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WEB版 5-32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7-08-28 12:41:51│贊助:36│人氣:6442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32 『都市廳舍攻略會議』

翻譯:Cutoren
潤色/校對:流星雨(Meteoroid)

「啊啊真是的!治癒魔法沒有效果!只能用這麼原始的方法來進行治療還真是……!」

焦躁地咬著牙,血濺雙頰的菲利斯揮著手腕。
在他的眼前,渾身無力沉睡在簡易床架上的蜜蜜,現在胸口仍舊血流不止。
用以魔法淨化過的布按著傷口、再捲上繃帶,一心一意地想要把血止住。
如果是手腳受的傷,也能夠做到比起心臟,通過抬高傷口之類的方法來抑制出血,但是蜜蜜所負的傷卻是在心臟正上方的胸口之處。
她性命殘存的時間,不得不說只能看她的生命力如何了。

昴一邊守望著拚死的治療,一邊對倚靠著牆壁跌坐的加菲爾感到在意。那不去看蜜蜜,而是將血染的手插入自己那短短金髮裡垂著頭的加菲爾,他那樣的姿態也絕非可以樂觀的認為是正常狀態。
並非只是染上蜜蜜的血而已,連加菲爾自身的身體都可以看到不少的負傷。那曾將吐出的血給抹去的嘴角,還有左肩與右肩的出血尤其讓人心痛。膝蓋之類則是褲子殘破地裂開、而在其之下皮肉被削掉

而得以窺視白色的骨頭的程度。

「加菲爾。蜜蜜的事情,暫時只能託付給菲利斯了。你這邊也去治療傷口吧。可以自己施行治療魔法嗎?」

「……啊啊。」

聽了昴的話後點了點頭,加菲爾緩緩地用手掌按著傷口,並開始將治癒的瑪那輸送到自身身體裡。注視徐徐治癒著的傷口,昴慢慢地朝下看著握在手裡的對話鏡。
映於鏡面上的老劍士,在滿是皺紋的臉上浮現出了複雜的表情並沉默著。

在其內心深處究竟萌生出了什麼樣的糾葛,僅憑其外表就理解了。無疑,威爾海姆肯定也和昴想到了一樣的事情。

「無法堵上的傷口,也就是說……」

「十有八九,是因『死神』的加護而受的傷,這樣想大概不會錯吧。」

銜接著昴的話語,威爾海姆道出了已知的結論。
持有『死神』的加護的主人所給予的傷害裡,宿有無法治癒的詛咒的恐怖力量。
蜜蜜胸口的傷無法通過魔法堵上,是因為受到了那個加護的影響,這樣的想法大概是沒錯的。

然後,據昴所知,能夠想到的持有該加護的人物就只有一人。
當然,雖然無法斷言不會有其他的人擁有相同加護的可能性,但,

「威爾海姆先生。雖說這樣的事情聽著都很可怕……你手腕的傷,變得怎麼樣了?」

「————」

對於昴的詢問,威爾海姆閉上了眼睛。然後他脫去上衣,然後安靜地向昴展示了自己的左肩部分。
繃帶所緊緊纏繞的部分,並看不見顯著的血痕。那麼並未出血,就是這麼一回事——這麼想也沒問題嗎。

「即便假設給予傷害的那是與妻子一樣擁有相同加護的人物,只要我的傷口並未裂開,也就是說那不可能是我的妻子。雖說,那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就是了。」

「威爾海姆先生……」

聲調低落的威爾海姆,是感到沮喪,還是感到安心——昴並不知道。
據威爾海姆所說,早在十五年前他就已經失去妻子了。就算在一年前的事件裡對她的死亡感到懷疑,大概也是並不抱有希望的吧。
正因毫無條件的希望難以達成,而去選擇相信微薄的希望的話可謂人類的弱小。然而就算威爾海姆擁有那樣的軟弱,昴也不會覺得那是恥辱。

