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耽美】殺手《不垢》章之二十五 亂局

作者:牧葵│2017-08-13 06:24:49│贊助:8│人氣:286
章之二十五 亂局
  
  1.
  天翻地覆。
  姜先生作為告密者,首當其衝地死在青城。他的死引來梁家門幾派各自的猜想。以鄭小媛為首,主張一切不過是當家設下的局。再來以與姜先生同一陣線的閔姨為領頭,部分的人開始騷動,隱隱約約有了叛變的想法──再者,當然也有相信姜先生死於穆老三之手的愚忠者,固執地執行當家所分派的任務。
  當梁家門內四分五裂,外部的勢力自然蠢蠢欲動……依舊是那風雨飄搖的山城,恍然許多事物似曾相識。有個人的立場在眾目睽睽下成了某種指標,他站在鄭家小姐身旁,似乎就強化了鄭小姐與閔姨的看法。
  藏身幕後的穆老三又是屬於哪一邊的呢?他配合著當家的「測驗」、或者真正屬於敵對的一方?又──是否有可能,「穆老三」此人根本不存在?
  無人知曉。當人們忙著佈下天羅地網。在漢平的一處別墅內,正發生著無關緊要的爭吵。
  「別廢話,就說讓你帶著他們走了!」
  「砰」的一聲巨響,羅森一拳砸在黃銘身後的牆上。後者繃緊了臉,唇齒間吐出的解釋不自覺地發顫:
  「現在外頭局勢不明不白的,當家既然讓我們藏在這裡,我想還是……」
  「你連這裡是哪裡都不清楚吧!啊?」
  的確,那天黃銘收到通知,匆匆地帶了兩人到當家指定的地址。但這裡只有個啞巴一樣的管家,對外通訊全斷,他們住了幾日,甚至連別墅主人的模樣都沒見過。
  羅森主張與其坐以待斃,不如黃銘趁亂帶大白和小黑遠走高飛。他還有個說不出口的祕密,在他們離開酒窖倉庫以前,常出現在梁諭身邊的混血裔曾來找過他,帶來梁諭的口信:我替你保住白子。
  我替你保住白子。
  雖不明白那小子中間又想了些什麼,可羅森姑且還是信他的。中間幾次受難,他彷彿沒恨過,知道梁諭要從四尾家手下保住自己是何其難的事,允諾他不動白子已經是極限。
  有些東西在變化。
  他看不到,但卻知道十年之前他竭力想保護的少年,已經開始理解他為他斷去雙手、過了多年都不願意復原它的心境了。當初教字教畫,結果最終梁諭領悟的才是留白──他給他們的留白:不恨、佯裝不恨。事實上也唯有如此,直到梁諭與大白都褪去心上的雜色,他自己才能釋懷他們給他的傷。
  可惜他沒有太多機會享有溫存。
  「……我不走。」
  大白站在房間另一邊,腳邊伴著小黑,和羅森與黃銘的位置正好形成一個三角。羅森暴怒地扭過頭,一拐一拐地衝大白走去:
  「我說了!你活下去……你是自由的。」
  他壓抑著聲線,面對的卻是大白平靜的臉。他的人生,從他再也意識不到此身身為白子的那刻開始。
  予他新生者、他所愛之人。
  「我是自由的,所以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老子說的那個是……白痴!」
  黃銘默默地上前,領走了小黑。留下僵持的兩人在房間裡。隨著門關上,羅森更加暴躁了,他承認他的怒氣裡包含了些酸澀的暖意,他想……不,他沒什麼能想的。
  大白走上前,一隻手搭到他肩上。羅森也忘了反應,他察覺的竟是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例如:大白的頭髮又長了。
  胖了。
  「真好。」
  羅森脫口而出,大白似乎會錯了意,以為他終於肯放棄要自己先離開的念頭──是啊,真好,即便一同死在這裡。
  他順勢把羅森帶到懷裡,這人現在一手一腳都廢了,無所謂,他就作他的手腳。羅森靜下片刻,把他的手移往自己頸上,但大白難得地違背他的意思。拿開手,湊上前在殘留了些許勒痕的位置上、小心地吻了吻。
  羅森打了個機靈,一把推開他,踉蹌地退後兩步。
  「有人。」
  砰!話音未落,門外傳來了槍響,再來有人撞開門,黃銘拖著小黑面帶驚慌地跌了進來。
  「她、她……」
  「誰?」
  黃銘努力地嚥了嚥唾沫,抖了半天。直到羅森忍無可忍地上前給了他一巴掌,清脆的響聲後,他總算定下心,擠出點聲音:
  「一個女殺手……來了一個殺手。」
  
