝中打滾,她試著撐起身軀,卻只能掙扎似地前後亂踢著。面目猙獰有如死前一搏的困獸,額頭上的汗珠與溝底的汙水融成一片,視野熟悉地被紫紅色的世界占據。

  咳啊……嗚……咳咳……

  那股瘋狂的熱流在喉頭匯集,受傷的胸腔本來就已經無法吸進足量空氣,此刻卻更顯得要捻斷她的生命線似地窒住呼吸道,沒想到這個藥會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痛苦,那還不如失血致死算了!

  莎夏用盡了一切方式能讓自己撐過這陣前所未有的痛苦,滿是汗漬與血汙的臉龐沾著嘗試大口呼吸而溢出的口水,她緊掐著自己的脖子,別無所求地只期望能夠呼吸到最後一口那怕是再腥臭的空氣都好。

  但事與願違,意識最後被環繞著的紫光給侵蝕殆盡,墜入自決於外界感官所不及的深淵裡。

  ——戰鬥的終點是死亡呢。

  是塞虜斯的聲音,如毒蛇般鑽進深淵裡。

  ——莎夏……拋下我們了呢?……莎夏去哪了呢?……我們很痛苦。

  妲塔拉、亞森、阿芙雅,還有集中營裡的大家,切身的譴責迴盪在深淵裡。

  莎夏墜進一個深不見底的所在,這個世界裡只見自己的身體乾淨而白皙,習慣紮成馬尾的背後長髮放了下來,無風卻飄散著。

  她覺得自己好輕鬆,明明寒冷的觸覺卻又在身邊被一股暖流給覆蓋。然後,是那些曾在她心中留下深深切痕的人們,話音圍繞著她。

  黑色的世界卻不復存在。她見到羅西亞烏拉爾山地的春天融雪,青草從地上的積雪冒出,然後是那個已經有著家族三代歷史的厚重橡木門的輕敲——

  妲塔拉正提著桶子一手拿著裝有麵包與培根的早餐籃等著她,這是離自己早已遠去的曾經,那個日復一日平凡卻也簡單無慮的共產公社生活,畜欄一邊是做為騎兵傳令的父親的馬,然後他們會拿著刷子替馬梳毛。

  眼前的妲塔拉是無慮的開心,刷子在馬背上的鬃毛間滑順落下,鬃毛真實的觸感,馬匹的體溫,她真的回到了本來已經遠去的家。

  妲塔拉愉快地伴著梳毛的節奏哼著歌,他們即將去到山下城市的中學就讀,那會是令人期待的新世界,那些可怕的事物……集中營、戰場、屍人兵……也許該只是夢吧?

  「吶,小妲,知道我昨晚做了惡夢嗎?」莎夏啜飲了一口剛擠出的溫牛奶,對著妲塔拉說道。 

  妲塔拉睜大眼露出疑惑的表情,接著輕聲笑著,春日的陽光透過馬房的氣窗撒在妲塔拉紅褐色的髮辮上,隨著笑聲漾動。

  「嗯呵呵呵,莎夏這種考試吊車尾的笨蛋,怎麼會做惡夢呢?」

  「真的啦!而且我哪有吊車尾啦!」莎夏的臉上泛起紅暈,鼻子下還有牛奶的痕跡呢。

  「笨蛋就是笨蛋,莎夏臉上都沾到牛奶了,讓我幫妳擦擦。」妲塔拉拿著毛巾湊近莎夏的面前,兩人的距離只剩下一個鼻尖之遙。妲塔拉卻停下擦拭的動作,勾著莎夏的後頸細聲說道:

  「不過,那不是惡夢喔!」

  「咦?」

  「因為,那是妳拋下我們獨自得到自由的結果啊!」

  ——這個世界沒有自由啊,自由的終點就是死亡啊。

  妲塔拉那女孩的嗓音逐漸轉換成野獸似地粗嗄,緊貼著再次因為恐懼而顫抖的莎夏。

  她的皮膚開始快速地發黑分解,而莎夏身邊那平和的世界一瞬間黯淡崩落,剛才掉入的深淵那無盡黑色重新包圍了她,熟悉的血腥與腐敗氣味擴張,眼前的妲塔拉的身體開始發黑、膨脹,四肢衝破妲塔拉斑駁的肌膚長出銳利的黑爪。

