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達人專欄] 兩儀誓約、連理之夏-次二章(2/2)

作者:哉悠│2017-08-13 10:13:40│贊助:62│人氣:820

       



\\\\\\\\\\\兩儀誓約、連理之夏///////////

次二章  晴天守護雨的誓約

(2/2)


  「您還好嗎?」

  這聲音是……
  才睜開眼睛,便見少女正一臉擔憂看著我。

  我扶著頭痛欲裂的腦袋坐起。可惡,臭大叔究竟搞什麼鬼!

  環顧四周,地點依然是我家客廳,還以為殷然會把我送到什麼亂七八糟的鬼地方。客廳內只有我和少女,桌上不見燃火的符咒,天花板和其餘傢俱全是完好如初,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過。

    「臭大叔--殷然剛才使用的法術……跟賭注……能請妳解釋清楚嘛!」

  即使知道不該遷怒,我仍以眼神向少女表達不滿。

  「是召鬼術,父親已喚來方圓五里內遊魂,至於賭注,是您須在時限內擊退所有來襲之遊魂。」

  擊退?沒搞錯吧。好端端的我為什麼得去打鬼,又不是桃太郎。

  「若勝,冥婚之約一筆勾銷,倘敗,您必須遵照父親旨意,與妾身結為連理。」
  「這……」

  我不曉得該說什麼,只能無可奈何地皺緊眉頭。

  「妾身深知冥婚之約不可強求,然妾身為保夫君安危,唯有先行擅作主張應諾父親賭注。為此,在成敗尚未定論,命定彼此是否無緣前,您即是妾身之夫君。」
  「嗯……隨便妳吧。」

  若沒有她挺身而出,我大概早被殷然烤成灰了吧。再說,能與這樣可愛的女孩暫時互稱夫妻,其實也沒什麼好吃虧的。當然,我還是不會想因此放棄勝利,不能強求的事就是沒辦法。

  光憑我的能力,絕對不可能破解殷然的法術,所以想贏得這場勝利,毫無疑問得借用少女的力量。

  我繼續向少女尋求解惑:

  「是說,方圓五里到底有多少遊魂?我們得打倒多少才行?」

  畢竟女兒親身犯險,殷然多少會手下留情吧?

  「不瞞夫君,方才您昏睡期間,妾身已擊退五隻來襲遊魂,估計尚餘五十又二。」

  可惡,那臭大叔是玩真的!
  擊退遊魂,說是很簡單,但根本沒有靈能的我該怎麼做?
  就在我搔著腦袋,對現況一籌莫展時--

  「小心後面!」少女忽然朗聲大喊。

  回頭望去,眼簾隨即落入散髮猶如亂麻,十指指甲如利刃閃爍悚然寒光的女性遊魂正朝我急速俯衝。我連慘叫都來不及便嚇得後仰坐倒,恰巧逃過雙方正面碰撞瞬間,但銳利指尖仍往我右臉頰拂過一爪淺淺血痕。

  「嗚呼----!」

  突襲失敗的女性靈體沒入牆壁,拉長著令人寒毛倒豎的淒厲哀嚎,企圖擾亂視聽。

  「開、開玩笑吧!我雖然能摸到靈體,但戰鬥什麼的……」

  若拿網路遊戲來講,我不過是有些微薄靈力的村民而已。

  「夫君無需擔憂,父親此咒頂多喚來下等遊魂。此外,翡黃所架構之淨化結界,能大幅削弱遊魂靈力,憑妾身方才與數道遊魂交手經驗,僅需一拳便能徹底擊破。」
  「一拳呀……」

  我盯著自己頂多徒手KO過蟑螂的手。
  嗯……既然能擊敗地表最強生物,鬼魂什麼應該沒問題吧,好歹我的拳頭也是自帶屬性的物理攻擊。

  保持對周遭的警戒,我再丟出新的問題:

  「話說回來,妳說的淨化結界是?」
  「關於此事,翡黃雖無戰鬥能力,卻能施展連父親亦望塵莫及的守護結界,因此被父親指派為妾身之守護獸--」
  「後面!」

  這回輪到我大叫。

  「嗚呼--------!」

  拉高哀嚎分貝,女性遊魂冷不防從少女後方的牆壁竄出,筆直刺殺的利爪眼看就要貫穿其胸口。

  「危險!」

  思緒尚在遲疑行動選項時,身體已經率先順著危機本能行動,我跨大一記箭步衝向少女,右腕同時提往腰際,隨後跟上的思緒提醒我基於『引路者』能力,必須謹慎判斷出拳時機與位置,以免傷及少女。