  2.
  管家橫臥血泊中,扣槍那一刻,何凝同時察覺了身後的不對勁。她迅速回身,一時間,槍口對上槍口。
  悄然無聲地立於她身後,面前的男人面目白皙、似笑非笑的神韻竟然和她死去的同門有幾分相似。她看不出男人具體的年齡,只從對方身上,敏感地嗅到了危險的氣味。
  他只是端端地站著,並沒有特意散發出敵意或殺氣。但殺手圈就是如此,有時對方什麼都不用做,你自然區分得出誰是同類。
  或許不是殺手,但應當也是習慣用槍殺人的人。握槍的手不受風、情緒、甚至腳邊瀰漫的血氣影響。一開口,何凝聽見了一把溫潤如玉的嗓音。
  「敢問小姐,造訪寒舍有何目的呢?」
  何凝的神色冷了下來,她緩緩移動腳步,嘴角勾起了點鋒利的笑意。
  「沒什麼事。只是聽說殺了我同門的傢伙在這兒,要與你借個人。」
  「那也得要妳把人活著還我呀。」
  男人笑,房間裡的人也大概猜出了來者的身分。女殺手是衝著何如的事而來,只是他們同樣摸不清那男聲的底細,聽他話語,貌似便是這座別墅的主人。
  「怎麼稱呼?」
  廊上的對話還在持續,房裡的氣氛已經緊繃到極點。羅森把剩下的兩人一狗拖到牆角,即便徒勞,仍咬牙以身體護住。
  三雙眼睛緊盯著敞開的房門。
  「何凝。你是誰?」
  「四尾家,周以平。」
  長久的沉默,黃銘第一個打破寂靜。他顫聲地喃喃道:
  「我們在……四尾家的地方?」
  羅森緊鎖眉頭,並不打算理他,外面久久沒有動靜,不過是暫時的假象。何如所屬的師門也是同行中頗有名望的一支,出師後統一改姓「何」作為標誌,就像不久前梁諭所言,一直替傳聞中的穆老三賣命。
  另一股勢力,也要參雜進來了嗎?
  「何小姐,冒昧了,我很佩服你們的情報網,居然能找到這裡來。能否好奇問問,妳怎麼斷定我這裡藏的是妳要找的人?」
  「當時我師弟死在山間,最後與他接觸的,不就是那個叫羅森的殺手嗎?」
  「呵。是嗎?」
  周以平輕挑的語氣讓人不自覺地捏了把冷汗。何凝聽完話後同樣被激起怒意──他們好不容易才捉到狡猾的仲介老周,逼供下得到的情報,難道會假?她端槍的手握緊不少,只不過強忍住,從緊咬的牙根間迸出問句:
  「要不你認為還有什麼可能?」
  「當時的事情我只略知一二,不過就我所知,那次出動的殺手,活著回去的,似乎……還有一個人?」
  何凝的身體微微一頓,而周以平用從容的語氣接了下去:
  「現在你們鎖定的那個人是什麼身分,妳應該清楚。當時妳同門死去的真相誰也不曉得,但──把目標放在羅森身上,不覺得相當不智嗎?你們認為要走了人命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梁家門、或者四尾家,能容許你們這麼容易地拿下他?」
  又是許久的默然,何凝彷彿在思考,也可能只是在心底自負地嘲諷周以平的說詞。答案很快揭曉,她的聲音突然低了下去,從周以平的視角看出去,她放下了槍。
  「我們家小五,瘋了一樣地在找兇手……要不,其實這種事我也不想管。」
  「妳應該是現在師門內說話最有份量的一個吧?聽妳這口氣,我猜的。」
  周以平聳了聳肩,同樣放下槍釋出善意。女殺手低笑了聲,上下打量他,在他的分析後,忽地像洩了氣的皮球:
  「……小五是個瘋子,不找到殺掉何如的人,他不會罷休的。你不可能理解。」
  李逸或羅森,非要找一個人作交代的話──
  「你心思倒挺清楚的。道上那幫豬腦子,你算聰明。」
  她很快得出結論,決定了回去說服口中的「小五」,轉以另一名殺手為目標。
  殊不知房裡的三人都已滿身冷汗。危機似乎解除了,何凝往回走,丟下地板上管家冰冷的屍身,周以平也沒有擋她的意思,目送著女殺手的背影。
  在玄關處,何凝突然頓住了腳步。
  「對了,你為什麼會清楚他們那一次的任務?山上的倉庫、白子……你都知道?」
  「這、恐怕不在我的回答範圍內囉?」
  周以平笑笑,何凝蹙眉,沒再多追問。臨別前,周以平甚至對她揮了揮手。
  ──而另一邊的房間中,更多疑問產生。羅森放鬆下來,腳步不穩、險些就要摔倒,大白即時攙住他,讓他倚靠著自己。低下頭,卻發現羅森神色陰沉。
  「那個周以平,是誰?」
  為什麼梁諭會決定將他們送來這裡?外面的局勢……到底怎麼樣了?
  
