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29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7-08-17 20:40:24│贊助:22│人氣:3868
第五章『鐫刻歴史的群星』
29『華麗之虎』(Gorgeous Tiger)

譯者:cutoren
校對/潤色:流星雨(Meteoroid)

——時間追溯到加菲爾衝進避難所的半天以上之前。


「然後吶~?黑塔羅在那裡變得好像要哭出來一樣~,蜜蜜沒辦法只好牽著他的手了。然後因為緹碧也是一副寂寞的樣子,還真是拿他們沒辦法吶~只好牽著他們兩人的手了喲~」

「……啊啊,是嗎」

「嗯,對~。然後吶然後吶!就這樣回去之後大小姐看起來非常~高興哦~!」

即使給予了不感興趣的回應也毫不氣餒,在身旁走著的嬌小少女格格地笑著。
橘色的毛髮以及圓滾滾的眼睛。有著宛如將天真爛漫描繪成一幅畫一般的舉止的少女,不知為何對自己糾纏不已的,敵對陣營中的一人——獸人蜜蜜。

自從來到了都市普利斯提拉。不,要是看回去的話,可以察覺到打從蜜蜜作為這次事件的使者而到訪羅茲瓦爾宅邸的時候開始,就已經非常地親近於加菲爾了。
最初,懷疑蜜蜜是對於作為艾米莉亞陣營裡最強戰力的自己而有所警戒,然而從至今為止少女的態度以及言行來看,早已打消了那份疑慮。不知自己為何被喜歡上了——現在是這樣坦率地思考著的。

無法推斷出那份『不知為何』的部分,加菲爾淨是把頭傾向一邊而已。

——現在,加菲爾與蜜蜜兩人在將近黃昏的普利斯特拉並肩散步著。
話說如此,也並非是其中一方邀請另一方一起前往某處的形式,而是蜜蜜擅自追隨了漫無目的地離開了旅館的加菲爾這樣的形式。
雖說那是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可以一個人獨處的加菲爾,但不好意思將想要獨處的那份理由說出口,因而被感受那種微妙情感的能力顯著低下的蜜蜜的氣勢給壓倒,然後就像這樣陷入一邊交談著沒有內容的對話,一邊在都市裡閒蕩的窘境了。

「加~菲,表情好奇怪~。發生了什麼事?是好玩~的事情?」

「如果是有趣的事情的話就會給你好臉色了吧。不想說。說起來我本來就沒有說話的義務吧?」

「要是一直說什麼義務啦、人情啦之類的複雜的事情的話就會變得跟約書亞一樣了哦?蜜蜜覺得更加隨便地去享受的話比較好吶!加菲~像個白痴一樣去大笑比較好哦~」

「像個白痴一樣是什麼啊,喂?」

對於蜜蜜那要說過分的話確實是挺過分的話語,加菲爾呲牙裂嘴地睜大眼睛,而少女發出了「呀~」的叫聲跑了起來。就這樣,在稍微往前奔跑的當兒停了下來,看著那彷彿已經忘卻方才的互動一般笑嘻嘻等待著的少女,總覺得剛剛自己的那份渺小變得像是個白痴一樣還真是不可思議。

以晚餐前的飯前運動為名義,加菲爾挑戰了與劍聖萊茵哈魯特之間的較量,那是從現在算起一小時左右之前的事情了。
王國最強——又或,在現世之中為世界最強這樣的呼聲也是非常高亢的當代劍聖。

在實際會面之前,就已經從昴那裡聽說了其實力之強。
萊茵哈魯特對昴而言即是朋友、亦是恩人,同時也是曾經稍微有些複雜地分別過的對手。這回,在意想不到的場所裡偶然相遇可說是意外之喜。
通過久違的談話,昴貌似也已經成功消解了所抱有的尷尬。然後,既然憂愁已然消散的話,加菲爾也就沒有客氣的必要了。

最強之名對於加菲爾而言,純粹是有著非常特別的意義。
是說作為最強這件事。是說以最強為目標這件事。是說變成最強這件事。
加菲爾相信,那是作為男人出生,從在第一聲哭喊響起的瞬間就已經是巍然崇高的目標了。

