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今天,魔王請假!》«3»: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作者:泫夜│2017-08-28 10:37:22│贊助:34│人氣:585
        「蘭姆姐姐,起床囉——」

        朦朧之際,一道軟綿綿的聲音搔癢著耳畔。

        「起床了——」

        感覺身體被輕輕搖晃著。雖然喉嚨發出不情不願的聲響,蘭姆最後還是睜開了眼睛。

        「早餐已經送過來囉!先用濕毛巾擦擦臉吧!」

        挪動身體,蘭姆緩緩從床上坐了起來,接過毛巾,仔細地擦拭臉龐。冷冽的觸感頓時讓她清醒許多,思緒也逐漸地恢復運轉。

        這裡是……啊……

        「再不吃早餐要涼掉囉?」

        「唔,謝謝……」

        移動到床緣,推車上的餐盤擺滿了豐盛的食物,令蘭姆的肚子頓時轆轆作響。拿起刀叉,她開始用餐,同時偷偷望向一旁為她服務的小女僕。

        她是焦糖,庫爾指派過來照顧蘭姆的貼身女僕。年紀莫約是十一、二歲,長著一對長長的狐耳與三條蓬鬆的尾巴,一晃一晃地擺動著;柔順的橘色長髮及腰,未脫童稚的臉蛋,兩辦櫻色的薄唇含著水潤的光澤,對蘭姆展露活潑的笑容;以鵝黃為基底的女僕裝,襯上標準的白色圍裙,清新又不失可愛感,讓蘭姆有一種想緊緊摟住她的衝動。

        「嗯?焦糖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嗎?」

        「唔!沒、沒事。」

        注意到蘭姆不時飄來的目光,焦糖微微傾首,摸了摸自己的臉龐;不慎被發現了行跡,蘭姆連忙裝作若無其事地低下了頭,繼續吃著早餐。

        待蘭姆用餐完畢後,焦糖一邊詢問著她昨晚是否睡得安穩,一邊幫蘭姆褪去睡衣,換上事先準備好的服飾;大概是第一次有專人幫忙換裝,蘭姆顯得相當彆扭,卻又拗不過焦糖的堅持,最後只好乖乖地就範;換好衣服後,焦糖將換下的衣物用空間魔法收起,然後熟練地整理好餐具,接著一推餐車,便往門口走去。眼見焦糖即將離開,蘭姆連忙叫住了她。

        「那、那個!」

        「嗯?蘭姆姐姐還有什麼吩咐嗎?」

        「呃、不、就是……」

        支吾了片刻,蘭姆這才緩緩說道。

        「妳其實不需要幫我這麼多啦,我自己可」

        「蘭姆姐姐!」

        「唔!是!」

        話未落音,蘭姆便被焦糖氣鼓鼓地打斷。

        「貼身女僕擁有作為貼身女僕的驕傲!蘭姆姐姐只要乖乖的讓焦糖服侍就好了!」

        「呃、好、好的 ……」

        「——就這樣,以後還請姐姐多多指教。」

        「那……就麻煩妳了……」

        仍是感到渾身不自在的蘭姆不禁垂下了頭。這時,她突然想起了什麼,怯怯地向焦糖詢問。

        「對了……妳知道魔王在哪裡嗎?」

        *

        位在魔王城的地底深處,一方寬闊堅實的地窖,尼格龍尼英挺地站在庫爾的身後待命。

        「主人看起來似乎非常苦惱耶……」

        「畢竟主人這幾個晚上都在構築互連魔法陣嘛。結果對方竟然現在才說他們那邊的魔法陣出現問題,無法連通,完全打亂了計畫……」

        尼格龍尼的一旁,緹菈與緹格兩姐弟彼此竊竊私語。矮了尼格龍尼半截的他們顯得十分嬌小。身穿燕尾式的黑色管家服,波浪狀的褐髮輕輕垂在肩膀上,略尖的狼耳朵高高豎起,尾巴則是自然的垂下;兩人的樣貌幾乎別無二致,唯一能區分性別的,大概只有緹菈胸前那青澀的起伏吧。

