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騎士〉 第四章 月下,森林之中

作者:LanTern│2017-08-13 23:14:16│贊助:10│人氣:363

 
 
  巨大的聲響,車廂再度一震。
  「我們……一定得走這條路嗎?」伊格喃喃地說。
 
  不知道從什麼開始,路面就顛簸起來,馬車不斷振動及搖晃,除了那個一直熟睡的灰髮男子,車廂內的眾人都因此面色難看。但就算如此,車頂上頭的車伕顯然沒有打算放慢速度的意思,這輛巨大的馬車依然以高速疾行。
  這輛馬車看上去華麗氣派,但是設計時顯然完全沒有考慮到舒適性的問題,堅硬的椅墊根本就不適合久坐,再加上這種速度明顯大大高於全世界馬車行索規定的速限,除了讓伊格不斷碰撞的屁股酸痛萬分之外,也讓他的頭又昏又痛。
  他本來還能夠津津有味地研究車廂內華麗的裝潢,現在卻恨不得趕快離開這個狹窄的箱子。
  萊特利和香梨每隔三分鐘就換一次姿勢,阿克也因為劇烈晃動而不得不將他的砂草紙和碳筆收起來,一臉茫然地盯著窗外逐漸昏暗的天色發呆。
 
  「我們應該是在正確的路線上,沒錯吧?」伊格擔心地問。
  香梨點頭,神色疲累又煩躁。
  「這裡是伊那恩森林,我想你應該已經猜到了,沒錯,這一條並不是正式的路線。」
  「不過橫越過這座森林,是從杞悠那所在的北方平原前往王都挪拉最快的方法。」
  阿克說,依然盯著窗外。
  「當然啦,這路線相對複雜很多,沒有經驗的旅人很容易迷路,而且路況極其糟糕——就像現在一樣。所以,一般的旅行者或商團,通常是由森林外圍的大路,經過凱恩西那和挪勒爾兩個城鎮去挪拉,會在使用這條路線的通常都是國王的傳令兵,當然,或是騎士。」
  「騎士馬車不用到那兩個城鎮接其他參加騎士遴選的人嗎?」
  伊格問。如果連杞悠那那種規模村子騎士都派駐了馬車,那些城鎮沒理由被忽略才對。
  阿克聳聳肩。
  「從杞悠那繞過去得要多花起碼兩天的時間,再說了,這輛馬車也沒有多餘的空間。」他擺了擺手,示意這擁擠的車廂。
  「剛才您是不是說過,我們會先在森林裡過夜,阿克先生?」
  「正是,照上面那老頭的說法,我們今天會在森林裡頭的一間小屋待到明天清晨。我想這才是他這樣拼命趕路的原因吧,畢竟等到完全入夜以後,要在這種森林裡駕車也不是件輕鬆的事情。」
 
  伊格莫可奈何,將背脊重新貼回椅背上。
  因為拐彎和劇烈的晃動而產生的反胃感愈發嚴重。他覺得只要一開口就會有不該出現的東西從胃裡跑出來。他頓時有些後悔,用雙腳走去挪拉也許會相當趕,但至少會舒服許多。
 
  「伊格?你沒事吧?」香梨湊近,擔憂地看著他,「這該不會是你第一次搭馬車?」
  伊格覺得現在開口實在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所以他搖了搖頭。
  「不是那個問題。」
  一旁的萊特利說,同情地看著伊格,一隻手在衣袋中不斷掏摸。
  「精靈的感官太敏感了,願神垂憐,他們天生就不適合乘坐這種會晃來晃去的玩意兒。喏,伊格先生,拿去吧。」
  她的手越過香梨,在伊格的手心裡頭塞進某種植物。
  「這是風乾的留蘭香葉,聞一聞,雖然效果沒有新鮮的好,但多少能讓你好受一點。」
  伊格感激地對萊特利點了點頭,立刻將葉子湊近鼻頭。雖然暈眩感依舊,但果然立刻就讓可怕的反胃感消去大半。
 
  阿克饒富興味地看著萊特利。
  「萊特利小姐——」
  「請稱我為萊特利教士,克羅梅斯先生。」萊特利意外冷淡地說。
  阿克微微一笑。
  「如果我沒弄錯,您目前應該還只是見習修行者而已吧?」
  「這並不會改變我是神的使徒這一點,克羅梅斯先生,而且請容我提醒您,胡言亂語搭訕神使是會招致神罰的。」
  「沒關係,我不信教。」他無所謂地說。
  「搭訕?」香梨一聽見這個詞,興趣都來了,目光興致勃勃地在萊特利和阿克之間交錯。
 
