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WEB版 5-30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8-18 10:39:44│贊助:54│人氣:7250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30 『月夜的虎與貓』

翻譯: 絕世小攻修君
潤色: 莫子楓卿 流星雨
校對: NoNo 流星雨

「真是抱歉,沒想到會請客人來家裏,家裡收拾得不是很幹淨。」

「嗯!不~介意!乾~淨!很~乾淨!蜜蜜的房間啊,會更亂得厲害的感覺!」

「啊啦啊啦,真是的,不可以啊。要好好收拾才行。」

女人不客氣地撫摸著趴在沙發上踢腿的蜜蜜的頭,蜜蜜很舒服似地用喉嚨發出呼嚕聲,看樣子完全原諒了女人。
斜視著這個場景,加菲爾就這樣一直沈默打量著這個女人。

長而繁盛、流至腰間的金髮,雪色白皙的肌膚,窈窕的身材保留著女性的豐滿。柔和的臉龐,平靜清澈、翠綠色的瞳孔。
青春的外表,看起來都不到25歲的樣子,但根據加菲爾所了解的話,應該也接近35歲了。
不管怎樣看,都對不上的這件事,正是讓他迷茫的原因。

「那個,Gorgeous·Tiger先生,茶不合你的口味嗎?真對不起,我真是的,連你喜歡喝什麽都沒有問就端出來了……」

對於一直沈默的加菲爾,這名女性――自稱莉亞拉·湯普森的女性感到困惑似的皺起了眉頭,被這句話驚醒的加菲爾,才想眼前被端上的紅茶連碰都沒碰,慌忙地拿起杯子。

「不,不是的,有點傻了……那個、是被這個屋子的寬敞闊大給嚇到了。」

「嘛,是這樣啊,確實我家是很大啦……但這樣的話,每天打掃都會很辛苦,我又是一個很粗心的人。」

對於瞬間就急中生智的加菲爾隨口說出來的事,莉亞拉連一絲懷疑都沒有的就接受了。
輕擡柔荑,嫵媚而笑的她,和這個用龐大來形容的庭院和相稱,做工精致的衣服更是證明了這點。

她的笑容也好、甜蜜的聲調也好、舉止也好,一切的一切都引起了加菲爾的鄉愁。
可是,莉亞拉對加菲爾那樣的目光,卻什麽也沒有說。這件事讓加菲爾的心,開始感覺到不同尋常的絞痛。

自稱莉亞拉·湯普森的女性,和烙印在加菲爾腦袋裏的親生母親――莉西雅・汀澤爾長得一模一樣,加菲爾是這樣想的。

當然,加菲爾和母親離別是在他出生後不久,在還沒有懂事之前就分離了,對於加菲爾來說,和母親有關的回憶,幾乎是空白。

即便如此,但加菲爾能夠如實回想起在心中浮現的母親面容。那是因為在那個可恨的不斷持續進行著『試煉』的墓地。在那裏,親眼目睹了和母親離別的場景。

母親的臉龐、聲音、愛情,加菲爾在那個『試煉』裏全部都回想起來了。
並且同時,『試煉』將母親在離別後不久就不幸死亡的結果,也傳遞給了加菲爾才對。
所以說,對於加菲爾來說,再見母親一面,已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夢想才對。

如果是這樣的話,現在,像這樣,眼前的女性到底是什麽人?

「蜜蜜小姐,你耳朵上的絨毛好像很柔軟的樣子,可以讓我摸一下嗎?」

「請吧——!」

莉亞拉很開心地伸出手撫摸著把頭伸出來的蜜蜜,讓自己能心滿意足。
蜜蜜簡直像是露出一個小女孩才擁有的微笑,以及不知道應該對別人抱有戒心的樣子。這一點從能將看上去很可疑、像是小流氓的男人和獸族亞人的少女他們輕而易舉地請進家裏,就可以看出來。

這樣的種種態度,全都是讓加菲爾感覺她就是母親的原因。
母親莉西雅是一個不幸的女人。老家因為貢租借款而崩潰,把年幼的她賣給了奴隸商人。那個奴隸商人也在途中遭到亞人的盜賊團襲擊,莉西雅在那裏成為了那些半獸人的泄欲對象。
就在姐姐弗雷德莉卡被懷上的時候,母親肚子一大,盜賊團就輕易地把她給丟棄了。在那之後,母親又被另一個盜賊團抓住,在那裏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
姐姐弗雷德莉卡懂事的時候,應該就在盜賊團了。雖然姐姐不願談起那時候的事,但是從母親在那裏懷上加菲爾的時候會考慮離開盜賊團,大概就能知道不是一個好環境吧。

