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嘯日之犬8 屠神之矛(中)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17-08-23 23:03:39│贊助:22│人氣:397
久違的更新~

結果我還是食言了...上次更新時還說過之後的章節只會拆成上下兩段,但字數依然爆炸多所以還是得通通拆成三部份QQ

人物介紹請見這篇~


~*~

(特殊部門總部,內華達州)

    「各位,訓練結束囉。」林瑪莉放下對講機。「死亡谷出現惡魔的蹤跡。」

    「又是死亡谷出現惡魔?聽起來超不妙。」路易‧拉森看著她從天花板橫樑一躍而下。

    「不會吧…老爺他們還沒回來就有怪東西冒出來了?」蘇洛跳出訓練場時順便賞機器人幾顆火球讓它摔個狗吃屎。

    「希望你家老爺跟失業運動員還活著啊。」吳亨利瞟了他一眼。

    「別烏鴉嘴!」蘇洛用手肘撞他一下,馬上在訓練場大門外碰上面色如土的宅詹,後頭還跟著海嘉與伊迪絲。「嘿,沒事吧?」他搖晃阿宅的肩膀。

    「我很好。」宅詹撥開他的手。

    「那個小妞帶來的錄影…」

    「先別管那個,快去整裝。」宅詹催促他們前往停機坪。

    「一點也不覺得那傢伙沒事。」蘇洛搖了搖頭。

    「就相信隊長吧。」吳亨利看著宅詹的背影說道。「他沒事了。」毛絨絨的耳朵抖動幾下。

    「你又怎麼知道?」

    「直覺。」

    「最好。」

    不幸的是,當他們抵達停機坪時,技術人員已經滿臉驚恐地躲進鐵門指著外頭哀號。

    「牠們來了!」有個在上次攻擊中倖存的傢伙快要嚇哭了。

    「惡魔!」伊迪絲的翅膀從背後彈出。

    「準備迎敵!」宅詹舉槍對準突然自動打開的鐵捲門。

    又是台著火冒煙的直升機。

    煙霧中走出地獄公爵拎著一個嚇得屁滾尿流的情報員扔到他面前。

    「又見面了,人類。」阿加雷斯咧嘴笑著。

~*~

(特伯雷大宅,洛杉磯)

    珍妮感到一陣不安,輕推搖籃的手指驀地抬起,就連熟睡中的雙胞胎也突然睜開眼睛看著四周發楞。

    他來了。熟悉嗓音在她腦海中迴盪著。

    那是她自己的聲音。

    她連忙抓起電話撥打暗影的號碼,但房門卻在這時如爆炸般四處噴濺,她尖叫著衝向搖籃護住嚎啕大哭的雙胞胎。

    老管家殘破的上半身滾進視線。

    「嗨,珍妮。」巴伊爾走進臥房。

    「你!!」珍妮擋在搖籃前對他怒吼。

    「妳親愛的丈夫回來探望家人了。」巴伊爾背後冒出幾隻黏液怪物。

    「怎麼可能?你不是被榭爾溫他們給…」

    「沒有牢籠能關住地獄王子。」巴伊爾走向她,她頓時無法動彈。「真是可愛的寶寶,安東尼一定會很高興。」

    「你又奪走他的身體…」

    「嗯哼,希望他在下頭不會介意,地獄會好好招待他的。」

    「你…你…殺了他?」她絕望地瞪著巴伊爾。

    「這都是安東尼的決定,他認為跟我合作能把自己弄出牢房,而我的確幫他辦到了。」

    「你這個魔鬼!」

    「感謝稱讚。」巴伊爾變出繩索將珍妮五花大綁,黏液怪物高舉搖籃發出毛骨悚然的笑聲,另一隻撿起老管家的屍塊狼吞虎嚥起來。「喔喔,瞧瞧這孩子,我感覺到一點…該怎麼說呢?啊,是魔法,你們人類最喜歡的字眼!不懂的東西全都能用魔法當藉口,不管是哈利波特或是燒女巫都能為人類帶來大筆鈔票,魔法真的是人類本質駑鈍至極的最佳證明,可不是嗎?」他探頭觀察其中一個嬰兒,從細嫩肌膚中透出的微弱力量讓扭曲變形的笑臉更加猙獰,他快要等不及在榭爾溫和戴爾面前把這隻小蛆蟲碎屍萬段。

