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活動】最遙遠的距離

作者:墨染│2017-08-27 22:51:07│贊助:20│人氣:275
  無預警的意外死亡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全身上下都喪失了重量感,宛如剛睡醒般散發著鈍痛的腦袋,我用慢動作鏡頭看著類似電影分鏡的演出。這還是我第一次把公車底部的構造看得那麼清楚。

  一道又一道胎痕壓在我身上,就像是被桿麵棍均勻桿平的麵粉一樣,我覺得我痛到都要把內臟被吐出來了。

  我大概,就快要死了吧。

  明白自己的處境之後,我莫名地很想大叫,但是我卻連自己的嘴巴是否變形都不知道。

  我真的,只是想跟一般的女孩子一樣,好好談一場戀愛而已。

  拜託、拜託……有誰聽得見嗎?有人能夠回應我嗎?

  然後、然後、終於──

※※※

  我做了一個無比慘烈的夢。

  倒不是說劇情有多曲折,或是有什麼驚險刺激的展開,純粹只是某種感受渲染了整個夢境。

  就在我還沉溺在夢裡的氛圍時,鬧鐘響了,我只好拋開雜念,準備去上班。

  暑假耍廢已有整整一個月的我,被朋友說服、被抓來早餐店打工了。

  本來還以為早餐店是很簡單、工時短又輕鬆的工作,實際做下來才知道,工作量比我想像中還要辛苦些。

  要記住密密麻麻的每個早餐售價,記住客人點單與特殊要求,在顧及前台之餘,有空還要衝去後面備料。大概是一開始我抱持著太不成熟的想法,才會被薪水真正的代價給嚇著吧。

  一個禮拜一路被指責下來,已經多少適應早餐店的作息、並對該做的事情有一定概念的我,偶爾還是無法避免犯些小錯。

  忘記客人的點單便是其一。

  「不好意思,我剛剛點的那個巧克力吐司……」

    一名長相怯懦,說話小聲的男子一邊努力說話,一邊避開我的視線。

  「啊!對不起!我忘記叫了!大哥,外面一個巧克力吐司哦!」

  剛剛忙著處理電話與內用的客人的訂單而分心,又不小心忘記外面的點單了……尤其是人多的時候,我覺得能夠不漏掉每個人的要求還是有點困難。

  「我剛剛有聽到,已經做好了,來拿一下。」

  「咦?好!」

  不過這時候可靠的大哥與阿姨就會適時地拉我一把。開設店面藉販賣維生的他們,自從我決定打工的瞬間,早就是同一艘船的同伴了。

  「來,先生你的巧克力吐司加冰奶,這樣總共是二十元哦,謝謝!」

  「嗯……謝謝。」

  接過我手中的早餐,男子回應的音量很小,只能用嘴型判斷。不過,在工作的時候有回應的情況還算是好的了,大部分的人付完錢之後都是匆匆離去。

  「不錯,阿宏你越來越進步了,剛剛一群人也不慌不忙。」

  不……其實心裡超慌的。

  阿姨指的是剛剛男子之前來的一群女性,算一算大概有六個人以上,每個人餐點不一,我幾乎沒辦法仔細思考,只是遵從直覺機械式的將每分早餐包起來、收錢、微笑而已。

  「不過你真的很可愛呢,尤其是笑的時候,把你抓來前台真的找對人了……要是我家兒子也能笑得這麼甜就好了。」

  ……被稱讚可愛,我到現在還是不太能接受阿。

  阿姨的兒子就是大哥,是這間店的老闆。她後半段的句子大概比較接近自言自語,而我跟阿姨有同樣的想法。

  不會笑的大哥,希望他重拾笑顏。

  「好啦,前面有客人了快去幫忙,我去弄點飯糰。」

  阿姨轉身離去,而我再度朝新的客人微笑。

  「早安,今天要吃點什麼呢?」


  每位客人都要好好招呼,並且得頻繁奔波前後台分別補充飲料與早餐。在沒有時間吃早餐的情況下,我的體力還真的有些吃不消。

  「餓或渴的話就挑沒人的時候,看想吃什麼可以自己拿,不要餓到了。」

  雖然阿姨這樣說,但我還是不太敢大喇喇地直接拿東西來吃。

   理由很簡單,服務業有盡量避免讓客人在前台空等這個潛規則,我幾乎做什麼都必須分心觀察門口是否有客人出現,一旦有人就必須拋下手邊的工作過去。

  付錢的是老大,所有工作都必須在最節省客人時間、提供最高品質的原則下進行,這種狀態使人神經緊繃,也是我覺得服務業比想像中更累原因之一。

  就在我口渴跑去後面灌水的時候,眼角餘光正好捕捉到客人,我便只好放下礦泉水衝到前台。
  
  阿,這位客人我正好認得。

  「早阿,小姐今天也吃一樣不用袋子嗎?」

  頭戴安全帽的女性顯得有些詫異。

  「對。沒想到你記得呢!」

  「畢竟都來買一個禮拜了阿,我幫你包起來,這樣是四十元哦。」

  「嗯。」女性將零錢放進我的手心。

  「工作要加油哦!掰掰。」

  「嗯!掰掰~我明天還會再來的!」

  我朝女性揮手,她也笑著揮手回應。

  作為服務業,我們被要求笑容常駐,雖然大部分情況都是熱臉貼冷屁股,不過偶爾會有與這樣的客人談笑的機會,阿姨說這就是服務業最大的快樂了。

  阿,又有客人來了,而且我也認得。

  「同學早安,要吃什麼?」

  見過幾次面的少女穿著某所學校的制服,出神的凝望某處,散發出有些神經質的敏感氣質,似乎沒有聽見我的聲音。

  有時候會遇到這種客人,那麼作為前台就該靜靜的等到對方提出要求。不過,大概是剛才的交談讓我得意忘形了吧,我熱切的上前去:

  「常常看到妳出現,卻沒買早餐呢。要不要參考一下菜單呢?可以現做哦!」

  我擺出自認最開朗的笑容朝少女搭話,但少女只是冷冷的盯著我瞧,沒有開口,也沒有接下我遞出的單子。

  這段讓人窒息的四目相對持續了良久,我的手都有點酸了。

  「那個……」

  「你看得見我?」

  她的聲音散發出宛如滿弦的弓般緊繃的氣息。

  「咦?」

  這是什麼意思?