不論是誰,在稱之為『人生』的漫長道路上前進的途中,都曾一度祈願卻終究會遺忘的對於『最強』的憧憬與夢想。但是,加菲爾並沒有忘記。
常常在心裡描繪著,並那般持續努力著一路走來。『最強』的稱號對加菲爾而言,即是作為男人出生開始就已經是理所當然的目標的頂點,同時也是加菲爾為了守護一切想要守護的東西所不可或缺的條件。

因此,在那立於頂點而聞名的男人面前,加菲爾並沒有壓抑他那焦躁不安的牙齒以及利爪。

從昴那裡得到了推薦,並得到了與萊茵哈魯特交手的同意。
劍聖是幾乎令人聯想不到是武道的極至的,保有柔和的印象的溫柔男子。那樣的印象,像是僅憑單手就可以折斷一般的程度的,與最強這詞語相去甚遠的存在。
但是,加菲爾深知越強的強者越是能夠隱藏自己的強大這樣的事情。姑且不論從平時就不斷釋放出緊張氣息的自己,加菲爾所知道的強者平日是看不出來的。騾子娃兒也是,昴也是。
然後,判斷萊茵哈魯特也是與他們是相同領域之人。

——較量,發生在佈滿礫石的旅館中庭。

拒絶了加菲爾因擔憂週遭的破壞,而離開旅館前往都市的野外的提案,萊茵哈魯特主張在旅館之中進行對戰。與此同時還附上了『不破壞庭院』這樣的條件。
那只能說是屈辱。就算是立於武道的極至的男人,那再怎麼說也太過輕視自己了。即刻讓他後悔於小看自己這樣的事情,並把他拖到外面去。

在中庭對峙著,然後直到昴發出對戰開始的號令為止,加菲爾露出獠牙,僅僅想著以其鐵腕朝赤紅英雄的側臉彈去這件事。

「————」

而那樣的想法,在發出號令的瞬間消失了。

眼前站立著的男人的身姿,在比起眨眼瞬間還要更快的一剎那之間陡然一變。
直到剛剛為止,本應在那裡站立著的溫柔男子的氛圍消散於彼方,在那裡站著的該說是火焰嗎,又或是精心磨練的一閃之刃嗎。

如果是普通人的話,那是絲毫無法感受到刀刃之氣息那般的自然體態。
某種程度而言,如果是對於武道一知半解的人的話,那會是因絶望般的力量差距而崩落那般的壓迫感。
但,加菲爾雙方都不是。

加菲爾至少持有值得與劍聖交手的實力。
注意到了那樣的自然體態而顫慄著,即便面臨壓迫感而緊縮肝臟,加菲爾仍以咆哮抹殺掉那份躊躇,並朝萊茵哈魯特飛躍而去。

相互間在不讓對方負上重傷的範圍內的較量——忘卻了那樣的協議,那是以尖鋭的利爪,為了抉掉對方喉頭的先發制人的攻擊。

在攻擊漂亮地落空並身體浮游的瞬間,加菲爾理解了實力的差距。

「——輸了」

那之後,雖然從各種角度發動多方面的進攻,但萊茵哈魯特都以躲、閃、架開的方式輕巧地將那些盡數迴避了。
在那之上,萊茵哈魯特甚至連一步也都沒有從交手開始的地點移開就將那些全部給迴避了。
也就是說,萊茵哈魯特僅用了上半身便擊敗了加菲爾的全力攻勢。

被鑽入大揮大掄的間隙並被甩出去,在臉孔的眼前被拳頭給突進的瞬間,加菲爾宣告了自己的敗北。
劍聖在完全沒有拔出劍的情況下,在自己所擅長的領域——僅以拳頭決出的勝負之中完全的敗北了。

那之後萊茵哈魯特究竟說了什麼,昴又對自己說了什麼幾乎回想不起來。
僅僅只是,為了不要暴露出逞強或嘴硬不服輸的台詞那般的難堪,總算是留下了一句話後離開了旅館作為終結——本應如此的。

