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9 GP

[達人專欄] 【黑暗系】你來轉輪盤,我來射你全身。

作者:Noctis&Ghoul─食夜鬼│2017-08-22 04:44:58│贊助:58│人氣:841

嗯,鬼門開了。




◎◎◎◎

夜色下略帶醉意的西裝男人,獨自流連在燈火喧囂的街道,望著熙來攘往的人群,有些是愛侶們牽手摟腰、有些是朋友們放聲談笑,他看著這些穿梭而過的人後輕嘆口氣。

隨即男人打開手機搜索好友名單,手指在按鍵上停滯後沒有其他動作,默默地點根菸抽了起來,「叮」的數聲,他看見公司群組的訊息飛快地閃過,其中一個同事大肆地炫耀著業績。

「很了不起嗎?下次老子的業績絕對會幹掉你!還不是靠一堆折扣才賣出東西。」一陣碎念後男人把手機收回口袋。

再喝一攤,最近好像有新的店,有很多大學生下去做,去看看也不錯,他如此心想著。

吐著一大口菸霧後,他走進漆黑暗巷內,儘管骯髒水溝透著帶酒氣的尿騷味,蟑螂在地上亂竄,他只是直直地盯著盡頭的另外一條街道──

一條專門讓男人尋歡的街道。

走出暗巷後映入男人眼簾的明亮街道上,停放的車輛都有顯示高價的標誌,經過他身旁的其他男人們,幾乎都戴著名貴手錶,摟著各種身材姣好並穿著香艷的女人。

女人這種東西,還不是只要花錢,雙腿就會自動張開?

他在內心咕噥著,並望著那些高貴的酒店,摸摸自己的錢包,不悅地看了下從那些酒店被人摟出的美人們後,繼續往較為邊緣的地帶走去,那裡的中年女人他才負擔得起。

他回頭再度瞄著那些酒店,心想總有一天會拿鈔票,甩在那些年輕美女的漂亮臉蛋上。

走著走著,男人身旁開始出現,濃妝豔抹試圖遮掩年齡的女人們,努力地招攬路上的男人們,試圖帶進去昏暗的店內消費。

對比稍早前看到的美女們,男人內心浮出一股怒火,夾雜著對業績的擔憂,更覺得不甘。

就他仍在猶豫之時,一股艷香飄來使雙眼瞬間睜大,不遠處一個微微亮著紫紅光線的招牌旁,有個身材玲瓏有緻的長髮女人,向他比起一個「噓」的手勢後,美艷身影又默默地往向下的階梯走去。

「今晚運氣真好。」

男人快步地跟了上去,看到招牌上的奇異文字,沒有太多思索,順著香氣步入往下的階梯,發現一個半邊臉刺滿特殊文字的高大男人,面無表情地站在底下門口旁招呼他後,便踏入門內。

他站在門口環視著不大的空間,迷濛光線下左手邊擺放著幾張沙發、右手邊是有酒櫃的吧檯、牆壁和天花板上掛著幾個燭台,都是些非常簡單的擺設,而除了入口外,還有三個在不同牆面的門口。

「第一次來嗎?」

成熟甜美的嗓音,像是有魔性般灌入他的耳朵。

男人發現剛剛那個女人,坐在吧檯外的高腳椅上,一雙深邃貓眼挑逗地注視著他,再順著那張精緻的異國臉孔,雪白胸型被黑紅馬甲襯托一覽無遺,黑色蕾絲短裙下,一雙長腿正優雅地翹著腳──

他不由自主地打量著眼前的女人,說話跟著結巴起來,「嗯,第、第一次來......

「還有其他朋友嗎?」女人拿起紅酒杯,啜飲幾口,神情依舊魅惑。

男人感到雙頰開始燥熱起來,花很大力氣才控制自己,不要只盯著女人都說不出話來,「只有我一個人......

