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離去的王】-《第四章》《開戰》

作者:拉麵蘭│2017-08-24 21:07:11│贊助:8│人氣:380
《第四章》
《開戰》
 
 
 
  灰濛的天空,黏濕的空氣,蹄鐵無情地蹂躪著大地,濕黑的汙土濺得飛起,附染在淡藍的披風上,卡洛斯與巴奧領著雨騎極速奔馳,他心裡忐忑不安,他知道如果真的發生戰爭,局勢會一發不可收拾,說不定兩國會就此消失。
 
  「亞洛斯不可能不知道這事的嚴重性,為什麼還…」
 
  卡洛斯心裡這麼地想著,再次與亞洛斯碰面,讓他內心充滿糾結,他輕按著右腹部,表情十分地痛苦,但他卻不確定到底是右腹真的在痛,還是只是單純的心理作用而已。
 
  「怎麼了?卡洛斯?肚子痛嗎?」巴奧用既天真又溫柔的聲調問道。
  「不是…舊傷而已。」卡洛斯勉強地擠出笑容說道。
  「哈哈,我還沒聽說過你會受傷的耶。」巴奧提起她的長槍,貪玩的模樣,用力地刺了卡洛斯好多下。
  「別…別刺了。」卡洛斯委屈地一邊求饒一邊閃躲。
  「哈哈,你看,還是跟以前一樣啊。」巴奧燦爛地大笑。
 
  兩人兩小無猜地打鬧,宛如青梅竹馬一般,讓人好生羨慕,雨騎們不敢直視,紛紛別過了頭。
 
 
 
  「吾王,他們在前面。」
 
  卡洛斯調適好緊張的心情,露出嚴肅的表情,放慢了腳步,出現在他眼前的是拜然和列列斯,他們傲立馬上,亞洛斯國的國旗旗幟飛揚,身旁除了侍衛隊外,沒有看見其他的軍隊,也沒看見亞洛斯。
 
  「拜然,列列斯。亞洛斯呢?」看不見亞洛斯,讓卡洛斯狐疑了起來。
  「有什麼話,就由我們來做溝通就可以了。」
  「我只跟亞洛斯談,叫他出來。」
  「哼,平時父親想見你時,難如登天,現在竟然還有臉要跟父親見面?」拜然扯開了嗓子怒罵,他沒理由對卡洛斯好聲好氣的。
 
  卡洛斯不屑地撇了兩人幾眼,他心裡早有底,從以前開始,這兩人就不曾給過他好臉色看。
 
  卡洛斯輕笑了一下,說道:「哈,我知道了,是你們兩個搞出來的對不對!是你們想挑起戰爭的!」
  「混帳,挑起戰爭的是你,你竟然還敢…」
  列列斯出手制止拜然,因為她知道這樣下去會變成無意義的謾罵,她有禮貌地說道:「卡洛斯王,你的軍隊入侵了此地,請問你做何解釋?」
  「叫亞洛斯出來,我只跟亞洛斯說。」
  「父親不在這裡,是我們擅自集結軍隊來此的。」
  「叛變嗎?你們兩個?」卡洛斯望了望他們兩人,表情皺在一起。
  「我們是為了亞洛斯國好,才自行行動的,我們不知道你與父親有什麼樣的秘密契約,但卡洛斯軍擅自入侵我國,這是不爭的事實。」列列斯說得咄咄逼人,堅定的眼神直瞪著卡洛斯。
  「…入侵一事我還有待查清,等事情清楚了會再回覆給你們的。」
  「什麼!」拜然聽到卡洛斯這番不負責任的話,氣得直搖頭。
  「你敢說那些打著你旗號的軍隊,不是你派使的?」列列斯也對卡洛斯的答案,感到十分地勉強,甚至於推卸責任。
 
  「媽的,你們打著亞洛斯的旗幟,不也是背著亞洛斯來的。」
  「呃…」
 
  卡洛斯的口才相當不錯,善於使用一些歪理與詭辯來說服對方,常常說得對方氣得牙癢癢的,卻完全沒有辦法回嘴。
 
 
 