無法判斷自身的內心深處的捲起的感情漩渦究竟是什麼。
被無法得到答案的情感所打垮,加菲爾獨自一人在黃昏將近的水門都市尋求答案——本應如此的。

「加~菲!加~菲!快看!快看看~!喏,夕陽完完全全地映在水面上超~紅的!這好厲害~!好厲害~!好漂亮~!」

吵吵鬧鬧地在加菲爾的周圍轉來轉去,拉著袖子、扯著頭髮、壓在肩上,那追隨而來的蜜蜜不論是客氣還是體諒都沒有。

多虧了她,明明特地從旅館離開了,卻是幾乎沒有獨自一人失落的時間。

「你啊,從剛剛開始就很吵吶,喂。不能稍微靜一靜嗎?」

「嗯~不行~!」

「立即回答嗎ッ! 」

那是抓住加菲爾的手腕,咕嚕咕嚕地奔跑著並迴轉身體的蜜蜜。而被那意外強壯的腕力給牽引,加菲爾也是轉起了圈圈。
認真地將蜜蜜甩開,並以蜜蜜追不上的速度快速逃離之類的想法雖然在腦裡一閃而過,但是作為獸人的蜜蜜的身體能力的界限卻是未知數。出乎意料的,蜜蜜也許可以輕易追上逃走的加菲爾也說不定。

在都市之中過於顯眼也得納入考量。
在朝著普利斯提拉出發之前,弗雷德莉卡以及拉姆兩人都緊盯著提醒了自己。以自己的怪癖為理由而給艾米莉亞或是昴添上麻煩將會是不好的榜樣。可以放心添麻煩的就只有奧托而已。因為是擅長於擦屁股的兄長啊。

「……呵~」

「哎呀哎呀~。嗯?怎麼了,加~菲。有煩鳥……粉惱……煩吶的事情?」

「是說煩惱的事情嗎?」

「對,煩吶的事情!發生了什麼嗎~?說說看,說說看~」

結果,無法將之順利說出口的蜜蜜當場以『咻~咻~』地一邊揮出拳頭,一邊對加菲爾說了試著坦白地吐露心聲的話。對於那值得依靠的嬌小身軀,加菲爾感到了一陣發愣並輕微地發出了咬牙的聲音。
就那樣將視線朝著水路望去,眯起眼睛。

「啊……確實,這不是很厲害的景色嗎?」

「對吧對吧?這好厲害~!好厲害~!」

雖說蜜蜜的話只能聽信一半,但要是試著去看的話,那夕陽在水路上被反射的光景確實是鮮艷美麗的景色。*注8因那在上方將世界染為橙色的晚霞,而孕育著黃與白的光反射的水面的赤紅光彩,美艷得令人窒息。
察覺到的時候,加菲爾已經在水路的邊緣彎下腰來,一邊眺望著來來往往的人潮以及水路上的小舟,一邊呆呆地度過時間。

「呼嗯呼嗯呼~嗯」

在坐著的加菲爾身旁彎腰坐了下來,搖晃著雙腳的蜜蜜愉快地用鼻子哼著歌。雖說那是宛如完全無法沉默下來的性格,不過僅剩下哼聲的現在卻也是老老實實的。抓著半袖的加菲爾的肩膀,左右搖晃著腦袋瓜。
瞥眼瞅了那副快樂的側臉,這才發現到蜜蜜的毛髮的顏色和夕陽是一模一樣的橙色。不經意地伸出了手摸了摸蜜蜜的頭後,蜜蜜好像很高興一般將身子靠了過來。

「呼哇呼哇?呼哇呼哇~?蜜蜜呢~,也經常被大小姐摸頭呢。摸著摸著,然後說像是治癒系之類的話。」

「啊~確實觸感很舒服吶。那個『治癒系』什麼的,大將也是偶爾會說出口,原來是這樣的事情嗎。總覺得搞不懂啊。」

「加~菲,覺得討厭嗎?」

「那樣的話,又有種意思變得不一樣了的感覺吶!」

「啊咧咧?」

因為蜜蜜以沒有惡意的表情把頭傾向一邊,加菲爾不經意地笑了起來。
就這樣胸腔內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因此也就有了自己是廉價的傢伙這樣的想法。有種那份敗北感與屈辱感,坦率地轉換成了對抗之心的感覺。

