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2 GP

[達人專欄] 【專文】林奕含案不起訴,司法真的不公?台灣都是恐龍法官?

作者:十六夜郎│2017-08-22 16:08:30│贊助:248│人氣:1267
  今天早上的重大新聞之一,想必便是前些陣子炒得沸沸揚揚的林奕含事件,在台南地檢署的偵辦下以不起訴處分。換言之,在當時被網友恨之入骨幾乎像要抄家滅門的陳姓教師並不會因此受到法律的刑責處分。

  接近正午時,台南地檢署也因此案特地招開記者會來說明不起訴的理由,我在觀看記者會的同時吃著早餐,並以筆記簡單整理理由以其調查的脈絡,所幸後來地檢署有將不起訴之新聞稿公開,省去事後查閱以及民眾不明就裡就情緒批判的麻煩。

  新聞稿內有撰寫不起訴之原因,有興趣可參照該篇新聞:閨蜜證稱林奕含曾介紹是男友 陳星性侵不起訴

  在記者會的過程中,直播留言處不乏對於法律之失望,以及對於法官人生攻擊,即時出現的表情符號只見憤怒的小圈不斷冒出緊跟其後。我在收看記者會的途中,聽到發言人依據事件時間、陳姓老師、林姓家屬、林奕含及好友和其診治醫師,甚至連著名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都拿來佐證和推斷該事件的真實情況。

  或許對某些人來說很遺憾,但也並不令人意外地。這件事以不起訴結案。在記者會結束時,下方網友的討論又更加激動,喊著台灣應當私刑合法,喊著要將陳姓一家斬首,某些看似較有良心者,則是希望老天懲罰陳姓教師。自然,普遍最多可見的留言大致便是罵法官已經不足以使人民信任,今後台灣將成為狼師的天堂。

  姑且不論明明不起訴是檢察官的問題,完全和法官沒有相關聯。大部分網友完全沒有針對記者會的內容去討論,只是一股勁地謾罵和崩潰。當然在其中必然有冷靜討論的網友,但言論大抵都被仇恨所淹沒。

  每隔一陣子都會有一些令人憤慨的判決新聞。好比早些前小偷入侵屋內被屋主勒斃、湯姆熊事件、小燈泡事件等等社會案件往往牽引著我們敏感神經。今天看見有網友張貼《王牌大律師2》的劇情片段,探討民意與法律之間的問題,民意是否可以左右甚至凌駕於法律之上?個人相當建議各位觀看。


  我個人站在一名旁觀者的觀點,認為台南地檢署應當站在比民意更高的高度,用其職業的專業性去判決,而非被民意所引導。如同主角說的,靠民意來宣判,那我們司法的用途何在?

  另外,尤其是在沒有確切證據的情況下,更不該由民意來作為判決的最大依據。那除了是褻瀆自己的專業,更是褻瀆了其身為法律代言人的資格。

  有網友在記者會下方的留言處問了「為什麼這樣都不用被判刑!」的這個問題,而回應這個問題最多讚的答覆是:「因為台灣只保護有錢人。」

  在某些少數網友去替法律辯護,認為這次不起訴相當公正的情況下,有名網友這麼反嗆道:「說沒證據的,難道你女兒會無緣無故自殺嗎?」

  這使我聯想到此次記者會時提到,本案民眾告發陳姓教師涉及妨礙性自主等罪嫌的原因,是標榜著「改編自真人真事」的《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但偵查結果對於其描述情節是否屬實,仍值得斟酌再三。言下之意,小說作為一部虛構作品,且情節與實際發生情況有所出入,不被當作證據是相當合理的。

  但看在許多網友拿小說當證據的情況下,我想我從未有這麼一刻慶幸,自己身為一名尚算有寫作能力的創作者,此刻應當著手撰寫一份關於自己的心路歷程,將我所厭惡之人撰於其內,在死後便可使他們受到社會以及法律的審判,證據就是我寫的小說。

  你們覺得這樣合理嗎。將真實經歷以及情感戲劇化,是我們創作者應當學習的必修課程,我們得以在作品中撰寫自己的人生,使讀者將作者與故事主角產生連結,但作品並不等同於我們自身的全部。

  針對林奕含事件而言,法律本來就是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如此輕易就被個人情緒以及民意所左右的法律我們留著的意義何在?

  檢方調查也發現,他們首次發生性關係時已無師生關係,同時作為補教老師,其對於學校成績沒有干涉的權力,而學生亦可決定自由上課與否。單以此而言就難以認定陳師有利用權勢之可能。假若今日這名老師在這樣幾乎可說毫無證據的情況被起訴,甚至被判刑。我想各位才該去思考司法的公正性。

  林奕含自縊身亡實屬遺憾,想必長期下來她必定承受了龐大的心理壓力,可我們能依據作品將最後的結果歸咎於單一個人?