「喀啦」一聲後,吧檯的門被打開,一個瘦長的人影接著出來,他發現有客人後,乾癟的笑臉上有一雙瞪大的眼睛,直直地看向男人,「小哥,歡迎歡迎!看得出來你今天累積很多疲勞呢!」

「主人,這位客人說第一次來,他希望我們能給他迷人的夜晚。看來我們又有一組新的客人了。」女人依舊坐在高腳椅上,偏頭挑著眉和主人一同看向男人。

男人被兩人注視後,有點不自在地調整領帶,女人立刻從高腳椅下來後,香豔胴體貼近男人,反而替他將領帶和西裝外套解下,甚至還解開白襯衫的幾顆扣子,「穿這麼多,要怎麼放鬆呢?先來喝幾杯酒。」

女人拿起領帶聞了後舔舔嘴唇,放到旁邊的沙發,便拉起他的手到吧檯坐好;帶著笑容的主人,走進吧檯內拿出兩個新的酒杯後,再開了一瓶紅酒,將杯子倒滿。

男人略顯不安地摸了摸口袋裡的錢包,主人注意到他的動作後,「親愛的客人請放心,這算是我們這裡免費供應的茶水。」

這年頭有這麼豪邁的店家?應該是騙人的吧!第一次遇到這麼大方的,肯定有詐。

男人拿起酒杯猶豫沒有飲下半口,身旁的女人卻喝了起來,她身上的香氣更顯濃郁撫向男人的鼻子,使他明明還沒有喝,臉上已經開始醺紅,視線又不自覺地瞄向女人的胸口。

「來嘛!喝下幾口,很舒服的喔!」

這裡太詭異了!

男人大力地搖下頭後迅速起身,「我想到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他抓起沙發上的外套和領帶,慌忙地離開,留下面面相覷的女人與主人,外頭高大的招待員也沒有攔住他。

男人的心跳劇烈地跳動著,加快腳步回到街道後,迅速遠離那個招牌,不時地轉頭看有沒有人跟過來。

他知道有些騙人的地方,拐人喝下酒後,便會用各種名義出高價要人付,即便剛剛那個主人真的是請那瓶酒,也有可能會演變成『酒是免費的,可剛剛那女人已經算是有陪酒了!』

這種情況下,如果付不出錢可能會被突然衝出的黑衣人,困在店內無法脫身,或是像這樣不消費走出店門,也可能會被人跟蹤,忽然被各種威脅。

男人想著想著卻覺得哪裡違和,剛剛那個在門口的刺青男,好像也沒有想把他攔下......

再度回頭,發現沒有人跟上來後,他總算鬆一口氣,但鼻腔彷彿仍留有那女人身上的香氣,讓思緒有點迷濛,腦袋瘋狂閃爍那女人的臉孔和胴體。

這是怎麼回事?

男人無意間看向身旁那些濃妝豔抹的老女人,忽然驚覺她們那快掉粉下來的皺紋臉孔,變得更加醜陋清晰,好像隨著笑容臉皮會直接鬆垮下來,宛如好幾隻怪物待在身旁。

他繼續地快步走著,回到那些高級酒店附近,望著路上那些原先渴望的美女,開始覺得她們的臉蛋和身材,一點都不完美,都有瑕疵,像是塑膠假人看似很美卻難看──

她們都不如那個完美的女人,和她比根本一點靠臉吃飯的能耐都沒有。

男人腦海中,剛剛那女人的臉孔變得異常鮮明,她貼近時的那份觸感依舊還感受得到,那香氣,那溫度,還有那雙充滿魅惑的深邃貓眼──

他還想要更多,他要回去。

......

當男人走回那個地下階梯,順著刺青男人熱烈的招呼走進店內時,那女人和主人面帶微笑地注視著他,女人依舊挑逗地替他解下領帶和厚重的衣服,只留下一件扣子全開的白襯衫後,重新帶領他到吧檯坐好。