  3.
  這是座人吃人的城。
  梁諭親眼目睹穆老三將滿臉不可置信的姜先生斃命,臨死前,被封住口的姜先生瞠著血紅的眼,彷彿詛咒般地瞪著兩人。下一秒,他的腦袋被轟成一團漿糊,穆老三轉了轉槍,回頭對梁諭笑道:
  「是不是該把機會留給你練練手?」
  他已經沒有半秒遲疑,立即報以笑容:
  「好呀。」
  不想淪為刀下俎肉,就得習慣吞下人肉的滋味。現在梁諭才知道他們那些紛爭在穆老三眼裡,不過是孩童似的小打小鬧。當他親眼見到姜先生的千百人馬,被困在山頭上一個不剩地掃殺──他明白了,穆老三的勢力龐大得等同於一支軍隊。他弄瘋了一座城,在金錢與白骨築成的王座上睥睨,還很優雅。
  再來衝他們而來的恐怕就是閔姨那派人,他們哪裡知道,冒死前來勸告會白白送掉性命?自以為是的情義、道義──
  「親人與情人都容易成為你的軟肋,人有軟肋,就永遠沒辦法強大起來。」
  梁諭也搞清楚了,穆老三曾有一子,兒子及兒媳最終皆死於他的手。剩下的孫女……什麼下場他見過了。穆老三還當真把自己的軟肋抹除得乾乾淨淨,生生地將手深入胸腔裡,是骨是肉、連根拔起。
  他也該開始習慣,是吧?
  姜先生被殺的那夜穆老三心情大好,特地又給他準備了一份「大禮」。梁諭在後山的露天溫泉中被幾個男人幾次壓進水底,他們輪番地操他,直到整片池子被染紅。
  噗通!
  梁諭幾次嗆水,手才搆到池邊的岩石又被狠狠拖入水中──山中的樹林形同鬼影,鬼影在笑,他卻在恍惚中努力地朝陰影瞪過去。水痕、血痕,他破碎的紅衣都擱在岸旁,穆老三興許正在某處看著,於是當他好不容易得到片刻呼吸的機會,他都試圖扯開笑臉。
  笑得迷離,因為血、溺水的蒼白和喘息的潮紅,素顏臉孔比上了妝還豔。不知第幾次遭人壓進水中時,他聽見一名男人和同伴低語:夠了吧?他快沒命了。
  「……當然不夠。」
  他浮出水面時這樣笑說,髮梢滴著水,隔著亂髮看見下方機構幢幢的燈火,無意義地笑了聲,男人們猶豫片刻,那心軟的聲音又再度響起:
  「不然,您至少休息一會兒吧?」
  這回梁諭真真確確地笑了出來,先是輕笑,再來轉為有些瘋癲的大笑──
  「什麼啊?哈……哈!穆老三的招待,我高興地接受都來不及了!什麼休息?我是紙紮的還是玻璃鑄的?有需要你──可憐我?」
  若這也是穆老三要的「樂趣」之一,他樂意奉陪。看不見容貌的男人上前來,再度把巨物塞入他下體。梁諭在抽插間乾嘔,笑著、喘著、哭著,也不過生理性地泛淚。他沒有眨眼,在沉浮之間纏緊男人的軀幹,直看向前方的樹林深處。
  他驀然見到穆老三的孫女,站在一棵山梅花後。冷冷的眼光對上他的視線,一瞬間,漆黑的瞳孔似乎有笑意閃過。
  梁諭心口一抽,寒意沿著脊椎爬上後背。
  那人影很快地轉身、沒於黑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815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星白
少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呃咦欸咕(?
我越來越愛少爺惹!!!

話說白子越甜少爺就越虐耶QQ

08-13 08:14

牧葵
等等這是個越虐越愛的節奏嗎XDD08-13 20:45
星白
刷一波

少爺啊啊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8-13 08: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gjo39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耽美】殺...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