  出拳瞬間,少女機靈地側身迴避,讓出攻擊最佳路徑。

  「喝啊!」

  伴隨著擠壓指節的軟陷感,拳頭漂亮地命中女性遊魂鼻梁。連慘叫的時間都沒有,女性遊魂已化為輕煙消散。眼見危機暫時解除,緊繃神經頓時放鬆的我朝後踉蹌幾步,然後咚地一聲坐倒,用力呼了口氣。

  「夫君,您沒事吧。」
  「沒事,大勝利呢!」

  我想,這應該是我十六年來揮過最猛的一拳了。
  服務靈體多年,揍祂們可是頭一遭呢。反正是遊魂,就當超渡吧。話說回來,剛才我還擔心怎麼跟遊魂戰鬥,但在如少女所言一拳致勝後,原本忐忑的心變得平靜不少。

  就在我手撐著地板準備起身時--

  「夫、夫君……」

  少女顫抖著嗓音出聲。我抬頭凝向少女,只見她一臉難以置信的模樣猛盯著我瞧。
  怎麼,我臉上有東西嗎?

  「您的手……」

  手?我的手怎麼了?
  我重新坐回地板,隨著少女驚恐的目光方位--也就是我的左手望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

  少女--殷天晴是靈體。
  本人--巫雨過是『引路者』。擁有能觸碰靈體,與其交談的無靈力特異者。

  那、那那那為什麼!
  為什麼穿透啦!

  為了起身,我必須將左手撐著地板借力。然而,看似平凡無奇的動作,卻因為不尋常的現象而變得詭譎。

  我的左手……恰好壓在少女的右腳前端,照理說應該傳來的實體感竟是空虛一片。左手整個穿透少女腳尖,看起來就是在我手上打上少女的投影畫面,且彼此接觸範圍猶如細雨下的湖面般,陣陣扭曲的漣漪不斷擴散。

  「這、這倒底是!」

  我吃驚地縮回手,然後又慢動作伸向少女腳尖。碰觸瞬間,相同的漣漪與扭曲再度出現。

  「是結界遭受干擾嘛……」

  不單是我,少女也是百思不解的揪緊柳眉。

  「慢著慢著,我雖然也很在意這件事,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想辦法通過考驗吧。」

  既然能一拳斃命,只要別被擊中要害,加上守護結界支援,我們並非毫無勝算。她說過曾在我昏睡時擊敗五隻遊魂,相信實力遠在我之上,畢竟是殷然的女兒。

  如此一來,剩下的問題就是戰術了。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了解敵人前,清楚隊友能力同樣重要。

  「那個妳--」

  怎料我話才開口,少女便以手勢阻止我說下去。
  接著,少女左掌拍胸,無比認真的語氣提出請求:

  「殷天晴,恕妾身無禮,懇請夫君直呼吾名天晴!」
  「妳說什麼?」
  「從踏入結界至今,夫君始終以『你』稱呼妾身,如今勝負未定,妾身盼夫君能直呼吾名。」

  總覺得……這個女孩似乎有著某種偏執的堅持,難道她是屬於既然要做,就一定要貫徹到底的龜毛類型嗎?
  話說回來,明明在班上能很自然稱呼幾位要好的女生名字,但現在嘴巴卻像被縫了線一樣,怎麼就是開不了口。

  「請夫君勿再猶豫,遊魂可會隨時來襲!」

  少女再展強勢作風,逼得我只得乖乖就範。

  「既然妳這麼說了……」

  一時間想不到理由逃避,我只能深呼吸屏除惱人的雜念。換個角度想,臨時戰友互稱名字,也沒什麼不大了的,就別想太多了。

  於是,我緩緩開口:

