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WEB版 5-31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7-08-28 09:47:34│贊助:32│人氣:5501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31 『犯錯的代價』

翻譯:絕世小攻修君
校對/潤色:艾奇多娜/流星雨(Meteoroid)

「收到收到─!」

「好囉嗦啊,不要說那麼多次啊!」

第二天早上,加菲爾露出一副狀態不佳的神色,和蜜蜜一起走在街上。
咯咯笑著,蜜蜜把長袍的胸口部分拉起來,那裡都是加菲爾的眼淚鼻涕和口水,總之是在擺弄著,被凝固的汙穢物弄髒的長袍。

那股惡臭已經到了,讓在身旁同行的加菲爾感覺連鼻子都痛的程度。
對於嗅覺一樣敏銳的蜜蜜來說,目前那種惡臭應該是難以忍受的才對。而對於建議她把衣服拿去稍微洗一下的加菲爾,她說:

「嗯─、不好嗎?等回到旅館以後,再換衣服。因為昨天沒有回去,大小姐一定會生氣的!還有,黑塔羅和緹碧也是!」

「……真是抱歉啊。」

「蜜蜜沒有在意的說─!蜜蜜只是說『加菲是個好孩子、好孩子而已─』,而加菲也只是『嗚』地抽泣和『哇』地大哭而已─。」

面對小聲道歉的加菲爾,蜜蜜天真爛漫地笑著回答。

昨夜,是與母親的再會和真正意義上的道別。
遭到連續打擊而被擊垮的加菲爾,在郊外的屋頂上,不像樣地被蜜蜜抱著,號啕大哭。
而且更丟人的是,像那樣哭累了,就睡著了。等到在都市里聽到了很大的聲音,而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蜜蜜的膝枕上,並且那時應該就快到清晨了。

總算是保持住了平靜的加菲爾,卻總是在平常模樣的蜜蜜面前,落了個更加狼狽不堪的下場。
就連藉口都找得不像樣,並且度過一夜後,被屋主發現在屋頂,然後就是非常難堪的歸途了。

「感覺好點了嗎─?」

「啊,有一點。怎麼說呢,那個。是那個。」

「是那樣啊─,是嗎─」

「……是啊,就是那樣」

沒能成功說出感謝的話,加菲爾露出一副慪氣的神情。面對把他的失敗表現完全忽略掉的蜜蜜,加菲爾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比較好了。
回想起昨夜,蜜蜜脫口而出,說迷上了自己。

不由自主地,自己就會用眼睛追逐著蜜蜜的身影。
之前只是覺得蜜蜜異常地黏自己,但竟然是抱有愛慕之心什麼的,實在沒想到。
還以為蜜蜜對自己是懷著,像對她飼養的獅虎獸的寵溺那樣的感覺,但居然不是這樣。
而且本人都說出了那樣告白的話,但從今天早上到現在,她卻完全和平常一樣,沒什麼變化。

明明覺得自己也是很積極地對拉姆表達心意。但在角色反轉的瞬間就能窺視到,軟弱正是加菲爾丟人的一部分。

「那,今天早上怎麼辦─?去母親那裡,見她嗎─?」

就是因為老想著這些事情,才會被眼前停下腳步、仰視自己的蜜蜜給嚇到,並且那句話的內容,更是讓他大吃一驚。

「等、等下。為什麼,一定又要去見她啊?」

「莉西雅?因為,莉西雅是加菲的媽媽對吧─?那樣的話,好好地告訴她不是比較好嗎─?」

「你這傢夥,真的不知道那代表著什麼意義啊……」

除了用本能把最重要的部分察覺出,蜜蜜卻並沒有能察覺到其餘的微妙之處。自己處於一個很艱難的立場,有著不清楚是否該說明自己和那一家人關係的煩惱。加菲爾馬上就意識到說出來也是無用功,

然後放棄了。而且,這是加菲爾自己心裡的問題。

「這樣就好了。那個人……本大爺是她的兒子什麼的,還是不要讓她知道的好。」

「是─那樣嗎?」

「就是這樣啊。……啊,姐姐那邊,不得不去考慮,是否要告訴她……」

如果是理智的弗雷德莉卡的話。
如果是她的話,即使有些迷惑,也一定會更快地得出和加菲爾一樣的結論吧。
只是,即使得出的結論是一樣的,姐姐依然有權利知道母親還活著。
應該讓她承受和自己一樣的痛苦嗎,這也是苦惱的一點。

「只有花點時間,做出決定才行。」

「是─那樣啊─。真難呢。蜜蜜,就想著,是媽媽的話就應該很容易好好相處呢─」

「……媽媽的事,你不明白嗎?」

蜜蜜那讓人意想不到的話,讓加菲爾的耳朵哆嗦了一下並反問道。
蜜蜜則是以「是啊─」的沒有氣勢的態度點點頭:

「蜜蜜也好、黑塔羅也好、緹碧也好,都不知道爸爸媽媽的事─。你想啊,三胞胎對吧─?要養大好像超級辛苦的,就被丟掉了─。然後,是團長撿回來的。所以團長是家人!大小姐也是家人!」

「……是這樣啊。啊,真是個大家庭呢……」

加菲爾不知道原因地「嘭嘭」地以放鬆的心情撫摸了蜜蜜的頭。
就在這時,

「──咿呀」

蜜蜜她、甩開加菲爾的手跳了飛快的跳了出來。
看到的那張臉被染得通紅,加菲爾瞪大了眼睛。蜜蜜馬上就轉向身後,一邊說“呼呼”一邊揉擦自己的臉。

「總覺得,從昨天開始就很奇怪。太靠近加菲的話就會變的很奇怪。」

「是,是嗎。那可真是抱歉啊……離遠點走嗎?」

「我不要那樣─。所以,不太近也不太遠的那種感覺好─」

慌慌張張地邁著小步走開,在大概手觸及不到的地方站住。
加菲爾迷惑地皺了皺眉毛,蜜蜜就像往常一樣「啦~」地笑了。只是現在這張臉,好像還是有點紅的感覺。

「啊,說起來,索瓦麗椰!還有索瓦麗椰來著!吃索瓦麗椰吧─!」

「哦,喔……」

像是急忙要轉移話題一樣,蜜蜜哢啦哢啦地從懷裡取出裝點心的袋子。
那是昨晚和莉西雅離別之際,蜜蜜收下的東西。
一瞬間,已經麻木了的痛覺流過胸口,蜜蜜伸出的手上放著裝點心的袋子,其芳香輕輕地震響鼻子。