因此,此時此刻,昴找不到可以對威爾海姆說出的話。而威爾海姆自然也是,並不渴望隨便的安慰又或是鼓勵。
比起因此而變得沒有動作的昴,他的背後發生了變化。
那是,

「小哥。抱歉,雖然在你在治療著傷口,但可以借點時間嗎?」

那是如此說道,並撲通地坐到了地上的里卡多。
在拚死了進行治療的菲利斯旁的獸人,各個部分的體毛都被鮮血染濕的同時,在加菲爾的前面坐了下來,並以銳利的眼神睨視著他。
而對於那個目光,加菲爾緩緩地抬起了頭。

「發生了什麼我並不知道。但要是小哥沒有把蜜蜜帶到這裡來的話,蜜蜜就死定了。所以,」

「————」

「真的,非常感謝吶。感恩不盡」

雙拳放到了地面上,里卡多深深地埋下了頭來。
加菲爾因額頭擦著地面,並對於把等同於家人的存在帶到了這裡這件事而表示感謝的里卡多而變得呆滯。

蜜蜜的狀況仍然不容樂觀看待。可以理解加菲爾對於無法成功守護蜜蜜這件事而抱有自責的念頭這樣的事。但是,那也決不是加菲爾的過錯。責備他又有什麼意義。
要說真心話的話,里卡多也是希望蜜蜜能夠平安無事地歸來才對的。而蜜蜜以那樣的狀態回來,心情才不可能平靜。
即便如此,在昴看來,里卡多那伏下頭來的姿勢,卻是他真心誠意的表現。

同時,也對使蜜蜜陷入那樣的狀態的人抱有難以容忍的憤怒。
因此,

「加菲爾。雖然讓你來說有點為難,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居然連你都變成這樣,實在是難以想像。更何況……」

在要求加菲爾說明事態的同時,昴的腦海裡浮現了一個想法。
那是在先前,與尤里烏斯以及威爾海姆他們一起整理情報,並考慮著如今普利斯提拉陷入窮途末路的狀況的時候,在腦內一掠而過的想法。

掌控了五處都市要地,以都市裡的全員作為人質的魔女教。
持有強大力量的存在各自支配著那五處要地這樣的事情,假設推理正確的話——憤怒、強欲、色慾,再加上『暴食』也在的可能性很高。

——那『暴食』,正是昴絕對不可放過的目標。

奪走艾米莉亞的『強欲』,還有因培提爾基烏斯的關係而盯上了昴的『憤怒』。得以窺視醜惡人性的『色慾』,以及因緣的對手『暴食』。
雖說事態確實是最糟糕的,但同時也不會有比現在更好的良機了。

被佈滿的蜘蛛網給囚禁的現在,正是狩獵蜘蛛的最好時機。

「我們不論如何,都不得不打倒那些傢伙全部。畢竟不是這樣的話,就無法做到全員平安無事的回歸了吶。」

「————」

對於昴的宣言,加菲爾以驚訝的表情直愣愣地盯著他。
而對於那宛如被從意想之外的方位毆打一般的表情,昴強力地點了點頭。

看不見任何光明。在最壞的狀態裡,完全無計可施。
但,那並不是放棄的理由。這點程度對昴來說不過是家常便飯。

與平常一樣,從針孔般的可能性中突破,走向全員無事的結局。
為此,必須在這裡展開行動。

「……聽了那個廣播後,本大爺和小不點一起前往了城鎮的中心。非常不爽地想要去扭打那個超惹人厭聲音的主人啊。」

「我們也是,在討論著不得不那樣做的中途呀。是說被搶先了吶」

「在前往都市廳舍的道路上,既沒有哨兵,也沒有任何阻礙出現。所以本大爺,想要就這樣闖進都市廳舍……在那裡,」

加菲爾把話給打住,哆嗦哆嗦地顫抖著牙齒與拳頭。
那並非恐懼,而是憤怒。只是,昴認為那怒意的矛頭恐怕並非指向敵手,而是指向加菲爾自己。
一度,發出強烈的咬牙之聲,加菲爾一邊吐出灼熱的氣息,