  「……天、天晴。」
  「是,謝夫君採納妾身之言!」

  呼,又莫名鬆了口氣。難度來說,比起擊敗遊魂更上了一階,好歹這也是我人生頭一遭被女孩子要求直呼其名,而且又是如此高素質的美人,豈有不害羞的道理。

  不過,仔細想想,若只有我單方面改口,感覺好像被占了便宜。
  那麼就……

  「巫雨過。」
  我指著自己。
  「作為交換條件,妳也直接叫我雨過吧」。

  聽我這麼要求,天晴先是愣了愣,然後在意識過來同時連忙揮舞著雙手。

  「萬萬不可!妾身豈能直呼夫君名諱,實為大不敬。」
  「不直接稱呼才奇怪,現在是兩權平等的時代喔。雖然我剛才答應妳稱呼我夫君,但那種活像古裝劇的稱謂聽了實在很怪。再來,我可還沒輸了這場賭注,所以我跟妳也還不是夫妻,就直接叫名字吧。」
  「不行!即便夫君這麼說,但在勝負未定前,殷天晴毫無疑問是您的妻子!」

  頭痛,這傢伙腦袋根本是化石級,不是短時間能開化的。
  既然這樣,試著換個角度溝通吧。

  「好,如果妳堅持說是我的妻子,那聽我的話是理所當然吧。」
  「然也,妾身必遵夫君訓示。」

  很好,單純程度同樣一絕。
  我單手插腰,朝天晴彈出食指下令:

  「聽好,直到解除婚約之前,妳殷天晴都必須以雨過稱呼我。此外,禁止使用任何拗口文句,一切從簡,快喊!」

  聞言,天晴肩頭微震,表情轉眼堆滿著為難。

  「……妾、妾身……」
  「怎麼,不聽話嗎?」
  「僅、僅聽訓示……」

  天晴垂低著頭,陷入掙扎的十指扯著衣角直發抖,方才的強勢全然不再。
  終於,天晴似乎是下定決心的點點頭,輕啟的粉色唇瓣逸出話語:

  「雨、雨雨雨雨雨雨……」

  加油!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嘴型沒錯,只差正確咬出發音了。
  妳可以的!這比你老爸的蟑螂語好懂多了!

  「雨過……」

  天晴滿臉通紅的猛抬起頭,與先前威風凜凜的語氣迥然不同,屬於女性獨有的細緻柔嗓說著我的名字。

  這一瞬間,彷彿有股電流自頭頂灌入,向全身傳遞令人屏息的酥麻感。如果天晴是活人,光憑這副嬌羞扭捏的高反差態度,我保證會心甘情願跳下愛情墳墓。

  無奈事與願違,我只能內心暗自嘆氣。雖說欣賞天晴不知所措的表情意外有趣,但正經事還是得辦。

  「很好,回到正題,我們有多少時間擊退遊魂。」
  「這點父親並未交代,但妾--」

  察覺用詞有誤,天晴趕緊摀住嘴巴,瞪圓的黑亮眼眸完全喪失威嚴,倒映著流露懼色的光澤。

  「沒關係,妳慢慢改吧。」

  轉換立場去想,突然要我滿口之乎者也,我鐵定沒五分鐘就咬舌自盡。
  由於無法偵測遊魂動向,加上屋內狹窄不利於戰鬥,被動等待更是浪費時間,於是我們決定走到屋外,反守為攻。

  腳踩猶如月球表面的斑駁馬路,放眼盡是狹窄巷弄內並肩座落的老舊透天厝群。屋外雖是再熟悉不過的街景,卻瀰漫著令人不快的沉默死寂。除了我們的腳步聲,耳邊只聞冷風啜泣般的吹拂。

  明明艷陽高照,周遭卻冷得如寒流過境。

  人們常說若鬼魂靠近時會感覺寒冷。曾有人以科學角度分析,因為鬼魂帶的磁場會影響周遭電子速度,當電子以某種速度移動時,周圍溫度至少驟降五度,何況天晴推測至少剩五十隻,沒有下雪已經上蒼保佑了。

  不過,現在可沒閒功夫去管什麼科學解釋非科學了。
  越過兩條街,我們來到鄉里最熱鬧的地方--鄉長大嬸的早餐店。

  途中,我們順利擊退十隻遊魂。說來慚愧,唯一敗在我手中那隻,還是天晴替我製造空檔才勉強擊倒的。屋內那帥氣一拳,果然是腎上腺素所賜的火災白癡力而已。
  反觀天晴,僅憑隨手撿來的木棍搭配流暢身手,儘管一對五仍大獲全勝。

  「天晴,妳臉色不太好呢,沒問題嗎?」

  天晴說過,翡黃的結界會大幅削弱靈魂能量,加上她不僅要獨自對付大量怨靈,還得顧及我的安全,體力消耗想必超乎預料。
  我拉了張椅子給天晴休息。天晴雖然碰不到我,卻能摸到木棍椅子等物品,也多了一件讓人不解的謎題。