原先倒給男人的酒也沒有收回去。

「主人,我就說吧!親愛的客人很快就會回來了!好險你沒和我賭呢!」

「我們先好好招待這位小哥吧?」

女人點了點頭後,拿起男人的酒杯,吻上一口後遞給他,看著他一口飲盡,女人笑得更加邪媚,「喝慢一點嘛!」

男人喝下後,腦袋變得暈眩,身體完全燥熱起來,眼前的一切都變得些許模糊,只有女人和那主人是清晰的。

隨後他看見了入口處正對面的門被推開,裡面走出一位美女,她有一張純潔紅潤的臉龐,而除了一條黑蕾絲內褲,和腳上的黑高跟鞋外,美妙胴體上再無其它遮掩。

男人趁門還沒關上之時,望著那扇門,燈源只有閃爍的桃紅光線,但內部隱約可見走向其它房間的美女們,同樣一絲不掛。

那位只穿內褲的清純美女,向主人端了兩瓶酒後,又走回那扇門並將門緊緊關上。

「還喜歡嗎?」坐在男人身旁的女人,偷偷輕拍了下男人那隆起的褲檔,使他像是觸電般顫抖了一下身體。

男人望回那精緻的臉孔,覺得那個美女雖好,但沒有眼前的女人可口,「這裡的玩法是什麼?」

主人率先開口,「這位小哥,我們這收費雖然公道,但你也看到我這裡的女孩了,你確定你有辦法支付嗎?」

那話語宛如一桶冰水倒了下來,男人略顯不悅和尷尬,卻死撐著牙,「我都有辦法走進來了,錢一點都不用擔心,看不起我喔?」

女人挽起他的手,輕咬起他的耳朵,「帥哥,還是你要和主人賭一局呢?雖然不是專業賭場,但服務也算齊全呦!而且賭贏了,我的好姊妹們也能免費品嚐呢。」

「那要賭什麼?」男人望向女人雪白的胸口,一股邪念逐漸膨脹──

女人果然就是賤又淫蕩。

「小哥,你確定你要賭嗎?呵呵呵。」

那笑聲雖然使男人感到一陣詭異,他仍點了點頭,「反正夜晚還長呢!」

在主人的帶領下,三人一同走進吧檯對面的門,那是一間沒有窗戶的小房間,唯一的光源是牆壁上的白色蠟燭,裡面有一張很大的占卜桌和兩張沙發椅,都刻滿與招牌同樣的文字,旁邊還有一扇小門。

「先準備點食物吧?」

主人讓女人離開房間後,讓男人先坐下,自己才跟著坐到對面,隨後拿出一個很大、帶指針的輪盤和一把左輪手槍,「在講解規則之前,我先說說我們這裡的服務,只要小哥你還在賭局中,這裡提供的所有東西都是免費。」

男人看見左輪手槍後,原先被沖昏頭的腦袋稍稍醒過來,他浮出一點理智,思索著這樣的服務會不會有詐。

未免也太好了吧?

「服務真的不收費?」

「有些賭場會提供免費的酒水,這裡也是一樣的。呵呵呵......」主人再度笑起來,眼神彷彿刺透男人的思緒般,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男人感到空氣變得沉重,短暫沉默後才一字一字地吐出,「說規則吧!」

「你先轉一圈輪盤後,指針停下的地方就是你的賭注,然後我會在這把左輪裝一發子彈後射擊一次,如果是有子彈的你便輸掉了,沒有的話便是你贏了。」

主人裝了一發子彈後,直接將槍口對準自己的腦袋;男人驚恐地瞪大雙眼,看見他扣下板機後,又立刻閉上雙眼,隨之「碰」的一聲巨響,擠壓著狹小的房間。

「這並不會有子彈射出,只是會很響而已,這樣才能添加點刺激感。」

男人緩緩睜開雙眼後,大大地深吸一口氣,「我贏的話能得到些什麼?」

「最原始的一大筆金錢。」

「要是賭注的東西是我不想賭的呢?」

「你可以立刻中斷賭局,然後轉身離開,不會有任何人攔阻你,不過請切記,賭輸的東西還是拿不回來。那麼,請先轉輪盤吧。」

男人盯著輪盤,上頭寫著父親、朋友、同事、上司、仇人、前妻、同學,還有其他的關係,然而輪盤上一股缺少東西的怪異感逐漸滋生,使他不安了起來。

就在他仍思索著輪盤上的字時,女人推著一台分層的小推車走回房間後,停在他身旁;男人轉向滿是佳餚的推車後,發現各種食物和飲品上頭......

「這是真的嗎?」他不可置信地拿起一盤肉丸,仔細地看著灑上的東西。

主人淡淡地微笑點頭,「是真的。就像我剛剛所說,只要你仍身處賭局中,這些都是免費的服務,這些都是最高級的食材做的,灑上金箔也是應該。」

男人津津有味地吃著肉丸,邊思考著這賭局,這主人到底能賺到什麼東西?他所謂的服務,拿來當賭贏的獎品還差不多......

還有輪盤上的東西是他能下的賭注,如果輸了那些人會發生什麼事情?問題是主人怎麼可能知道誰是誰?