    「別碰她!」珍妮終於哭了出來。

    「噓,甜心別緊張,我們只是要去看場好戲而已,由我和尼溫瑞赫主演的經典大作。」巴伊爾打了個響指,暗紅色文字憑空冒出繞著他們打轉。

    王兄還沒搞清楚狀況,他永遠也搞不清楚狀況。珍妮混亂的思緒中再次浮現另她費解的嗓音,眼前所見在一道紅光閃過後陷入黑暗。

    他從不知道我存在過。

    他們從不知道。

~*~

    「我才不認識你!」宅詹扣下扳機。

    「放輕鬆探員們,現在不是打架的時候。」阿加雷斯捏住子彈將它掐碎。

    「天啊,阿加雷斯,你一點也不會打招呼耶。」卡本特趕在林瑪莉撲上地獄公爵前分開他們。

    「你又是什麼鬼東西…」蘇洛準備噴火時被突然從濃煙裡現身的洛文嚇得驚聲尖叫。

    「嗨。」洛文對目瞪口呆的探員們打了聲招呼。

    「你?!」海嘉的音調比平常高上許多,並不是因為看到洛文而是因為看到笑容燦爛的卡本特。

    「喔嗨,海嘉、伊迪絲。」卡本特蹦跳走向天使大嬸。「還是妳們比較喜歡『早安啊,天使們』*?」

(*作者註:卡本特顯然是開了電影《霹靂嬌娃》[Charlie's Angel,2000]中「Good morning, angels!」這句台詞的玩笑orz)

    「這不可能…」她差點跪倒在地,毫無餘力反擊卡本特的爛梗問候。

    「你是…的…」伊迪絲害怕地瞪著眼前一臉悠哉的嬉皮。

    「噓!」卡本特伸出食指,兩個天使大嬸連忙閉上嘴巴。

    「你們到底是誰?」宅詹仍未放下武器。

    「我是洛文警官的新上司卡本特,伊甸園園丁,剛才不小心把你們的直升機給開壞了還真是抱歉。」卡本特神態自若地在探員們身旁晃來晃去。「至於這位有社交障礙的歐吉桑是地獄公爵阿加雷斯附贈兩個跟班。」他指指快要七竅生煙的阿加雷斯。

    「我才沒有社交障礙!」阿加雷斯已經在腦內演練過千百種酷刑伺候卡本特的點子,這真是要倒楣到極點才會在這種火燒屁股的時候遇上「那老頭」的兒子跑出來攪局。「我們是為了屠神之矛而來,人間可能因為屠神之矛現身而受到波及,都到這種時候還是不要拐彎抹角好了。」

    海嘉立即瞪大眼睛,宅詹不解地看著她。

    「你們…終究發現了。」她的聲音微弱到近乎無聲。

    「大王子恐怕已成功逃獄來到人間,也就是去年帶著地獄魔犬引起騷動的那位惡魔,我能感覺到。」猶大從阿加雷斯背後走出。「所以我們必須合作,人間、天堂與地獄都必須在大王子奪取屠神之矛前阻止他。」

    「可是屠神之矛…」海嘉制止想要發問的宅詹。

    「我和卡本特上一次追蹤屠神之矛現身的痕跡時發現它在這一帶出現過。它在哪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宅詹皺起眉頭瞪著欲言又止的海嘉。

    「我們隱瞞太多事情…」她瞄了宅詹一眼又瞄了伊迪絲一眼。

    難道人間終究逃不過這場災難嗎?