  「算了…但我希望卡洛斯王可以將此地的駐軍撤走,將該地帶還給亞洛斯國。」
  「沒問題。」
  「還有撤銷對我父親的謾罵文宣。」
  「沒問題,我本來就反對這件事。」
 
  「就…就這麼簡單?」拜然在列列斯耳邊輕聲地問。
  「雖然父親也曾這麼說過,難道真的都是卡洛斯底下的人做出來的?不是卡洛斯本人的意願嗎?」
  「但就算是這樣,卡洛斯身為國王,還是要負起全責吧。」
  「是。」
 
  「在那交頭接耳的,討論完了沒有?」
  「我明白了,卡洛斯王,我們會在此駐紮幾日,等我們接收完該地區,確認沒問題後便會離開。」
  「好,幫我向亞洛斯說道,戰爭是我們兩方最不願見到的結果。」
  「我會如實地轉告。」
 
  雙方人馬各自告退,表面看似和平和解,但其實雙方都深怕對方失信,談判破局,兩方都在心中持續計算著該如何進退。
 
 
 
 
  若星城主殿內,芬獨自一人坐在長廊旁整排的窗邊,看著底下新興的若星城,她不曾見過如此熱鬧又有秩序的城市,感嘆紀律與制度總算在這個國家裡建立了起來,人民終於能夠安然地過生活,對未來抱有那麼一絲的希望。
 
  「維絡。」芬聽見腳步聲,喊住了維絡,順手將手上的一袋東西丟了過去。
  「這是?棉花?」維絡雖然嘴上表現出充滿疑問,但聲調與眼神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就為了這個而引發戰爭?」芬翹著二郎腿,用鄙視的眼神盯著維絡,似乎在打量著什麼。
  「這麼快就查到了?厲害。」
  「不過是好奇罷了。」
 
  芬看著維絡,眼神中隱隱約約有些不認同感穿梭在其中,甚至是有些氣憤,維絡則一臉無所無謂的樣子,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
 
  「哈哈,別用這麼恐怖的眼神看我啊。」維絡苦笑著說道。
  「計畫會如同你所想的那般進行嗎?讓他們親兄弟互相殘殺?」
  「也有人懷疑他們不是親兄弟啊,妳自己想想,人稱”龍之亞洛斯”的亞洛斯是龍人,為什麼卡洛斯就不是呢?」
  「覺醒的能力是不固定的,卡洛斯也有他自己的獨特能力。」
  「但都跟龍人沒關係吧。而且聽說從以前開始,他們兩兄弟的感情就不是很好。」
 
  「哼,反正你要拉卡洛斯下台,我沒什麼意見,但如果要發動戰爭的話,你有自信這世界不會回到以前的模樣嗎?」
  「或許這世界根本就沒有變過,人跟人發生重大利益衝突時,只會靠殺戮來解決,不是嗎?」
  「……」
  「哈,也是,如果戰爭又開打了,妳就不能再過這種奢侈的貴族生活了吧。」
 
  「我只是要告訴你,為了幾個人的利益而犧牲全體人民的生命,這種戰爭絕對不是人民想要的。」
  「對,人民不想要回到那個戰爭的時代,但是他們只會靠戰爭來解決紛爭,這種解決方式也是他們所習慣的。而且話先說在前頭,這場戰爭可不是由我發起的。」
  「別想騙過我的耳朵,你不可能事先不知道這件事。」
  「對,我知道,我只是冷眼旁觀而已。」
  「這樣的話,你也是共犯。」
 
  說完,芬甩頭就走,維絡現在根本無心在她身上,就算芬發現了又怎麼樣,看看她的樣子,穿著不便行動的貼身洋裝,指頭與頸首掛滿了飾品,似乎還稍微發福了一點,奢侈的貴族生活讓她倦怠,她不再像過往那樣,對四周充滿警覺,隨時隨地都是備戰狀態,現在的她,夢想實現了,就好像什麼都放棄了。
 