「客人請轉吧!」

男人停下思考後用力地轉動輪盤,主人則趁著還未停下時裝著子彈,兩人不發一語,一人神色緊張,另一人始終面帶微笑,輪盤從快轉到慢再到停下,短短的幾十秒內男人幾乎快要窒息,指針最後停下的地方──

父親。

「賭嗎?」

他看見主人準備要朝他開槍了,心臟劇烈地鼓動,可一想到對方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便逐漸安心下來。

即便有千萬分之一可能性,會真的賭輸自己的爸爸,反正那個不過是個年邁快死的老人,一點也無所謂。

敲定主意後,男人用力地點了點頭,「我賭這個。」

一瞬間時間彷彿凝滯,男人覺得眼前的一切變得緩慢無比,直到主人完全扣下板機後,出現一聲「咖」的空洞撞搥聲,時間才再度奔騰起來。

「你贏了。」主人示意了一下女人後,重新填上一發子彈,「賺錢比你想得容易!」

隨後女人打開一個手提箱,讓男人看見裡面滿滿的鈔票後,放在他腳邊並舔了一下他的皮鞋,才緩緩起身,

男人看見女人如此放蕩的行為後,一股慾火再度燒掉理智,看著放在腳邊那一箱錢,這不是自己所渴望的嗎?

「和我賭的另外一個好處,就是享受這裡的女人,也是免費的服務之一,其實女人乖乖地當男人的玩具就可以了。親愛的客人,你說是吧?」

「我想再繼續賭下去。」男人冷冷地說著,可聞著身旁那女人的香氣,聽著主人所說的話,瘋狂地抖腳來壓抑自己的慾望──

他想要品嚐眼前的女人,這樣的美人擁有一次也好。

輪盤再度轉了起來,這次停下的地方是仇人,男人毫不猶豫地下注,愜意地盯著主人朝自己扣下板機──「碰」

「你輸了。」

「需要和你詳細說我的仇人是誰嗎?」男人笑得燦爛無比,這個賭注一點也不是問題,然而主人只是搖頭後站起身來。

「由於你輸了,我需要回收我贏來的賭注,然而等待的時間,客人你可以挑這裡的任何一個美人來享用。」

男人興奮得緊咬著牙,視線不斷飄向身旁的女人,主人察覺他的心思後,「你身旁的女人也可以。」

「那我要她!」他轉向那女人,盯著那深邃的貓眼,被馬甲襯托出的雪白胸型,還有短裙下那緊緻的美腿,男人的眼神逐漸癡狂。

女人只是挑逗地再度輕咬男人的耳朵,「帥哥,你真會選。」

主人卻忽然打開房間內的另外一扇門,「請入內享用,並稍待片刻,等我回來繼續賭局。」

女人主動勾起男人的手臂走了進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床,其他地方擺著各種情趣用品、電擊用的物品,連一些專門用在女人身上的刑具都有,男人還認出一些會讓女人痛苦、羞辱不堪的道具。

這房間絕對是女人的地獄,但肯定是能夠讓男人,實現內心深處所有變態性幻想的極樂世界。

「你想對她做什麼都可以。」

望著笑得甜美的女人,男人忽然掙扎了起來,這樣會不會太殘忍?然而主人忽然將女人從他身旁拉開,示意讓女人自己跪在地上。

隨即主人用力往那精緻的臉蛋上,「啪」的一聲,甩上一個很響的耳光,力道之大甚至讓女人倒在地上,但主人又立刻往她白皙的大腿上踹兩腳。

「客人不覺得糟蹋這樣漂亮的臉蛋,是非常有快感的事情嗎?把這樣的美人當成畜牲,盡情地凌虐她迷人的胴體,欣賞那痛苦的表情是很有樂趣的。」

主人接著腳踩在地上女人的側腰上,使勁地左右挪動,「我原本想踩在這頭畜牲又白又大的
胸部上,不過......還是保留最完美的狀態,給客人您肆意賤踏吧。」

他接著說,「我也是男人,所以我知道,其實有這樣的想法很正常,只是大多男人沒那本事,將這個想法變成現實。那,我先離開了。」

主人說過的一字一句侵蝕著,男人僅剩的惻隱之心,他迅速地跑向女人身旁將她扶起身來,然而最後因惻隱之心被激發出的理智,卻在女人起身後──

「成為男人的肉便器,我覺得很幸福。」女人輕輕擦掉嘴角的鮮血,依舊笑得甜美。

男人、徹底、瘋了......

......

男人赤裸上半身抽著菸,飢餓地走回有輪盤的房間,將餐車上所有佳餚往嘴裡狼吞虎嚥後,靜靜地坐在沙發椅上等待主人回歸,眼神變得空洞、渙散。

直到主人伴隨一股略帶血腥的氣味,一同回到房間之中,男人立刻注意到他手上的那顆頭顱,跌下沙發椅後連滾帶爬,爬到主人面前看著那顆頭顱──

那是稍早前,公司群組裡一直炫耀業績的同事。

他怎麼會知道是他?