  作為旁觀者,即便誘姦此事並不存在,我們仍該去批判教師乃至於上位者利用權勢去威逼他人發生性行為的行為。該去譴責的部分,從來都不該去忽視,這也是林奕含事件帶給我們的啟發,而這件事所帶來的改變仍是相當重要。

  但,我在看到此新聞事件下留言刷一排千篇一律的「法律已經不能信任」、「法官應該被裁撤」、「應該要殺了陳X一家」就令我頭痛萬分。

  我們接下來討論法官這個除政治人物外最常被謾罵和詛咒的職業。

  在台灣的社會環境下,批判法官、法律者眾多,在面對一些看來相當匪夷所思的判決中,常有人評議法官都是溫室裡的花朵,躲在象牙塔裡沒有社會經驗,只會讀死書,不知民間疾苦,所以才會有這麼多愚蠢的判決。

  假設這樣的觀點是正確的,那我們此刻站在法官的立場來看待,是否可以說明我的判決使你們不滿意的最大原因,是因為你們讀不夠多書?

  每個人都說台灣這塊鬼島不尊重專業,說應當在專業領域尊重職業人員,卻忽視了法官也有培訓和法條應用的實際專業。

  倘若你只以單一角度作判生判死的抉擇,以當下情緒作判輕判重的依據,遇到自己覺得不合理的情況,只能用「恐龍法官,不知疾苦,都是因為沒有社會經驗才這樣判,法官的家人應該被殺看看,保證一定會判死」來作為貶低其職業價值和無視法官專業的用語。

  除了代表你所謂的尊重專業也只是選擇性的政治正確之外,還代表除了所謂的「社會經驗」,其他的,也就沒有什麼了。

  另外,法律的問題應當由立法委員來處理,法官只是依據法條和實際情況來宣判。法律不合理的地方,就該去監督和修法。

  我不保證沒有判決不合理的情況,但我們實際上也並沒有真正詳細地去看判決書的內容,往往只有單方面由媒體丟給我們,足以煽動情緒的片面之詞和懶人包。我們無法詳細審閱那些歷經漫長時間和眾多證據而寫成的判決書,沒有真正去追究判決的真正原因,我們只讀結果。

  有沒有相關例子,有的,前陣子常與好友分享一篇名為〈血是怎麼冷卻的:一個隨機殺人犯的世界〉的文章,內容是針對湯姆熊命案的凶手曾文欽,也就是說出著名的:「在台灣殺一兩個人不會被判死刑」的殺人犯的相關報導。

  當他被判處無期徒刑時,我們讀到的媒體幾乎都下了類似的標語:「鐵口『不會被判死刑』割喉魔曾文欽二審仍判無期徒刑」、「『殺一兩人不會處死』割喉殺童果然免死」

  當我們義憤填膺地覺得這世界上沒有公平與正義的時候,沒有一間媒體轉貼法院的判決,沒有寫到任何一句關於兇手成長歷程的脈絡和殺人原因。在兇手成長歷程中完全沒有被父母以及政府機關妥善照顧,沒有升學直到現在從未教過一位朋友也沒接受老師教導,小學畢業便入焊接工廠工作導致永久性殘疾......相關的有興趣自己點文章連結觀看即可。

  媒體並未真正在乎法官宣判的理由,在乎的只有點閱率和民眾的憤慨。如果所有判決都該由法官概括承受,這對他們不公平。

  額外一提,前幾天有位出監工作的受刑人,因為無法承受同事的異樣眼光而脫逃的新聞事件:【首例】法務部推受刑人出監工作 竟有女囚落跑

  雖然事後被抓回,但不少網友說:「台灣的法律真是笑話」、「到時候脫逃了會害百姓被殺」、「那麼愛教化,就由法官領回去!」

  這樣的言論除了是不明白監獄的出監工作的審核標準是刑責輕、一年內可出獄的輕刑犯,並非誰都可以出去工作。但大部分的民眾好像覺得受刑人不該學習和社會接軌,應該被關到死或槍斃,完全忘記受刑人最終是要回到社會的這件事。

  雖說受刑人脫逃和當初犯罪是當事人的問題,可究其脫逃理由也是受不住旁人對其受刑人身份的歧視。也許你會認為這是他咎由自取,這我並不否認。

  但倘若社會對於永遠犯錯了的人都採取排斥態度,即便對方只是輕刑犯,卻依舊不給予回歸社會的機會,他們就永遠只會陷入犯罪的輪迴,由小案變大案,然後又被譏笑說:「監獄根本沒有教化功能,法官的可教化就是一個大笑話。」

  沒有誰突然會變殺人犯,這永遠都是社會結構的問題。法官或許是,法律也許是,但你我乃至於整個社會都難辭其咎。

  明明大多數台灣民眾在看見受刑人改邪歸正的故事時,會感動地說浪子回頭金不換,真男人給讚。結果看到犯人受不了被歧視的新聞,全部都說犯罪了沒有可教化,犯罪者沒有人權。就我看來,標準實在難以拿捏。

  不少民眾忽視了犯罪程度因人而異,不是每個都該下地獄。對待初次犯錯的孩子,我們能原諒並告知其錯誤之處,今後我們仍會愛他。

  對待孩子尚且如此,難道你會將孩子趕出家門,然後使他在外流離失所,最終在他被迫走上歪路時還會指著他大罵:「早就知道你不是好東西」嗎?