        「格爺,這下該怎麼辦?另一邊真的修不好嗎?」

        揚起頭,緹菈擔心地問道。

        「依主人和對方的念話內容,短時間內應該是無法修正錯誤吶。」

        「唔……那麼,還是會照預定的計畫走吧?」

        在背後搓揉著手掌,緹格不禁抿了抿唇。

        「老夫也不清楚——這就得看主人的意思了。」

        尼格龍尼望向面帶苦澀的庫爾,雙眼微瞇。這時,他的雙耳迅速抖動了一下。

        「看來有意外的訪客吶。緹菈,妳去門口好好迎接。」

        「咦?……遵、遵命!」

        愣了近半拍,緹菈這才訝異地轉向尼格龍尼;儘管覺得奇怪,她還是恭敬地舉手行禮,接著便朝出口的方向跑去。

        「有誰要過來嗎?」

        看著姐姐跑出門外的身影,緹格不解地甩動著尾巴,對尼格龍尼提出疑問。

        「你待會兒就知道了。」

        不過尼格龍尼並沒有正面回應。盯著黯淡的魔法陣,他撫摸著鬍髭,一副若有所思。

        莫約五分鐘後,緹菈領著蘭姆走了進來。

        黃色的小禮服勾勒出她標緻的身材。左右張望著,蘭姆緊緊跟在緹菈的後頭。當她注意到尼格龍尼時,她連忙點頭致意,尼格龍尼也笑著對她微微頷首。最後,緹菈回到了原本的位置,而蘭姆遲疑了片刻,也步至尼格龍尼的另一側。四個人很有默契地並排成一行。

        「請問……魔王前面那個魔法陣是?」

        觀察了庫爾好一會兒後,蘭姆忍不住向尼格龍尼詢問道。

        「那是原本預計要啟動的傳輸魔法陣。不過因為另一頭的魔法陣出了點問題,所以目前主人正在思索解決方案。」

        「傳輸魔法陣……」

        「好奇是通往哪裡的嗎?」

        「欸?啊、唔……嗯,對,我很好奇。」

        看著一臉嚴肅凝視著自己的蘭姆,尼格龍尼不禁苦笑。

        「也許妳直接去問主人會更快吶。妳瞧,主人到現在不都還沒發現妳來了麼?」

        「唔……可是現在打擾……」

        望向眉頭深鎖的庫爾,明顯散發著難以接近的氣場,讓蘭姆感到有些退卻;不過,或許是基於作為「原勇者」的自覺,她又深感自己應該揭發魔王的任何行動,防止魔王圖謀不軌;可是轉念一想,自己如今已經被「賣」給了魔王,成為魔王軍的一份子,若是這麼做,不就等於是忤逆上級了嗎?如此矛盾的身份認同令蘭姆猶疑不絕,遲遲下不了決定。