恐懼之中,男人回想起一開始看見輪盤時,感到怪異的地方了,他的母親早已過世,而輪盤上的賭注,的確也沒有母親這個字。

難道自己一開始就被設計了?怎麼可能......

「那麼,我們繼續賭局吧?服務還讓客人滿意嗎?」主人那低沉、鬼魅的聲音再度灌入男人耳中。

男人回想起剛剛在那房間和女人發生的所有事情,使他比起恐懼更多的念頭是,想繼續體驗賭局中的服務。

主人將頭顱放在房間的一隅,又再度坐回對面,這次換了一個新的輪盤,上頭的字眼,除了性器官、一摘掉就必死無疑的器官外,其他通通都有。

正當男人動搖開始想要退出賭局時,那個女人穿著整齊從刑房出來,身體和臉卻毫髮無傷,可他記得剛剛有往她的脖子、鎖骨、胸口上燙了好幾個菸疤......

他稍早扒下她的衣服,看著那雪白胸口時,覺得那女人其實就是一頭淫蕩的乳牛,所以在她的鼻子上穿刺一個乳牛專用的鼻環......

他記得還狠狠地毆打過她全身上下,用高壓電擊棒從臉開始電,一直到胸部,甚至到那雙主動張開的美腿之間最私密的地方,仔細地欣賞她渾身顫抖尿失禁的樣子──

可現在她的身體和行為,都像是剛剛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鼻環也不見了。

這次女人手上拿著一根針劑,趁男人還在困惑時,往他的脖子上注射下去,一股幾乎要飛起來的快感,瞬間籠罩男人的思緒,使他不自覺地大笑起來。

「這個也是我們的服務,最高純度的毒品我們會免費提供。」主人看著他恍惚的快樂神情後,又填充一發子彈,「親愛的客人,請轉輪盤吧。」

男人將手隨便一揮,轉動了輪盤,這次指針停在整隻右手。

「要賭嗎?」

「給我更多女人,給我美食,我、我還要更多快感!我賭我賭。」

主人冷笑一聲後,扣下板機──「碰」

男人的整隻右手隨著聲音,瞬間融化成血肉傾瀉在地上,可他幾乎沉醉在興奮之中,感受不到一絲疼痛,望著消失的手臂,臉上的表情閃過一絲恐懼後,又立刻傻笑起來。

「還要再賭嗎?」

「賭啊!」

輪盤再度轉動,這次停在整隻左手,可毒品的效果已經退掉,巨痛襲上男人的腦門,使他放聲尖叫著,疼痛帶回理智,心想不要再賭了......

「客人,你隨時可以中斷賭局的喔!只是這裡的服務,要身在賭局才能免費享用,剛剛那毒品的劑量只有一點點而已,但我們還能給你更多。」主人瞪大雙眼,淡淡得勾起一抹邪笑。

女人望著蜷曲在沙發上的男人,冷冷地貼近他身旁,不時地用那對飽滿的美乳,蹭向那潰爛的斷臂缺口處,使他更加崩潰地尖叫,「你這樣好慘呢!可是你繼續賭的話,就不會痛了呦,我保證。」

「我賭、我賭!」

女人拿出更大支的針劑,往男人脖子上注射,那快感立刻遮蓋了翻天覆地的巨痛,男人滿臉是淚,恍惚地望著主人扣下板機──「碰」

......

「還要賭嗎?」

「賭......

當主人換到下一個輪盤後,聞著對面的東西身上,屎尿失禁的臭味和濃郁血腥味,一字一句地緩緩開口,「這是最後一個輪盤了,請轉動吧。」

輪盤上只有一個字眼,密密麻麻遍佈在上頭。

那東西似有弱無地點點頭,早已看不見那字眼是什麼,失去雙手的它,依靠著女人轉動輪盤。

隨後同樣一聲巨響,迴盪在整個房間。

「親愛的客人,你的靈魂我就收下了。」女人雙頰微微醺紅,舔弄自己的俏唇後,勾起一抹甜膩的傻笑。



※※※



乾癟的人影和女人,將那東西裝進輪椅中,緩緩地推向吧檯旁的門內,而跟在身旁的女人踏入門內漆黑的長廊後,白皙的美背展開一對漆黑帶有光澤的羽翼。

那人影是原先被稱作主人的人,他正畢恭畢敬地讓女人走在前頭。

女人環視著兩排裝在巨大的綠色玻璃缸內,和輪椅上同樣的東西後,不自覺地咕噥起來,「其實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男性人類,總喜歡支配美麗的女性人類,總喜歡叫她們扮演牲畜,體驗那麼多次後,我還是不明白。」

「我、我也不知道呢!」

「是嗎?總之,看他們因為那一小塊肉就感到滿足,也挺有趣的,我又能多一個收藏品了,但......