索瓦麗椰,是在麵團中加了甜的調味料,烘焙而成的焦糖麵包狀的點心,裡面加了奶油和豆餡茶點一樣的東西。
又圓又大的索瓦麗椰,裝點心的袋子裡好像有兩個。加菲爾和蜜蜜一人一個,一口咬下去當早餐。

「嗯─!是甜的─!好吃─!超好吃,超好吃!」

「啊,真好吃啊!」

就像蜜蜜所大力稱讚的一樣,加菲爾也對這味道心滿意足了。
雖然甜,但也不會太甜,麵團也是做出了柔軟口感的絕品,如果是剛烤好的話一定會更美味。也可以說,這就是,母親的拿手料理嗎。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本來也許有更多次品嘗的機會吧。

「加菲?」

「戀戀不捨的真是不像樣,本大爺啊。沒事。走吧」

回答著向這裡探頭窺視的蜜蜜,加菲爾像是要甩掉什麼一樣開始邁步。
背向母親她們生活的地方,走向有同伴等待著的地方。和蜜蜜一樣,加菲爾也是擅自在外過夜。
首先會因為這件事,被狠狠的責備吧──

『──喂喂─?這樣就行了嗎?能不能聽得見啊─?聽見的爛肉們就請儘管悲鳴吧,聽不到的爛肉們能夠潰爛而死的話就算是幫上大忙啦。呀哈哈哈──』

「啊?」
「哦呦─?」

剛邁出腳步不久,那個聲音就突然震響了蜜蜜和加菲爾的耳鼓。
兩人互相看了看對方,然後同時望向天空。
因為那個聲音在兩人聽來,簡直就像從天空突然降臨一樣。

「剛剛那個智障的聲音是……」

『那麼那麼那麼,有沒有傻子因為剛才那一下就死的呢?沒有就沒有吧—倒也無所謂,不過─還真敢無視本姑娘說的話啊,所以本姑娘才說話沒多久就已經很~不開心了!』

無視了加菲爾的感慨,那個聲音用讓人厭煩的音量不停說著。
看了看早上在街道散步的其他人,都是擺著一副吃驚的表情,大家一致地和加菲爾一樣,仰望著天空啞然。

令人震驚的洪亮之聲──這種感覺,是錯的。
擁有異于常人聽覺的加菲爾聽得出來,那個聲音不是從某一處爆發出來的巨大音量,而是在城市裡利用回音一樣的形式將響聲四處傳播擴散。
但是,即使明白了這種事情,也不代表著就能瞭解什麼,知道的只有…

『只會吸一口氣吐出來,壞了我心情的─厭煩的生物真的是一點價值都沒有的─垃圾垃圾垃圾中的垃圾不是─嗎!吐著臭氣滿腦子想著醜惡的事,現在馬上找個髒水溝把頭摁下去咕嚕咕嚕變成溺死的屍

體都比這好!話─說,請你們快去死啊─,拜託啦─!我求你們啦!啊哈哈哈哈──!』

──這個聲音的主人,只是一個邪惡醜陋人格的持有者而已。

「什麼啊,這個混蛋。別開玩笑啊……!」

「加菲……總覺得這個,超級不舒服……」

面對焦躁感沖上舌尖的加菲爾,蜜蜜流露出不安的表情。她的那種態度讓加菲爾用手描著額頭上的傷痕,哢呲哢呲地發出了磨牙的響聲。
和她不相配的表情。那種表情,不想讓她露出那樣的表情。

『那麼那麼,那樣的我─感覺遲鈍的爛肉們也差不多該察覺到了吧──這個廣播,是由我來進行內容的發言、發言、發言─!』

「廣播的─內容?」

『也─就─是─,我……不不,我們已經掌控了這座城市的中樞。啊,順便說一下─,不光是這裡,在都市的一端有個叫制御塔的來著?那裡也已經被我們掌控咯!』

「控制塔……奧托兄說過的那東西嗎!?」

聲音主人的真正目的先另當別論,加菲爾感覺到了威脅,屏住呼吸。
抵達都市的前後,從奧托的口中聽說的普利斯提拉的構造。作為水門都市普利斯提拉能夠自由自在的使用的水道,曾經是都市中具有誘騙擁有強大力量的敵人作用的陷阱,現在也依然發揮著其機能。
然後掌管著那個水道操作的,是位於都市東南西北的控制塔――那個控制塔被掌控了也就表明,這個擁有著最惡劣性格的聲音的主人,幾乎將整座都市的居民都變為人質的事實。

由於得出了和加菲爾一樣的結論,周圍也開始傳播著驚恐和焦急。
大家都大聲叫喊「發生了什麼事」而狼狽不堪的時候,響徹都市的聲音打從心底裡毒辣地放聲大笑。

『呀哈哈哈哈──!事到如今!此時此刻!你們這些傢伙才察覺的到消滅自己生命的火焰臨近眼前什麼的!你們這些傢夥沒腦子的程度啊!實在是讓我震驚!搞得我說得太多現在很困擾啊!啊─垃圾垃

圾垃圾啊!啊哈哈哈哈──』

「────」

『哎呀,這可不行啊。差不多再不報上名字的話,你們這傢夥是不是就該開始逃避現實了呢?為什麼,溫柔和善的本小姐,居然要大發慈悲,將簡單易懂明明白白地屈尊告訴你、何為現實!!』

在陷入恐慌的都市中,加菲爾緊握著蜜蜜的手。
然後,認真地傾聽著那個聲音到底在說什麼。

『我是魔女教大罪司教、『色欲』擔當──』

「魔女教……!」

『卡佩拉・艾美拉達・魯古尼卡大人─這樣稱呼的說!啊哈哈哈──!尊敬!崇拜!然後哭著哀求悲慘地如蟲一般死去吧!爛肉們!啊哈哈哈──!』

※ ※ ※ ※ ※ ※ ※ ※ ※ ※ ※ ※ ※ ※

自聽到廣播以後,加菲爾就被迫要做出選擇。

自稱魔女教的廣播雖使恐慌蔓延了,但即便如此普利斯提拉的市民所採取的行動也可以說是很統一。他們雖然都陷入了混亂,但平常早已將都市長他們的話銘記在心,馬上就做好了逃往附近避難所的準

備。

加菲爾和蜜蜜也是,有附近的路人要給他們帶路到避難所。但是,加菲爾他們拒絕了他們的帶路,並決定馬上行動起來。
只是,這裡的選擇向加菲爾襲來。
然後這個選擇的結果是──