「……突然間就成為最強是不可能的吧。本大爺,還在攀登的途中啊。」

「噢~,朝著這個很長很長的成為最強成為最強的坡道吶~!」

「嘿ッ,你這ァ不ェ是相當理解嗎ォ。對啊,那才是最強之路啊」

對於舉起拳頭的蜜蜜,加菲爾用手指擦了擦額頭上的白色傷疤並回答道。
雖然是惱人的對話,卻也是讓自己打氣精神來了。若是獨自一人的話,有著不論到了什麼時候都還是悶悶不樂地煩惱著的可能性。蜜蜜能夠追隨而來真是太好了——大概可以這麼說吧。

「得給些回禮吧。喂,小個子。不順便去一下什麼攤子嗎。我請客……」

「加~菲,那個!」

「啊?」

那是正當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並邀請蜜蜜去購買食物的時候。
仍然坐著的蜜蜜指向水路的另一邊,而加菲爾被聲音所吸引也看向了那邊。而後,眯起了其雙眼。

往那方向看去,在水路的對岸,滯留於該處的一葉小舟其停泊用的繩子被解開,乘著水路的水流保持著無人乘搭的狀態開始移動了。只是,問題並不在那裡。

「小孩子們!」

蜜蜜所大聲呼喊的那是,那順水漂流的小舟的前方——那裡有著五個遊船河的小孩乘坐於停留著的另一葉小舟的身影。
小孩們沒有發現到小舟的接近。要是被乘著水流的小舟撞個正著,小舟顛覆而被甩到水路之中的可能性是有的。

因為蜜蜜的聲音,在水路周圍的其他人們也都發現到了那樣的狀況。在小舟停泊處的其中一位船主慌慌張張地動身跑了起來,但因發現得晚了而趕不及。
聽到了週遭的人們的聲音,小孩們總算是發現到了現狀而臉頰泛青,看到了突進而來的小舟陷入恐慌。
而那裡——,

「喲,小個子們。感謝在最初就發現到的那個小個子貓姐姐吧」

「加~菲!」

一口氣朝著對岸的小舟跳躍而去,幾乎沒有搖晃那水上的小舟而著陸的令人驚異的平衡感。對於孩子們而言,那近乎於無聲著陸的加菲爾,只能認為是突然之間從天而降之人了吧。
呲牙裂嘴、兇殘地笑著並有著惡劣眼神的金髮男子。孩子們對於那陡然的現身隻聲不出變得僵硬,而在沒有胡亂鬧騰的小孩的便利狀態下,加菲爾一舉抱起五個小孩並再次飛躍。

從小舟脫離,並著陸於水路的步行通道上。在該處放下孩子們後,身後的小舟隨即相互激烈相撞,然後孩子們曾乘坐的小舟就翻覆了。
加菲爾通過巧妙地操作那連接著加菲爾以及孩子們一起緊抓著的小舟的繩索,阻止了「要是放任不管,不少的小舟就會連鎖式地捲入衝撞之中」這樣的事情。

抑制了翻覆過來的小舟的動作,也阻止了那最初脫離了繩索的小舟向下流漂去,加菲爾把一連串的騷動控制在了最小限度的受害情況。

「這東西,給我停下啊!」

再次重新牢牢的系好繩索,加菲爾那麼說道併為騷動畫上了終點後,從目擊了那個樣子的人們那裡陡然間發出了嘩然的歡呼聲與鼓掌聲。
本應監視著小舟狀況的一位船主點頭哈腰地俯下頭來並傳達了感激之情,而加菲爾對於這樣的事情揮了揮手,並一副害羞的樣子撓了撓頭。
然後,

「大、大哥哥。謝謝你」

「哦?」

救助了的孩子們聚集起來,並朝加菲爾投去感激的話語。
孩子們沒有表露出在小舟上所展現的膽怯的表情,而僅僅只是以閃閃發亮的眼神看著回過身來的加菲爾而已。
對於那樣的孩子們還有加菲爾的樣子,拍手之聲就變得更高亢了。
對於那樣的聲音,加菲爾像是感到了某種良好的心情,輕輕地擦了擦鼻子,