 
 
 
  拜然和列列斯回到營地,駐守了好幾日,每天除了忙著接收領土外,還擔心著卡洛斯是否會反悔,會不會戰爭突然打響,卡洛斯軍會不會突然地出現,攻擊他們的營地,但所幸的,偵察兵傳來的訊息是卡洛斯已撤走該地區的駐軍,本人也已回到若星城。
 
  回到若星城的卡洛斯,每一夜都在思考著,到底是誰挑起這次的衝突,情報戰非是他所擅長的,即使向當地的駐軍打聽,也沒得到關鍵的情報,一連串的陰謀算計讓他窮盡心思,這也不是卡洛斯所擅長的,他想來想去,還是認為,罪魁禍首只有一人。
 
 
 
 
  夜晚,萬物寂靜,只剩間歇的夜行動物叫聲和柴火劈啪的崩裂聲,今晚特別的黑,星光被厚積雲遮掩住,士兵只得依靠營火的火光來判斷位置,今晚是亞洛斯軍留在合二川地帶的最後一晚。
 
  轟隆隆!轟隆隆!
 
  吵嘈的地鳴聲從不遠處響起,數起火光在暗夜中快速游動,夜哨的哨兵很快就注意到這異象,他們明白,卡洛斯軍來了,警戒鈴敲得又急又響,鈴聲傳得又快又遠,殺喊聲與烈火也是。
 
  卡洛斯軍在半夜突襲亞洛斯軍,他們闖進營區內,沿途丟擲火把放火燒毀營帳,馬蹄踩踏過尚在熟睡的亞洛斯軍,他們的動作極快,馬不停蹄、逢人就殺,在深夜裡看不清其蹤影,一連闖過了好幾處的軍帳,將整個營區鬧得人馬難寧,殺得屍血滿地。
                             
  早上,為數不多的卡洛斯軍早已離去,亞洛斯國的軍士們整夜沒睡,忙著整頓營區,到處都是白裊的濃煙、焦黑的軍帳和白脆的炭木,屍體與血漬零散地分布在各地,他們被殺得瘡痍、狼狽,仿佛回到了以往那戰亂的時代,那是一個悲苦的時代,也是一個充滿仇恨的時代,現在的他們,心中也只剩下仇恨。
 
 
 
  韃!韃!
 
  兩匹快馬奔入亞洛斯軍所在的營區內,亞洛斯與亞燃卡終於趕到前線,看著眼前的一切,戰爭,又是戰爭,生離死別的地區,血肉散離的場所,人再怎麼殘忍,也始終沒辦法習慣這個違反生命原則的地方。
 
  殺!殺!殺!
 
  亞洛斯和亞燃卡循著聲音而去,那喊聲既悲壯又痛苦,雄壯卻又帶點哀哭。
 
  「我們要向他們開戰!一路殺過去!不攻陷若星城,我們勢不回頭!」
  「啊啊啊啊啊啊!!」
 
  拜然領頭慷慨激昂地吶喊著,他的情緒甚是激動,頸肌繃緊得明顯,臉頰與頸部皆氣到發紅,舉手投足的動作都特別的大且用力過頭,他與軍士們憤恨地討論著要如何攻討卡洛斯國。
 
  「拜然!」
  「父親!您來得正好,卡洛斯那混帳…」拜然轉過頭朝父親走來,那腳步用力過頭,走起路來十分地不自然。
  「你竟敢私下帶著部隊來到這裡,這是叛變嗎!」
  「重點不在那!請您看看周圍,這都是…」拜然指著整個白骨露野、戰火肆虐的營區。
  「你擅自跟卡洛斯開戰了?」
  「不是!」拜然暴怒的情緒下,完全是用吼的方式回應父親,「卡洛斯那混帳,表面上與我方和解,深夜時竟然偷襲我軍,實在是無恥至極!」
  「此事還要從長計議,全軍聽令!馬上隨我回去!」
 