  「……妾身沒事,皆怪妾身無能,令夫君擔憂。」
  「先休息一下,萬一累倒就糟了。」
  「妾身豈可歇息,情況刻不容緩……」

  說完,天晴作勢繼續前進,但前腳才跨出,隨即因為體力不支而雙腿一軟。

  「天晴!」

  我迅速迎上攙扶天晴。然而,天晴疲憊的臉卻在我的胸膛前轉瞬消失。
  回過神,天晴已經頹倒在地,蒼白的臉蛋喘著粗氣。
  我真的摸不到她……

  就在我愕然凝視撲空的雙手時--

  「找到了。」

  一道粗啞的男聲從門口傳來。

  雖然逆光掩藏樣貌,卻絲毫不損來者強烈的外在形象。超過兩公尺的身高與寬度嚴重失衡的肥胖腰身,緊抓於兩手的球狀物正不斷滴落黏液與散發刺鼻腥臭。
  胖男挪動笨重的軀體挺進,同時大口咬下手中物體,鮮紅汁液自尖銳獠牙中濺灑,往地板染上點點殷紅。

  真面目揭曉,胖男入肚的佳餚居然是顆已去掉大半的頭顱,混雜血液與腦漿的噁心色彩沿著嘴角滑落。

  「真好吃,但還有點餓呢。」

  一口吞下剩餘部分,胖男意猶未盡的舔舔手指後,將注意力轉往天晴身上。只見他攪動肥大發黑的舌尖,瞇細淫穢的下流眼神直盯天晴。感受到胖男黏膩的噁心目光,天晴不禁退後半步。

  「這女孩,看起來就很好吃!」。
  「別想打天晴主意!」

  被我這麼一喊,胖男轉看向我,表情隨即換上露骨的厭惡,讓我一瞬間想起殷然那臭大叔。

  「臭小子,你就是那道士說的臭蟑螂吧。」
  「雖然不想承認,但應該是說我沒錯。」
  「太好了,省得我去找你。那道士說只要能狠狠教訓你,不僅要替我超渡化怨,還保我登上極樂。」

  嘖,想不到殷然提出如此優渥條件,到底是急著幫女兒找歸宿,還是顧及他那不值一提的面子,但能確定的是,他肯定會藉機教訓身為『引路者』的我。

  話說回來,這胖子雖然體型龐大,但等級應該也跟其他遊魂差不多吧?別以為打腫臉就能充胖子……不對,他本來就是胖子。

  總之,現在必須讓天晴多多休息--這麼想的我手朝後一伸,準備借握起天晴戰鬥用的……棍子勒?

  「請夫君退下……」

  天晴撐直木棍,吃力地站直雙腿。

  「不行!」

  「誓死保護夫君是妾身的責任…………再者此靈並非一般遊魂……是怨靈……雖是低等……但夫君絕非對手。」
  「我才不管什麼低等高等,妳連自己的腿正在發抖都沒察覺嘛!」

  然而,天晴卻無視我的勸阻,毅然決然的挺身上前。

  「喝啊!」

  提步重踏,一口氣加速的天晴單手持棍,儼如殺破突圍的騎士朝胖男衝鋒。面對攻勢逼近,胖男非但毫不驚訝,反倒面露猥瑣笑容,最後更僅以兩隻手指輕鬆夾住天晴橫劈而來的木棍。

  臂膀猛地拉起,直接將天晴扔往櫃台。

  「天晴!」
  「無……無須憂心……」

  天晴從面目全非的櫃檯殘堆中站起,重整戰鬥形態,雖然沒見紅,但怎麼看都不像能繼續戰鬥的樣子。強撐著虛弱身子,天晴接下來數波攻勢全慘遭破解,直到第五次攻擊被踹飛,連滾了數圈撞上牆壁後,耗盡氣力的天晴終於鬆開棍子。

  「天、天晴!」
  「夫君請退下……」

  望著即使傷痕累累,仍拼了命想起身再戰的天晴。這一秒,急遽膨脹的罪惡感猶如暴風來襲般席捲內心。我狠狠咬緊嘴唇,握拳痛恨著無能為力的自己。

  我不懂……
  為什麼天晴要拼了命保護我?
  我們認識根本不到幾個小時啊!