「沒事,沒什麼需要在意的事情哦。碰巧的偶然……對呀,偶然。偶然的,本大爺被晚霞與潮濕的風指引了。平常被水所包圍的水門都市……要是有誰不小心流下眼淚的話,水路就會開始氾濫了吶。」

「————」

洋洋得意的加菲爾那般回應後,拍手的聲音突然變得稀稀落落。
歡呼聲也變得斷斷續續,微妙地開始了那種半吊子的聲音。然而,與那週遭不同,眼前孩子們的反應卻是戲劇性的。

「好、好厲害~!」「好帥氣~!」「為了眼淚,不顧危險!」「絶不退縮!絶不諂媚!義無反顧!」

對於情緒高漲的孩子們,加菲爾像是一臉滿足一般點了點頭。
然後,對於牙齒發出咔嘰咔嘰之聲並笑著的加菲爾,其中一個小孩子說道,

「大哥哥,可以說說你的名字嗎?」

「並不是值得報上名字的人哦。不過,非要說的話……本大爺,乃虎。對,黃金之虎。人稱,華麗之虎(Gorgeous Tiger)!!」

「華麗(Gorgeous)!」「之虎(Tiger)!!」

那是雙手斜斜地伸向天空,傾斜身體並擺了個姿勢的加菲爾。
而對於那樣的身姿孩子們發出破音、雙目閃爍,並擺了相同的姿勢。

朝著那般與孩子們共通心意的加菲爾的面前,奔跑著繞過水道而來的蜜蜜也是雙眼閃閃發亮,

「——加~菲,好帥~!!」

一邊說著一邊衝了過來,會合了之後一起加入了擺姿勢的行列。
孩子們、蜜蜜、還有加菲的大聲歡笑響徹黃昏的水路。

——鼓掌聲與歡呼聲早已消散,僅僅只剩下浮現出乾渴笑容的船主孤零零地獨自守望者那一切。

※ ※ ※ ※ ※ ※ ※ ※ ※ ※ ※ ※ ※

帶著情投意合的孩子們到攤子買東西吃的加菲爾,意氣風發地大搖大擺地走著。

「那個時候,本大爺這麼說了呀。『從這裡開始,一步都不會讓你們前進啊,你們這些低等的傢伙。這裡是大將的口腹之中。你們這些傢伙早已經陷入陷阱之中了啊!』」

「好厲害~!好帥~!」
「哇~!令人發麻~!」

在完全被晚霞浸染的普利斯提拉里,蜜蜜與金髮少年對述說著英雄譚的加菲爾發出了唏噓。*注15
順帶一提,剛剛所說的那是,在這一年的期間裡所發生的事情當中也是印象深刻的事件之一,『土蜘蛛狩獵』的一幕。
某個村落裡大量爆發了名為『土蜘蛛』的魔獸,而不知何故昴、加菲爾與奧托男子三人眾陷入了將其討伐的事件裡,那是完美的發揮了昴與奧托的陰謀詭計及加菲爾的戰鬥力的得意事件。

那是高興地聆聽著那樣的回憶故事的,蜜蜜與先前救助的孩子之中的一人。還只有六、七歲左右的年齡吧。金色頭髮的少年。
可愛動人的相貌,討人喜愛的笑臉。看起來像是相當具有將來會讓女人哭泣的素養一般。但,那是如今對加菲爾的武勇傳與生存方式而雙目閃閃發亮,因而耽誤了人生的一個少年。

帶著孩子們買東西吃結束之後,加菲爾姑且以保護責任這樣的名義將孩子們一個一個安然無恙地送回家裡的途中。五人裡的四人已經無恙的回到家了,也就是說這個少年成了最後的一人。

「即使如此,只有小傢伙們而已還真是離開到了很遠的地方來玩耍吶,喂。不危險嗎?」

朝著少年的家的路上,已經走了相當的距離的加菲爾皺起了眉頭。
孩子們所進行的遊船河,地點幾乎是在旅館的所在一號街與繆斯商會的所在二號街的交接點。自己是因為直到那裡都在一邊思考著事情,一邊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由得認為還那麼年幼的孩子們出門而言距離還真是遙遠。
再怎麼說,說的可是孩子們的家是在更裡面的,都市的三號街這樣的事情啊。