        瞥了一眼蘭姆的反應後,尼格龍尼自忖了片刻,接著朗聲道。

        「主人,蘭姆小姐有事找您。」

        「欸!等等——」

        正當蘭姆慌忙亟欲制止時,庫爾已經將頭轉了過來。

        「有什麼事情嗎?」

        「呃、不是……那個……咳咳!我只是想問,魔法陣連結的另外一端是哪裡?」

        眼見木已成舟,蘭姆只好選擇將計就計;清了清喉嚨,她重新打起精神,問道。

        「嗯……」

        但庫爾只是上下打量著蘭姆,沉吟不語。此時,蘭姆才猛然想起,自己身上穿的似乎是庫爾挑選的衣服,臉頰剎時一燙。

        「……很適合哦。」

        「……謝謝……」

        完全不知該做何回應的蘭姆,只能故作鎮靜地順勢道謝。

        「既然妳們來了——雖然有點唐突,不過我們現在就出發吧。」

        「……欸?什、什麼?要去哪裡?」

        庫爾這冷不防的一句,殺得蘭姆措手不及。

        「喂~~你也至少跟她說明一下嘛!人家可是從頭到尾都被蒙在鼓裡呀!」

        「呣咿——?!」

        不知何時現身的摩卡惡作劇般地從蘭姆身後繞了出來,同時伸出食指,輕輕地由下而上滑過蘭姆的背脊,嚇得她身子一顫,發出了可愛的悲鳴。

        警戒地後退幾步,蘭姆淚目瞪視著換上紫色禮服的摩卡,右手朝腰間摸去,一頓,這才驚覺習慣的佩劍早已不再手中。一股無依感瞬間朝她襲來。

        「摩卡,妳就別再欺負她了,這樣我很擔心將來她要怎麼適應環境啊。」

        「——若主人不介意,老夫認為這兩隻幼崽能勝任這份工作。」

        「「咦——!」」

        正當庫爾忍不住對摩卡進行勸說時,一道沉穩的聲音切了進來;只見尼格龍尼拍了拍緹菈的肩膀,嘴角微微上揚,倒是意外被推派出來的姐弟倆顯得十分詫異,異口同聲地發出了驚呼。

        「嗯……但是我已經拜託焦糖接下這個任務了,所以應該是沒有這個必要才對。若是要擔任防止摩卡騷擾新人的糾察隊,我想可能還比較需要吧。」

        「我覺得擔任監督『魔王大人』的這份工作,會更適合他們呦~~」

        「……」

        摩卡狡黠地反將了庫爾一軍,令他為之語塞。

        「那個……所以說,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或許是按捺不住,蘭姆終於怯怯地啟唇。

        「這個嘛——」

        轉向蘭姆,庫爾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苦笑。

        「我們要去王都迎接公主過來哦。」

         「——啊?」

        *

        將摩卡和蘭姆拉近自己後,腳下的魔法陣也同時展開,一眨眼,庫爾一行人就轉移到了王都的上空;緩緩於城堡前的大陽臺降落後,三名人影逐一從室內走了出來。看著他們比貴族還要奢華的裝束,蘭姆心中閃過了一絲莫名的慌亂。

        「勞煩您大駕了,庫爾王。」

        「羅勒王,您言重了。」

        「哈哈,先進來吧,不必太拘束。孤好久沒有和您促膝長談一番啦。」

        「畢竟彼此公務都忙嘛。」

        一名正值壯年的男性和庫爾熱絡地交談著。身旁,應是他的妻子和女兒,優雅地向庫爾屈膝致意,摩卡也同樣對他們行屈膝禮;見狀,蘭姆趕緊如法炮製,但某種異樣感卻在內心迅速地蔓延。

        「羅勒王……難、難不成……!」

        ——他不就是奧爾布林頓王國的國王嗎?!所以旁邊隨行的是王后和公主?!

        「嗯?這位是生面孔呢?」

        這時,羅勒王注意到了蘭姆,興致盎然地向庫爾問道。

        「她是我新的部下。之後將擔任公主的護衛騎士一職。」

        「嚯?騎士嗎?」

        上下打量蘭姆後,羅勒王只是呵呵一笑,便和庫爾聊著走進室內;待王后與公主也隨著他們進入後,蘭姆與摩卡這才挪動她們的步伐。

        「那個……魔王剛剛的意思到底……」

        好不容易從詫異中恢復過來,蘭姆努力運轉著腦內的齒輪,想釐清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不過,苦思良久,她仍是茫無頭緒,只好偷偷湊近摩卡,不太情願地試探她。

        「回答問題之前,妳先把腰挺直,眼睛正視前方……對,就是這樣。別忘了妳現在是在王室的地盤,要遵守最基本的禮儀哦。」

        「唔?……嗯,好的……?」

        但蘭姆最擔心事情並沒有發生,反而是摩卡貼心地糾正了自己的姿勢,讓她感到非常的不習慣;摩卡彷彿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舉止端莊的跟先前簡直判若兩人,卻又十分的自然,完全感覺不到有刻意為之的突兀感。幫蘭姆調整好姿勢後,摩卡和她齊肩而行,並將聲音壓低至只有她聽得見的音量。