~*~

(肥蠍子酒吧,紐奧良,路易斯安那州)

    紫色光芒消失後,我們又回到脫衣酒吧,背在身上的武器差點戳到彼此,幸好這次店裡空空如也沒半個人。

    亡者驛站的邀請函碎片依然握在我們手中,但轉瞬間就冒出火光化為灰燼。

    我們再也無法回到那地方,那個曾經飄盪我與戴爾上輩子餘燼的遺世荒原,我該慶幸還是遺憾呢?還有宅詹的過去…他要是知道恩師隱藏多年的秘密一定會深受打擊。

    「我們在人間消失三天左右,希望這段期間沒發生什麼大事。」戴爾從口袋掏出手機檢查。他頭上的犄角消失了,褲子也沒有尾巴形狀的突出物。我摸摸頭頂確認,好在那對枯枝般的角也沒跟著回到人間,看來那些怪東西只會在我們進入超自然世界時出現。

    「從這裡的裝潢來看,蘇洛應該還沒跟他爸媽打起來…」當我準備拖著戴爾溜出脫衣酒吧時,天花板大燈就啪一聲打開了。

    暗影和他老婆不快地瞪著我們。

    「呃…蘇洛他們呢?」我吞了口口水。

    「回總部了,留在這很礙事。」暗影扭動手腕製造出喀拉聲和些許火光,他那兩個學徒也出現在酒吧堵住門口。「你們兩個不是人的東西還是跟之前一樣沒啥變化,要是有什麼異狀我早就開燒了。」他捏熄火焰說道。

    「我們…才剛回到人間。」我支支吾吾地對他說。欸欸欸,拜託不要把我們當成壞人啦!

    「你們竟然活著從亡者驛站回來而且四肢健全,真是不可思議。」蘇洛的母親走向我們,我瞥見她手上拎著封箱膠帶,外加她似乎比暗影還不好惹,這下糟糕了。

    「是的,我們在那裡查到一些線索。」戴爾快步走到我面前,我下意識緊抓他的肩膀不放。

    「怪物攻擊事件的線索?」她依然不肯把封箱膠帶收起來。

    「妳怎麼知道?」他不信任地看著蘇洛的母親。

    「迪亞哥那小子說的。」

    「那些怪物入侵人間別有目的,必須馬上連絡特殊部門。」他瞇起眼睛。

    蘇洛的母親打量我們幾秒後終於把膠帶塞進口袋。

    「我是桑妮蒂‧貝葉,特殊部門要我在你們兩位回到酒吧時通知他們。」她對戴爾伸出右手,戴爾友善地握住它。

    「容我冒昧詢問,那捆膠帶是怎麼回事?」戴爾指了指那捆膠帶。

    「綁鬼魂專用,目前對你們無效。」她得意地笑著。

    「特殊部門目前還掌握到哪些線索?」離開舞廳後,我坐進沙發看著蘇洛的爸媽。

    「很遺憾的是毫無進展,怪物也沒有再次現身,他們還在等你們返回人間。」暗影拿起電話撥號,幾秒後皺起眉頭。

    「怎麼了?」我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戴爾的手機也響了起來,那是宅詹的號碼。

    「特伯雷小姐被惡魔綁架了!」暗影扔下話筒。

    「什麼?!」我差點摔下沙發。

    「她的雙胞胎嬰兒也行蹤不明。」

    「噢該死!」

    「珍妮的住處遭到惡魔闖入,特伯雷大宅目前無人倖存。」戴爾關上手機,緊捏按鍵的指節轉為蒼白。「至於關著安東尼的監獄則是發生不明生物攻擊事件,還有…安東尼也消失了。」他的雙眼因憤怒而轉為更深的藍色。

    「該不會是巴伊爾…」我想起去年佔據安東尼身體的惡魔。

    那個自稱我哥的惡魔。

    「得快點跟宅詹會合。」戴爾抓住我的手,在我來得及答腔前,一團白光突然憑空冒出害我們差點摔翻。

    「海嘉?伊迪絲?」我瞇眼看著天使大嬸與探員們從光線中走出,喵喵則是興奮地飛撲到戴爾身上。

    但其他人又是誰?