經過了就像是把不幸封到不幸裏煮透了一樣的時間,莉西雅拖著有些身孕的身體帶著女兒流浪。幸運的是,這樣的她馬上就被好奇心極強的羅茲瓦爾救了。
羅茲瓦爾向母親提出,以讓孩子們在『聖域』長大為條件,保證他們的安全,給了他們衣服、食物和住所。其結果就是,『聖域』的琉茲收養了加菲爾並撫養其長大。
用語言來描述的話,只能用「真的很殘酷」來形容母親的生涯。
但是,母親的人格――是只知道列舉這些故事的人所不知道的。真正了解母親的人,對母親的評價完全不是這樣不幸的評價。

「莉西雅啊,這個嘛。不知道是怎麽回事,異常積極樂觀向前看的孩子。本來就是死了也不奇怪的痛苦日子才對。但是那孩子總是說,明天說不定會有什麽好事發生。就算今天很辛苦,明天說不定也有好事。就像她對自己的兩個孩子說的一樣,說不定會有幸福的事之類的。」

「母親大人……別人來看的話可能是個容易丟東西的笨女人。要我說真心話的話,我覺得是沒有掌握到能更好地活下去的要領。……但是,母親大人是個很好的人。只有這個是絕對、不會錯的。我最喜歡母親,真心覺得能當母親的女兒真是太好了。」

「是說,你母親……莉西亞女士的事情嗎?是~呢。雖然我正面和她好~好聊天說話的次數也不算特別多……是個不可思議的人喔。與其說是不可思議,不如說是不可理解,這樣可能比較好。她對幸福的感受、比一般人要敏感喔。就算是非常小的事,也能感受到幸福。即使是一件壞事也能從中找到幸福。是~呢。我可能並不討厭~喔。」

琉茲也好、弗雷德莉卡也好,就連羅茲瓦爾,也沒有說過母親的壞話。
那是『聖域』裏,只要是知道母親的人,誰都會說一樣的話。

覺得她是個輕松的、幸福頭腦的擁有者。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不會為了去尋找大概是遭到了不幸的加菲爾父親,為了這種像是笨蛋一樣的目的,把孩子們棄留下來就離開了。
再加上在那之後她立即遭遇不幸去世了,幸福到底在哪裏啊。

――現在也是,母親的幸福到底在哪裏,明明還沒有找到這個答案。

「不會找到了,主動放棄會比較好喔……」

指甲陷進手掌,拳頭握得眼看就要抓出血了。
自己應該已經放棄了才對。那是不會明白的事情。那是花了漫長的時間,最終加菲爾自己不得不被迫接受和理解的事情才對。
明明是這樣,但是為什麽,現在、如今,又像現在這樣出現在眼前。

而且,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事似的,那從容的態度和臉色。

「――――」

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偷偷地觀察著她的表情和舉止。
沒有一點不自然的感覺。完全自然,越是看得入迷,就越明白莉亞拉將加菲爾的存在,當作陌生的人看待了。
這就是,她的回答嗎。
自己擁有了新的生活。加菲爾的事情什麽的不知道。曾經做過的約定也都扔在了一邊,就像這樣幸福地生活下去。
你的事情知不知道都無所謂,這就是母親的答案嗎――

「媽~媽。」
「媽媽,我肚子餓了。」

一直沈默不語的加菲爾,在嬉鬧著的蜜蜜和莉亞拉。在這三個人同坐著的客廳裏,換了衣服的姐弟下來了。
姐姐用嚴厲的眼神盯著加菲爾,然後馬上慌慌張張地依偎到母親身邊。

「媽媽。讓客人回去,我們吃飯吧。」

「姐姐真是的,在說什麽啊。Gorgeous先生和蜜蜜小姐,弗雷德可是受了他們的照顧喔?在船上玩,差點就溺水了。」

「哼,又怎麽樣。那艘船,本來不就是那個叫Gorgeous的搖的嗎?做出這種像這樣到家裏來拿好處,賺一大筆錢之類的事。」

「餵,姐姐。太過分了,你這樣說。但是也對哦。畢竟救了弗雷德,必須要感謝才行……給錢這樣子會比較好嗎?」

「媽媽?」

自己說的話成為了理由,覺得會給自家的生計帶來重大打擊的姐姐驚慌失措。另一方面,莉亞拉連自己的女兒大吵大嚷的理由都沒有弄明白地露出困擾的表情。
這樣的親子之間的招人微笑的互動,讓現在的加菲爾就像比赤腳在荊棘上行走還要困難。一口氣地把紅茶喝幹凈,「哐」的一聲把杯子放了下來。

