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武神 十三章-覺醒 (二)

作者:南雲桅上│2017-08-27 22:49:25│贊助:12│人氣:462
 
  四二一小隊暫時地撤回不見敵人的所在,二十一人裡有三人陣亡,一人失蹤。

  「這裡是……怎麼回事?」

  「我們趕回來的太晚了嗎?」切斯洛眼前空無一人。

  里埃爾北方山地的入山口之前,原先與切斯洛共同作戰的兩隻小隊已不見蹤影,剩下的是守著山口的他們製造的雜亂,地面的足跡顯示著離開時的慌張。

  拉戈爾蹲下仔細地打量這些足跡,他直覺不妙。神色重新回到那屬於老兵會有的警戒,「隊長,請大家戒備後開始搜索,這樣子不妙。」

  「軍士長注意到些什麼了吧?」切斯洛手抱著胸略有所思,眼神看向遠方戰場的所在。

  本該有著震天的火砲聲與各處開散的槍聲才是,這谷地平原裡沒有什麼聲音傳遞的阻礙,但此刻卻靜得出奇——靜得有如宣告著戰場已經了結一般。

  「伊娜,戰車的搜索燈打開,我要知道這裡躲著什麼。」切斯洛對著小隊果斷地下了令,「軍士長、吉賽兒,各帶一隻班隊搜索,搞清楚這裡發生什麼事──」

  「隊長,不用了。」吉賽兒直接打斷切斯洛的命令,面色凝重如寒冰瞪著月光另一側所掠過的暗處。

  「這……」切斯洛的眼神驚駭地看著吉賽兒所指的地方,跟上的隊員們無不表達出更加駭人的反應

  「嘔啊——」「好可怕……怎麼會……」「怪物!是那些怪物!」

  水仙花號的探照燈照射之下,帶著濃濃血味的光景展露在眾人眼前,被撕碎的人身組織撒在草地上,呈現圓形的聚集,彷彿被刻意集中著殘殺。

  凱伊一腳踩到內臟般的物體,在這怪誕鮮豔的色彩之下不盡癱軟屈身嘔吐,切斯洛發現了正在迅速腐敗消逝的殘肢,斷口發出自然以外的紅光,外表像極了屍人兵所屬的一部份。

  「可以確定是屍人兵了,到底這裡還有多少!」切斯洛盡量藏住自己的不安,這情緒不是四二一小隊現在所需要的,「莎夏……不能把她獨自放在那裏。」

  但現階段該怎麼說服部隊回到剛才那可怕的所在呢?切斯洛心裡思忖著,他轉頭,想再徵詢拉戈爾的意見。

  「隊長,這事是只有指揮權的您能決定,能支持的我一定不辭退。」拉戈爾抱胸,低沉的中年男子嗓音沒有太多感情,「但您要知道,隊員們接不接受可又是另一回事。」

  「這我知道,於情是該救她,但於理……」切斯洛的目光掃視四二一小隊的成員,大家是真的已經累癱了,從帝國軍的夜襲以來毫無足夠的睡眠與休息,在這之下又該如何讓小隊服從自己命令呢?

  他不禁想起軍史以來,一直都有過度壓迫的隊長反遭隊員們喋血的故事。

  溝通,他要的是溝通不是命令,暴力的命令又與帝國治軍的殘忍有什麼不同?對他自己而言,自己遵循著命令卻得到這樣的結果,他恨透這一切,但認知與相信的價值卻告訴他——這能有所改變。

  ——不行,自己再思考的當下莎夏就已經凶多吉少,一定有辦法出動。

  一聲稚嫩卻顫抖著的女孩嗓音打斷他的思索,伊蒂絲拋開自己一直以來的被動與沉默,對著四二一小隊的成員們開口,語氣滿是懇求。

  「大家,能一起去找莎夏嗎?」

  「拜託,她這樣很危險,會死的啊!」

  「她幫大家逃到這裡,就沒人在意嗎?」

  「拜託……」

  與這部隊格格不入的她,就算再怎麼呼喊也只得到漠然的冷淡,偶有幾名隊員抬頭瞥了伊蒂絲幾眼,不屑的搖搖頭繼續專注在手上的鋼杯與香菸。幾名隊員低著頭,冒著不安的冷汗與充滿罪惡感的相視,他們是逃離時殿後的成員,知道莎夏在後來陷入苦戰。

  人群裡沒有任何響應,尷尬的靜默,又有誰會願意替克羅諾人挺身而出呢?