「啊,Gorgeous先生!」

「───」

在好不容易到達的避難所裡,找到了朝加菲爾跑來的莉西雅。
對於因找到認識的人而唇角綻放的莉西雅,加菲爾忍著心中的痛苦,總算是能去面對了。

──選擇的結果就是這個。

加菲爾從拒絕被帶路到附近避難所的那一刻起,選擇就迫近了。
自己應該在的地方──回到愛蜜莉雅和昴的身邊的選項,和去確認昨夜本應訣別的母親他們的安全的選項。
理性上來說,加菲爾也清楚自己應該回到愛蜜莉雅他們那裡。
即使如此還是往這邊走,只是因為聽到廣播的地方離這裡比較近,先回去確定他們的安全再回去──那只不過是,藉口而已。

「蜜蜜小姐也沒事真是太好了。那個廣播,讓我很不安……」

「嗯─,沒事─!啊,索瓦麗椰很好吃喔,多謝─款待─!」

「啊,不不真是不敢當。太好了,合你的口味。」

對於加菲爾的選擇,蜜蜜也一點反對意見都沒有說就跟過來了。
蜜蜜其實也是想回到安娜斯塔西亞和弟弟們身邊吧。
對於她來說,莉西雅她們的事,實在是別人的事,沒有為此回去的理由。

「────」

一邊聽著自己責備自己的聲音,加菲爾總算是確認了莉西雅的安全,這邊能告一段落。得馬上回到愛蜜莉雅他們的身邊,制定之後的方案,並以此全力揮發力量才行。
出現魔女教的名字之時,要為了守護愛蜜莉雅而戰。那就是加菲爾和昴所締結下的,絕對不能違背的男人之間的約定。

沒能保護身為老虎的自己,不能連自己身為男人的事也忘記了。

「看起來沒事真是太好了。那麼,本大爺就……」

「嗯……我沒事。那個,Gorgeous先生」

對於說了告別的話即將離開避難所的加菲,她像是難以啟齒似的支支吾吾。那罕見的態度讓加菲爾皺了皺眉頭,她膽怯地說道:

「我的孩子們……您沒見到過嗎?從今天早上開始就跑出去玩了……沒有在這個避難所裡……」

「……─!?」

慌忙的抬起頭,加菲爾環視周圍。但是,期望出現的身影哪裡都看不到。那對姐弟的身影,在這個地方的任何一處都找不到。

「就連丈夫也……不不,我真是說了多餘的話……」

「什、什麼啊。事到如今還隱瞞著什麼我會困擾啊。快說……」

「──那個廣播,是從都市廳舍發出來的。丈夫今天也因為工作去那裡出勤了……他是不是,出了什麼事之類的……」

「────」

都市廳舍,是位於這座城市的一個高大的建築物。
聽說是掌管著都市中心機能的地方,在那個廣播中那名大罪司教也確實宣稱自己在都市政廳了。
伽勒克,應該也在那個地方才對。

「哈……哈,哈……」

心中的警鐘不停敲響,加菲爾被這太過唐突的事情弄得快要倒下了。
看不見身影的姐弟,待在危險地帶的伽勒克。確認了莉雅菈的平安,相對地讓自己發現了一家的危機。

「大將,愛蜜莉雅大人……」

加菲爾的腦海裡,閃過昴和愛蜜莉雅,還有碧翠絲和奧托的身影。
驅使自己行動,必須馬上回去幫忙的想法在腦裡閃過。
但如同緊追在後一樣,那對姐弟與伽勒克的身影也經過了腦海。

「對不起。讓你為難了。Gorgeous先生,請忘記這些吧。」

「……啊」

「剛剛是我太害怕了。沒問題的。那些孩子和丈夫,都很清楚這座城市的規矩。」

雖然擺出無畏的微笑,但莉雅菈祈禱般重疊的雙手顫抖著。
那個身姿明顯在勉強,明顯是為了不讓加菲爾擔心的拚命的表演。

「————」

沉默,沉默,沉默。
什麼話都沒說,咬緊牙關,加菲爾思考著。

蜜蜜在那樣的加菲爾身旁什麼也不說,沉默地等待著他的發言。
只是握住加菲爾的手,什麼也不說。

「……放心吧。無論你的孩子們或老公,本大爺都會去救他們的。」

「———!Gorgeous先生!?」

被回以意想不到的答案,莉雅菈一臉驚訝。
對這樣的她強有力地點了點頭,加菲爾俯視著握住自己手的蜜蜜。

「現在開始我會自己解決。所以你先回……」

「嘿呀」

「好痛!」

對準告訴她讓她回去的加菲爾的腳,蜜蜜狠狠地踩了下去。加菲爾因為疼痛高聲叫了出來,同時蜜蜜挺起胸膛,

「加菲都說了那麼帥的話,蜜蜜怎麼可能逃跑對吧!我要去ー超級要ー跟著你去ー!」

「你這傢伙……不,我知道了。抱歉。」

「這時候應該說斜謝ー!」

「――謝謝。」

「不客氣ー!」

「赫拉」地,蜜蜜笑了,加菲爾就像是被拯救了一樣回以笑容。
然後回頭對愕然的莉雅菈說道,

「本大爺我們會去找他們,所以你先待在這裡。和別人一起不要動,靜靜地等事情結束就好。」

「但,但是……為什麼做到這種地步?」

「————」

為什麼能夠幫助到這種地步?
想要看清加菲爾決斷的本意,莉雅菈搖曳著眼瞳質問。

聽聞那句話,加菲爾露出牙齒笑了,

「因為本大爺可是黃金之虎!是Gorgeous·Tiger啊!」

「然後是蜜蜜,Gorgeous・蜜蜜!」

用傻呼呼的聲音大喊,避難所的人們對兩人投以驚訝的視線。
留下呆若木雞的莉雅菈,加菲爾和蜜蜜擺出帥氣的姿勢。然後兩個人在避難所迅速而颯爽地飛奔而出。

「加~菲,怎麼辦啊?」

「追尋味道吧。那兩個人和伽勒克的氣味都還記得很清楚吧!」

問題在於寬廣的城市,而且是有水在流動的地方。
要清楚的追蹤氣味,條件不太好。人數太多的地方,連真正的狗嗅覺都會變得遲鈍。儘管如此,兩位獸人嗅覺的追尋仍能作出相應的成果。

曾一度回到莉西雅家裡,緊接著,又循著氣味去尋找那對姐弟的去向。
在這期間,看樣子,都市市民的避難進行得很順利,都市一會兒就表現出一種幽靈都市般沒有生氣的感覺。
好像隨時都會發生趁火打劫的事情,但沒有看到那樣道德低下的行為發生,該說是因為魔女教這名字擁有強大的力量嗎。