  每一次洪水都是裡頭的水滴所造成,可卻沒有一滴水認為是自己的問題。於是被淹死的生靈都是活該倒楣,沒有人想去檢討環境,那只是放任洪水一次又一次的爆發。一個社會發生性侵或誘姦的事件,並不單單只是當事人的問題,法律是否應當修正,判決是否出了問題,證據是否充裕,我們是否也是共犯的一員。這些需要我們深思。

  事後再來謾罵已經無濟於事,唯有找到問題的本質才能解決。對法官判決不滿?那應當先去理解為何法官會這樣判決。對法條不滿?那應該去了解這條法律是否已經不符合實際狀況。

  先前台灣社會有通姦除罪化的議題浮上檯面,原因也是由於通姦罪的本質慢慢出現漏洞,於是才有人提倡修改。這並非是你在聽到時下意識覺得「矮噁,怎麼有人會想通姦除罪化,一定是想要替自己鋪路啦!」就代表全部。

  除此之外,毒品除罪化也有它的理由,很多事情都有出發點和立場,是否有去了解再做評議。仍是台灣民智是否開化的重要因素。

  任何社會問題都不可能只有單一面向,正如同法官的判決並不可能只會依照「我覺得不行」、「我覺得可以」、「我覺得有點太嚴格了」來判。我們並沒有一種完全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但一切仰賴情緒來處理,台灣永遠沒有進步的一天。

  單純依照情緒來審判,那我們要法律幹嘛?

  看到一堆人沒辦法提出理由,只會不停說法官不知民間疾苦,只要會讀書就能當法官。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是百姓,而他們是法官的最大原因。

  當我們對別的職業說:「這不過就畫幾下就好了吧?」、「這不過是信手捻來自由發揮吧?」、「那麼貴哦,成本不是才一點點?」時,大家會去批判。可是卻又在碰上法官時馬上轉彎,說:「法官都不懂得衡量狀況啦,等到他家死人再看他會怎麼判。」

  每當見到此情此景,只能使我感嘆台灣仍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而這段路途漫漫長長,到達彼岸之時遙遙無期。往往令我哭笑不得,啼笑皆非......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麻煩點下GP支持,也希望能點進我臉書專頁給個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935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十六夜郎|專文|判決|林奕含|誘姦|法律|法官|地檢署|檢察官|恐龍

留言共 21 篇留言

十六夜郎
忘記在內文談到關於個人私德的部分了,但文章已經發布就不再添加
我個人的觀點是,即便陳姓老師與年齡相差這麼多的女生在一起,"有可能"在品德上有問題(雖然我覺得並無不妥,但有人覺得有問題我就提出來談)
但個人私德並不屬於法律範圍,公權力不該凌駕於這種個人自由之上

另,有人提過不起訴不代表陳姓老師"沒做過這種事情"。但換個角度想,那起訴了是不是也不代表陳姓老師"有做過這種事"呢?
目前狀態就是不起訴,和"沒有做過這件事"的事實比較貼近

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實事求是。真的有證據我們再去處理
你說不通情理,但法律本就是盡量基於最客觀的立場去判決,在保障人民的同時也不因為民意走向究冤枉好人,這就是法律的存在意義

08-22 16:38

+9神聖騎士卡

「看在許多網友拿小說當證據的情況下,我想我從未有這麼一刻慶幸,自己身為一名尚算有寫作能力的創作者,此刻應當著手撰寫一份關於自己的心路歷程,將我所厭惡之人撰於其內,在死後便可使他們受到社會以及法律的審判,證據就是我寫的小說。」

這段引言我卡掉了最前頭的一個「但」字後,就再也無法刪減段落,只好全留了。實在太經典,對不起,話題嚴肅不過我還是笑了。說是死亡筆記本不為過。

今天如果判決出來是有罪,恐怕出現的是幾種聲音,一種是「怎麼沒判死刑」之類對於更高刑度的期待,另一種則是證據不足引發的波瀾,如十六所說的「我也要趕快來寫一本小說」的言論可能會大量出現。

洪水由每一滴小水滴組成的比喻很好,「我覺得可以」、「我覺得不行」的時事梗又讓我笑了,十六的文就是如此精彩,我也很喜歡你文中討論到的「尊重專業」問題,很多事情放在法官上,就有雙重標準了。

影片我完整看了,我很喜歡,裡面的言詞尖銳洗鍊、不愧是劇本(現實生活中很難出現這種精彩論戰),其中我很喜歡一個形容「絞死討厭者的全民運動」赤裸貼切。(笑)