  萊特利哼了一聲,別開臉。
  「在妳和伊格過來之前,克羅梅斯先生對我說了一些難以入耳的話。」
  「如果那時候讓您不快,我在這裡向您道歉。」
  阿克彬彬有禮地說。
  「萊特利小……好吧,萊特利教士,如我所說,我並不信仰神。對我來說,當一位美麗的女性站在我眼前而不出言稱讚,那就是對她的汙辱。」
  他說著將目光移到香梨身上。
  「香梨小姐,我為這句遲了許久的讚美向妳謝罪,妳的美貌同樣令我震驚,敢問我是否有這個榮幸與妳共度一夜良宵?」
 
  伊格在一旁嗅著留蘭香葉,看著一臉尷尬的萊特利,以及被阿克逗得樂不可支的香梨,無言以對。
  這時他才想起來,英俊而才華洋溢的「巧手」克羅梅斯,除了名滿天下的手藝之外,還有許多風流倜儻的軼聞。
 
  萊特利嘆口氣,望著阿克,語氣比軟了不少。
  「我是個修士,請您別再這樣啦,克羅梅斯先生。」
  阿克挺直背脊,裝出一副莊重的樣子。
  「遵命,我敬愛的萊特利修士,不過我有個條件。」
  他狡猾的補上一句。
  「什麼條件?」
  搶在張大嘴巴的萊特利之前,香梨興沖沖地問,女教士狠狠瞪了她一眼。
  「請妳叫我阿克吧,別再叫我克羅梅斯先生了,光聽就讓人發毛。」
  萊特利一愣,輕笑出聲。
  「好吧,就這麼說定了。」
 
  「那麼,言歸正傳,萊特利。」
  阿克輕咳一聲,正色道。
  「留蘭香葉是教王廳的信物,是接受了教王廳招募的修士才會配戴的東西。既然妳已經是教王廳的教士,那麼,妳為什麼會來參加騎士遴選?」
  萊特利望著阿克,不發一語,似乎在斟酌。最後她嘆口氣,換個姿勢。
 
  「你有幾個誤會,阿克。第一,所有正統修士都會受到教王廳招募,前往教王廳虔行是所有獻身於唯一神亞登的人一生必經的洗禮。第二,如同我剛才說過的,我還不是教士,只是個見習修行者,並且將在不久之後成為巡禮教士,踏上巡禮之旅。」
 
  伊格身處於封閉的伊雷斯,精靈的信仰也與其他地區的種族不同,更準確來說,伊雷斯的子民並沒有實質意義上的「信仰」。
  但是伊格曾經聽說過,其他國家的信仰者在成為教士前,會先巡迴世界一圈,歷經磨難,最後才會回到南方的教王廳,正式就任教士,而這個遊歷世界的過程,就稱為「巡禮」。
 
  「第三,不論是教王廳教典,或是騎士的遴選條件,都沒有禁止教士成為騎士,我想你們也知道,有不少相當知名的騎士也同時具有教籍。」
  「其實萊特利大可以直接到教王廳去的,」香梨在一旁補充,「現在這方面的規範好像沒那麼嚴謹了,可是她卻堅持要取得巡禮者的資格,那個時候我們都覺得很可惜哩。」
  「我還是想照著傳統來,」萊特利露出微笑,「再說,我們座堂的主教大人一直認為我做事不夠謹慎,在進入教王廳之前先去磨練磨練也沒什麼損失。」
 
  伊格聚精會神地聽著他們的交談,回過神來才猛然發現,這樣轉移注意力之後,他的胃似乎沒有剛才那麼難受了。
 
  「回到你的問題上吧,阿克。」萊特利平靜說道,「持有騎士資格,能夠快速通過包涵國境在內的許多關口,也能夠得到一定程度的幫助。我本來就是修行武技的修士,成為騎士自然是一個合理的選擇。不是我在自誇,如果論劍技,我不覺得我會輸給你。再說,就算最後沒有通過騎士遴選,遴選受選者在遴選後的六個月之內,也能夠在各地的騎士分部得到一部分即時性的幫助,這點對我巡禮會方便許多。」
  「原來如此,騎士聲望和勢力的確很有用,尤其在南方會更加方便……」
  阿克頻頻點頭,一臉瞭然。
  「自從……自從亞格斯家的那件事以後,教王廳在南方的威信就遠遠不及過去了,借助騎士的力量也是逼不得以的下下之策。」萊特利閉上眼,輕聲說道。
 
  「這是當然,眾神保佑,這年頭巡禮之路不好走啊。」
  阿克喟歎。
「不過反過來說,您也確實有骨氣。哎,至少比教王廳那些腦滿腸肥的神士有骨氣多了……抱歉,壞習慣,希望您別介意才好啊,修士。」
  萊特利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神色雖然不悅,但意外的是,她也沒打算糾正阿克的發言。
 