「嗯─,這個、是這個嗎?覺得是這個氣味,加菲!」

「……啊,對了。這個味道的方向是……」

蜜蜜聞到的味道加菲爾也聞到了,姐弟去的方向大致能預測到。這樣看來是從第三條街道的自己家開始,指向第一條街道的那條路。
想到第一條街道的那一刻起,加菲爾的腦海中就閃過一個念頭。

「是這樣嗎。那兩個人,今天也為了聽歌姬唱歌來公園……」

少年說過,昨天因出發太晚而失敗了。所以今天就記取教訓,一大早就出發了,是為了不錯過歌姬的歌,而下定決心了吧。
這回姐姐一定是,以奉陪的形式一起來的吧。

「那樣的話,如果去第一條街道的話……」

順路去那裡的話,也可以儘快地和昴他們會合。
這樣以來的話,想到狀況對自己有利,加菲爾的表情稍微變得明亮起來,並抬起了頭。──就在那一瞬間,掠過鼻子的那個味道,

「────」

「這個是,那兩人父親的氣味……?」

加菲爾所察覺到的東西,蜜蜜也同時察覺到了。
那是,從姐弟所前往的、通向第一街道的路的中間分開的味道。向不同於第一街道的方向前進的是,去往處於都市中央的都市政廳的伽勒克的氣味。

選擇的時刻再一次降臨在加菲爾身上。

如果就像這樣徑直向第一街道前進的話,恐怕就能找到那對姐弟了。要是趕上了歌姬的演奏的話,就一定已經逃進避難所了才對。
但是,都市廳舍那邊會怎樣。

在已經確定有魔女教入駐的都市廳舍裡,隨著時間的流逝,裡面人的生命就越來越可能受到威脅。
伽勒克可是處在每過一秒,死亡的可能性都會提高的地方。

「加菲……怎麼辦啊─?」

「────」

選擇再迫近加菲爾。
選擇確認那對姐弟的生存,並和昴他們會合的道路。只是那樣的話,會將在都市政廳裡的伽勒克棄之不理的可能性就會變高。

伽勒克,對於加菲爾來說,那到底是個該怎麼判斷才好的人物呢。

與身為莉西雅的莉雅菈和從她那裡誕生的孩子們不同,伽勒克和加菲爾之間沒有直截了當的關聯。
要是以血緣作為救援根據的話,將伽勒克救出來的義務就會不復存在。

但是,失去伽勒克的莉西雅他們會變成怎樣。
會悲傷至極,度過一段涕淚沾襟的時間吧。說不定會因為,加菲爾在這裡捨棄了都市政廳。
那一家人,都會因此流淚。

「……都市廳舍,大罪司教就在那裡。」

「嗯─,是─有這樣說過的─」

「那個控制塔很危險我知道。但是。在那裡指示著的,是大罪司教不會錯的。那樣的話,只要把那傢伙幹掉的話……」

「大家就都會得救了─?好厲害─!太厲害了─!」

蹦蹦跳跳地當場跳了起來,蜜蜜對加菲爾的意見表示稱讚。
但是,她隨即就停止了當場跳躍。

「但是,真的─沒問題─嗎?總覺得,躁躁的……」

「躁躁的?」

「很危險般的感覺。不清楚。但是,有這種感覺─」

沒有根據的、說出有不好預感的蜜蜜。
到了這裡、卻好像要退縮的蜜蜜的話,讓加菲爾有點焦躁。
在此之前一直,尊重了加菲爾判斷的蜜蜜。還以為這次也一定會對自己的決定,從背後推一把。
  
「真丟人……指望別人嗎,真是不像話。」

「加菲,怎麼辦?」

「你的不好預感,真跟個笨蛋似的。而且大罪司教和那些傢伙的事情,我都聽大將說到耳朵疼了。但是啊……」

僅僅這種程度就退縮的話,愛蜜莉雅陣營最強戰力之名會哭泣的。
而且不管怎麼掙扎,為了拯救這個都市,就必定要撞上那樣的對手,這點也不會變。

「首先,是確認都市廳舍的情況。有沒有崗哨、裡面的人是否安全,要不要取下大罪司教的首級那是之後的事……」

「是叫做偵查嗎?嗯……嗯!我明白了。去─偵察吧!」

對於加菲爾提出的安全性原則,蜜蜜雖然有點不痛快但也同意了。
看到她從法袍裡將愛用的法杖拿出來,加菲爾也將在配置自己的腰部兩個盾牌裝備在手腕上。
將銀色的弧狀護具覆蓋雙腕,萬事俱備。

「要走嘍。」

「哦─!」

加菲爾簡短的語言,蜜蜜做出回應,兩人朝都市廳舍出發。
根據從昴那裡聽來的情報來看,和他們戰鬥過的魔女教司教『怠惰』好像是帶著數名部下的樣子。雖然那些人戰鬥力不及加菲爾的程度,但習慣了戰鬥的魔女教徒彙聚起來也會成為一種威脅。
路上,戒備著有沒有那樣的傢伙被分配到這裡,慎重又慎重、重疊在一起,兩人走完了到都市政廳的路。但是…

「……什麼啊,真令人不爽,這是怎麼回事?」

別說是魔女教壓倒性的數量了,連個放哨的人都見不到。
看漏了──從欺騙加菲爾他們鼻子的難度來想的話,不是什麼常有的事。那樣的話…

「所謂的目中無人,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

一回想起廣播的聲音,加菲爾對大罪司教的怒氣就要無法忍受了。
他們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會遭到攻擊什麼的。與其說是沒有戒備,還不說是覺得將控制塔掌控就已經獲得勝利了。
那麼得意忘形,真想把他們用爪子和利齒撕裂了再咬碎。

「嗯?嗯?」

在咬牙切齒的加菲爾旁邊,蜜蜜很小聲地輕哼著。
似乎冷靜不下來,不斷揉著自己的後腦勺,蜜蜜露出很困擾的表情,抽動鼻子不斷嗅著。

「幹嘛啦!」

「不知道─。但是,感覺不好─。加菲,這前面,感覺不好─」

「別開玩笑了!」

抓住加菲爾褲子的下擺,蜜蜜突然說出了喪氣話。
對於都到了這裡,還仿佛要說出撤退的蜜蜜,加菲爾大聲吼道。

連一個崗哨都不安排,完全沒有警戒的魔女教的那種態度。
只是以氣氛的陰森森為理由而退下什麼的,不可能做的到。
在這裡退下的話,莉西雅的家人悲劇的可能性只會增加。

「不願意的話你這傢伙就呆在這裡吧。本大爺沒問題,看我那把那個開玩笑聲音的所有者的脖子咬碎掉!」

「加菲!」

甩開抓著下擺的蜜蜜的手指,加菲爾從潛伏的地方飛躍了出去。
就那樣沿著水道奔向廣場,打算馬上就突進名為都市政廳的建築物。
距離在縮小。周圍沒有任何氣息。居然那麼狂妄,開什麼玩笑。