當我正在回文的同時,電視播放著課綱的議題,為了害怕民粹,課綱的選材居然變成網路票選我也是嚇了一跳。是啊,菁英政治、菁英教育真的走入了末路吧,每個人都受過高等教育,每個人都覺得這件事情我也有權作主。嗯……先不要再跟十六提時事了,在所謂的「尊重專業」上,台灣真的有很多路要走,算了,我覺得這只是說好聽話,其實我覺得沒路走了,在這些事情上,我只看到末路。(笑)

08-22 17:51

十六夜郎
晚安我的朋友,平安喜樂
看到你這篇回應真讓我暖心,我原本以為這篇文章寫出來就是兩種情況,幾乎一面倒贊同和一面倒反對,結果發布幾個小時都沒有人回應,我還開始質疑自己是不是切入的點錯誤,導致完全沒有共鳴或完全沒踩到重點了XDDD

你能夠和我站在一個同溫層的地方使我感到寬慰,面對社會事件我仍是認為理性看待是最好的。我覺得許多問題都僅僅是相當簡單的邏輯問題,從前感觸並未如此之深,但隨著年齡增長或閱讀的東西多了,總覺得某些民眾依然只能依靠情緒來處理事件

此次倘若決定起訴,當然是無法判死刑的(不過,台灣希望判死的還真不少),有空我有機會再考慮要不要討論死刑的問題(我文內其實就有提到死刑相關的社會問題),但目前大概還是針對林奕含事件探討。我覺得如果情緒可以凌駕於法條上,那我們的確是該廢除掉法律了

尊重法官專業的部分倒是我前陣子才突然想到的,說來可悲,我至今才想起的原因是因為從未聽過有人要尊重法官的專業。也許是聽到對法官的批判多了,導致我完全忘記法官也是需要專業的職業之一

我在撰寫文章前半段,即是評述林奕含事件的段落時,將我文內張貼的影片一直重複撥放。角色與角色的對談我也相當喜歡,當然,那是一種被精煉和雕琢過的言詞,畢竟是劇本(笑),但也正是如此,於是聽來都相當精闢

我個人相當喜歡的段落則是:「在青空、鬧市中,帶她去遊街示眾,把她綁在柱子上施以火刑,然後大家一人一刀地將她捅死。之後削首示眾,再三呼萬歲,這樣更是健全。但我們國家的愚蠢國民,卻沒有讓自己成為殺人犯的覺悟。他們只會自己身在明處,等待著別人在暗中將他從社會中抹殺。因為這麼一來,就不用再深入考慮死刑的問題。他們就會覺得這個世界是健全的,不是嗎?」

令我想起從前有則和死刑相關的影片,這是一位藝人在表演,該位藝人拿死刑來當笑話。說建議國家要把殺人犯槍決現場直播,最好可以放贊助商,死法可以由贊助商調整(類似拍廣告),大概是這之類的內容,結果逗得台下哈哈大小,紛紛表示贊同這種把死刑娛樂、血腥化的效果

但實際上那名藝人是在諷刺民眾只是嗜血罷了,台下大笑的民眾還以為那位藝人是和自己一夥的08-22 20:06
十六夜郎
也讓我想起前陣子,應該說社會案件發生時,都會有網友出來宣傳私刑的這件事。甚至今天林奕含事件,還有網友說希望地方勢力可以殺了陳姓教師。令我覺得實在扼腕和噁心,總之是相當反感的

當討人厭的傢伙被私刑處死,一群民眾高興的歡呼,覺得這個社會真美好幸福,公平正義都回來了......我不認為民眾有處死人的權利,完全沒有,尤其是把私刑當作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法的人,更令我不齒

也許當下問題被解決,但是這牽扯到關於"誰該被賦予這個殺人的權利",我如果不滿私刑者,我是否也有權利去殺死人呢?

扯遠了。我剛才和朋友聊林奕含事件,我提到民主的缺陷之一,恐怕便是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可以做主,一旦這些"主"變成集體,凌駕在精英份子上頭,瞧不起代表人民的職業或團體,往往就變成了民粹的走向。因為人民相信自己的權利和能耐高過於上位者,高過知識、菁英分子,認為總統沒什麼了不起,認為經濟部長沒什麼了不起,認為那些高官高位乃至於大法官檢察官都是一般人民可以取代......

我雖然喜歡民主社會,也尊重個人自由的抉擇和表達意見的方式,但平庸的人民,通常也是走向平庸而非菁英的道路。一旦菁英人人可取而代之,專業變得平庸,那社會再無英雄與改革,只有傻瓜和安逸

我倒是覺得還可以慶幸台灣勉強對於藝術領域會說出「尊重專業」的這種話,雖然這種話也都是自己行業的人在喊就是。不過,你的想法不是沒來由而且沒有道理可循的

畢竟,如同我說的,我自己都忘記要呼籲他人尊重法官的專業,一旦大家都把自己視為法官,認為法官只是會念書,不懂人情世故,我覺得這個社會真的完蛋了,在法律層面,台灣再無菁英