  那是屍人巨兵的樣貌,妲塔拉變回屍人巨兵的樣子。

  黏稠腐臭的肉體纖維把莎夏的身體層層裹起,來不及逃離的莎夏逐漸被吞噬,她就要與妲塔拉融為一體。

  ——也許真正的終點……就在這裡了……

  莎夏絕望地任由妲塔拉變異而成的屍人巨兵吞沒自己,耳邊被許多迴盪著的悔恨繚繞,眼前閃過眾人的身影,亞森堅強的笑、托也夫爺爺的溫柔、伊蒂絲總是緊皺的眉頭——

  終點,她還沒到達終點吧?

  還有四二一小隊,還有伊蒂絲與切斯洛,他們的終點還沒到。自己……自己還是有義務的啊!

  ——只有繼續戰鬥,終點才有自由!

  這股聲音點醒了即將因為沉淪而白費了前面的艱苦戰鬥的莎夏,無故被屍人巨兵所犧牲掉的羅爾、巴特、尚席安,事情還沒結束。

  以莎夏為中心,身體周圍點起了紫色的光芒,這次不再是那藥粉撒下時的可怕灼熱與劇痛,溫暖包圍滲透,在莎夏身邊結起一道道能量圈,蘊含著難以言狀的巨大力量。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紫光與力量隨著莎夏的吶喊向外蔓延擴張,撐開了屍人巨兵體內的肉腔,燃燒、分解、光芒逐漸透出……

  「嘰咿——咕啊——」

  是屍人巨兵痛苦的怒號,其中還帶著女孩嗓音,分不出是妲塔拉抑或屍人巨兵的慘叫,從中心處被紫色的光芒燃燒,在熱度最為集中的瞬間向外炸散,莎夏被拋出正在灰燼消散的屍人巨兵殘骸。

  莎夏身上的紫色光芒,宛如灰燼中的最後餘火。

  黑暗深淵中,莎夏睜開雙眼,一片死沉的寂靜包圍自己。沒有森林裡的聲音與潮溼氣息,沒有那些悔恨與罪惡的聲音侵蝕自己,有的只有自己,唯一感受到存在的只有肌膚仍然持續吸收著的眷戀溫度。

  紫光宛如受到某種吸引,以虛無的中心在眼前集結成一顆光球,光球逐漸擴大、成形,周圍飄著星光一般的光之塵,那紫色逐漸轉深成一種深沉的靛藍色,竟與莎夏那受著無處而來的風而飄散的靛藍色秀髮顏色有幾分像。

  光球結成了人形,與自己極為相像的輪廓,在略能猜到頭部的位置上分出了像嘴巴雙唇的裂口。光之人形對著莎夏微笑。

  「妳、妳是……」莎夏的帶著防衛地問。

  ——請別害怕。——

  該是人形的聲音吧?溫柔而溫暖,這聲音可比春天的微風還要令人舒心。

  「妳跟我好像,是我的靈魂嗎?」

  人形歪了歪頭,接著發出銀鈴般地輕笑,輕輕柔柔地。

  ——呵呵,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

  莎夏沒有回應,等待著人形再次開口,人形從莎夏眼中看出疑惑。

  ——我是妳「被喚醒」的一部分。而妳,是我的「容器」——

  「我可以選擇不要嗎?我只想,平凡的……我受夠這個世界了!」

  ——當妳在選擇使用那個「藥粉」的時候,當妳在集中營裡選擇面對「他」的時候,妳已經開啟了這樣的結果,妳需要我,才把我給喚醒。——

  「這不是我願意的!我……」

  ——時間不多了,該讓妳回去妳該去的地方了,還有人……在等著妳。——

  人形的聲音漸弱,周圍的黑猶如被洗刷一般地溶解退去。莎夏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正被某個力量快速托起朝著上方快速接近,然後身子穩住,屬於人類溫暖的體溫撐著自己的身前,她正被人揹著。