什麼都沒有發生。還有十步。九步。八步。七步。沿著牆壁向上跑,一口氣襲擊最上面的那個房間也好。六步。五步。──

「加菲───!!」

「──!?」

為了突進而彙聚在膝蓋上的力量在這一瞬間轉變方向,加菲爾不是向前而是讓身體往側面飛離。
緊接著,鋒芒逼人的劍光無聲無息地將石台切出一個尖角。
靈活的破壞連一絲聲音都沒有。
被斜切的石階,就好像連自己被切開的事都沒有發覺殘留在那裡。輕飄晃蕩的、斬擊的白煙。

「───」

如果沒有蜜蜜的聲音,剛剛的斬擊就砍到加菲爾脖子上了。
形美而精湛的斬擊會將延髓斜著削掉,而被削掉一層皮的脖子垂吊著頭的前衛藝術就會展示在廣場上吧。

加菲爾冒了一下冷汗。
與此同時,落地、回頭的加菲爾看到了。

「────」
「────」

加菲爾的眼前,站著突然降臨的兩個人影。
一個是要仰望著才能看到的巨型大漢。兩手各抱著大型的劍、悠然地看向這邊。另一位則是細長纖弱女性體型的身影,她則是握著刀身較長的長劍。
兩個人頭上都披著黑色的裝束,確認不了他們的長相。

「……真是一個不錯的招呼不是嗎。」

搔著脖子後面因震驚被嚇出來的冷汗,加菲爾為了不讓相形見絀的敵我實力暴露,厚著臉皮不知天高地厚地放話了。
但是,對於加菲爾的話,兩個人影什麼話都沒有回應。

「加菲,這兩個人……」

遠離那兩個人繞了個大圈,蜜蜜跑到加菲爾的身邊。
加菲爾連視線都不敢投向蜜蜜,緊緊盯著那兩個身影。

「啊,很強……」

蜜蜜的聲音緊張得痙攣,回答她的加菲爾連往肩膀上使力都支撐不住。
眼前佇立著的兩個人影,釋放著令人畏懼不祥的鬼氣。
要判斷哪個人的比較強烈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兩個人影的超次元危險程度相互頡頏(注3)。刺激皮膚的非同小可的壓迫感,使得加菲爾感覺到喉嚨快速乾渴。
(注3:頡頏 ㄒㄧㄝˊ ㄏㄤˊ :原指鳥上下翻飛,引申為不相上下,互相抗衡。)

很明顯敵人是跨越了人類領域的超越者們。
只要一眼就可以明白,這是超過之前曾交戰過的女殺人機器的強敵。

「只有二個人……嗎?」

周圍沒有別人的影子。
出來迎擊的只有眼前的兩人,而已。既然在此之前,他們也沒讓加菲爾察覺到其存在,那麼,即使有其他的潛伏者在場,但也沒察覺到的可能性,也還是有的。可擁有那種實力的人在的話,不會隱藏著

吧。

也就是說眼前的兩人,就是為了攻佔都市政廳而不得不跨越的壁壘。
加菲爾理解到這點的那一刻…

「哈哈,有意思……!」

「加菲?」

「贏給你瞧瞧。這個修羅場,突破出去……!」

振奮起自己快要被恐懼支配的心,覆蓋著拳頭的盾牌在胸前相碰,發出了尖銳的聲音,火花迸濺,點燃了快要冷卻的自己,讓它變得興奮。
但是,抓住因顯露出戰意而站起來的加菲爾的褲子下擺,蜜蜜叫道:

「不行、不行!加菲、不行!那兩個人、不行!超級強!只有蜜蜜和加菲爾的話絕對贏不了!不行!」

「────。贏不贏得了,不去試試看怎麼知道。絕對之類的話我絕不會甘心認同。而且」

蜜蜜勸阻的話,其內容感覺是刺激到了加菲爾的怯弱之處。加菲爾咂了咂嘴,用下顎充滿怒意地朝著敵對的兩人。

「那些傢伙的話,就算我們夾著尾巴逃跑也逃不掉的。只有上了。」

「那,那─,就一次!撞開他們,躲開,逃跑。不然的話不行!只有蜜蜜我們不行!沒有團長或是由里烏斯不在的話不行─!」

「────」

對於依然膽怯的蜜蜜,加菲爾咬著嘴唇陷入思考。
確實,加菲爾也明白蜜蜜所說的是正確的。可能超越了艾露莎的戰力,而且那樣的人有兩個。
那樣的敵人,一次同時和兩個交手,被說成是自殺行為也沒辦法否認。

雖然沒辦法,但從這裡退下,真的是正確的嗎?
眼前的兩人是壁障。以壓倒性的力量阻擋在前方,又不得不跨越的壁障。

被萊茵哈魯特打敗,體會到距離最強的頂峰尚遠的加菲爾。
有了必須走過通往最強的道路,走過為了能自稱黃金之虎的必要行程,成為重要之人的盾的覺悟。
然後還有,雖然和希望的形式不一樣,但還是遇到了的母親及其新的家庭。

在這裡退下的話,至少伽勒克會──。

「────」

抓住被凌亂思考支配著的加菲爾的褲子下擺的,是一直都露著一副好像很不安的表情而緊握著手的蜜蜜。
之後,加菲爾回想起被那一份溫柔守護的那一夜。
就在這時,凝結成形的那份頑固的感情,開始漸漸融化。

「……我明白了。就按你說的一樣,全力一擊後就脫離。回去帶上其他傢伙再次來襲擊。──那樣,可以了吧?」

「嗯!對!就這樣子─!好,加油喔─!」

面對放棄了匹夫之勇的加菲爾,蜜蜜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
意見統一了,但面對在那種場合下調整氣勢的加菲爾他們,出來守禦的兩個身影卻沉默以待。
本應爭吵的途中就可以發起進攻才對,沒有那麼做是因為榮耀嗎,還是慈悲嗎;還是說,是從容呢。