以孩童的雙腳,就算筆直地朝目的地前進,也是得耗上接近一小時的距離吧。
而對於加菲爾那樣的發言,少年露齒而笑道,

「偶爾,歌姬大人會來到那個一號街的公園裡喲。是為了看那個而去的」

「歌姬……是說,那個嗎。大將也說過,確實歌聲很厲害,但本大爺就只有懷疑而已哦?」

對於小孩子天真無邪的回答,加菲爾擦了擦鼻子難以認同。
加菲爾只有在繆斯商會裡,極短的時間內見到歌姬莉莉安娜而已。雖說如此,就算是那麼短的時間也已經留下足夠的衝擊力的程度,該怎麼說,是個個性強烈的少女這樣的事情是毋庸置疑的。只是,卻也不得不認為那份『強烈』,與歌姬這般廉潔的印象毫不相容。

「加~菲,歌姬的歌聲,沒有聽過嗎?那樣的~,很厲害~哦!」

「小傢伙好好聽過了嗎?」

「嗯~!直到最後都沒有睡著~!蜜蜜很厲害~!快表揚蜜蜜~!」

加菲爾順應摸了摸伸過頭來的蜜蜜。而蜜蜜說了「成功了~!」後興高采烈地跑了起來,然後加菲爾把視線從她那裡移回到少年的方向,

「嗯所以,見到了那個歌姬大人嗎?」

「嗚嗯,失敗了。稍微遲了點。不過,畢竟難得出走來到遙遠的一號街……」

「在河流玩耍是那樣的原因啊。嘛,本大爺趕上了還真是太好了吶。」

「華麗之虎(Gorgeous·Tiger)!」

「噢唷!」

因為少年朝天伸出了手,加菲爾也同樣地伸出了手。
指的是華麗之虎(Gorgeous·Tiger)在此。

只是,那般精神飽滿地一同擺姿勢之後,放下手腕的少年很快的就無精打采地吐了一口氣。對於那副的側臉,加菲爾把頭傾向一邊。

「突然之間怎麼了啊。別隨意嘆氣啊。幸福會逃走的哦?」

「呃,那個……因為回到家的時候,姐姐一定會生氣的。」

「啊?」

對於少年戰戰兢兢地展現出害怕姐姐的反應,加菲爾反應過剩。對肩膀顫抖著的少年說出『抱歉抱歉』慌慌張張地安撫著,

「不過啊,為了什麼會那麼生氣啊?」

「……因為,偷偷地出門了」

「啊~」

看起來這個少年沒有通知姐姐就斷然實行今天與朋友的出遠門了。結果,害怕如今大概是在擔心著自己的家人對自己大發雷霆也是無可奈何的。
那樣的情感對於加菲爾而言也不是不明白。身為弟弟,姐姐這樣的存在,是不論過了多長時間也還會持續不斷作為無法跨越的高牆而存在的。
就算過了十年才再次相會,身體長大了也是一樣。而幾乎每天都相見,體格如今也還輸給姐姐的少年的恐懼大概是更加巨大的吧。

「知道了。安心交給本大爺吧」

「……誒?」

聽了加菲爾拍了拍胸口後的發言,少年表露出了震驚的表情。
像是為了讓那表情安心下來一般,加菲爾一邊露出尖鋭的牙齒一邊笑了起來。

「老姐的可怕之處本大爺也是非常清楚的吶。助你一臂之力哦。小傢伙的姐姐出來的話,本大爺會好好援護你的。」

「大哥哥!」

深受感動的少年緊緊地擁抱著加菲爾。而回抱少年後,蜜蜜也在背後緊緊擁抱而來。
接著,就這樣保持前後被小個子們抱著的狀態,加菲爾重新下定決心,以少年的家為目標吃力地負著他們步行前進。