        「其實很久以前,魔王就在煩惱,當公主到魔王城時,該由誰來負責保護公主的人身安全。以魔王一個『男人』來說是不可能的,所以勢必得找一個同性來幫忙。恰巧妳昨天正式和魔王宣戰,也敗給了他,而且還要支付賠償,所以魔王就臨時決定讓妳擔任公主的騎士啦!」

        「……欸?等、等一下!原來是臨時決定的嗎?!而且騎士什麼……不、不對!為什麼公主要到魔王城啦!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呵呵,看來妳也被流傳的『童話』荼毒很深哦~~」

        摩卡優雅地勾起嘴角,食指輕輕放在唇間。

        「妳知道——『魔王』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嗎?」

        「……不就是萬惡之首嗎?」

        「噗噗——如果答案有這麼簡單就好囉~~」

        看著因被否定而露出些微不滿的蘭姆,摩卡止不住笑意。

        「『童話』究竟是什麼,妳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嗎?」

        「『童話』……不就是講給小孩子聽的故事嗎?由真實的事件美化,然後——」

        「簡單來說,就是『美化』過後的故事,對吧?」

        「呃……嗯,沒錯。」

        「那給小孩子說故事的又是誰呢?」

        「當然是大人啊。」

        「既然是大人『美化』過後的故事,妳怎麼會認為完全是真的呢?」

        「唔!這……」

        「況且大人們也不可能真正看清事物的本質,不是嗎?由一個表象所延伸並美化的『童話』,為什麼大家就這麼信以為真了呢~~」

        輕掩著嘴,摩卡眨了眨眼。

        「『某個王國的公主被魔王抓走了,所以勇者們前撲後繼地去討伐魔王。最後打敗魔王的英雄帶著公主回到了王國,並和公主結婚,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是最耳熟能詳的版本。可是呢~~」

        「如果這全部都是國王與魔王串通好的假象,大家會做何感想呢?」

        笑著觀察蘭姆的表情變化,只見她的困惑的雙眸微微睜大,半開的口久久說不出話來,摩卡滿足的偷偷捏了一下她的手掌。

        「……可、可是這樣做的意義又在哪裡?」

        好不容易,蘭姆終於從摩卡的驚人之語中回過神來,並笨拙地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想要辯駁。不過,摩卡露出了一抹「果然是要問這個問題呀~~」的表情。

        「該從哪說起好呢——王室基於國與國之間的複雜關係,還有公主的夫婿選拔過於繁瑣、軍費限縮等諸多考量,最後決定委託魔王城代理這項業務。借由『綁架』的名義將公主保護在魔王城內,再用許多『門檻』挑選與公主登對的優秀人才,如果符合資格,那就在『決鬥』時故意敗給挑戰者,反之則把他打回老家。」

        「這樣一來,不僅是省去了政治聯姻產生的明爭暗鬥與不愉快,王室也不必再費盡心思篩選良莠不齊的勇者或王子;而且,在魔王城還能提供公主免費的保護,減少不必要的軍費開支,公主也能在魔王城裡好好的自我進修,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而不需要浪費時間出席各種無意義的交際應酬。」

        「當然,這是王室與魔王城檯面下共同的秘密。可是在外人眼中,理所當然的便杜撰出『魔王擄走公主,勇者英雄救美』的童話故事了。這樣有回答到妳的問題嗎?小蘭姆~~」

        頭微傾,摩卡微笑地望著徹底陷入恍惚狀態的蘭姆,接著牽起了她的手,跟上前方的腳步;至於蘭姆,則是受到了自出生以來最嚴重的震撼,要不是有摩卡拉著,她早就呆愣地停下了腳步;方才的對話,竟和自己習以為常的認知徹底悖離,錯愕而令人作嘔的不協調感衝擊著她的腦海,掀起陣陣駭浪滔天;宛如深陷風暴一般,所有長久以來建立起的常識開始分崩離析,恍然間變得如此疏離。幼時耳熟能詳的床邊故事,就在這一瞬被撕去了包裝,露出最現實的一面。