當然,各行各業都是這樣。每個行業都有難以取代性,一旦大家都覺得隨隨便便都可以取代,恐怕台灣的所有行業也是隨隨便便

抱歉,說的有點多了,因為對於這個有點感慨和些許的氣憤。我一向不敢把話說死,但只能說,台灣有很長的路要走,路途漫漫長長,到達彼岸之時遙遙無期......08-22 20:06
楚門
先卡一下,晚點留言。
不過,我擔心你說出這麼多實話,恐怕會被抓去綁十字架,我會很傷心的。

08-22 18:45

十六夜郎
先暫時依照你寫的這段文字回應你:
我原本應當用更尖銳更刺耳的用詞來寫這篇文章,但我收束了一些比較不好聽的字眼。當然我不是說台灣人都怎樣如何,我也是正在學習的狀態,這篇文章也有和人討論的空間,我並非論定說怎麼想就是錯的

但我仍舊希望大家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事情
某些事情,不是由情緒來主導就能解決08-22 19:05
黎黎貓
剛剛看到這個新聞,
其實第一個想法是「為什麼很多事都要等到死人後才鬧大、兇手才被判刑甚至放走」,
不管是你近期分享的或是這事件,
我是相信有些可以避免走到這些結局。
病態的犯人也不少,甚至在犯罪前就有跡象,
而旁人寧願放著一個瘋子亂晃,也不願處理。

08-22 19:10

十六夜郎
謝謝黎貓貓
真的很遺憾的是,很多事情要等到發生了才能處理,這是法律
在發生之前有很多是我們能做的,而在事件發生之前就去處理,這是道德與預防

台灣許多事件不都是如此嗎?當我談到社會問題要從根本解決,甚至不惜說出「我們都是共犯」這種重話,還是有無數次的人要我滾開,告訴我不要把問題怪到他們頭上

今天一個人被殺了、被強暴了
關起來、殺掉

大家都很開心。因為好像解決了一個問題,社會就乾淨多了
但其實什麼都沒有解決啊...很多事情還很小的時候,大家就將就著過日子,等到事情真的鬧到了出人命,再來把人殺掉,其實也只是事後稱不上是彌補的彌補了08-22 19:15
白鯡魚
向這片土地上的人的主體提出異議是不被允許的,跟有同樣想法或包容心強的人聊聊還好,
講給大家聽的話可能會惹上麻煩的

08-22 19:48

十六夜郎
謝謝你的勸戒
但我希望我的想法可以改變一些中立搖擺的份子08-22 20:07
BALLSON球子
好久沒看到這麼有共鳴的文章了QQ
看到法官依法論法被嘴到不要不要的都覺得有點可憐

如果台灣真的要這樣的話
那乾脆 #整本六法全書唯一死刑

08-22 20:08

十六夜郎
笑死,這個論點我相當喜歡。我有時候生氣真的會說:「好啊,犯罪全部都死刑,你們最開心了」
謝謝你喜歡,我覺得法官判得不好,有時候可能是法條的問題。但是不管是法官自己還是法條自己,甚至是依照更多一般民眾看不懂的脈絡來宣判

民眾不滿,就是罵法官,法官在這方面被汙名化的滿可憐的08-22 20:13
BALLSON球子
突然回想起很久以前寫過的一段詞 覺得也可以套用在這案件上
「惡魔真正的模樣究竟長什麼樣子我不知道真的
但我想最接近的態樣就是那些在瘋狂叫囂的人們」
曾幾何時 台灣人已墮入了這種見人不爽就喊殺的思考方式
最該檢討的 除了立法的完整度外 
就是人民本身了

08-22 20:14

十六夜郎
我在這篇文章其實砍掉很多像是斥責的話語了,就是為了不要讓別人覺得看起來很銳利
但民眾的思維真的還有很多要改進的地方
包含我自己也要成長,希望有天能悟出更好的理解或處理方式08-22 20:20
神羅天真
我想起當時我說過林案的小說不能當證據時被罵的時候......但要我說只要是蓄意殺過人的人就算你改過了也要吃下一發代表你的罪刑的子彈

08-22 20:55

十六夜郎
是的
不過在林案剛開始的時候,像我這篇文章會被罵到翻掉
畢竟風向完全不對08-22 21:05
查無此人
我老早就放棄台灣法律了,所以用比較庸俗的角度來看

事發後,林爸爸的態度本來就軟綿綿的
這件事就是一個沒辦法解決問題的人
把問題推給一個更沒辦法、也不想解決的人身上
怎麼鬥得過對手這種老江湖
假如會判重刑才真是莫名其妙

話說如果台灣有文革,第一個被鬥死的大概就是法官...
管你循吏酷吏都是被政客吃一輩子的豆腐
你闖禍、我被打
沒人敢、也無能為力站出來改革這種不平等的亂象
法律圈呼籲要尊重專業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仍然是成效不彰
現在看到小朋友要念法律,我都是直接勸退囉...