日落的時刻真正地迫近,看來是趕不上旅館的晚餐時間了。但是,只有今天的話這樣也不錯吧。
再怎麼說也還沒有回覆到能夠在廳裡和萊茵哈魯特見面並平靜地進餐這種程度。但是,有著一個晚上的時間的話,大概就能回覆到就沒有大礙的狀況了。
這些都是多虧了,將自己視為華麗之虎(Gorgeous·Tiger)而仰慕著的孩子們,還有給自己打總覺得無法理解的氣的蜜蜜。

「——弗雷德!」

然而,那般高亢的聲音震耳欲聾地傳入沉浸於那樣的感慨之中的加菲爾的耳朵裡。
加菲爾因這突然的氣息而抬起了頭,那裡有著從遠處朝這裡猛然跑著過來的少女的身影。長長的金髮飄逸的少女,一心不亂地盯著緊抱於加菲爾的少年。
少年因那份呼喊而抬起了頭,看著少女的方向張開了口。
然後,

「姐……」

「你,到底要讓人擔心到什麼程度才滿意啊真是的」

雙足躍起的少女以靈活的飛踢直擊撲向自己的少年,然後那小小的身軀輕輕的彈到了後方。

沒有抹殺氣勢、而是加上了扭轉身軀的理想般的飛踢——不經意地見證了那個動作的加菲爾,對於美麗地著陸的少女的反應慢了。
在那期間,少女那緊繃著臉的美人,以鋭利的目光睨視著加菲爾,並用腳跟踩踏加菲爾的腳背。

「你這可疑的人。想要對我家的弗雷德做什麼啊」

「痛……倒不會,但拿開你的腳啊,小傢伙」

對於氣勢洶洶厲聲而語的少女,加菲爾以安穩的聲音還嘴。因為自己那先發制人的攻擊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少女以膽怯的表情向後退去。
雖然想著加菲爾搞不好發怒了也說不定,但加菲爾還沒到發怒的境界。不如說,還在持續吃驚著。

居然會出現不分青紅皂白就朝弟弟飛踢的姐姐什麼的,完全沒有想過。
順帶一提,被踢飛的少年,在沒有受身的情況下摔到地面之前,『嘿呀~!』了一聲飛身而來的蜜蜜把他抱著並綺麗地在地面上迴旋起來。
現在兩人站了起來,並正在相互刷掉彼此身體的塵土。
眼睛的一角將那些看在眼裡,加菲爾嘆了一口氣。而對於那樣的態度,

「什麼啊那個態度。話、話先說在前頭,不管是對弗雷德也好對我也好,都不要給我做出奇怪的事情啊……我、我生氣起來很可怕的喲?」

「首先,說這是誤會吶。然後,不要用大招打飛連受身也做不到的弟弟啊。一個不小心那樣就會受很重的傷了啊。知道了嗎?」

「唔……」

蹲了下來,加菲爾保持著安靜的口吻對少女緩緩說道。
少年的姐姐,這邊的少女也還年幼。年齡是十歲前後——早熟的感覺,是說稍微想要逞強的年紀嗎。最初的良好氣勢也已經稍稍衰退,對於沉著穩重地回答著的加菲爾的態度,變成了要哭的表情。
為了面對只從外觀來看的話完全是個流氓的加菲爾,少女也是鼓起了勇氣了吧。某種意義而言,比起被憤怒回應,招來了更加恐怖的情緒這樣的結果,對於少女而言還真是不幸。

「華、華麗之虎(Go,Gorgeous·Tiger)……請不要對姐姐,太過生氣……」

然後,大概是看不下去顫抖著的姐姐吧。徹底地拍落了身體的塵埃,從衝擊重新站起來的弟弟,從姐姐的後背現身並對加菲爾懇求道。姐姐那邊是因為弟弟的樣子而自尊心受到了傷害的表情,但即便如此,還是保有從加菲爾的視線那裡庇護弟弟的威嚴。雖說剛開始還不知道會怎麼樣,但看起來並不是惡劣的關係。