「───上嘍!」
「嗷─嗷!」

──如果從容的話,就把他們給擊潰掉。

不需要信號,加菲爾和蜜蜜同時向那兩人身影飛躍而去。
以加菲爾對付女人那邊,蜜蜜則是對付巨漢的形式。

面對以子彈般速度飛襲而來的加菲爾,女人輕輕晃動了上半身,下一瞬間以驚人的速度將握著的劍刃向下揮。
筆直落下的劍閃之美,包含著能讓加菲爾著迷到忘記時間的銳利。

「──噶哈!」

但是,還沒愚蠢到入迷到被砍的程度。
彈起,以右手的盾擋住斬擊,就這樣踢向女人的身軀。女人以其可怕的柔韌身體躲開,被盾擋下的劍刃再次釋放。
以脖子為目標逼近的斬擊,加菲爾用左手的盾擋住。緊接著前踢擊中了停滯的女人,一口氣就把她輕盈的身體打飛。

「什麼?」

看著輕而易舉就被打得向後飛的女人的身體,加菲爾品嘗到了像是空歡喜一場的感覺。
偶爾看向背後的話,就看見在那裡以巨漢的行動,發揮著隨機應變的蜜蜜,漂亮地穿過大劍的攻擊後一擊魔法──那是正要脫離廣場的時候。

蜜蜜就好像已經成功脫離的樣子。
巨漢並沒擁有能追上脫離的蜜蜜的速度。然後,女人也對於加菲爾的追擊也沒有能夠應戰的架勢。那樣的話,

「這裡先拿下一個──!」

把她打倒的話,之後就會變得輕鬆了。
要不等把女人打敗之後,把在背後的巨漢也撕碎好了。

對於現在體勢崩壞的女人,加菲爾重踏地面躍起。劍現在也在被盾彈開到的很遠的位置,女人的身軀都是空檔。
加菲爾的右拳往那裡用力地打下去的話,女人纖細的身體就會粉身碎骨。不可能連這個女人,都擁有像艾露莎一樣的不死體質吧。

「到手──了!」

女人的性命,到手了。
加菲爾確定這件事並提高的聲音的瞬間,『死』從背後降臨。

──和巨漢應該保有一段距離的才對,但一瞬間就膨脹起來的『死』的氣息讓加菲爾的全身像裝了彈簧一樣起了反應。
立刻中斷了攻擊,將左腕放回到背後,並當場賣力向上跳。
但是,從背後逼近的一擊將加菲爾左腕的防禦一下就粉碎了,發出悲鳴的加菲爾被打到地上。

「唔!?」

「────」

被衝擊吞噬了的加菲爾,因這無法理解的一擊的猛烈而呻吟。
從地面彈起,浮起來的身體再次面臨蠻橫的斬擊逼近,用好不容易動起來的雙盾防禦其衝擊――但身體卻以驚人的氣勢被擊飛。

和地面平行飄飛的身體。以在空中滑翔的加菲爾為目標,巨漢和女人同時爆發腳力,追了上來。

「────」
「────」

「咯啊啊啊啊啊—!!」

將加菲爾夾在中間,並行的兩個身影同時從兩側進攻。
將從正面逼近的長劍斬擊用盾避開,而從後面逼近的巨劍猛擊通過全力猛踢劍的中心勉勉強強地躲過了。再一次浮現的長劍用雙盾合併接住,而其火花讓盾的表面發焦,緊接著從上而下的大劍的……

「咯,啊!」

腰骨和胸骨作響,打擊的威力讓加菲爾的視野染上血紅。
雖說是正面承受兩把大刀的斬擊,但尖銳度不高類似於鈍器,算是勉強救了加菲爾一命。
悲鳴和血從口腔中溢出,驅使全身的發條總算是勉強從被夾碎的絕境中脫離了出來。但是,兩個難敵是不會允許的。

「――――」

沒有任何話語,無音的斬擊逼近加菲爾。
雖然這一擊的猛烈和之前的不能做比較,但女人揮劍的敏銳是將威力算在範圍以外的美麗,纏繞著『死』的氣息。有著即使是這種長度的刀身也能若無其事、運用自如的能力,更不用說她的攻擊哪怕擦

到一下都會給自己造成半把劍插進身體的傷害吧。

「――――」

雖然他也是沒有任何話語,但巨漢這一邊的戰鬥方式卻是野蠻粗暴。
但是,那種粗暴和沒有伎倆是無緣的,而是只有卓越的人才,才能擁有的、將自身的破壞力最佳化的成果。一般人光是抱住就該要竭盡全力的武器,他卻輕而易舉地單手揮舞,兩柄刀就猶如他巨人的手

臂一般運用自如。

「啊,喔,啊啊啊啊啊喔!!」

猶如流水一般的斬擊,和猶如狂暴的龍捲風一般的斬擊。
不同的兩種類型,卻用把靜與動發揮到極致相稱的技巧從正面襲來,加菲爾只有腳不離地的邊跑邊防守。
在石階上拼命地向後退,掠過眼前的斬擊,破風而下的揮擊,依靠感覺和本能用兩手的盾承受,削弱,彈開,防禦。

──但這樣下去,遲早會被刀刃的重量擊潰被斬殺。

「────」
「────」

眼前的兩個人影,這樣壓制著加菲爾,卻連一口氣都不喘。相對地,自己連呼吸的機會都找不到,晃了晃氧氣不足的腦袋,為見一絲光明,拼盡全力也充其量只是回避致命傷。

體力枯竭的話注意力就會紊亂。
注意力紊亂的話手就會跟不上,而遭受到劍刃的洗禮。

超越了高手,兩名超越者的斬擊。
對身體頑強程度有著自信的加菲爾的性命,他們也能輕鬆簡單奪去吧。
時間越是流逝,具有的手牌就越少,脫離困境的方法也會消失。
時間。時間在迫近著。
脫離這個困境,能向那些傢伙露出獠牙的只有這一瞬間。對敵人來說,對加菲爾來說,都是能決定誰擁有著壓倒性的優勢的這一瞬間。
現在這一刻,就是對加菲爾來說起死回生的瞬間。

尋求一次呼吸的機會。

「――哈!」

致命之刃是女人的斬擊。將其用兩腕的防禦打散,對巨漢的打擊則是扭轉身體以最低限度的回避,臨時湊合。
果如所料,巨漢的打擊將加菲爾的左肩打碎,右腳的膝蓋窩被打碎了。但是這種程度的危害,為了能換取這一次呼吸根本不算什麼。