  「都沒有人嗎?」伊蒂絲的語氣中失望帶著哽住的顫抖,她的腳步倒退,像是下定了不回頭的決心往山上的黑暗奔去。

  「伊蒂絲,停下!」切斯洛的命令無法止住伊蒂絲的動作,只剩下最後在山徑上的被黑暗吞沒的背影。

  「你們這些沒用的傢伙!」吉賽兒站在眾人面前,本已打算轉身追上伊蒂絲,但對於這些冷漠的憤怒仍讓她回頭斥道,「爛透了,竟然要個女孩去救自己同伴,王國軍的男人都是這個樣子嗎?」

  「你們真的有夠懦弱的耶!」

  沒有人對一個女兵這樣的罵聲能夠全盤接受,卻理虧著不知如何反駁,吉賽兒話一落就跟著伊蒂絲拔腿奔進黑暗裡。

  「喂,兩個人去太危險啦!等等啊!」巴羅猶豫了幾秒,看了看那黑暗不見底的林道,吞了口水後也抓起手上的步槍也追了上去。

  「就算只有幾個隊員,我還是有指揮的責任。」切斯洛做出決定。四個人,救援來說足矣,自己有義務帶起這個救援行動,「水仙花號原地戒備,一有狀況信號彈傳遞。拉戈爾軍士長,麻煩你看著其他人了。」

  森林裡刮起冷風,吹起谷地山坡上盤踞的水氣,讓山徑漸漸地被一層厚重的薄霧壟罩。

  「唔……真的……好痛啊……」莎夏仰躺在草地上喃喃自語道,地上一片還在緩慢擴張的血泊,莎夏躺在中間,任由鮮紅色染濕軍服。

  如果再這樣下去,就是流著血等死吧?

  右肩與右臂整片被撕裂的創口吸走全身再起的力氣,血紅地裸露在空氣中受著潮濕的風寒,宛如萬根尖針扎著。麻密的痛苦讓她不禁用手臂摀著眼睛,她好希望自己能就這麼大哭一場舒緩痛楚。

  但是,眼淚怎麼樣都流不出來啊。

  「咦?」一股暖意正不經意地從傷口上擴散,輕柔地擦拭,癢癢的感覺略為舒緩了肩上的刺痛,像是有人正在替她拭著傷口一般。

  莎夏轉頭看向暖意的來源,眼前是一隻毛茸茸的物體正在她的肩膀旁邊晃著。灰色的短毛長長身軀,灰白相間猶如毛線圍巾的尾巴,是隻班灰貂——無辜的黑亮大眼見到莎夏的注意,停下了粉色小鼻子之下的舔舐,怯生生地看著莎夏。

  ——應該……不是把我當成食物吧?

  牠試探地看著莎夏的下一步,接著湊向莎夏的臉頰舔了起來,莎夏這才注意到這小傢伙的身上也染著紅,帶著傷不是自己的血,是在剛才與屍人巨兵的戰鬥中被波即到的嗎?

  莎夏撐起身子,左手仍被痛覺控制而顫抖著,她試著忍痛彎起重傷的右臂,想讓那隻班灰貂爬到自己身邊。

  但班灰貂卻警戒地盯著霧氣裡,緊依著莎夏抬起鼻子,讓莎夏從眼神裡看出求助的神色,再看看班灰貂身上的傷,那在大腿上與自己左臂相同的深刻爪痕,也許讓牠無法奔跑。

  「你也……受傷了嗎?」莎夏的語氣如細絲一樣,班尾貂攀上莎夏的身子,莎夏打開腰包讓這小動物鑽進去,「……一起逃離這裡吧。」

  她拾起羅爾所留下的步槍,小心地背上步槍再緩慢而吃力地站起身,自己的卡賓槍彈藥已經耗盡,彈藥袋在剛才的掙扎中弄丟了。

  「是它們?」聽見了,往山上的地方再次聽見屍人兵的混濁喉音,這段時間的戰鬥讓莎夏對這聲音不能再更熟悉了,她以僅剩的意志力拔起雙腿,往山下的方向奔去。

  呵、呵、呵、呵、呵……

  莎夏喘著粗氣奔跑,腳步卻怎麼樣也快不起來,紊亂著擺動只能祈禱不被自己的腳步絆倒。眼前是蓋住前途的霧,往山下的路途根本無法確定是否有埋伏存在,肋骨斷裂的痛光是維持意志力就很難了。只能本能地,讓重力推著自己前進。

  幾乎是斷續地呼吸著冰冷的空氣,奔跑所需的體能快速消耗身體裡的氧氣,但每大口呼吸就得承受斷骨摩擦的折磨,大腦越發昏沉,思路已被缺少的氧氣阻斷。唯有後腰包裡那隻班灰貂不安地扭動與偶爾的細微叫聲,提醒著她必須繼續跑著。