        「喂,妳們兩個。現在跟著公主去整理一下要出發的東西吧!」

        這時,庫爾在一扇門前停下腳步,向她們揮了揮手。一旁,羅勒王笑咪咪地撫摸公主雪白的短髮,一邊和王后談笑著。

        「走吧!今後妳還會碰到許多未知的事物,現在就呆住有點太早囉~~」

        露出調皮的笑容,摩卡抓緊了蘭姆的手,加速前進。迷茫地眨了眨眼,蘭姆此刻只能勉強跟上摩卡步伐,並在心底默默地祈禱。

        *

        「你的新部下看起來很不靠譜啊,沒問題嗎?」

        房間裡,庫爾與羅勒兩人在一方桌前對座。羅勒向前為庫爾斟了一杯酒。

        「放心吧,她只是第一次接觸到這裡的世界,有點不習慣而已。我親自測過她的身手,沒問題的。」

        謝過,庫爾抿著杯緣淺嚐了一口,穀類發酵後的特殊芬芳在嘴中散開,是久違的滋味。他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聽你這麼一說我就放心大半了。迷迭香可是我最寶貝的女兒,就要這麼分開——難免失落吶。」

        苦笑,羅勒將杯中金黃的液體一飲而盡,並再添了一杯。

        「沒辦法,畢竟這是最保險的方式了。」

        「啊啊——沒有迷迭香的日子,究竟還有什麼意義呀……她的秀髮、她的笑容、她的聲音,一切是那麼地惹人憐愛!」

        「……這點還請您節哀。」

        無奈地浮現「又來了嗎……」的神情,庫爾望向老毛病又犯了的羅勒,忍不住搖搖頭。

        「我也知道要先以國家利益為重,可是那是我從小看到大的女兒啊——你看她那麼的乖巧可愛溫柔體貼文靜懂事才貌雙全善解人意冰雪聰明秀色可餐楚楚動人完美無瑕無人能及的樣子,任誰都會捨不得吧!你可千萬別讓垃圾碰到她一根寒毛啊,拜託你了我的朋友!」

        「是是是,所以也拜託你冷靜點,國王這副樣子任誰看到都不太妥當吧,尤其是你女兒。」

        「——咳咳,抱歉又失態了。唉!凡是碰到女兒的事情,只要是為人父都會這樣,你以後也會明白我的心情啦。」

        「應該是沒有你這麼誇張啦……」

        「哈哈哈,也是吶。」

        為羅勒倒了一杯酒後,兩人互相乾杯,豪爽地將黃湯下嚥。

        「啊,對了。之前我聯絡你的那件事情解決了嗎?」

        放下酒杯,庫爾緩緩湊近羅勒問道。

        「呵呵,你是說那位領主的事情嗎?我已經把他以及他底下的人馬都撤換掉了。新上任的領主有口皆碑,你大可安心。不好意思呀,打攪了你出遊的興致。」

        「不會,至少我對邊境的村民有所交代了。而且每次到那裡都要處理一次,我想乾脆還是斬草除根比較快。」

        說到這,庫爾的臉上閃過了一絲任誰也察覺不到的寞落。

        「沒辦法,畢竟鄰近你那裡,大家的壓力都比較大嘛。雖然我有說過可以適度降低防禦的軍費和稅收,但如果太強硬,他們還是會起疑呀……」

        往椅背一靠,羅勒長長嘆了口氣。

        「我已經讓低階的魔龍在森林周邊駐守,盡量避免魔物騷擾村莊了。現在也許成效還不大,不過再過幾年,等他們都安逸了,你就有藉口跟他們談判了吧。」

        「只能希望如此啦。教會那邊也是個問題……啊,說到這,我還想拜託你一件事。」

        「說來聽聽。」

        話鋒一轉,羅勒直勾勾地看向庫爾,身子向前微傾。

        「王國的南邊有個領主最近一直和我作對,我希望你能夠幫我稍微『處理』一下。」

        「……具體的做法是?」

        「你只要放出一兩隻大型魔物在城裡製造騷亂就夠了。如果可以,希望能把平民的傷亡減到最低。不知是否可行?」

        大概是知道自己的請求有些強人所難,羅勒抿著嘴,等待庫爾的答覆。

        「嗯……你是指象形或熊形的魔物嗎?但是……關於魔物的配額限制,就牽扯到冒險者公會同盟了。會長大人可沒這麼好說話呀,別看那個人小小一隻,碰到公會切身利益時,她可是比誰還強勢,我對她也沒輒啊。」