「好像不被歡迎啊。那我就這樣告辭了。」

「誒~為什麽~?」

「沒有什麽好為什麽的。」

對於要離開的加菲爾,蜜蜜不停地反抗。但是,像是沒有聽到一樣,加菲爾帶著她準備離開房間。對於邁出步伐的加菲爾,莉亞拉露出難過的表情,她的女兒則是以做鬼臉作為送行。
尊重她的心情吧――就在這樣想的時候。

「不要走、Gorgeous·Tiger。」

抓住了加菲爾褲子的下擺,弟弟擋住了他的去路。
一瞬間,加菲爾對於甩開這小小的手指猶豫了。為什麽會猶豫了,加菲爾也不明白。但是,

「弗雷德你這人、真的是……」

對於想要留下疑似流氓的人的弟弟,姐姐擺出怒氣沖沖的、憤怒的表情雙手插著腰。但是,在姐姐猛然飛到弟弟面前之前,莉亞拉拍了拍手,引起了全員的註意。

「好啦好啦,大家不和睦相處是不可以的啊。是啊,讓客人就這樣離開的話太誇張了。弗雷德好像也想要他們留下來,所以,姐姐也不要說強迫人的話喔。」

「媽媽,但是……」

「沒什麽但是的。Gorgeous先生和蜜蜜小姐,再多坐一會,好嗎?要是可以一起用餐的話,我會很高興的。今天的菜是我的拿手料理。」

「媽~媽,總是都說是拿手的……」

「嗯,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媽媽,一直都是為了你們竭盡全力地去做。」

看到雖然能力不夠 ,但還是竭盡全力做的莉亞拉,在場的所有人都像是被祛除了毒氣一樣的表情。但是那也是,除了在場人中表情最嚴峻的加菲爾之外的人。
變得和諧的氣氛,更加傷害著加菲爾現在的心。

莉亞拉的話,讓兩個孩子各自擺出高興和無奈的表情。
好像快被接受了,這對於現在的加菲爾來說是很恐怖的事情。

「對於你的邀請我真是抱歉,有幾個同伴在等我回去。太晚回去的話他們會擔心。所以說,就讓我先回去吧。」

「――――」

忍耐著胸口的痛,加菲爾祈求著自己的聲音不要顫抖。
這個回答讓姐弟的臉變得僵硬,莉亞拉則是皺著眉毛、閉上了雙眼。但是,

「我明白了。強迫你留下來會讓你困擾的話,就沒有什麽意義了。畢竟俗話說『為客人獻上款待和索瓦麗椰』呢。」

「――——」

說不定這些一舉一動,可能才正是今天最刺痛加菲爾心的事情。
跟萊茵哈魯特決鬥敗北的感覺也好、剛看到莉亞拉時給他帶來的沖擊力也好,和這一瞬間的打擊比起來,都是算是很微不足道的東西。

不知不覺地將手貼近胸前,加菲爾已經到了必須要確認自己的身體是否被撕裂的程度。對於這樣的加菲爾,

「加菲,走吧。」

直到剛剛還在反對拒絕邀請的蜜蜜,現在牽起加菲爾的手。對於想把他帶到外面的少女的掛慮,加菲爾只有默默地服從了。
就這樣把手放在客廳上的門把上,準備向外面走去。就在這時,

「我回來了。喔呀,有客人嗎?」

門從對側打開,出現了一位留著壯麗胡子的紳士的身影。
做工精致的服裝、讓人覺得精力充沛的氣息。從聲調和面貌中,能夠傳達出這名男子應該小有成就才對。
能清楚地感覺到由於那名男子的登場,背後的孩子們的喜悅。
恐怕這是男人就是――

「嗯……沒有見過的陌生面孔呢。請問你是哪位?」

「爸~爸,Gorgeous·Tiger先生啊!」
「是個可疑的人。」

「啊?」

兒子和女兒完全相反的態度,讓兩人的父親發出困擾的聲音歪著頭。就這樣他的視線轉往的方向是,在客廳裏靜靜佇立的莉亞拉。
沐浴著男人的親愛的目光,莉亞拉稍稍地緩和臉色。

到極限了。

「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不用在意。我已經準備回去了。」

留下這句話,加菲爾就這樣抓著蜜蜜走出房子。推開慌忙讓路的男人,加菲爾像是逃跑一般向玄關走去。

「Gorgeous·Tiger!」

從背後,少年悲傷的聲音呼喚著加菲爾。
不過,加菲爾已經沒有回應那個呼喚聲的餘力了。

什麽Gorgeous啊。什麽Tiger啊。現在的自己,哪裏是黃金的老虎啊。
老虎是很厲害的、強大的,任何事物都不能使它動搖。

現在的自己哪裏像是,老虎。
真正的老虎,才不會為了這種事情而悲傷――!