08-22 21:08

十六夜郎
感謝回應
這次林奕含父母的部分,檢察官也有提到他們沒有很配合。這出自於什麼考量我們不多做揣測,但就事件本身來說,的確看得出來態度並不是很積極

你提到文革倒是讓我真的有點想像...如果真的是那個年代,說不定以台灣人的不滿,也許有一個機會,大家真的會嘗試批鬥

但是文革的批鬥之所以會將整個時代的人牽扯進去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無標準的批判,因為道德問題人人都可以談,也正是如此你鬥了他,他又能鬥你
台灣目前的主體狀態看來大抵還是在網路上批鬥,但這樣也足夠了。光是看到那麼多人想要殺法官,覺得自己可以取而代之的言論,我就覺得精神上與文革沒有太大差異了08-22 21:13
Lumière君
過去發生過太多事情都是民意一頭熱的去攻擊、媒體一個勁地去詆毀、名嘴一個勁地去吹噓。我對這起事件不多做評論,但針對很多網民的言論,總忍不住不發聲。

在「浪潮」中能保有自己的意識是難能可貴的,很多時候人們都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去觀察,嘲笑那些當事人怎麼會做出這樣的選擇;而在當下,人們卻因為未來將會被推翻的隻字片語、錯誤的資訊、甚至跟自己想法只有些微不同的事情,而歇斯底里的狂吼。

2017,人們都有自己的思想,所以理性走向頂峰,也走進崩壞。

08-22 21:11

十六夜郎
感謝回應
實事求是,針對問題下去理性討論。說來簡單,但仍是大家都需要注意的課題08-22 21:14
Tony
小弟認為林奕含案帶出了三個問題(未必說得準確,但有必須說明)


1.人民的價值觀(特別是有關兩性的)仍然很落後
2.現時法律基本上已經不符合時代的需求
3.極少人質疑教學人員的的操守(你可以說成師資腐敗)


小弟反而要特別說明第3點,小弟是香港人
而作出不起訴的決定之前數個星期,香港有一間興德學校的小學被被揭發學校管理出現嚴重問題
事件中時任校長不單就有關問題拒絕跟教統局合作以及阻撓相關人員調查
最後在上星期五時,興德學校的校董會以投票方式決定把該校長罷免


其實有一點我們都一直完全忽略的,就是當教師或導師去教導學生
或是管理一個教學組織(可能是一間學校,也可能是大專院校中一個系)的時候
教學人員會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對學生以至學校作出不利的行為

無論是林奕含案還是興德學校事件,其實都反映出
我們一直以來都過度信任教師或導師,給予他們過度的權力
以至他們的操守出現了偏差,甚至傷害了學生

08-22 21:15

十六夜郎
我個人針對你提出的三點回應
1.我贊同你說的,不知你是否是說男女的權力並不對等還是之類的?我個人認為,社會價值觀的部分應當培養女生受到侵犯而不畏懼,勇於說出口的想法,另一方面,社會本身也不該對受害者抱持異樣眼光。社會的雙重標準之一,往往就是會可憐被害者,可是又會給被害者貼標籤

2.我在林奕含事件中本身,法律往往是無罪推定原則,在沒有確切證據佐證下,陳師等同無罪。於是,在本來就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法律本身沒有問題。除非你提到的是這件事之外的。但不符合時代需求的就是應該要去修改,該不該改,要改成怎麼樣,還得考慮民意支持與否的問題

3.教職人員的操守問題,我個人認為他們的權力並沒有到嚴重的過度,但的確有權力不對等的情況,畢竟師生就是上對下的情況。這個問題我並沒有去想過,但學生和老師的權力關係差距太大,甚至是在老師行駛權力時學生只能無條件去承受。我想給予學生一點權力或者是檢舉、反抗的管道會是好的

給你參考08-22 21:28
沉默是金
其實不起訴的原因真的很簡單

就是沒證據而已

大家理性一點吧

雖然我也覺得很生氣[e14]

08-22 22:28

十六夜郎
感謝回應。但依照無罪推定原則,我們不能假定證據真的存在
我們可以去關注誘姦、性侵和權勢不對等的議題,但林奕含案就是以不起訴告終了08-23 08:33
Onikis
開始正式談論前,先說說我自己的想法。
不曉得各位還記不記得不久前的小模外拍遭姦殺的案件?
當時各家媒體、網路聲浪均是清一色地痛斥被害者之閨密,甚至該名閨密臉書上曾出現多則「見一次殺一次」的死亡訊息,逼得該名閨密於遭受各方輿論攻擊後,還得莫名承擔無須有的法律管束。
然而在三天後,當調查人員查明該名閨密全然沒有犯罪關聯,一切是程姓加害者的自導自演,當下又有多少人在該名閨密臉書上投以關懷的文字?
我想問的,民眾獲得訊息的管道,普遍來自於訊息正確性相當混雜的網路,要不就是媒體未經確切查證就大肆放送的新聞。
當每個得知這個訊息的人,口口聲聲地痛罵著該名閨密的蛇蠍心腸,這些人又何能想到三天後竟然會來個大翻盤呢?