~*~

    「哇喔等一下!」我起身阻止這場人多嘴雜到有點恐怖的討論。「巴伊爾逃獄的目的是宰掉我順便搶奪屠神之矛?」我絕望地望著這支由天堂地獄和人間組成的超級雜牌軍,雖然洛文警官終於回到人間,但現在絕對不是感動的時候。

    「目前看來是這樣,你們兩個得好好保護屠神之矛。」阿加雷斯吐出煙圈回應道。

    「你知道矛在我們手上?」我反射性地抓緊戴爾和那兩把武器。這個勢利眼王八蛋惡魔去年才揍過我一拳,我真不想跟牠合作。

    「我不該向你和戴爾隱瞞的。」海嘉嘆了口氣。

    「妳?難不成妳們早就…」

    「我當時認為你們一旦抵達亡者驛站便會無法返回人間,這樣就能讓超自然世界自行煩惱這個問題,但我顯然是大錯特錯。」

    「妳低估這兩個傢伙的實力,小天使。」阿加雷瞟了她一眼。「他們畢竟是曾經把地獄搞得天翻地覆的叛徒。」

    「這是評估可能損害後的結果!你這惡徒!」海嘉氣憤地從椅子上跳起來。

    「被趕出天堂的失業天使沒資格批評我!」

    「嘿!」我用力捶了桌子一下,所有目光全都往我的方向掃射。

    噢該死,這種團隊真的能拯救世界免於毀滅嗎?

    「我很抱歉我想藉由犧牲你們確保人間不會受到牽連!我真的非常對不起!」海嘉頻頻對我們道歉,我從未看過她如此歇斯底里。

    「但是把屠神之矛送進超自然世界也不會帶來任何正面結果。」戴爾試圖安撫她。「那裡有太多勢力想爭奪屠神之矛,就連宣稱和地獄毫無瓜葛的莉莉絲也是一員,甚至有生物想藉由屠神之矛消滅人類。」

    「莉莉絲?喔不…這下真的非常棘手!」她哀號著倒回椅子。

    「就是那女人洩漏你們仍然活著的消息。」阿加雷斯不屑地放下雪茄。「多虧我的犧牲奉獻才讓莉莉絲說溜嘴,我本來以為這能幫助地獄找回屠神之矛,沒想到大王子卻像發瘋一樣只想解決你和厄里亞德。」他瞥了我和戴爾一眼,不願對犧牲奉獻四字多做解釋,但從他的口氣聽來大概不適合公開說明。

    「把巴伊爾趕回地獄後我們就會摧毀這鬼東西。」我向眾人宣布,有些人隨即面露驚恐的表情,有些則是不滿地瞪著我(其實只有阿加雷斯,不然還會是誰?)。我已經他媽不管摧毀這根該死的矛這會惹毛多少人類或超自然世界的混帳,這東西只要存在一分鐘就會引發排山倒海而來的的狗屎爛蛋!

    「很好,我愛這個結論。」卡本特打了個響指。「但我們必須查出巴伊爾的行蹤,否則隨時都會像個活靶容易遭到攻擊。」

    「這並不困難,我們是天使。」伊迪絲提醒他。

    「但他的力量又比先前更強大。」猶大補充道。

    「為何?」

    「冰牢提供殿下不少休養生息和鍛鍊體魄的機會。」

    「噢。」伊迪絲翻了個白眼。

    「坐牢本來就很容易把小流氓養成大流氓。」蘇洛沒好氣地抱怨。

    「總之得先把巴伊爾找出來,我相信天堂和地獄都各有方法。」我打斷他們,但暗影偏偏挑在這時打開電視吸走所有人的注意力。

    出現在螢幕裡的是充滿尖叫的時代廣場,馬路布滿熱騰騰的黑色冒泡黏液,跑馬燈閃過成串與恐怖攻擊有關的字眼。一名記者在鏡頭前尖叫著有黏液怪物攻擊路人,隨即在一隻巨大黑掌的襲擊下從螢幕中消失。

    「不用找了,大王子就在紐約,那是高階惡魔才有辦法變出來的東西。」阿加雷斯聳肩起身。「殿下顯然收集到不少打手。」

~*~

(霍特伍德莊園,紐約)