  滴答、滴答、滴、啪搭……

  咚、咚、咚、咚、咚——

  血液隨著身體動作不規則滴落著,而跟在這滴落聲後頭是屍人兵的腳步聲,平時的莎夏有絕對的把握能夠一大段狂奔逃離這些遲鈍怪物的追擊,但此時的自己只是掠食者眼前的受傷獵物。
  若屍人兵有所意識——現在的自己該只是追獵遊戲裡的玩具吧。

  嚓——

  「哇!」分神的莎夏腳一滑,缺少摩擦力的靴跟帶著全身的重量採上樹根,奔跑的步調一亂套,身體隨即失去重心往地上倒去,更不用說此刻的殘破自己哪還有什麼能力維持住身體的平衡?

  她側身翻滾,撞擊地面的第一下幾乎痛昏了她,一陣天旋地轉後的猛然下墜,帶著「啪扎」的清脆斷裂聲,後背又是一次帶著草葉味道的劇烈撞擊,她墜落山路旁的山溝裡去。

  一頭撞進山溝裡的積水,突如其來的冰涼感把混沌的神智給給拉回,換來的代價是全身受傷部位的劇烈疼痛,肩上的撕裂更被汙水刺激的回到受傷瞬間。

  ——不、不行……身體真的到極限了……

  流血與疼痛榨乾了她僅存的體力,意志力正被崩解。緊靠在山壁上,這裡剛好是個倒拗回來的石坑,讓身體能半藏著,雖然底部有些汙水,但現在似乎也沒什麼好在意的了,莎夏的身上髒得有如落進捕獸坑裡瘋狂打滾的野獸。

  水能稍微洗去身上的血味,也許能蒙混過屍人兵,但身上的傷得要快點處理才行,戰場上大多數人可是死在細菌感染之下的。

  她手忙腳亂地用唯一能動的左手吃力地解開背後的腰包,班灰貂的身影馬上向逃竄般地鑽出——

  「吱咿--吱吱!」表達了方才猛然一摔的抗議。

  「我……沒辦法再照顧你了……呵……呼……快逃吧……」

  莎夏喘著粗氣聲音顫抖,試著趕走那隻班灰貂。班灰貂爬上山壁嗅了嗅莎夏的臉頰,隨後鑽進迷霧裡。

  ——然後,再來是自己的事情了。

  莎夏從腰包裡掏出另一個小皮袋裝的醫療包,伊蒂絲在臨行前替自己換上新的,裏頭有著成捆的紗布、折疊式的小刀片、公發的硫磺止血粉已經被壓破,而另一罐藥粉則讓莎夏停止了動作……

  ——這不是……為什麼?

  ——是托也夫爺爺的藥?

  回憶又再次找上莎夏,竟在自己生命這麼危殆的時刻提醒了自己的罪惡感所在,她知道這閃著紫色光芒的藥物的效用,宛如有所安排地,要讓自己活下來,背著集中營裡全數犧牲的過去活下來。

  她扭開藥瓶塞子,猶疑著是否使用這藥物。她略知一二這東西是靠著什麼不為人道的過程而得來。

  但是,這是目前唯一能讓自己活下來的希望,如果錯過了,那剛才的奮戰意義在哪?

  這樣的她沒有再多想,舉高了藥罐把藥粉朝著已經開始感染腐敗而紫白腫脹,肌肉組織被撕成細絲的重傷右肩撒了下去。

  藥物發著紫光滲入傷口裡,一陣陣的緊收敢從肩上漸漸明顯,肩頰骨深處一種熟悉熱湧了出來,宛如不斷平方加成的熱,越來越蔓延,然後是……

  ——對了,她忘記這藥有個很可怕的副作用。

  就是那藥物激烈燒灼的疼痛!

作者後記:

這次想要來談談一些爭議。
其實我知道現在所說的事情不一定「政治正確」
但僅是作者自己的一點點小看法吧。

這段時間很多人最愛探討的是女權這檔子事。
我覺得這在台灣已經變成一個打爛仗彼此互相塗屎發洩的爭議。
有人認為女孩子就該謹守本分、有人認為女孩該爭取自己權益
但是爭取自己權益當下一定會侵害到本來就擁有權益的另一方,立場不同就是如此。
不才南雲覺得,權益的得到本來就該付出義務與努力,這的義務的界定很模糊。
或許是得到那一部分的爭取,也或許是得到權益前該付出的努力。
畢竟這兩著本來就有代價關係的。