  我拒絕冥婚,照理說她應該恨我才對,但天晴明知道我的想法,仍決意陪我參與這場賭注,甚至奮不顧身保護我。

  我不懂……根本不懂啊!

  「還有你……明明是低等怨靈,為什麼打不死啊!」

  我握起木棍,朝胖男氣憤大罵。

  「怨靈之所以叫怨靈,就是因為有大量怨氣依附,只要吸收的怨氣越多,威力自然更上層樓。我已經吞食結界內所有遊魂,吸收它們無法成佛的怨氣增強力量,現在的我已是上等怨靈,也就是俗稱的厲鬼。」

  胖男隨著笑聲抖著下巴贅肉,語氣悠然繼續補充:

  「我生前就是因為交不到女友,心懷怨恨自殺,因此當我看到成雙的男女時,更能加深我的怨氣。」

  說完,胖男愜意地扭動筋骨,看樣子是要給我最後一擊了。
  我心知肚明,面對眼前已化身厲鬼的龐然巨物,打贏的機率等同於零。
  即便如此--

  「臭小子,受死吧!」
  「死胖子,過來啊!」

  我非戰不可。
  

  誓死保護夫君是妾身的責任!
  

  反吼同時,腦海驀地清晰天晴訴說戰鬥理由的聲音。
  開什麼玩笑!單方面讓女孩子保護,自己卻像個笨蛋一樣袖手旁觀。
  這種窩囊事,打死我都不可能幹第二次!

  「夫君……」

  這時,天晴虛弱無力的聲絲傳來。

  「不用擔心,我會保護妳。」

  就算我不是什麼夫君,但我可是『引路者』--為了守護靈魂平安返家的人!

  「雖然我拒絕了妳,但至少得安全送妳回家,否則我會愧疚一輩子的!」
  「不,請聽妾身一言……」

  天晴輕動指頭,示意我蹲下。

  「夫君……請允許妾身對您『附身』吧。」
  「附身?」

  附身--意指靈魂進入人體,進而操縱其言行。

  另外,聽說若靈體與人之間的羈絆或信賴越深,甚至會大幅強化被附身者的肉體能力,因此有些道士為了增加驅鬼能力,會飼養鬼魂以供使用,跟養小鬼有某種程度的類似。

     她是指這個嗎?

  趁我還在思考這句話的意思時,天晴冷不防抓住木棍,身體瞬間化為水霧狀,挾帶著輕微寒意與我融為一體。

  這、這是怎麼回事?
  幾乎是同一時間,手腳莫名變得輕盈,握在手裡的木棍更完全感受不到重量。

  「哇哇哇!」

  身體突然動了起來,彷彿訓練有素的儀隊槍兵般靈巧地轉起木棍。

  『夫君,您有任何不適感嗎?』

  天晴的聲音直接從腦中響起。說是附身,但天晴似乎只有操控我的手腳,依然保留我本身的思考意識。

  「沒事。」
  『以妾身殘存靈能,附身僅可維持兩分鐘,望夫君與妾身攜手戰鬥。』
  「我明白了,現在先聽妳的!」
  『妾身必不負夫君所望!』

  語畢,天晴驅動著我腰身一沉,採低重心姿態疾步前奔。

  差距轉瞬不到咫尺,再度使出橫劈的棍身紮實陷入胖男側腹,靠著附身後的肉體強化,硬是將胖男笨重軀體連同大門掃出店外。若不是親身其境,我實在不敢相信那行雲流水,不見半分猶豫的俐落棍法是用我的身體所施展。

  戰場移至街道,胖男灰頭土臉地撥開瓦礫,一身肥肉難掩怒意抖動著。

  「是附身嘛……是附身啊!不可原諒!感情好的男女不可原諒!」

  胖男仰天嘶吼,滿腔妒忌與憤怒化作聲波撼動地表,抵抗不了衝擊的玻璃一一碎裂散地,更好幾棟房子龜裂崩塌,宛如置身災難片情境。

  「情侶去死!」

  混亂中,龐大身軀怒吼殺來,併攏的左手五指扭變為斧頭。

  『夫君!』
  「我知道!」

  速戰速決,讓這胖子知道什麼叫物理超渡!
  我重新握好木棍,全速奔向決定勝負的交鋒。
  
  胖男率先發動攻勢,劈落藉助加速度下彷彿能看見風壓的斧頭。巨影壓頂而來,面臨不容半分差錯的生死界線,我瞬間縮小步距,仿如持球進攻的籃球員般,左腳朝地重踏同時扭腰旋身,水平翻轉的視線中,斧身以分毫之差掠過髮梢。