「出現了兩個敵人。其中一個是身體巨大並挑著兩柄巨劍的混蛋。另外一個是纖細的女人並握著一柄長劍。不論哪個,認真較量的話,勝率都是五五開嗎……不,大概都比本大爺強。」

「比你強什麼的,不會吧。那其中一個,是廣播的聲音的主人嗎?」

「……應該,不是。」

都快懷疑是不是耳朵出問題了。
加菲爾既是艾米莉亞陣營之中的最高戰力,在這邊對抗魔女教的總戰力的全員之中,也是擺在最上位的實力擁有者。
以那樣的加菲爾,判斷為比起自己還要更強的兩人。然而要是信任他的發言,那就是說,他們甚至不是大罪司教而是普通的魔女教教徒了。

「對於那兩人,感覺不到廣播聲那般混帳的惡劣。就算本大爺滿是破綻也沒有砍過來,那搞不好是……作為劍士或是其他什麼的,禮儀之類的東西也說不定。 」

曾與他們敵對的加菲爾,甚至像是對於那樣的對手抱有敬畏之意一樣。
從那不像是平時的他的萎靡姿態,可以感到他仍被蜜蜜的事情有所影響。
然後,聽了加菲爾那樣的感想的里卡多敲了自己的膝蓋,發出了枯燥的聲音並站了起來。隨後他抓著加菲爾的肩膀,

「是強還是不強,那樣的事我已經清楚的知道了。我想要聽的是,把小哥你們弄成這樣的那兩個人之中、是哪一個把蜜蜜弄得那副樣子的。我,該砍斷哪一個才能報仇呀。把那個告訴我」

「……斬傷小個子的是,女人那一方。但是,正因如此那個女人,」

「——那位女性,能不能還請交給在下呢?」

那是因蜜蜜的復仇而燃燒起來的里卡多,還有同樣地宣誓雪恥的加菲爾。而在其中插入的是,沉默地透過鏡子聽著談話的威爾海姆。
對於他而言也同樣絕非能置若罔聞的情報。
只是,要讓不知曉那樣的威爾海姆的事情的兩人給予體諒,還真是殘酷的事情。

「為啥啊,和你沒關係吧,威爾海姆先生。就算是你,也不應該擁有妨礙我的可愛家人被傷害這件事的復仇的權利才對」

「實情……在取得確認之前還不能說。但是,如果是事實的話,那女性應該和我有很深的因緣。那樣的話,就絕對做不到相讓這樣的事情了。」

「那樣……就算是你,要是惹怒我的話我也不會饒過你的啊。」

雖說那是因焦躁而豎起毛髮的里卡多,但威爾海姆也是頑固地絲毫不退讓。
正因為知道雙方的情況,昴無法說出正確的是到底哪一方這也是實情。因此,給那爭吵畫上結束字元的並非昴,

「——威爾海姆。還有里卡多大人。現在作為同伴,才不是進行爭吵的場合。現在都市的全員、國民的生命可都暴露在危險之中啊。」

「庫珥修大人……」

凜冽的聲音,繃緊了剛毅臉頰的庫珥修的聲音叱罵了兩人。
威爾海姆因來自主人的斥責而變得感到羞恥的表情,里卡多也是撓了撓氣血上衝的腦袋並粗暴地挽起了胳膊。
像那樣暫且,斟酌考量了迴避了一觸即發的內部分裂這樣的事情,

「好了好了,那麼來做決定吧」

手輕輕地叩了叩,安娜塔西亞掌握了鏡子的主導權並指向昴。
對著怯懦的昴笑了起來,安娜塔西亞一邊擺弄著狐狸圍巾,

「首先,說的是最初從這邊開始反擊的事情——菜月君所提案的對都市廳舍的先制攻擊。人家和庫珥修小姐都支持那個提案哦。畢竟對於都市廳舍,應該也已經捕獲了熟知都市結構的人了,就算不奪回