「本大爺看起來不就是大壞蛋嘛,還真是令人不服就是了啊。」
//原文『俺様が悪者みてェになんのァ、イマイチ納得がいッかねェんだけどよォ』

「大壞蛋!大壞蛋是不行的哦~,加~菲。華麗(Gorgeous)!之虎(Tiger)!」

走回來的蜜蜜,跳了起來戳了加菲爾的頭一下。雖說不會疼痛,但不得不認為是令人費解的一擊。
//譯者:原文『とてとて』。雖然懷疑會不會是擬聲詞,但畢竟意思完全找不到就不亂翻了。
//音譯的話會是『唾的唾的ToteTote』,還是一樣意義不明。
接下來,姐弟與加菲爾之間的毫無意義的對峙就保持著繼續下去了。
想著會不會就這樣下去呢,但,

「姐姐。弗雷德。你們兩個,在哪裡呢?」

再一次,打破了這個膠著狀態的那是來自別處的聲音。
聽到了女性溫柔的聲音,姐弟反射性地相互對望。然後,加菲爾睜大雙眼目送了兩人朝聲音的方向奔跑而去這件事。

姐弟所朝向的前方,是道路的轉角處。聲音是從那裡傳來的,而一位女性從那裡現身之後,姐弟毫無迷茫的朝那個人影飛撲而去。
接住了他們的那是金髮的女性,恐怕是兩人的母親吧。

「媽媽!」
「媽媽,可疑的人。那個華麗什麼的,居然對弗雷德……」

一邊流著淚一邊抱著母親的弟弟,以及強硬讓加菲爾負上冤罪的姐姐。
聽了那兩個小孩子的發言,接住了他們的人影浮現出了感到為難一般的笑臉。

看見了那副家族的模樣,加菲爾『哎呀哎呀』地搖了搖頭。
要是就這樣把都市的衛兵給叫來的話就麻煩了。姑且,因為出現了可以冷靜對話的大人而感到了安心,併為了說明而踏出了腳步。

「————」

看見了就這樣保持抱著姐弟的姿勢,並朝這邊以含笑的表情看過來的對方後,腳步停下來了。

「加~菲?」

對於以可疑的舉動停下腳步的加菲爾,蜜蜜像是不可思議一般把頭轉了過來。
但是,加菲爾做不到去回應蜜蜜那樣的發言。絲毫沒有那樣的餘裕。內心,如今已被波瀾與困惑填滿,亂七八糟。
畢竟,在那裡站立著的是,

「那個,我家的孩子們貌似受到照顧了,真是不好意思。要是可以的話,可以讓我聽聽發生了什麼事嗎?」

斯斯文文的,女性以沒有絲毫惡意或是懷疑的神色的語調那般說道。
踏步而來,很快就站到了面前的女性。她的存在讓加菲爾哆嗦哆嗦地顫抖著嘴巴,而對於那樣的加菲爾,女性像是不可思議般把頭傾向了一邊。

那表情、那態度、那聲音,全都震撼著加菲爾。

「——媽媽?」

嘟囔一般,嘶啞的聲音從喉頭中灑落開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873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3 篇留言

劍雪姬
騾子娃兒... 這其中是不是有甚麼誤會哈哈哈哈

08-18 09:11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欸欸 在哪Σ(゚Д゚)08-18 09:14
劍雪姬
從昴那裡得到了推薦,並得到了與萊茵哈魯特交手的同意。
劍聖是幾乎令人聯想不到是武道的極至的,保有柔和的印象的溫柔男子。那樣的印象,像是僅憑單手就可以折斷一般的程度的,與最強這詞語相去甚遠的存在。
但是,加菲爾深知越強的強者越是能夠隱藏自己的強大這樣的事情。姑且不論從平時就不斷釋放出緊張氣息的自己,加菲爾所知道的強者平日是看不出來的。騾子娃兒也是,昴也是。
然後,判斷萊茵哈魯特也是與他們是相同領域之人。

在敘述劍聖跟加菲打架的前面

08-18 09:27

劍雪姬
該不會媽媽是艾爾沙吧(有點忘了是不是這名字)

08-18 09: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喜歡盧斯達的網友
原來盧斯達為了他理想的香港民族,竟然咒罵別人為何不接受強暴,盧有多不堪?來我小屋了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