「加菲!手、好痛啊~!」

「――——」

太過於專注思考事情,加菲爾沒有註意到訴說疼痛的聲音。
察覺到握住的手被用力掙脫,嵌入肉裏的指甲被拉出來才第一次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蜜蜜那小小的手,之前加菲爾像是老虎鉗一樣用力握緊,現在已經到了完全腫青的程度了。(NoNo:咳咳,嗯,老虎鉗。)

「哇,抱歉……本大爺……」

「加菲,在家也的時候也是很奇怪。手,超級~痛。」

蜜蜜用沒有精神的聲音嘟囔著,加菲爾用手貼緊額頭。
氣氛尷尬的兩人沈默著,水門都市濕潤的風輕撫過。從周圍看起來,太陽已經完全落下,都市被四處遍布魔法燈的燈光籠罩。
水道水面上的陽光被取代,這次是反射著魔法燈的光。在那裏有著奧妙和幽靜的美麗,可現在又哪有享受這種景象的心情。

「喂、在那裏的兩位!」

就這樣始終站著的兩個人之間、傳來了一絲絲急促喘氣的聲音。
擡起頭來,魔法燈的燈光中跳出來的是之前的那個男人。褪去上衣的男人好不容易到達兩個人的面前,把手放上膝蓋上劇烈地呼吸。

「哈、哈、追上了。不、這可不行啊……以前的我應該更體力充沛的,現在總是坐在辦公桌工作,運動量不足……」

「……什麽啊,找我們有什麽事啊?」

表現出自己對於男人的話沒有興趣。
雖然不及莉亞拉和孩子們的程度,這名男性的身影對加菲爾來說也與毒無異。加菲爾輕微而充滿嚴厲的聲音,男人並不是沒有發現吧。他一臉為難地把手放在頭上,

「不,從妻子那裏聽說了。你們不是我兒子的恩人嗎。我卻什麽回報都沒有就讓你們回去,太不合情理了。」

「……並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說的那麽誇張我會很困擾的。」

「只要是有關於我孩子的事,不管是什麽事情都很重要喔。在他處於危險的時候救了他的話,那就更不用說了。真的要是有什麽東西可以當作謝禮就好了。……啊,真是很抱歉。我的名字叫伽勒克。伽勒克·湯普森。別看我這樣,其實也是擔任普利斯提拉的都市廳長,如果有什麽事的話能幫上你的話……」

「真的、什麽都……」

明白事理的男人――想要遠離伽勒克的加菲爾突然語塞了。如果他作為莉亞拉的丈夫,知道真正的她的人的話,

「只有一個……告訴我也沒有關係嗎?」

「嗯嗯,不管是什麽,只要是我回答的上來就好。」

露出了善意的微笑,伽勒克像這樣回應著加菲爾。
莉亞拉也是這樣,他的兒子弗雷德也是。包括伽勒克,這一家人也太好了吧。只有她們的女兒。是好好地擁有著警戒心的。
這樣想著,加菲爾很謹慎的選擇言語,

「是關於你的妻子的事……莉亞拉,是她的真名嗎?」

「――――」

氣氛變化了。
聽了加菲爾提出的問題,伽勒克的笑容消失了。
他將加菲爾的問題在舌尖上了反覆醞釀、然後用很平靜的聲音說道,

「那是,什麽意思呢?」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是常說『雷德無論什麽時候都是直球決勝』的嗎。拐彎抹角什麽的不符合我的性格。告訴我啊。你的妻子其實,名字不是叫莉亞拉而是莉西雅不是嗎?」

「――嗚」

對於直接切入核心追問的加菲爾,伽勒克的表情明顯帶著狼狽。
伽勒克的嘴一張一合,然後發出聲音,咽下口水,

「您……您、對我的妻子……知道些什麽嗎?」

「那種事情,本大爺也想知道啊。」

「――――」

對於伽勒克顫抖的聲音,加菲爾也是用真心在回答。
聽到了那句話,伽勒克像是要暫時思考一般沈默了。等待著他的答話的加菲爾,將他的手,握住了蜜蜜的另外一隻手。
將視線看向那裏的話,她就像平常一樣爽快地笑著。