控制塔,水路也能湊合著作為手段也說不定。雖然稍微有點過於一廂情願就是了呢。」

「不,對於那件事我也有同感。而且,要是由對方開始所發動猛烈的行動,而導致這邊的戰力開始削減的話選擇也會變少。要行動起來的話,越早越好。」

「……什麼呀,還真是在一年之間變得可靠了呢。無論如何,就正如菜月君所說呀。現在的話,多虧了對話鏡,可以取得三處的合作。所幸,總戰力裡的七成可以立即出動。照理說,都市廳舍的襲擊應

該行得通才對呀。」

對於安娜塔西亞的意見,昴一瞥眼瞟向了加菲爾以及里卡多兩人。
為了一舉壓制都市廳舍,有必要打出相應的戰鬥力。

而現狀是,為了攻下都市廳舍,可以從這個避難所裡出動的戰鬥力就是加菲爾和里卡多兩人了。然後,從其他避難所出擊的大概是尤里烏斯和威爾海姆了吧。
『鐵之牙』的成員、還有頓和漢兩人等。要是再加上正滯留於都市之中冒險者之類的集結起來的話,戰鬥力的提高應該也是可以做到的。

「要說真心話的話,要是萊茵哈魯特有在的話就完美了吶。……不能讓頓和漢兩人把萊茵哈魯特給呼喚出來嗎?」

「那個該怎麼說,是奇怪的狀況呢。」

尤里烏斯對於昴那想要依賴最大最高戰力的的想法回答道。彷彿把視線移向和他在同一個避難所的流氓兩人的方向後,

「在進入避難所之前,那兩人就好像已經如同事前交代好的一樣朝天空發射魔法了。但是,理應直驅而來的萊茵哈魯特的身影並沒有出現。還有就是,雖然並不是很愉快的話題,但是……」

「但是什麼啊。說真的,都到了這個地步還想要有所顧忌還真是」

「那麼,我就不再客氣了,讓你感受和我一樣的情感吧。——菲魯特大人的兩個跟班,在事態發生的些許之前和菲魯特與萊茵哈魯特兩人分開了。而在分別之際,那兩人看來像是在和紅髮的男人交談著

。」

「紅髮的男人……不會是指,那可惡的混蛋吧?」

「要從我口中來說的話,我只能說我既不能對此給予肯定也不能否定吶。」

昴一邊聽著尤里烏斯優雅的回答,一邊憤慨地咬牙。
菲魯特他們見到面了,是說如果是正如昴所想像是萊茵哈魯特的父親——亨克爾的話,那兩人會和那個男人說些什麼呢?
然後如今,在這個事態之中不採取行動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但是,那傢伙在前一回裡席利烏斯的演說場所裡現身了。……有什麼不一樣?如果是在聽到廣播之前的話,是在那之前就已經行動了嗎?」

那一前一後之中到底是什麼條件不一樣了,昴無法明確地知道其中的差別。
不過儘管如此,已知萊茵哈魯特無法被呼喚出來的現狀,就已經是非常足以讓人氣餒的情報了。

然後在昴垂下肩膀的時候,菲利斯從避難所的裡面回來了。
他那女性裝束被烏黑的血液濡染,抬起滿是汗水的臉孔。

「……呼。能做的都已經做了喲。」

「所以,蜜蜜變得怎樣了?得救了嗎?你救了她了吧?」

對於拭去額頭汗水的菲利斯,里卡多鼻息紊亂地追問道。而在他背後的加菲爾也是,就這樣沒有站立起來就投以了冀望的表情。
然而對於那兩個懇切的視線,菲利斯卻是無情地搖了搖頭。

「沒得救,雖然不會這麼說喵。但是,傷口堵不上也是不變的事實喵。現在,正通過那個孩子體內的,弟弟醬們的加護聯繫著。雖然把那份聯繫給強行強化,勉勉強強總算是維持著了……」

「是指『三分』的加護嗎?那樣的話,會變得啥樣啊?」

「本來,那就是三個孩子們相互分擔疲勞與傷害的加護。由這邊擅自加強那份聯繫,讓兄弟們比起平常更強地去分擔那個受了重傷的孩子的傷害。那樣做,雖然可以延長生命的時間限制……」