  步伐急煞,迅速鎖定獵物的目光前方,捕捉到胖男因反作用力而重心前傾的糗態。

  「天晴,就是現在!」
  『月申流十式其一,一劃擬月。』

  天晴朗聲高喊。
  持棍的右手流暢揮出,模擬半月弧線的斬殺軌跡將才剛轉身的胖男攔腰為二。

  「嗚……」

  胖男雙眼頓時翻白,唾液和著血沫嘔出敗陣的懊悔,隨即化作塵煙。交戰過程不及五秒,天晴卻能一氣呵成精準攻防,我光是理解自己的四肢行動,精神力就快當機了。

  既然胖男吃光區域內遊魂,表示擊敗它就等於完成任務。
  也就是我們贏囉!

  「天晴,我們贏了喔……天晴?」

  時限已到,靈能耗盡的天晴直接從我身體脫離倒地,伴著沉穩的呼吸聲酣然入睡。
  我原地就坐,靜靜凝視前一秒為我賭上生命的少女。


誓死保護夫君是妾身的責任!


  天晴語氣堅決的戰鬥理由再度於腦中響起。

  那句話……
  與我曾經發誓……必須遵守的誓約……
  我到底該怎麼辦……

  「看你的表情,似乎在想什麼有趣的事。」
  「嗚哇!」

  突然有人從耳邊出聲,嚇得我差點叫破音。
  驚嚇之餘,我趕緊朝聲音來源望去,便見身後站著一名燻灰色短髮的少年。若非聽到聲音,第一眼見到少年秀氣的容貌,難保不會將他誤認成女性。

  他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正當腦袋浮現疑問時,我想起了更重要的前提--遊魂不是全滅了嗎?難道他是胖男的漏嘴之魚?

  我努力維持鎮定,仔細打量少年弱不禁風的體格。
  好,能贏!

  「去死!」我抓了木棍往少年揮去。
  「慢著,好話好說,別動手啊!」
  「少廢話!你也是遊魂吧。」
  「我不否認,但我沒有惡意,只是想跟你說句話。」
  「你想說什麼?」

  見我敵意稍緩,少年掛起溫柔笑意,看向熟睡中的天晴。

  「那女孩……救救天晴吧。」
  「這話是什麼意思?」
  「關於這點……你遲早會知道的,再見。」

  留下語意不明的訊息,少年就這麼消失無蹤,彷彿一開始就不存在似的。




                              *認識屋主    *作品總攬*


\\\\\\\\\\\後記///////////

  嗯……美好的星期六早上,被公司拉去開會到中午,然後又因為腸胃炎休息了一天,搞得更新延期一天,實在是充滿能量的星期六。

  是說,大家好!!!星期日也一樣要打起精神啊,雖然拿我來說,大概過了下午四點後就會開始陷入周一憂鬱症候群,整個人手軟、腳軟、頭軟、全身軟,就像陀大便一樣,但還是得努力當好社畜,期待星期六到來。

  那麼,故事部份已經來到第二章結束,後續劇情就請下周同一時間繼續收看吧。
  PS:保佑我不用再開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815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幻燁
我為你祈禱不必開會...

08-13 11:38

哉悠
祈禱,超不想放假還去公司08-13 22:07
jimmy0909
感謝大大的文章!!這集也超好看的w

08-13 12:02

哉悠
不會不會,感謝你每一篇都留言喔!!!08-13 22:08
呵呵
祝你早日康復

08-13 12:08

哉悠
復出了!!!08-13 22:08
maouuser
加油!保重身體!

08-13 15:03

哉悠
呵,健康比什麼都重要呢08-13 22:08
Hikari Yun
ㄈㄓ怨靈的怨氣果然高級啊

01-24 15:18

哉悠
嗆我嗆夠了沒,我怨氣更重01-24 20:26
Hikari Yun
這一集的下頁連結忘記上了

01-24 15: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chen787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兩儀誓約、... 後一篇:[達人專欄] 兩儀誓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87830377調教界明日之星
對UTAU中文音源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到我的小屋看置頂文章(ノ>ω<)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