  正當我想要繼續追問的時候,聽見了後方大哥的聲音:「阿宏,來後台接一下電話。」

  「哦!可是這裡還有客人……」

  「什麼?」

  我的回應換來了大哥疑惑的表情,於是我再度轉頭確認,卻找不到方才那名少女纖細的身影。

  「……對不起,我弄錯了,我馬上過去。」

  真是太奇怪了……

  我一邊接起電話,一邊無可奈何地把所有疑問嚥下,盡可能保持自己開朗的聲音。


  有好相處、能夠聊天的客人,相對地當然也存在讓人不愉快的奧客。

  才剛把現做的早點端給內用的客人,我的眼角餘光瞄到客人的影子,於是往前台趕了過去。沒想到會是我討厭程度前三名的,總是喝得醉醺醺來買早餐的年邁男子。

  「早哦,需要什麼嗎?」

  「啊、那個啊,我兒子有來買過早餐了嗎?」

  工作得越久,除了關於早餐的疑問以外,最近接到越來越多莫名其妙的問題,他就是其中最奇葩的一位。

  誰會知道你兒子是誰阿!雖然很想直接吐槽,不過我還是收斂地換了更委婉的回應。

  「不好意思,我沒有注意……」

  「我兒子就是那個啊,常常來跟你們買飯糰那個。我剛剛就這樣出來了,也沒有問他有沒有先買,沒有搞清楚的話,兩份早餐吃不完啊。」

  「呃……可是,我真的不知道──」

  「啊,算了算了,新來的就是不用心,那、那給我這個鮪魚吐司、卡拉雞腿堡,兩個都不要美乃滋跟生菜,吐司要切邊,再給我幾杯豆漿。這樣是多少?」

  「那個……你說要幾杯豆漿?」

  「三杯阿?我剛剛不是有說……不對,改兩杯好了,給我涼的,不要太冰也不要太溫。」

  而且這種人的奇怪要求都特別多、特別龜毛。

  「……好的,這樣一共是九十元哦。大哥,一個切邊的鮪魚吐司跟卡拉雞腿堡,兩個都不要美乃滋不要生菜。」

  「好。」

  不廢話的大哥回應就是簡單直白。

  「卡拉雞腿堡要現炸哦,要稍等。」

  「這樣啊?那、我錢在這先給你。」

  我將雙手手心向上朝客人遞出,接過零錢的同時,客人還多磨蹭了一下,配上他那因為嚼檳榔而腥紅的門牙,讓我有點不舒服。

  「小姐啊,妳還沒有做習慣吼?」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客人誤會了……

  天啊,為什麼這麼多人認為帶把的我會是女生……

  「不好意思,我是男的……」

  「咦?不像不像,不過……你這樣一說,好像真的……你滿可愛的呢。」

  「哈哈哈……」

  像這種奧客很少,但實際上遇到的時候,給人的心情很糟糕……

  「來,卡拉雞堡跟鮪魚吐司好了。」

  我迅速幫客人包好早餐,遞給他,希望他盡早離開,可是他的嘴裡卻還繼續在碎碎念。

  「問人有沒有先來買也不知道,反應又慢。你還需要多點時間熟練啊。」

  「……好的,謝謝哦。」

  送走這惱人的客人之後,我的心情上多多少少還是有受到影響。

  不知道是幸與不幸,這幾天都沒有忙到需要其他人幫我處理前台的作業,要是今天是不會放軟身段的大哥在顧,後果我可不敢想。

  誰知道,隔天就這麼一語成讖。


  事件總是發生在一瞬間,且不可預期。沒有像是漫畫小說般的章節細分,而且倉皇得沒有系統,我花了一點時間才跟上現在發生的事。

  「你這個店員是怎麼回事?啊?」

  「你又有什麼理由底氣十足地在這邊大聲?」

  就在我匆忙地備飲料的時候,聽到前台傳來充滿威脅味道的話語。

  才剛解決一連串客人,我們都稍微鬆懈了一些,沒想到緊接而來客人會是他──是昨天那位年邁男子,而且又喝得醉醺醺的。

  要對待這種人的話,硬的態度只會激怒對方,最好的方式便是放軟身段,就算是客人的問題也得把錯歸在自己身上。畢竟做生意最重要的,還是要有願意掏錢的客人。

  但是大哥沒辦法做到這種方式。

  他絕不會說違背自己誠實的話,並且無比認真,甚至到了有點拼命的程度。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該好好認錯,對大哥來說,沒有什麼在這之上的事情需要考量。

  我放下手邊的冷飲箱,走到前台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剛好注意到在不遠處的她。

  那名少女,總是來店門前不太理人的她,正用悲傷的臉盯著大哥。

  「說到底,是你的要求不明確讓我很難做事。」

  「什麼叫做要求不明確?自己記錯還那麼大聲?我、我就很清楚告訴你我要什麼了啊。」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輕拍大哥的背,他只是嘆口氣便回去自己的崗位,而這一嘆又讓客人的臉色更臭了。

  「真的不好意思!請問發生了什麼嗎?」

  「就、剛剛我不是跟你說要鮪魚吐司不切邊嗎,可是那個男的不但沒做,出來還一副沒切邊也可以賣的模樣,態度也太糟糕了吧!」

  「啊……」

  好像……是我……沒說……清楚的樣子。

  「對不起!是我的錯!是我沒有說清楚!」

  「啊?呃……好吧。畢竟是新來的嘛,偶爾犯點這種小錯也很正常,倒是剛剛那位表情也太臭了吧,好像巴不得我快點付錢離開。」

  你放心,我也是這樣想的,沒有人會喜歡你這種客人。

  「不好意思……」

  「好吧,這就算了。但是今天我兒子到底有沒有先過來買啊?昨天你們害我真的多買一份早餐了,吃不完很浪費啊!」

  「不好意思……我沒有注意到……」

  「又不知道?你怎麼可能不認得我兒子,他就高高瘦瘦的,帶一副眼鏡這樣啊,在工作的時候多用點心是會怎樣?真的會被你們給氣死。」

  怎麼可能從這幾點特徵找到他啊!