「……看來,告訴你真相會比較好啊。」

對側目看著蜜蜜的笑容的加菲爾,伽勒克伴隨著嘆息著說道。
感受著在這裏包含的疲勞感,和混進了一點點的無力感。加菲爾納悶地緊皺眉頭,等待著他下一句話。
然後

「我的妻子莉亞拉……從十五年前的相遇開始,就沒有了在那之前的記憶了。」

※ ※ ※ ※ ※ ※ ※ ※ ※ ※ ※ ※ ※

伽勒克和莉亞拉相遇的時候,是在他成為普利斯提拉的權威人士之前的事了,那還是在他剛剛成為紮根在普利斯提拉的一名普通商人的時候。

那天,從遠方結束了商談回來的途中,驅使龍車前行的伽勒克因為懸崖坍塌阻塞道路而被堵住了。
生意談判以破裂而告終,而償還借款本身就是很苦惱的一件事,路上還要遇到這種不幸的事,伽勒克忍不住急躁,都快要發瘋了。

――在那,他發現了一個女人被活埋了。

奇跡,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解釋了。
拒絕繞遠路,伽勒克拼命在想有沒有能通過這條道路的方法。
一直在下的大雨也在那個時候停下了,視野得到了充分的保證。
懸崖塌陷之後不久伽勒克就過來了,女人被活埋的時間是很短的。

這一切的奇跡偶然間重疊起來的結果是,女人就這樣還帶有呼吸地被伽勒克救了下來。
渾身是泥的女人,行李之類什麽都沒有。讓失去意識的女人坐上龍車,伽勒克馬上趕到附近的城鎮,然後將她帶進醫療院,等待著她的康覆。

「她當時處於非常危險的狀態。還發著高燒,被卷入進懸崖塌陷身上到處都是傷,幾處都骨折了。在治療中,甚至到了有一次心跳停止的程度。」

在一直不容樂觀的情況下,治療院的人和伽勒克都拼命地為了她的康覆而祈禱。現在回想起來,為什麽大家那麽想要救她呢,伽勒克自己也不知道。不,對於伽勒克的話,是有理由的。但是不明白其他人想要救她並確實為此奮鬥的理由。
只是,對於他們的努力,從心底裏感謝著。

「辛苦總算是有了價值,她總算是保住了一命。雖然她仍是身負重傷,但我還記得因為她度過危險期而獲得的安心感。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星期後的事……我也一直,停留在城市裏等待著她醒來。」

生意談判也破裂了,伽勒克商會的前途一片漆黑。
在那樣的狀況下為什麽還,將與金錢等價的時間浪費了。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麽。只是,毫無根據的東西將伽勒克的腳限制住了。

然後,經過了一個星期的時間,女人醒過來了。
在因為她的蘇醒而高興的人群中,女人用那顫抖的嘴巴、微弱的聲音說道,

「我,是誰?我記得是這樣說的」

女人忘記了自己的名字。不,不僅僅是名字。是一切。
自己是誰,從哪裏來想要做什麽。發生了什麽事情使得自己遭遇懸崖塌陷,這些都全部都想不起來了。
對於連家人的事都回想不起來的她,誰都只有日暮途窮別無他法。

能明確的事只有,她在發生事故的時候穿著的衣服。從在那裏縫上的文字來看,只能看出她姓氏的第一個字應該是『莉』。

「取用一種盛開得十分爛漫的花的名字,就決定叫她『莉亞拉』。然後在她傷口愈合之後她的事情,就暫時由我來照顧了。」

傷一點一點地痊愈了,到了離出院那一天也不遠的時候。
莉亞拉沒有去處,即使這樣她依然是位開朗的女人。她就像事故的悲傷是謊言一樣地快活著,她有著讓與她接觸的人露出微笑的力量。

不可能不會感到不安。
失去自己的記憶這種事情,就相當於自己的存在消失了一樣。
在這種情況下她還能保持著微笑的理由,是因為她覺得有必要這樣做。

也可能是因為擁有周圍人的關心。
但是最重要的理由是,她並沒有注視著自己是不幸的這件事。

「要我和一起來嗎,說出這種請求時候的緊張感現在也記憶猶新。聽到她回答之前的時間,是我人生中最令人窒息的時間吧。比起以後的正式求婚,我在那時還更為緊張。」

於是,接受了伽勒克的提議,莉亞拉就和他一起去了普利斯提拉。
沒有遺棄她的理由,等待她蘇醒的理由,全部都很單純。

伽勒克在一開始,將遭遇懸崖塌陷的她擡到龍車上,將黏在她臉上的淤泥擦拭掉的那一瞬間,就墜入愛河了而已。

「自從迎來了莉亞拉,持續不幸的我的商會很快地好轉了。 周圍的人都說是多虧了我的才能,根本不是。全部都是多虧了莉亞拉喔。是她給我帶來了幸運。所以現在,像這樣算得上一個商人也好、能夠參與都市的經營也好、作為一個父親也好都能做的來。」