  「咦?……這裡……怎麼會有帳篷?」

  睜開眼,莎夏發現自己正躺在由帆布搭起的吊床上,躺平著的眼前是灰色的帆布頂棚,油燈的光線晃動搖曳。

  身邊的影子被油燈照得時大時小,傾斜著的光線讓影子延伸到了帳篷頂上,定睛一看才發現影子的主人是切斯洛,他疲累得趴在矮小的折疊桌上,身材高大的他顯得有些憋屈,一旁的鋼杯上插著幾根菸蒂。

  莎夏想試著坐起身,卻有些畏縮地害怕著疼痛。思考著是不是該喚醒切斯洛的她最後還是決定自行起身,本該預期到會有胸口的痛卻已大大地減緩,連呼吸也只剩下些許胸悶而已。

  ——好了?怎麼可能?

  身體被毯子裹著,她伸手探著胸部下的肋骨部位,用手試壓著只得到像是皮膚瘀青般地悶痛,根本摸不出斷骨。

  「咦?」這樣的恢復速度連自己也驚訝極了,她更好奇地想大口吸進更多新鮮空氣。

  卻只聞到帳篷裡仍殘留的香菸味、燈油燃燒的焦油氣味,她瞇起眼有些不滿地看著切斯洛面前那缸菸蒂。

  這舉動把切斯洛給喚醒,他帶著有些通苦的表情伸了個屈身過久而痠痛的懶腰。

  「妳醒啦?我本來還擔心妳會提早退役啊!」

  切斯洛轉頭消遣著莎夏,莎夏檢視身上的傷,她仍因為流了太多血而暈眩著,右肩被劃開的部分被紮上繃帶,而左肩那大片的傷此時卻被一層血紅色的黏稠物覆蓋著,繃帶蓋不住而任其曝露,是那紫色藥粉與血混合了嗎?

  莎夏雙眼茫然地看著四周,向切斯洛問道:「少尉,這裡是?」

  「我們撤回里埃爾鎮了,現在時間凌晨五點。等會天亮了就要撤離這裡。

  「我讓伊蒂絲稍微替妳做了治療,就先好好休息吧。」切斯洛聳了聳肩,眼光裡卻有些好奇與試探「不過,連她自己也對妳的傷很疑惑呢?妳幾乎把身上的血給流光了,卻沒有死?」

  「我……」莎夏垂下了肩,她不知道該怎麼替自己做出解釋,她俯視自己的身子,毯子下的幾處傷口都被包紮,她那件該已經被撕得破爛的軍服被脫下。

  ……等等,衣服被脫下來了?

  她的臉頰脹起紅暈,雖然因為失血而蒼白,但這赤身裸體的樣子看到可比身上的虛弱還要嚴重!

  「你你你……少尉你出去啦!」莎夏除了抓起毯子試著遮住身體,更把手撈向唾手可得的小桌上的東西往切斯洛丟去。

  「等等啊,幹嘛啊……不是我脫的啦!」切斯洛閃避著莎夏胡亂丟著東西的攻勢,這陣吵鬧又更引起了其他還醒著的隊員們注意。

  「幹嘛!有色狼?」吉賽兒大步踹進帳篷裡,一手抓著從巴羅手上搶來的步槍拉動槍機上膛,「看我一槍把他……」
  
  「啊,隊長,色狼呢?」吉賽兒只見到一身狼狽地切斯洛,「隊長該不會把他打跑了?」

  這直到切斯洛無奈地解釋,伴隨著吉賽兒爽朗地大笑,還有莎夏再次無力地倒回吊床上,這突如其來的鬧劇才告了一段落。

  待身上的緊張稍微舒緩後,莎夏才向吉賽兒問道:「你們……是怎找到我的?」

  「謝、謝謝你們……」莎夏的臉色又變得害臊,她對於這樣的場面真的不知如何應對。

  「沒什麼,如果是夥伴這都是應該做的。」吉賽兒拋給莎夏一個爽朗的微笑,她沒說出男隊員的冷漠,莎夏不需要接收這些沮喪的事,「知道嗎?我們本來還在對地上一堆血跡煩惱,可是有隻小動物一直纏著我們呢!」