  你當你兒子來買的時候會自報家門嗎?

  「哈哈哈……真是抱歉……」

  「偏偏我家人又喜歡你們的早餐,我才會每天來這裡買,但、你們的服務真的很讓我失望──」

  「啊你是要買多久?」

  一名中年婦人從男子的身邊出現,一把捏住男子的耳朵。

  「都快餓死了你還在這邊拖?」

  「喂、這裡是外面、不要這樣!」

  「管你的,反正面子也被你自己丟光了。喝得醉醺醺就這樣跑出來,一定造成了人家的困擾,早餐拿了吼?我這就把他抓回去。」

  「等、等等等!吐司還沒去邊──」

  「就吐司邊而已,吞下去就是了,臭老頭快點給我走哦!」

  「好、好、我走、我走,不要再拉我耳朵了……」

  婦人抓著男子遠離,坦白說,我們都鬆了一口氣。

  那個客人到底怎麼回事?這種事情現在不重要,他搞砸了店裡的氣氛,搞得客人無法專心用餐,實在太過分。當然我也要反省自己不該要有失誤才是……

  就在我整理零錢盒的時候,正好瞥見那張小紙條闖入眼簾。

  今天下班後,找個地方見個面。地方你挑,我晚點會過去。

  是誰寫這封信的呢?這個問題沒有困擾我太久。  

  雖然是出於毫無根據的猜測,我的腦海中仍浮現剛才那名少女的身影。


  我和鋼毛刷與洗碗精並肩作戰,敵人是攀附在煎台上無數的油汙。

  這是每天下班前的必經作業,第一次洗的時候我洗到圍裙上都沾滿泡沫,經過不斷地失敗之後,現在總算是不會再弄得那麼狼狽了。

  「阿宏,人潮差不多要沒了,把煎台洗完就可以下班囉,下十一點半的。」

  要是平時的話,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好」,接著便開始期待自己接下來的時間該怎麼運用,但今天我沒有那麼做。

  「阿姨,可以問點事情嗎?」

  正好煎台也剛沖洗完畢,除了一些年代久遠的汙垢以外,煎台乾淨了不少。

  「怎麼了?」

  「大哥他,以前經歷過什麼嗎?」

  此話一出,阿姨臉上便沒有了笑意。

  「是想問早上的事情嗎?」

  「嗯,我沒想到大哥不善於溝通到這種地步……明明平時都很穩重的。」

  「真要說的話,自從跟女朋友分手後,他一直都很少笑呢,尤其是現在又快到了那個日子──」

  「什麼日子?」

  阿姨一陣苦笑。

  「……還是不要講好了,不然阿明又會生氣我到處亂說。至少在這禮拜過去之後,有機會再慢慢提吧。」

  這個禮拜其中一天是對大哥來說的重要日子嗎?

  「之後阿明應該也會說,我們這禮拜五會放一天假。好啦,弄完就快點下班了。」

  「好……」

  雖然阿姨有嘗試想要隱瞞,還是透露了一些線索出來,接下來的事情,就問問等等會碰面的那位迷之少女吧。

  打完卡之後,我進到一間平價餐廳。畢竟對象是陌生人,還是挑公眾場合會保險一些。

  「歡迎光臨,一位嗎?」

  「兩位,我在等人。」

  「好的,由我替你帶位。」

  平時自己就是站在那個立場對客人微笑的呢。

  習慣當服務生的感覺之後,換作自己作為客人,令我有一點不適應。

  現在想想,因為一張陌生的紙條而找個地方赴約,我是不是太沒有戒心了阿……

  但是沒辦法,這也是為了弄清楚大哥的事情。她的話應該會知道些什麼。

  於是,她就像是幽靈一樣突然現身了。

  「原來那間雜貨店變成這樣了阿。」

  少女出現在我對面的椅子上,用感慨且寂寞的眼神觀察整個空間。

  「妳要吃什麼?」

  我朝她遞出餐廳的菜單。

  「我不吃。」

  「這樣好嗎?」

  「當然好,因為這一桌自始自終只有你會在,不會有其他人出現,自然也不需要的二份餐點。」

  總覺得她語帶玄機,我一時之間無法明白她的意義。

  「因為我只是來自過去的旅者、一名眷戀過去的亡靈而已。」

  少女有些自嘲地開口笑道。

  「你先點好你的午餐吧,接下來我想花一點時間講一個故事。」

  「跟大哥有關嗎?」

  「嗯。大概,跟他不會笑這點有密切的關係。登場的人物分別是阿明與小尋,在十二年以前的夏天──」

  然後她開口說出了一個關於過去的故事,完整地補足了阿姨沒有提及的部份。

  那是一個攸關家室、深愛彼此的戀人擦肩而過的故事。


  其實故事並沒有很長,但是我卻逐漸沉迷在故事當中。

  升上大學以來,我曾經很期待自己能夠與誰相戀,把戀愛這門必修修過。

  無論是生活多麼精彩的人們,也都會有感到寂寞及無力的時候,那時候要是有戀人待在身邊,大概就是最幸福的事了,連冬天也可以暖和起來。

  但是憧憬戀愛的我卻沒有想過,與誰交往,除了表面上的甜蜜以外,還有許多必須要彼此承受、跨越的事情,她的故事告訴了我這些。

  「大概就是這樣,以上就是他們兩人的故事。雖然老套但可是事實哦,你聽完後有什麼想法嗎?」

  「我覺得很遺憾。」

  「嘿~為什麼?」

  少女像是感興趣的勾起了嘴角。

  「這世界上有太多不是真心的情侶了,難得聽見感情如此真摯的一對,我當然想要誠心祝福他們。但是妳的故事裡卻注定了不可能,我覺得很遺憾。」

  「這樣啊……」

  原本還能夠維持淺笑,但不知不覺,少女臉上盡是悲傷。

  「對了,這是大哥過去的故事吧?為什麼你會知道得那麼詳細?」

  「不明白嗎?我就是女主角哦。」

  她所說的故事裡,是距離現在十年前一對高中生的故事,而且女主角已經離開人世了。而我眼前的她,看起來頂多也才高中生,我不覺得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