        兩手一攤,庫爾滿懷歉意地苦笑。

        「是嗎……好吧,抱歉為難你了。你各方面都還是很辛苦啊。」

        「彼此彼此吧。」

        相視,兩人不禁噗哧一笑,然後互敬了一杯酒。房間裡回響著酒杯清脆的碰撞聲、酒水潺潺淌進杯裡的流動聲、還有兩個男人苦澀的談笑聲。

        觥籌交錯間,一桶佳釀已經飲盡了。

        *

        庫爾一行人再次站在了大陽臺。不同的是,他們之間多了一個嬌小的身影。

        「那就萬分拜託了。」

        「寬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羅勒王對著庫爾依依不捨地寒暄;另一旁,王后緊緊地摟住公主,不斷撫順著她的髮絲,千言萬語盡在不言中。

        「對了,在臨行前,請您先把這個戴上吧。」

        待公主與王后終於不再留戀彼此的溫存,庫爾不慌不忙地從胸前的口袋掏出了一條鑲上祖母綠的墜飾,走向公主,蹲下,親自繫上她的秀頸。

        「這是……?」

        摸了摸懸在胸前的寶石,公主先是低頭端詳,然後望向與自己視線平齊的庫爾。

        「這是寄宿著自然精靈的護身符。它能保護妳免於被魔王城的負面魔力侵擾。」

        「護身符……嗯!謝謝,我會好好珍惜的。」

        頭輕輕一點,公主臉上漾起若隱若現的微笑,孩童的身形配上那稚嫩的臉蛋,卻又散發著清新脫俗的超齡氣質,彷彿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般,讓人產生一種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慨。

        「咦?……負面魔力?」

        這時,庫爾身後傳來蘭姆困惑的聲響。

        「嗯?妳不知道嗎?……噢,也對,畢竟妳有『炎精靈的加護』嘛!」

        「炎……『炎精靈的加護』?」

        「……妳該不會完全沒有概念吧?」

        些微睜大眼睛,庫爾不可置信地轉過頭,接著撐著膝蓋起身。

        「難道妳沒有任何自覺……好,看妳的表情我大概也猜出答案了——妳要嘛就是狀況外的天才、要嘛就是狀況外的笨蛋。」

        「我猜應該是前者呦~~」

        「我也由衷的希望。」

        「等、等一下!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啦!還有不要趁機罵我笨蛋!」

        泫然欲泣地瞪向庫爾,蘭姆咕噥著十足的不滿。

        「我說,妳劍上的銘文是怎麼觸發的?」

        「欸?就是注入魔力呀?」

        「……抱歉,我換一個問法。當初妳是怎麼將那個銘文『刻印』在劍身上的?」

        「當初嗎?聽父親說,那是我剛出生的時候,在村裡的教會接受洗禮時,我不小心踢倒了桌上的書堆,結果掉落翻開的書中噴出了一串火紅的文字,接著『黏』在前來懺悔的騎士的備用劍上。最後騎士很興奮地將那把劍贈給了我的父親,也就是我現在使用的這把。」

        蘭姆愉快地將愛劍的始末娓娓道來,卻沒發現庫爾的嘴角正在微微抽搐,摩卡掩著口輕笑,連國王也頗富深意地看著她自己。

        「……好,我明白了。總之,被妳打開的那一本應該是與祝福相關的魔導書,而妳無意間就和炎精靈簽下了契約。從祂附在劍上來看,是屬於被動型的祝福,而且擁有十分強烈的排他性。」