回到林姓作者本案上。
我對該名作者與她的作品不熟,而與陳姓補教間的關係如何並不感興趣。
人命一條確實在此,然而我更在意的,是陳姓補教的家庭卻已經發生了不可抹滅的裂痕。
該名補教的妻子和女兒遭受了多大的心理壓力?不曉得各位是否理解呢。
男人犯下的錯,為何要波及這些女性,即使她們甚至根本不認識這位林姓作者,甚至在新聞出來前都還不知道陳姓補教究竟做過了什麼事?
就算媒體小篇幅地報導著林姓補教的配偶和女兒已經多次精神崩潰,即使是想要求助於精神科醫師,她們甚至不敢離開家門一步,深怕被不曉得躲藏在何處的媒體跟拍,或是被狂躁的民眾攻擊。

各位,請再次思考下列問題。
無論陳姓補教是否真的犯了錯,或是媒體又來個了未決先判,我想問,這對母女究竟是犯了什麼錯?必須得要受千夫指,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陳姓作家一案的始末確實讓人同情,法官確實也是盡了全力來審決該案,然而這對母女又曾有誰對於她們的處境贈上慰言?還是說落井下石得到的愉悅感早已沖昏了的腦袋?
想想那名閨密,再來看看陳姓補教的妻兒。
法官的判決縱使讓無數人發出嘆息,然而那些夜半落下的無辜淚水,又有誰注意到了呢?

08-22 23:15

十六夜郎
你是相當明理的人。整個回應全部都是我想要訴說的
於是我不多做其他回應

有你這樣的人存在,讓我覺得台灣仍是有希望的08-23 08:44
十六夜郎
另,可否授權我轉貼你的言論到我個人臉書專頁呢?08-23 08:44
羽尚愛
全案來說,應該讓人反思的比較篇向,受害者的摯友應該鼓勵對方至少先留下相關證據,不過這些都已經有很多人再提倡了,實際上還是有很多難以達到與走出創傷的案例。

不過這次的話,我覺得林家的人,我自己保持比較大的疑問,全案九年,與陳關係最密切最多三年,雖如果事實成立,不排除創傷增加。 但從林家配合的角度來說,還是有很多疑點,創傷可能不光只是陳所留下的,陸續到後來可能還有很多。

林家對其女的期待與未來,即對陳的恨意可能遠超乎我們的想像吧。不然也不會藉著小說與死亡來想辦法讓陳也背負相同的罪,以一般家長應該早就已經提告,或是在林過事後主動提交相關資料,可是檢方也有提到林家一些不願配合之處,恐怕也有不想要被外界知道的地方。

不過這都只是一種猜測,至今台灣各種案件的增加,也算是一種社會的警訊吧。



08-22 23:56

十六夜郎
感謝羽尚愛回應,但依照無罪推定原則,檢方已經不起訴處分,我們也不能假設證據曾經存在

記者會的過程中有提到,林奕含的好友見到陳星時,林奕含都是以男朋友來介紹,而且互動親密,此外,從未聽聞林奕含有說誘姦一事。另,林奕含的另一篇著作中有寫道他和一名老師交往,故事劇情與房思琪一文相似,但差異是在這篇故事裡,主角與老師交往,但卻是被父母阻止,導致主角最後去看精神科醫生

若小說得以作為證據,那林奕含這篇故事(甚至比房思琪還要早)應當可以當作替陳姓教師來辯護,從而翻轉結果,認定是其父母強硬阻止女兒與師長交往,導致最後林奕含自殺

但依照無罪推定原則和小說的虛構性,我們不該以此當作證據。不過我自己也不是有想過我剛才提到的可能性

不過這是站在逆風面,而且也沒有實際證據來佐證,這件事情就慢慢過去也好08-23 08:39
人一兌
竹藪中。

即使是時光機,它依舊可能遭眾人的口水淹沒。

08-23 00:12

十六夜郎
慶幸竹藪中是各說各話,沒有其他旁觀者。如果有其他民意的話,恐怕就是看誰的故事精采動人了吧...08-23 08:34
湛藍琴海
要說的話夜郎已在文章裡說,不然就是樓上諸君已經細述,故在此不再贅述,在此只說兩個重點:

一、無論林案真相為何,可以肯定的是,陳師在有妻室之狀況下,仍與林女交往(雖已非師生關係、社會人士與學生交往、年齡差距也非問題),是不道德的出軌行徑。因此,即便陳師毋須負擔法律責任,至少要負起道德責任(即便其妻表示原諒,但出軌一舉的是非觀感如何,每個人心中自有一把尺)