  阿克俯身,從行李中拿出水袋,拔開軟木塞,湊近嘴邊。
  這時車身突然猛烈地晃了一下,他的前襟被溢出的水潑濕一大塊。
 
  「矮鬼的便宜窯子……」
  阿克咒罵,順手拿起萊特利的教士斗篷擦拭胸膛,萊特利立刻毫不客氣地一把搶回來。
  「喂,車伕先生,您能不能跑慢點,或換條比較好走的路啊?」阿克朝車頂大喊。
  「不行!您行您上來駕車,別在底下嘮嘮叨叨放屁,我還巴不得到裡頭去睡覺咧!」
  上面的車伕嘶吼,與風聲和馬蹄聲混雜在一起,讓他本來就粗啞的聲音更加模糊。阿克惱怒地碎唸,小心翼翼把水袋放到嘴邊。
  「這個老矮鬼……我看他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矮人血統。」
 
  伊格望向窗外,天色已經黯淡到比起黃昏更接近夜晚的程度,四周的樹林也比之前茂密許多,枝枒之間有時候連晦暗的天空都看不到。馬車行經的道路極窄,他感覺只要伸出手就能碰緊貼車廂的樹枝,而上頭的車伕卻依然勤快揮動馬鞭,車速一點都沒有減慢。
 
  正當伊格擔憂車伕會不會走錯路的時候,他敏銳的精靈雙耳便聽見了那聲音。
  那是一陣高亢的嚎叫,在一片馬蹄和車輪的轉動聲中傳來,似是人聲,又似野獸。
  嚎叫聲越來越大,大喊的人似乎乘坐快馬,朝他們而來。不久之後,聲音就已經明顯到其他人也能夠聽見,他們紛紛抬起頭。
 
  「喂!慢點啊!」
  「那是……?」香梨喃喃自語。
  終於,從杞悠那一路狂奔的馬車漸漸慢了下來。伊格鬆了一口氣,他幾乎快忘了平穩的地面居然這麼舒服,不論來的人到底是誰,他都打從心底由衷的感謝他。
  後方那人似乎已經注意到馬車已經減速,也就不再呼喝。不久後,伴隨馬蹄聲,一名騎著瘦馬的男人出現在車邊。
 
  那個男人的身材極為高大,身下的馬卻極為瘦小,他的雙足甚至幾乎能夠觸地,那匹可憐的瘦馬一路從後方趕上高速行駛的騎士馬車,看起來已經丟了半條命。
  「橫行的翼羌啊!您是趕著去投胎是吧?」
  男人跨身下馬,將頭頂的兜帽摘下,粗啞的嗓門大聲抱怨。
  伊格才看清他的面貌。他留著濃密的絡腮鬍,身穿一身伊格熟悉的獵人裝束,背上背著一柄粗糙的十字弩,腰間掛著長長的獵刀。
  「到底是啥理由讓您非跑那麼快不可?老哥,您看那幾頭漂亮的馬被您折騰成什麼模樣。」
  他同情地拍了拍那幾匹馬,責怪地對車伕說。
 
  「這可是騎士的馬,您這白痴,別把牠們跟您跨下的畜生相提並論。」
  車廂上的車伕語氣譏諷,他踩響車頂,三兩下從馬車上跳下來,朝大鬍子男走去。車伕本身極矮,而那個大鬍子卻相當高大,兩人站在一起的畫面相當古怪。
  「您還沒死啊?姓蒙的。」
  「我也很高興見到您,晚安,老哥。」
  大鬍子似乎已經自動將車伕刻薄的用字解讀成問候,竟然真的自動順著他的話說下去。
  「您怎麼會從後面追上我們?」
  「我看天色那麼暗,本來打算去前面岔路接你們的,看來我們一定是錯過了。」大鬍子男人輕快地說,「我老蒙越想越不對勁兒,你們應該早到了才對。所以就卯起勁抽我那可憐的馬兒,一路從後面追上你們。來的路上沒遇到什麼問題吧?」
  「聽您這話,意思是您認為會我會遇上問題嗎?」
  「不不不,別這麼說,我可是很信任您的啊,老哥,這只是業務性問候,您懂吧。我怎麼敢質疑您呢?」
  「這還像句人話。」
 
  大鬍子男縱聲大笑,轉過身,瞇起眼,透過窗戶打量著車廂裡頭。
  「看來這些就是今年可愛的受選者了吧?嗄?」
  他促狹大笑,揮了揮他粗大又多毛的手。。
  「鄙人瓦列努.蒙托多是也,目前是這個林子的巡守人之一,你們叫我老蒙變成。我這幾年受到騎士邀請,在遴選期間負責照料這座森林裡的——」
  「什麼受到騎士邀請,講得可真好聽哪。」
  車伕嗤之以鼻。
  「明明是您抱著我的小腿拜託我,說什麼『我上個月在莫爾蒙那兒輸了一屁股,我真的很需要這份差事,求您幫幫我啊,老哥』,我才去替您懇求來的。」
  「哎,老哥,這話別在這時候提嘛。您怎麼老是拆我的台呢?」
  蒙托多大聲埋怨道,回過頭來望向車內的受選者。
  「諸位這一趟的車夫遇上這個糟老頭,很辛苦吧?老蒙我代替騎士向你們賠個不是啦!」
  