「噶,啊啊啊啊啊啊啊──!」

「────」
「────」

放聲咆哮,將自己體內沸騰的熱量釋放出來。

鮮血沸騰一樣的感覺,只有一瞬間視野就變得真白,自己的面部發出聲音改變骨骼。張裂著嘴伸長厲齒,鍛煉過的雙臂的肌肉迅速膨脹,全身覆蓋著金色的體毛。

只限於上半身的,半獸狀態。
血的氣味讓理性瞬間飛去,但在這種狀態下的話,思考並沒有死去。看到眼前的人變成野獸的姿態,敵對的人也不可能保持平靜。

「────」

對著兩個無言的身影,加菲爾有著震碎他們鼓膜的打算而發出咆哮,確認了像是沐浴在暴風之中的敵人的腳步停下來之後,變得粗壯的雙手臂刀刃一樣的指甲將會把他們的身體開一個口子。

爪子的前端將女人撕碎──在那之前,巨漢擠進的女人的前面。
沒差。就算是厚實的肌肉塊也罷,在自己現在的利爪面前也只不過如同紙的盾牌而已。而且這是打算做什麼──巨漢伸出緊握大劍的雙手矗立在眼前,做出了既不是防禦也不是迎擊而是選擇保護女人的

姿態。
夠乾脆。但是,結束了。

──爪子會將巨漢的身體撕裂,緊接著轉向,把女人纖細的身體……

「──!?」

本來已經定好的流程,卻在最初的行程上停頓了。
獸化的加菲爾爪子的一擊,並沒有將巨漢撕裂。這是因為在變成那樣之前,加菲爾的雙手已經被巨漢伸出的手制止住了。

揭開裝束的前面部分,從那裡伸出來的六隻手臂。
以其將加菲爾粗壯的手臂壓制住,緊握的大劍將加菲爾的爪子的尖端緊緊地擋住,將這猛烈的攻擊從正面接下來了。

──合稱八腕的完全防禦。

「────」

被驚愕佔據,加菲爾失語了。
對於那樣的加菲爾,巨漢也只是讓其不能動彈地壓制住他而已。
但那也就是說,這就是加菲爾暴露出自己完全無防備的一瞬間,

「────」

從巨漢的背後繞過去,女人出現在暴露出無防備狀態的半獸的背後。
被體毛所覆蓋,變得寬闊廣大的加菲爾的背部,對於揮舞長劍猶如行雲流水一般的女人來說,也只是如同切人型木偶而已。

劍的尖端逼近,加菲的感受到了從背後看不到的『死』的氣息。但是,活動被巨漢控制著,被迫近的『死』的感覺所纏住――

「給我等一下!!」

「────」

加菲爾將被斜著被分成兩半之際,朝氣蓬勃的吆喝聲突然響起,女人的斬擊被展開的青色魔法障壁擋下來了。
伴隨著像是劍刃揮在冰上一般的碾軋聲。女人的斬擊在障壁上滑行,到地後消逝。
做成了這一切,在千鈞一髮之際救了加菲爾的是橙色毛髮的小貓。

「加菲,明明都說了要馬上逃跑的!」

第一次,像是責備加菲爾的聲音從蜜蜜的口中說出。
半獸化的狀態,聽到了從背後響起的那個聲音,加菲爾那理性快要飛走一樣的腦袋認識到了自己的愚蠢。
焦急地做了斷,在此之上還太大意,太小看對手而陷入危險的狀況。在窮途末路的瞬間被蜜蜜救了。

對於展開的障壁的強韌度,加菲爾吞了一口氣。
女人的劍是與外表相反的猛烈,不是尋常人所及,將它防禦下來的蜜蜜的本領,也是相當了不起的。有她在,真是太好了,真心這樣想。

「──呃,啊啊啊啊啊!」

「────」

安心在胸口蔓延之後,加菲爾將被抓住的手強行掙脫。看準了巨漢的身體猛踢了一腳,見自己的攻擊被手臂擋下,加菲爾抱起蜜蜜的細腰迅速後退。
就這樣,帶著蜜蜜從這裡脫離。遵從當時的預定,重振旗鼓再去襲擊這裡。

「────」

對於要逃跑的這一方,女人飛快地追上來。在她的眼前蜜蜜再一次,展開了比上一回規模更大的障壁。看到了女人的斬擊被彈回去,加菲爾為了全力逃離這裡將所有的力氣彙聚這裡雙腳上。
──呼吸。女人的身影停下了腳步,在障壁面前輕輕地撒了撒手。躍起,臨近。

「──啊!」

「────」

「誒?」

掠過細小的聲音,和輕輕的衝擊。

準備開口問發生了什麼,加菲爾的身體停止了跳躍的動作。將石階踏碎的半獸在空中飛舞,像是為了追趕他一樣鮮血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點赤紅的線。
鮮血。那是,從哪裡流出來的?

「小不點?」

維持半獸化狀態的意識中斷了,加菲爾的姿態迅速地變回了人型。但是,是能足以忘卻毛髮脫落感覺的程度,背後掠過一陣寒意。
在手中的是精疲力竭的、蜜蜜脫力的身體。視線向下。看到的是女人抬頭望著在空中飛舞的加菲爾、是女人的身影、尤其是拔出的長劍。

看到了那把長劍的一半以上,沾著赤紅的黏稠鮮血。
加菲爾的小腹下,溫熱的液體在流動著。手中的蜜蜜保持著精疲力竭動彈不得,她的手中那愛用的魔杖讓他驚醒了。

「――――」

著地,再次跳躍。不斷飛躍到附近的建築物上再離開,就那樣加菲爾不顧及背後,只顧著逃跑。被追上的話就麻煩了,萬幸的是剛剛的敵對者並沒有追過來。
是對除了守衛廣場以外的事不感興趣,還是說是有人情味的傢伙。不,現在這種事情怎麼樣都好。四度五次全力的跳躍,從廣場遠離,加菲爾在合適的建築物上踏碎著地,在那裡將無法動彈的蜜蜜放下

來,確認她的情況。

蜜蜜閉著眼睛,大量的血從被貫穿的胸口湧出來。
慌張地翻開衣服檢查傷口。勉勉強強偏離了要害,不會成為致命傷。當然,也不是容許樂觀的狀況。失血太多了。必須要馬上施展治療魔法,平復下來才行。

「――――」

將手放在傷口上,加菲爾將治癒的魔力傳入蜜蜜的體內。
加菲爾的治癒魔法,在『聖域』也是屈指可數的。覺得回覆魔法根本沒用,雖說這樣,但一旦誰出了什麼事的時候,在那危險的狀況下,加菲爾都希望能做點什麼。因此之前加菲爾將自己魔法的修養全

部都投入到了回覆魔法裡,治療魔法的運用方式什麼的也算是大致學會了。

只要不是致命傷的話,就算是重傷也有治好的自信。
蜜蜜身上的傷,也會馬上因為治癒波的波動癒合才對。額頭上的汗水浮現了出來,將手放在傷口上壓制住,溢出來的血,被切裂開的皮膚,肌肉,受傷的內臟,為了治癒它們將力量不斷的送入。不斷地