「——姐姐的生命消耗殆盡的時候,我們也會死掉是吧。」

從鏡子裡,奄奄一息的高亢聲音傳到了這裡。
里卡多皺起眉頭並瞟向對話鏡,那裡映著並肩坐著的黑塔羅與緹碧的身姿。那兩人,也是一副痛苦地樣子按壓著胸口。

「笨蛋啊,你們。真的是,一群無可救藥的笨蛋啊」

「……但是,想到這是姐姐,體會著的痛苦,那麼一起的話,會不會稍微,比較幸福呢」

「我不像哥哥一樣意志堅強。所以,團長。我相信著你會快點為我們做些什麼的。因為要是死掉的話,我會變成幽靈來找你的唷。」

被分配到姐姐所負的傷害,並體會著同等重傷的弟弟兩人。
眼看著黑塔羅和緹碧在另一邊的避難所裡躺了下來,里卡多深深地吐了一口氣,並扛起了砍刀。
然後,

「……要上的話,就速攻啊。不那樣的話,就沒有意義了。是吧。」

以低沉的聲音低吟的里卡多,不論是誰都已經無法阻止了吧。
而且無法理解他激昂情感的薄情之人,在此處也是沒有的。

「從倫家這裡出動『鐵之牙』,並讓他們確保直到都市廳舍為止的道路。然後讓精銳闖入核心之處,一舉壓制下來就最理想了。敵人,目前的話有那個巨大的男人和纖細的女人兩人。然後是『色慾』,

這樣想大概是正確的吧」

「這邊的精銳是,加菲爾和里卡多。然後是威爾海姆先生和尤里烏斯。」

「——我也去」

發出那樣的聲音的那是,緊緊紮好頭髮並站了起來的庫珥修。
她把長劍握在手裡,除去禮服裝束的裙襬部分,並變為及膝褲子的裝扮展示了戰鬥的身姿。

「你也去的意思,是說庫珥修小姐可以戰鬥嗎?」

「雖然不會說是和以前一樣的程度,但是我拜了威爾海姆為師。而且也有著『風見』的加護的力量。並沒有打算成為累贅哦?」

在失去記憶以前的庫珥修的實力,就算在白鯨戰裡也是能夠出色派上用場的東西。但是,失去記憶的當下的庫珥修的實力,對昴而言是未知數。
老實說,畢竟和以前相比,女性般的溫柔性格變得顯眼,對於鬥爭的適應性也已經失去了——這樣的事情是昴的想法,但,

「庫珥修大人的劍之天賦並未衰退。那點,我可以保證。」

彷彿像是拭去了昴那樣的不安一般,威爾海姆如此打了包票。老劍士點著頭,透過鏡子凝視著身為主人的庫珥修,

「但是,還請不要亂來。請將貴體的安全擺在第一位,拜託了」

「在人民之前承受傷害、替人民流血正是貴族的義務。若是無辜的人民哭泣的話,就由我自身的可愛幫助他們逃離吧。我會戰鬥的哦,威爾海姆。」

「……真是的。就是因為那樣的您,我才會為您奉上我的劍吶」

對於威爾海姆的忠言,庫珥修始終毅然決然地回應道。看了對於其主的回答而一臉滿足地點著頭的威爾海姆,菲利斯唰地舉起了手。

「是的!是的!是菲利斯醬!要是庫珥修大人要出擊的話,那麼請容許菲利斯醬也一起!請讓菲利斯醬陪同!」

「菲利斯去各處的避難所巡迴,並為需要治療之人施展治癒魔法。你的心情我很高興。但是,可不能犯下錯誤。別弄錯了你應當戰鬥的戰場究竟為何處。」

「呶、咕咕……」

以一副不甘心的樣子陷入沉默,菲利斯拼了命地為了反駁而燒著腦袋。但,無法哄騙作為正論之中的正論的庫珥修,只好以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舉起了白旗。