  這話讓伊格和香梨哈哈大笑,連萊特利也忍不住莞爾。
  「好說、好說。」阿克對著蒙托多擠眉弄眼。
 
  「說真格的,姓蒙的,您再多放一個屁,我就在這荒山野嶺把您給解決了。雖然我只是個馬車伕,但我好歹也揮了一輩子馬鞭。」
  「是是是,您說的是。」
  蒙托多敷衍道,擺擺手。
  「好啦,諸君,我想你們應該都猜到了。沒錯,你們今晚睡覺的地方正是由我老蒙來張羅。呣,你們這一趟人數挺多的……不礙事兒,稍微擠一點大家還是能睡得舒舒服服的。」
 
  「其他人車上的人不多?」車夫問。
  「是哪,老哥。老皮耶爾他昨天到的,只有三人。大前天的鄧林先生那車甚至只有一人。」
  蒙托多提高油燈,抽出一張莎草紙,靠在馬鞍上快快速書寫。
  「我就知道,」車伕咒罵,「每次最麻煩差事都落到我頭上。」
  「別這麼說嘛,老哥,遴選越來越近,去往挪拉的受選者會越來越多,這也是很正常的事啊。」
  他悠哉地說,將草紙捲起來,遞給車伕。
  「喏,這兒是挪拉的入城許可,我還是趁早先交給您比較妥當,我想您也不會想期待我的記憶力吧。您接下來還要跑個三趟,老哥,打起幹勁哪!」
  蒙托多作勢要替車伕打氣,卻被他白了一眼。
  「這話等您也當了二十年的巡守之後再來跟我說吧。」
  車伕一把搶過草紙,厭惡地說。
 
  蒙托多重新跨上瘦馬,一馬當先,騎在前頭替馬車領路。
  有蒙托多擋在前方,車伕自然收斂了許多,這輛巨大的馬車終於體現了它真正的價值,以前所未見的平穩緩慢前進。
  他們又行了一小段距離,來到一森林裡一處寬廣的空地,空地邊緣有一間看上去相當破舊、室內卻發出亮光的小屋。
 
  除了不管怎麼叫都叫不醒的灰髮男子以外,車上其餘的四人都依序下車。
 
  「您幾位先進去吧,我們還得處理這幾匹馬。」
  車伕用一貫厭惡的口吻說,走向前頭,將馬車和韁繩拆掉。
  「要不我們來幫忙吧?這樣也快一些。」萊特利提議。
  「噢不,不用,這是咱們的工作。」
  蒙托多搶在車伕打算答應前連忙搖手。
  「咱們是領錢辦事的,妳懂吧,小姐,如果被上頭知道我們讓受選者幫忙餵馬,他們不知道會怎麼說,到時候咱們就準備捲舖蓋走人囉。不要緊,先進去裡頭舀些水洗把臉,到火爐邊暖暖身子,雖然已經算是夏天了,晚上還是有些冷哪。我已經先準備了一些食物,只是些粗糙的東西,不過如果您餓了多少還是能填填肚子,自己來就行。」
  蒙托多熟練地解開馬具、安撫馬匹,同時輕快地說,相比之下,另一邊的車伕顯得相當不甘願。
  
 
  伊格跟在香梨身後,走進小屋。
  這間屋子只有一個房間,差不多是能剛好容納他們全部人的大小,再多一人就會顯得擁擠。地板上鋪著獸皮地毯,角落放著幾同樣鋪著獸皮的椅子,牆上懸掛著幾張弓箭,其中一面牆邊擺著一張小桌。
  爐火正劈啪作響,散發著暗沉溫暖的火光,正如蒙托多先生所說,爐火上方的大鍋散發出迷人的香氣,聞起來似乎是用某種蔬菜烹煮的燉湯。
  
  跟著伊格走進小屋的萊特利嗅了嗅。
  「好香啊……這是什麼味道?野菜湯?」
 
  最先進屋的阿克在門邊的水桶裡舀了一碗水,喝了一口,剩下的從頭淋下,用力搓了搓的金髮。
  「呼,復活了,這才是人生嘛。」他讚嘆,「這位蒙托多先生準備的還真是週到,他看起來人還不錯嘛,是不是?真希望是他來當車伕。你們看看,有爐火、有熱湯……哇,是麵包!」
  阿克開心地跑到小桌邊,將蓋著一只木籃的白色麻布拉開,裡面放著好幾條硬麵包。他迫不期待撕開一半,塞進嘴裡,發出滿足的呻吟。
 
  「這是他家嗎?」萊特利伸手觸摸壁爐上方的獸骨擺飾,皺眉問道。
  「我想不是,」伊格回答,「這裡應該是提供給長途獵人或迷路的旅人過夜的小屋。」
  「你怎麼知道?」香梨訝異地問。
  伊格聳聳肩,「我本來也是一個獵人,這屋子的擺設是以獵人的習慣去佈置的。再說,如果蒙托多先生住在這裡,至少會弄張床吧。」
 