「――――」

「我愛著我妻子。誕生的孩子們很可愛。以前也有在意她的過去。但是,現在不會這樣想了。即使她的過去發生過什麽,她都是我的妻子,我最重要的女人。」

伽勒克在說完從相遇至今的經過後,難為情地如是總結道。
一直沈默到最後,將這件事至頭至尾的聽完的加菲爾仰望著天空。
黑暗中,散布在各處的星星。
滿月和星星發出的光輝,在蔑視著自己現在的想法吧。

「問您這種事實在很抱歉。但是,還是想您詢問。」

「…………」

「您是……和我的妻子,莉亞拉是有什麽樣的關係嗎?」

這是――這是,多麽殘酷的問題啊。

將視線從天空,落到了站在眼前的伽勒克身上。
伽勒克用溫和,卻有著堅定的決心的眼神看著加菲爾。不至於遲鈍到不明白在這之中融入的感情和這句話的意義。

然後自己應該怎麽回答才是正確的,自己也知道。

「――――」

張開嘴,閉上。
吸了一口氣,吐氣、吸氣、吐氣不斷重覆。
心跳很快。眼花繚亂。頭一陣一陣的痛,有一種想要幹嘔的感覺。
還沒有成形的感情漩渦擰緊在胸口,現在感覺就要崩潰了一樣。

――蜜蜜的手溫柔地握住了那樣的加菲爾的手。

「本大爺,是……」

「――――」

「和你的、妻子……什麽關係也、沒有啊。」

說完了。
這樣,斷言了。

這句話,讓加菲爾在心胸中感情的極速漩渦一下子就消失了。
殘留下來的只有失落感,和讓人窒息的虛脫感。眼前的伽勒克垂下眼,哆哆嗦嗦的顫抖著嘴唇,

「真是很、對不起……」

這麽說著,帶著痛苦的表情低下了頭。
但是,伽勒克那樣的反應,現在的加菲爾不想去看。

已經夠了。想要停下來。不要再,這樣繼續傷害我了。
是什麽不好。是誰的錯。是自己的錯、還是伽勒克的錯。去責怪誰才好。要去擊垮誰、要把誰啃食殆盡、打飛才好。
到底要怎麽做才能讓這個心中的痛、到哪裏才能讓它,消失殆盡。

「親愛的……!啊、太好了。Gorgeous先生和蜜蜜小姐也在。」

「――!?」

提高的音量就好像要斷氣了似的發出了一聲。
悲痛翻滾而來,提高的尖叫聲就好像快要死了。
對於現在的加菲爾來說,那個身影是比刀鋒還要可怕的事物。

「莉亞拉,為什麽……」

「因為你急急忙忙地就追出去了,就想著一定能留住他們。我也是,讓你們空手回去很不好意思,所以……」

看著因妻子的出現感到震驚的伽勒克,莉亞拉眨了眨眼然後從他旁邊經過。
然後她,對愕然、僵直的加菲爾伸出了手,

「這個,是我做的點心索瓦麗椰。雖然不是什麽很貴重的禮物,但是我對它的味道還是有自信的,請拿去吧。拜托了。」

「……呃」

沒有惡意的,笑容。
加菲爾就這樣僵直著,什麽話都不說摒住了呼吸。

對兩個人之間的對話,擺出看到了令人心酸的場景似的伽勒克。
阻止加菲爾和莉亞拉的對話這種事情,誰都做不到的。如果明白這種氣氛的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

「哦~!是點心耶,好開心喔~!太好了,跟大小姐炫耀一下吧~!」

將莉亞拉給的點心袋子從一旁捲走,若無其事地笑著的蜜蜜,不看氣氛也應該有個限度吧。
伽勒克神色啞然,加菲爾也是說不出話來。不過,只有莉亞拉對蜜蜜的反應很開心似的笑了,

「你能這樣我真高興。那個,也替我向那個叫大小姐的人問個好喔。」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知、知道了~!」

用沒有和加菲爾牽著的手,也就是那只紅腫了的手敬禮後,蜜蜜就把裝著點心的袋子塞進懷裏,粗暴地搥了加菲爾的後背。
不由得讓人咳嗽的威力讓他挪步轉身,蜜蜜笑了。

「那麽,這次是真的要回去了呢ー! Gorgeous·Tiger和Gorgeous·蜜蜜就這樣就再會了~!」

「嗯,路上小心。Gorgeous先生也是,注意別掉到水裡了。」

蜜蜜拉著加菲爾的手,莉亞拉小小的手在背後揮動著。
微笑著的蜜蜜回頭呼呼地揮手,莉亞拉更是有精神地揮動手臂。在那種引人微笑的告別中,只有兩個男人用痛苦的表情在看著她們。