「威爾爺。庫珥修大人的事情,絕對要給我守護好來啊。說好了,絕對要絕對要啊。」

「嗯,我知道的。就算要拿我的命來換——就算是,要在這裡把我的性命給燃燒殆盡也,一定會」

被託付的威爾海姆的回答裡,飽含悲壯的決意。
這邊的里卡多也是輕輕地揮了揮扛起的劈刀,而加菲爾也是後背倚靠著牆壁的時候,結束了治療並站了起來。
而透過鏡子可以看見威爾海姆把劍插在腰間颯爽地站著,尤里烏斯則是悠然地並列於替換了裝束的庫珥修一旁的光景。

向都市廳舍派出的戰力,一共五人。
安娜塔西亞對『鐵之牙』做出牽制魔女教徒的指令,為一行人開闢道路。

決戰的時刻——那麼,菜月・昴也。

「唔,咕哦……!」

「喂、喂昴君,你在做什麼啊!?」

咬著臼齒來忍耐右腿的痛楚,昴總算是在該處站了起來。
看了肆意驅使仍未被肌肉覆蓋的腿的昴,菲利斯慌張地衝了過來並狠狠地甩了昴一巴掌。

「很痛啊,喂」

「這是當然的吧!明明已經說過絕對靜養了,喵什麼那麼亂來一通呢!?昴君,難道還得了非得違逆菲利醬的診斷不可的詛咒嗎?腳,撕爛不見掉也喵奇怪哦?」

「就算撕爛丟掉,還是有不得不做的事情。菲利斯,就算是你也應該知道我的心情的吧。要讓我在這裡老老實實待著,躺著等待結果嗎?」

「……姆」

對於如此逼問的昴,菲利斯噘起了嘴難以啟齒。
把同伴送往可能成為死地也說不定的場所,然後靜待結果。那樣的做法昴是忍耐不了的。要是通過用機靈的腦袋四處奔走,就有可能成為某人的助力的話,難道還能在這裡靜靜地躺著嗎。

「你可以做到治療某人這樣的戰鬥。那麼,我也必須戰鬥啊。碧翠絲守護了我,艾米莉亞如今因『強欲』暴露於危險之中。這樣的狀態下,你還說得出要我乖乖的退縮嗎?」

「……是說就算失去腿,也不會後悔?」

「後悔,是一定會後悔的。但,沒有戰鬥的話才會更後悔啊」

「哈。……反正喵,就是到最後也還要耍帥啊喵」

以疲倦的表情用手按著額頭,菲利斯驚訝地吐了一口氣。
那之後他用手指彈了彈鼻息紊亂地忍耐著痛楚的昴的額頭,使他往後仰過後把手輕輕地按在右腿的傷口上,

「現在開始進行的是,真的真的就只是稍稍的慰藉而已啊」

「慰藉是……啊,等一下,菲利斯小姐。傷,因為很痛所以那麼來回搓揉的話,稍微等一下,痛痛痛痛……不痛了?」
//譯:這裡的さん要翻成先生還是小姐好呢?(笑

對傷口粗暴地動手,菲利斯璀璨蹂躪著昴——這樣想著卻出乎意料的,淡淡的光輝由傷口沁入右腿,那曾經宛如利刃刺穿一般的疼痛急速地退去。
昴對於意想之外的魔法效果感到震驚,並盯著菲利斯的臉孔,然後,

「殺手鐧」

「不、不是吧……!什麼啊。如果有這麼便利的魔法的話,就不要不捨得了,給我更早一點用啊!太好了太好了,可以動了!」

在吐了吐舌頭誇大其詞的菲利斯面前,昴用右腿輕巧地跳了起來。一邊為感受不到疼痛的腿感到喜悅,一邊在該處踏起了舞步。疼痛、動作,沒有問題。
用手掌對傷口『啪』地打了一下,喜迎那驚人的變化。然後,昴因為手掌上感到了黏黏糊糊的沾濕的觸感而看向自己的手。滿手通紅。右腿的傷口破裂了。