  「泥使咧忍啊?」
  整個嘴巴被麵包塞得鼓脹的阿克一臉詫異,口齒不清。
  伊格點點頭,也從籃子裡拿了一片麵包,在矮桌邊坐下。
  「我還在家鄉的時候負責的是狩獵。啊,勞煩妳了,萊特利修士。」
  萊特利替眾人都盛了一碗熱湯,和香梨一起端到桌子上。
  「我還找到一些牛油,」香梨說著,在伊格身邊坐下,「蒙托多先生應該不會介意吧?」
  「既然這裡不是他家,那些東西說不定也不是他準備的。」
  阿克越過桌子,將牛油端到面前,毫不客氣地大快朵頤。
 
  已經好幾天沒好好吃上一餐的伊格發現自己比他想像的更飢餓,萊特利還沒結束她的祝禱,他就已經把他碗裡的湯一滴也不剩的喝完了。
  儘管蒙托多先生看上去是那個樣子,但他的廚藝卻意外的好,那鍋湯風味絕佳,就算麵包乾硬,沾上湯和牛油以後,也變成一道佳餚。
  他的嘴完全停不下來,即使是粗麥硬麵包他也吃了一整條,更不用說那碗讓四人都讚不絕口的野菜湯,他必須要極力克制自己才能把該給車伕先生的那份留在大鍋裡。
 
  當伊格喝完三大碗湯之後,車伕和蒙托多先生才終於進屋。
  「抱歉啦,車伕先生,我們自己先吃了,希望您別介意才好啊。」阿克打了一個飽嗝,悠閒地說。
  「當然不會,先生,這也不是我第一次遇見忘恩負義的小鬼了……」
  「蒙托多先生,湯非常好喝。」
  伊格對走向桌邊坐下的大鬍子獵人說道,這句話讓他樂得哈哈大笑。
  「真會說話,小子。我的廚藝有幾兩重我自己最清楚,只要您別被我毒死我就心滿意足啦。」
 
  香梨和萊特利已經吃飽,所以他們順理成章坐在她倆本來的位子上,各自拿了麵包和湯,開始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雖然他們年齡差了起碼十歲,但兩人似乎已經認識很久了,他們大聲談論十多年前在南方城鎮靠著撿拾戰爭廢棄物來變賣發了一筆橫財的往事,不時發出震耳欲聾的大笑聲。
 
  伊格和阿克自然不願意壞了他們的興致,識相的離開餐桌,隨意找了一個角落坐下來。

  「那是什麼?」
  伊格朝阿克手上的莎草紙點點頭。
  「什麼?噢,這個呀。」阿克聳聳肩,「設計圖。當工匠當久了,不畫點東西總是會覺得心亂如麻。」
  「是新的發明嗎?」伊格眼睛閃亮起來,湊近阿克旁邊。
  「哎,也不算,只是隨便圖塗抹抹,單純就打發時間,看看能不能激發些靈感。」

  阿克大方地將草圖遞給他,不過正如他所說,都只是些看不出所以然的潦草塗鴉。
  「如果只是這樣塗塗寫寫就能設計出新的發明,那些工匠也不用關在工房裡十天半月還沒辦法出門囉。」
  「別這麼說,您可是『巧手』啊。」伊格笑道。
  「那只是好事之人的瞎吹捧罷了。」阿克擺擺手,「跟真正的天才比起來還差得遠呢。你聽過菲索嗎,伊格老弟?菲索納.格蘭帝列?」
  伊格側頭,「無量之人?」

  「正是。」阿克拍了一下大腿,「你還真是見多識廣,世界的第一工匠『無量之人』菲索‧格蘭帝列‧金格農‧皮耶羅大師。那才叫真正的天才啊!」
  他的語氣無比興奮,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這也是伊格第一次在他臉上見到這樣的表情。
  「跟他的發明比起來,我那個什勞子的刻星儀根本就像小孩子的玩具,你知道吧?逆風帆、不滅燈、輪軸式提煉器、完美燐粉、魔傳的七金屬、魔守的十六物質、輝靈素粹煉法……甚至連法利德王國的宮殿都是他設計的!」
  他嘆口氣。
  「我好想見他一面啊……」

  「我沒記錯的話,他現在應該在環遊世界吧?」
  「沒錯,他除了是個工匠,也是一個了不起的畫師,十幾年前就開始旅旅行,打算要『畫出全世界的風景』,真是個瘋子,不過瘋得很了不起。我老師說,在我當他的學徒之前他曾經在他的工房住了兩個月,雖然我覺得只是那老番癲在吹噓就是了。」
  儘管如此,阿克臉上依然流露出混雜著可惜和嚮往的神色。
 