    阿福注意到咪咪突然對人工湖的方向發出嘶嘶聲,硫磺燃燒氣味隨後充斥鼻腔,幸好死人不會被硫磺煙霧嗆得淚流滿面。

    亞當‧哈雷與韓莉耶塔‧哈雷也面露不安環視四周,越漸濃重的硫磺氣味開始侵襲他們的感官。

    「這實在…很不尋常。」亞當猛吞口水企圖壓下咳嗽。

    「你看!」韓莉耶塔指著窗外尖叫,這下連馬修也緊張兮兮地飄到窗邊,眼睜睜看著人工湖面如沸騰般躁動散發蒸氣。

    無數動物出於恐懼的哀鳴衝擊他們的聽覺,無論死活皆然。

    「惡魔…」法蘭茲顫抖地低語。

    「而且異常強大…」路德變回原形跑到阿福身邊。「你有對付過惡魔的經驗嗎,老管家?」

    「有…但從沒這麼可怕過。」阿福壓下顫抖,他第一次知道就連鬼魂都能感受恐懼。

    「振作點,展現畏懼只會讓惡魔有機可趁。」路德發現湖水已經轉為黑色。

    「人工湖到底怎麼了?!」翠西亞抓著兩隻小妖精從窗外撞進來。

    「有高階惡魔降臨莊園!」路德展開雙臂露出刀片狀骨板。

    「在殿下回來前我們得好好保護各位啊!」法蘭茲也變回原樣,緊戒地瞪著窗外異象。

    「呵呵~聽起來還真是不妙~」拉斯不是時候地吐槽。

    「廢話!」路德破口大罵。「入侵者很可能是大王子!這真的非常非常糟糕!」

    「大王子?該不會是榭爾溫他們去年碰上的惡魔吧?」阿福四處翻找能夠對付妖魔鬼怪的物品,但對當前情形實在毫無把握。

    「恐怕是。」路德咬牙瞪著巴伊爾從湖面浮出,身旁跟隨兩隻漆黑冒泡的黏液怪物,珍妮和她的雙胞胎被怪物綑綁在觸手中動彈不得。

    一道銀白色光芒從森林邊緣閃現,老酋長的鬼魂駕著半透明駿馬衝向怪物,隨即被巴伊爾突然變大的手掌牢牢抓住。

    「惡靈!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老酋長的形體迸出刺眼光芒,巨掌瞬間碎裂成千百片,卻無法阻止巴伊爾再次展開攻擊。

    巴伊爾張開血盆大口將老酋長咬成兩半,大嘴張開後只剩鳥羽般的微弱光點飄向天空。他轉頭凝視霍特伍德大宅,舌頭從嘴唇探出舔舐獠牙,陰森笑容開裂到近乎吞沒整顆頭顱的地步。

    「就讓好戲開始吧。」



~第八章中半部完~



低估爆字數的程度所以還是拆成三半比較好讀,下半部會有凱斯與碰友們的闖禍大冒險喔~

至於印地安酋長死了又死也未免太可憐...但還是會陸續發豪華便當吧...

(老酋長:靠)

(敦子:我也是死了又死,啊不就好棒棒=_=)

(安東尼:我要在作者腳上寫個慘字QAQ)

附上最近對主角二人組發花癡的糟糕短篇集→十一個白天與夜晚

↓還有角色們的日常插圖系列,寫手都不寫手改行畫畫了(誤)
前任與現任的修羅場(感謝大漠倉鼠的精彩留言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953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推理|BL|貓咪||靈異|BG|GL|驚悚|天竺鼠|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五夜的午日
領便當,我怕(躲起來
XD

08-23 23:12

黃勤(金絲眼鏡)
領便當的倒楣鬼準備要邊爬邊寫慘字了(noooooo08-23 23:17
五夜的午日
OMG

08-23 23:36

黃勤(金絲眼鏡)
[e24]08-23 23:57
大漠蒼鼠
(倉鼠毫不畏懼地吃起便當XDD

08-24 08:41

黃勤(金絲眼鏡)
啊!便當被倉鼠吃掉了(X08-24 12:37
珀伽索斯(Ama)
霹靂嬌娃,讓我想起每次看到時都想知道查理的真面目,但總是看不到[e19]

08-24 12:37

黃勤(金絲眼鏡)
真的XD08-24 12: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紐約驅魔師系列」 十一... 後一篇:【沁墨閣】八月作業〈如果...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