  「吉賽兒是說……那隻斑灰貂?」

  「啊——對對對,就是那玩意!」

  莎夏虛弱地微笑了一下,心中久違的暖意襲上心頭。她沒想過這隨手就起的小動物能帶給她這樣的暖意。

  而伊蒂絲的出現,更讓莎夏驚喜地再坐起身,她的懷裡正揣著那隻灰色的小毛球,粉紅色的鼻子在見到莎夏後四處探動,扭著身子想掙脫伊蒂絲的懷抱。

  「牠好像餓了……可是我不知道要餵什麼啊……」伊蒂絲的眼裡閃著某種光芒,看著已經被忽略在一旁的切斯洛,「隊長,那個……我們能養牠嗎?」

  只有在這時候才會想到他嗎,切斯洛嘆了口氣,「部隊裡是明令禁止養寵物啦……不過……用儲備糧食身分的話——」

  「啊?」「什麼啦!」

  伊蒂絲與吉賽兒幾乎同時出聲,切斯洛拗不過兩個女孩的包圍與質問,他又揉了揉太陽穴舒展疲憊,再次聳了聳肩。

  三人的笑鬧在帳篷門「唰!」地一聲用力的掀起被終止,那充滿身分差異而來的眼光直盯著他們,停止了凌晨時分的喧嘩。

  穿著禁衛軍制服的年輕女性軍官進到帳棚裡,女軍官的目標是切斯洛,一種如刀刃般的鋒利與生冷直盯著他。
 
 「……蒂耶娜?」

後記:

歐耶!沒有人,能阻止我更新哈哈哈哈哈
好啦,莎夏線該告一段落了,我承認我真的對這角色很有愛,不小心就一直擴章了

這是滿滿藍色窗簾與1408的一節,希望中間場景轉換的絕望感可以再深刻一點啊!
覺醒的部分,我又想放配樂啦。
這次是澤野弘之的KABANARIOFIRONFOTRESS

結尾的歌詞是我很想表達的部分呢!

Hearts buries easily
心碎就是那麼簡單
How much strength our bodies have achieved
我們的體內又隱含著多少力量
Won't you please forgive youself
你就原諒你自己吧好嗎
And the tears will go above the sky
淚水會就此化作雲煙
So,sob bitterly in my arms
那就在我的懷裡盡情地哭泣
Just let go selfishly
對自己自私一回
You don't have to feel your guilt
你不必感到內疚
That you walk ahead of your hope
向著希望前進吧
Don't be afraid
不要害怕
The daybreak has come out
黎明已經到來
There's no curtain call
那裡沒有謝幕
No regrets are needed among the world if you and I
在你和我的世界裡無需感到遺憾
You know we had made every damn single mistake
你知道我們犯下的每一個該死的錯誤
That's what it's all about
那就是它的一切
The life we've survived
我們倖存下來的生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33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信使
單看這章的部分字句.還以為是色情小說呢

08-30 22:53

南雲桅上
那我的目的達到了(不是啦!!
只能說真的有點像啊哈哈08-30 23:27
莫莉安
最後的歌很不錯 特別是邊聽著歌邊看小說的時候也挺有感覺的

09-01 12:01

南雲桅上
我習慣寫作的時候放些鍥合意境的背景音樂
想為這章放些BGM也想好久了09-02 10: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後一篇:8/16近況-鯊魚女孩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arl29688689大家幸福快樂
新作品發布! NANA電影海報再製~ 小屋不定期更新PS、AI作品,也會分享一些遊戲新聞、資訊 歡迎追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