  突然,餐桌邊爆出一陣哄堂大笑,打斷了阿克的遙想。
  車伕和蒙托多先生笑得人仰馬翻,手掌不斷拍擊脆弱的桌子。

  「這我不說您還不知道啊,老哥……那個時候我跟阿斯坦說:『先生,您別要那批了,赫克多那小子一肚子壞水,賣的都是瓦根德親王那些劣質兵器熔掉的廢鐵,不值錢的。這樣吧,您買我們這些,基鐸王國最優良的裝備,這些小可愛熔掉重鑄,簡直跟新的一樣,保證沒人看得出來!』,結果那蠢材就真的把那些我們磨掉標誌的瓦根德鐵塊買走,花的是當時市價至少三倍以上的價錢,您記得吧?後來咱們拿那些錢去把赫克多全部的鑄鐵買下來都還有剩咧!」
  車伕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湯水都從他嘴裡噴出來。
  「感謝眾神!咱們從那傢伙身上攢的錢我至少在窯子裡多嫖了十二個標緻的姑娘,唉呀,那可真是……」
  蒙托多的鬍子隨著他發笑的身體一起顫抖,當他發現萊特利修士對他們投來不悅的目光時,連忙舉起手道歉。
  「抱歉啊,修士大人,我們兩個太久沒見,口無遮攔,您別見怪。」
 
  伊格接觸到香梨一臉受不了的目光,對他扮了一個無奈的鬼臉。
  「照這兩個大叔這樣聊天,我們今夜大概甭睡了。」
  伊格微微一笑。
  「我們應該多學學車上那傢伙,是吧?」
  香梨咯咯笑起來,「照車伕先生那種駕車的技術,我還是等到挪拉以後再好好睡上一覺吧。」
  「說到這個,」萊特利聽見兩人的對話,轉過頭來,「小香,我記得尤力克先生已經替妳在挪拉的洛克丁留了一間房間了吧?」
  「他們說挪拉分行長的女兒願意讓我住在她的閣樓裡。」
  「那您呢,伊格先生?您到了挪拉打算住在哪裡?」
  伊格歪頭想了一下,「我想就隨便找一間旅館吧,挪拉應該不少吧。」
 
  萊特利皺起眉,搖了搖頭。
  「不可能的,您沒搞懂狀況,伊格先生。」
  「什麼意思?」
  「現在是騎士遴選的期間,」萊特利解釋,憂心忡忡,「這可是個聞名世界的盛事。姑且不論我們這些受選者,單純只是想湊個熱鬧的人潮也會蜂擁進挪拉城。我想現在要在挪拉城裡頭找到空床,恐怕得去國王的寢宮裡才有可能吧。」
  伊格嚇了一跳,克洛諾和諾恩先生從來沒提過,想必他們也沒有預料到這件事。
  「等等,萊特利、這意思是說,現在到挪拉我會沒有地方睡覺?」
  「我只能說很有可能,至少就我聽到的消息是如此……」萊特利猶豫,「如果您願意,我可以替您問問挪拉的大座堂,能不能給讓您進去住。那裡永遠會替修士保留床位,如果由我出面問題應該不大,當然啦,您可能得和幾個小信徒擠在一起,但也不至於……」
 
  「這點不用擔心。」
  阿克伸了個懶腰,繼續低頭研究他手上的紙卷。後方的車伕和蒙托多先生又爆出一陣幾乎能將屋頂掀開的粗野笑聲。
  「騎士本身自然會有相應的對策,至少他們不會讓受選者連塊遮雨的地方都沒有。他們會開放騎士城的莊園,讓那些無處可去的受選者有地方可以睡覺。」
  「騎士城的莊園?那裡容納得下那麼多人嗎?」伊格問。
  「不行。」阿克乾脆地說,「而且不管怎麼說,如果選擇住在那裡,等於在遴選期間都必須和其他受選者同在一個屋簷下,你懂這差別吧,伊格老弟。」
  阿克抬起頭看著他,露出邪惡的笑容。

  「只有走投無路的人才會去那裡。」
 
  伊格偷偷嚥了一口口水。騎士遴選再怎麼說都是競爭,尤其很多受選者本來就已經相當有名,如何善用和隱藏自身優勢就成為相當重要的環節,與其他受選者同住也代表自身的情報必須與其他人共享,在事前準備上就已經先輸許多。
  走投無路的人……這句話簡直就像是替伊格量身打造一樣。
 
  「好吧,如果真的其他地方都沒地方可去,那也只好如此了。」伊格認命說道。
 
 
 
 
  夜越來越深,但是車伕和蒙托多的大嗓門卻不見停歇。
 
  萊特利藉著火光低頭閱讀座堂的聖章。阿克到了房間的另一邊,獨占了一支蠟燭,繼續書寫他的草稿。香梨身陷在鋪著獸皮的扶手倚中打盹,但是每當車伕和蒙托多大笑出聲時就會被驚醒。
  伊格透過窗戶,望著窗外的夜空。顯然樹林中茂密的枝枒並沒有延伸的照個區域,皎潔的圓月在一片雲都沒有的夜空上綻放。
 