「喂喂喂喂!?沒有治好嗎!?」

「治好了什麼的喵有說過吧。喵是問過了就算失去腿也不會後悔的嗎。菲利醬只是,把痛感和觸覺從昴君的右腿消除掉而已。菲利醬認為只要小心不要讓腿斷掉,來回奔跑的程度還是做得到的喲」

對於出血的腿而感到動搖的昴,菲利斯重新把繃帶包紮好並施展魔法。血止住了,然而昴還是對於自己那什麼感覺都無法傳遞過來的腿愈發感到不安。
與麻醉作用相近,但不會像麻醉那般動作遲鈍。純粹只是右腿的觸覺消失而已,堪比平常的動作是可能的。
只不過,稱之為痛覺的東西卻也正是為了不讓肉體亂來的限制。為了自己的方便而將那感覺給去除掉這樣的事情,

「雖說也是理所當然的,在這個時間點上確實很勉強。在整頓了這個騷亂之後,絕對會有某些後遺症殘留下來的喲。想要只是輕微的程度喵的話,就要儘量小心!」

「……知道了。幫大忙了。感恩不盡」

「……昴君是絕對,沒有聽進菲利醬的話的吧喵。」

對於確認了右腿的狀態並點了點頭的昴,菲利斯嘟起了臉頰並撇過了頭。
雖然想要說『才不會有那樣的事』,但是並不知道真到了那時候到底還會不會遵循菲利斯的話。
做不到的約定還是不要妄自定下比較好。昴僅僅只是對菲利斯再次道謝後,就朝加菲爾和里卡多的方向奔去,

「就是這樣,我也會去哦。阻止我也是沒用的哦。確實無法成為重要的力量也說不定,但一定也有我也可以做到的事情……」

「阻止什麼的,為啥要阻止呀。小哥跟著來的話堪比百人之力呀。靠你了啊。」

「我也可以做到的事情就好像……誒?」

明明抱著被回絕的覺悟提出來的,但受到了意想不到的歡迎而感到了覺悟撲了個空。
昴想著到底是怎麼回事而回望里卡多,而獸人大大地張開嘴巴,

「不論是白鯨的時候,還是『怠惰』的時候,小哥努力的一隅我都看在眼裡。如果以為對小哥有所評價的只有威爾海姆先生而已的話就大錯特錯了啊。我也看到了值得讚賞的地方。嘛,中不中意的話僅

次於金錢就是了吶。」

「是、是嗎。總覺得,心情怪怪的吶?」

昴被里卡多的話語鼓舞的同時,昴的同行也完全沒有問題地被接納了。
在離開避難所之前,昴走近到碧翠絲的枕邊,然後溫柔地撫摸安靜沉睡著的少女的額頭。

「碧翠絲,我出門了。讓你亂來的份,現在輪到我去努力了。我一定會打倒那群傢伙,然後把艾米莉亞奪回的。你就在這裡好好地休息吧」

「————」

沒有回覆。隨著沉穩的吸吐氣,昴站了起來。
在一旁加菲爾與里卡多也是,對看起來非常痛苦的蜜蜜說著話。雖然毫無意識的蜜蜜也沒有應答的氣力,兩個男人就算展露了相反的表情,卻湧上了同樣堅強的決意。

「離開避難所,在通往都市廳舍的大水路會合。——全員,打起精神來吶!」

出發之前,相互看著彼此,全員各自宣誓傾力奮戰氣勢高昂。
普利斯特拉的奪還戰,朝中央都市廳舍的襲擊。

在前方等待著的劍士兩人,還有大罪司教『色慾』。
把各自的思念銘於心中,戰士們朝著戰場踏步而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10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燕月風
(˶‾᷄ ⁻̫ ‾᷅˵)b

08-28 15:38

羅纓
勤勉!

09-07 07:18

悠海
挖哩勒 情況越來越嚴峻

09-27 10:04

Unreal虛幻飄渺
劍聖太怠惰啦 重要關鍵不見人影

03-26 01:11

tiboogi

03-02 10: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音樂作業使然的深淵OP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財運不順的人可以來小屋看看,或許可以幫到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