  「一開始我不就說了嗎?我只是一名眷戀過去的亡靈而已。」

  將她給予的幾條線索串聯在一起,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身體反射性後縮,手臂似乎還起了雞皮疙瘩。

  「所以,妳、妳、妳是……

  ──是鬼?

  「不要做出那麼傷人的反應嘛,你看得見我這點也讓我嚇了一跳呢。」

  「……妳的目的是什麼。」

  看見十分警戒的我,小尋只是不以為然的笑笑。

  「只不過是小小的宿願而已。」她再度凝望遠方,像是在冬季追尋夏季大三角般的目光:
「我不忍心看他一直徘徊於此,活下來的他必須前近才行。所以,有件事情想要請你幫忙。」

  然後,從她口中說出的大膽計畫,不由得讓我大聲驚呼。


  「你今天有點心不在焉呢。」

  在總算解決尖峰期的一連串客人之後,提著馬克杯的大哥朝我搭話了,我有點意外。

  「看得出來嗎?」

  我已經心不在焉到大哥都必須拿出來講的程度了嗎?

  「是啊,很明顯。」

  「對不起。」

  大哥既沒有接納我的道歉,也沒有斥責我的不應該,只是語重心長地說了下去:

  「十年前的今天,我也為了某些事情迷惘了很久。」

  一直以來大哥的聲音都是可靠沉穩的,只有在這個時候,多了一絲惆悵。

  「是因為感情上的事情嗎?」

  「……是啊。」大哥的眉頭深鎖:「或許今天更心不在焉的是我吧。今天我們彼此都犯了不少錯。」

  「那麼,大哥是怎麼從那個困境走過來的呢?」

  「被說是困境其實不太對,我只是被喜歡的人給拒絕了。在那之後我想了很多很久,還是打算貫徹自己。因為她曾說過,她喜歡這樣的我。」

  不是這樣的,她才不打算拒絕你。

  「會開這間早餐店也是,因為她說她最喜歡我做的早餐了。即使遠方的她可能已經跟別人建立起新的感情,我還是想要盡可能地不要背叛她的期待。」

  你誤會了,就算死了,她眼裡也永遠只有你阿。

  「對我來說,我的生命早已不可或缺她的笑容,所以她的離開,也順帶讓我喪失了某部分的自己。」

  大哥吐出意味深長的一口氣:

  「現在想想,我堅持著不要改變,或許是在期待哪一天她會回來找我。或許明天,或許三年後。我想要一直保持著自己等下去,因為我沒辦法捨棄……那些玩笑、那些打鬧、那些約定。

  傳來了陶瓷與地面撞擊的聲音,我轉頭一看,大哥手沒拿好,把手上的馬克杯給摔在地上,顏色濃稠的咖啡與陶瓷碎了滿地、覆水難收。

  「……我可能有點累了,摔了咖啡,還找打工仔說這些。剛剛的話不要放在心上,還有明天不用來,我有點事情。」

  「好的。」

  大哥移開視線,凝視遠方。

  他不知道的是,雖然在冬季見不到夏季大三角,但它們卻從未自宇宙消失。他所尋覓的少女也透露著與他相同的悲傷,投注視線,凝視著大哥的臉龐。

  處在著不同次元相戀的他們,即使相隔著最遙遠的距離,對彼此的心意仍舊真摯。


  結果,知曉真相的我沒能為他倆說上任何一句話。

  「有嗎?」

  「嗯,找到了。」

  我從磚塊底下,拿出了一串沾滿泥沙的老舊鑰匙。

  「為什麼需要這串鑰匙啊?」

  「那當然是因為,我們現在要闖空門啊。」

  「咦咦咦?真的?」

  看到我的反應小尋忍不住笑了。

  「沒關係的,這裡沒人,我的其他家人都搬上去北部了,所以不會有人哦。」

  「……那就好。」

  我照著小尋的指示將鑰匙塞入孔中,一開始還有點不得要領,蘑菇了一會總算打開了大門。撲鼻而來的是陳舊的灰塵味道。

  「嗚哇,好髒!」

  地上滿滿一層灰,還有幾處有水漏進來然後乾掉的痕跡。我想要開燈,卻發現似乎連電源都切掉了。

  「畢竟都放著沒人住十年了,當然髒,沒電也很正常。來,跟我走。」

  我跟著小尋的背影,來到了一間較裡側的房間,開門之後,東西更是亂得不像樣。

  「該不會,遭小偷了?」

  「大概不是。這是我的房間,只是最後一次出門的時候匆匆忙忙,也沒想到還會回來,就沒整理了。比起那些,來做正事。」

  我照著她的指示打開了衣櫃,不免還是心中有些騷動。

  這可是我第一次進到女孩子房間耶!這也是我第一次翻開女孩子的衣櫃耶!