        「……咦?所以說我剛出生時就已經和精靈簽下契約了嗎!難怪……難怪我以前要和其他精靈簽訂契約時總是失敗……」

        看著表情複雜、驚喜與失落參半的蘭姆,眾人不約而同地在內心苦笑。

        「那麼這話題就在此打住。公主殿下,您還有什麼心願未了的嗎?沒有我們就要出發囉?」

        回首,庫爾溫柔地問道。而公主則是笑著搖了搖頭。

        「那羅勒王、王后,我們就此告辭了。」

        揮別國王與王后,庫爾的腳下展開了紫色的魔法陣,涵蓋了自己等四人。

        「啊,對了,公主之後就跟妳睡囉?畢竟是貼身騎士嘛。」

        「欸?……欸!!為什麼你都不先給我點心理準——」

        話未落音,他們一行人便隨著光芒乍現後消失在陽臺。

        *

        捏著庫爾的衣角,公主緩緩閉上眼睛,嘴角漾起微淡的甜。

        「我們終於見面了,魔王大人……」

        此刻,蘭姆的寢室正式多了一名同居人。

        *
※※※※※※※※※※※※※※※※※※※※※※※※※※※※
作者後話:
睽違半個多月的更新……((癱
不知道大家對新登場的角色感覺如何呢?若能喜歡就再好不過了ˊˇˋ
對了!各位看過這篇後,對於故事的走向方針是否更加清楚了呢?((笑((會清楚才怪啦!((敲
目前計畫是分成三至四部呈現,但常言道計畫趕不上變化,所以咱也不清楚之後究竟會怎麼樣www((那你還說這些幹嘛!
那麼,雖然不知道下次是何時更新,我們到時候再見囉~~OwO
((下次的更新是祈死系列で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09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1 篇留言

幻喵喵
檯面上一切一切的「事實」,都是檯面下事前串通的(淚
⋯⋯我感受到我心裡某樣東西破碎了

08-28 10:52

泫夜
需要三秒膠嗎?OwO/((遞08-28 10:56
天城家家主
公主該不會喜歡魔王ㄅ~話說這篇真的隔了很久才更新ㄟ

08-28 12:19

泫夜
因為對話的部分卡了很久,真是非常抱歉>///<08-28 12:48
天城家家主
哪會,我這邊的軍事小說的無限電對話比較麻煩一點啊~我想趴在地上龜趴(?)

08-28 12:52

泫夜
我卡的點總是不同於常人((認真貌08-28 13:12
諾亞.伊斯萊昂
原來一切都是上面的大人物所演出來的一場騙局

08-28 15:54

泫夜
眼見不能為憑,耳聞不能為實ˊwˋ08-28 16:21
柳丁(ゝω・)
公主和魔王可以湊一對嗎?XD

08-28 16:29

泫夜
這個嘛wwww
以劇情走向來說——secret!Xb08-28 16:41
橘みかん
我覺得公主會是個腹黑……(茶

08-28 17:03

泫夜
咦?有這種感覺嗎?www
也不是不能考慮一((ry08-28 17:05
1640hours
奧爾不林頓王國的王室成員該不會都是用香料取名吧XD

08-29 12:51

泫夜
你可以猜一猜王國名的字源,就能知道答案了呦~~www08-29 15:28
蒼~蒼鋼高雄吾之本命
過度寵愛女兒的國王
原來是暗箱作業阿(笑)
感覺蘭姆的夢碎了阿!!(心理創傷爆擊~)
閣下的故事真的非常新穎跟有趣ㄋ[e19]

08-30 14:09

泫夜
感謝你的青睞>///<
童年至今的夢想被宣告死刑真的不好受吶ˊwˋ08-30 15:55
Loli♥
把你的女兒交給我吧~♡♡

09-04 07:16

泫夜
等等,妳是說哪一個女兒啊wwww
((不對,就算妳說了咱也不會放手的=w=09-04 07:58
飢餓企鵝
明明只是接公主到魔王城,但感覺信息量非常龐大呀~

09-16 10:53

泫夜
很多秘密都埋藏在這一章呦wwwwww09-16 11:04
夯特大大
迷迭香.........這個名字真的沒有問題嗎?

11-23 14:22

泫夜
大丈夫だ、問題ない
本篇所有的人名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OwO11-23 15: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jimmy8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詩】《皮草》... 後一篇:[達人專欄] 【祈死】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