「――――」

就這樣,加菲爾被蜜蜜牽著手繼續在水道邊行走。
蜜蜜也對加菲爾什麽都沒說,直到身後的莉亞拉他們看不見為止,一直一直地走著。在那之後,

「喂,小不點……」

「――走―嘍!」

「――!?」
本來是想叫住蜜蜜的加菲爾,但由於她突然的行動而被打斷了。
蜜蜜就這樣握著加菲爾的手,輕快地飛躍到正側邊的建築物側壁上。那是三層樓的石造建築物,以邊緣為立足點,蜜蜜向高處前進。
被拉著的加菲爾,當然除了邁出同樣的步伐追上去之外別無他法。然後兩個人跳了兩三下,就到了建築物的頂端。

「嗯~!感覺真好~!」

「好你個頭。剛剛的是什麽鬼……」

對於沐浴著清風心情大好的蜜蜜,加菲爾為了確定剛剛的舉動的意圖一樣從背後繞過去。但是,卻看到了笑容消失了的蜜蜜,正凝視著自己。
圓圓的眼瞳中照應出自己,加菲爾不知道為什麽體會到心情惡劣的感覺。
對於一言不發的加菲爾,蜜蜜的表情突然崩潰了,

「加菲,你想要哭了?」

「啊,哈?你在說毛啊,我怎麽可能哭啊。」

「加菲很強我知道的,但是不用逞強也沒有關係喔。莉亞拉,是加菲的媽媽對吧~?」

「――——」

蜜蜜意想不到的話,讓加菲爾喘不上氣。
準確地抓住話題的流向,如果知道加菲爾的情況的話,那是當然能夠得出這樣的結論,不會錯的。但是,蜜蜜她對於加菲爾家庭的情況,完全不知道,說起來還是個完全看不出來她察覺能力很好的女孩。
那樣的她,驚人地直截了當地捅破事實,讓加菲爾動搖了。

「為、什麽……會這樣想……」

「因為,加菲和莉亞拉的氣味,超級~像的。莉亞拉的兩個小孩,和加菲的味道也有點像~。所以,就想著會不會是~這樣。」

不是根據理論性的東西,而是擁有小孩天生的想法,所以才有了看穿真相的蜜蜜。
如果蜜蜜只是憑加菲爾說出來的話推斷,應該還可以隱瞞過去,但是被指出來的部分沒有任何能夠改正的話,加菲爾也沒法反駁。
軟塌塌地當場癱坐下來,加菲爾發楞地仰望著星空。

星星也好月亮也好,跟剛才一樣沒有變化地俯視著自己。

「所以,是嗎? 莉亞拉、是加菲的媽媽?」

「……不知道。那個人,是本大爺的母親嗎?」

蜜蜜的話,讓加菲爾用手捂住了臉。
不清楚。真的,那是加菲爾現在的真心話。

莉亞拉,就是莉西亞這點不會錯的。
只是,就像伽勒克所說的那樣,就像莉亞拉至今為止的表現那樣,莉亞拉完全忘卻了自己就是莉西亞的事。
忘記一切,莉西亞將莉亞拉的時間折疊起來,以新的身份養育孩子、幸福地生活著。

「啊,這樣想的話,那兩個人不就成為了本大爺的弟弟妹妹什麽的嗎?」

雖然沒有動腦,異父兄弟的話就像自己和弗雷德莉卡的關係一樣。也就是說、那對姐弟就自己來說是比自己小的可愛的弟妹。是對於在家裡最小的加菲爾來說,一直渴望擁有的弟弟妹妹。

――那樣的關係,如果能除去那些誰也不期待的事情的話該多好啊。

「本大爺,就算是自報家門也改變不了什麽……」

莉亞拉,將莉西亞的時間忘卻了。
就算加菲爾把知道的事情全部都攤明地說出來,她作為莉亞拉生活的十五年不會改變,本應該作為莉西亞生活的十五年失去了,這個事實也不會改變。
只會使得莉亞拉會背負不必要的十五年的罪惡感,和品嘗莉西雅這一人物的喪失感。伽勒克也只能親眼看著妻子消沈,什麽都不知道的孩子們連理解母親的痛苦都做不到。

一切,都只是加菲爾的自我滿足罷了。
就算在這裏讓莉亞拉接受自己是莉西雅,以此就能得到什麽事物的感覺的,只有加菲爾而已。

弗雷德莉卡也好琉茲也好,都不知莉西雅以這種形式存活著。加菲爾不說的話,今後那兩人一定也是一直不知道吧。
莉亞雅一家也是,加菲爾不說的話過去什麽的也不會想去了解。那段幸福的時間不會流失,而是一直保留著。
加菲爾將一切藏在心裏了,拼命放棄的事,如果能夠真心放手的話,只是這樣一切都能順利解決了。
明明是這樣,