二、日前我有在巴哈連載某部中篇小說,其實就是受到林奕含事件的啟發。但也僅是啟發,故事與林案無關,亦與《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無關,這已在後記闡釋清楚。但的確也是因為這件事情,讓我想到「誘姦」的定義。何謂誘姦?為何發生「誘姦」?縱使自認遭受某人的性暴力,對某人真的沒有愛情嗎?沒有相戀嗎?沒有交往嗎?我覺得姑且撇開林奕含,相信社會上還有很多類似的事情,只是不為人知而已。然而,到底該如何判斷「對錯」?感情之事,有絕對的對錯嗎?若雙方對彼此都有感情,卻發生了摩擦與不合,那到底該如何評斷?我覺得這些都有很多值得深思之處,因此,別隨便判定一個人的感情之事,更不能在缺乏證據的狀況下,任意將人定罪。

大抵如此,好像還是講得有點多。再怎麼說,我也是曾花費大量時間,去關注林奕含及其著作之人。於是便發表一點個人拙見。

08-23 12:55

十六夜郎
謝謝琴海回覆,我對於個人私德的情況並沒有太多意見。單以出軌而論在社會觀感下或許不佳,但我想不至於讓社會該如此氣憤

至於第二個重點,我個人也因為林奕含事件也真正去思考究竟誘姦的定義在哪裡,雖然這麼說或許對女生不公平,但實際上也有不少合意性交後反告性侵的案例,在這種情況下,誘姦、強迫性交之類的定義往往只能透過自由心證而沒有明確的定義

我個人尊重每個人對於感情上的詮釋,對某些人來說當下你我是合意的,事後就不該反悔告誘姦,可是對一些人來說這些隨時都可以切換立場來談的,或許在明天我們的合意就變成了脅迫也說不定

自然,基於法律的立場而言,沒有證據的事情無論是什麼行為都不該任意將人定罪
這件事在前陣子也算吵得火熱,關注其事者眾多,但能夠有所想法已經算難能可貴了08-23 16:13
Onikis
當然可以,沒有拒絕的理由。
那番言論能夠得到你的矚目,這是我的榮幸!

08-23 15:48

十六夜郎
謝謝^^08-23 16:13
化風
想表達的事情,屋主已經為我說盡。
還想補充的事情,也已經由各位高明的言論道完。

感謝在這裡留言的各位,讓我發現還是有理智的人。
讓我相信原來,理智與情緒是可能並存的。

最後也說不出什麼,狗嘴吐不出象牙,
只得奉上GP、以及自身的敬意,
希望各位事事順心。

555雖然想說點什麼,但是感覺一發言、這裡的格調就降低了RRR
大家都超有主見的!某化致上敬意!

還有最後想說的,是媒體關注、給了太多太奇怪的壓力
希望他們可以自制一下...好像很難

08-23 21:22

十六夜郎
謝謝你的回應,你的感謝讓我很溫暖,我也同樣感謝你的存在——一個理智,並且相信現有事實,並不穿鑿附會的人

有你這樣的人存在,台灣會更好
大家都喜歡刺激,習慣了深刻的故事,唯有深刻才可以觸動自己的神經。於是,平庸的生活和新聞使人百無聊賴,唯有加油添醋、人云亦云的社會事件才另人討喜
如果林奕含事件沒有犧牲者,沒有人死也沒有人受騙,只是極其普通的感情故事。恐怕還會有人失望呢08-23 23:36
海霧哥吉拉
唉!整個案件我只能歸納三點:1.權力與愛情是這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大妖孽。2.我們國人基礎法律素養與獨立思考能力太弱3.如果妳/你真的沒有錯,請不要道歉,該道歉的是那些做壞事的oo。以上。

08-27 02:12

十六夜郎
感謝回應^^08-27 06:48
Rubik
一開始就知道告不成了,沒證據

而且甚麼話都不說,人家在那裡單唱叫的再大聲也沒用(實質上),但問題來了

人家是補教界,放任自己的名聲敗壞會出問題

就算如此,全盤否定到底也找不出什麼更有可能贏回被敗壞的名聲

結果這個笨蛋差點把背後的人賣出來,差點托出全盤,這才是讓人無言並讓我懷疑是真正目的的地方

你在意的是民眾怎麼反應,我在意的是水下到底發生了什麼

民眾方面負責挖底的我也很在意,一堆正義魔人跑去挖底結果還沒人看出來檯面下發生的事,認真的嗎?他■■就擺在那裡給你看啊

雖然看出來的可能都沒出聲就是,但是數量應該還是少,不然一堆理盲的聲音不會那麼大


結論:陳老師只是個小角色,而不管這次目的為何,都已經證明陳老師背後底下的水裡有東西,再者,小角色都能玩這麼大,師資腐敗的根深蒂固是不用懷疑的,你要懷疑的是為什麼水下的東西會放任他,而水面下的存在又腐敗到什麼地步

媒體不用說只是腦殘,跟風跟的起勁而已

08-29 03:04

Rubik
以上是我沒有整理好的結論,東西不足又不想整理,所以會有公啥小的感覺

需要人花腦力去看實在抱歉,但說實話我管不著的我沒有動力去整理,就連要把看出來的東西說出來都算累了,真是相當抱歉。

08-29 03: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2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專文】8...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專文】古...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901115所有人
woooooooooooorrrrrrrrrry來窩這裡座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