  當伊格終於有點睡意的時候,卻聽見遠方森林中的一陣聲響,讓他瞬間睡意全消。
 
  起初他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誤會了蒙托多粗野的嚎笑。
  但當他細神聆聽後,又再次聽見了那個聲音。
 
  低沉、兇殘,不懷好意。
  那是某種凶獸的低吼。
 
  「蒙托多先生。」
  伊格平靜地說,早已站起身。
  「怎麼了,小子?」大鬍子巡守的臉上依然掛著意猶未盡的笑意,伊格可以他濡濕的鬍渣中卡著一些菜葉。
  他豎起一隻手指在唇邊,示意他和車伕安靜。
 
  「那個,是什麼?」
 
  「嗄?」
  蒙托多皺眉,站起身,口氣粗魯。
  「什麼是什……」
  
  一陣更為明顯的吼聲傳來,打斷了蒙托多,他臉上的笑意漸漸轉為滲雜著驚懼的疑惑。這次已經不用伊格提醒,其他人也都警戒地站起來,小屋裡頓時安靜無聲。
  這次的嘶吼非常長,極為低沉而且混濁,比起吼叫,更貼近低鳴。雖然從聲音聽起來,這頭野獸距離小屋還很遠,但已經足夠讓人心經膽跳。
  蒙托多舔舔嘴唇。
  「肯定是個大傢伙……」
 
  「蒙托多先生,這座森林裡頭有什麼東西?」伊格問。
  他顯得有點緊張,眼神漂移。
  「我想這大概是……呃,格列斯本黑熊。牠們的體型巨大,雖然速度很慢,但攻擊性卻位於陸上物種的頂點之列,牠們那爪子可不是開玩笑的,大得嚇死人。」
  蒙托多先生說,「那些玩意有時候的確會來到這附近,你知道,打打獵什麼的。不過……嗯,現在應該還不到他們出現的季節才對……」
  「危險性呢?」
  「啊?噢,我沒聽說過牠們有傷人的紀錄,牠們一向不怎麼答理我們,不過你也知道,這地區本來就沒什麼人……」
  伊格點點頭,心下暗忖,仔細評估。
 
  「應、應該沒什麼問題吧?」香梨悄聲說,「既然蒙托多先生和牠們關係好得很,我們就別到別人的草原擺牧羊杖了,安靜等到牠們吧?」
  「希望如此。」
 
  可惜香梨口中的這根牧羊杖似乎稍微長了些,伊格話還沒說完,屋外那幾匹駿馬立刻高聲嘶鳴起來。
  隨之而來的,是與剛才低鳴完全相反的高亢咆吼。
 
  「噢,黑夜無盡……」阿克低聲呢喃。
 
  伊格咒罵一聲,將手上的斗篷丟掉,踢開椅子,和阿克、萊特利與蒙托多一起衝出門外。
  阿克和萊特利當機立斷,立刻衝去馬棚安撫受到驚嚇的馬,而伊格和蒙托多則站在小屋前,在一片漆黑當中凝望。
 
  帶些涼意的晚風在森林中輕輕吹動,雖然並不冷,卻讓伊格寒毛直豎。他知道那頭怪物就在左近,拜他精靈靈敏的鼻子所賜,他已經能聞到一股只屬於野獸的惡臭。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伊格眼前的樹林當中,黑影閃動。
  然後,他看到了那頭怪物。
 
  「丹恩的寶劍啊……」伊格瞠目結舌。
  雖然他早就從那陣悠長的低鳴聲知道,這頭野獸的身形必然非常巨大,但他沒想到竟然是這種荒誕的尺寸。
 
  那頭熊——如果這種物種還能稱為熊的話——的身長少說也有十五呎,單單是前腿比蒙托多先生那壯碩的軀幹還粗,完全直立恐怕有三層樓高。
  牠肥大的身影在黑暗中緩緩蠕動,全身佈滿堅硬粗長的黑毛,比起熊更貼近犬類的狹長顎部佈滿鋒利巨大的利牙,淌著大片黏稠的口水。
  「我發誓我有一天一定要把您包起來丟到蓋恩最臭的壕溝裡!姓蒙的!我發誓!」
  剛跑出來的車伕大聲咆哮。香梨他身旁,雙目呆楞地看著那頭怪物,好像還不敢相信這種東西真的存在於現實當中。
  「您剛才是怎麼說來著?體型巨大?巨大?這叫荒唐!」
  「我也沒親眼看過啊!我不是說了牠們向來不來太搭理我們嗎!」蒙托多回嘴。
 
  格列斯本巨熊雙眼散發出慘綠的光芒,像是發現獵物一樣,仰天狂後,筆直奔向馬棚。
 
  伊格足下一轉,想都沒想就直接朝牠衝去。
  「愛歐提米斯!」
  倏地,伊格的深畔燄光綻放,赤紅的火焰在他掌邊明滅,隨著他舉起手,火光飛出,朝著他手臂所指的巨熊飛去。
  火焰準確的打在黑熊的顏面之上,讓牠發出一陣淒厲的嚎叫。但牠只是甩了甩頭,就像沒事一般再次昂首。
 