說比較白的吧,我一直覺得沒有所謂,人家女生耶,這樣就能得到的福利
就算有那也是有所目的的。
但相對的,請別在別人付出努力的時候就給與輕蔑,那個誰誰誰做不來啦,這類的輕。
聽過一句很糟糕的台語俗諺
「查某郎再厲害,放尿還是澆不上牆壁啦!」
我想事在人為,人在某方面來說會用互補的方式來達成所要的結果,揣看自己怎麼使用罷了。

也許是自己的成長階段所致,在單親家庭給媽媽帶大的我。抑或是學生時代喜歡過的女孩對於機車賽事很有興趣,下場騎車不輸給男生。身邊的所見所聞讓我一直對某些早已扭曲的女權與極端到不行的沙文主義很不解吧。
 
所以自己在小說創作上,角色上多少帶有這樣的理想色彩,
只希望能夠稍微傳達一些這樣的信念就好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003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央夜-撿到槍模式
可以看見故事當中的巾幗英「雌」呢,比起各種YY的在下…

08-27 23:10

南雲桅上
只是因為是主角啦,然後南雲自己也是各種YY
男角也有很厲害的啊。

其實我也很喜歡dilo故事裡的琳夏,女性常識人很辛苦的啊
期待後來表現08-28 10:45
錐生雅
哈哈說好的切神的神指揮呢 XDDDD ((開玩笑別當真XD

其實吧,談女權女權,是名字不好,該要談的是「平權」。
因為只談女權充其量只是打壓另一方,也打壓性別多元,造成對立跟仇恨,沒有任何幫助。
我自己覺得吧,別說是女性,男性也是一樣,跨性別者也是,「假若今日身而為人,有任何你能做到,卻因為身分、族別、生理特徵而禁止你去完成的事,願你能勇敢,願你能為自己挺身而出。因為只有你能證明你自己,沒有別人代替得了你。」

回歸小說本身,我覺得你設計的女角都有堅強獨立的特質 (雖然伊蒂絲比較看不出來XD)。不過我覺得總結上面你想表達的,莎夏自救的橋段也不錯~

08-27 23:39

南雲桅上
切神還在醞釀啊,再讓錐錐等一下讓子彈飛一會兒
其實我一直覺得張麻子就是大叔階段被玩壞的切斯洛呢XDD

能證明自己的只有自己>以前工作的現場大哥也對我說過這段話
我覺得這樣的觀點很像鋼鍊作者牛媽的價值觀
自己還蠻愛這種角色努力的過程跟魅力的,看來我真的很老派哈哈哈

其實我覺得切斯洛的小隊在某個方面來說很強
因為他們是被集體性的體制拋棄的一群人,就是缺乏各種磨合還有作者的表達能力(誤
雖然我覺得這種磨合的代價會很大就是了。

莎夏的自救是從回來巴哈讀小說後參考得到的靈感
一直也是我很想寫憋了很久的喬段,最近總算能好好放鬆了 呼~
其實原作是切斯洛獨自救了莎夏,然後莫名其妙讓莎夏煞到切斯洛這種yy劇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08-28 10:53
錐生雅
我居然看懂了讓子彈飛一會的梗wwww 想當年會知道姜文就是因為張麻子超帥XDDD 後來看非誠勿擾,才知道演男主角的葛優就是湯師爺XDDD 以前大學還有碰過一個老師,長相跟行為舉止都TM超像葛優的XDDDD

牛媽那種角色設計,是我這個凡人暫時還無法企及的成就啊OTL 真覺得那種每個角色都有目標,都要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以至於讀者無論哪一個(反派也是)都無法深深地恨,這麼飽滿的角色......完全就像是活人一樣,太厲害惹OTLL

不過如果真寫了切神獨自救人YY的話,感覺故事畫風要突變了XDDDD
另外,雖然我是站切蒂CP的,亂世佳偶的浪漫感XDDD 但照這個感覺他們最後應該是會分開的吧Q___Q

08-28 12:29

南雲桅上
我最早是從活著認識葛優的,一開始覺得這角色的形象太猥瑣實在沒好感
直到劇情裡一直到他的喪親之後才真的入戲
其實我覺得姜文太完美了XD 反而覺得葛優有趣一些些

現在想塑造反派角色還是以牛媽為目標啊
就算是"純粹的惡",也能搞得很立體

這裡錐錐又說出了我的煩惱啊
這一次這作品的三版讓我很想好好寫出蒂耶娜這角色
也許是自己年紀成熟了,對這種背後負擔整個家族使命的角色更有好感

放心,我想結尾一定是個很棒的TE的!!08-29 01: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後一篇:[達人專欄] 鳶尾花的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