  沒想到真的有衣服,這就是女孩子的制服阿──

  「……你要拿著我的制服發呆多久。」

  「抱歉,我只是有點,心情複雜……這個是?」

  將制服重新給摺好,我將其整齊地收進帶子,準備起身的時候,手構著了某塊物體。

  我把它拿到窗邊,這才發現,是一枚戒指。

  「原來丟在這裡了啊……」

  小尋似乎有些感傷。

  像戒指如此象徵性強烈的物品,不會隨便被丟在這種地方。小尋所說的故事中,有這樣一個她不惜趕回家也要帶走的東西,恐怕就是這枚戒指吧。

  明白到這裡之後,我多少明白小尋此刻會陷入悲傷的理由。

  在那雙不真實卻又真實的瞳孔裡,她是否回憶起自己真實的情感了呢?

  我將它遞給尚在動搖的她,但戒指卻掉了下去。

   此時的她只是一種現象,甚至說是思念也不為過。不能被歸類為生物的她,自然無法接下真實存在的物質。

  查覺到這點似乎讓她更難過了,眼眶裡溢出盡是心碎的淚水。而低落的淚僅有水聲,無法弄濕地板。

  所以我,將戒指套入自己的無名指中。

  「咦?你幹嘛?」

  「不是早就說好了嗎?」

  閃閃發亮的戒指就像是在讚頌那段未了的過往。

  「我會幫你們殺青你們的故事,卸下你們對彼此停滯不前的執念,讓大哥重拾笑顏。」


  當然,隔天我立刻就後悔了。

  仔細想想,那段宣言幾乎就是在昭告說,我願意成為女孩子……

  「反正看不見內褲,不能換我自己的四腳褲嗎?女用的……穿起來好緊……尤其是……

  「不行。你穿四角褲再穿上安全褲,這樣萬一裙子飛起來不就穿幫了?」

  「為什麼你覺得下面多出一包就不會穿幫!搞不好我才踏出家門就會被警察攔了。」

  「才不會呢,你仔細看看鏡子中的你。」

  鏡中穿上女裝的我,彷彿成為了不是我的人。

  批上柔順而烏黑的假髮,穿上十年前她身上的制服與百褶裙,與第一次在女性的協助下完成的淡妝──鏡中的我是一名渾然天成的美少女,極其自然,但就是自然的這點令我感到突兀。

  因為我明明就是好好的男性啊!

  「相當適合呢。你要不要朝這方面發展啊,一定會很有前途哦!」

  然而罪魁禍首卻幸災樂禍似地如此嘲笑道。

  「我說啊……雖然有洗過,看見自己的衣服被一個陌生男性穿在身上,不會不舒服嗎?」

  「當然會啊。不過見到成品如此令人驕傲,我的衣服犧牲也值得了。」

  「既然覺得是犧牲,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提這種作戰計畫阿!」

  「本來也想用普通一點的方式──誰叫你長得那麼可愛,害我想要這麼做看看。」

  「拜託不要把自己的私慾帶進這種意義重大的作戰好不好……

  啊啊,總覺得說到都快脫力了。

  「所以說,很謝謝你啊,沒想到你會答應這麼胡來的方式。阿宏真是個好人呢,還是應該叫你男版小尋好呢?」

  聽到這句話,我竟然一瞬間說不出話來。

  要讓外人涉局到自己的感情當中,一般來說肯定是不願意的,要不是這種無法見面,橫跨了不知多少光年的關係,誰會想要這麼做呢。

  「接下來,就請你扮演小尋了。」

  「說不定一下子就認出來了,我聲音這麼粗。」

  「難說呢,雖然我不這麼覺得,說不定他想我想瘋了,才管不了那麼多,就直接像瘋狗一樣抱過來。」

  「……先說哦,那種情況我會果斷拆下假髮,把他推開。」

  「哈哈哈,我不會阻止你的。然後阿……差不多了呢。

  玩笑般地輕鬆氛圍緩緩淡出,小尋深吸了一口氣,就像是在潛水前為了繫命的最後一口氣。

  「嗯,走吧。」

  雖然多少有一點害臊與不適應,我再度戴上那枚戒指。


  話說回來,要穿上女裝走上大街,真的需要非常大、非常大的勇氣。

  好幾次看到行人我都果斷移開視線,害怕被揭穿的整顆心一直懸在高處,輕飄飄的裙子與緊實的襠部也讓我很沒有安全感。

  但是小尋不再迷惘了。

  既然如此,我當然也不能退縮。我謹慎的壓著裙擺,跟在小尋的後頭。

  從寧靜地住宅區出發,穿越熟悉的鬧區,我們來到一處稍嫌偏僻的公園。

  「這裡曾經很熱鬧的,周末的下午總是能看見小孩子在這裡追逐……我跟他啊,也總是在這個公園裡約會。」

  「你怎麼確定他今天會在這裡等?」

  對於我的提問,小尋悲傷地笑了。

  「你忘了嗎?這十年間我一直都注視著他,再加上他本來就是誠實於自己的,他的一舉一動、他的所作所為、他每個當下的心情,我大概都能捕捉。每年的今天他都會來約定的地方等這種事,從過去的經驗就可以簡單推敲。」

  「就像是一起生活已久,對對方暸若指掌的老夫老妻一樣呢。」

  「是啊,如果可以開始同居的話,一定、一定會很有趣的……」

  驀地,小尋停下了話語。

  我朝她滿是感慨與惆悵的視線望過去。跟少女無緣在一起,只屬於美夢裡的木訥王子登場了。

  大哥跟小尋同樣定格在原地,似乎陷入混亂,於是直率的小尋率先捲起笑容。

  「我接下來的話,就拜託你傳達了。」

  我點了點頭,並開始向大哥解釋來龍去脈。

  「大哥,『我』,也就是小尋有話想要對你說,但是你見不到她,所以就由我來完成你們的溝通。我或許無法演繹她的情緒,但我可以傳達她所說的所有話。」

    經過一段沉默之後,大哥總算是拋開了凝重的表情。

  「……你不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但是還是先告訴我,她在哪裡,為什麼不親自出來?