  伊格本來就沒有預期這種小魔法能夠牠造成什麼影響,如果這頭熊的尺寸小上三分之一,那這一記可能還能讓牠受點輕傷。
  不過這個魔法將那頭巨熊牽制了三秒,這就足夠了。
 
  一團黑影從馬棚竄出,萊特利修士高舉巨劍,迎面奔向那頭野獸,劍鋒朝著熊首直劈而下。
  格列斯本黑熊幾乎跟車輪一樣大的熊掌用力一揮,砸在萊特利的右腰之上,將她遠遠打到一邊。萊特利精壯的身體在地上翻滾了幾圈,立刻站起,再次舉起劍,迅速擺出備戰姿勢。
 
  在萊特利衝鋒的同一時間,阿克和蒙托多各自展開動作,萊特利一被擊退,他們便立刻上前。
  阿克手執長索,對準巨熊用力拋出,不負「巧手」之名,即使在黑夜之中依然準確套住了巨獸巨大的脖頸。他立刻向後拉,長索在瞬間收縮,緊緊勒住句熊的脖子。
 
  巨熊發出震耳欲聾的狂吼,奮力甩動身軀,亟欲掙脫。
  蒙托多先生舉起他的十字弩,對準熊頭,發動機關。
 
  不知是幸還是不幸,那根細小的弩箭伴隨破風之聲,劃破黑暗,不偏不倚地插進格列斯本黑熊發散慘綠幽光的眼睛當中。
  黑熊仰首,發出淒厲的慘號,刺耳的哀號聲響徹整座黑暗的森林,林中的驚鳥紛紛飛出。
 
  「阿克先生!」香梨大喊。
  本來只想掙脫套住頸部繩索的巨熊完全瘋了,牠狂亂的奔馳、揮擊熊爪、大聲咆哮,用繩索圈住巨熊的阿克當然沒辦法憑一個人的力量拉住這頭抓狂的巨獸。
  他被高高甩起,飛越了半個天空,然後重重跌落在地上。
 
  阿克想要大喊,但是他的聲音卻哽在喉嚨。重摔之下他的肺部完全不允許他發出聲音,甚至連呼吸都幾乎辦不到。
  他在地上胡踢亂蹬,掙扎著想要爬起來。
 
  「混帳!」
  萊特利將神職者絕對不允許脫口的話大罵出聲,連忙起身,奔向阿克的落地之處。
  她清楚知道現在的阿克連逃走都辦不到,近處那隻瘋狂的格列斯本黑熊將會在失去眼睛的痛楚中將他撕成碎片。
  
  但縱使萊特利奮力急奔,還是趕不及身軀巨大的黑熊,牠距離阿克不過幾呎,下一秒就會那巨大的熊爪就會踐踏在他的身上。
 
  瞬間,一道湛藍的光輝映入萊特利眼簾。
  那道藍光拖曳著長長的軌跡,強力而確實的擊中黑熊的側腹。藍光的衝擊之大,竟然將黑熊那荒誕等級的身軀擊飛。
  這是黑熊出現短短時間當中的第一次,黑熊被擊倒在地上。
 
  一切都發生得很快,萊特利奔過躺在地上掙扎的黑熊,托住阿克的雙腋,迅速把他拉出安全距離。
  直到她放下心之後,才轉過頭望向藍色軌跡的源頭。但她什麼話都還沒說出口,先疑惑地皺起眉頭。
 
  在那道藍光源頭站著的人影,正是伊格.徹提席克。
 
 


to be continued
﹊﹊﹊﹊﹊﹊﹊﹊﹊﹊﹊﹊﹊﹊﹊﹊﹊﹊﹊﹊﹊﹊﹊﹊﹊﹊﹊﹊﹊﹊﹊﹊﹊﹊﹊﹊﹊﹊﹊




不曉得為什麼最近非常沒有手感,傷腦筋q______q



那個,最近常常收到巴哈好友的邀請。

感謝抬愛,可是我有時候(應該說常常)會推一些怪怪的文章或圖片,為了省麻煩所以就先暫時不加了

如果對於文章或小屋內容有興趣請用追隨吧!

ㄅ好意思囉



或是去fb點讚也可以啦,不如說,拜託去fb點讚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824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煙嵐御風
有些地方的字體和大小不太一致呢

08-13 23:17

LanTern
真的耶=口=
謝謝啦08-13 23:26
微波狐狸肉
圖塗抹抹

08-14 02:50

蘭暨微
用手機看小屋好像會差不多?

08-17 21: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ga8394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抬起頭,看... 後一篇:【P&D】極限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araznable0地球人
吉翁萬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