  軍士們完全無動於衷,也沒有因羞愧而別過了頭,他們直視著亞洛斯,眼神充滿著怨恨與哀苦,現在的他們一心只想著報仇。
 
  「你們是不再服從我這個國王的命令了嗎!」
  「這裡都是不滿父親您的懦弱而聚集的士兵,也有一大部分是我和拜然的私兵,雖然他們曾經追隨過您,但他們現在追隨的人是我們。」列列斯巡視完營區,循著吵鬧聲過來。
  「你們真的要打響戰爭嗎!」亞洛斯也近乎失去理智地怒吼。
  「戰爭是全體人民的意志!」拜然的情緒也早已失控。
 
  「吾王!開戰吧!」
  「這口氣我們實在是嚥不下去。」
  「這是極大的屈辱。」
  「血債血償!」
  「殺進若星城!」
 
  軍士們盛怒的臉上,帶有幾滴淚珠,開戰的進言無止盡地湧來,亞洛斯壓不下眾人的怒火,他們就像抓破牢籠,脫逃而出的猛獸般,無人能夠威嚇住、制止住,如脫韁野馬般的恨意奔流放蕩,復仇已成為一個合法殺人的手段,在亞洛斯心中,他感覺離法理統治的無戰社會,似乎愈來愈遠。
 
 
 
  「動不動就殺來殺去的!難道你們又想回到那個家庭破碎的時代嗎!我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建立這個國家的啊!」
 
  亞燃卡撕心裂肺的肺腑之言,確實地傳達給了在場眾人,恨意的野獸退回去了牢籠,放蕩的野馬也回到繩索旁,眾人瞬間沉靜了下來,乖巧無比,亞燃卡激動得全身發紅發燙,久久不能自已。
 
  「亞燃卡,冷靜一點。」
 
  亞洛斯雙手搭在亞燃卡的肩膀上,輕聲細語地安慰著她,亞燃卡稍微恢復了理智,但頭還有點暈,亞洛斯示意拜然和列列斯過來扶著亞燃卡。
 
  「現在全軍先在此待命,我將親自前往若星城,找卡洛斯面談。」
  「父親這樣太危險了,如果…」
  「如果卡洛斯願意跟我詳談,這樣是最好不過了,即使是最後一刻,我們也不能貿然開戰,如果談判真的破裂的話,我會親自領軍。」
 
  聽到親自領軍四個字,無疑是給了軍士們一劑強心針,事已至此,就將這次的談話當作最後的底線,也當作亞洛斯國為追求和平而做出最後的讓步。
 
  「如果我有什麼不測,拜然,列列斯,國家就交你們了。」
 
  拜然和列列斯不敢接話,只是用眼神回答,因為他們不願父親真的遭遇到什麼不測,亞洛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縱然他很不情願這麼做,但迫於無奈,他不得不做,亞洛斯展現出他的能力,從背部開始龍化,羽鱗漸漸地蔓延,覆蓋住全身,他展開一對龍翼,振翅的風暴讓人無法直視,他用眼神與家人告別,直飛至雲霄之上,往若星城的方向飛去。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964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戰爭|紛爭|悲哀|反戰|龍人|夜襲|軍隊

留言共 1 篇留言

小刀
沉不住氣的結果,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私心?我覺得拜然和列列斯太衝動,要做大事前得先想清楚,這下子死傷這麼多人也補救不回來了,她們錯在先。

09-18 13:49

拉麵蘭
哈哈,他們兩的確蠻衝動的,但這是因為卡洛斯以前,在他們還小時,也做過讓他們印象很深且不可挽回的事。09-18 16: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jdps511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哈哈!我現在也是《小說達... 後一篇:[達人專欄] 【依都連】...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092827大家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聽聽高人氣動漫歌曲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