  「說起來很難讓人相信,她就在你身邊。她有她的苦衷,這裡由我來解釋並不恰當,稍後她自己說明會理想一些。」

  「好,我懂了。」

  那我就開始了,我朝兩人說道。

  「好久不見。」

  「……嗯,好久不見。」

  「這十年過得怎麼樣?」

  「大概,就這樣吧。我很想說就算妳離開了我依然過得很好,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沒有妳的每一天,還是要這樣過下去。」 

  「為什麼每年的今天都來這裡等上一整天?」

  「因為,我不相信。我不想認輸,我不想認為自己會輸給其他人,所以就算妳的決定是拒絕我的心意,我也甘願這樣繼續等下去。念舊如我,怎麼樣都不想放棄與妳的過去;笨拙如我,怎麼樣都無法放棄再與妳相遇的期待。」

  聽著聽著,小尋便溼了臉龐。

  「……你誤會了、你真的誤會了,不過這也是因為我……已經、已經死了啊……

    「什麼意思?……等等,你不是只是跟家人上去北部而已嗎?」

  大哥眼睛瞪得又大又圓,慢慢地從眼角滲出了絕望。
 
  「不、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

  幾天前,小尋親自轉告我的故事裡,大意是這樣。

  小尋跟大哥彼此的家庭經濟上有些懸殊,縱使兩人相愛,小尋的父母親仍舊不喜歡大哥。

  有一次,藉著公司職位的調動,小尋一家人要搬到北部的大城市居住,她的父母親藉口要他與大哥順便分手,但頑強的小尋不從,年少輕狂的他們做出了大膽的決定。

  這對勇敢的年輕男女便決定私奔,在正式搬家之前一起離開,逃得越遠越好。

  其實,不管躲到哪裡去都好,只要不要有人妨礙他們的感情就夠了。

  約定的那一天,也就是十年前的今天,小尋比約定的時間更早出現,就在她懷著期待的心情盯著公園的入口時候,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忘記帶走了某樣重要的東西。

  那東西便是,在兩人決定私奔的當天,大哥打工已久才好不容易買下,並送給小尋的戒指。

  「為了回去拿你送的戒指,我匆匆忙忙地,只怕你會因為等太久而誤會。但也是因為慌張和緊張,讓我失去了正確地判斷力,等到我發現紅燈的時候,自己已經,沒有地方躲開疾馳而來的汽車了……

  「你啊,從以前就這麼橫衝直撞……我的個性你還不瞭解嗎?如果是值得等的東西,我就會等到最後。即使天暗了、即使下雨了,我還是會撐著傘等妳。那天我等到了凌晨我才離開,那怕妳慢慢來都沒問題的。偏偏、偏偏妳啊……哈哈哈……為什麼會弄成這樣啊?

  我上前去,抱住了大哥。

  雖然小尋沒有表態,但我想,如果是她,現在肯定會緊緊擁著大哥。

  比起笑,對他來說哭的難度似乎低了些。大哥的肩膀起伏,有些粗魯的擁抱不禁讓我有些難受。可是啊,一想到這大概只是他此刻痛苦的千分之一,我也就無所謂了。

  一點點也好,如果能減緩眼前這對戀人一點點痛楚就好。作為旁觀者,我想要盡全力祝福這對沒有機會在一起的戀人。

  「……謝謝。」

  良久,大哥緩緩地放開了我,肩膀上還有著濕潤的痕跡。

  「所以夠了,你可以不用再等我了,真的。」

  「現在想想,我堅持這十年,或許就是想要聽到真相,現在我知道了,所以,我好像也沒有理由繼續等下去了……但是,我果然還是會繼續堅持下去。

  「為、為什麼?」

  「知道自己等的時候,對方正在觸手可及的位置看著自己,光這點我就知道我的等待沒有白費了。時已至此,我已無法捨棄這種生活習慣,不只是過去的這十年、未來的每一年,我還是會出現在這裡。我絕對,不會忘記有點傻又意外笨拙的妳。」

  大哥他笑了。

  「謝謝,真的謝謝告訴我這一切的妳,還有阿宏也是。在未來等待的每一年,我都不會再抱持著鬱悶的心情,只要回想起對妳心動的那瞬間就足夠了。」

  「才、才不是、我、我是想要讓你、更輕鬆一些,不用一直來這裡等我啊!」
 
  「這點也是,謝謝。不過,我覺得該賦予行動什麼價值,在於當事人自己。我很喜歡知道沒有盡頭仍等待著妳的我,而現在還多了一份對妳的感動。我這一輩子啊,只怕忘不了你啊。」

  他將苦笑轉為更自然、更直率的笑容。

  「我愛妳。」大哥清了清喉嚨:「我會銘記這份心意直到我入土。眷戀著我的妳待得太久了,也該好好休息了,真的。」

  那笑容令大哥年輕了十幾歲,像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期待接下來的私奔會順利般愉快的模樣。

  「晚安。」
  
  一連串的話,令小尋完全反應不過來,注意到的時候,小尋早已哭濕了臉龐。

  「……你這樣說,我真的放心了。嗯……晚安……

  小尋消失了,因為太突然,我幾乎都要認為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直到我確認現狀之後,才向大哥報告。

  「大哥……她走了。

  「你是指她的靈魂嗎?」

  「嗯,雖然哭得很淒慘,但她閉眼的時候,就像個安然入睡的嬰兒。」

  「那、那就好……呼呼……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跟剛才穩重的模樣判若兩人,此時的他就像個被母親拋棄的孩子。

  「為什麼、為什麼、搞什麼啊?太扯了吧?這是故意要搞我的嗎?」

  似乎是情緒過於失控,而拴住情緒的水龍頭又消失了,大哥只是一味的跳針,咒罵世界。

  我將大哥的手握起,拔下戒指之後,交還給最應該持有的人。

  大哥的手握得很緊,它將包覆戒指的拳頭放在胸前,拼命地,想要感受一點愛人的餘溫。

  直到夜幕降臨為止,大哥都陷入了最低落的狀態。

  「大哥,該走了,一起去吃一頓飯吧。」

  「嗯……

  死者的時間停止了,可我們的時間還在持續推進。

  就算未來經歷的苦難多過於幸福,作為生者的義務,就是去承受那一切,好好享受僅此一次的人生。

  那天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

※※※

  自從收到他的禮物之後,我就變得很奇怪。

  只要看見他送的戒指,就會莫名地情緒亢奮,回想起與他約會的點滴,讓冷清的餐桌也變得有溫度起來。

  反正,做大事業的父母親就盡管去做他們的發財夢吧,我只想要好好地談一場戀愛,就算是場不被祝福的婚姻也好,我想要憑自己的意志去決定我要跟誰在一起。

  決定私奔的日期就是明天了。

  說也奇怪,與他在一起的時間總是特別快,他不在身邊的時間卻總是特別漫長──

  明天,可不可以快點到阿?