一股冰冷視線,宛如暴風雪般襲向乾癟人影,女人一瞬間就移動到他身後,一隻纖細的手按在他的後腦勺,讓他顏面朝地後,用力砸向堅硬的地面,「上次就跟你說過了,哪裡都可以,你要踹胸口也好,就是不要踹我的大腿。


他吃痛地爬起身來,五官血肉模糊,含糊地聲音說著,「對、對不起,主人。」

「好好記得我說的話,懂嗎?我已經手下留情,按照你的魔力,大概五天後你的臉就會自己好了呦。」

「是、是的。」

兩人推著輪椅上的東西繼續走著,直到看見一個空空的玻璃缸後,抓起裡面兩根粗大的管子,一根往它的嘴巴連接,一根連接到別的地方,才將它放入玻璃缸內密封。

隨即大量綠色的液體注入內部,而連接它嘴巴的透明管子,也跟著注入閃爍金箔光輝的濃稠液體──

那東西早已沒有任何反應,失去雙手雙腳、雙眼化成巨大窟窿、上下嘴唇也已經不見,唯一還完整無損的東西,是那被另一根連接的管子死死吸住──

異常肥大的性器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931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人性探討|黑暗系|病態

留言共 12 篇留言

紫幽幽
現代人類最醜陋的本性,就是慾望、金錢、性吧?





再加上賭徒心理......嗯,食夜鬼正常發揮中

08-22 11:05

Noctis&Ghoul─食夜鬼
YEEEE,就像快樂氰化物一樣,開心地ㄎㄧㄤㄎㄧㄤ08-23 01:11
希布拉
這個好吃(舔唇
寫的超棒的!!!
佩服佩服,就收我的GP和收藏吧XDDD

08-22 11:05

Noctis&Ghoul─食夜鬼
感恩##,那GP和收藏我就不客氣收下了###08-23 01:12
楚門
我最近想嘗試寫黑暗類的故事,但當我看完這篇後......





我覺得我一輩子可能寫不出來了

08-22 11:48

Noctis&Ghoul─食夜鬼
這是很高的讚美,我收下了# 一輩子很長,寫昨時間很長,可以試很多次,多試才知道#08-23 01:19
Noctis&Ghoul─食夜鬼
錯字,寫作.......08-23 01:20
我只有三公分
好想甲甲ㄛ

08-22 11:59

Noctis&Ghoul─食夜鬼
加油//08-23 01:13
兔操民
阿N的小說可以嘗試投投看那些都市傳說的驚悚小說叢書了!

08-22 12:11

兔操民
還有,最近在練習大逆轉(plot twist)嗎?

08-22 12:12

兔操民
前面醞釀一堆,轉移讀者注意力,最後在引發爆點

08-22 12:13

Noctis&Ghoul─食夜鬼
我是有想到前面要醞釀,可是我沒有想說要練習大逆轉,直到阿兔提到這個概念,我去搜尋時,才看到另外一個世界#

所以感恩,我又學到一個查資料的關鍵字#08-23 01:01
小佑
好好看XDD

08-23 11:36

Noctis&Ghoul─食夜鬼
謝謝你#08-26 00:09
山梗菜
真的是滿黑的故事呢。
不過那個女人居然是真正的老大,這點還挺意想不到的。

08-25 22:37

Noctis&Ghoul─食夜鬼
女人很不好惹的#10-01 15:52
厭世廢物★竹丸★
突然覺得那個男人好蠢
被誘惑也至少留條後路給自己啊

09-27 08:57

厭世廢物★竹丸★
雖說走了後路應該也會走回頭的= =

09-27 08:58

Noctis&Ghoul─食夜鬼
男人應該還是會回頭的,被誘惑的當下就悲劇了Q10-01 15:52
幻音
很長一段時間沒關注你的作品,這次回鍋你又讓我見識了不一樣的黑
有訂閱你真是太好啦w

另外有錯字,是一覽無遺唷

10-28 00:20

Noctis&Ghoul─食夜鬼
謝謝,這是美好的稱讚#

錯字已改,感謝10-31 14: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9喜歡★noctis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We�... 後一篇:海賊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kl098178201所有人
一花我老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4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