。不斷地。不斷地。

――傷口,堵不上。

「為,什麼……」

掠過的軟弱聲音是誰嘀咕的。
看見這種情況,還發出那種聲音的傢伙,真想揍他一頓。抬起頭看看周圍尋找著。沒有任何人。終於察覺到了。剛剛的聲音,是自己的。
那樣軟弱的聲音,是自己的發出來的嗎。我發出了那樣的聲音嗎。
那樣的話簡直就像是,就像是,就像是――

「――—!堵上啊!堵上啊,堵上啊,治好啊治好啊治好啊—!!」

用盡全力,命令自己體內的巡迴的魔力全部灌入到治療魔法上。治癒的波動流入蜜蜜的全身,那個身體充滿了溫柔的力量。
儘管如此,不得不堵上的傷口,堵不上。

「――騙人的,吧?」

無法接受眼前的現實,加菲爾再一次嘀咕出軟弱的聲音。
之後立馬打了自己的臉頰一拳,加菲爾用自己的牙齒咬住嘴唇讓那個尖鋭的疼痛讓自己清醒清醒。現在不是發出那樣軟弱聲音的時候。有什麼,有什麼方法才對的。

有什麼有什麼有什麼,有什麼方法才對。
不知道是什麼。但不知道也不能成為放棄的理由。總之,現在,無論如何都要救在手中的這名少女。

因為這孩子,是能讓加菲爾可以在之面前流下眼淚的孩子不是嗎。
這樣的孩子,因為自己的犯下錯,為了救自己,不可以就這樣死掉。

「――――」

咬著牙發出聲音,加菲爾忘記自我地開始飛躍起來。將另一隻手輕放在手中少女的傷口上,試一試能不能止血這樣想著,不斷嘗試著沒有效果的治療魔法。
血的腥味,『死』的氣味。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就連去想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種念頭,在此時的加菲爾腦中也完全消失了。

有誰能來,誰都可以!救救這個孩子吧!在哪裡的誰,帶來一場奇蹟吧!告訴我吧!如果我能做什麼的話,做什麼就能救的到她的話!

「――――」

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樣的心情,加菲爾強化了自己的嗅覺。
水的氣味,不知從何時起就充滿了血的腥味,高昂的感情、燒焦的肉的臭味。在惡臭瀰漫中,加菲爾找到了非常熟悉的氣味後撲了過去,之後緊跟著它開始奔跑起來,一直跑,一直跑到那裡。

之後飛奔進找到的避難所,看見沾滿鮮血的自己,發出小小的悲鳴。但沒有空閒去在意那個了。睜開眼睛,尋找著那個身影。尋找著、尋找著……

「加菲爾!?」

對方把自己找出來了。
漆黑,冰涼地下設施的最深處,尋求的人影站在那裡。

是昴。菜月・昴。
對於加菲爾來說是奇蹟般的存在,就算是在最糟的情況下也能找出一線光明吧、最後的依靠。

步伐蹣跚。腦袋在搖晃。
因手中那輕盈的重量而哽咽,加菲爾搖搖晃晃向下全力跑去。
看著接近著的自己、昴和周圍的某個人吞了一口氣。察覺到了在手裡筋疲力竭的蜜蜜。
到了他的眼前之時、加菲爾向昴底下了頭。就那樣接著將蜜蜜交出去、一味的詛咒自己的愚蠢。

「對不起、大將……!本大爺、沒用!無能……!」

家人也保護不了,誓言成為盾的使命也沒有實現,獨斷地向敵對勢力挑戰還沒有拿出成果,到頭來還讓溫柔的少女瀕臨著死亡。

「加菲爾、發生了什……不、現在不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菲利斯!」

「我知道啊!快點、把那孩子交給我!」

伸出手來,手上的蜜蜜被帶走了,在昴旁邊的纖細的身影讓她躺在床上。加菲爾理解到了(3)。
下一個瞬間湧溢出來的,是和加菲爾不能相比的壓倒性的治癒波動。如果把加菲爾的比喻成雨中一滴的話,菲利斯的就猶如瀑布一般。

目睹那就連已逝去了的生命的復生,也能實現一般的治癒能力,加菲爾就像是被抽出靈魂的一樣,發愣的臉守望著她的治療。
在那樣的加菲爾的肩膀上,昴輕輕地將手放上去。緩緩的向那裡抬起頭的話,就能看到昴忍著那慘不忍睹的腳傷朝這裡點了頭,

「雖然不能說是很好的情況,但即便如此,能走到這裡,做得很棒。到菲利斯在的地方的判斷是最好的。多虧了你,那孩子得救了。」

「多虧了,本大爺……?」

昴到底在說什麼。
多虧了加菲爾,蜜蜜得救了?怎麼可能會有那種蠢事!蜜蜜受到那樣的傷,說起來都是加菲爾的錯。
雖然看起來是這樣但為什麼你要那樣說,她能夠得救是理所當然的啊,自己的判斷什麼的,什麼也……

空虛和徬徨的思考,無法停下的自責念頭,以及認識到的自己的愚蠢。
然後,加菲爾那樣的愚蠢,世界絶對不會原諒。

犯下的錯,必定會付出代價。
而且還是會以,最可怕的形式。

「菲利斯,怎麼了……?」

感覺到了異變,昴的表情發生了變化。
硬拖著腿的昴走向那張正在治療的床,呼喊著在那裡竭盡全力使用治癒魔法的人。
在那駭人的魔力洪流下,那個治癒術師在搖頭,

「為什麼……?傷口、傷口不會癒合喵……!這樣下去,救不了她喵!」

悲痛的聲音,在地下聽著那個聲音迴響著,加菲爾抬頭仰望天空。
看不見。地下的天空,什麼也沒有告訴加菲爾。

――犯下錯誤的代價,除了用血來償還以外,什麼都不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09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燕月風
(˶‾᷄ ⁻̫ ‾᷅˵)b

08-28 15:31

夜色咖啡
人偶 前代劍聖 死神的加護...

09-19 15:37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唉唷 被你發現了09-19 16:27
Asuit
樓上姓江戶川嗎

04-11 18:53

Rainyzaza
同意樓上 樓上上 您江戶川氏對吧

10-15 04:31

鹹酥雞
到處都有劇透狗

01-04 02:4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cjhtw1003呆彎狼
不要再玩中國製的遊戲和中資遊戲,共匪想打臺灣在那幻想,不要再讓他們賺錢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