------------------------------------------------------------------------------------------------------------------------------

這一次的時間緊迫,寫出來的質量沒有預期的那麼高,若讓觀眾傷眼了請讓我先行致歉。
明明需要更多時間去慢慢品味、思索,我卻非得要把全部的工作量塞在兩天內完成,有自信也不是這樣ww
更新小說變成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想我可能必須重新想想寫作的對我來說的意義。

來聊聊這篇作品吧,跟上一篇一樣有一定程度的現實,如果上一篇是90%這篇就是30%,拿出來寫的就只有我真正在早餐店打工的心得與登場人物而已,早餐店真的不輕鬆呢QAQ
這篇故事的主角不過是聽著他們戀愛故事的第三方,作為中介人將兩人連結起來,令溝通成立,我想阿宏在短期內沒辦法談什麼戀愛,「學姊」的事情還沒解決,他還有更多更多要省思、思考的部份。
不知道讀完的感覺如何?這次的小說我本來就規劃希望能用更直白簡單的方式來寫,因為時間壓力幾乎是變相達成了這個目標,但很多地方也差強人意。
要開拓自己的創作的領域的話,顯然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呢。
至於縮圖為何是燈塔,可以的話就交給觀眾來想吧(懶得解釋的懶散作者)

最後我想問問各位,如果我出一些自己看小說的心得當作小屋更新的手段,各位覺得如何?
基本上,這一年的運作方式都是為了參加塔克的每月,在每個月強制更新一篇小說,但我其實對自己的很多部份都不滿意。
具體來說,我想維持小屋的熱絡。
更細節的東西,或許會在最近放上來跟大家討論,也或許不會(?)
那麼,下次見囉。

縮圖來源:http://www.365shu.com/human/1129/page/page41.html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03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
骯,不要討厭自己的作品

他是你的孩子

08-27 23:42

墨染
看樣子我睡前很火,你說的沒錯,我不能帶頭討厭自己的孩子ww08-28 04:51
震撼教育
好久不見,首先我必須提一下,這個背景真的會妨礙閱讀(左上角那個光點
建議換一下

另外基於你之前提過希望聽到真實的想法,所以我就直說了
墨染在後記提到的,這篇是倉促完成的,我看完之後也有同樣的想法
很多地方有些牽強或不太合邏輯
例如
  平時自己就是站在那個立場對客人微笑的呢,我感慨了自己未曾經歷的體驗之後,轉而將注意力放在疑似少女留下的字條上。

  因為上頭沒有明確寫出地點,我判斷她有本事能夠找到中午的我。

這邊真的有點奇怪,如果是與正常人約會,沒有約明確的時間地點,正常人會根本摸不著頭緒
而根本部會去赴約吧? 而且當下的描述,主角也還不認為女主角是幽靈
就算是幽靈我覺得還是要約得明確吧?

以上,如有冒犯敬請見諒

08-29 08:33

墨染
絕對不會冒犯,倒不如說,有人願意回饋真實想法就是我最大的動力了

老實說,我反而覺得震撼抓的BUG太良心了XDD
這篇硬傷無數,撰文失去了我的風格,不過重看下來我是挺開心的,很直覺、很輕小說ww
當然,還是對於自己釋出一篇不完整的文感到萬分羞恥,謝謝你耐住性子把它給看玩了XDD

對了,震撼,劇本準備得如何呢?
如果有機會,震撼或許也可以試著在巴哈釋出自己的劇本給大家看(X
期待九月震撼繼續參戰哦~08-29 21:24
墨染
對了,背景的部份我會找時間改的,感謝建議XDD09-01 05:12
寒天咖啡飲
我覺得這篇好好寫完會是個很漂亮的故事,單論劇情和可以提出的情感大概是墨染全部作品裡我最喜歡的,迫於時間因素下太急著完成這點真的很可惜。

如墨染自己所說目前成品硬傷很多,我覺得鋪陳在多一點、細節再多想一點真的會提升不少,不得不說我對這篇的構想真的抱有好感,但也因此更為這故事感到可惜。

最後墨染提到的小屋更新方式,寫些看過小說的心得我覺得也不錯,期待你後續放上來的東西~

08-29 23:25

墨染
哈哈哈,所以我才會說有種糟蹋的感覺阿
喜歡的部分是有點輕小說的,男扮女裝的部份,還是關於與幽靈的中介人,抑或者是兩人相戀的情感呢?