「為什麽,本大爺會……」

連丟下這些的覺悟,忘記一切的決定,全都藏起來的勇氣,都沒有嗎。
老虎你去哪裡了。指明給我看吧,哪裡才是正確的道路。
只讓自己背負一切、承擔一切、即使這樣也能站起來的強大。
告訴我啊,老虎,老虎。真正的虎啊,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最強的存在。

「――――」

抱著頭,把湧上來的東西全部咬死,悲嘆在腦袋裏來回攪拌,把一切混合在一起,然後全部丟掉,然後加菲爾發覺到了。

「好了~乖~」

自己的頭被抱在小小的胸懷,溫柔地摸著。

「――――」

蜜蜜從背後緊緊抱住了癱坐下來的加菲爾。
把下巴依靠在他的頭上,小小的手掌溫柔地
撫摸著加菲爾的頭。在那溫柔的觸感中,在頭腦裏來回攪動的疼痛漸漸感到緩和,

「幹嘛,打算幹什麽啊,這是……」

「嗯~,我就想著加菲是~不是想哭啊。但是你看,男孩子好像只有在特定的地方才能哭~,真麻煩~!雖然忘了在哪裡來著,大小姐說過的~!」

好像給出了答案,其實沒有。
為了不讓內心顫抖,為了不讓聲音哆嗦,加菲爾慎重地選擇話語。
就這樣,抱著這樣的加菲爾,蜜蜜「嘿嘿」地笑了,

「嗯,雖然忘記是哪裡了~大概是女人的胸口的感覺?好像是這樣?對了!在迷戀的女人的胸口,男人哭也沒關係ー!」

「……誰、會迷上像你這樣的小不點啊。」

加菲爾所思念的人,是那個從來都沒有往這邊回首,想要被溫柔對待的時候完全不溫柔,在沒有預料到的時候卻偏偏突然溫柔起來,然後再用幾倍的拳頭將付出的溫柔取回來的,難對付的女人。
和眼前的這個女孩,並不重疊。

但是,對於加菲爾的回答蜜蜜依然是面帶微笑,

「嗯~,沒關係喔~!加菲沒有迷上,蜜蜜已經迷上了!你看~迷上了加菲的女人!蜜蜜!我的胸膛!所以你哭也沒關係喔~!」

「――啊」

笨過頭的想法。
這是什麽啊。語言遊戲嗎。小孩子的借口嗎。除了強詞奪理以外什麽都不是。
明明什麽都沒有,別開玩笑了。

老虎啊、老虎啊,你去哪裡了。
現在馬上,回到我的心中。提高你那兇猛的低沈的吼聲,敲打這蜷縮的脊梁,用力的把我拉醒過來,在這份感情面前做點什麽吧。
不然的話、不然的話、不然的話,就來不及了……

「媽媽……」

夠了、夠了,不要再說了啊……
哭訴什麽的,軟弱的聲音什麽,不想要發出那種聲音。
自己是老虎,是老虎啊。最強、最厲害的、比任何人都要堅固的最強之盾啊……
但是,

「媽媽……媽媽……嘛嘛……!!」

「乖~乖~」

「為什麽啊!為什麽把我忘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見到你!連叫你一聲媽媽……都不、不、不可以嗎……!」

「沒事的~。加菲,乖孩子乖孩子ー!」

「媽媽……媽、姆……媽、媽……」

老虎啊、老虎啊,你去哪裡了?
現在的自己看起來像什麽?星星、月亮、天空,告訴我啊?

現在的自己,看起來像什麽樣子?
如果不是咆哮著的老虎的話,現在的自己,看起來像什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881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7 篇留言

劍雪姬
太勤勉啦!

08-18 10:48

我不是製杖
勤勉啊!感謝勤勉的大大

08-18 11:38

Nasper
感人QQ

08-22 11:27

老灰阿郎
流淚了!感謝勤勉的大大!

08-23 02:13

夜色咖啡
願幸福降落無人知曉的英雄

09-19 12:12

Rainyzaza
所以伽勒克知道加菲的真實身份嗎?

06-25 05:31

chen290
應該有察覺到但不敢確定

09-18 00: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25127大家
穿越奇幻日常系小說『公爵家的獨生子』在小屋內更新最新一章囉,來看看ㄎ一ㄤ少爺怎麼在異世界作威作福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