是,日後會朝將他完整為目標修改。

嗯嗯,謝謝期待。印象中看過你乙一那篇介紹,也是讓我想這樣更新的原因之一,哈哈XD09-01 05:05
震撼教育
我準備得還在掌控範圍內XD 不過那是要參加比賽的,可能就不方便釋出了

另外我上次忘記回,我覺得放讀書心得也是不錯的做法,像是Yun大就有這樣
所以我鼓勵你可以試試看XD

我九月一定會回來的 哈哈

08-30 07:44

墨染
這樣阿,真是可惜。

確實,但是我覺得自己沒辦法一開始做太專業。小芸的人氣也是他在百忙之中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我會再思考看看。

期待九月你的作品囉XDD09-01 05:07
小刀
一開始痛苦吶喊的是那個女生幽靈嗎?我會把她看作男主角,因為男主角隨後第一個出現。

女生幽靈的要男主去回憶她的過去,那段故事淒美,阿宏這個美少男會不會被大哥看上?因為他太不同一般了,我可以想像他穿女裝的模樣,秀色可餐。

08-30 09:44

墨染
是,沒錯,這適硬傷之一,編排故事的方式刻意到爆炸,細節和潤滑的部份都草草帶過。多虧刀姊這麼一說我才驚覺這個部分修改的必要性,謝謝了XDD

沒有機會吧XDD
雖然故事中的互動充滿肯定與協力,但是事實上我常常因為做得不好被罵到氣氛很僵阿(?
回到故事,晚點後記會稍微更新。這次的故事的出發點不是在於自己投入戀情,而是想以第三方的角度,去看待這段戀情。
我最近也聽了很多戀愛故事,他們從不缺乏讓人悲傷的部份,我想幫他們加油,卻也只能傾聽而已。這篇故事有點像是這種心情的延續吧。

謝謝刀姊的閱讀,我也消失已久,是時候回歸了(?09-01 05:12
Hikari Yun
這篇的架構很棒說。
另外女裝一開始很GJ(這個很酷),但後來卻沒派上用場的感覺。
因為主角已經向大哥解釋自己只是傳話的,要是這樣其實只要有證物其實就行了,COSPLAY感覺很像捉弄人。
然而如果從頭讓大哥誤會到尾,倒是就沒問題了──
例如讓小尋用附身大法,最後小尋再解釋這身體的來歷讓大哥嚇退三步也不錯?(沉重之後的舒緩)

跟樓上一樣的感想,這篇骨子很優秀,如果再潤潤還會更棒。

語感的部分好像是墨染一直以來的困擾。
這裡說些關於語感的小感想,如果墨染認同的話也可以參考看看(?

「因為我只是來自過去的旅者、一名眷戀過去的亡靈而已。」
像是這一句,看起來不太口語。
我覺得要使用到這種口吻的情況很少,例如角色本身中二病或者刻意裝模作樣。
猜想墨染很追求字句的美感,但放到台詞就會顯得有點不太自然(?

再來是大哥的語氣。
這位大哥給我一種帥氣、俐落、卻不善表達的感覺。
可是台詞設計上我倒認為比較像是文謅謅的小生,稍微健談了一點。

大概就這樣,雖然自以為是的多說了一些,但這篇還是相當優秀。

09-05 16:01

墨染
度,女裝GJ,女裝闖入女子學院的gal什麼的我才沒有玩過呢
現在想想確實是有點捉弄人的惡趣味XDD附身這點也有想過,但是要一個人分不清自己喜歡的人的聲音,我覺得還是不太可能發生的,最後就變成這樣了

本來打算等每月冠軍頒布之後再來整修一下,所以現在好像應該動筆了耶(?

語感嗎?其實我並沒有特別對這個困擾(X

至於中二發言跟大哥的說話方式,確實是急於速成,所以才拿了自己的習慣。
對我來說讓女孩子說中二台詞果然帥爆了(っ・ω・)っ
不過小芸說得很有道理,若有機會做第二次翻修,會針對這些語感作一些調整

不會說太多啦,謝謝你的閱讀和喜歡哦(´・ω・`)
09-07 17:02
Hikari Yun
例如飛鳥的幽玄有點適合這類台詞(?
而他筆下其他各種有病的女子高中生就比較不會這樣講話XDD

09-07 17:22

墨染
對,幽玄最棒了!
我其實沒有考慮那麼多,只是想說出這樣中二的台詞而已XDD09-07 17:46
湛藍琴海
好的,我這就姍姍來遲地來留言了.......(是說哪個人姍姍來遲時還會刻意講出來的

其實這篇呢,嗯......為什麼會拖那麼久才仔細讀完,就是因為這篇有太多硬傷了,這傷硬到有點慘不忍睹,就下意識逃避了(欸)不過身為作者的墨染也很有自覺,硬傷為何大家也已經說出來了。我是覺得,最大的問題當然就是三個:

一、為什麼男主角非穿女裝不可?明明完全沒派上用場不是嗎?根本只是作者自己惡趣味吧?

二、為什麼會隨便去赴約,就只為了一張紙條?而且赴約後,才確定對方是幽靈?其實從一開始的暗示就看得出來了吧,不喔,從別人看不到她這點就已經夠明顯了。再說啦,為何只有男主角看得到她啊?果然是主角威能吧?

三、大哥居然直接接受了女友變成幽靈這回事,這正常人聽了只會覺得是惡作劇吧,沒想到還真的那麼理所當然得信下去了,一點訝異的反應都沒有,倒是我這個讀者看他這樣,都比他還吃驚了。

嘛,我已經懶地吐槽了。反正要是好好鋪陳,把BUG修掉,這篇有機會很優秀。只能說浪費題材了,所以以後,別再上掩每月之星壓線記了好嗎ORZZZZZ

最後我還是要說,偽娘什麼的才沒那麼好,好嗎QAQQQQQQQQ

09-07 18:05

墨染
早安安~
琴海還是一如往常的嚴謹呢,吐槽的三個點都讓我再起不能....

一開始,本文就有想要往惡趣味,甚至搞笑的橋段走,所以女裝是本來就內定的元素之一,只是沒想到套上我真正打工的經歷之後,會有現實與幻想之間的強烈對比。
確實,後半段的東西差不多就是胡說八道,胡亂地製造想要看見的情境,然後湊成的大雜燴,大概就是這篇了,這也是不掛達人的主要原因。

這樣說吧,看看FAP的阿福,不是很棒嗎XDD
當然,搬到三次元我就(´・ω・`)09-11 19:4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vul3ui4ui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活動】失... 後一篇:[達人專欄] 【活動】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